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媽媽同淫亂的日子

與媽媽同淫亂的日子

少年的朦胧

我出生於東北的一個地方,小時候的事情現在我已經有很多都記不起來了,我不知道「遺忘」我是從什麽時候開始學會的,但是我知道,遺忘並不能代表真正的背叛。我和媽媽、爸爸及一家人在一起歡樂事情卻總是在我的腦海里頻頻浮現,無法揮之抹去。

那是在我很小的時候,爸爸是個軍人,人非常正直,但性格比較粗犷、豪邁,多少有些有大男子主義精神,常年住守在部隊里帶兵不能回家,只有在節假日,才能回到家裡來小住幾天。

因爲我們家是軍屬,所以當地政府給我們分配了房子,那是一間半的房子。

(一間是主房,半間分別是走廊和廚房)那時住房的問題很緊張,當地政府根本就沒有多餘的房子可分,爸爸又是一位很正直的軍人也不懂得在地方社會上去怎樣走關系,一家人只能擠在一間房子里住。

等到后來我長大以後,我們家自己也建了一棟三層的小樓,爸爸非常高興的逢人便說:「還是我的兒子有能耐,我們也住到自己的小樓了。」

這是后話。

到了晚上全家人都在一鋪炕上睡,我是我家唯一的一個兒子又是最小的,媽媽非常疼愛我,我也就很自然的被安排睡在炕頭,到了冬天炕頭是要比別的地方熱乎的,這個情況凡是在東北住過的人都會知道的。

媽媽摟著我和我共蓋一床大被,大姐挨著媽媽,二姐挨著大姐睡。我在很小的時候就開始懂得了男女之事。那是因爲媽媽就是我的性啓蒙老師。

媽媽算不上是個美人,身高有164公分吧,體重大約是60公斤左右,三圍是35。28。36。豐乳肥臀,比較豐滿,但給人的感覺並不是很胖,披肩的黑發襯托出臉上的皮膚光潔白淨,有一種柔柔的光澤,唇紅腮圓,豐滿而又圓潤的嘴唇顯得非常的性感,眼睛不是很大但很黑、很亮而且眼神很媚,屬於那種讓人第一眼看上去並不是很漂亮但卻總想著再看一眼的那種人。

一對豐滿碩大的乳房,滾圓的屁股顯得豐滿堅實,富有彈性豐潤雪白的大腿,襯托出成熟的肉體無不充滿了性的誘惑。

爸爸回家來住的時候,有很多次在夜裡被尿憋醒的我,總是會看到媽媽不在我的身邊,借著月光我會看到媽媽和爸爸在一個被窩里,而且爸爸的被子總會動個不停,而且還傳來爸爸和媽媽急促的喘息聲音。

我看到這些也就不敢起來尿尿了,怕驚動了爸爸他們罵我,等到他們不動了,過一會媽媽就會回來躺下摟著我,這時我才敢起來尿尿。

媽媽到了晚上睡覺時,總是會脫得一絲不掛的睡覺,受到媽媽的影響我在睡覺的時候也是脫得一絲不掛,(一直到現在也是喜歡裸睡)因爲爸爸常年駐守在部隊里帶兵,回家來的時候很少,就是能回到家來,住時間也是很短,所以媽媽的性慾好像在爸爸那裡往往得不到滿足。

我想這可能是爸爸在部隊里因爲長時間接觸不到女人,所以每次回到家裡和媽媽親熱時,媽媽總是還沒有感到滿足,爸爸就很快的完事了。並且也不管媽媽的感受是怎樣,很快的就會睡著了。

當媽媽回到我身邊躺下后好像總是在歎氣,因爲當時我還不是完全懂得男女之間的關系,所以我也不能完全理解媽媽當時的感受。當我尿尿回來后媽媽總是緊緊的摟著我,讓我摸著她的豐滿碩大的乳房,用嘴吮吸著她那像葡萄粒一樣的乳頭。

而她的手伸到了我的下面摸著我那軟軟的小雞巴,因爲我那時還小,什麽也不懂,所以被媽媽抱在懷里摸著我那軟軟的小雞巴我只是感覺到很舒服,但這樣只會加快我的入睡,哪裡會想其它的什麽事情。

可能是因爲我小的緣故吧,媽媽做什麽事情好像也不怎麽迴避我,我最喜歡的是到了晚上偷偷的看媽媽用盆子在那裡洗她那圓潤肥大的屁股。

每當到了晚上,媽媽把我和我姐姐們都安排好躺下睡著后,就會端盆熱水放在地上,然後脫下內褲,露出白嫩圓潤的大肥屁股,兩腿中間是濃密的黑黑的陰毛,充分顯示媽媽旺盛的性慾。

當媽媽蹲下後由於雙腿張開,那淡褐色肉呼呼的肥屄和黑黑屄毛顯露的無遺,媽媽在洗的過程中我總是會看見她把兩根手指頭伸到肥屄裡面不停的撚摳攪動,也許是因爲性慾強總是經常自慰的關系,媽媽的陰唇看上去是相當的肥大,陰道也開的很大,露出裡面紅紅的嫩肉。

當用手指在裡面攪動撚摳時,媽媽的表情總是很陶醉的樣子。那時我總是會躺在炕上偷偷的看著這一切。

因爲就是一間房的原因,當媽媽每次來了月經換護墊時,也都是對我這樣說:「軍兒,轉過身去。」

之後就開始換護墊,每當我偷偷的扭頭偷看到媽媽手裡拿著換下的滿是經血的護墊,我總是感到心跳加快有一種莫名的興奮刺激著我。

如果爸爸要是在家的時候,每當媽媽洗完后總是會到爸爸的被窩里躺上一會,而且過一會還會傳來爸爸和媽媽急促的喘息聲。開始我不懂這是爲什麽,但隨著年齡增大到了后來因爲好奇,我就開始偷偷著看他們在幹些什麽。

記得有一次那是夏天,天很熱,爸爸隨部隊野外訓練路過我們家這個地方,順便回家來看我們,並住了兩天,那天晚上媽媽照常把我們安排好躺下睡著后,用盆子里的水開始洗那圓潤肥大的屁股,洗完后就躺在了我的身邊和我共蓋上一床很薄的被子,我一動也不動的開始裝睡。

過了一會媽媽看見我和姐姐們都一動不動的以爲都睡熟了,就掀開被子光著屁股爬過姐姐們睡的地方鑽到了爸爸的被子里。媽媽一走我就偷偷的睜開眼睛看著媽媽光著屁股鑽進了爸爸的被子里,當媽媽鑽進爸爸的被子里后就把頭也鑽進了爸爸被窩里,不一會就聽見爸爸的喘息聲急促起來。

這時爸爸把雞巴從媽媽的嘴裡抽出來,一翻身趴在了媽媽的身上,把媽媽那肥大的乳房被擠到了一邊,媽媽同時也把非潤圓滑雙腿高高的舉了起來,我看見爸爸的屁股往下猛然一沈,只聽「噗」地一聲輕響,把那很大也很硬的雞巴一下就插進了媽媽那濕潤的肥屄里。

媽媽的嘴裡輕輕的「啊」了一聲,接著爸爸就撅起屁股快速的抽動起雞巴來,過了一會兒聽見「咕叽,咕叽」的音聲,好象是我們平常吃冰棍舔吸的聲音。

因爲還沒有關燈,我看見大姐好像也在偷偷看著他們,而且手也好像在裡面來回動彈,因爲她蓋的被子輕輕的在動。二姐卻是睡得很實一動也不動。就聽見爸爸小聲的說:「我的騷老婆,你這個欠肏的,是不是讓我肏你?」

媽媽也說:「肏吧…我是…你使勁的肏吧……」

「啊…啊…嗯……嗯……我的好老公……我的親老公…你把我的弄的…哎喲…啊唷……我的來了……」

也就是約莫過了三、四分鍾的時間就聽媽媽說:「啊唷……別出來,別出來,我還沒有爽呢!」

就看見爸爸在媽媽的身上猛的挺了兩挺,然後就趴在媽媽的身上不動了,就聽見媽媽小聲的說:「怎麽出來了啊?人家還沒有爽呢,這麽快就完了!唉!」

這時侯的爸爸也不說話,好像很疲憊的從媽媽的身上下來,躺在一邊並很快就打起了鼾聲!媽媽輕輕的歎了一口氣,伸手關了燈從姐姐的被上爬了過來,躺到了我的身邊。

媽媽躺下后伸出一隻手從我的身上掠過,緊了緊我這邊的被子。把被子整理好后,媽媽的那隻手順勢把我抱住,然後媽媽的整個身軀都貼了上來。媽媽的這個動作,讓她那高挺豐滿的乳房,在我赤裸的身上磨擦了數次,然後就整個緊緊地貼在我的身上。

媽媽的這個動作已經在我這里重複了不知道多少次,以前我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感覺,也許那時我的雞巴還沒有變大過,也許那時還沒睡覺我就已經很困了,被媽媽抱在懷里只會增加入睡的速度,哪裡會想其它什麽事。

但是今天晚上我特別的精神,一點睡意也沒有,而且還剛剛看過他們肏屄的樣子,本來我就被刺激的很興奮,雞巴也是硬硬的翹著,現在被媽媽豐滿的大乳房一磨擦,我居然從心裡産生了一種很舒服的感覺,而且心中居然像有螞蟻在那爬動一樣,癢癢的有點難受。

我不自在的扭動了一下屁股,可能是我的扭動變了位置,媽媽移動了一下身體,把豐潤的下身緊緊地貼了上來。我感覺到媽媽身體下面柔軟的陰毛在我的扭動下,輕柔的搔弄著我的大腿,感覺癢癢的。

這時媽媽的一隻手抓著我的手放到了她那豐滿的乳房上輕輕的按著,而另一隻手則輕輕的在我的肚子上緩緩的移動著。不過感覺到越移越低的往我的雞巴上摸去。

也許東北人普遍長的高,我12歲時就長到1。5米多了,而且我雞巴上面的地方,也長出了幾根短短的彎彎的絨毛!每當我和同學都去尿尿的時候,我偷偷的看過他們的雞巴,他們的雞巴上還沒有長毛!而且我的雞巴居然比他們的雞巴大了很多!

在上體育課跑步的時候,我就會感到它在褲子裡面來回摩擦著大腿,每次在與同學爬樹玩耍的時候,由於是雙腿夾著樹桿往上爬,所以雞巴總是會受到擠壓,雖然隔著褲子,但仍能感受到一種莫名奇妙的感覺,那感覺讓人有點不自在,又有些期待。

當媽媽摸到了我雞巴的時候,我突然覺得雞巴變的更大了,而且漲得很難受。媽媽的手一下子就停住了,我被這種反應嚇呆了,我怕媽媽罵我,我一害怕,哪知雞巴竟又慢慢的變軟變小了,那漲漲的感覺也沒有了。

我剛舒了口氣,媽媽的手突然攥住了我的雞巴,並且輕輕的上下撸動著,同時把我整個人往她的懷里又摟了一摟,嘴裡輕輕的嘀咕著:「臭小子,這玩意怎麽長得這麽大?快比爸爸的大了!」

這次是媽媽動了起來,她那濕濕的豐滿下體貼著我的大腿,緩緩的磨擦著。

我的雞巴被媽媽那隻溫暖的手搞的再次變大,原來還是軟軟的歪著,現在居然高高的翹起。

我的雞巴在媽媽撫摸的動作下,漲得更加厲害了,而且媽媽貼在我的耳邊,張開嘴輕輕的咬住了我的耳垂,這樣一來搞得我心頭更加癢了起來。這時的媽媽一隻手輕輕的撸著我的雞巴,另一隻手竟然抓著我的手從豐滿的乳房上往肚子上滑動著,滑過柔軟的肚皮就摸到了媽媽那些柔軟的陰毛。

那是些軟軟的非常濃密的長在媽媽兩腿之間小腹上的陰毛,因爲剛剛肏完屄從媽媽那肥大柔軟的屄里流出的淫液把陰毛搞的粘粘的濕濕的,媽媽把我的手按在了她那粘粘的濕濕的肥屄上使勁的揉著,並且嘴裡輕輕的說著:「好癢呀,好兒子,乖兒子,你要是能給媽媽解癢該多好啊。」

媽媽的手攥住我的雞巴連續的撸動,每撸動一次就給我帶來一陣快感,這種快樂的感覺帶給我的是腦子裡面一片空白,雞巴硬硬的漲漲的有要尿尿的感覺,從媽媽那肥厚大屄里淌到了我的手裡好多的粘液,把我的手搞的粘粘的滑滑的。

我實在是忍受不了了,於是我輕輕的翻過身,面向著我的媽媽,媽媽一看我翻過身來,她一下就不動了並且裝著睡著很熟的樣子,我看到媽媽這個樣子知道她的心裡其實是很難受。於是我趴在媽媽的耳邊悄悄問:「媽媽怎麽了?哪兒不舒服嗎?」

媽媽立時像做賊心虛似的,表情極其僵硬,敷衍著說:「沒什麽。兒子乖,怎麽還沒睡?快睡覺!」

我又說:「我剛才沒有睡著,我看見你和爸爸在做那個呢!」

母親一聽我說這話緊緊的摟著我輕輕的說:「你都看見什麽了啊?」

我用手摸著媽媽兩腿之間的肥屄說:「我看見爸爸用尿尿的雞巴插在了媽媽的這里!媽媽的這里都被爸爸插出水了,等爸爸下來時媽媽還說這麽快,我還沒爽呢!」

媽媽一聽我說這話,身子猛地一震,停了好長的一段時間,接著就用她那圓圓的軟軟的雙腿緊緊的夾住我摸著她那肥屄的手說:「傻孩子,媽媽和爸爸的事不要和別人說,媽媽和你爸爸那是在過夫妻生活!」

我問:「過夫妻生活就是男的趴在女的身上把尿尿的雞巴插在女人的尿尿的地方嗎?這是爲什麽呀?我看你好像很不開心的樣子呀?不開心爲什麽還要做呢?」

媽媽說:「嗯,傻孩子,怎麽說呢,過夫妻生活就是人們所說的肏屄,就是男的把雞巴插入女人的屄里,這樣男女都會很快樂的,其實媽媽也很快樂,就是你爸爸做的時間太短,媽媽的快樂還沒有怎麽感覺出多長時間呢,你爸爸就結束了,所以媽媽就有些不開心,時間長了不做就會想,但你爸爸回來的時侯很少,和媽媽做那個的時間又總是很短。所以……」

說完,媽媽十分難爲情地把她的頭用被子蒙了起來。我伸出手撫摸著媽媽身體,很天真的說:「媽媽,等我長大了一定讓媽媽舒服!」

說著我就張嘴把媽媽的乳頭含在嘴裡,輕輕的吸吮著她那像葡萄粒一樣的乳頭,媽媽也用力的把我摟在了懷里用小的我幾乎聽不到的聲音說:「兒子,這是不行的,……我是你的媽媽,我們是娘倆,如果這樣做就是亂倫,讓別人知道是不可以……哦!」

「誰都不會知道的,我真是好喜歡媽媽啊!我不想看到媽媽難受的樣子,我要讓媽媽永遠快樂!」

聽我說完好一會媽媽才輕聲的說:「和媽媽那樣不行,但你可隨便摸媽媽的那裡,只能摸,你摸媽媽,媽媽的心裡就好喜歡好高興的!」

我聽媽媽這麽說,於是我就用的一隻手撫摸著媽媽那豐滿的大乳房,另一隻手輕輕揉著媽媽那肥厚柔軟的肥屄。隨著我的那隻手輕輕的撫摸,媽媽的陰部不由自主地抽搐了起來,雙腿漸漸的分開任由我的手指在她的兩腿之間摳挖,我的手指完全是盲目地摸進了那肥嫩的肉溝里,媽媽那兩片肥厚的陰唇在我手指的作用下向兩邊翻開。

媽媽也用一隻手揉捏自己的另一邊乳房。我慢慢的把兩根手指塞進了媽媽那肥嫩的肉溝里,任意的摳摸,媽媽只覺得肥大的屄內漲癢難忍,渾身無力,一動也不能動,右手仍然機械地揉搓著肥大的乳房。「啊!好孩子!好舒服啊!不要停下來!很久未嘗到了啊!媽媽是你的啊!兒啊!啊!」

媽媽輕輕的在我的耳邊說著。我的兩根手指插入了一個濕熱粘滑的所在,那裡好像有一個神秘的肉洞洞。象一個小男孩在玩弄一個新奇的玩具,我的手指在那「洞」里好奇的摳弄著。

「嗯…嗯……」

媽媽在我的摳弄下呼吸好像越來越急促。那洞似乎深不見底,四周的肉壁粘滑粘滑的,有的地方好像有著微微的凸起。我不自覺的在裡面抽插起手指。

突然,媽媽的呼吸越來越急促,我的兩根手指在媽媽的屄內猛然向裡面一處微微的凸起的地方一摳,這應該是媽媽屄里最敏感的地方吧。

「哦……嗯!……」

一股電流從陰道直上子宮,媽媽多年未嘗到的高潮來了。她全身抽搐痙脔地咬著被角:「啊!泄了!泄了!……」

「啊……啊……動啊!不!不要……不要碰這里?我會受不了…受不了……我求求你!快停呀!快停呀!呀……呀……呀!」

我不但沒有停下反之動作還加快,雙指在媽媽的屄內不停地抓摳,這使媽媽全身一陣痙攣,雙腿猛的並攏,把我的手指被緊緊箍在她陰道內,感覺到陰道內壁連續十多下有節奏的收縮。

媽媽此時好像已達到前所未有的性高潮了。屄內的分泌液更是不斷的湧出,使我的整隻手掌都沾滿了粘液,媽媽喘著粗氣一隻手不停的磨擦我的雞巴,另一支手揉著自己的乳房,肥大的屁股在扭動配合著我的手摸她的肥屄,肥屄里不斷的往外流著淫液,順著我的手臂把大腿根部都弄濕了。

「啊…啊…不要了啊…兒子……不要了…啊…媽受不了了……啊。」

媽媽說著很快按緊我的手不讓我動,我已經顧不了什麽了,我把手猛地往裡一頂,我感到我的一隻手都伸進了媽媽的肥大的屄里,我的手被熱熱的嫩肉緊緊的裹住了,無法繼續在動彈。

媽媽的身體像是要崩潰了,屁股劇烈晃動起來,從屄里一股股地往外冒著淫液,順著我的手流了出來。媽媽這時握著我雞巴的手一陣緊緊的快速套動。我的雞巴雖然還很稚嫩,但已經不算太小,尤其是頂端的龜頭,呈紫紅色,隨著媽媽的手不停的撸動而翻了出來。

不多一會,我的雞巴已經漲到了極限,感覺自己雞巴的前端龜頭處開始酥麻起來,如電流一樣。一種從未有過的快感從我的雞巴上沖進了我的大腦里。我的大腦一片空白,一股股我無法控制的液體從尿眼裡噴出,全都「尿」在媽媽的手上和大腿上……

那個晚上以後發生的事我就記不太清了,只依稀記得我「尿」完以後就很快的困了起來,感覺媽媽好像也很疲憊的把我的手從她的大肥屄里拽了出來,然後就緊緊地摟著我的身子。

我朦胧中感覺媽媽輕輕的跟我說了一句:「剛才的事,千萬不要讓任何人知道,包括你的姐姐。知道嗎?」

我雖然不明白爲什麽不能讓姐姐知道,但是內心深處還是認爲不讓姐姐知道爲好,這是我和媽媽的秘密。於是我點點頭,終於在媽媽的懷抱中睡著了,在入睡前,我感覺到媽媽仍握著我那已經慢慢開始跟著主人休息的雞巴玩弄著……

初嘗禁果

爸爸第三天就回到部隊去了,家裡面又剩下媽媽、姐姐和我四個人了,自從那天的事後,我和媽媽有了一個共同的秘密,媽媽和我的關系比以前更親密。

我和大姐、二姐自小感情非常的融洽,我又是全家唯一的男孩,從小我就備受爸爸和媽媽的呵護,大姐、二姐也對我一向很是疼愛,平日什麽活也不讓我干,而對我的功課卻不時被抽查和指點,大姐則尤其明顯。

爸爸走後的第二天,媽媽要上街買菜,大姐和二姐的作業早就寫完了只有我的還沒有寫完,媽媽讓大姐輔導我寫作業,媽媽說完就領著二姐出去到菜市場買菜去了,家裡只有大姐在輔導我的功課,當姐姐看我做完作業后突然問我:「昨天晚上媽媽和你做什麽了?你們用那麽小的聲音說話,而且還不停的在動?」

我一聽姐姐這麽問我一下子就呆著了,我一下想起來了那天晚上姐姐也沒有睡著呀!可是我答應媽媽不說這件事情,但卻不知怎麽回答姐姐,直到大姐推我才回神道:「媽媽是讓我幫她撓撓癢癢。媽媽說她的身子很癢!」

我一直爲我編的這個謊言感到自豪,因爲后來姐姐和我說她真的相信了。姐姐還要和我說什麽的時候,媽媽和二姐買菜回來了,大姐就就幫著媽媽開始忙著去燒火做飯了,我則一溜小跑的出去找我的那些同伴玩耍去了,剛要跑出家門就聽見媽媽喊,別跑遠喽,一會回家吃飯,我邊答應邊跑出了家門。

因爲我當時還只是個12歲的小孩子,當玩起來的時候根本就想不到那麽多,只想著怎麽玩的盡興,因此並不是那個晚上和媽媽相互撫摸而和媽媽的關系就有了什麽改變,媽媽還是往常那樣的媽媽,而我,也還是那個迷迷糊糊只顧貪玩被媽媽疼愛的也時常常被媽媽訓斥的男孩子。

夜幕再次慢慢的降臨了,夏天裡天氣總是很炎熱的,不過我根本就感覺不到什麽,因爲到了晚上,白天的炎熱似乎被大地都吸收了去,陣陣的晚風送來了絲絲的涼意,我們吃完晚飯后,因爲那時還沒有電視機看,我依著二姐而坐在那炕邊看著一些故事書。

大姐幫著媽媽做完家務后又一邊爲我們整理著明天上學用的書本,一邊和媽媽閑聊著,看著天已經很黑了,媽媽說話了:「都睡覺吧,明天還要上學呢!」

終於可以睡覺了。我才發現自己內心裡早就在等著這一刻。一切都和過去一樣,大家脫了衣服,然後再上炕鑽進各自的被窩里,關燈睡覺。當然,我和媽媽還是一個被窩。媽媽已經對我全面的開放了,我的手可以自由自在地撫摸著媽媽豐滿的乳房,捏擠媽媽那圓圓的好似葡萄粒似的乳頭。以及全身的每一個部位我雙手抱著媽媽的腰,摟著媽媽那溫滑的身子,我發現我的雞巴就處在勃起的狀態。我渾身開始燥熱,摟著媽媽的兩只手開始不老實起來,開始在媽媽的大奶子和大屁股上亂摸。

媽媽躺那裡沒有動,臉對著我閉著眼睛像是睡著了。這時我把頭鑽進被窩里張嘴含住了媽媽的乳頭,像嬰兒一樣用嘴使勁的吸吮著她那像葡萄粒一樣的乳頭。

媽媽仍然一動不動任我在她身上弄。我的右手由媽媽的乳房向下面滑過那柔軟的肚皮摸到了媽媽兩腿間,手摸觸到的是一片熟悉的茂密的毛叢,再往下,摸到了那溫暖柔軟的所在。我的手指摸索著找到了那個記憶中的小肉凸,來回摩擦起來。

媽媽的身子動了一下,黑暗中掙開了眼,她的眼睛黑夜中亮亮的,趴在我的耳邊輕輕的說:「小壞蛋!你有完沒完了!」

媽媽瞪著我。我沒理她繼續我自己的動作,小肉凸下面那個肥嫩的屄口處越來越粘滑起來,我用手掌按在那個小肉凸上並用我食中二指並著找到了地方,然後插進了那溫溫的濕濕的肉洞里。這樣,我用手掌按擦著媽媽的陰蒂,食中兩指伸在裡面扣插著著她的肉洞。

媽媽輕聲趴在我耳邊說。我愈加興奮的動著手指,黏黏的騷水兒越來越多不停地從媽媽的大肥屄里淌了出來,我的手指上滑滑的一層。媽媽在被子里喘得越來越急,媽媽急促喘息著輕聲在我耳邊說:「你姐她們都在呢!她們會聽見的,要是你姐她們聽見就壞了!」

而她的一隻手在下面卻握住了我的雞巴輕輕的撸了起來。我和媽媽把頭伸出被外聽了聽,可能因爲時間過了好久了,兩個姐姐的談話聲早就停止了,並且還傳來她們熟睡的呼吸聲。

「呵呵,她們都睡著了,不會聽見的」我趴在媽媽的耳邊輕輕的說。「小壞蛋!」

媽媽輕輕地罵了一句。我用手按著媽媽的肥屄問:「媽媽這是哪裡啊?」

「嗯…嗯…嗯…屄……這是媽媽的屄……」

媽媽喘著說出這句話。屋裡黑黑的我看不見媽媽的臉,但我猜想媽媽的臉一定很紅很紅的了。我在平時從來就沒有聽見過媽媽說這樣的話的,她和我所見到的家庭婦女不同,媽媽平時矜持而端莊,她甚至比我們學校里的有些的老師都更加有涵養。

當這句話從媽媽的嘴裡說出來更加刺激的我興奮起來!當然,當以後我結了婚才知道女人只是在和男人親熱興奮時才這樣。而我也感覺自己插在媽媽的肥屄裡面摳弄著的兩根手指也越來越濕粘,從手上感覺到那洞裡面有好些粘粘的水兒慢慢地淌了出來。

「媽媽我要吃你的屄行嗎?」

我在媽媽輕輕的呻吟中停止了手指的插送輕輕的問。「軍兒……我的軍兒……」

媽媽低下頭看著我的臉,「我的軍兒竟然會弄媽媽了……」

媽媽喘息著,「吃吧,軍兒,你吃吧,媽讓你吃。」

媽媽咬住了我的耳朵當然是輕輕地說:「來吧……」

媽媽喘息著在被子中仰面躺著,然後我感覺媽媽的兩腿在被子中向兩邊分開彎曲支了起來,被子也被頂了起來。

「趴到媽媽的身上來。」

媽媽輕聲說。我興奮中帶著好奇依言轉過身子從正面趴在媽媽身上。我的臉伸到了媽媽的兩腿之間,媽媽那彎曲支起來的雙腿,在我的頭兩邊分開著。

我感到媽媽那濃密柔軟的陰毛碰到了我的臉上,刺得我的臉和嘴癢癢的,我感覺到媽媽的肥屄有一股熱熱的氣流沖擊著我的臉,這時我從鼻子里聞到了一種淡淡的尿騷和腥臊味。

這是女人特有的一種味道,我自然而然的把舌頭伸了出來,先在媽媽的肥嫩的大屄上美美舔了幾十下,我的舌頭不斷在媽媽那肥嫩的屄洞口上下舔磨,接著我把伸出舌尖向陰道裡面舔,我的嘴吸進了很多的從媽媽肥屄里淌出的淫液,媽媽的淫液帶有一股淡淡的腥腥的騷味兒,這可能是媽媽自身帶有的騷味吧,總之味道很爽。

我捲起舌尖,把舌頭捲起形成一根棍狀,往媽媽的肥屄中間擠了進去,刮著媽媽那肥屄里柔嫩的肉壁,慢慢用舌尖使勁的頂著。媽媽這時已開始瘋狂,不停地呻吟著:「別停,用力……啊!」

我已滿嘴滿臉粘著淫水,又鹹又粘又腥,我吸了許多淫水在嘴裡,然後咽下去了。媽媽的肥嫩的大屄內,在不斷地分泌一些粘液來,這使得我的口水、粘液和已濕亂的陰毛渾作一團,還發出因吸允而發出的吱吱聲響。

「不要,軍兒!你……哦……你不要舔媽媽的屄了,媽媽的屄好癢呀!」

我的舌頭向上邊移了一點,像個舔屄老手般,用嘴啯吸著媽媽那已經豎立起來的陰蒂。媽媽用雙手從後面緊緊地抓住了我的頭,然後扭動著肥大的屁股,把濕漉漉的大肥屄緊緊地頂在了我的臉上。

「哦……媽媽要你舔屄,要你重重地舔屄,哦……舔媽媽的屄啊,軍兒!哦,吃它,用力地吃它,媽媽我不行了!」

我不停地舔啊舔啊,接下來又把手指伸入了媽媽那因興奮而腫脹起來的略顯得很寬松的陰道里,媽媽如同觸電般震了一下,她的兒子我此時正一邊舔著她的陰蒂,一邊用手指在不斷往出流淫液的肥屄中抽送。

我用嘴唇含住媽媽那豎立起來的的陰蒂,大力地舔著,同時用手指出飛快地進出於她肥大松軟的肥屄之中。媽媽感到有股體液在體內深處震蕩著,從乳頭上和肥屄里傳來的美感快速的傳遍了她的全身。

她飄了起來,不能控制地飄了,而她的兒子依然在舔吃著她的肥屄。「吃它,軍兒!哦……舔它,舔你媽媽的屄!我要飛了……了!」

她那不斷抽搐的肥嫩的大屄不停地痙攣著,緊接著又噴了我一嘴的淫水。我想都沒想就一下全咽到了肚裡,到現在我還經常的回味著那種腥腥的鹹鹹的滋味,真的好美呀!我不斷的舔吸著她的陰核,同時也抽插著她的肥屄,慢慢的將媽媽的興奮點引至最顛峰。

高潮的消退是在一分鍾之後,現在,媽媽的肥屄深處是又酸又癢,這是前未所有的感覺。這是媽媽后來和我說的。

當媽媽松開了緊夾的腿。隨著腿的分開媽媽再次喘息。我的手指再一次找到了那個「好玩」的洞洞,重新插入的手指感覺到了裡面的粘液。我又重新在裡面抽送起手指……

我的兩根手指插在那粘軟的屄洞里,我聽到了媽媽的急促喘息聲。我摳弄著那濕熱的肥屄,彷彿不知厭煩。媽媽的呼吸卻又越來越急促,躺在被窩里的的媽媽眼睛緊閉著,緊緊咬著嘴唇,一聲不吭的任我弄著她那最神秘的地方。我的兩根手指上面粘了一層粘粘的的淫水兒。

我當時還不知道爲什麽我一動那裡,那個地方就往外淌出粘粘的水兒,但我注意到了媽媽的肥嫩的屄彷彿更鼓了。那「洞」也大了很多。

「嗯……」

媽媽開始不安地扭著身子,我試著又插入了第三根手指、接著是第四根,「啊啊……嗯……啊……」

媽媽不自覺的開始扭動著她的頭,我更加興致勃勃地不停地抽動著自己的手,媽媽的呻吟讓我更加沈醉其中。接著我像那一天晚上一樣慢慢的把我的一隻手都伸進了媽媽的肥大的肉屄里,「啊……啊呀……嗯……天……啊……」

媽媽那高擡分開的雙腿都僵直了。

隨之而來的是我感到媽媽又把被子角緊緊地咬住,從鼻子里傳出輕輕的呻吟聲。

我感覺那肉洞裡面的水兒越來越多。媽媽的胸部因爲急促的喘息而砰砰的跳動似乎我都能聽到。

「嗯……嗯……」

媽媽的嘴在我耳邊很快發出了低低的呻吟。我不知道媽媽爲什麽嘴裡發出這樣嗯嗯的聲音,媽媽疼的嗎?我邊用一隻手「弄」著媽媽那個洞,心裡邊想。

「嗯……啊…嗯……」

媽媽喘氣的聲音越來越粗起來,而我也感覺自己在裡面摳弄著的一隻手也越來越是濕粘,那洞裡面好像有一種水兒慢慢地滲出來。

「媽媽你疼嗎?」

我終於在媽媽「嗯嗯」的呻吟中停止了手的插送。媽媽沒說話,媽媽在黑暗中咬著被角。后來我才知道女人的性器官受到劇烈刺激而高潮到來時,會全身肉緊,繼而抽搐,精神達到興奮的頂點而出現空白,表現出欲仙欲死、如醉如癡的神情。表面看似是痛苦,實際上是極度歡樂。

「軍兒……媽的軍兒…」

媽媽低下頭看著我的臉,暗夜中我看見了媽媽那亮亮的眼睛,「媽媽的軍兒竟然會弄媽媽了……」

媽媽喘著,「媽不疼,軍兒,你弄吧,媽讓你弄…」

媽媽竟然忽然咬住了我的耳朵當然是輕輕地說。

「傻兒子,媽那是舒服的。」

媽媽在我耳朵里輕輕的說。聽到了媽媽最後一句話的我仍然是不懂,「我這樣摳媽媽的屄媽媽怎麽還會舒服呢?舒服了怎麽還會象得了病一樣哼哼呢?」

我心裡又有了另外的疑問。但不管怎樣,不再爲媽媽擔心的我重新又那樣的玩起來。

如果說媽媽剛開始的呻吟還帶著強自抑制,那她現在則完全地放開了一切。

「嗯…啊啊……嗯…啊……」

媽媽的兩條渾圓的大腿在下面交錯著分開,媽媽用手死死抱著我。我逐漸地從女人那樣的呻喚中感覺到了興奮,我的手插進抽出也逐漸地不再是好奇的玩弄。

「啊…軍兒……啊…軍兒……」

媽媽分開的兩腿似乎僵直了。

「軍兒你好會……弄啊軍兒……」

媽媽咬著被角喘息著輕聲地叫。我用手正插著起勁,媽媽忽然用手握住了我已漲硬起來的雞巴。媽媽的手握著我那已經硬硬的雞巴急速的上下撸著。

「軍兒…肏媽吧,軍兒…媽受不了了。」

媽媽邊用手套著我雞巴邊喘息著急促地說。我在媽媽的喘息聲中一時不明白媽媽的意思。

「不要了…軍兒…媽媽受不了了……」

媽媽閉著眼睛低低的呻吟著,她忽然掙開了眼,嘴唇緊咬著,「肏媽媽吧軍兒……」

媽媽看著我輕輕的說。

「來…趴媽的身上來。」

媽媽說。我興奮中帶著好奇依言挪過身子從正面趴在了媽媽的身上。我的臉到了媽媽臉的上方,媽媽支起來的雙腿在我的屁股兩邊分開,而我漲硬的雞巴就頂在了媽媽的兩腿之間。

我趴在媽媽的身上兩手還握著媽媽的豐滿的乳房,在我身下媽媽的臉就是在黑夜中也能看到如火一般的紅。雞巴頂在媽媽兩腿之間,雞巴頭感覺到了媽媽那些陰毛的存在。這時媽媽的手從邊上伸過去,把住了我的那個漲硬的雞巴。

我硬硬的雞巴被媽媽的手引導著碰到了濕濕的粘粘的軟軟的熱熱的一個地方。

「嗯……」

媽媽的呼吸聲急促起來,我的雞巴頭感覺到了一處粘滑。

「往裡插吧。」

媽媽說。我不自覺地向下面那處使勁搗了進去。

「哦!」

媽媽失聲的呻吟了一聲,我的整根硬硬的雞巴一下插入了一個松軟、溫濕粘滑的所在!「哦!」

媽媽輕聲地呻吟著。我的身子伏在媽媽豐滿的身上,體驗著從被緊包著我雞雞那裡傳來的那種說不出來的快感。

良久,媽媽的身子終於動了,媽媽在下面咬著嘴唇說了一句,「傻小子」她想說話卻又忍住,一隻手放在了我屁股上,然後輕輕的拍了拍。我不知道她的意思也可以說完全沒注意到,只是沈浸在那難言的快感中。這快感比我用手「插」媽媽的屄不知強烈了多少倍!

媽媽急促的喘息著,如果現在是白天我完全能看到從媽媽的眼裡流動的水波。

「軍兒,你動動……」

媽媽急促喘息著輕輕的說。聽到了媽媽這句話的我還是沒有完全懂,但是媽媽讓我動動,而且那種說不出來的快感使我稀里糊塗的將我那硬硬的雞巴在媽媽的那裡面動了起來,剛開始還說不上抽插,而只是抽出來一點點然後在再插進去。雞巴的頭摩擦著媽媽屄裡面肥嫩的肉壁,象電流一樣傳來我酥麻的快感讓我如上九天雲宵!

接著嘗到了甜頭的我不用媽媽再說,就只顧將那雞雞在媽媽那神秘的肉洞中抽送起來!媽媽咬上了嘴唇,閉上了眼,就那樣劈著雙腿任我抽插著,但在我那樣抽插不久媽媽就松開了緊咬的嘴。

「嗯……」

我再次聽到了媽媽的呻吟。

我就象在學校上體育課時做伏臥撐那樣,在好奇的興奮中一個勁兒的猛插。

「嗯…啊…啊…嗯……」

媽媽的嘴唇啓動著,夢呓似的呻吟著。我被媽媽那聲音感染的更加興奮,我對女人的第一次竟然在忘記一切中象個機器人那樣重複著動作。

「啊…啊呀…嗯…天…啊…」

媽媽被我肏的高擡的腿僵直了。隨之而來的是媽媽呻吟聲越來越大。我感覺那肥屄裡面的水兒越來越多,雞雞抽起來毫不費力,插的飛快,要知道我在學校體育課上做伏臥撐可是一百分。

「啊…啊啊…嗯…啊…啊呀……」

媽媽被我肏得啊啊不停的呻吟著。我一邊聽著媽媽的呻吟聲一邊把雞巴抽出,又一插到底。強烈的快感使我失去控制。我不顧媽媽的嬌喘,大幅度地進出。

極度興奮中的我忽然打了一個寒顫,不到兩分鍾就感到一股酥癢從雞巴擴展到全身,小肚子里一陣痙攣,那急急而來的象過去一樣的尿尿般的感覺又來了,而且難以控制,我顫栗著趴在了媽媽身上,雞巴插到了肥屄中的最深處,精液就像決堤的洪水,我「尿」了。

和往常的尿尿不同,這次是一股一股的噴射而出,那「尿」一波一波地噴進媽媽的陰道深處。在我「尿」的時候媽媽沒有動,似乎也身子僵直。精射完了,我也伏身癱倒在媽媽身上。等我射完后全身軟軟地趴在了媽媽身上,媽媽才呼出了一口氣。

準確地說我和媽媽的這第一次,我做的時間並不是很長,但對於我這樣的男孩這已經算差不多了。當然,那時的我還完全不懂這些,「尿」完以後只是感覺有一點累,就那樣趴在了媽媽的身上不想動了。媽媽用手輕輕的撫著我的頭,很久也沒有說話。我終於在媽媽身邊躺下來,媽媽仍摸著我的頭。

「媽媽。」

我說。

「嗯。」

媽媽慵懶的聲音。

「媽媽你高興嗎?」

我問。

「高興!」

媽媽回答著。

「真的?」

「真的,頭一次這麽高興!你比你的爸爸厲害!」

媽媽說。

「媽媽,我們剛才那是幹啥呢?」

「你說呢?」

媽媽的臉在黑夜中帶著笑。

「媽媽我們剛才是肏屄吧?」

我說。

「小壞蛋!」

媽媽的手刮著我的鼻子「你說呢?」

「是,我知道的」我肯定著說。

媽媽沒有說話,媽媽和我臉對著臉,媽媽咬著嘴唇,做爲一個女人,這樣少有的嬌羞的表情竟然讓只有十來歲的我看得發了呆。

「兒子,我除了你爸爸,還從來沒有讓別的男人碰到過這里,媽媽只讓你……碰……了!」

媽媽的臉又再現了那種暈紅。我摟住了媽媽,我聽見了媽媽的心跳。媽媽的嘴貼著我的耳邊輕輕的說:「除了你爸爸,媽媽的屄還是第一次讓別的男人肏。」

我的手被媽媽的雙腿緊緊夾著。「媽媽!」

在興奮之於我還是沒有理解媽媽的意思。「我是你親媽啊!軍兒。」

媽媽依舊夾著腿,手摸著我的小屁股。「親媽怎麽了?」

什麽也還不懂的我完全是傻傻的問。媽媽呆了呆沒有說什麽。

「那媽媽讓你肏屄的事你會和別人說嗎?」

媽媽良久又怔怔地問。黑暗中我搖搖頭,頭碰到了媽媽的下巴。

「那,你爸爸呢?你告訴他嗎?」

我一愣,再次堅決地搖著頭。媽媽不再說話,黑暗中媽媽把我摟得更緊,說到底那時我畢竟還是個小孩子,一會我就因爲累而很快得困起來,然後就摟著媽媽熱熱的身子迷迷糊糊地睡著了。

第二天,媽媽一大早起來,把早餐準備好之後,就坐在炕邊,手拿一把扇子,輕輕地揮動著。看著熟睡中的兒子,媽媽意識到她和兒子的亂倫關系已經開始了,回憶起前夜,當兒子將他的雞巴插進她久況的肥屄里,將他的第一次給她時,肥屄內的嫩肉被兒子的雞巴摩擦出來的感覺帶給她真的是難以置信的刺激與興奮。

但是,雖說心裡有些害羞和興奮,媽媽昨晚上的那種強烈慾望現在已經淡去。她的心裡反複的想著她和她的兒子發生了關系。那個女人會和她的骨肉兒子做愛呢?

媽媽意識到她和兒子的亂倫關系再次開始之前,現在或許是她最後去結束它的機會。她能夠向兒子解釋,她昨晚失去了自控,她招引他做了一件無法形容的違背習俗的事。

兒子是一個乖巧的孩子,應該可以忘掉前夜發生的事情,他不會再同他的媽媽發生關系。但是,她又意識到這是不可能的。她的乳頭已經痛楚的脹硬,並且她的肥屄又開始濕了,還在不停的抽動,這一切都證明著她強烈慾望的強度。

「天啊,幫幫我,我還想要他的肏我!」

媽媽心說道,當她的手伸進了被單里滑上兒子的大腿,抓住了兒子的雞巴時,她的臉上露出興奮的羞紅。我的雞巴在媽媽的手裡開始慢慢的變硬,並輕微的有節奏的跳動著,只是一會的時間我的雞巴已經完全的硬了起來。我仰躺著在睡夢中呻吟著。

媽媽回想起晚上和兒子撫慰肏屄的事情,心裡就會有一種興奮刺激的感覺,自己的屄也有了癢癢的感覺,同時也隱隱有種說不上來是什麽樣的一種顧慮。

太陽雖然猛烈,可畢竟是清晨,窗外一陣涼風吹來,撩起媽媽的長發,使得媽媽心裡的顧慮頓時消失了一大半。

窗外的幾個花盆,花開得正豔,有幾個蜜蜂繞著花在嗡嗡地舞動著。媽媽獃獃地望著這一切,想著昨晚的一切,微微地歎了一口氣,唉,做我這樣的女人,真不容易……

「媽,你在想什麽?」

姐姐桂英的話,嚇了媽媽一大跳。媽媽急忙從被子里抽出握著兒子雞巴的手,轉過身說道:「沒想什麽,你起來了,快把你妹妹和弟弟叫起來洗臉吃飯,吃完飯好去上學去。」

「媽媽你是不是哪裡不舒服呀?」

姐姐邊穿衣服邊問。

「沒有啊!」

「那昨晚上我怎麽聽見你直哼哼呢,是哪裡不舒服呀?」

「啊……嗯…嗯…昨晚上媽媽的肚子有些疼,現在好了,不疼了!」

媽媽的臉有些微微的發紅說著。

「哦。」

姐姐把二姐叫起來后,又來到了我睡的炕頭喊道:「小弟快起來,吃完飯好上學呀!」

說著一把就把我身上的被單掀了起來,在那一時刻,時間一秒一秒過的去,畫面好似被定格了一般,姐姐一直都沒再有任何動作,姐姐和媽媽看到的是我四肢伸展赤裸著身子,躺在弄得亂七八糟,淫液汙迹的褥單上。

她們看到的第一個東西就是我那已經被媽媽摸硬起來的巨大的雞巴,我那粗壯而年輕的雞巴腫脹得幾乎成了紫色,青筋突起的暴露在上面,當姐姐和媽媽盯看著我的大雞巴時,媽媽立即感覺她的肥屄濕潤起來,看著我那巨大堅硬的雞巴翹彎在我那小腹上,不停的顫動。

姐姐當時就獃獃的站在那裡,眼睛直直的看著我的雞巴,嘴巴微微的張著,並急促的呼吸著,還是媽媽發現姐姐像中邪一樣直楞楞的盯著我的雞巴發呆。看到姐姐的獃獃的表情,媽媽急忙把被子又蓋到了我的身上,用那柔軟的手摸著我的臉說道:「都幾點了?軍兒,快起來!吃飯了!吃完飯好上學呀。」

我的眼睛在扇動,再也睡不成了的我,睡眼惺忪的翻身醒來,從炕上站起來被媽媽伺候著穿著衣服,我腦子里不自覺地想起昨晚我和媽媽的事,我邊轉動著身子讓媽媽給我穿衣服邊看媽媽的臉,媽媽和往常沒有任何不同。媽媽那披肩的頭發早已梳得整整齊齊的,而那下面的臉龐還是那樣的白嫩。

姐姐獃獃的看著我那已經穿上褲衩但還是被硬硬的雞巴支的鼓鼓的地方,小小的褲衩根本沒有包住它,碩大的雞巴頭還是露在了短褲的外邊。忽然她似乎想到了什麽,低頭看了看早已是一片狼藉的褥單,又扭頭看了看媽媽那微微發紅的臉,「哦」了一聲,又嘻嘻的笑了起來。

媽媽紅著臉伸手打了一下姐姐說:「死丫頭,笑什麽?還不快下地洗臉吃飯!吃完飯好上學,要不上學遲到了!」

我起了床,穿好了衣服,和姐姐們吃著媽媽早已給我做好的早飯,只有姐姐偶爾和媽媽對視一眼會心的輕笑幾聲,我卻只顧著往我的肚子里填著東西,二姐看看姐姐又看看媽媽問:「你們笑什麽呀?什麽值得你們這麽笑呀?」

還沒等媽媽說什麽,姐姐馬上就說:「沒笑什麽,快吃飯吧!」

說完又看了一下媽媽。媽媽紅著臉低著頭一個勁的給我們夾菜讓我們快吃。

我們胡亂的吃完了早餐,向媽媽打了聲招呼,背著書包上學去了。來到屋外我感到屋外的空氣格外清鮮,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姐姐卻是滿臉的壞笑看了看我后就和二姐及其她的小姐妹們走了。我和我的死黨小華連蹦帶跳的來到學校,進了自己的班級,坐在自己的座位上。

我回想著昨晚上媽媽的豐滿的屁股和乳房,就連上課都不知道,班長喊起立時,還坐在椅子上,還是我的同座用腳踢了我的椅子腿,我才緩過神來,馬上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跟著大家喊「老師好」,接著又坐回到椅子上。

就這麽迷迷糊糊的過了這麽一個上午,也不知道老師都講了什麽。終於盼到了放學,我急忙背起書包連上學和放學常在一起走的死黨小華都沒理,自己就急急跑回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