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姐負傷

大姐負傷

這天下午,在客廳的沙發上,小雄的雞巴剛剛插進關瑋的屁眼中,電話就響了,響的很急,無奈小雄只好拔出雞巴去接電話,是媽媽打來的,小雄聽了電話臉都變色了,兩行淚水奪眶而出。關瑋問:“出什麼事了?”

“我……我大姐受傷了……”

“啊?……嚴重嗎?”

“不行!我的去醫院!”

當小雄趕到醫院時候,媽媽,二姐,還有大姐的領導和幾個戰友都在。

“媽,大姐呢?”

“別急,在手術呢?”穎莉抹著眼淚說。

“傷哪了?嚴重不?”

二姐抽泣著說:“小腹被捅了一道!……”

原來美娟在和戰友抓捕罪犯時候搏鬥中被罪犯所傷。

這時候一個護士出來說:“王姐,血庫裡的血不夠了。”這個護士叫劉雪竹,是穎莉以前做護士長時候代過的護士。

大姐的領導和戰友紛紛要獻血,但是血型都對不上,在場的人只有小雄的血和大姐的一樣,他毫不猶豫的為大姐輸了500CC的血液。

————————————————————————

當美娟從昏迷中醒來時候已經是第二天中午了,睜開雙眼,就看到一個護士背對她在往輸液瓶裡加藥。

“嗯……”動了一下,傷處很痛,護士回過頭來笑了,“哦……美娟,你醒了?”

“劉姐……”

“別說話,你還很虛弱。在睡一會兒吧!”

“嗯……好疼啊……”美娟呻吟著說。

“麻藥過了肯定疼的,算你運氣好,那到在往右偏一公分就捅到腎髒了,刀子斷在你體內,大夫動手術取出來了。”

“哦……我……這麼……漂亮……老天爺不會讓我死的……嗯……”

“你這丫頭!這時候還開玩笑,要不是你弟弟給你輸了500CC的血啊,你也夠嗆,你的血型咱醫院血庫裡就有1200CC,也正好你弟弟和你一樣,你兩的這種血型五萬個人裡才有一個,你們一家就出了兩。”

“小雄?他……”美娟心顫抖,莫名的疼痛。

“這孩子真有心,從昨天到現在就在外面等著,我讓他回去休息,他不肯,非要等你醒來。真難得啊,你們姐弟感情這麼好。”劉護士說,“我去告訴他你醒了。“

“嗯……劉姐……把他叫進來吧!”

“你不在睡會兒?”

“……嗯……”

小雄由劉護士帶著進來了,看他滿眼的血絲,美娟的心顫抖著一陣感動。

“大姐,你醒了,太好了,我剛才給媽和二姐打了電話,她們都好擔心你喲,昨天晚上,小姑來看你了。”

“謝謝你,小雄。”

“大姐,別說話,多休息啊。”

“你……一宿沒有睡,回去睡吧……大姐沒有事了……”

劉護士說:“小雄,你回去吧,這裡有我呢。”

“沒事,回去我也睡不著。”

劉護士無奈的囑咐了幾句,走出了病房,在門前遇到了一個姑娘,姑娘問:“這位護士,請問李美娟在哪個病房?”

劉護士說:“就這。”

“謝謝啊!”這姑娘推開門。“美娟。”

“依萍……你咋來了?”

“上午我遇到你同事,知道你負傷了。”依萍眼淚在眼圈,坐到床上激動的抓住美娟的手,美娟尷尬的看了看小雄,小雄識趣的說:“萍姐,你倆聊會兒,我出去一會兒。”

小雄剛走出門,依萍就控制不住自己摟住美娟哭了起來。

小雄回到家裡,關瑋說:“你回來正好,骨頭湯馬上就好了。”

“好,熬好了我給大姐送去。”

“小雄,你睡一會兒吧,好了我喊你。”

“那好,別忘了啊!”小雄靠在沙發上,片刻就睡著了。

從這天開始,小雄每天幾乎24小時待在醫院裡看護大姐,對以前的事情支字不提,美娟也開始對他像以前一樣了。

在小雄細心照料下,美娟恢復很快,用美娟的話說:“我都胖成了小豬了。”

“那也是漂亮的小豬。”

美娟聽了這話,莫名的臉紅了,她內心裡早已經原諒了弟弟,並且對這個和自己上過床的弟弟產生了情愫。

反正已經有過那種事了,何不面對現實呢?

這天小雄扶著大姐在院子裡散步,大姐突然問:“小雄,你……喜歡大姐嗎?”

“當然了。”

“我是說,那……那……那種……男孩對女孩的喜歡。”

“大姐,我有時候就想啊,你為什麼會是我的姐姐呢?如果不是該多好。”

美娟坐在了長條椅子上,嘆了口氣說:“但我畢竟是你姐姐,我……那天……是第一次和……男生……”

“對不起,大姐。”

美娟紅著臉說:“我早就原諒你了……那天大姐稀裡糊塗的,真的不知道和男孩子在一起是什麼滋味……一點也想不起來了。”她低下頭,聲若蚊囈,“我真的想知道和女孩有什麼不一樣。”

“大姐……”小雄激動的拉住大姐的柔胰。美娟掙了掙,頭靠在小雄肩頭上說:“這是為世俗所不容的,你絕對不可以和任何人說起。”

“放心吧,大姐,打死我也不會對別人說的。”

 

~~~~~~~~~~~~~~~~~~~~~~~~~~

我是菜鳥,請喜歡的朋友點“感謝”支持一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