艷法戰10

艷法戰10

內容簡介:

大湖出現異寶,強者紛至沓來,傳說中光明教會的異寶將要出世……

利用史威恩的奧爾亞瑟,處於暗黑教會絕對對立面的克蕾曼,還有緊緊追在

史威恩身後卻不知道如何處置他的佳絲麗,形成了巧妙的三角關系,將史威恩困

在其中。史威恩究竟是甘當棋子,還是賭上一把,自己主宰命運?

龍毒再次被誘發,史威恩陷入慾望的海洋,性命處於生死一線之間,這一次

將如何渡過情慾之劫?

龍族異男子齊丹再次找上門來,在實現了完美升級後,史威恩該主動迎戰還

是倉皇而逃……

目次:

第一章 湖水沸騰

第二章 紫式魔典

第三章 聖女盔甲

第四章 湖中救美

第五章 手足之欲

第六章 山村養傷

第七章 殺掉他

第八章 龍毒,再現龍毒

第九章 雙重突破

第十章 戰吧,蘇醒的法師

人物介紹:

費比:武者,實力五階。

八大長老:實力七階。

第一章 湖水沸騰

異寶將出,欺天霸地的能量氣息從湖底往四周發散而去,森林內野獸匍匐,

天空中飛鳥絕跡。

周圍的一切生靈都感受到了來自湖底的強大威勢。

「轟——轟——轟——」

沈悶的響聲從湖底傳來,就像一個又一個悶雷炸響在四周強者耳中;聞者無

不色變心驚。只見湖水中央地帶有一處浪花翻滾了起來,形成了層層波紋,往外

暈散開去,逐漸化作了一道道白色的翻滾波浪,那波浪越來越大,如海浪一般洶

湧澎湃!

艾麗雅緊張地說道:「異寶要出世了!」她看了一眼史威恩,發現史威恩的

眼神透出一股少見的慎重之色。

與此同時,光明教會的人也緊張萬分。

東、南、西、北四個方位,八名光明教會的老者個個都是面色凝重,無不提

高警覺,注意著湖面上的動靜。

這八名老者已經算是光明教會臨時能夠請來的擁有最強實力的人,在教會中

他們的職位是長老,除了紅衣大主教和聖女之外,沒有人可以命令他們。放眼俗

世中,以這八個長老的實力,每一個都可以獨當一面,不過,如今的聖女盔甲出

世驚動了大陸的弦者,這八位長老當然不敢大意。

他們今天的任務是阻止任何在異寶出世時強行突破,想要打擾聖女克蕾曼的

人。

銀色的月光灑在克蕾曼的身體上,克蕾曼看上去更加聖潔冰清。那月光就如

同一層薄薄的輕紗籠罩在她的身上,形成一圈淡淡的光暈,不容俗人靠近。

此時,湖底的光華突然變得不穩定起來,如同潮起潮落波浪般忽隱忽現,這

種狀態讓四周的強者更加緊張。

在這種壓抑的氣氛中,從大湖的南邊驀地有一頭長達四五丈的地龍騰空飛上

了湖面,閃電般朝湖中心飛去。

「終於有強者忍不住動手了!」

「看來大家都很顧忌光明教會的實力,畢竟和他們作對,就相當於和整個帝

國作對。」

「看看教會的人會怎麼做。」

「那八個老者的實力應該是相當恐怖,這家夥是不是找死呀!」

這條龍的突然出現,就好像一顆石子丟在了平靜的湖中,頓時激起了層層漣

漪,打破了微妙的均勢。

一旁依舊在觀望的強者都駐足眺望,議論紛紛,也想藉著這一下,看看神官

們的反應再做進一步的打算。

南邊的兩名長老見有人飛了過來,頓時警戒起來,一名長老立刻上前一步,

大聲喝道:「是誰,給我站住!」

另一名長老淡定地站在後邊,語氣要緩和一些:「這位朋友,這裡已經被光

明教會封鎖,如果你打算從這邊通過,非常抱歉,請你從這個湖邊繞路而行。」

艾麗雅撇撇嘴道:「現在哪有什麼人往這裡通過呢,這個人明明就是有所圖

謀,光明教會的長老居然不動手,卻在這裡問這種問題,真是不知所謂!」

史威恩道:「艾麗雅,你不要以為這兩個長老是傻子,他們這麼說,是點出

自己的身分,畢竟很多人不知道這裡是光明教會的人。對方如果顧忌光明教會,

一定會買下這個面子。不然,他要強行通過這裡,就不只是私人問題了,而是和

整個光明教會作對。」

史威恩一邊說,心裡一邊道:看來光明教會也知道今天晚上不好應付啊,所

以不想樹敵太多。放在平時,這些自高自大的神官們可不會這麼好說話。

乘坐地龍的是一名五十歲上下的老者,他暴喝一聲:「異寶出世,每個人都

有機會擁有,憑什麼光明教會把它當成自己的囊中之物呢?試問大陸的強者怎麼

會服氣?」

老者的聲音有如破鑼,嘶啞難聽,傳得很遠,圍觀的強者大部分都聽得清清

楚楚,就算聽不太清,也會運足耳力去聽。此話一出,盡管表面上看不出有什麼

變化,不過圍在大湖四周的強者心裡卻大多活動起來了。

這些強者本來就是被異寶吸引而來,來到這裡的人當然都不是安分守己之輩

,加上騎地龍的老者的話有些道理,異寶將出,見者有份,憑什麼你光明教會仗

勢欺人呀,搞出這麼大的陣勢,擺明是不想讓其他人來分一杯羹。

這兩名長老的臉色變了。這家夥故意這麼說,明顯是鼓動還在觀望的那些強

者們。人多力量大,如果放任他這麼大聲叫囂、鼓動下去,肯定會有更多的人跑

出來,人要是多了,到時候就不是那麼容易對付了。

其中一個長老脾性有些急,聽騎地龍的老者說完,色變之餘,就想發動魔法

好好懲罰一下這個不安好心的家夥。

另一個長老見狀立刻拉住他,用眼神示意不要輕舉移動。他稍稍停頓了一下

,直視著騎地龍的老者,嚴肅地朗聲說道:「看閣下的樣子,似乎也不像要從大

湖上經過,相信我們光明長老在湖邊設置的禁制,閣下也都看到了,不知道閣下

是不是打定了主意要和我們光明教會過不去?」他的話自有一番威嚴,點出了騎

地龍的老者必須考慮的顧忌。

騎地龍的老者含糊其辭的說道:「什麼禁制,我可沒碰到,我還是剛剛聽這

位長老自稱是光明教會才知道的。不過,我很奇怪,既然異寶將出,為什麼光明

教會不讓其他人插手呢?我聽說光明教會在帝國的權力很大,但是皇帝似乎沒有

辦法干預民間、尤其是我們法師和武者之間的事情吧。像異寶出世這種事,從古

到今,都是能者居之,你們光明教會的這種做法,實在讓人想不通呀!」

這句話更是惹得一些強者蠢蠢欲動,史威恩甚至可以看到有幾條地龍、飛獸

之類的魔獸已經飛上了半空,在湖邊徘徊,看來隨時會沖上去質問光明教會的長

老。

那名長老還待說話,旁邊那名火氣較大的長老已經忍耐不住了,他大喝一聲

道:「哪裡來無賴的老東西,想要搶我們光明教會的東西,你還不夠資格!」

話才說完,這名長老全身的衣服突然無風自動,吹得膨脹了起來,他口裡念

著咒語,五道長達三丈左右的冰刀和一道半徑在兩米開外、長達二十餘米的風暴

,帶著狂嘯聲往地龍斬來。

在夜空之下,冰刃反射著月光,看上去異常明亮。而風暴更是像小型的龍卷

風,夜的寧靜,瞬間就被打破了。湖面因為風暴的強大威力,濺起了陣陣浪濤。

地龍上的老者頓時色變,盡管並不是什麼高等魔法,不過能夠將初級魔法發

揮得這麼恐怖,足見長老的實力有多驚人!

地龍的長度也只在五丈以下,這道風暴足夠吞沒它,感受到恐懼的來襲,地

龍也嘶吼了起來,發出了陣陣低嗚的聲音。

風暴的威力奇大,冰刃的速度極快,眼看這名騎地龍的老者逃不出風暴,就

要慘死在魔法之下,風暴和冰刃卻忽然在距離地龍不到一米的地方生生停在了半

空之中。

那名火氣極大的長老壓低聲音,彷彿晨鍾一般遠遠傳了開來:「今天晚上的

異寶,是我們光明教會傳承了數千年之久的聖女盔甲,這是屬於我們光明教會的

聖物,如果有人想要動手搶奪,我保證他不會有好的下場!當然,我們光明教會

並不是蠻橫無理的人,如果大家只是在原地觀看異寶,我們沒有任何意見。」

這聲音傳了很遠,強者們一方面被長老恐怖的實力震住,另一方面這才恍然

大悟,原來今晚要出世的聖物是光明教會的聖物,有九成的強者聽到這名長老的

話後,就打消了奪寶的念頭。

 

早知道是光明教會的聖物,就不用趕這麼遠的路辛辛苦苦跑到這裡來了。

 

說到底,奪取人家的寶物,既不光彩,也不見得能為自己所用。

但是他們也並沒有急於離去,只是在心裡想著,既然到了,開開眼界也不錯。

當然,還有一部分人,也許早已知道這是光明教會的聖物,但還是專程趕來

這裡,他們心裡依然在盤算著。史威恩這一幫人,顯然就屬於這少部分中的幾個。

 

那名騎地龍的老者臉色有點不好看了,他是外省的武者,在當地也算得上一

方高手了,今天感覺到帝都附近有異寶要出世,急急忙忙騎著一階地龍趕來這裡

想要分上一杯羹,即使得不到什麼東西,好歹也要在天下的強者面前露上臉。

只是,沒想到第一個沖上來,居然鬧了個誤會,長老的風暴和冰刃就在自己

的鼻尖之前,如果不是他手下留情,恐怕……想到這裡,這名騎地龍的老者頓時

感覺大受挫折,一句話也沒有說,掉轉了地龍的方向,灰頭灰腦往家鄉方向飛去。

這個小小波瀾之後,大湖四周平靜了十餘分鍾,八名光明長老暗暗高興,剛

才那個騎地龍的老者起到了立威的作用,而且大部分人現在知道了這是屬於光明

教會的寶物,就不會輕易上來搶奪,這下子要輕鬆了很多。

就在大部分人心中感覺到形勢已經穩定的時候,湖中央忽然有一小片浪花翻

騰了起來,這股小小的浪花並沒有引起眾人的注意,不過,很快那地方開始有些

異樣的聲音發出。

艾麗雅驚呼了一聲:「史威恩,我感覺到了一股魔獸的氣息!湖面下有一隻

強大的魔獸!」

龍族對於這種氣息,比人類要敏感得多,當史威恩和奧爾亞瑟正暗暗猜測湖

面之下是什麼東西時,艾麗雅突然十分肯定的說了這麼一句話,讓他們都不禁大

吃一驚。

史威恩道:「是不是異寶的旁邊一般都會有一個守護魔獸呢?」

 

艾麗雅搖搖頭,表示不知道。奧爾亞瑟先是點了點頭,但隨後她又搖了搖頭

,這倒把史威恩弄得糊塗起來。奧爾亞瑟皺著眉頭,忽然眼睛一亮,突然想通了

似的,面上露出了喜色,開口說道:「哈,一定是這樣的,我知道為什麼了!」

 

史威恩和艾麗雅都是訝異的看著她。奧爾亞瑟卻不再解釋,只淡淡的笑。

獸人迪特魯看奧爾亞瑟只顧一個人欣喜,不禁發著牢騷,道:「奧爾亞瑟小

姐,你可不要打啞謎呀,到底是什麼亂七八糟的怪物在湖面下,嘿嘿,我和老牛

最喜歡跟這些高階的魔獸打架了,看看誰才是真正的魔獸之王!」

 

說著,獸人象徵性地把手臂在天空揮舞了數下,哈哈大笑了起來。獸人的身

高在四米開外,渾身肌肉夯實,毛發厚密,一頭綠色的亂發配上野獸般的面孔,

看上去十分的猙獰。他這麼揮舞著狂笑,笑聲如同悶雷不說,樣子更是怕人。

 

牛頭人艾薩斯翻了翻白眼:「去你媽的,誰和你這只野獸有同樣的癖好,不

要把我和你這只惡心的家夥扯在一起。」

獸人聞言不怒反笑,「哈哈,我說老艾啊,你也不要每件事都和我爭鋒相對

,在某些事情上,我還是和你有許多共同點。比如說,我們倆長得都是這麼高大

英俊!」

艾麗雅聞言撲哧笑了起來,她特意看了迪特魯和艾薩斯一眼,這兩個家夥高

大的確很高大,不過和英俊扯得上關系嗎?恐怕是背道而馳,相差幾百公裡吧!

只是這兩人怎麼越扯越遠了?

牛頭人哼哼了一聲,正要發言反擊,奧爾亞瑟突然說道:「我們上去!」

話剛說完,奧爾亞瑟已經從原地消失出現在半空中,離地面約有二十餘米的

地方。

湖中央的上空中,已經有好幾個坐著地龍、飛獸的魔法師和武者,所以分佈

在湖邊森林中的強者們並沒有注意到奧爾亞瑟,只是朝這邊看了一眼,又把目光

放在湖中央。

夜,突然寧靜無比,除了大自然的風聲之外,無人吭聲。

 

一個清晰的聲音突然打破了寧靜:「湖面底下除了光明教會的聖女盔甲之外

,還有其他的異寶!」

這句話把所有人驚得心中猛跳,頓時所有人的目光都朝說話的方向看去。

「是那個女人!」

「她是什麼身分,怎麼知道湖底還有其他的異寶啊?」

「我也覺得有些奇怪,如果是光明教會的聖女盔甲,光明教會沒有理由找這

麼多的長老來吧,要知道,這些長老在平時可是很難得見到一個。」

「難道說,湖底真的有其他的異寶?」

無數強者本來已經平靜的心,被這一句話又勾起了慾望。

奧爾亞瑟說完這句話,逕自往湖中央飛了去。

史威恩、艾麗雅、牛頭人艾薩斯和他的一名親信,以及迪特魯一共五個人緊

緊跟在她的身後,同時飛向湖中央。

史威恩不會飛行,讓艾麗雅拉住了他的手,而同行的其他幾個人,都有點奇

形怪狀,尤其是兩個牛頭人和獸人因為體型的原因,引得下面的強者驚歎連連。

地上的許多強者都吞了吞口水,躍躍欲試。他們看著說話的奧爾亞瑟已經朝

著湖中央飛去,而跟在她身後的,竟是這麼一大幫奇奇怪怪的家夥,如果再不下

去,恐怕就算有其他異寶,也沒有自己的份了。

已經心動的強者們中,終於有人按耐不住,或者使用魔法,或者駕馭著魔獸

,總之,一時間居然有十數個強者從不同的方向朝湖中央飛去:

湖面是廣袤的天空,在銀白色的月光下,這十幾個人的身影顯得格外清晰,

頓時,更多的強者往空中飛去。

只一句話,便在瞬間改變了局勢。

而與此同時,湖中央翻起了巨大的浪花,層層波浪往外翻滾,看上去詭異、

離奇。

「一定是魔獸!」

「有魔獸守護,說不定真的有其他的異寶呀!」

「光明教會太霸道了,居然想全部獨吞,實在過分!」

「可惜我不會魔法,也沒有魔獸可以駕馭飛行,哎,錯失了這次良機呀!」

不少人扼腕歎息,感覺自己與異寶擦肩而過,而其他可以飛行的人眼睛都要

紅了。湖中央的那股浪花已經擴展到方圓一公裡,讓整片湖面都蕩起了浪濤,這

時,即便是一些城府很深的老者,也忍不住一飛沖天,往湖中央急速飛去。

不到三分鍾,形勢徹底混亂了起來,近百名強者或使用魔法、或駕馭魔獸朝

湖中央飛去。

八大長老氣急敗壞,怒視著奧爾亞瑟:這個身分不明的女子隨口一句話,居

然惹得場面失控了。

有一個長老高聲呼道:「啊,這不是奧爾亞瑟那個妖女嗎,怪不得,看來她

是早有預謀!」

其他長老一聽,個個怒形於色。

那個性急的長老更是須發筆直,寬松的長袍被他強大的斗氣撐得圓鼓鼓,他

聲音有如暴雷一樣,大喝一聲:「小妖女,接受死亡的洗禮吧,嘗嘗火焰的滋味

!」

幾個初級魔法,在這名長老的手裡也擁有恐怖的力量,朝這邊飛來的強者們

聽到他嘶啞的聲音,感覺心裡泛起了一點涼意,速度不由自主減慢了下來。

「偉大的光明神,消滅這個邪惡的異教徒吧。火龍!」

火龍——聽名字就知道是三階以上的魔法,而且,讓人膽顫的是,這個長老

居然不是風系魔法師,也不是水系魔法師,而是火系魔法師。

身為火系魔法師,同時能操控比水系魔法層次更高的冰系魔法,可以看得出

來他的實力有多麼強橫,對於魔法的理解、修為,已經達到了一個恐怖的境界。

究竟是光明教會的台柱人物之一,光明長老啊!

一條長達十丈的噴火長蛇扭動著身軀,以肉眼看得見的速度出現在性急長老

的身前,在巨蛇的襯托下,人類看上去顯得異常渺小。

「傳說中暗黑教會的天才聖女奧爾亞瑟?哼,我倒要看看你的本事怎麼樣!」

巨蛇在半空中翻滾扭動,在長老的命令下,調轉方向,鳴叫了一聲,朝奧爾

亞瑟飛去。

巨蛇吐出了一道長長的火焰,火焰比奧爾亞瑟還要寬,朝著她撲面蓋去。奧

爾亞瑟面上露出了冷笑,伸出一個手掌,夜空下出現了不易察覺的一個「田」字

形暗格,將火焰攔在了十米開外。

這個暗格別說森林裡的強者看不見,就是兩個長老也看的不清楚,在外人看

來,那道威力奇大的火焰自動在奧爾亞瑟的身前十米遠處就熄滅了。

那些旁觀的強者頓時納悶起來了,難道說長老這次依然是恐嚇這個小姑娘?

看來光明教會對我們這些人也很顧忌呀,不敢輕易動手。

 

但怎麼看又都不太像,因為性急老者剛才明明動了殺意。

 

就在強者們還在猜測的時候,奧爾亞瑟伸出手,四道「田」字形的暗格朝巨

蛇迎去。

 

巨蛇似乎嗅到了危險的氣息,身軀猛烈扭動了起來,想要往回逃跑。只是巨

蛇的身軀太過龐大,加上沒有長老的命令,危機來自它下意識的直覺,所以它的

動作和暗格的來勢相比,顯得過於緩慢了。

 

沒有任何聲音,四道暗格就好像「寫」在了巨蛇的龐大身軀上一般,巨蛇扭

動了幾下,半晌卻沒有任何的反應。

 

「嗷——嗷嗷——」性急長老正在奇怪,巨蛇突然劇烈扭動起來,在空中翻

騰、亂竄,一會俯沖到湖面之上,一會直沖九天雲霄,一邊狂舞巨大的身軀,一

邊發狂嘶吼大叫。性急長老額頭流汗,他居然控制不住自己幻化出來的火龍!

 

巨蛇終於停頓了下來,不過它在發出了長長一聲嘶吼聲後,就徹底化成了一

團團火焰的碎片,消散在空中了。

 

巨蛇被伏的場面十分驚人,那些後面的強者暗暗滴汗,不禁對奧爾亞瑟投去

了敬畏的目光。這個看上去嬌滴滴的少女,真是不簡單,居然無聲無息解決了巨

蛇!

史威恩等五個人已經追上了奧爾亞瑟,剛才巨蛇發狂的場面還在史威恩的腦

海中,不過史威恩可不像其他人驚詫於看起來柔弱的奧爾亞瑟能有如此驚人的實

力,他倒是對性急長老有些刮目相看,居然可以幻化出不停嘶叫的蛇,而且,這

條蛇簡直可以以假亂真了,這個老頭的實力好恐怖!保守估計,也有七階中等的

境界吧。如果不是對奧爾亞瑟進攻方式的陌生,要對付這條長蛇怕是還要費上點

力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