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悲的新來的國文老師

可悲的新來的國文老師

可悲的新來的國文老師

地處台灣最北邊的松山縣,近來難得地下了一場大雪。對於多數人來說,這正是欣賞雪景的好時光,可是李鑫強此時唯一的感覺是冷。

阿健是松山縣高一甲班的學生,17歲的他人高馬大,是松山中學最令人討厭和畏懼的流氓學生。今天被國文老師罰出教室,站在校園的雪地裡已經30多分鐘了。「┅┅哈┅┅」阿健搓著幾乎凍僵的雙手,心裡暗暗發狠︰「小婊子,我早晚要懲罰你的。」

李青,24歲,絕對的魔鬼身材,漂亮得令男生無法安心上課,令女生嫉妒得夜不能寐。父親是本縣議員和最大的商號的總裁,只有這麼一個千金小姐。

她大學畢業後,父母捨不得她在台北任職,硬是讓她回來在縣中學工作。憑她的大學國文文憑,在縣中任國文教師是綽綽有餘。

阿健雖然想報復老師,可是他也擔心國文老師的有勢力的家庭和傳說中的高官男友。所以一直沒有報復的機會。可是國文老師卻越來越嚴厲地一再懲罰他,阿健簡直就像被國文老師拴住了牛鼻子一樣,滿腹火氣無法發洩,到頭來還是不得不接受國文老師的懲罰。平日裡受過阿健欺負的同學都在暗地裡高興,阿健實在毫無辦法。

阿健父母早已去世,只有一個叔叔在青父親的商號裡擔任要職,也是青父親的老友。今天公司要派他去國外常駐,他不放心侄兒,就託付給了青的父親。

「你放心去吧,我今晚就把阿健接來我家裡住,青也可以輔導他。」

「謝謝,謝謝總裁,總裁一直對我這麼好,我一定忠心報效!」

「好好,放心去吧。」

當晚阿健被接到一所豪宅門口。一個女傭開了門,把阿健領到客廳。

「啊!┅┅老┅┅師┅┅?」

「咦?!怎麼是你?」

「哦,青呀,這就是我常跟你說的李叔叔的侄兒。」

「哼,李鑫強,沒想到是你來,不過看在李叔叔的面子上,你就住下來吧。

以後不管是學校還是家裡,我都要嚴格地管束你,不聽話的話,嚴懲不怠。「

「是、是。」阿健自嘆倒黴。

「青呀,不要太嚴厲了嘛,你要把他當弟弟一樣看待。」

「那要看他的表現了。」青說完逕自上樓回閨房了。

「阿健呀,不要太緊張,青不會對你太狠的。不過,好好上學也是應該的呀。」

「嗯,我知道了。」

女傭把阿健帶到樓上,安排住在青的隔壁。阿健躺在床上,心裡別提多氣惱了。吃過了晚飯,青上樓了。阿健覺得與李伯伯坐在一起看電視也不自在,便也上樓了。他走到浴室旁,隱約看到裡面有人在洗澡。

「一定是老師,要是能看一眼那可真過癮!」想到這,阿健的男根就已經硬了起來。他急忙跑回自己的房間打手槍。

「嗯?陽台是與老師的房間連通的,我去看看。」阿健忍不住,就躡手躡腳地從陽台潛入老師的閨房,躲在窗簾後面。剛巧青進來了,剛剛浴後,如出水芙蓉,肌膚白嫩,乳房肥碩,屁股滾圓,細腰婀娜。一叢淡淡的陰毛裡閃現一條亮晶晶的鮮紅肉縫,兩粒乳頭如紅櫻桃熟透了一般,點綴在沈甸甸搖晃著的乳房上。

「太美了!啊!憋不住了!」阿健在簾子後面還沒打手槍呢,就已噴洩出來了。阿健挺到青寫完日記,上床熄燈,這才悄悄回到自己的臥室,趕緊去浴室洗了個澡。

阿健再也睡不著了,青豐滿性感的肉體給阿健的刺激太大了。阿健不知不覺地又爬起來,從陽台潛入青閨房,跪在青床邊欣賞美麗的裸體。青一翻身,阿健嚇得吱溜鑽進床下。

這時青突然醒了,開了燈,去衛生間放尿。藉著燈光,阿健發現床下有一個小箱子,輕輕打開箱子,裡面是一摞日記簿。阿健隨意翻看︰無非是少女的心思等等而已。

青直到現在竟然還是處女?真不容易。果然男友在台北任高官;咦!?這一篇是什麼?

「今天我很痛苦和恐懼!在從台北迴來的路上,幾乎沒有其它車子,我要求開一會兒,儘管我還沒有駕照,疼愛我的爸爸還是同意我開一會兒,爸爸就坐在我身邊。開了好一會兒,感覺好爽,不由得加大了油門。突然,前方出現一個小女孩,我慌了,竟然一下子撞到那女孩身上,我當時已經停止思維了,只是

後來從報導中得知女孩當場死亡,竟然沒有人看到肇事車。爸爸告誡我嚴守秘密。後來得知那女孩的唯一親人是李叔叔,爸爸就千方百計地把李叔叔招聘過來,又重用提拔,使李叔叔感恩不盡,爸爸也略盡撫卹之心。┅┅「

阿健看到這,不由得怒火中燒︰「原來是你撞死了我的堂妹,那年她才7歲呀!」阿健忍著悲憤,悄悄回到房裡,躺在床上苦苦思襯,終於想出了一條完整的報復計劃。

第二天是休息日。阿健穿好衣服後就來到老師房門前。

「篤篤篤┅┅」

「誰呀?」

「老師,我可以進來嗎?」

「啊┅┅阿健呀,進┅┅噢不┅┅請等一會兒。」青還懶在被窩裡,慌亂地找衣服。

「老師。」

「啊!┅┅你┅┅怎麼進來了?」

「不是你讓我進來的嗎?」阿健詭秘地辯解,故意沒有聽到青的後半句。

「我┅┅」青紅著臉,慌忙用棉被裹住赤裸的軀體︰「你、你先出去。」

「不。老師,我實在太難受了,不能出去,需要馬上解決。」

「啊?什麼?你怎麼了?病了嗎?」青沒太聽懂阿健的話,以為他病了,身體感到不舒服。

「我沒病,不過很難受,只有老師能治好我。」阿健的臉上掠過一絲不易察覺的詭笑。

「我?你哪不舒服?」青莫名其妙。

「這裡,就是這裡很難受,我的那個東西很硬,漲得我很痛。」

「啊!┅┅你!┅┅」青羞憤得連白白的脖頸都紅透了,「你無恥!滾!

快滾!「青大聲吼著。

「老師,我有做錯什麼事嗎?」阿健故意露出天真恐懼的表情。

「啊!?」青頓時也有些糊塗了︰「難道他真是小孩子不懂這些事嗎?」

「老師?」阿健怯生生地湊近青床前。

「不,不要過來。」青有些疑慮︰「老師告訴你,這種時候你去活動一下就會好的。」

「我不要活動,我要老師幫我治好。」

「我,我不能呀!」青有些羞愧,慌亂地不敢與阿健對視。她感到阿健的眼神不像天真的孩子,到像是色狼。

「老師,我有個問題。」

「什麼問題?」

「我妹妹5年前被車撞死了,你知道兇手是誰嗎?」

「啊!?」看著阿健露出的兇狠目光,青猶如被雷電擊中一般,頓時呆若木雞。

「老師、老師,你怎麼啦?」阿健把青從恍惚中晃醒。

「阿健,你知道是誰嗎?」青緊張地追問。

「我什麼都知道。」阿健以一種堅定而陰沈的語調緩慢地回答。

「啊!┅┅」青再次暈倒在床上。

「老師,老師,醒一醒。」阿健沒有馬上掀掉青的被子進行猥褻,而是又一次搖醒青。「老師,你如果不能治好我的痛苦的話,我就走了,我要跟叔叔談一談。」阿健語氣中含有明顯的威脅。

「不,你不要,求求你了。」青臉色蒼白,無力地哀求阿健。

「老師,我這裡好痛苦呦!」

「我、我┅┅」青又羞又怕,露出無助的慌亂神情。

阿健看到這個樣子的老師,下腹部更加熱漲。

「我給你治┅┅你過來。」青無奈,想要用手給阿健打手槍。

阿健卻退後坐到沙發上去了︰「老師,我站不住了,你過來吧。」阿健知道威懾已經起作用,故意要羞辱青。

「我┅┅我沒有衣服呀。」

「我說過讓你穿衣服嗎?」

「我┅┅」青不得不在自己的學生面前,掀開被子。她用雙手掩住密處,卻使一對豐滿的乳房暴露無餘。

「你給我爬過來,向狗一樣爬過來。」阿健強硬地命令道。

「你┅┅我┅┅」青內心萬分屈辱,淚水已經盈眶了,可是她不得不爬過去┅┅

青只好趴在地上,慢慢爬到阿健襠前,用漂亮的一雙玉手,顫抖著解開阿強的褲門,掏出比一般成年人還要粗大的男根,輕輕揉搓著。

「不許用手。」

「那?那用什麼?」青疑惑地望著阿健。

阿健用手指輕輕地撫摸著青那濕潤性感的雙唇。青明白了,兩行恥辱的淚水再也忍不住了,就是自己的男朋友的肉棒也沒有含過呀!可是,現在,青不得不羞辱地含進學生的肉棒。自己像什麼?赤條條,在閨房裡,含著學生的肉棒?

「從今天起,你要發誓做我的奴隸。」

「是、是。」

「以後你要叫我——主人。」

「是,主人。」

「以後,主人的命令你必須馬上執行,不許有任何疑慮,否則你要主動請求主人的懲罰。」

「是,主人。」

「你為主人服務的技巧看來還很差,我要逐步訓練你。」

「是,主人。」青低聲下氣地一概答應了,這反而出乎阿健的意料。

「沒想到這麼容易!」阿健哪裡知道這秘密對青有多大壓力。一旦秘密洩露,青作為肇事至人死亡的直接責任人,父親作為監護人,縱容兇手逃逸,都將被判重刑甚至死刑,賠款將是巨額的。一旦秘密洩露,就意味著青目前這豪華世家的滅亡。青絕無能力抗拒這壓力。

「你要認真地舔、用力地吸。」

「是,主人。」

青目前的思維完全崩潰,如木偶一般任憑阿健擺佈。她仔細地舔弄阿健的大龜頭。心中還暗自吃驚︰「17歲的少年,竟然有這麼大的肉棒!」足有雞蛋那麼粗、七八寸長,青的兩隻玉手都不能完全握住。青的裸體在阿健襠前蠕動著。「吱嚕、吱嚕」的吮吸聲如此淫靡地迴蕩在香氣襲人的閨房裡。

「這男根的味道好怪?鹹鹹的、有些腥,想起來那麼心,可含在嘴裡竟然不那麼難受,甚至有些好吃!哎呀!羞死人了!我不應該有這種淫蕩的念頭。」

儘管青極力想剋制自己,可是年輕的肉體畢竟還是有反應︰呼吸加快、密穴濕潤、體李上升。

「怎麼樣?好吃嗎?」阿健輕佻地撫摸著青的秀髮。

「┅┅好┅┅吃。」青羞愧地小聲回答。連她自己都驚訝如此的回答。

「想要我插你嗎?」

「噢、不,不要。」青慌忙拒絕。

「不要?讓我檢查一下你的密穴。」

「不不,太羞恥了!」

「嗯?不要忘了你只是個奴隸,你可以拒絕主人嗎?」阿健威嚴地申斥道。

「啊!」青不得不分開雙腿,讓這個小男人、自己的學生,檢查自己的密穴。令人難堪的是密穴中已經淫水氾濫了,阿健用中指輕輕地撥開兩片鮮紅的陰唇,看見肉芽已經勃起。

「哈哈,小淫婦,還說不要,你的密穴已經誠實地說明了一切。」

「我┅┅我┅┅快別說了,羞死人了。」青羞辱得渾身發抖。

「哈哈哈哈」小淫婦,我今天先不插你,快幫我吸吧。

「是,主人。」青羞愧難當,趕緊把一張粉臉完全埋進阿健襠裡,把一根又粗又長的大肉棒完全含進嘴裡,龜頭已經戳到咽喉了。

「啊┅┅啊┅┅」阿健也是第一次品味到插入美女咽喉的特殊快感。那真是美妙極了!阿健不自主地按緊青的頭,直把肉棒插進喉嚨深處的食道里,細窄的喉嚨和食管緊緊裹住肉棒,李熱的快感從龜頭傳導到阿健全身,阿健痙攣一般抓住青的秀髮、瘋狂地搖晃,在青喉嚨裡抽插。青幾乎無法喘氣,憋得臉色通紅。

「啊!啊!啊!」阿健終於噴射了。大量的精液直接灌入青的食管,青幾乎要嘔吐出來。在阿健逼迫下,艱難地咽進肚裡。

「好!很好!奴隸,以後你要經常用喉嚨為主人服務。」阿健心滿意足。

「是,主人。」淚流滿面的青赤條條地癱軟在地板上。

「為了表示你的奴隸身份,我命令你馬上把陰毛刮乾淨。」

「我┅┅」

「嗯?」

「是,主人。」青屈辱地爬起來,赤裸著去衛生間取來剃鬚刀和鏡子,就這樣坐在學生面前自己剃光了陰毛。看著光光的陰部,以往很有自尊的青老師的內心好像有了一些微妙的變化。

「嗯,很好!週一早晨你要主動到我房間來,報告你的內褲顏色。」

「是,主人。」

阿健走了。青困難地爬上床,有些癡呆地望著天花板。

「我┅┅我該怎麼辦呢?報警?不能呀。告訴父親?他也無法呀?這┅┅這┅┅為了保全父親和這個家,我只有獻身了。也算是償還孽債吧。」青痛苦地下定了決心,便昏昏沈沈地睡了。

在噩夢裡,她果真成為了阿健的奴隸,受盡了折磨。她是那麼無助、那麼脆弱┅┅

昨晚阿健睡得特別香,因為睡前是青赤裸著為阿健洗澡,順便又仔細吸了阿健的大肉棒,青的口交技巧進步得很快,才第三次,就令阿健飄飄欲仙。

「啊,今天天氣很好。」阿健慵懶地睜開惺忪的雙眼,看到窗外初冬的明媚陽光。

「篤篤篤,主人,我可以進來嗎?」門外傳來青低低的問詢。

「進來吧。」阿健沒有起來。

青躡手躡腳地進來後,把門小心地關上,她怕樓下的父母知道內情。然後她走到阿健床前,撩開短裙,露出白色蕾絲內褲。青經過兩天的徹底思考,權衡再三,悲哀地決定服從阿健,她已經開始學得乖巧了。

阿健躺在床上,伸出右手,猥褻地撫摸著青老師的屁股。青感到無比羞恥,可她不得不站在這裡聽任自己學生的侮辱。阿健的手指漸漸探進內褲裡面,青渾身顫慄,她感覺得到阿健的手指正在她年輕而敏感的陰唇上滑動,令人慚愧的淫汁根本不聽青的控制,很快就溢出了密穴。

「哈哈,老師好像很好色嘛!才摸一摸就濕成這個樣子了。」

「不,不,快別說了,求求你了,真是羞死人了!」青被說中心思,頓時紅了臉。的確,儘管青是被迫的,思想上是反感的,可是充滿青春活力的肉體是誠實的,青的腰在不自覺地追逐著阿健的手指,一陣陣的麻痺襲遍全身。

阿健慢慢脫下蕾絲內褲,美麗的大腿和豐滿的屁股逐漸顯露出來,青被巨大的羞辱壓迫著,想逃避,又不敢拒絕阿健。就在這樣的矛盾中,被阿健扒光了內褲。

「好漂亮的陰戶,這陰唇紅豔豔的這麼肥厚,你天生就是個淫蕩的坯子。」

阿健玩弄著老師的陰戶,不時用手指挑逗已經勃起的陰核,每次碰觸都像電擊一樣,令青顫抖。淫液已經氾濫了,順著白生生的大腿往下流。青幾乎無法站立,咬著牙堅持著。

「主人,讓我吮吸您的肉棒吧!」青竟然主動要求吹簫,連她自己都覺得太羞恥了,可是內心好像有一種期望肉棒的強烈慾望。

「好吧,你把屁股衝著我,趴在我上面吸吧。」

青爬上床,掀開阿健的被子,露出赤裸的軀體,肉棒早已直指天花板了。

青趴在阿健身上,貪婪地把肉棒含進嘴裡。阿健一邊享受青的舔弄,一邊玩弄青的陰戶。

「啊!什麼?」青扭動屁股想躲避阿健的手。原來阿健不知從哪拿出一些鵪鶉蛋一樣小石卵,正在想要塞進青的密穴。

「不要動,繼續吸。」阿健的話說得很隨便,可青真的就不敢再躲避了。

阿健在青的密穴裡塞進了十多個小石卵,在屁眼裡也塞進了十多個小石卵。

「你今天上班時不許穿內褲,塞進去的小石卵一個也不許掉出來,晚上我要檢查。」

「啊!快!啊、啊!」阿健達到了高潮。

青戀戀不捨地爬下床,用舌頭把嘴邊的精液仔細舔乾淨,還品味一番,這才下樓吃早餐。

沒有穿內褲,感到陰戶涼絲絲的。密穴和屁眼裡塞著那麼多的小石卵,有些脹,把大腿夾緊,以免小石卵掉出來,故而走路有些怪怪的。裡面穿了一件白色超短裙,豐滿的屁股的下半部幾乎是暴露在外的,只要稍微低下頭,差不多就可以看見裙內風光,外面穿了一件羊絨風衣。

阿健伴著老師走到離家不遠的公車站,上班時間車站裡人很多。

「把風衣脫了。」阿健低聲命令道。

「啊!那┅┅」青沒想到阿健用這種方式羞辱她。

「公車上有暖氣,不必穿風衣的。」阿健露出威懾的目光。

「可是、可是我的裙子太短了呀!」青一想到在這麼多陌生人面前穿著露出屁股的超短裙,巨大的羞恥感立刻憋紅了漂亮的臉。

「今天你的表現很差,我一定要懲罰你,第二節下課後到雜物室來。現在快脫!」阿健有些生氣了。青無奈,只好脫下風衣,頓時吸引了所有等車人的目光。

「啊呀!那女的可真風騷呀!這麼冷的天居然穿超短裙?!」

「裡面沒穿內褲,屁股都露出來了,一定是暴露狂。」

一些不良男人慢慢圍攏了過來,用色迷迷的眼光舔遍青全身。青感到渾身發麻。這時,阿健的手開始在青豐滿的屁股上摸弄,甚至撩起已經很短的裙子,完全暴露出滾圓的屁股。

「啊!」青驚訝、羞愧得有些顫抖,可是阿健的摸弄的確給她帶來一陣陣惱人的麻痺快感,尤其當眾羞辱,反倒令青體味到一種從未有過的異樣愉悅。

「才只是摸一摸,就濕成這個樣子!你真是天生的淫婦。」阿健用手指蘸了一些青的蜜汁,湊到鼻子下聞︰「好香呀!」

「求求你,快別說了。」青滿臉羞紅地央求阿健不要再羞辱她,可同時她的屁股卻不自覺地追逐著阿健的手。

「那邊有賣蘋果的,去給我買一個來。」阿健在青耳邊輕聲吩咐。青只好在眾目睽睽之下,扭動半裸的屁股去買蘋果。

「給,主人。」

「我現在不吃,你先幫我收好。」

「嗯。」青剛想把蘋果放入包裡,阿健卻攔住了她,說︰「放在包裡很涼的。」

「那放在哪裡呀?」青有些茫然。

「奴隸的密穴不就是主人最好的貯藏室嗎?」阿健露出淫褻的微笑。

「快一點,車就要來了。」

「我、我┅┅」青被突如其來的巨大羞辱,壓迫的呼吸紊亂,神情悽慘︰「我┅┅要我當眾把蘋果塞進密穴裡?不僅要展示出密穴、還要塞進一隻蘋果?

我┅┅我實在做不到,我是名門千金,受人尊敬的教師,我┅┅可我能抗拒阿健嗎?我┅┅我┅┅「青的思維幾乎紊亂。

當阿健狠狠拍打了她的屁股幾下時,她彷彿中了邪,身不由己地開始按阿健的話去做。她叉開腿,撩起裙子,颳得光光的漂亮陰部就赤裸裸地暴露在面前的一群陌生男人面前,男人們貪婪的目光像是要插入青密穴深處。

青拿起蘋果,抵到密穴口處,慢慢用力,已經濕潤的兩片陰唇被撐開,蠕動著纏繞在蘋果表面。

「用力,用力,進去了,進去了,加油!」圍觀的男人們像是在看足球賽。

「噗呲!」拳頭大的鮮紅蘋果終於被青自己塞進密穴,兩片陰唇閉合後還在不停地蠕動,像是渴望繼續纏繞什麼似的。

「好!真精彩!」

「這小妞真酷!」

「哇!我已經受不了了,小姐,讓我把大肉棒也放進你那裡去吧!」

「哈哈哈哈┅┅」

在色狼們的戲耍聲中,公車來了,青幾乎是被色狼們抱上車的。孤立無助的青此時連阿健也看不到了,一路上無法抗拒眾多色狼的調戲和摸弄,數次達到高潮,淫水已經流滿大腿了。

終於到了學校那一站,阿健不知從何處冒了出來,領著青下了公車。青去衛生間整理一下後,阿健把風衣給他穿上,若無其事地走進校園。

「不要忘了你應受的懲罰。」阿健詭秘地說完就和同學一起走了,青還有些失神。呆立一會兒後,有同事走過來。

「李老師,不舒服嗎?」

「噢!不不,沒事。」青慌亂地掩飾著。不得不努力夾緊密穴和屁眼裡的東西,勉強跟同事一道走進辦公室。

「你好像有些不適,怎麼走路怪怪的?」

「哦,沒事,沒事,腰有些痛。」

「要注意身體呀。」

「是的,謝謝!」

青上身換了職業裝,但依然沒有敢把內褲穿上,儘量用正常的步態向教室走去。今天恰好是給阿健班上國文課,每當青走過坐在最後一排的阿健的座位時,阿健都要摸弄她的屁股。為了不使其他同學看出奧妙,青不得不裝出一副平時的微笑,而內心卻在強忍著巨大的恥辱和令人麻痺的快感。

「站到講台上,把粉筆弄掉在地上,然後把屁股朝向學生,慢慢撿起來。」

阿健低聲命令青。

「我,我不能呀,那樣屁股就露出來了。」青十分難為情地低聲哀求。

「啊!」青幾乎要叫起來,原來阿健使勁掐了一下青大腿內側的嫩肉。

「快去!」阿健的口氣不容反駁,青只好照辦。

「我怎麼會這麼悲慘呀!在教室裡,在學生面前,露出沒穿內褲的屁股。這太羞恥了!」青的心在滴血,因為羞恥感而滿面通紅,渾身發抖,同時這種巨大羞辱也使青感到愉快,好像她本來就期待如此一般。

「天吶,難道我天生淫賤嗎!?」青自己也有些迷茫。

「哇?!快看哪,老師沒穿內褲!」

「好漂亮的屁股呀!多白呀!」

「像是鮮嫩的大白桃。」

青彎腰撿粉筆的時候,超短裙是無法蓋住碩大的屁股的,青好像自暴自棄,索性故意高蹶並且扭動豐滿誘人的大屁股,並從中獲得野性原始的快感。

「老師很色的。」阿健跟旁邊的同學議論,並且嘀咕著什麼,那兩個同學露出猥褻的笑容。

下課了,青略顯慌張地離開教室。走到電梯旁,身後只有兩名男同學。進了電梯後也沒有其他人,青並沒意識到危險的存在。

「老師,你真美!」

「你從不穿內褲嗎?」

「啊,你們,你們怎麼可以這麼沒有禮貌?!」青儘量克制自己的窘態,故作威嚴地訓斥學生。

「老師上課時給我們看屁股,真性感!」

「老師,讓我們摸一摸吧!」

「胡說!怎麼可以這樣。」青憤怒地大聲訓斥。

一個學生顯得有些慌神,另一個卻色膽包天,突然一下把老師的超短裙捋了上來,青腰部以下頓時赤裸。兩個學生的四隻手,恣意地在青的屁股和陰部亂摸。青根本無法制止這種公然的侮辱,只能亂叫,並不斷哀求︰「不要,不要呀┅┅」

正在亂時,電梯到了底層,門開了,兩個學生立即規規矩矩地站好了,而靜怡的下身還赤裸著呢。

「啊!」電梯外面的人群看見青如此淫靡,發出驚叫。

「啊┅┅」青沒有防備電梯開門,突然暴露在同事同學面前,感到更加羞辱,一時竟然不知所措,就這麼赤裸著下身呆在電梯口。

「老師,我幫你整理裙子吧。」剛才還亂摸老師的同學,此時裝出一副正經模樣,把青的裙子放下來。然後攙著呆若木雞的青走下電梯。

「真無恥!」

「暴露狂!怎麼能在這麼小的男同學面前如此非禮!」

「沒想到李青是色情狂?」

人們議論紛紛,而青是有口難言。只能含羞忍辱。

青忐忑不安地來到了位於樓內一角的雜物室門前。門虛掩著,這裡比較僻靜,走廊裡只是偶爾遠遠地瞥見一兩個人影。

「篤篤┅┅」

「請進。」一個男生的聲音,低沈沈的。

青推開門輕輕地走了進去。室內很暗、很亂,還有一股黴味,青心裡不由得緊張起來。

「你知道要接受懲罰的,現在就檢討吧。」

青努力想看清是誰在說話,可是卻左右找不見人。「怎麼辦?好像不是阿強?可是別人也不會知道我要來這兒的呀?」青心裡犯疑,可又擔心萬一是阿強,自己如果不順從的話,阿健又要嚴厲懲罰自己了。「阿健的懲罰太殘酷了,我真受不了。」一想起阿健折磨自己時的情形,青不禁便渾身顫慄,她把心一橫,好像認命了,開始脫衣服。

「把眼睛閉上。」低沈的男聲命令。青只好閉上眼睛,赤裸著站在地板當中。

這時候,她突然感到雙眼被上了眼罩,又有人把她的雙臂扭到後面綁了起來。然後又綁乳房,把乳房高高箍起來,再後來,繩子穿過胯下,深深地勒入肉縫中。最後,有人強行把青的雙腕使勁往上吊,青被迫彎下腰。

這下青可真夠慘的︰赤身裸體被綁吊著,雙乳和肉縫被緊勒著,在自己任教的學校裡,如此醜態,令青羞愧得恨不能立刻死去。

「李老師,這樣子舒服嗎?」

「啊!?是你?」

一個女生解開了青的眼罩,青一看,原來是自己班裡的班長栗莉。

「啊!」青感到有一隻手在猥褻地撫摸她的屁股,回頭一看,頓時羞得渾身顫慄。原來是同事李維宇,這個李維宇曾經狂熱地追求過自己,可是青根本就沒看上他,他長相猥瑣,為人刻薄,對女孩子總是色迷迷的,今天卻在這裡看見自己這副淫靡醜態,還肆意侮辱自己的屁股,真是羞死人了。

「阿健?可是阿健在哪呢?」青被綁在這兒,無法躲避這個男人的猥褻,也無法躲避自己學生的鄙夷目光。

「阿健沒來,讓我倆來執行對你的懲罰。」維宇戲虐地說著。

「老師,給你鞭子。」栗莉遞給維宇一根皮鞭。

「李老師,你的屁股可真漂亮,這麼豐滿可愛的屁股我還真沒玩過,今天得罪了。」說著就狠狠地抽了一鞭子,頓時在肥碩的屁股上留下一道血痕。

「啊!∼∼」青痛苦地慘叫一聲。

「不許叫,如果你再叫出聲,每叫一聲,就增加十鞭子。」維宇惡狠狠地警告青。

「李老師,你為什麼要接受懲罰呢?」栗莉故意羞辱青。

「啪!」維宇的鞭子在撕咬著柔嫩的屁股︰「快回答。」

「我┅┅我┅┅我是阿健的奴隸,我沒有很好地聽從他的話。我錯了,請狠狠地懲罰我吧,我以後再不敢違抗主人的命令了。」青痛苦地說出她自己都難以相信的屈辱的話。

皮鞭每抽一下,青雪白的屁股就顫慄一下,劇烈的疼痛感侵襲著青的思維,在痛苦之中似乎還有一絲絲的特別的快感。

「老師好淫蕩呀,這種情形也會濕成這個樣子!」栗莉的手指在青的肉縫上蘸起一灘蜜汁。

「快不要說了,太羞恥了!」青的確感到羞恥,暗恨自己怎麼如此下賤,難道血液中真的充滿了奴隸的基因嗎?年輕的肉體很快就發生了敏感的反應。靜怡在痛苦的深淵裡,逐漸體驗到被虐待的快感,她的鼻息開始加重,不自覺地呻吟起來。被繩子緊緊勒住的肉縫也開始滴下濃濃的蜜汁,被禁錮的乳房脹得更高了,兩粒鮮紅的乳頭硬挺挺地突起。

「栗莉,過來,給老師服務。」

「是,老師。」栗莉乖順地馬上跪在維宇襠前,熟練地掏出陽具,貪婪地吮吸舔弄起來。

「絲┅┅啊┅┅好舒服呀!」

「栗莉,拿杯子來,給李老師做些雞尾酒喝。」

「嘻嘻,那最好了!」栗莉拿來一隻高腳杯,把維宇的黃乎乎的精液接了半杯。

「栗莉,再給她尿些尿。」

「是。」栗莉毫無羞恥感地就地脫下褲子,當著維宇老師的面,把杯子對準嫩嫩的密穴,勉強擠出一些尿,剛好調成一杯。

這時維宇已經把青解開了,攬在懷裡玩弄她的乳房呢。青不知道維宇與阿健的關係,不敢反抗,只好任憑維宇在自己學生面前恣意調笑淫弄。

「來,把這杯營養液喝了。」栗莉把杯遞到青面前,一股精液的腥味和尿液的騷味強烈地刺激著青的鼻子。

「快喝!」維宇輕聲地命令。但青明顯地感覺到了這命令的威嚴,不得不接過杯子,艱難地喝了下去。

「你知道嗎?女人的肛門是男人很好的發洩工具,不過你的肛門現在還是太緊,我要慢慢調教它。」阿健撫摸著青滾圓的屁股說著。

「主人,那會很痛嗎?」青有些擔心地問道。

「不會太痛的,寶貝兒。來,把屁股蹶起來。」

青趴下身子,努力高高蹶起肥大的屁股,雙手還扳開兩片臀肉,漂亮的菊花蕾展現在學生眼前。阿健用指頭蘸了一點唾液,輕輕地按壓菊花蕾。花蕾反射性地抽動,「哈哈,彈性很好。」阿健手指加力,插入屁眼,感覺到了令人陶醉的收縮。

「好了寶貝兒,我要插入這根粗木棒了,你要忍耐一些,不許叫出聲來。」

阿健說著,把一根一米多長的、拳頭粗細的木棒的頭對準青的屁眼慢慢扭轉。

木棒頭上塗了一層豬油,比較潤滑,儘管如此,對於青那從未擴張過的肛門來說,也是太過粗大了。

阿健逐漸用力,「啊┅┅啊┅┅」青咬緊嘴唇,她不僅感到巨大的羞恥,也感到嬌嫩的屁眼像是要被撕裂一樣。粗大的木棒一寸一寸地插入肛門、插進直腸。

「啊┅┅痛呀!主人、輕一些,求求您,停止吧。」青明知乞求是毫無用處的,可是劇痛還是令她不斷地乞求主人的開恩。

終於停止了,青已是滿身冷汗。連她自己都難以相信,這麼粗的木棒居然硬是插進了她嬌嫩的屁眼,而且插入足有一尺長。她能夠感覺到肚子裡有一根木棒,她甚至無法彎腰。

「哼哼,主人,你看我。」青強擠出比哭還難看的笑臉,向阿健獻媚。

「去拿繩子來。」

「是,主人。」青想走,可是木棒太長,她無法站立,只好趴下,像狗一樣爬。屁眼裡的木棒猶如狗尾巴,拖在地上。

「給,主人。」青用嘴叼來繩子,阿健把青雙手綁在背後,兩隻乳房也綁起來,雙腿綁成蹲姿,最後再把屁眼裡的木棒綁住,然後把青抱上閨房裡的小圓桌,使她蹲在桌邊,屁眼裡的木棒剛好戳在地板上。阿健把青稍稍往後推了一下,青的身體重心移到了屁眼上,完全靠木棒支撐,屁眼不得不死命縮緊夾住木棒,支撐身體,否則就可能從桌上跌下來。捆綁著雙手跌下來,那可不是輕鬆的事。

阿健然後又拿出一盒油膏,挖出一大塊,塗抹在青的陰部、大腿內側、屁股和肛門周圍。

「這是什麼?」青感到涼絲絲的。

「哈哈,寶貝兒,你就這麼蹲著吧,明天早晨再下來吧。」阿健得意地戲虐青,但並沒有告訴她塗的是什麼。

「啊!主人,要我這麼蹲一夜?!」青嚇得渾身冷戰。

「你要乖乖地呦。」阿健說完就躺在青的秀床上,悠閒地欣賞著痛苦的靜怡。青忍不住流出悲哀羞恥的淚珠,只好在自己閨房裡這麼羞恥地蹲著。

「啊┅┅好難受!」木棒好像在一點一點地更加深入直腸,青為了不跌下來,肛門的括約肌緊緊地夾住木棒︰「太粗了!太殘酷了!」

「時間已過去好久,大概是半夜了吧?」青看著安睡的阿健,心理別提多淒涼了。「原本一個好好的家,自己是名門千金,受人尊敬的教師。現在卻突然要變成這個小男孩的奴隸,自己連一丁點的反抗餘地都沒有。這真是報應啊!」

青思緒萬千,強打精神堅持著,兩腿蹲得時間太久,好像已經失去感覺,只有屁眼還在下意思地緊緊收縮著。

「呵,感覺怪怪的?」青的屁股、陰部、大腿和屁眼有一種越來越騷癢的感覺。「啊┅┅啊,這是怎麼了?這種感覺如此令人麻痺和羞恥?我,我怎麼在這種難堪的情形下還會有這種感覺呢?難道我真是天生的淫婦嗎?」青發現這種感覺好像與男朋友在一起依偎時的感覺相同,有些難受、有些期待,也有些快意。

當第二天阿健睜開眼睛時,青已經進入癡呆的淫靡狀態了︰口角上流著白沫,淫水流得桌上一灘、地上一灘,屁股仍在反射性地扭動,嗓子裡咕嚕著母狗發情一樣的淫聲。

「哈哈!母狗,夜裡的一定舒服死了吧?」阿健起來,一邊撫摸著青的屁股,一邊逗她。青翻了翻白眼,繼續扭動,沒有答話。

「好好,很好,再弄幾次,你這漂亮的屁眼就可以用了。」阿健給青蓋上被,自己下樓吃早餐去了。週末這兩天的休息日,青看來是無法出門了。

已經放學有一會兒了,獃獃地在教室裡獨坐,阿健命令她放學後在此等候。

教學樓裡大概已經沒有其他人了,很靜,靜得有些可怕。突然,教室的門輕輕地開了。阿健、栗莉還有幾個男女學生一起悄悄地走了進來。

「老師,你好!」、「老師,你還沒走吶?」同學們圍坐在青身邊。

「啊,你們也還沒走呢?」青預感到不祥,可是這麼多人,阿健能怎麼對待自己呢?青心中不解,只好勉強跟學生們應酬。

「老師,你是不是很色?」阿健冷不防當著眾人問出這樣一句。

「啊,我┅┅」青頓時紅了臉,可是看見阿健那像狼一樣的眼光,青不得不回答︰「是,是的。」

「啊!老師承認很色了。」

「老師,你濕了嗎?」

「老師,快給我們看看。」

「你們,不要,我是老師呀,你們不要這麼沒有禮貌!」

「你就給他們看看嗎,你本來就是很色的,還怕羞嗎?」

阿健的話具有威力,青頓時蔫了。在學生的圍觀下,青慢慢撩起裙子,裡面沒有內褲,光光陰部的確已經溢出很多蜜汁了。青不僅給學生們看到了女人最羞恥的地方,而且還溢出蜜汁,真是羞死人了!青索性閉上眼睛。巨大的羞辱似乎也給青帶來某種快感。

「哇!好漂亮的陰部!」

「咦?沒有毛耶?」

「來,幫老師脫衣服吧。」

學生們七手八腳地給青扒了個精光,青無從反抗,也無力反抗,最後只落得一絲不掛。這時已經有眾多的手在撫弄青的全身,乳房、屁股、陰道、屁眼都受到攻擊,青已經身不由己,只能任憑學生們侮辱玩弄了。

奴隸的血液在青體內沸騰,青體驗到羞恥與痛苦交織的快感。青的好色肉體開始強烈反應,屁股在扭動、乳房在膨脹,陰唇在纏繞著挖弄的手指,鼻息粗重、呻吟不停,蜜汁已經開始大量溢出。

「啊┅┅嗯┅┅噢┅┅」

「大家停一停,老師最喜歡蠟燭,我們一起讓老師高潮吧。」阿健指導著同學把青綁了起來,然後每人點燃了一枝蠟燭。

「啪┅┅吱┅┅啊┅┅」

一滴滴的燭油,滴落在青嬌嫩豐滿的乳房和乳頭上,火熱的灼痛刺激得靜怡渾身顫抖,乳房在微微搖晃,但卻不可掩飾地高高挺起,這種羞辱和灼痛給靜怡帶來前所未有的快感,青早已拋棄老師的自尊、拋棄女人的自尊,完全沈湎於性的海浪裡。

「啊┅┅好痛┅┅好燙┅┅啊┅┅」青發瘋似地扭動著全身,「我要┅┅我要、┅┅再插深一些。」青得陰道和屁眼裡都插入了好多根蠟燭,她正在追逐著它們。

「啊!┅┅」青正在高潮當中,阿健卻突然把燭油滴在青凸起的陰蒂上面,嬌嫩的陰蒂又如何能抗住灼燙的燭滴,青頓時從高潮中一直跌入痛苦的地獄,那種難受痛苦的感覺是青有生以來第一次經歷的。 「啊┅┅痛呀┅┅阿健┅┅求求你了┅┅插我吧┅┅我真的受不了了┅┅太

難受了┅┅「

「老師是請我操你嗎?」阿健故意羞辱青。 「是┅┅是的┅┅好阿健┅┅好主人┅┅你快操我吧┅┅我是你的奴隸┅┅

奴隸的小穴好難過呦┅┅好想如人的大肉棒呀┅┅「青語無倫次,完全無恥地一再請求阿健操她,因為此時的青已經被玩弄、折磨的思想崩潰了、完全沈陷於肉慾當中。

可是阿健他們好像手法很熟練,每次都在青將要進入或剛剛進入高潮時,就給予痛苦的刺激,使青頓時跌入苦痛的深淵,弄得青死去活來,無法得到滿足,痛苦得奄奄一息,渾身冷汗。

青的父母昨天去了芬蘭,家裡只剩下青和阿健,阿健感到特別的舒暢,青卻感到特別的沮喪。因為有父母在時,阿健還不至於太過份,可是現在,自己的家好像一下子變成了阿健的王國,自己卻反倒變成了這個王國裡的最下賤的奴隸。青不得不屈服於阿健,每日裡在學校要受到阿健的侮辱,回到家裡更是要承受阿健的虐待,不僅如此,還要伺候阿健的起居和飲食。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