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國布吉度假

泰國布吉度假

這次我和太太阿筠、好友阿強和肥豪一行四人前往泰國布吉度假。

我們大家從中學就認識到現在,算一算也超過十年。

我的兩位好友阿強和肥豪剛好是兩個極端,

阿強高大英俊,不知已迷死過多少女人;肥豪卻又肥又醜,沒交過女友通常去召妓解決。

到步後當晚、我們用完晚餐後到一家酒吧去喝酒聊天。

淩晨十二點,我們都有些醉意了,於是便回去酒店。

當阿筠正在浴室洗澡時,阿強和肥豪拿了酒進來說要再一起喝。

喝了一會,阿筠穿著酒店�的白色睡袍從浴室裡出來,

洗澡後的阿筠臉蛋飛著紅暈,頭髮略顯散亂,她看到我們在喝酒後說也要加入一起喝。

我喝完手上那杯後就走了去洗澡,讓阿筠獨自和他們繼續喝。

當我洗完出來的時候,電視正播放著A片,不知是誰提議要看的。

這時阿筠跟阿強和肥豪一同坐在床上一起觀看,於是我走到旁邊的沙發坐下。

可能是酒精和A片的關係,我看到阿筠是面紅耳赤的看著電視機。

A片的淫蕩聲四起,阿強還不時的往阿筠身上瞄,看她會不會不好意思。

肥豪一邊也不斷的要阿筠喝酒,隨著時間過去,房內泛起了異樣的氣氛。

就在劇情高潮時,我突然坐到阿筠身後,把她小蠻腰抱住。

「老婆,我看得受不了啦。」我帶著酒意的說。

「正經點嘛有人在啊」阿筠輕輕打了我一下,回頭望向我。

「這A片很好看啊?妳看得興奮嗎?」我在阿筠耳邊低聲挑逗說。

「我沒有!都是你們男人變態」阿筠嬌羞的說

「不如我們來一場真人表演好嗎?」我在阿筠耳邊低聲挑逗說。

「神經病你就不介意老婆脫清光被人看嗎?」阿筠以為我只是在開玩笑回應道。

「不介意啊還覺得特別刺激呢!」就在阿強和肥豪面前,我突然從後抓緊她的雙乳道。

「不不要」阿筠馬上又驚又羞的,想爭脫我但是又擠不出去。

跟著我發狠似的伸手去解阿筠的睡袍,阿筠不依地想推開我,

但她的睡袍內是真空的,稍為一扯雙乳便彈了出來,

然後我還一把勁的把她整件睡袍扯下,使她的上半身赤裸。

阿筠又羞又急,連忙用手掩著乳房,我乘勢把她按在了床上。

我壓在阿筠的背上,跟著從後把她的內褲也拉脫了下來,露出了她雪白的屁股。

阿強和肥豪定定地看著阿筠全身赤裸,面上露出讚歎的神色。

阿筠從未試過這樣在別人面前一絲不掛,羞得蜷曲著身體埋在我懷內不肯出來。

我再趁著阿筠不注意時,把她番過身兩隻腳跨在我肩膀上。

我把硬到不行的大龜頭,對準阿筠的淫穴就大力抽插起來。

而阿強和肥豪也在床上欣賞著我和阿筠做愛。

就這樣四個人都在同一張床上,阿筠也此起彼落的喊著「不好」和淫叫聲。

在我幹著阿筠的時候,她還是一直雙手掩蓋著乳房。

於是我在幹著她的同時,一看準時機就把她雙手拉開按在床上。

阿筠驚嚇得立即再閉上雙眼爭紮著,但是她雙手被我緊緊按在床上無法動彈。

雖然阿筠嘴裡叫著「不要」,但仍難忍羞恥帶來的快感,最後還是變成呻吟聲不絕。

此時阿筠的雙乳就在大家面前被我幹弄得上下搖晃著。

「不要害羞,讓大家看看沒關係呀。」我幹著阿筠說。

「呀!啊!啊!!」阿筠緊閉雙眼羞恥的繼續淫叫著。

隨著我更快速的抽插,阿筠已慢慢的放棄了爭紮,

於是我亦慢慢的把手放回她的腰間繼續賣力的抽插。

接著阿筠的雙手開始抓著枕頭以及床單,不再拒絕自己雙乳毫無遮掩的暴露在阿強和肥豪面前。

就這樣阿筠一邊被我幹著,一邊面紅耳赤的承受著雙乳被其他男人視姦。

「老婆在他們面前做愛是不是很興奮?」我幹著阿筠問。

「呀!啊!啊!!」阿筠淫叫著沒有回答我,但我知道她是興奮的。

「你們覺得阿筠身材好嗎?」我幹著阿筠問。

「好,太好了。」阿強在旁邊搶著道。

「看她被幹的樣子也叫男人硬死。」肥豪也說著。

聽到這裡阿筠的一張小臉脹得通紅,雙手也抓緊床單淫叫得更厲害。

阿強和肥豪一直貪婪地瞪著阿筠上下搖晃的雙乳,

我看在眼裡也很興奮,同時也幹得更起勁。

持續幾分鐘後,阿強沒問我就把手伸過來摸阿筠的乳房,

我心裡產生極大妒嫉,但是我卻被酒精弄得昏頭轉向,任由他繼續。

「啊不」阿筠發現阿強摸她後馬上又驚又羞的看著我,不知應如何反應。

「只是摸一摸沒關係呀讓他繼續好嗎?」我幹著阿筠道。

「啊啊!!壞蛋!!」阿筠臉紅耳赤的繼續大聲淫叫道。

「就讓他們摸個夠摸個飽好不好?」我幹著阿筠道。

「嗯啊啊啊不啊啊」雖然口裡說不,但是在淫亂氣氛下,阿筠開始失去了理智,沒再抵抗。

肥豪聽到後也大膽摸著阿筠的另一個乳房起來。

受到這樣的刺激,阿筠的淫叫聲喊得更厲害!

我用力幹著阿筠,也繼續看著阿強和肥豪的手不安分的對阿筠上下其手。

看著阿筠赤裸的身體被好友撫摸著,酒意、加上情慾,使人迷失理性。

「老公這這樣子對嗎?」阿筠羞恥的望向我道

「這樣子不是很刺激嗎?」我問阿筠。

「我不知道」阿筠羞得不敢看我。

「他們這樣摸妳舒服嗎?」我問阿筠。

「嗯!我我不知道」阿筠淫叫著。

「現在三個男人在玩你呀!」我繼續說。

「啊啊啊喔!」阿筠羞澀的轉過臉淫叫著沒答我。

阿強在阿筠的乳房上握了幾下後,已急匆匆地吻落阿筠的乳頭上了,一邊搓揉一邊吸吮

肥豪這時也配合地慢慢輕吻著阿筠的另一個乳房。

阿筠下面正給我狠操,而雙乳又同時給他們邊搓揉邊吸吮,

這樣帶給阿筠有生以來頭一遭的新刺激,令她陶醉在淫亂雜交的性愛當中。

阿強的舌頭慢慢地由阿筠的乳房到頸項再往臉頰吻去,

接著阿強竟然俯身吻上了阿筠的嘴。阿筠先是微微側起頭,還緊閉牙齒阻止阿強舌頭的侵入,

但隨著我下身的抽動,她已無法克制自己,迷亂地張開口,情不自禁地迎接阿強舌頭的進入。

最後我看著他們倆濕吻了起來。

阿強和阿筠就像情侶般的在濕吻,兩片舌頭不斷的交纏在一起,使的口水聲四起。

我心裡生出了點酸溜溜的感覺,而且看見阿筠開始有了反應。

阿強和阿筠濕吻了不一會,阿強便脫掉他的褲子,

跟著他竟然一手拉起阿筠的左手就往自己的陰莖上摸。

阿筠震動了一下,滿臉通紅的把手縮回來。

於是我便馬上拉著阿筠的手再次摸向阿強的陰莖。

「阿強看得受不了,幫他打手槍好嗎?」我看著阿筠說。

「啊∼∼呀∼∼」阿筠搖著頭沒有回答我,但是已沒有把手縮回來。

「反正是來旅行,不如開放點好嗎」我沒給時間阿筠思考就突然加速狂抽猛插下去。

「啊∼∼呀∼∼」阿筠馬上大聲地叫了出來,手也情不自禁地開始套弄著阿強的陰莖。

我的心情複雜到連我自己都無法明瞭,身體正在享受著抽插阿筠的歡愉,

眼裡卻看著阿筠做出了前所未有的表現,心裡又有一點點醋意

我依舊賣力地幹著阿筠,同時欣嘗著眼前的淫亂景像,

氣氛一下子更活躍了起來,就在我還沒來得及回過神來之際,

另一震撼隨之而來,令我作不了反應。

只見阿強挺著堅實的陰莖,放到了阿筠面前。

阿筠先是看了一眼,然後又握住他的陰莖再套弄了兩三下,隨即放入口裡含著。

阿筠還開始一吸一啜的吮著阿強的龜頭,而她面上流露出渴望和滿足的樣子。

我全看在眼裡,我有種好難形容的感覺,

看著阿筠真的含著其他男人的陰莖,還有她那極度享受的樣子。

我在想阿筠可能是興奮到了極點,否則她怎會與別的男人口交成那樣。

這樣的刺激感令我的挺聳更猛烈,使我再也忍受不了,

最後我一下大力地插入,精液就往阿筠的小穴射了進去。

「呀∼∼輕點!」阿筠給了我一聲回應,將含在口中阿強的陰莖吐了出來,

只用手把它緊緊的握著,沒有去再吸吮。

從阿筠當時的表情看來,誰知道她還未有到達高潮。

隨著我離開阿筠的身體,只見阿筠歪過身子,竟然就倒在阿強的懷裡喘息。

肥豪馬上在阿筠背後伸出手撫摸著她的秀髮,

跟著他慢慢開始撫摸著阿筠光脫脫的背和屁股,順勢摸遍阿筠的全身。

阿筠被弄得又輕聲淫叫了起來,於是我走到旁邊的沙發坐下看他們調情。

阿筠這時被阿強和肥豪夾在床中間,身子倒在阿強的懷裡背對著我。

「想不想試一下和其他男人做愛是什麼滋味?」阿強問。

「喔!」當阿筠聽到阿強這樣問之後,她不由自主的輕聲呻吟了一下,同時間羞得把頭更緊地埋在阿強的懷裡。

「我可否與你做愛?」阿強俯身到阿筠的耳邊問。

「我不知阿基介不介意?」阿筠感受著阿強的挑逗和肥豪的撫摸,以蚊子般的聲音背對著我回答阿強道。

「筠,只要妳喜歡就行」我立即說。

「喔!」阿筠聽到後又不由自主的在阿強的懷裡叫出一下呻吟聲。

「他沒問題了,好嗎?給我一次好嗎?」阿強繼續在阿筠的耳邊說。

「套套子」阿筠羞澀地繼續以蚊子般的聲音說。

「什麼?想我帶套子?」阿強問阿筠道。

「嗯我我現在是危險期」阿筠羞恥的閉著眼輕聲道。

「和阿基比愛誰多?」阿強繼續問。

「愛你多啊!阿強愛你多!」阿筠淫叫著。

「給我幹完再給肥豪幹妳好不好?」阿強繼續問。

「不!我不要……」阿筠搖著頭淫叫道。

「你不要,我現在就不幹你。」阿強這時慢了下來,同時將陰莖抽了出去。

「要了我要了」阿筠馬上抓著阿強的雙手拉向自己。

「不是跟我說,向人家說啊。」阿強繼續說。

「豪一會兒求你也幹我好嗎」阿筠已經顧不得羞恥的把視線移向肥豪哀叫道。

阿強這時才又得意地,將他的陰莖又插進了阿筠的小穴內狂插起來。

阿筠立刻又發狂地呻吟起來,看樣子阿筠像是就快再次要高潮了。

此時我的心漸漸由先前的興奮,轉而有點後悔讓阿筠給別人玩了,手槍也就不打停了下來。

「老婆妳真的一直都希望和阿強做愛嗎?」我酸溜溜的在旁邊問阿筠。

「喔!」阿筠聽到後雙頰立即紅得像火燒似的,將頭埋在阿強的肩膀上沒回答我。

「到底妳是胡鬧說一下?還是妳真的一直有點喜歡他?」我酸溜溜的在旁邊問。

「我說出來怕你不高興」阿筠擡頭看了我一下後又羞恥的轉過臉去。

「我一定要你說,我不會不高興。」我繼續問。

「啊呀!你真的不介意嗎?」阿筠淫叫著。

「真的不介意妳說呀」我繼續道。

「其實很多時我和你做的時候我都在幻想著是在和阿強做…」阿筠淫叫著。

「是我做得不夠好嗎?」我有點兒酸酸的說。

「你吃醋嗎?我只不過總是想和他做愛你不是說不會介意嗎?」阿筠淫叫著。

「那妳剛才說愛他多一點原來是真的」我酸溜溜地看著阿筠給阿強抽插道。

「你猜啊」阿筠淫叫著。

「妳是否不再愛我了」我酸溜溜的在旁邊問。

「你看得不興奮嗎?這次旅行可不可大方縱容我一下?老公回去後我會更加愛你的」阿筠淫叫著。

「我快不行了!讓我射在裡面好不好?」阿強突然喘著粗氣道。

「喔!老公我讓他射進去好嗎?」阿筠在阿強對她說話時一直望著我淫叫道。

我這時想開口說些什麼,但是我還來不及出聲

「要射了…要射了……」突然阿強猛地加快對阿筠小穴的衝刺並低喉叫道。

「射…阿強…射進去…我愛你…給我…我要……」阿筠立刻雙手緊緊地環抱在阿強的脖子上。

阿強擁住阿筠和她喘息了一會後,然後就慢慢抽出了陰莖坐到一邊去。

忽然間阿筠的小穴湧出了一堆淫水和精液,多得是我以前從未見過的,也不知道是如何辦到的,

阿強竟然可以讓阿筠的淫水如此四溢,加上他射出的精液是如此之多,

我看在眼裡心中也不猶得配服阿強的厲害。

此時肥豪正在用著野獸的眼神看著阿筠,待阿強一離開他就趁熱地向阿筠走過去。

而阿筠也臉紅耳赤的和肥豪對望著,就像一副獵物正在等待被征服的樣子。

肥豪走到阿筠面前停下來,然後他俯身吻上了阿筠的小嘴,雙手則分別撫摸著阿筠的一對乳房。

阿筠輕輕地閉上眼張開嘴接受了肥豪的舌頭,最後看見他們倆深深的濕吻了起來。

他們倆一邊濕吻著的同時,肥豪托著阿筠的屁股一把抱起了她,

阿筠雙手也環繞在肥豪的脖子上,雙腿緊緊盤住肥豪的腰。

肥豪抱著阿筠一邊濕吻,一邊經過我來到床沿前,然後他一下子就把阿筠扔到在床上。

然後肥豪馬上走到阿筠背後就在床上躺了下去,我猜到他想要和阿筠來個女上男下。

肥豪將阿筠抱起背著自己,再將她的小穴對著自己的陰莖坐了下去。

這次阿筠竟然主動把臀部上下擺動起來,每一下都讓肥豪頂到最深處。

這個姿勢讓我和阿強都清楚看到阿筠做愛的淫樣,

我面對面也可以很清楚看著肥豪和阿筠的性器官在上下交合的模樣。

阿筠依舊持續淫叫著,甚至愈來愈大聲,即使知道我就站在面前也絲毫沒有顧忌,

她甚至乎還偶爾的對著我露出淫蕩的眼神。

阿筠還開始用雙手搓摸著自己的雙乳,下身就在肥豪的陰莖上愈戳愈起勁

想到阿筠由初時嬌羞被動的神態,到現在已變得可說是淫蕩極了。

這種情況看在眼裡,我的陰莖慢慢地硬起來,我也忘卻了不高興就打起了手槍。

阿筠此時看到了我在打手槍,她又露出那淫蕩的眼神看著我。

「老婆是我真的想讓你享受一下別的男人我答應這個徦期妳想怎樣都可以的」我邊打手槍邊說。

「你還會愛我嗎?」阿筠淫叫著。

「我會!只怕你跟他們做完之後變了心不再愛我」我邊打手槍邊說。

「那徦期完以前我就變心變個夠你看好嗎?」阿筠淫叫著。

「是阿強嗎?妳說妳愛他是真的嗎?」我已給性慾蓋過理智不懂生氣。

「是啊!知道嗎?其實一直以來我還經常一邊自憵一邊幻想著給他幹」阿筠淫叫著。

肥豪聽到了像是不甘心,只見他突然雙手抓著阿筠的臀部,使力的將陰莖往前抽插。

阿筠被肥豪這突然而來的攻擊又幹得亂叫起來,她的叫聲已經沒有任何內容了。

「啊啊!老公啊啊!看著我被別人幹很爽嗎?啊啊!」阿筠看著我又淫叫著。

「是,老婆我喜歡這樣」我邊打手槍邊說。

「你變態這麼喜歡戴戴綠帽子,看啊我正在就給你戴!啊啊!」阿筠淫叫著。

「我要戴很多很多的綠帽子。」我邊打手槍邊說。

「那我和阿強天天在一起他會給你很多很多綠帽子戴啦」阿筠淫叫著。

肥豪突然在這時「喔……」的一叫,然後將滾燙的精液一股股的射進阿筠陰道裡,

阿筠隨即也在這裡「啊∼∼」地長叫了一聲,同時身子一挺,她和肥豪一起達到了高潮!

高潮中,肥豪還緊緊抓著阿筠的臀部,不繼喘著粗氣說「很正!阿筠,很正」。

當高潮一過,阿筠便倒在肥豪的身旁和他一起喘息著。

肥豪休息了一會便起來走了去浴室洗澡。

阿強此時趁機走上床坐到阿筠背後把她抱起來,阿筠也很配合的倒在阿強的懷裡休息。

阿強雙手又慢慢的繞過阿筠身體兩側,分別輕撫著阿筠的雙乳。

他們倆就好像情侶一樣的在床上溫馨起來。

「老婆我們也來一次好嗎?我的硬得很辛苦」我邊打手槍邊走到她面前說。

「不,我很累了」阿筠看著我道。

「那讓我一邊摸摸妳的雙乳,一邊自己打手槍可以嗎?」我哀求道。

「我已告訴你我很累!」阿筠臉上露出厭惡的神色。

「那為什麼妳又讓阿強摸?」我反問她。

「別拿他來比較好不好?」阿筠看著我道。

「這樣子對我妳也太偏心了」我失望地道。

「我現在告訴你,這個假期我任由他們幹誰都可以幹,就是不給妳」阿筠說完就把頭埋在阿強的腔膛。

「看他樣子就慘,妳就隨便給他想個方法解決吧。」阿強當著我面,故意把阿筠的雙乳上下搖晃幾下,並恥笑起來。

「那好吧但是只有這樣啦」阿筠再次望著我,跟著伸出她那雪白的腿並且把腳趾放到我嘴邊。

「哦知道了」我看著她的腳板不由自主回答道,羞辱感帶來的剌擊已蓋過我的尊嚴。

跟著我馬上左手托著阿筠的腿,同時間舔著她的腳趾起來,右手也繼續打著手槍。

我把阿筠的腳趾一跟一跟的舔,然後又舔著她的腳板,有時更把她大半隻腳板含在嘴裡面。

阿筠一直微笑的看著我,她用臉帶輕蔑的神情來回應我的舉動。

阿強也冷笑著,然後得意地慢慢親吻阿筠的頸項和耳垂,雙手也繼續輕撫著阿筠的雙乳。

「嗯阿強」阿筠慢慢享受著阿強的撫弄輕叫道。

「阿筠,這個徦期妳真會是屬於我的嗎?」阿強在她耳邊道。

「是啊,我是你的給你隨便怎樣都可以好嗎?」阿筠發情似的向阿強轉過了臉,不再看著我。

「那我來當妳這個小淫娃的老公好不好?」阿強在她耳邊道。

「好好啊!阿強我愛你」阿筠發情的說。

「叫清楚點,妳叫我什麼?」阿強在她耳邊道。

「老公老公我愛你」阿筠發情的說。

「他是妳老公?哪我是什麼了?」我吐出了阿筠的腳趾,望向她抗議問。

「嘻!」阿筠輕蔑的望向我,然後一下子再次把她的腳趾伸入我嘴裡不讓我說話。

「徦期完了後,回去我們也經常做愛妳想不想?」阿強看到阿筠這樣對我,神情嘲笑的在她耳邊道。

「想,我想呵……」阿筠發情的說。

「不是說好了只可玩到徦期完結嗎?」我再次吐出了阿筠的腳趾,望向她抗議問。

「你不要吵……」阿筠露出煩厭的表情望向我,然後用她的腳板拍打了我的嘴巴一下。

由於我生怕阿筠不再讓我舔玩她的小腳,我匆匆的把她的腳趾再次含在嘴裡面,不敢再說話。

接著我一邊繼續打手槍,一邊看著他們倆好像情侶一樣的在溫馨著,我興奮到了極點。

就在他們倆再次當著我的面濕吻起來的時候,

我立刻緊緊的吸吮著阿筠的腳趾,然後忍不住把精液全部射到地上。

射完後我就坐到旁邊的沙發上,像是一個過路的觀眾般看著他們倆調情。

阿強和阿筠溫存了一會,阿強便把她抱起走向浴室一起洗澡。

當阿筠在我旁邊經過的時侯,她又用那種輕蔑的神情望向我笑了一下。

他們進了浴室之後就關了門,加入肥豪三人一起洗。

我聽著他們在裡面一邊洗一邊聯天,之後還不時傳來更多的尖叫聲和笑聲。

可能是射了兩次的關係,我感到有點睡意也就迷迷糊糊的在沙發昏睡過去。

一覺醒來天還末亮,我看見滿地酒瓶和男女脫落的衣物,

房間裡不見了阿筠和他們的身影,於是我便拿著門匙跑到隔壁阿強和肥豪的房裡看。

我輕輕地把門打開,一看原來阿筠跟阿強和肥豪在床上又玩了起來。

我看著阿筠坐在阿強身上作愛,又抓著肥豪的陰莖猛吸吮。

於是我再次看得受不了的在一旁打手槍。

我看著兩個男人輪番幹著阿筠,不給她喘息的機會。

沒想到阿筠會變得這麼騷,用上整夜跟兩個男人玩,我看到她很快就被阿強和肥豪幹得又到了高潮。

高潮後阿筠似乎還意猶未盡,把阿強拉過去要他繼續,

隨後我看到阿筠在阿強的猛烈抽插下又達到高潮,而阿強也絲毫不客氣的把精液射進阿筠的小穴裡。

肥豪緊接著又插進去,當他的陰莖進出阿筠的小穴時,把剛剛阿強射進去的精液帶了出來,沾濕了床單。

最後我看著肥豪到快射精時,他把陰莖移到阿筠嘴邊要她張開嘴巴。

就這樣肥豪把精液射進了阿筠口中,很多都直接射進喉嚨讓阿筠直接就吞進去了。

而我實在看得受不了,看著看著一直在旁邊打著手槍的我終於忍不住了射精在地上。

跟著我就累在他們房間裡的沙發上躺下睡著了。

當我再次醒來的時候已是第二天的淩晨,天已經放亮。

thank you~~~

這麼好的帖 不回對不起自己阿

這麼好的帖 不回對不起自己阿

我覺得原PO說的真是有道理

是最好的論壇

除了笑我不知道能說什麼?除了笑不停,我不知道能做什麼!推吧~~~

太棒了

路過看看。。。推一下。。。

就是我的家

這麼好的帖 不推對不起自己阿

每天來逛一下已經逛成習慣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