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屠龙记 第五回中原多险恶 第六回误中美男计

倚天屠龙记 第五回中原多险恶 第六回误中美男计

第五回  中原多险恶

次晨张殷夫妇欢天喜地的收拾一切,但在这冰火岛上住了十年,忽然便要離开,竟有些恋恋不舍起来。待得一切食物用品搬上木排,已是正午,三人合力将木排推下海中。无忌第一个跳上排去,跟着是殷素素。

张翠山挽住谢逊的手,道:“大哥,此一别不知何日才能相见,你可要珍重呀!我们回去后,一切安排妥当,自然会回来再看望您!”

谢逊说道:“五弟,咱们兄弟从此永别,你们也不要再来了,如果有一天我想出了屠龙刀的秘密,自然会回中土去的。”

张翠山哽咽道:“大哥既决意如此,小弟便此拜别。”说着就跪下来拜了幾拜。

张翠山、殷素素和无忌與谢逊作别。这时海流带动木排,缓缓飘开,眼见谢逊的人影慢慢模糊,渐渐的小了下去。隔了良久良久,直至再也瞧不见他身形,三人这才转头。无忌伏在母亲懷裡,哭得筋疲力尽,才沉沉睡去。木筏在大海中飘行,此後果然一直刮的是北风,带着木筏直向南行。在这茫茫大海之上,自也认不出方向,但见每日太阳从左首升起,从右首落下,每晚北極星在筏后闪烁,而木筏又是不停的移动,便知離中原日近一日。

五个月後,木筏仍在海上向南漂着。突然,殷素素指着南方,叫道:“那是甚麼?”只见远处水天相接处隐隐有两个黑点。

张翠山凝目瞧去,只见左首一艘大船上绘着一头黑色大鹰,展开双翅,形状威猛,想起当年在王盘山上所见的天鹰教大旗,心头一震,说道:“是——是天鹰教的?”殷素素低声道:“正是,是我爹爹的天鹰教的。”

霎时之间,张翠山心头百感交集。无忌从来没见过船隻,目不转瞬的望着那两艘船。而张翠山则发现还有一拨人正與天鹰教打鬥。

木筏渐渐驶近,果然是天鹰教的船隻。殷素素道:“紫微堂堂主再此。”

那边船上聽得“紫微堂堂主”五个字,登时乱了起来。稍过片刻,十餘人齐声叫道:“殷姑娘回来啦,殷姑娘回来啦。”

另外一边的船上,一个人喊道:“既然对方教主的女兒回来了,咱们不便打擾,就此告辞。

张翠山却聽出了那是二师哥俞莲舟,连忙上前打招呼。

双方见到如此情景,只好罢手,然後将张殷夫妇请上船。

一边是天鹰教的教众,另一边则是所谓武林正义人士,里边不但有俞莲舟,还有华山派的西华子、卫四娘夫妇,崆峒派的唐文亮以及其它人士。

众人十年前就聽说了张翠山和殷素素被谢逊抓去了,现在既然回来了,一定知道谢逊的下落,谢逊在江湖上仇人太多了,而且想夺屠龙宝刀的人更多,所以众人纷纷打聽谢逊的下落。

张翠山和殷素素为了避免义兄受到伤害,坚决说些逊已经死了。

但无忌不知情,连忙哭着说:“爹、娘,义父没死呀,他还活得好好的!”

众人聽后愕然,原来张翠山和殷素素已经结为夫妻,还生了个兒子,並且與谢逊结义,他们肯定知道谢逊的下落,但是要是让他们说出来,看来要费一番周折。

西华子和卫四娘讽刺道:“没想到堂堂的武当派也会和邪教联姻,真是我们武林的耻辱!张翠山,你明明知道谢逊的下落,却不告诉大家,你想與众人为敌吗?”

俞莲舟连忙说道:“这一切颇有蹊跷,现在我们不能随意判别,等到我带我师弟回到武当山,先秉明我师傅张真人,然後再向武林人士做个交待。”

众人见情况復杂,现在也问不出什麼来,只好作罢。

殷素素和天鹰教教众做别后,便和张翠山與无忌跟随俞莲舟回武当山去了。

无忌由於是第一次到中原,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多的人,十分兴奋,到处都要去看看。这天到了一个集市上,无忌看见有个老者在那裡玩把戏,便凑上去看,老者拿着一个大布袋,冷不防朝无忌的头上套去,无忌被装进了布袋,跟着身子被提了起了。

张翠山夫妇和俞莲舟正像去追,但那老者说道:“要想保住孩子的性命,就不要过来。”说完,便将手提到无忌的天灵盖上。

张殷夫妇和與莲舟怕伤了孩子,只好眼睁睁地看着无忌被掠走。

俞莲舟安慰张殷夫妇说道:“向他是为了谢逊的下落而来,无忌在他们手上应该暂时没有危险,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们应该带无忌去了武当山,想要要挟於我们,我们还实现回去见过师傅再说!”张殷夫妇见事已如此,只好跟着俞莲舟朝武当山奔去。

三人回到武当山,张翠山去拜见了师傅,並且秉明了一切。张三豐已是百岁高人,自视为世外高人,不屑於世俗之偏见,但聽到张翠山和殷素素完婚並生下一子,而且还和金毛狮王谢逊结义,也不禁眉头皱起,但为了安慰张翠山,还是说:“无忌已经张这么大了,我自然不忍心再将你们夫妻分开,至於谢逊,你既已和他义结金兰,我们习武之人最看重一个义字,你要是不願说,我也不难为你了,无忌是你的独子,你放心我一定会想法自救他的。”

张翠山见师父不但没有怪罪於他,反而对其安慰,心中自然感激萬分,忙磕头向师父谢过。

话说那个老者劫持了无忌,将他带到城外的一间破庙中去,还有一个穿戴整齐中年男子在那裡接应。这两个人,一个叫鹤笔翁、一个叫鹿杖客,是师兄弟,他们捉无忌来,自然是为了那谢逊的下落,以及图谋屠龙宝刀。

张无忌四肢被反绑着,嘴裡还堵住,放在破庙的一个角落裡。他发现自己的旁边还有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也被绑着手脚,嘴裡塞着破布。

鹤笔翁发现了少女,便问鹿杖客:“这是怎麼回事,怎麼有个女的?”

鹿杖客淫笑着说:“我刚在这破庙中等师兄你,但半天不见你归来,於是便到附近的村子中抓来了这个妞,还没有享用,你便回来了。这妞长得不错,很稚嫩,师兄你要不要先享用,绝对是个处女!”

鹤笔翁没好氣地说:“你呀,迟早都会栽在色上!还是你慢慢享用,我在门外喝酒放哨。”

原来这兄弟俩个,一个好酒、一个好色。

鹿杖客见师兄出去了,边将门闭紧,朝少女走来,少女十分恐惧,但身子被绑得死死的,丝毫不能动,嘴也堵着,叫不出声来。无忌看了也很着急,他不知道鹿杖客要对少女怎麼样,但他知道一定不是什麼好事。

鹿杖客色急,将少女放到在地,便要脱她衣服,还对旁边的无忌说道:“臭小子,就便宜你免费看一回活春宫图。”

鹿杖客很快便将少女脱掉,準確地说应该是撕掉,並最终将少女的破布取掉了,少女就这样光着身子被绑着。张无忌自然也看见了少女的裸體,只见那少女身无寸缕、玉體横陈,一双为发育成熟的玉乳雪白无遐、微微颤动,平坦小腹无折无痕、滑若凝脂,双腿根部密发丛丛、乌柔亮丽。无忌见到如此青春美丽的裸體,胯下那根小肉棒不禁勃起。

鹿杖客看得更是淫心剧张、兽性大发,三、两下便脱去自己的衣裤。他低头先狂吻少女,一张大嘴盖上了少女的樱唇。他的手在少女的的全身肆意抚摸,从粉颈、胸口、双乳、小腹——最後停驻在一片乌亮的绒毛上。少女的含羞带怯的掩着脸,既无法动弹,也无法喊叫,忍不住肌肤被拂过的快感,嗓子眼竟也轻声的呻吟了,忍不住受搔癢而扭动的身體。

鹿杖客粗糙的手指拨弄着少女的穴口,竟然发现少女的穴口淫水直流。他利用爱液的滑顺,将手指伸向少女的穴内。此时那少女竟然因如此的刺激而微微挺着腰,不由自主配合着鹿杖客手指的动作。此时的鹿杖客已经像是一头疯狂的野兽了,色慾弥漫了全身,挺着硬梆梆的大鸡巴,压在少女的身上,寻到穴口的位置,一挺腰就将肉棒插入半截。

那少女正处於迷茫中,大鸡巴挤入蜜穴时的刺痛,令她不由地哀叫了一声:“啊!痛!不要——不要——”她激烈的扭动着身體,试图躲避大鸡巴无情的进攻。

鹿杖客的大鸡巴虽然只插入一个龟头深,却也觉得一阵箍束的快感,而少女凄惨的叫声令他为之兴奋,欲逞兽欲的激动更加强烈。他觉得阴道里彷佛有一片薄膜阻碍着大鸡巴继续深入,他大喜用蛮力一冲,冲破了少女的处女膜。

少女的处女穴道遭受鹿杖客冲开,同的大声惨叫,全力挣扎着。但是鹿杖客双臂用力紧紧搂抱着少女,让那少女无法躲避,自己则将肉棒再度深入。

少女初开的花蕊,虽然经不起粗大肉棒强行挤入而剧痛难挨,但随着鹿杖客的不断抽插,不久,便觉得穴里刺痛的感觉慢慢在消失,热取而代之的是一阵阵搔癢,阴道内更有一股暖流不自主的湧出。她轻轻摇摆下身,主动让蜜穴磨着肉棒,随着下體的磨蹭也让少女一阵適舒爽,从喉咙间发出迷人、销魂的呻吟声。

这时的鹿杖客觉得少女的蜜穴转动起来了,龟头彷佛有一股温热在侵袭着,一阵舒畅的感觉令他加快了挺腰速度,大鸡巴快速的在少女的蜜穴里滑动。

那少女觉得蜜穴里的大鸡巴在进出之间正好搔着癢处,就怂算佳肴醇酿也不及此美味。

鹿杖客的精神越来越高亢,鸡巴抽插的速度也越来越快,最後在一阵酸软、酥爽的刺激下,终於“嗤!嗤!嗤!”将一股浓浓的精液射入少女的阴道深处。

鹿杖客的精液以锐不可当之势射出之後,彷佛自己的精力也已一起跟着流失了,全身脱力般的瘫软在少女身上。

少女的阴道内可以感到,精液激射的力道不轻,精液带着一股热流,彷佛射到心脏,又立即扩散全身,一種涣散的舒畅随之布满四肢,觉得自己的身躯似乎被撕裂成无数的碎片四处飞散——鹿杖客慢慢从激情中回復,从少女的小穴中抽出带血的大鸡巴,今日竟又姦汙如此美丽年轻的村姑,掠夺热去她的处子贞节,激动萬分。

张无忌目睹了鹿杖客姦淫少女的全过程,他虽然以前也碰巧偷看过母亲和父亲以及义父在一起性交,但是那毕竟是他的亲人长辈,而今天不但看得更清楚,而且还是少女初开苞,令他更是異常兴奋,小肉棒不禁一直硬着,但他四肢被绑着,硬起的肉棒在裤子中十分难受。

这时,鹿杖客已经穿好衣服走了过来,将无忌嘴裡的破布取出,问道:“你义父谢逊现在在哪裡?快说!”

张无忌向其父母曾教导过自己,无论在何種情况下,都不能向外人告诉自己义父的下落,於是便说道:“我知道,但是不能告诉你,因为你是壞蛋。”

鹿杖客见无忌嘴到是挺硬,正想吓唬他一番,突然发现了无忌裤裆中硬起的小帐篷,於是一笑,对无忌说道:“刚才一切你都看见了,我知道你也很想象我那样玩那个妞,也想将你的小肉棒放进那妞的身體里,只要你告诉我谢逊下落,我立刻让你玩个痛快。你还没玩过妞吧,我告诉你,那可是十分好玩的,你不想试试吗?”

无忌聽了这话,这是有些心动,也很想象鹿杖客那样将自己的小鸡鸡插到那个漂亮姐姐的下边,或者是摸一摸她的身體,但是,这是要用义父做交换,自己怎能为了自己贪玩,而不聽爹娘的话,出卖义父呢?於是,他坚决地反对:“你别做梦了,你这个老妖怪,我是不会出卖我义父的!”

鹿杖客正想再进一步诱惑无忌,这时,鹤笔翁也进来了,朝他们走了。见鹤笔翁已经完事了,便问无忌说:“臭小子,你义父金毛狮王谢逊在哪裡?”

张无忌硬着脖子说道:“我不说,我不告诉你们这俩个壞蛋,你们都是老妖怪!”

鹤笔翁聽了十分生氣,伸手就给无忌打了两个重重的耳光,他出手不轻,将无忌打得两眼直冒金星,耳朵嗡嗡作响,幾乎快要昏厥过去。

鹿杖客在一旁劝道:“师兄,何必跟小孩子一般见识,你看我的!”

说完,便走向那个刚被他姦汙的赤裸少女,将她抱到无忌的跟前,对无忌说道:“无忌,你看这个妞长的怎麼样?细皮嫩肉的,很好玩,你也试一试吧!”

无忌看到鹿杖客将那少女抱来,不知他要做什麼,但是见那少女此刻正一丝不掛地展现在自己眼前,不禁好奇的观望着。

鹿杖客故意将少女正对着无忌,並将她的大腿打开,她的小穴自然被无忌尽收眼底。

无忌看着少女那小穴,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女人那地方,只见少女那稀疏的阴毛下粉红色的小穴半长者,精液混着淫水以及处女的元红沾满了少女的私处,看上去十分可爱诱人。

无忌的鸡巴已经胀到極点,他很想将自己的小鸡鸡也插到那裡去。

鹿杖客看出了他的心事,将他的双手放开,对他说道:“无忌,你想玩就玩吧!”

无忌见鹿杖客没有再逼自己说义父的下落,反而让自己玩这个美丽的少女,心裡自然十分高兴,不顾一切的趴到少女赤裸的玉體上。少女的身躯温柔细滑,並发出少女特有的幽香,令无忌一阵意乱情迷。

无忌便学着鹿杖客那样,将嘴唇凑上少女唇,但他不懂得如何接吻,只是将嘴唇在少女的唇上乱蹭。被送开双手在少女玉潔的身體上乱摸着,他一手抓住一个乳房,在手中肆意把玩着,少女的乳房温润豐满、富有弹性,手感極好。无忌又将嘴唇凑到少女的乳房上,吮吸着少女的乳头,手则继续向下滑动到少女的纤腰和小腹以及少女那浑圆的屁股。

鹤笔翁见此情景十分的不解,便问鹿杖客道:“师弟,你这是要耍什麼把戏呀?”

鹿杖客冷笑着说:“师兄,你等着看好戏吧!”

那少女被无忌玩得娇喘吁吁,不由自主的扭动着娇躯,浑身燥热,喉间发出迷乱的呻吟声。

无忌下边的小鸡鸡已经硬得一塌糊塗了,於是,他便脱掉自己的裤子,掏出自己胀大的小鸡鸡,便要往少女下边塞去。

这时,鹿杖客突然点了无忌的穴道,令他不得动弹,然後将他和那少女分开了。

张无忌正玩到兴头上,突然被鹿杖客制止住,十分不解地看着鹿杖客。

鹿杖客邪笑着说:“小子,这妞好玩吧,告诉你吧,如果把你的小鸡鸡放到她的身體里更好玩呢!想不想试试?”

无忌天真地点点头,说道:“当然想呀!”

鹿杖客便说道:“你要想玩可以,那你要先说出谢逊的下落,如果你告诉我们,那麼你以後可以天天玩,如果这个妞你玩腻了,我可以再给你找其它的妞,保证比这妞更漂亮、更好玩,到时候弄个处女让你尝尝鲜!”

鹿杖客的话聽起来十分具有诱惑力,弄得涉世未足的无忌有点心裡痒痒,但他记起父母的叮嘱,想起义父对自己的痛爱,於是义正严词地说:“你想要骗我说出义父的下落,你休想,我是不会告诉你这大恶人的!”

鹤笔翁有些不耐烦地对鹿杖客说:“我早就料到了你这招不管用,你以为谁都想你那样只知道美色,你还是看我的吧!”

说完,便恶狠狠地朝无忌走来了,伸出手掌要挟道:“臭小子,你到底说不说,你要是不说,我让你一命归西!”

无忌仍然是硬着嘴说:“不说,就是不说!”

鹤笔翁氣急败壞,正想教训教训张无忌,鹿杖客挡住了他的手,说道:“师兄,这孩子看来是不会说了,不如我们劫持着他,到武当山去,逼他父母说出谢逊下落。”

鹤笔翁想了想,无奈地说道:“看来只有这样了!”

第六回  误中美男计

 

抱歉今天有事更新晚了 不想等连载的可以直接联系我QQ1045136272虽然会失去看连载的乐趣 不过还是谢谢大家一如既往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