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被巫師開苞

女友被巫師開苞

在現在科技文明的輝煌中其實也伴隨著諸多愚昧與無知。在一些國家少數民族的部落,還是有著女孩的破處需要由巫師來進行和結婚後需要進行割禮的傳統。結婚之前,女孩如果有進行性行為,每一個男人都會在她的屁股刺上一個印記。 這些傳統在現在思想開放的社會是非常不人道的,所以有一個義工組織積極地宣導和試著推翻這個傳統的。恩芝就是這個組織的會員。

先介紹她,今年二十一歲,相貌甜美白嫩,個子中等,胸部不大但全身曲線剛好。我跟她是情侶關系。接下來的事就是她去非洲一個部落宣導時發生的。

恩芝是這次活動的隊長,所以是由她來演講。受邀請出席這個活動的都是媽媽們和她們的女兒,這些女兒當中有些已經被破處或進行了割禮。現場也來了一些沒被邀請的爸爸們。

個部落的女孩14歲就會送去給當地的巫師破處。當問起她們為什麼要這麼做,她們也不知道,就只知道這是傳統。恩芝告訴她們這個傳統沒有根據,所以沒必要服從,因為每個女孩的第一次都是屬於她自己的,如果盲目地跟著所謂的傳統,只是在糟蹋這這些女孩珍貴的第一次,而且也會提高性病的傳染率。這個部落就只有三個巫師,這些巫師都是真槍實彈的替女孩們開苞,沒用安全套。巫師有很大的機會會把病菌傳染給女孩們。

接著恩芝就自我介紹,說她今年二十一歲,還是個處女,她想把她的第一次獻給她的丈夫,然後過著美滿的生活和性生活。恩芝講完,媽媽們要求恩芝讓她們驗證恩芝的處女之身。這讓恩芝感到很害羞,畢竟她沒有裸身讓人看過。現在還需要在這麼多人面前,但是恩芝沒有辦法拒絕,只好服從。她轉身背向群眾,慢慢脫下短裙,短裙里是一條純白小褲褲。事實上,恩芝要讓她們驗證只需要再脫小褲褲就行了,可是單純的恩芝竟然傻傻地脫了身上的背心,露出了肉色的胸罩。這下子看來,恩芝以為她需要脫光給群眾驗證。

她好不容易放開了心房,先脫了胸罩,然後脫了小褲褲。群眾們先目睹了恩芝白嫩的屁股,恩芝轉過身,讓他們目睹了一個二十一歲處女的裸體。恩芝的粉嫩乳頭和粉嫩陰部讓在場的爸爸們看到流口水,就連兩個男義工也有這個福利。

這時候,恩芝已經害羞到不知怎麼辦,全身光溜溜讓人看著。同時間,恩芝的心理其實也感受到莫名的興奮,她的陰道已經分泌出淫水了。媽媽們走到恩芝的身邊,把她扶到桌子上,把恩芝的腳撥開,讓她的陰部可以看得更明顯。

處女就是處女,加上恩芝平時的保養功夫做足,恩芝的陰部讓女孩們都羨慕。接著,她們撥開恩芝的陰唇,看了她的陰道斷定她是處女。她們在撥開時,恩芝陰道分泌的淫水在眾人面前流了出來,令恩芝更加地害羞,腦一片空白,什麼都不想,身體任她們做什麼都可以了。

幾個男子走到恩芝身邊,把手放在恩芝的胸部,撫摸了起來,其他的男子見狀,也紛紛對恩芝的身體進行了撫摸。恩芝躺在桌子,身體從胸部到腳和屁股,都被這些色男的手撫摸著,連一同前來的兩個男義工也不錯過機會,摸到夠本。慶幸的是,他們沒有再進一步的攻勢,他們都把恩芝當成天使,都不敢冒犯了她的神秘地帶。唯一可惡的是,那兩個男義工竟然拍了恩芝的裸照。

不知不覺,是時候散場了,大家都回了,只剩下兩個男義工和恩芝。恩芝在男義工面前穿上了胸罩,再穿上內褲。恩芝要穿上背心時,他們竟然說‘還穿什麼,都看光了,乾脆就在這里來個大解放’

恩芝聽了很驚訝,他們竟然這麼講她。

‘我又不是淫蕩女孩,我的身體不是任你們看的,既然你們剛好看到了,請你們要保密’

‘要保密是可以啦,但你要服從我們的條件,不然我們把你的裸照分享給更多人’

‘你們怎麼這麼卑鄙,你們要開什麼條件,只要你們要求不會是要替我開苞我都可以答應’

‘一定要的啊,難得可以有機會欣賞美女的裸體,而且還是個處女呢,我要你什麼時候都答應我們讓看你的裸體’

‘好啦。。。答應你們就是了’

接著他們回到住宿,是一個可以容納3個人的帳篷。

‘恩芝,剛才你搞到我們的肉棒都硬得發燙了,沒有發泄出來好不舒服,快來幫我們弄’

‘要怎樣弄’

‘用你有的東西啊,嘴巴,手,奶子,或者是你願意用你的處女逼也行啊’

‘那我用手’

‘不止用手,要用嘴舔它,把它當成冰棒’

‘要怎麼舔’

‘這還要教,想象你是妓女,用嘴含著,然後溫柔地用舌頭挑逗,設法讓你客戶肉棒得到高潮’

恩芝惟有照著做,最後,他們兩人都讓恩芝給他們口爆,然後叫恩芝把精液都吞了下去。 恩芝有把柄在他們手裡,惟有讓他們為所欲為。

當晚,恩芝是裸著全身跟他們一起睡的,什麼豆腐都被他們吃完了。

第二天早上,恩芝繼續在部落探訪當地人的家,而那兩個義工竟然偷偷摸摸去找了巫師,秘密商量了他們的禽獸計劃。當天晚上,他們趁恩芝沒留意,在恩芝的飲用水裡加了巫師給他們的安眠藥。巫師跟他們的約定是巫師提供他們藥,但他們要讓巫師第一個干恩芝,替恩芝破處。

恩芝喝了加了安眠藥的水后,覺得很困,以為她累了,一個人走回帳篷里,躺在床上就睡著了。巫師從遠處看見恩芝在帳篷里睡著了,就走進了帳篷里。被下藥的恩芝已經完全沒有知覺了,巫師大膽地可以隨心所欲了。他脫光了恩芝的衣物,聞了恩芝少女的體香,第一次看見這麼又白又嫩的身體,口水都要流出來了。巫師這時已經被這麼粉嫩的身體給誘惑了,二話不說,拿出自己的肉棒,趕緊要破了恩芝的處女苞。巫師把恩芝的腿開成M 字腿,一手撥開恩芝的陰唇,一手握著硬得發燙的肉棒,對準陰道口,狠狠地插了進去。

可憐的恩芝,被破處了也沒知覺。處女血就這樣從陰道流出來,一些沾在巫師的肉棒。這是巫師第一次替人開苞后這麼滿足的。他一點都沒有感覺憐惜,反而覺得享用了極品好享受。巫師繼續粗暴地干著恩芝,肉棒抽插在陰道的速度一直加快,嘴巴也沒閑著,舔著恩芝粉紅的乳頭。

過了一陣子,巫師把恩芝翻過身,讓恩芝擺著趴著的姿勢,從後面繼續抽插恩芝的陰道,越插越興奮,巫師一直拍恩芝那不大但圓滑的屁股。恩芝的一對屁股給他這樣拍,都拍到紅紅了。最後,巫師把精液都射進恩芝的陰道里。那兩個義工看巫師嘗飽了獸欲之後,走進帳篷加入巫師。像恩芝這樣的極品,插一回,巫師哪會滿意,他要繼續干多一回。

巫師叫那兩個義工幫他舔他的肉棒,他們不敢反抗,只好照做。巫師的肉棒又被他們弄得勃起了,他躺了下來,叫那兩個義工扶了恩芝上來,然後把肉棒對準恩芝的陰道,讓恩芝坐下去,擺了女上男下的姿勢,他們兩人,一人一邊扶了恩芝的身體,扛上扛下,讓恩芝的陰道插入抽出,直到巫師又再次把精液射入恩芝的陰道深處。幹了兩回,巫師覺得滿意了,他把恩芝讓給他們處理。他們兩人當然是一人一回輪流地上了恩芝三輪。他們分別把精液射進恩芝的陰道里,臉蛋和胸部。

隔天早上,恩芝醒來時,感覺到下體有一些疼痛,身上有著幹了的粘物,然後發現她的下體有幹了的血跡。這一刻,她猜想自己已經被破處了,至於是誰經手,她還不知道。她很傷心地哭了,前一天還很驕傲自己是個含苞待放的女孩,這一刻已經是被奪走處女的女人了。她大聲吶喊,眼淚不停地流。有一個部落的男人聽見了,走到了帳篷外,看到了恩芝的下體的血跡,知道恩芝已經被開苞了,趕緊去通知部落的其他男人。之前她還是個處女,即使她裸著身體,燃起他們的性慾,他們也不會侵犯她,但現在她已經被開苞了,不再是什麼神聖的天使了,誰的肉棒都想插進她的穴,誰都想把恩芝的身體占為己有。

很快地,整群男人已經走進恩芝所在的帳篷內,恩芝看到那麼多男人,感覺到了恐懼,她不知道他們要做什麼。一個男人開始解開了褲子,其他的也陸陸續續地解開,恩芝知道他們要做什麼了,她只能跪著求他們不要侵犯她,但色字當前,沒有人會放過她的。這時巫師從人群中出現,恩芝以為有一線希望,可是更殘酷的事將發生在她身上。

一個印記雖然不大,但是一個接著一個,最後恩芝的屁股已經被刺滿了印記。只要數了恩芝屁股上的印記,就可以知道她的身體被幾個男人享用過了。一個清純的美女,就這樣被他們給糟蹋了。恩芝以為他們飽嘗了獸欲就會收手了,可是他們還不肯放了恩芝。恩芝還是被綁在桌子上。有人負責給恩芝喝水吃東西但他們不放恩芝去上廁所。

就這樣被綁一天後,恩芝已經頂不住了,尿水和糞便都已經在管卡了,一個不留意,恩芝失禁了,尿水好像噴泉那樣噴了出來,糞便也從肛門排了出來。恩芝感到非常羞恥,但男人們卻非常開興奮。巫師命令那兩個男義工把他們的肉棒插入恩芝剛排糞的肛門,然後要他們把沾了糞的肉棒讓恩芝含。起初恩芝拒絕,但他們不斷賞恩芝巴掌,恩芝被打到嘴唇破了,沒有辦法,唯有無奈地含了有自己糞便的肉棒。

最後恩芝被逼把他們射出的精液也吞了下去。之後,巫師才放了恩芝。雖然被松綁了,但恩芝已經是他們的傀儡了,他們要在恩芝身上做什麼也由不得恩芝反抗或拒絕。只過了一個星期,恩芝的陰毛因為被大量的精液灌溉,長得非常茂盛,當然腋毛也不例外但是他們就是不給恩芝處理掉這些毛。現在的恩芝,清純的臉蛋下,卻擁有著淫娃的身體,讓部落里的人干她時,性慾大增。

兩個星期後,恩芝才脫離了這個地方。回來后,恩芝並沒有讓我發現發生在她身上的事,直到有一次她走光,露出屁股時,我發現了她屁股上的印記,她才向我哭述發生在她身上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