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術煉金士13

淫術煉金士13

第十三部 帝東臨海篇 第一章 惡夢之劍

自進入睡仙森林後大約經過了一小時,我拋開蓋在面上的「花花公子」,打個呵欠一伸懶腰,開始要認真進行這次比賽。

今晚天氣良好,月色明朗,吹和暖的東風。

換成策略性的想法就是,今晚的月色很方便龍獸們獵食,切勿從東邊方向前進,否則會因體味和風向惹來龍獸圍捕。

集中精神呼喚淫蛇,他已探到兩條由參賽者開出的小路,我毫不猶豫騎上青銅劍齒虎,繞過不利風向的位置,盡量避免留下任何氣息,向那剛開發的山路潛行。

每個參賽者的想法也不同,我相信可以分為兩大類。有人抱持藝高人膽大的想法,自恃戰鬥力高強的,自然會以速度爭取優勢。而我就是另一種人,習慣鬥智不鬥力,寧可放棄一小時的時間,換取更明確清析的形勢掌握。相信像我這種參賽者為數不會少,他們大概也是時候行動了。

抽出行囊中的開山刀,騎著青銅劍齒虎,一面披荊斬棘一面向前邁進。這柄開山刀是我在一個月前特製的,我取名為「藍波刀」,刀中滲入了少量對魔法敏感的赤銅,刀柄鑲了一小顆地系魔法石,而刀身更刻上了地系小魔咒「枯萎術」。枯萎術是專門針對植物的不入流小法術,會對植物產生枯萎作用,所以這柄開山刀雖然沒有攻擊力,但卻是性能超卓的開山工具。

至於青銅劍齒虎則是聖騎護腕中最低等級的神器獸,其異能是「反射」,他身上的青銅鏡片能夠反射各類型魔法和異能,雖然他的戰鬥力不及白銀獅鷲和黃金六足豹,但面對以火焰為主擊性的火龍獸群,他的實用性更勝前兩者。

我是不是很聰明呢?

跑了一段路後,我終於找到一條被剛開發的小路,這是由其它先行參賽者開發的路。瞥了一眼東邊,發現有三處地方升起濃煙,不曉得是那個蠢貨被龍獸圍攻了。越多龍獸被引走,對我來說越自然有利,他們跟龍獸一起僕街就更好,此時當然要幸災樂禍一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正當我心中暗爽之際,劍齒虎發出警戒的嘯聲,一枝冷箭從斜角朝我太陽穴射過來。幸好發覺得早,我以右手的藍波刀往上格開來箭,左手同時從靴內抽出褶弩並熟練地張開,當第二枝箭射過來時我早已上好了弩箭,鎖定藏身者的位置反擊。

魔法石褶弩的勁度遠勝普通軍用弓或獵弓,而且配備了精良的貫穿型弩箭,貫穿箭和弓箭對上的下一刻,弓箭在空中被解體粉碎,貫穿箭成功反擊埋伏林內的偷襲者,一聲殺豬般的慘叫後樹林又回復了平靜,交手的過程前後不到五秒鐘。

戰場上除了講究武力和策略外,裝備的優劣也相當重要。

淫縛緞蛇的感應突然消失,召喚術遭到解除,有敵人向他發動了攻擊。淫蛇的最後位置是距離此處三分鐘左右的路程,以記憶所及正好是今次比賽的熱點-精靈王神廟。

按停了劍齒虎,我小心地潛行,在月光的照明下,見到一座屹立小谷中的老舊神廟。四道黑影在神廟門前閃來閃去,發出金屬交擊的清響,而其中一人赫然是迪矣裡的大皇子黎斯龍。黎斯龍右手執著一枝六尺多的黑色長矛,左手握緊一枝四尺的黃金旌旗,出乎我意料之外,他的武技原來相當高明,居然左右開弓,以一人之力跟三個參賽者戰鬥。

偷偷抽出魔法石褶弩,心中不禁暗叫過癮,若然在這裡射爆黎斯龍的臭頭,愛珊娜肯定以身相許報答我。正當我瞄準黎斯龍後腦,迪矣裡的皇權快將落實的一刻,卻有兩枝冷箭向我身上招呼。

青銅劍齒虎一躍而起,以他的身軀為我擋了兩箭,他發出慘叫後化成青色光芒流回我手臂上,回復成普通護腕的姿態。我向後急跳,在空中回轉一圈,單膝跪地擺好射擊姿態,同時觀察到青銅護腕經已破損,修好以前無法再用。

草叢之中走出一名少年戰士,冷笑道:「剃人頭者人亦剃其頭,被人伏擊的滋味如何呢?」

咦……這種對白不是專門針對歹角的嗎?

看清情況,原來剛才連發兩箭的人正是亞沙度,此時的他眼神清明冷靜,跟平時的龜公樣子判若兩人。他一把拋開長弓,手握劍柄,以龍行虎步的氣勢向我逼近。他只走了兩步,但我卻感到我們的距離似是急速收窄,使我不得不忍痛拋開昂貴的褶弩,握上馬基。焚的劍柄,擠出笑容道:「黎斯龍已搶到旌旗,你不去狙擊他嗎?」

亞沙度極為冷靜,並沒有被我的說話分神影響,他的配劍打橫一揮,跟馬基。焚交拼出一道火花。兩劍交擊,他被震退了三步,我卻足足退了六步,此時方見識到亞沙度一直隱藏的實力。可是最使我震驚的,卻是他手上的寬闊配劍,跟鋒快無匹的馬基。焚互砍下居然絲毫無損。

「很驚訝嗎?更有趣的陸續有來呢。」亞沙度的配劍在空氣中比畫了兩個交叉,發出一陣怪異的聲響。

隨著他的舉動,馬基。焚詭異地自動震盪起來,我忍不住皺一皺眉頭,盯著那把灰灰黑黑的闊劍,沈聲道:「麥基迪?!」

亞沙度似在欣賞我驚奇的表情,豎起了一指姆指說:「不愧是三弟,果然見多識廣。一點也沒錯,這把正是「惡夢之劍」麥基迪(Magnetic)。」

今次麻煩了。

矮人族的最偉大鑄劍師柯亞魯,他一生之中曾鑄造出六件超級兵器,分別是四把劍、一把刀和一把長槍。其中兩把劍早已失傳,那把槍在他晚年時因感不滿而親手毀掉,剩下來的只有兩劍一刀,那兩劍一刀正是小弟的「夢幻之劍」馬基,靜水月所用的「斬腰刀」紅月,與及亞沙度現在所握著的「惡夢之劍」麥基迪。

相傳麥基迪是一把無敵的近戰神兵,它的質料非常奇特,是以樹膠融和超合金,添加烏金及赤銅而鑄成,是一把不受磁力影響的塑料金屬劍。此劍的內層鑲入了最高純度的地系魔法石,劍脊雕上了地系初級魔法「地磁術」,劍身與地心共鳴,產生出一個三十多尺圓周的強力磁場,藍波刀其實就是模仿麥基迪的設計而造出來。

麥基迪跟馬基可算是相反的兵器,馬基貴在鋒利無比,故為劍術家推崇為夢幻逸品,然而麥基迪是以近乎取巧的手法制勝,大部份劍術家認為是旁門左道,欠缺武士道精神,故此貶稱為惡夢之劍。

說起來真諷刺,柯亞魯是打鐵佬一名,什麼武士精神關他屁事,在他眼中只要能夠爭勝的兵器就是好兵器,而我這個煉金術師也認同這一點,沒想到今日竟然要面對這把劍。

我一邊盤算,一邊保持平靜道:「麥基迪價值不菲,難怪販賣人口、私運軍器、迫良為娼、敲詐勒索、綁架細路、出賣屁股你通通都做齊。」

「別胡說八道,我絕對沒幹過綁票這一行!」亞沙度急速轉動,開始施展拉德爾家族舞劍術,麥基迪由下向上斜挑我的手腕。我雙手抓緊劍柄,可是馬基。焚受到磁力影響不停地震動,莫說龍煞四絕劍招,就連基本的舞劍術也施不出來。

勉勉強強地擋下一劍,我已經失去平衡往後退,逼不得已念動咒語召喚黃金六足豹。亞沙度發出一陣冷笑,抽出召喚用的紙符向身後一拋,召喚符發出一陣青色磷光,一名穿了銀灰色斗蓬的男子被召喚出來。亞沙度以身體遮掩了我的視線,使我無法看清那人的外貌。

該男子念出咒語,在我們四周的地面突然發生異變,為數二十多具乾屍破土而出。我念了一遍咒語後,竟發現黃金護腕毫無反應,一時就明白了這些乾屍是什麼東西。

亞沙度挽著麥基迪,以勝利者的目光盯著我笑道:「沒有用的,三弟你最拿手的召喚法術已經失效。」

我點一點頭,說:「召喚禁制結界嗎?」

為了對付我,亞沙度不但花重金收購麥基迪,還找了個煉金術士當召喚目標。召喚禁制結界屬於黑暗系魔法,專門針對召喚系法術,這些看似沒有活動能力的乾屍,其實正在吟唱出人類聽不到的低頻率咒語,干擾所有被召喚的生物或靈體。

淫獸、史萊姆、觸手、幻姬、哥斯拉、冥府軍團和死者約書等法術通通都失效了。

亞沙度突然臉容轉寒,配劍遙指向我心臟位置,說:「不獨是召喚術,就連皇室給選手們的徹退指環也失效了,三弟你可有想過自己會有窮途末路的一日嗎?」

站在亞沙度背後的煉金術士,忽然發出啞沙的聲音,說:「大人,老闆吩咐過不能殺亞梵堤的!」

我心下暗暗奇怪,這個煉金術士是什麼來頭,他的老闆又是誰?可是亞沙度根本沒有理會他,其殺氣有增無減,喃喃地說:「從小到大你只會走狗屎運,不勞而獲就可以得到爵位和女人,可惜你的運氣到此為止了!」

我忍不住失笑,道:「說到底你是妒忌罷了!」

沒想到我無心的一句話,亞沙度的表情忽然變得很難看,他的殺氣催谷到了巔峰,怒喝道:「閉嘴!她應該是屬於我的!」

「她」?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