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三淫鄰居美妻記

三淫鄰居美妻記

三淫鄰居美妻記

我曾經三淫鄉下老家鄰人的妻子,那分快感長久以來無法與外人道之,所以只能深藏於心,有時想起來難免覺得不暢快。現在有了這個管道,我可以讓眾色鬼們分享我的故事了,真覺得快感增加了無數倍。

從我以上的內心獨白中,大家當可以體察到,這確乎是我的真實經歷。大家就盡情分享吧!

我是從農村讀大學出來,在城裡工作的。當時考取的是全國知名的學校,全縣也少有,所以一時轟動,家鄉很多人自然崇拜我。這不是廢話。我告訴大家這一點,是想讓你們明白,這也許是我偷淫成功的原因之一,因為我不是個帥哥,也不是十分有趣的人。

話說有一年秋天的一天我下鄉回家,忽然看到一個標緻的女子笑著和我打招呼,而且叫的是大哥,言語見顯見十分熱情。我好似眼熟,聯想到隔壁小弟最近娶親的事,我明白了,這就是新娘子。其實我小時候就認識她,因為在一個學校讀書,她比我小四五歲。這是個非常出眾的女子,起碼在鄉下來說是如此。身高162的樣子,皮膚白嫩細膩,身材尤其出色,這是她區別於一般鄉下女子的最大特點。奶子高,腿長屁股圓,美中不足的是左臉上有一塊比一分硬幣略小的疤痕,據說是幼時受傷所致。這塊疤痕長在她臉上,在我看來,類似維納斯的斷臂。絕對尤物!

離開鄉下小學後,很多年沒有見到她,沒想到已經為人妻子了。而且這樣一個艷女,就如此嫁做一個家境很平常的農人,我不禁內心為她叫屈。但細細想來,她生於鄉下,又沒有一技之長,這也是無奈的選擇啊。

轉而一想,以她對我如此熱情的樣子,或許我有機會與其老公分享?念及於此,內心立即騷動不安起來。

我要告訴大家的事,當時我並沒有得手,因為我在鄉下呆的時間就幾天,雖然也尋覓過,但未找到機會。

我真正上她,是在當年春節,大年三十晚上!而且,當時她肚子裡正懷著孩子!

從那次見面後,直到春節我才回家。忘了交代,彼時我正與現在的老婆戀愛,她沒有與我同去鄉下。

我就是在大年那天回到家裡的。一回家我就去隔壁她家看了看,找機會去了。她一見我,又笑著叫我:「大哥,回來過年了?」我一邊答應,一邊想:一定要把我幹了!

我不知道自己當時為什麼有這樣的決心。要知道,除了大學時與初戀做過為數不多的幾次,我還沒有與第二個女人性交過,包括當時在談的女朋友!也許是她身上天然的風騷鼓勵了我,也許是我發覺了她眼神中透露的崇拜與好感。

由於當時我家經濟緊張,沒有買電視機,所以這天晚上,我與父母一起擠在她大伯(丈夫的哥哥)房間裡看春節晚會。

房間並不大,大概15個平方米。她大伯夫妻、孩子坐在床上被窩裡,地下擺了一條長板凳和二三個椅子。我當時好像因為去的早,在板凳上就坐,旁邊是她公婆,我父母坐椅子,而她老公看人賭博去了。晚會開始二三十分鐘後,她進了房間。我起來給她讓坐,她則堅持不要,而是站在了我身後。我開始心猿意馬起來!

我們一邊看節目,一邊偶爾也談點感想,但我一直不知道如何與她接近。後來,大概是站累了,也許是無意識,她的手好像短暫的扶在了我的肩上。即使這樣,我也沒有別的辦法和她立即去做愛。

好像是在10點半左右,她熬不住睡意,回自己房間睡覺去了。剛開始我還沒有反映過來,依然在看電視。過了二十來分鐘,我突然想起,她老公看人賭博或是參加賭博去了,不到淩晨一二點是不會回來的,而她一定留著門等丈夫!一念至此,我下身立即硬了,並且感到發燙。

稍坐片刻後,我假裝要睡了,不顧她公婆等人一再挽留,起身離開了房間。那時我父母也回去休息了。

我們住的是幾百年的老房子,很多人家的房間之間都是以一層薄薄的木板相隔。如果不加註意的話,隔壁的一點動靜都會被鄰居聽去。我從看電視的房間出來,摸黑穿過一個廳堂,就來到了她的房間門口,而她的隔壁就是我父母的臥室!

她房間裡漆黑一團。我在門口站了一會,聽了聽,沒有任何動靜。我不知道她是否睡熟了,也不知道她丈夫是否違反規律,已經回來睡覺了。就算只有她一人在,我要進去的話,她會有什麼反映?會有什麼後果?我真的沒有把握。為此,我猶豫了幾分鐘。但最後,色心壯了我的膽,我決定闖進去,萬一鬧出事來,我就推說是來找他丈夫。

於是,我輕輕推開了門。房門因為太舊,發出了輕微的聲音。我熟悉房間裡傢俱的擺設位置,乃輕步摸向床前。摸到床沿後,我坐了下來。熟悉了黑暗的環境後,我發現只有她一人在床,正在熟睡。我的心狂跳著。我伸出手來,輕輕掀起她腿旁的厚被子,另一隻手探了進去,摸到了她穿著晴綸長內褲的長腿。內褲下的肌肉結實豐滿,極具彈性。此時我用力很小,所以還沒有弄醒她。見她沒有反映,我把手移向了她兩腿中間,摸到了她高高隆起的陰阜!我的心跳的更厲害了,幾乎讓我窒息!

稍做停頓後,我的手掌在陰阜上摩擦揉捏起來。只感到無比的柔軟,肉感,聽到陰毛與內褲摩擦的沙沙聲!

這時,她迷迷乎乎的醒了過來,大概以為是丈夫回來了,未加警惕的問:「誰啊?」

我馬上俯身到她耳邊,用顫抖的聲音回答:「是我!」

她的睡意馬上沒有了,發出了一聲驚呼,接著輕聲問道:「你來幹嘛?」

我一時真不知道如何作答。稍微整理了一下思路,我胡亂編了一通仰慕她的話,表示希望與之親近。也是我太沒有偷香竊玉的經驗,本以為她知道是我後,會立即答應;即使不做口頭表示,也不會堅決拒絕。誰知道她的反映正是後一種,而且叫我馬上出去。我一時間不知道怎麼辦,但手還是隔著褲子撫在她的陰部(她好像推開過?)。

我一邊呆著,腦子裡急速尋思著:也許是因為她麵皮薄?或者擔心丈夫突然回來?於是我告訴她,我只摸一會就走,同時摸索著吻上她的臉,吻她的唇。她一邊推拒著,一邊叫我趕快出去,否則她要開燈叫人。我既然走出了這一步,就不會輕易停下來,並且料定她不感叫人。

我一手繼續捏她的B,一手揉搓她的奶子。在這過程中,我雖然擔心她會叫,擔心隔壁我父母聽見,但高漲的慾望使我不顧一切了。由於她不感大幅度的反抗,接下來我的手輕易的跨過她內褲上橡皮筋褲帶,直接摸到了她的大陰唇上,並開始撩撥她的慾望。也許是因為我當時接觸女人的經驗太少,也許是由於她處於極度的恐懼和擔憂之中,或者還有她剛剛醒來,不能很快進入狀態的原因,摸了幾分鐘,仍沒見她B中留出多少水來,B縫中並沒有怎麼濕潤。我又撩起她穿著睡覺的毛衣、晴綸內衣,抓緊了她的奶子,逗弄她的奶頭子。

就這麼玩了一會,她輕聲說:「夠了!快走,我丈夫要回來了!不走我真的喊人了》」我才不再害怕這些了,說:「他沒有這麼早回來的。我已經想你好久了,你就讓我操一下吧,我快點完事。」說完就掀開被子往她被窩裡鑽。她一聽,可能更害怕了,立即大力推我。女人的力氣終究有限。

我趴到她身上,一邊往下褪自己的褲子,一邊求她,並且保證很快操完。她則一邊抗拒,一邊開始求我了:「不要啊,大伯!求求你!不要!」「我要為她守住啊!」到了這時,我褲子都褪到了膝蓋,已經不可能停下來了。我一邊拉她的內褲,一邊用膝蓋頂開她的雙腿,她則竭力想夾緊,雖然褲子終於被我拉下來到了膝蓋的位置,但依然想阻止我操進她的B裡去。

到底她抗不過我,我扶好自己的雞吧,摸索著往裡一頂:進去半根了!這時只聽她輕呼一聲:哦!大概意識到抗拒再沒有意義,只希望我盡快操完,馬上離開,於是身子軟了下來,一任我趴在身上,氣喘噓噓的插她,抽她。我這時才發覺她的肚子微微隆起,大概已經懷孕三個月了!這可能也是她抗拒我的原因。我擔心操的她流產,加上褲子脫的不徹底,束縛了動作,而且她的陰道很緊,只能擡起上身,避免壓迫她的肚子,慢慢的、輕輕的操,難以舒展來,痛痛快快的操她。

於是,我嘗試擡起她的腿,把她的褲子全脫下來。對我的舉動,她開始激烈反抗,使我沒有得逞,只好別別扭扭的操著。在這種情況下,只有心裡保持著刺激的快意,下面其實沒有多少滿足感,但是又實在沒有辦法放開來幹她,而且提心吊膽,怕她丈夫真的回來。五分鐘不到,還遠遠沒有操夠、射精,她終究無法容忍了,開始用力推我下來。我怎肯如此草草收兵?於是一邊求她,一邊說快好了,快射出來了。見我繼續插在她的陰道裡不停下來,她放大了聲音:「快走!再不走我喊了。」同時伸出手去床頭摸開關要開燈。我見這樣,即使不甘心,也只有罷手了,趕緊答應她:「好了好了,我出去!」說完馬上起身下了床,站在地上整理自己的褲子,同時聽到她用被子擦完自己的陰部後,把褲子拉了上去。

這次雖然操的不盡興,但總算操到了她。出來後,我獨自躲在暗處,打了幾分鐘手槍,然後又藉口睡不著,回去看電視了。

快到12點的時候,他丈夫回來了,也坐到那個房間,和我一起看電視了。我眼睛盯在電視上,心裡卻在打鼓。萬一她告訴丈夫呢?等到他回房間去了,我也擡屁股走了。拿一夜我實在沒有睡好,夢裡都擔心被人揪出來。

第二天,我發現沒有什麼事發生,才放下心來。只是見了她,終究不好意思。隔壁鄰居嘛,低頭不見擡頭見的。她到是像什麼也沒有發生,這使我徹底放心,並且明白了:還有的是戲!後來的事實確實如此,我又操了她二次。如果不是我在外地工作的話,肯定有很多機會操她。

秋怡(1)

我很滿意於我的現狀。這美好的一切,完全是拜我的紅顏知己徐秋怡所賜。在傳統的觀念看來,她並不是一位好女人。她從來都不做家務,沒有做過一餐好飯菜。但是,我現在擁有美好的家庭,寫意的環境,卻全靠她一手造就。

我和秋怡初次相識的時候,大家同在一個寫字樓共事。當時,她是雙十年華,白白淨淨的,五官很端正。聽說她已經嫁為人婦了,所以我沒特別對她注意。

那一年夏天,我和秋怡一起到香港會議展覽中心處理公司的展出攤位。因為和她很接近。我開始留意到她一雙手臂非常雪白細嫩,一對小巧玲瓏的手兒十指纖纖,很是惹人喜愛。我有意無意到時,軟綿綿的使人砰然心動。

下午三點多鐘,公司另外有人來接替我們,秋怡對我說道:「去飲下午茶好嗎?」

我笑道:「好哇!你帶路,我請!」

秋怡帶我到灣仔一間情調優雅的餐廳。那裡燈光柔和,醉人音樂悠悠繞耳。起初我和她對面而坐。後來,她拿菜單和我一起看的時候,就坐在一起了。

「秋怡,你的手真美!」我不禁脫口地稱贊道。

她望著我笑道:「可是樣子很醜,是不是呢?」

「當然不是啦!你那麼漂亮,所有的男人都會為你傾心,被你著迷啦!」

「這樣說來,你不討厭我!」

「何 不討厭,直情很喜歡哩!如果你還沒有嫁人,我一定會努力追求你,可惜太遲了,我現在已經沒了機會呀!」

「並不太遲呀!如果你真的有誠意,現在就跟我回家吧!」

「跟你回家?」我奇怪地問道:「你這話是甚麼意思呢?」

「什麼意思你去了就知道嘛!怎麼啦!你怕我設置個陷井來害你嗎?」

「不是這個意思,我又沒得罪你,你怎會害我呢?你一定是想介紹你先生和我認識吧!我當然是恭敬不如從令啦!」

我叫來侍應付帳,秋怡打了一個電話後,就和我一起離開了餐廳。帶著我到她家去。

原來秋怡就住在灣仔,步行走了一會兒,已經走到她的家門口。她開了門,把我迎到屋內。這是一個兩房兩廳的單位,裝修得美侖美煥。秋怡指著客廳裡一個坐在輪椅上的一個男人向我說道:「他就是我老公季朋,你們坐一會兒吧!我先失陪一會兒。」

我在沙發上坐下來,季先生把輪椅推到我身邊,低聲說道:「我太太還沒有向你說清楚邀請你來的原因吧!」

我點了點頭說道:「我知道她想介紹我和你相識。」

季先生說道:「我和秋怡結婚還不到一個禮拜,就因為交通事故搞成這個樣子了。我很愛秋怡,但是又不能盡男人的責任給她應有的撫慰。秋怡是個好女孩,我不忍心她這樣過一輩子。所以我要她物色像你這樣誠實可靠的男性朋友,帶到家裡。我希望你也愛她,和她做愛。替我做我所不能做到的事情,讓她得到做人妻子應該得到的東西。」

我雙頰發燒,結結巴巴地說道:「這……怎麼……可以呢?」

「我太太起初也不願意,後來我提出靠這樣的方法刺激我的性機能,看看可不可以恢復人道。她才答應了,你也幫幫我吧!如果你拒絕的話,我和秋怡都會很失望的。」季先生說著,又對著秋怡剛才進去的房間大聲說道:「阿怡,你快點出來呀!」

季先生話剛落音,房門打開了。秋怡一絲不掛地走出來。我的眼前一亮,原來秋怡赤身裸體的時候是那樣動人。她不但生就一張討人歡喜的面孔,而且擁有一副勻稱的身材。那酥胸上羊脂白玉般的乳房,玉腿及藕臂上白晰細嫩的皮肉。無一不在對我產生著強烈的吸引力。我眼定定地瞪著秋怡小腹下那一道裂縫。那裡一根陰毛也沒有,白雪雪光脫脫,有一道粉紅色的肉縫。雖然是成年人的陰戶,卻宛如小女孩似的。

我正全神貫注於秋怡那光潔無毛的陰戶,耳邊就像影戲裡旁白似的傳來季先生的話音:「我太太好標致吧!白白淨淨的,她還沒生育過,小肉洞挺緊窄哩!你不必顧忌我的存在啦!盡管放心享用她的嬌軀啦!」

秋怡也移步漸近我的身旁,牽起我的雙手,放到她的乳房上。我頓時覺得手心接觸著兩與團細膩的軟肉。我情不自禁地輕輕撫摸著那酥軟的肌膚,並用手指輕輕捏弄著乳峰尖端那兩粒紅葡萄似的奶頭。胯下的陽具已經把褲子高高地撐起。

秋怡輕輕拉開我的褲鏈,把我粗硬的肉棍兒掏出來。握在軟綿綿的嫩手裡,臉上露出喜悅的神彩。接著她將我的褲鈕解開,把我的褲子褪下。又脫去我的上衣,使我像她一樣,渾身上下精赤溜光了。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