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大小喬姐妹和阿東的故事(6-7)

大小喬姐妹和阿東的故事(6-7)

6、喬瑩嬌吟

阿東射精後,身體癱倒在大喬的身體上,兩人緊緊的擁抱在一起。

喘息聲漸漸從低沈到完全消失,房間裡的各個角落裡充斥著淫液的味道。稍

息後阿東看著大喬通紅通紅的俏臉,不禁溫柔一笑說道:「瑩姐,你好迷人。」

阿東知道大喬全名為喬瑩。

大喬用充滿愛意的目光毫不躲避的看著阿東,小手在他堅實的背部來回摩挲,

忽皺起柳眉,嘟起小嘴,一掐阿東背部的肌肉,憤憤地說道:「瘋夠了,就從人

家身上下來,人家都喘不上氣了!」

阿東一樂,翻身躺到大喬身側,他用手肘支起頭,從頭至腳打諒著大喬優美

的身體,一手捏捏大喬的臉龐,滑過細長的頸,在大喬的身體上遊移。

「瑩姐,你太美了,真是位人間極品,不愧為天下第一美人,能得你垂青是

我一生的榮耀。」

大喬心田一樂,依偎著阿東,阿東撫摸著美豔的臉蛋,喬瑩雙眼緊閉感受高

潮餘韻的性福。

門外傳來敲門聲。大喬一驚,忙起身攫取一件長袍披上,打開內室門後朝我

看了眼後,急忙去外室打開房門問:「什麼事。」

只聽一個怯生生的聲音:「王妃,我們用餐時發現都督家來的丫鬟不見了,

該不會回都督府了吧?」

「哦,知道了,她可能去玩賞了吧,你們不用等她先吃好了,還有,今天不

用服侍我用餐,等下把我的晚餐拿到我房中來好了。」

大喬走到內室,她靜靜的坐在梳妝桌前一動不動,對著鏡子臉上又重新浮現

起了兩朵紅雲,襯得面容越發顯得嬌豔,自信而冷靜的面容把她心底的情慾從心

底的最底層慢慢的釋放出來。

阿東嘻笑著拉著大喬的手說:「瑩姐,今天讓我服待你,為你梳妝著衣好嗎?」

說著手已經伸向大喬的長袍。大喬連忙躲避著,不想被阿東的手擦到了仍在勃起

狀態的乳頭,一驚人也軟了,阿東乘機把她的長袍解開,一對圓潤飽滿的乳房露

了出來,長長的乳尖驕傲的向前挺立著,大喬不覺啊了一聲。

阿東笑著輕輕摸了摸大喬的乳房,小聲嘀咕道:「真是位性感的尤物,好漂

亮啊。」

大喬在臉一紅,笑駡了一聲:「小冤家,你自己整理下要緊,我先找換的衣

服。」忙趁阿東不注意躲閃開,走向衣櫃。

大喬從衣架中拿了件粉紅色連衣裙穿起來,讓豐滿的身材顯露無遺,高挺的

乳房讓中間顯出深深的乳溝,膚色在粉紅陪襯下越發白嫩,剛到膝蓋的裙幅長度,

顯出修長的雙腿,成熟女人風韻的迎面而來,她不敢看阿東明亮的眼睛,側頭擺

弄著裙邊,婉如個犯錯的小女孩樣。

阿東走近大喬,擁緊大喬,彷彿聽見她的心跳聲,不由又一次捧起大喬臉孔,

俯視她的美眉,深深的朝她的嘴唇吻去……

室外傳來腳步聲,大喬急促閃避阿東那未曾盡興銷魂的吻,阿東猛吸幾口才

放開大喬,輕輕拍打著她的美股,讓她走出內室。

外面丫鬟在擺放著晚宴的佳餚,阿東才好好欣賞起天下第一美女的臥室。阿

東觀屋內陳設,覺得十分幽致,窗戶明亮家幾乾淨,木板地閃光無塵,壁上掛著

一些山水畫和佳麗畫,房內四角和窗臺有一些自栽的花草,清香撲鼻而來。

這時外室傳來關了門,擡頭間大喬已踏進內室之門,她含笑對著阿東看,她

那勾人心神水汪汪、亮晶晶的媚眼滿含春意,似乎好像一團烈火那樣的灼人心弦,

看得阿東發呆。

大喬軟軟的纖手牽著阿東說:「跟我來……」阿東不由自主地隨著她,從側

後面觀察著她,見她那披肩長長烏黑的秀髮,護著雪白細嫩的粉頸兒,顯示出一

股成熟婦人的風韻及媚態,粉紅色連衣裙更因屋裡燈火袍暗而性感,因曖昧而撩

人,粉紅色連衣裙十分貼身,把她那一副豐滿的胴體,完全襯託了出來,一雙豐

滿鼓漲的乳房,隨她步幅而擺動,渾圓的雙肩細露了出來,肥大的粉臀,優美而

性感的翹起,肌膚雪白細嫩,身材窈窕,曲線豐滿,尤其剛到膝蓋的衣裙把一雙

豐腴修長的粉腿,若隱若現在阿東的眼前,真是風情萬千,迷人極了。再加上大

喬胴體上傳來的特有脂粉香以及肉香味,讓阿東嗅之沁入心脾而心神不定,想入

非非啦!

大喬把阿東拉到餐桌旁讓他坐下,她自己坐在阿東身旁。

阿東立馬給大喬倒了一杯老酒,接著自己也倒上一杯說道:「來,讓我們幹

一杯,謝謝瑩姐你給我的快樂。」

阿東一口幹了杯中酒道:「瑩姐,我一介草民能得到你和小喬姐的垂青,我

真太幸福了。」

大喬默默不語,過了一會,她眼眶濕濕的,極力想忍住自己的淚水。阿東有

些惶惑,更柔聲道:「瑩姐,是不是我……」

大喬終於忍不住,撲到東的懷裡,哭了起來。過了一會,她委屈地道:「東,

如果被別人知道怎麼辦?我已不能沒有你,沒有你的這日子怎麼過了?我真不知

道以後會怎樣?」

「大喬姐,放心,只要我們小心一點沒人會知道的,我會終身守護著你和小

喬姐的。」阿東輕輕地撫摸著大喬的玉臂。

大喬不作聲地靠在阿東的肩頭上,阿東一隻手撫摸她的玉臂安慰她,慢慢地

習慣性地向望去撫摸美人的雙乳了,阿東心頭一蕩,禁不住另一隻手臂擁住了她,

輕輕地撫摸著,好一會大喬情緒已正常了,阿東還撫摸著她,摸著摸著,撫摸她

玉臂的手慢慢往下滑,直到她左肋下,自然地就滑到了她奶子上。

大喬看了東一眼說:「小色狼,喝酒時還不安好心。」

阿東眼神曖昧地看著她,傻傻地笑道:「小喬姐可叫我大色狼呢。」

大喬喝了點酒,臉蛋紅撲撲的,倍增嬌豔。阿東摸她胸脯、摸她的雙乳,大

喬並沒反抗,她沒動,讓阿東釁意撫摸,過了一會,阿東覺得可以再進一步了,

準備往下去撫摸她腿間的私處時,她輕輕地推開阿東,說:「東,這樣不行,來

咱們喝酒。」

「我不想喝。」

「為什麼?」

「除非你喂我。」

「怎麼喂?」

「你先喝到嘴裡,然後我用嘴來接,你吐出來給我。」

大喬臉騰地紅起來,「壞死了,我不會,不幹。」

「不幹我不喝。」阿東故意道。接著拿過酒杯,給大喬,她不喝。阿東就自

己喝了一口,抿著,摟住大喬,吻上她性感的嘴唇,向她口中灌去。大喬被強迫

灌了一口後,興致來了,道:「真壞。」接著她自己也喝了一口,向東灌來。

二人相互灌了幾口後,大喬臉更紅了,有了一點酒,這時二人的血也被挑熱

了。阿東道:「瑩姐,你站著往下滴,看我接得住嗎。」

於是大喬站起來,一腳踩在東的椅子上,啜了一口,在阿東上方,紅得晶瑩

的酒如一條線往下流,阿東在下方約一尺遠接住。

由於大喬是一腳站在地上一腳站在椅子上的,兩腿之間開叉很大,阿東左手

攬住她的腰臀,右手直插到她雙腿間去摳弄她私處,直探到蜜穴口,一會,阿東

和手指連同手上的織物濕了。大喬軟了下來,雙手吊著阿東脖子坐在他懷裡,阿

東一手摟住她,一手從衣裙開叉處伸進去,繼續探她的蜜處。大喬裡面沒有小褲,

她蜜處柔軟細嫩,淫水汨汨而出。

大喬喃喃地道:「東,……你這天底下最壞的男人……壞得讓女人發瘋……

我守的身讓你破了……沒清白了……你好壞啊……我離不開你了……啊……哦…

…壞東……哦……」

對著嚶嚶呻吟的躺在懷抱中的大喬那精緻的臉龐、苗條的身姿,美得令人無

法挑剔的璀璨東方美,阿東全身好像觸了電似的,再也忍不住了,便用雙手捧住

她的面頰,扳了過來而吻了上去,大喬也張開櫻唇伸出香舌吐封東嘴裡,二人互

相熱烈的舐吮起來。

阿東一手摟著她親吻著,一手即伸入她敞開的連衣裙胸前開口處,插入那渾

圓的大奶中,大喬那雙大奶子就像打足了氣的汽球似地,摸在手上軟綿而帶彈性,

一面把玩著,揉捏著乳頭,手上的感覺真是美妙舒服極了。摸夠了大喬美妙的乳

房、乳峰,阿東重又去弄她的蜜處,大喬經東的調弄,慾火已被煽起渾身難受得

要命,雙腿緊緊夾住阿東那挑逗的手,她雖然慾火己熊熊的燃燒了起來,陰戶中

是又酸癢又空虛,急需要更激烈的動作來解心中慾火,但是她畢竟是王妃身份,

她心中多少有點害怕興羞怯。

「啊!不……不要……我……哦……」

「王妃姐姐……我抱你到床上去,再讓你好好的嘗嘗人生的樂趣……」

阿東雙手猛地把她抱起,就往房中走去,邊還熱情的如雨點般的吻著她。大

喬雙手摟著東的脖子,繾縮在東的懷抱中,任由東去擺佈。

阿東把大喬抱進房中,將她放在床上,動手把她的晚裝卸了下來,再兩三下

飛快的把自己也脫個清潔溜溜,猛地翻身跳上床去,把她緊緊摟抱在懷。大喬嬌

軀顫抖,雙手也死緊的摟抱在懷,同時把那豔麗的紅唇,印上了阿東的嘴唇,二

人熱情的親吻著。

阿東仔細欣賞身下的大喬,想不到年近三十的大喬,乳房是這樣的美,白得

如雪如霜,高聳挺拔猶如兩座山峰,乳頭像葡萄一樣呈緋紅色,挺立著。阿東伸

手握著胸脯上乳峰,真是又柔軟又極富彈性,摸到手上真是舒暢美妙極了。他又

揉又搓,又捏又撫,玩完這顆又玩那顆,兩粒乳頭被揉捏得硬如紅棗一樣的挺立

著。

阿東邊玩邊欣賞起號稱當今天下第一的美女的玉體。大喬那雪白細嫩的胴體,

真是上帝的傑作,都快三十的人了,肌膚還如此的細膩滑嫩;曲線還那麼的窈窕

婀娜多姿,容貌又嬌豔冶蕩,真是美得使人頭暈目眩,耀眼生暉。尤其那肥隆的

陰阜上長一小片光亮的短亮毛,是那麼性感迷人。雖然她己生過一位兒子了,可

是小腹還是那麼平坦,嫩滑。粉臀是又圓又大,粉腿修長,還能保養有如此豐潤

滑膩,令人蝕骨銷魂的胴體,其風韻之佳,實難以容於萬一。

尤物!尤物!真是世間難見的尤物!看得阿東張口結舌,雙眼冒火,垂涎欲

滴,心火如焚,神情緊張激動,真想即刻把她一口吞下肚去,大快朵頤方才淋漓

痛快。

於是先伏下頭去,一口含著大喬那緋紅色的乳頭舐吮吸咬起來,一手撫摸揉

搓著另一顆乳房,一手撫摸著她那白白嫩的豐臀,再又撫到那多毛肥隆的肉縫中,

一陣的撥弄,濕淋淋的淫水粘滿了一手。

「喔!我……我受不了啦……哦……」

大喬被阿東撥弄得嬌喘籲籲,一雙玉腿在扭曲的伸縮著,媚眼如絲的半開半

閉,兩片濕潤火燙的櫻唇,充分地顯露出性的衝動,欲的需要,情不自禁伸出一

只玉手去撫摸東的陽具。她的玉手一握住大陽具,感到手中的陽具是又粗又長,

又硬又燙,再一撫摸那個龜頭,好大的一個龜頭,棱溝又寬又厚,就像是個大雞

蛋一樣。心想:「怪不得它插在自己的美屄裡面,那種滋味美死人呢,被這又寬

又厚的龜頭棱溝一磨擦一掏弄怎受得了!‘

阿東在挑弄了一陣之後,伏下頭去用嘴含吮大喬那兩片特一無二、動人心魄

的大陰唇和小陰唇,舌尖舐吮吸咬著那粒粉紅的大陰蒂,不時用舌尖伸入陰道去

舐吮挑弄著。

「哎唷!我!小乖乖……你舔得我……酸癢死了……哦……哦哦……求求你

……別再咬……咬那粒……那粒陰核了吧……瑩姐渾身被你咬……咬……弄……

弄得難受死了……啊……別再……再捉弄……我了……哎呀……不好……我要出

來了。」大喬語不成聲的哼叫著,一股滑膩膩的淫液,狂流而出。阿東則大口大

口的吞食下肚,這是天下第一美女體內的精華而最富營養的補品,能壯陽補腎,

令人食之不厭。

「啊!小寶貝!……小寶貝!……你真要整死我了,我泄了……」

阿東把大喬那桃源春洞的騷水舐食乾淨後,翻身上馬,把她的兩條渾圓粉腿

分開放在自己的肩上,在她那個豐滿的豐臀下面墊了一個枕頭!使她那微張飽滿

豐肥的陰阜暴露在眼前,更顯得高突上挺,肥厚生毛的兩片紫紅色的大陰唇中間,

夾著那紅紅的桃源春洞,溪水潺潺流出,阿東用手握著自己粗長的大陽具,先用

大龜頭在洞口擦弄著,只見大喬被擦弄得豐臀不停的往上挺湊。

「喔!東……好東別再逗我啦……我……我真受不了……啦……」

阿東的大龜頭在大喬的肉縫中擦弄一陣後,已感到她的淫水愈來愈多,屄口

發燙已到了可以行事的時候了。便屁股用力一挺,‘滋’的一聲肉棒已進去四、

五寸左右。

‘哎唷!’大喬也張口結舌的一聲叫:「痛……‘她邊叫痛邊用手去推阿東

的小腹,阿東直感覺到大肉棒插在她那緊小暖濕妙屄裡面,真有一股說不出來的

舒服勁,見她用手猛推自己的小腹,再看她的粉臉煞白雙眉緊皺,一副痛苦難忍

的模樣。其實大喬的妙屄裡面雖然被大肉棒才插進去四寸多,但是那股又痛又麻,

又酸又癢的一種不可言喻的快感,使她有種充實和脹滿感,以及舒適感,毫無來

由的全身顫抖赴來,而美穴也不住的抽孿著,緊緊夾住阿東的肉棒。

風情萬種,絕世尤物,阿東心裡莫名其妙的冒出了這兩個詞。阿東想像大喬

這樣嬌豔性感成熟的美嬌娘,必須好好珍惜她!而能長久的擁有她才行。他雖然

慾火高熾!大陽具被她的美屄夾得是舒暢無比,但是還不敢再冒然的挺抽,於是

改用旋磨的方式,慢慢的扭動臀部,使大陽具在妙屄裡旋轉著。

「喔!東……你的大肉棒……磨得我好美……好舒服……小乖乖……哦……

啊……我裡面好癢……快替我……搔……吧……心肝寶貝……」大喬夢囈般的呻

吟浪叫著!嬌軀美得好似飛躍起來,也不管自己的蜜穴痛是不痛,將豐臀往上猛

挺,使陰戶一再的覆和著大陽具,做成緊密的接合。

阿東的旋磨,使大肉棒與她的陰壁嫩肉,作更密切更有效的磨擦,每磨擦一

次,大喬的全身都會抽慉一下,而顫抖一陣。「「啊……好弟弟……小色狼……

我好舒服……我……我忍不住了……我要丟了……」

東愈磨愈快,感到大喬嬌小玲瓏的美穴裡面一股滾燙的淫液直沖著大龜頭而

出,陰道已經沒有原來的那麼緊窄了。於是臂部猛地用力一壓,大肉棒「滋」的

一聲,已經全根盡沒插到底了,是又暖又緊,舒暢極了。

‘哎呀!’大喬大叫一聲,緊撕著東,嬌軀不停的顫抖著,抽慉著,一陣舒

服的快感,傳遍全身,使她小腿亂伸,豐臀晃動,雙手像蛇一樣緊緊纏著東。

阿東並沒停止,緩緩地把大肉棒往外抽出,再慢慢的插入,抽出,插入……

每次都碰觸著喬瑩的花心深處,使她是又哼又哈的呻吟著,大喬本能的擡高粉臀,

把陰戶往上挺!上挺!更上挺!

「哎呀!小寶貝……小心肝……東瑩姐要被你弄死了……啊……好舒服……

好美啊……你真是我寶貝……我心愛的小丈夫……」

阿東聽到美人大喬終於叫自己為小丈夫,更是愈抽愈快、愈插愈深,只感到

她的妙穴是又暖又緊,淫水不停的往外直流,花心在一張一合地猛夾著大肉棒頭,

直夾得自己舒暢無比,整個人像是一座火山似的要爆發了。

大喬櫻唇微張,嬌喘籲籲、香汗淋淋,媚眼如絲,姣美的粉臉上,呈現出高

潮的快樂表情來,淫聲浪語的叫道:「啊……我的小親親……你真厲害……你的

大肉棒快……快……快要插死我了……我快吃……吃不消了……哎唷……我受不

了啦……我要死了……哎呀……不好……我……我又要丟……」

阿東的粗長碩大的陽具猛抽猛插,再使出三淺一深、六淺一深、九淺一深、

左右抽花,插到底時再旋轉著屁股,使大龜頭直頂著花心深處,研磨一陣的高超

技巧,直插得大喬渾身顫抖,淫水像山洪爆發似的,一陣接一陣的往外流,雙腿

不停的伸縮,全身燸動,豐臀狂搖亂擺,熱血沸騰到了極點,忘情自己是個寡婦

歇斯底里的浪叫著:「哎呀喂!親弟弟……小寶貝……小丈夫……我要死了……

你真要了我的命啦……我的水……都快流乾了……你……你怎麼還……還……還

不射精嘛……小寶貝……求求你……快……快把你那寶貴的甘霖瓊漿……射給我

……滋潤滋潤嫂子那……吧……我的小冤家……哦……姐姐……要被你弄死了…

…」

阿東此時也快要達到高峰,大肉棒已脹硬得發痛,非得一泄為快,於是拚命

的一陣狠抽猛插,整個人像要爆炸似的。尤其大喬的小穴花心,像嬰兒吃奶的小

嘴似地,猛張猛合的舐吮著阿東的大肉棒頭!吮吸得他欲仙欲死,舒暢無比,阿

東怎甘心示弱,用大龜頭在肉洞內猛搗猛攪。

「呀……好王妃……我要射……射給你了……」美妙的性交使他也忘記了小

喬的不能在大喬體內射精的叮囑。

「啊……小寶貝……射死我了……」阿東一股股濃精飛濺而出,直達大喬花

心,肉棒一下一下地在大喬下體深處顫抖著,二人緊緊的纏抱在一起,大喬暈昏

迷迷的睡過去了。

半夜,阿東醒來又奸了大喬兩次,第二早起來,看著嬌美迷人的大喬,一下

子感覺到血脈賁張渾身衝動,忍不住架起她雙腿又奸了她一次。一連幾天,大喬

不敢出門,因為東奸得她蜜處竟有些腫漲起來,雖然這樣,但大喬感到花心火辣

辣地跳動,心身和肉體都感到很舒服,這是她各孫策一起從沒有過的奇妙感覺。

大喬是當今天下共認的第一美女,是個讓男人想往女人羨慕的一代尤物,從

很久以前大小喬就是阿東意淫的女人,相比小喬,大喬的端莊和傳統更讓阿東著

迷。

此後,只要有時間,阿東都要來摟著大喬這位性感嬌娃睡覺……

7、槍挑雙嬌

又是一年一度的中秋節深夜,阿東與水姬已經結婚一個多月了,看水姬幸福

的睡著,阿東立起身來打房門,向小喬臥室走去,過道裡靜悄悄的,整間屋子陷

入寧靜中,從過道的另一頭可以看到朦朧的客廳,今天的月光很亮。

他推動著走到小喬的房門,門並沒有鎖,他輕輕地推開門,月光從紗簾中星

星點點的灑落,在房間正中的床上,小喬側臥著,一頭黑髮散落在枕上,薄薄的

毛巾被並沒有掩去她優美的身形,以完美的弧線展示著自己的美麗。

阿東掩了門,摒著呼吸,走到床前,他看著眼前的女人,眼裡沒有情慾,只

有關愛。他為她的美麗著迷,那裸在外面的胳膊,襯著月光是那麼的吸引著他的

目光。

阿東小心的側身坐在床上,他怕驚醒了這個睡美人,他希望時間在這一刻永

遠的停頓。過了好一會兒,他顫微微的伸手輕觸著小喬的黑髮,多柔順啊,接著

是那裸露的胳膊,皮膚象綢緞一樣光滑。他又一次看著那側臥的倩影,那嬌小的

身軀他是多麼想抱在懷中。

阿東輕輕的側臥在了小喬的身旁,深深地嗅著她身上的淡淡的香味,他陶醉

了,以至於忽略了小喬身體的顫動。儘管他努力的讓自己清醒,但腦海深處好似

有聲音對他說:「睡吧,伴著她睡吧。」他的眼合上了,不知不知覺中沈入了夢

鄉。

小喬其實也一直沒睡著,從阿東進來的那一刻,她就感覺到了,但她沒有動。

小喬深感自己沒有看錯人,阿東雖是傭工,但英俊超俗,智聰慧穎,談吐動聽迷

人,更可貴對自己體諒、疼愛、尊重。與阿東發生關係已有3個多月了,彼此之

間那種生死相依,倍加愛護的愛意和溫存更多了,平時彼此眼裡流出的是體貼入

微與愛護倍之,想著這些小喬也進了甜蜜夢裡……

阿東在夢中隱隱約約聽見房外水姬在叫門,起身開啟門栓,這時只見門「抑

唉」一聲被打了開來,進來的是愛妻水姬,阿東忙又關上房門。只見屋內的水姬

一陣輕笑傳入耳中,「夫人,您看您這一身的曼妙身段,我們做下人的,就是羨

慕也羨慕不來啊,難怪東,就是我也想天天抱您入啊……」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