那一夜我愛上被輪姦

那一夜我愛上被輪姦

大家安安,我叫紅小伶。我的身高168、體重46,三圍是34c、23、35,身材是屬於健美型卻又很勻稱高挑的那一種。臉蛋長的很漂亮,卻也是屬於可愛型的,而且我走起路來腰挺得很直,很像MODEL,看起來胸部會很挺,臀部也就特別的翹。 在我十六歲那一年,我們全家住在一棟公寓的頂樓。我家有四個人,分別是爸、媽、我弟弟和我。

在我們家的樓上有一間頂樓加蓋,住著三個年約二、三十歲的男子,每天當我放學回家時,他們總會在樓梯口蹲著抽煙,並且對我說一些不堪入耳的話,例如像「妳的奶子很大」或是「小淫娃」之類的,而我都是直接將大門關上,不理他們。聽爸說他們三個平時在工地打工,整天無所是事,而且他們是房東的親戚,管也管不了,討厭…

其實,我也不是那麼討厭他們啦,反而在他們叫我小淫娃的時候,我會有一種興奮的感覺,也許是因為我有點好色吧。而且當他們說我的身材的時候,我還有一點高興哩!只是我也很怕他們真的對我做出什麼,我還不想失去我的處女。

有一個星期六,爸要出差到下禮拜才回來,媽則跟她的朋友出去旅遊,而我那可惡的弟弟本來要留在家陪我的,但他竟然偷溜到同學家去住了,結果家裡只剩我一個人了。晚上九點多,我正看著電視,突然想喝個飲料「唉,如果那個死弟弟在,就可以叫他幫我跑腿了。」,現在只好自己去了。

因為天氣不錯,我只穿了一件白色的ㄒ恤加迷你牛仔短褲,裡面加一件粉紅小丁字褲, ,那件ㄒ恤很薄,我的淡藍色半罩式胸罩看得很清楚,丁字褲細帶子就露再屁股腰上,只是我也不在乎。我到樓下的7-11買了一罐紅茶就上樓了。

就在我走到家門口時,我突然感到有人在看我。我回頭一看,原來又是樓上的那三個男的坐在樓梯上抽煙,他們一看到我回頭,就趕忙轉過頭去。我有一種不安的感覺,趕緊將門打開。

就在我打開門的同時,我聽到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在我還來不及開口的時候,有一隻大手摀住了我的嘴,同時抱緊了我的上身,另一個人將我的雙腳抱起,我就這樣一邊掙紮、一邊被他們抱進家裡,摀住我嘴的那個人對第三個人說:「喂!阿祥,把門關上!」那個叫『阿祥』的則在我們都進門時,將大門反鎖住。

接著,他們將我抓進我的房間,並將我丟到床上,我趕緊退到房間的角落,並大叫:「你……你們幹什麼?!」那個剛剛抱住我大腿的說:「嗯?幹什麼?」他轉頭對那個剛剛摀住我嘴的人說:「喂!大隻仔,我們要幹什麼?」,『大隻仔』看著我說:「幹什麼?好好幹死妳呀!建仔你先上。」我假裝嚇的大叫:「不…… 不要過來呀!!」

這時他們都已經把上衣脫掉了。我觀察了一下,那個叫大隻仔的最壯、其他兩個還好,但是都比我高了最少一個頭,我想逃掉已經是不可能的了,我決定先嚇嚇他們:「喂!我……我爸媽他們等會兒就回來了,你們……你們休想傷害我。」那個叫阿祥的說:「嘿嘿……回來?等他們回來,你早就不知道被我們幹到爽死昏過去幾次了。」我登時有點興奮了,心想:「怎麼辦!終於要挨插了!真好。」

然後,建仔走過來抓住了我,並把我又拖到了床上,我再怎麼用力掙紮也是沒用。我一被丟到床上,他們三個就壓住了我,建仔用一隻手扣住了我的雙手,並開始強吻我,還用舌頭在我嘴裡不停的翻攪。而他的另一隻手把我的ㄒ恤翻開、並透過胸罩搓揉我的胸部。我受不了這樣的刺激,不停的扭動著身體,但他們很快就制伏了我。

大隻仔將我的牛仔短褲脫掉,並用他的大手撫摸我的大腿內側。突然有一股冰涼的液體潑在我的身上,原來是阿祥將我剛買的紅茶倒得我滿身都是,並說:「哎呀!這樣怎麼可以呢?我來幫你舔乾淨吧!」,這時我的胸罩已經被建仔脫掉了,在溼透了的ㄒ恤下,我尖翹的乳頭看起來特別明顯,阿祥掀開我的上衣,並且二話不說就開始吸吮我的乳頭,「呀!!……唔……不……啊……」我忍不住開始呻吟了起來。

大隻仔聽到我的呻吟,就淫笑道:「嘿嘿!這小淫娃開始興奮了。接下來有得爽啦!」

他開始隔著小丁字褲舔著我的私處。這時我們四個身上都只剩下內褲了,我夾緊了大腿想阻止他的行動,但他卻用力的分開我的大腿,並將我小的不能再小的丁字褲脫掉。「啊!……」我已經放棄了抵抗,大隻仔直接的舔弄著我的肉縫,並用手玩弄著我的陰核。

我興奮的不停流出淫水,建仔和阿祥把他們的大肉棒掏了出來,並命令我幫他們口交,他們兩個的陰莖都好粗好長,我想最少有十五公分,根本不是我能塞進嘴巴的尺寸,我只好像舔冰棒似的、分別舔拭著他們又硬又熱的大肉棒,還用手上下套弄著,阿祥似乎很舒服的說:「對!就是這樣……小淫娃,妳把老子弄得越爽,等下我們大夥兒就插的妳爽個夠。」

這時大隻仔說:「好!我看妳也夠溼了。」他將內褲脫下,而他的超大尺寸肉棒也彈了出來,天哪!他的陰莖果然是三個人裡最大的,我猜超過了十八公分,而且好粗。我興奮的雙腳亂踢,但他馬上抓住了我,並說:「來吧!好好享受我的『超級無敵大雞巴』吧!」

他緩緩的將他的大肉棒插入我初經人事的嬌嫩花蕊,才剛放進了一半,我就痛的大叫:「啊!!!不……住手……我受不了啊!」,這時建仔將他的肉棒塞入我的小嘴,防止我叫的太大聲。這樣我有一點痛也只能發出「唔……哦……嗯……」的聲音。

當大隻仔將他的陰莖完全放進我的小穴時,我已經痛的發不出任何聲音了。接著他開始在我小穴裡抽動,每次都是抽出到只剩一個龜頭在裡面,再狠狠的插入,並且慢慢的加快速度。他還一邊用淫穢的口吻說:「哦哦!!!這小淫娃夾的我好緊啊!真爽!」,建仔也開始在我的嘴裡進出,並對我說:「嘿!你的嘴也真小,我被妳含的好舒服!」,阿祥則抓著我的手幫他打手槍。

我的嘴和花瓣同時受到他們悽慘的蹂躪,身體好像完全變成了男人發洩性慾的性器官了,但是他們無比粗暴的動作,卻將我慢慢的推向快感的巔峰。粗大的陽具在我的舌頭上磨擦,又不時的深入我的喉嚨,帶琪琱@種前所未有的特殊感受,小穴裡更像是有一根又熱又燙的鋼棒在裡面進出著。陰道內原先的痛楚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陣陣強烈又酥麻的快感。

我忍不住抓緊了手中阿祥的肉棒,而他似乎受不了了,喊著:「啊!!要……要射出了!!」,並將一股股熱熱的精液射在我的臉蛋上。接著建仔也受不了我的吸吮了,他快速的在我嘴裡抽插了幾下,然後將陰莖抽出,開始在我的身上射精,他的精液量好多,射的我滿身都是。

大隻仔把我的雙腳架到肩膀上,抓緊了我的腰開始用力抽送,我隨著他的動作不停的大聲淫叫:「喔!!……嗯……唉呦!……怎麼……會……這麼……爽呀……可以用力的……幹我了……啊……!!!」,每當他一用力頂進我的裡面,就有一陣強烈的快感刺激著我,他說:「怎麼樣,小淫娃,我這樣搞你爽不爽啊?」「呀!……好爽……喔!親哥哥!……好雞巴哥……再……再幹……快一點……哦……小穴要……爽了……啊……來了……!!!」,就這樣,我被他送上第一次升天……

在我還沈醉在高潮的快感時,大隻仔將我抱了起來,開始由下往上用力的幹我,這樣的姿勢讓他的陰莖更加的深入我:「啊……啊……啊!!……」,我的花瓣正因為高潮而猛烈的收縮著,他於是更加激烈的在我體內抽送,阿祥在聽到我淫蕩的叫聲後,又開始興奮了起來。他將他重新勃起的陰莖抵著我的小菊花洞:「啊!……你……你要幹什麼……唔……哦!……」但正被大隻仔狂猛抽送著的我,根本不能阻止他接下來的行動。

我想我是一天也不能離開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我最愛了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推!是為了讓你分享更多

我想我是一天也不能離開

路過看看。。。推一下。。。

原PO好帥!

每天來逛一下已經逛成習慣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