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16歲淫亂的暑假

16歲淫亂的暑假

前言:

坐在電腦前,手指敲打著指導老師所指定的報告,當我感覺到累,看了一下

螢幕右下角時鐘,正指示著淩晨五點四十五分,算算我今天只睡三個小時,想想

等等去小睡一下好了,以免下午的課會體力不支。

看著床頭另一邊,我的未婚妻小柔在那平穩沈睡著,她有裸睡的習慣,因此

我可看到她那小巧渾圓乳房,伴隨她呼吸上下起伏,因我剛剛才滿足她需求,因

此我可看到她幸福表情。

我有想過一些事情,若在七年前我沒接到我拜把兄弟阿銘電話,或許現在我

不會認識他們兩姊妹。

若沒有阿銘播放那影片,或許我不會跟她發生關係,甚至娶她為妻。

現在我很感謝阿銘以及小柔的姐姐小娟,若沒有他們,我沒有辦法認識未婚

妻小柔,也沒有辦法跟她順利許下婚約。

一切的源頭,都在七年前那暑假五天四夜,同時也是我們的淫亂的五天四夜,

是我、阿銘以及小娟和小柔這兩姊妹那共同的淫亂暑假。

 

第一部:初次見面X 影片X 淫亂派對

那時我十六歲,正要要升高一時的暑假那天,我坐在電腦桌前玩著正火熱天

堂OLG ,我那時開著火妖(月神伺服器),正要從騎士村趕往綠洲幫盟友助陣時,

手機好死不死響起,讓我有點想罵人。

「喂!我正在打天堂,因此很忙的,所以有屁趕快放∼不是重要的事,不準

說. 」我接起手機催促對方把話說完。

「阿瑟你等等下午有空嗎?來我家一起看片吧,我今天剛入手的,且還是你

喜歡的口味喔。」阿銘在電話另一端興奮說著。

阿銘是我眾多拜把兄弟之一,同時我們兩人感情滿不錯的,也造成我們常常

誤認為GAY  = =

他既然約我下午要去他家看片啊,還是我最喜歡的口味(不是軍事就是A 片),

我毫不猶豫答應他,反正下午都沒事做啊。

「OK!你中午吃飽就可過來,記得幫我去那家買冬瓜茶,四杯喔∼那我等等

有事,到時再跟你聊」說完就掛掉電話,看來他還真忙啊。

看來除了我,阿銘還約兩個,不曉得是誰?但還是先繼續玩我的天堂,我那

時心裡是這麼想的。

吃飽飯後,跟老媽說一聲就騎腳踏車(15分鐘路程)去阿銘家,也買好四杯

冬瓜茶,在他家公寓樓下打手機上去,沒多久門就開.

阿銘把家門大打開,我脫下鞋後便反手關門,一進去看到兩位年紀比我稍小

的姊妹,我向她們點頭示意以示禮貌,放下買來冬瓜茶大聲呼喚阿銘。

阿銘此時從廚房拿出茶點放在我買來的冬瓜茶旁後,他跟我介紹他們兩位姊

妹,原來是阿銘的表妹們,她們每年暑假都會來他家玩一個禮拜。

我先說說那時我當初見到她們感覺好了。

小娟十四歲,她的身體還在發育階段,胸前雖然未能稱為「乳房」,但仍有

少許微隆的雛型。她並沒有女人的葫蘆型纖腰,可是挺直的腰幹加上嬰孩胖的小

肚皮,卻又帶出另一番的風味那時她給我感覺有種清爽感覺,且臉上有小酒窩,

看起來頗有可愛,再外加她很不怕生,因此才跟她一見面很快就熟識了。

小柔十三歲,那時她樣貌很清秀,且水靈的雙眸又帶著幾分純真眼神,不過

她個性跟他姐姐不同,她很怕生且一直躲在她姊姊後面,只露出顆頭來,整個模

樣看起來很可笑也很可愛,滿符合她這種年紀模樣。

我也稍稍做回自我介紹後,繼續跟小娟閒聊話題(見不到五分鐘= = ,但已

經像很久沒見面的老友一樣)

阿村回房沒多久,手裡拿著一部影片走向播放機,迅速把影片丟進影盤,同

時影片外盒順手丟在桌上,我拿起一看,差點把口中冬瓜茶吐出來,因為他跟我

說要放片,我當初以為是電影,但沒想到是播放A 片。

我氣得跳上矮桌把阿村抓到一旁,我想剛才舉動可能嚇到那兩姊妹(後來我

未婚妻小柔說她那時有被嚇到),我小說斥責說這裡有兩位年幼的小姊妹,你放

這個做啥?這樣會教壞小孩,何況讓她們看種片會不會太早啊。

阿銘不為所動跟我說「我早就跟她們看過A 片且我還跟小娟做過,那是大前

天的事吧」丟下這句話,就繼續走回設定錄放影機.

而我當場傻口無言,啥咪!?一起看過A 片還大前天。只能摸摸鼻子坐回去。

再走回沙發時,心理還順罵阿銘這是畜生,跟她小表妹搞上關係已是亂倫搞

屁啊,且還是年幼的小表妹,心裡罵一堆有的沒有的。

阿銘設定好錄影機後便坐到沙發,我們四人便開始一同欣賞一幕又一幕的性

愛鏡頭,帶子放了一半,正在上演著一幕男女(我忘了主演女優是誰??畢竟是

有名氣的女優)的片段。

再看影片過程當中,我整個人頗不安分,眼睛不時偷瞄左右兩位小姐妹,她

們除了臉紅之外,彷彿看這種對她們言之過早的影片已經習慣了。

大約過了半個小時,我聽到坐在我左邊的小娟有異樣聲,不轉頭倒還好,轉

頭過去差點把我心臟給嚇停,阿銘竟還真的幹上他表妹小娟。

阿銘不停吻著小娟,還時不時互把舌頭互相探入對方嘴巴內,阿銘的手還不

時搓揉小娟那小小的胸部,真他媽的,這活辣辣春宮竟會在我眼前上演啊。

阿銘這時看到我的窘境,笑著提議說大家一起脫衣服吧,來開雜交派對(那

時我很懷疑他是從哪學來的,同時也為他的往後人生感到悲哀)

「靠∼這種話你也說的出口啊,小柔怎麼辦,她年紀還很小說,且萬一曝光,

我跟你會吃不完會兜著走。」我聽到之後邊指我後面的小柔邊罵。

「阿瑟哥哥,別擔心,我妹昨天答應我不會把這件事說出去。因為我昨天有

教導她喔,你知道糖果跟鞭子的原理吧。」小娟便吃吃笑著,還一邊脫衣服。

幹∼ 妳自己下海也就算了,別把妳有血緣的年幼妹妹給拖下水就好,還外

加恐嚇我跟小柔,逼迫就範,我那時心裡應該是這樣罵的。

同時我也為小柔感到悲哀,讓她這種年紀接觸到性這門學問,往後她的人生

要怎麼辦,願她不要走上這條路啊。

若小娟是我妹的話,我絕對會跟她斷絕兄妹關係。

我正想回頭勸告小柔時,她已經開始脫衣服,我一瞬間無言,心裡暗罵小鬼

妳要玩這種遊戲,會不會太早啊。

再轉頭一看,她們那兩個淫蟲已經脫光,兩人一臉笑嘻嘻看著我。

阿銘還挺著雞巴向我炫耀,擺明向我挑釁,在我眼裡根本是短小,目測長度

大概六公分吧,寬度大概兩公分,硬要說的話是,發育不良的芭蕉吧。

而小娟身材滿不錯的,小巧還尚在發育的胸部,上頭是兩點小小的粉紅色,

下陰部分滿平滑的且陰毛不多,還可清晰看到那條細縫.

至於小柔身材苗條略嫌瘦小,因此可看到骨感,至於胸部還看不出來有沒有

再發育,總之平胸就是了,下陰部則是一根毛都沒有,乍看之下是小女孩身材那

種就對了。

我心有不甘脫掉衣服,畢竟他們已經脫光衣服,若我還穿衣服,豈部是很奇

怪嗎?因剛看那A 片外加眼前這兩位未成年女孩身材,導致我肉棒已經開始慢慢

勃起,我互比一下阿銘跟我的肉棒,發現我竟比阿銘還要大更長(比阿銘稍微長

一些),同時我還看到阿銘對我比中指,眼睛露出不甘眼神與痛恨。

小娟看了之後興奮說我竟比阿銘還要大,甚至還把兩隻手伸到我跟阿銘肉棒

做比較,還說我肉棒比阿銘還要硬多,小柔則是獃獃看著我們三人,完全都在狀

況外,完全都不懂她姊姊在說什麼。

「阿瑟哥哥,那我妹妹就交給你囉,你要好好教導她,使她感受到身為女人

的快樂,另外她全身上下都第一次,因此要溫柔一點. 等等你那邊完事,我在品

嘗你的滋味。」

接著再轉頭對她妹妹溫柔說「妹,第一次會痛,要忍耐喔,記住姐姐腰妳的

要訣。 」

說完開始幫阿銘口交起來,而阿銘似乎開始享受起來,同時我也看到阿銘眼

神傳來〔加油吧〕這訊息。

而我一臉無奈看著小柔,而小柔也獃獃看著我,彷彿不知道要怎麼玩,但我

猜她一半知解吧,而我正猶豫要不要教導對她而言還過早的床戲。

良久之後,我試探問小柔要玩這種遊戲嗎?小柔純真的點點頭,看到小柔點

頭,我在跟她確定一次,她還是一樣點頭,看到這種景象,我不禁懷疑小柔該不

會大前天全程觀看,甚至小娟在昨天也灌輸她什麼觀念,想一想我的頭不禁開始

痛起來。

為了要把當點燃的慾火熄滅,我滿想把消滅慾火責任交給小娟算了,因為我

不想背負性侵小女孩這罪名啊,但看到他們兩人已經忘情愛撫,因此沒我的位置

可插入供我發洩。只好咬牙拋棄自尊與理念,開始教起小柔如何玩這種遊戲。

「放輕鬆點,交給哥哥做就可,你只要享受就行。等等哥哥會教妳做什麼,

你就照著做吧。我邊溫柔說著,邊輕吻一下她的額頭,左手輕撫她的柔順頭髮,

以表達出我的愛憐。

同時右手稍微提起她的下巴,我輕輕吻著小柔的嘴唇,小柔好像不知所措似

的,在那獃獃的任我吻她的嘴唇。我的心情已經開始蕩漾,小柔的嘴唇很紅潤,

濕潤潤的,我輕舔著小柔的嘴唇,我伸出舌頭舔著雙唇的中央,試圖攻破防線,

進入小柔的口腔內部,小柔緊閉的嘴唇開始鬆動,我的舌尖已經插入小柔的口腔,

慢慢地深入進去冒險. 我的舌頭在小柔的口腔中打著轉,在口腔內部搜索著,伸

入小柔的小舌底部,翻上,翻下,直打轉。小柔這時也懂得回應我的舌頭,小柔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