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術煉金士14

淫術煉金士14

第十四部 珍佛明探險上篇 第一章 皇國始亂

作者:帥呆前言:十八集終於出版,我也沒有偷懶的機會要繼續更新和寫新稿了/0手上有太多的稿沒寫完,唉∼∼對了,剛在烏鴉查看美女犬三個字,居然發現"美女犬候群"這串聯就有十四萬人次之多十四萬?淫煉在網上有這麼多人看嗎 = =??順手說一聲,紫荊並沒有問題,而是最近內地掃站掃很兇,尋狐就已經歿了(我苦)紫荊是被內地屏了,請各位用代理上去吧最後祝小嵐和小靜考試順利!

迪矣裡獅子王歷七十二年,正當我們那位鹹濕口臭的主角,偷渡去珍佛明散播性病之際,迪矣裡皇國發生了一件重大事件。

迪矣裡皇國的滿朝將領軍長,各地的總督與及貴族,總人數達六百多人,全部皆齊集在皇庭的議政大殿中。在靠近中間位置的儘是大貴族們,包括泰坦、基魯爾、力克三名虎將,還有『賢者』多度、魔導士.梅菲士、左右丞相巴奴和利加。事不尋常的是,如此大型的國家會議,卻見不到翼人族、暗妖精族和矮人族的外交官員到場。

迪矣裡皇朝有別於鄰國的大帝國武羅斯特,它是一個集中權力的皇朝,除了鎮守東和北兩處邊境的十萬兵力,幾乎所有兵員皆集中在中央的皇室手上。此制度的優點在於貴族和將軍們難以叛變,皇室一家權力獨大,然而弊處卻在於沈重軍費全由皇室支撐。

社會階級和貧富懸殊亦是迪矣裡的特色,由於各地的管理須由皇室負責,造成了民情不達,政治反應緩慢的窘局。人口販賣、奴隸制度、娼妓、雛妓、毒品問題亦相當嚴重,貴族生活荒淫腐敗,窮奢極侈,相對於三餐不繼的底層平民,形成畸形的社會結構。

因為不公平的社會制度,在迪矣裡廣闊的國度上,小規模的叛亂無日無之,而當中規模最大的反政府軍團,就是位於皇國西邊的『猛虎兵團』。在經歷了奇拉親王的叛亂後,猛虎兵團已經偃旗息鼓達一年之久。

以佐治國王的名義,實則由愛珊娜公主支配的政府軍,在西邊布下了嚴密的偵查網,另邊廂大刀闊斧清剿各地的反政府軍,消滅了超過兩萬名武裝團體,只有鳳絲雅因亞梵堤的指示而避過一劫。自得悉猛虎兵團的幕後主腦,是一個叫帝路的西瓦龍族後,愛珊娜的陣營早已經嚴陣以待,沒想到卻百密一疏出現漏子。半個月前猛虎兵團捲土重來,瞬雷不及掩耳地攻下西北邊兩座城池為根據地,邊防大將被斬首,整個皇城因而震動起來。

迪矣裡的形勢一觸即發。

到達會議時間,只見愛珊娜在兩名謝迪武士陪同下步入議會,而有別於平常的貴族長裙,愛珊娜今天穿的赫然是銀色為主,粉紅框邊的輕鎧甲,白色的短裙及長靴,腰間配了謝迪武士專用的墨綠劍,兩邊護肩上有一個小小的太陽標記,在背後掛了湛藍的披風。

負責保護愛珊娜的是謝迪武士副隊長莊臣,另外一名則是留了羊鬍子的加利文。皇室禦用的十二名謝迪武士,全皆魔武雙修,精通兵法,是全國最出類拔綷的魔劍士。此二人龍行虎步,氣勢如排山倒海,加上傾國傾城的嬌美公主,組成了使全場無不動容的焦點。

眾人心中明白,愛珊娜罕有地穿上軍裝,其目標應該是親征猛虎兵團,更可能打算跟猛虎兵團背後的西瓦龍族開戰。

自從在亞梵堤的鬼主意下達成『愛珊娜和平協議』,愛珊娜公主的人望聲勢達至頂峰,過往支持黎斯龍皇子的傳統貴族,與及採取觀望態度的中立派,已紛紛表態支持愛珊娜,皇位之爭幾成定局。黎斯龍為挽回頹勢,才冒險參加萼靈公主的招親大賽,希望取得武羅斯特作後援,可惜最後落敗兼且受重傷。

愛珊娜登上皇室的議事台,她先露出迷人笑靨,才柔柔地坐下來,然而她坐的卻非公主的席位,而是國皇的席位!

參與會議的千名文官武將們無不心中一跳,曉得愛珊娜正在測試反應。此時此刻,任誰也曉得大局已定,龐大的議政大殿內鴉雀無聲,默然了愛珊娜為迪矣裡的新一代女皇,一位年僅十七歲卻魄力驚人的皇者。

「相信各位都知道西北方發生的事情,我想瞭解各位的想法。」

在大殿的官員當中,以『賢者』多度年紀和資歷最長,他首先站起來向愛珊娜行禮,說:「尊貴的公主殿下,自古以來發生動亂理由不外乎兩個,一個是上位者之間的爭權奪位,另一個是下層者窮途末路。現今的情況是民不潦生,才會被猛虎兵團有機可剩。」

愛珊娜露出甜美笑容,說:「賢者的話愛珊娜會記在心裡,但我想知道的是如何解決迫在目前的危機。」

面對愛珊娜的笑容攻勢,即使向來火爆的多度也為之軟化,『黑騎士』力克徐徐站起身,接口說:「根據前線回報的軍情,雖然有好幾萬的叛亂份子,但猛虎兵團的武裝兵員其實不超過七千,卻竟然在一晚之間連下兩城,當中定有我們意料之外的情況。」

會議大殿發出嗡嗡聲,一夜之間失去兩座城池,皇城內惹起謠言無數,其中最甚囂塵上的是,翼人族因慧卿公主受辱,部份貴族暗中支持猛虎兵團,將迪矣裡位於西北邊境的佈防資料,賣給猛虎兵團的主腦-帝路。

論兵力翼人族遠不及迪矣裡,沒有人會相信翼人族敢挑釁他們,但只是搞些小動作卻並非全沒可能。翼人族其中最厲害的一環就是情報,他們不需要自己出面,也可以暗中控制戰局。

泰坦也站起來,說:「四日前末將親領小隊前往偵測,兩城的城牆嚴重破壞,四面牆被毀了兩面,末將推斷叛軍當中沒有魔法師,只有西瓦龍族才能破壞城牆。」

關於猛虎兵團與西瓦龍族的關係,始終只是初步的假設,現在進一步證實後,各大官員不禁嘩然,眾人不期然望向魔導士.梅菲士。龍族毫無疑問是非常強大,但也有專門對付他們的天敵,當中最專業的是顧傭兵和魔弓兵團。位近於西瓦龍族,迪矣裡不可能沒有魔弓兵團,梅菲士正是掛名的導師,可是人類的魔弓兵數目太少,平常只負責驅趕誤侵國境的飛龍,無法應付大規模的戰事。

右丞相巴奴起身發言,深深向愛珊娜鞠躬,道:「偉大的愛珊娜公主殿下,小臣樂意為皇室肝腦塗地,為公主赴湯蹈火,微臣願意立即趕往暗妖精族,請箭神.空鵠和魔弓兵團前來協助對抗西瓦龍。」

泰坦、基魯爾、力克、多度和左丞相利加等聽得皺起眉頭,不禁在心中大罵巴奴沒有腰骨。在出戰獸人族前,巴奴是大皇子的背後支柱,也是愛珊娜最大的敵對勢力。但最近有謠傳說,巴奴的風流兒子普察堤跟愛珊娜過從甚密,而巴奴亦已經轉為支持愛珊娜,貴族之中他們父子都算麵皮最厚。

直至此刻愛珊娜首次會心微笑,這個笑容真誠燦爛,讓所有的雄性生物無不心中發騷,在愛珊娜芳心中忽然想起一個人,一個比巴奴更加口不對心,麵皮更加厚,但卻多出一份幽默和溫柔的奇男子,不曉得那個淫棍現在幹什麼?

「沒必要驚動暗妖精族,本公主已從帝國聘請兩支顧傭兵團前來,亦將會撥軍備增加魔弓兵團人手,本公主深信梅菲士大人能夠訓練出優秀的兵團。」

梅菲士大有面子,即時從椅上彈起來,向皇室和愛珊娜發誓效死命。愛珊娜的妙目移向多度,語氣平靜卻字字鏗鏘,說:「麻煩賢者走一趟翼人族,除了為愛珊娜表達對梵沁女皇的敬仰外,還希望他們加強防範,免得受到戰火波及。」

大臣們皆知道愛珊娜話中含意,表面上是為翼人族著想,事實上是警告他們別多管閒事。多度亦是聰明人,其賢者之名傳遍大陸,他從前亦多次出使翼人族,翼人女皇多多少少也會賣帳給他。愛珊娜看通此點,足夠證明身為皇者的用人眼光,起身行禮道:「老朽定不負公主所託。」

愛珊娜長身而起,拔出長劍說:「奉父皇名命,基魯爾將軍,皇城方圓五百里的保安全交給你。泰坦、力克和高夏三位將軍,各率領十萬大軍箝制叛逆。從今日開始,露茜隊長和莊臣副隊長即命為準將軍,領五萬兵馬進駐北方設防,本公主今次要將猛虎兵團連根拔起。」

大殿之內轟然應和。

「將軍,無棋!」

「呀!這……不算數……這一步不算數!」

唉,又來了!

今次已經是垂死老頭第一百零八次悔棋,悔到我都不想跟他爭辯,反正他再怎麼爭扎也是贏不到本少爺。窄小的船倉隨著航行而微微顛簸,掛在貨倉頂上的小油燈鬼魅地搖晃,在這艘駛向珍佛明的運貨船貨倉中,我和垂死老頭無聊地下棋。

上船後已經三日,居然淪落到跟垂死老頭下棋,各位可以想像到我有多無聊。昨天洛瑪和百合輪流玩暈船,露雲芙等女也就照顧她們,丟下我一隻公的走來這裡。

「可惡,我沒可能輸給你!」

「哈,輸就是輸,有什麼可能不可能的?」

垂死老頭即時反檯,怒道:「你知不知道帝國棋是誰發明的?就是由本老頭發明的啊,這款棋我已經下了千幾年,試問有什麼可能會輸?」

果然是一隻老妖怪…………

「話說回來,老頭,你為什麼要跟來?珍佛明有很多蘿莉的嗎?」

「我……我……我只不過順手做點小買賣,才會跟你跑一轉,做兄弟有今生無來世,不要斤斤計教啦。」

「小買賣?你指這些東西?」我隨手在垂死老頭的木貨櫃中,拿出一塊奶黃色的磚頭。

垂死老頭笑呵呵地拿過磚頭,說:「磚頭又不值多少錢,你不會跟我計吧。」

我忍不住笑起來,說:「你的磚頭真特別,為什麼印著『九九九』的標記。」

「呵呵呵呵……這是公廠的牌子啊……呵呵呵呵……」

「這盆又是什麼?」我又隨手在貨櫃中取出一盆小樹。

「呵呵呵呵……這個叫鐵樹盆景,你看它長得多麼秀氣!多麼藝術色彩!」

「啊,那麼這包又是什麼?你不要告訴我是糖果!」我再一次隨手取出一包小藥丸。

「呵呵呵呵……這些當然不是糖果,這是避孕藥啊……呵呵呵呵……」

「避孕藥?那你吃給我看。」

「呵呵呵呵……好啊……呵呵呵呵……」垂死老頭邊笑邊吃了一顆藥丸,不用十秒鐘他的頭開始左搖右擺起來。

「咦,老頭你的頭搖個不停啊。」

「呵呵呵呵……不用擔心,柏金遜發作罷了,我早就習慣……呵呵呵呵……」

什麼柏金遜發作,這擺明是搖頭丸,還有這一大堆的九九九純度海洛因,與及生種的大麻等等…………別看垂死老頭嬉皮笑臉,他其實是個可怕的大毒梟,十個貨櫃的毒品帶過去珍佛明叫作順手,要是有心的話該帶多少條船過去?

除了垂死老頭之外,更叫我這天才費解的是,為什麼連奧克米客和靜水月都在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