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復淫传

慕容復淫传

慕容復淫传

话说慕容復自从18岁那年无意中偷窥到他的舅妈王夫人阿萝沐浴之後,便被王夫人那绝美成熟的肉體所吸引,一发不可收拾。先是每隔幾天到王家偷窥,然後在脑海中先把王夫人意淫一番,回到燕子坞后就找侍女阿碧和阿珠发泄心中的熊熊慾火,每次过后,都会搞得两个小美人幾天下不了床。过了幾个月後,就不满足於偷窥,便乘王夫人沐浴时不备,把她刚刚换下的肚兜,亵裤偷回去,一边把玩着肚兜,一边把亵裤放在鼻子前闻着王夫人成熟的味道,甚至还用嘴亲,用舌头去舔,来满足自己对舅妈这个熟妇的慾望。同时暗暗下定决心,要把王夫人压在身下快乐。  两年过去了,慕容復对王夫人依然迷恋不已,仍然是过幾天就去曼陀山莊偷舅妈的贴身衣物回家玩弄,由於他武功了得,两年以来都没有被发现,况且王夫人也羞於告诉别人自己的亵裤被盗,所以造成他一直“逍遥法外”。在跟两个侍女颠鸾倒凤是常常把她们幻想成舅妈的样子,以获取最大的快乐。到了最近,他终於忍不住了,越来越渴望让王夫人成为自己的女人。於是,他就开始他的猎艳计划。  他来到曼陀山莊,借着探亲以及向表妹王语嫣学学习武功知识的名义入住,而王夫人也以为他想接近他的表妹乘機亲近,反正王语嫣以後都很大可能嫁入慕容家,也不作多想就答应让他住下来。可是,她却没发现慕容復看着她背影时那炽热的目光。    住在山莊这幾天,慕容復处处都表现出一副翩翩君子的模样,风流倜傥,英俊潇灑,而且以礼待人,不仅是幾个小姑娘对他暗送秋波,连王夫人本人也对他赞赏不已。一天,慕容復正在荷花池旁边计劃下一步应该怎样做,正想得出神。突然发现,他那朝思暮想的大美人也单独站在荷花池另一边,却没有发现他的存在,於是眉头一皱,计上心头。他偷偷地走到王夫人背後约莫5丈远,捡起一块小石头,施展内力,往王夫人所站的那块泥地上一弹,本来就不坚硬的泥地一下子就垮了。王夫人心中一驚,站脚不稳,眼看要掉进水中,此时慕容復適时出现,一把搂住王夫人,以免美人落水。而王夫人,本来也以为自己肯定要下水了,谁知突然有一股力量把她拉回来,並且投入了一个坚实的懷抱里。一时,一股浓烈的男人氣息撲面而来,使她十分迷醉。当她清醒过来看清楚救她的人时,才发现那个極富男人氣息的懷抱的主人是她的侄子慕容復时,娇靥红了一下,立刻退开慕容復,很快恢復高贵的姿态说道:“谢谢你了,復兒。”慕容復一看她的样子,就知道自己已经在她心中留下一个烙印了,目的已经达成了,便对王夫人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回答:“不用谢我,下次小心一点啦舅妈,下一次復兒就不一定救得了你了。”“那……我先走啦。”“恭送舅妈。”慕容復又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接下来幾天,王夫人好像那天受到了驚吓,身體有点不適,便没有出来走动过,而慕容復知道以後,天天到王夫人房间请安,並且嘘寒问暖,又有时坐在床边的椅子上與她聊天。在言语上,慕容復不时地流露出对王夫人的关切之意,甚至有时更有些隐晦而暧昧的话语,弄得王夫人时不时羞红了脸,但他本人好像浑然不觉。日子过得很快,一旬很快就过去了,王夫人发现,自己对慕容復产生了思念,甚至是依恋,尤其是慕容復特意没有来那两天,她的心中竟然会有一種失落感。难道,我喜欢上復兒了吗?王夫人趕紧否决这个念头。  这天晚上,慕容復又到王夫人房间偷窥,竟然发现一个令他差点守不住精关的场景。只见他的大美人舅妈,脱掉了胸衣與亵裤,身上只穿着一件透明的黄色纱衣,一手搓揉着硕大的美乳,一手放在她那双玉腿间的黑森林裡自渎,口中还模糊不清地叫着:“復兒……復兒,你……你干……得我很……爽啊,啊!!!!!”  原来王夫人本来就是一个性慾很强的女人,况且三十如狼,四十似虎,到了她这个年纪,慾望就更深了。在以前,她一直压制着自己的慾望,但是近来,慕容復的面孔常常出现在她的脑海里,打破了她心中的封锁,情不自禁地想起慕容復来自渎。此时,慕容復再也忍不住了,推开门进入屋子裡,眼神充满着佔有慾,而正在自慰的王夫人看见慕容復,吓得花容失色,驚呆了。“舅……舅妈,你……你好美啊,復兒想……想要你。”慕容復用颤抖的声音询问着。而王夫人此时也恢復正常了,想到,反正都被他看到了,索性破罐子破摔,给了她吧,而且我不是经常想被他佔有吗?於是也顾不得什麼伦理道德了,向慕容復露出一个媚笑,用充满挑逗性的语氣问:“復兒,舅妈美吗?”慕容復连忙点头。“復兒,那你喜欢舅妈吗,你想要舅妈吗?”慕容復又连忙点头。王夫人聽了后十分满意,便将双腿分开,用纤纤玉指指着她那迷人的蜜处,娇声说到:“那你来啊,来亲一下它。”於是,慕容復就冲过去,一头埋在王夫人那双美腿之间。    王夫人的骚穴,又肥又美又多汁,只觉得一股浓烈的香氣撲面而来,慕容復不禁赞叹,好迷人,好成熟的味道啊。他伸出舌头,不停地舔食王夫人桃源蜜洞里分泌出来的香甜甘露,一隻手爬上那对美乳,另一隻手则不停地揉捏那个巨大的美股。而王夫人则用双手抱住慕容復的脑袋往自己的股间按去。“ 噢啊!太舒服了!啊!好爽!好爽好爽!我不行啊!要去了!”王夫人身體本来就敏感无比,现在又被心爱的侄子舔弄,很快就到了一个小高潮,即使是小高潮,也是令人疯狂的潮吹,大股的阴精喷入慕容復的嘴裡。   高潮以後,王夫人媚笑着看着慕容復,口中发出極为消魂的声音:“復兒,舅妈的味道怎麼样,好吃吗?”慕容復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的香汁,满意地回答:“舅妈,你的味道是天下最香的,你的甘露是天下间最美味的食物了,復兒好迷恋你,好喜欢你噢∼∼∼∼”王夫人笑了笑,走到慕容復身旁,抚摸着他的硕大,同时又指着自己的下體说:“那你还等什麼,舅妈这里很癢啊,你来帮舅妈止癢好吗?”说完,一双玉臂紧紧抱住慕容復,便往床上去,同时脱掉慕容復的衣服,露出他那巨大的阳具。可是慕容復这时却不着急插入,因为他知道这块美肉已经逃不掉了,而且要让她对自己死心塌地,便轻笑道:“舅妈,可是復兒还没准备好插入,还想品尝舅妈那又骚又甜美的味道啊。”说完,也不等王夫人回答,便又继续埋头苦幹。    可王夫人早已被他逗得慾火焚身,急需一根大肉棒来填补她的空虚,但慕容復却总是不给她肉棒。於是,她轻轻推开慕容復,转过身子,把她那,又大又翘的肥臀翘高,不停地扭动,嘴裡勾引道:“復兒,过来嘛,过来嘛,舅妈好想要啊!”慕容復走过去,掏起巨大的阳具,在大美人那消魂蜜处旁边轻轻地摩擦,两只手不停地玩弄王夫人那肥的可以挤出汁液的巨股。“復兒,我的好復兒,来嘛。”“我的好舅妈,你想我来什麼?”“把……把你的大肉棒放进舅妈的骚……骚穴里”聽到大美人的淫言浪语,慕容復狠命一挺,深深肏进她體内,强力抽送起来。“使劲……用力……的插,我快舒服死了,啊……天呢……好……顶到子宫了……涨死我了……嗯……我不行了……你又顶……顶到子宫了……啊……要被你肏……肏破了……”。  “舅妈,你真的很美很骚啊,我爱死你了,哥哥肏得你这个大骚货爽吗?”“爽……爽……哥哥你肏得大骚货爽死了……美死了……啊∼∼∼∼∼∼”“啊……舅妈……你好骚……好淫荡哦……嗯……夹得我好舒服……”受到身下绝艳熟妇的刺激,慕容復的攻势一波比一波强,甚至用一根手指去玩弄王夫人那朵美艳的菊花。“嗯……好復兒……你真行……啊……用力……用力肏啊……好棒的鸡巴……啊……爽……爽死了……哦……”王夫人被慾望包围住,什麼都顾不了,一句句淫荡的话语由她那樱桃小嘴中说出来,使得慕容復越发兴奋,身體的动作也越来越快,力度也越来越大。"肏死妳这个骚货……看妳以後还敢不敢发浪……“”我是骚货,我是大骚货,你肏死我吧,肏死我吧……啊……“抽插了百餘下后,王夫人再一次泄身,这一次是大高潮,香汁蜜液竟然充满了阴道,而慕容復也被这些汁液刺激得精关大开,浓浓的精华,滚烫的感觉使得大美人宛如置身於梦幻一般。”好烫,好舒服,啊……会懷孕啦,啊……好復兒,舅妈爱死你啦……“    可是,慕容復还没有满足,再次挺枪插入並用嘴含住王夫人上下波动的硕乳,还用牙齿轻轻咬她的乳头,王夫人也因为剧烈的运动发出低沉的喘氣声。慕容復的手越来越用力的捏着王夫人的屁股,慕容復猜现在王夫人雪白的屁股一定被我捏得变了形。“啊……呜……快一点……不要停,好復兒,好夫君……你……你肏死我啦……啊!!!!!!”王夫人一边浪叫着,一边扭动着肥美的屁股迎合慕容復的动作,好让心爱的人插得更深入。  这一晚,王夫人一共泄了5次,填补了多年以来的慾火,而慕容復也完了自己的梦想。甚至到了最後,他还没有射完,便把鸡巴抽出,再把精华射得王夫人满身。然後,看着一面满足的王夫人,全身都是自己的精液,下體又大量流出精液與淫水的混合物,淫麋的景色又使得他慾望再一次腾飞,大叫道:“舅妈,我爱你,我还想要你。”便往大美人身上撲去雲消雨歇,慕容復从后抱住王夫人,嘴裡还不停地吻着她那迷人的锁骨。大美人紧皱着眉头,轻轻地问道:“復兒,我们这样做好吗?我们这样毕竟是乱伦啊!”“我不管,阿萝,我好喜欢你,我迷恋你,迷恋你的身體,迷恋你的味道,无论如何我都要你!”“可是……”“别可是啦,你是我的,让我们抛开世俗,好好享受吧。”“復兒,舅妈什麼都给你了,你不能辜负我啊。”“放心吧,这么美,这么风骚,这么淫荡的大美人,我疼爱还来不及呢。”“死鬼,你说谁骚?”王夫人娇媚地白了他一眼。“说你呢,我的大骚货美人。”说完,抱着熟美的王夫人进入了梦乡。    2荒唐的闺房之乐自从那天晚上王夫人阿萝被侄子慕容復收服在胯下之後,食知髓味,每天晚上都求慕容復到她房间去陪她彻夜长谈,而慕容復也越来越迷恋大美人的熟美肉體,自然不会放过偷香的機会,一来二去,又过了半个月。渐渐地,两人也不满足於交媾,开始想尽办法增加闺房之乐。这一晚,当慕容復再次来到王夫人的房间时,王夫人从後面抱住他,並用酥胸去摩擦慕容復的背部,嘴裡还喃喃地说:“终於等到你来啦,我的冤家……”慕容復调笑着:“这么快就穴癢啦,你这个大骚货∼我不是下午才和你幹了一回吗?”王夫人妖媚地白了他一眼,有说不出的风情萬種,缓缓地说道:“我不骚,你会觉得我够味吗?你不是在與我欢好的时候说喜欢我骚,喜欢骚得够味吗?”慕容復轻轻地搂住她,“是,是你最有味道,你最骚,我最喜欢你这个大骚货。”“那还差不多……”  接着,王夫人拿着一碗乳白色的液體,走到慕容復身旁,“冤家,尝尝看,好喝不?”慕容復接过碗,狐疑地看了王夫人一眼,然後慢慢地品尝起那碗乳白色的东西。“味道怎麼样?”慕容復皱起眉头“有点怪,有些臊味,还可以,不过喝不出是什麼?”“想知道?”“嗯……”“那是羊奶……”“不对,羊奶不是这个味道。”“不过呢,还加了些你平时最喜欢的老娘的”蜜汁“和一点尿液罢了……嘻嘻……我这个大骚货的汁液好喝吗,夫君∼∼∼”    本来慕容復已经極度迷恋王夫人身體上的所有味道,现在聽到大美人说他刚才喝的是大美人的汁液,丹田裡的慾火又升起来了,“怪不得刚才那股臊味,这么熟悉,原来真的是你这个骚美人的味道,不过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得那些贴身衣物,其实都是我偷的,我都不止千百遍舔过你的亵裤了,所以你刚才那些尿液,是捉弄不了我的,哈哈……”“好啊,不打自招啦,原来你对我早有预谋了,谁教你的?”王夫人美目圆瞪,但从她的眼神却找不出一丝愠怒,反而有一些甜蜜。“谁叫我的夫人你美若天仙,风情萬種,迷得我七荤八素呢?可以原谅我了吗?”王夫人妙目一转,“不行,死罪可免,活罪难饶。”“那你想怎样惩罚我呢,舅妈∼∼∼∼”“嗯……今天晚上,你一切都得聽我的,我叫你做什麼,你都要无条件服从。”“行,没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