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我愛媽媽,我愛妹妹

我愛媽媽,我愛妹妹

(一)

我今年 18 歲,對於將來要做什麼,我不知道,因為媽媽無力供我上大學。對此,她很抱歉,但我並沒有怪她,因為是她一個人將我和妹妹拉扯大的,我深信她還會這樣做下去。

我的妹妹索妮亞,16歲──花樣的年華,正是長身體的好時候。這時候少女的心最難以捉摸,像我就從來也沒有想到過她會這樣的熱情似火,連我也吃不消。當然,後來我知道了。

我很早就對妹妹的身體感興趣。我看著她從小到大地長大,對她的每一個階段都了如指掌。作為哥哥,我當然很關心自己的親妹妹了,所以有些奇怪的舉動也不足為怪。

有一天晚上,妹妹洗完澡,絲毫沒有注意到浴室的門輕輕地開了一小道縫。在縫的另一頭,是我興奮得發光的眼睛。透過這道縫,我可以看到她站在正對著門的鏡子前用毛巾擦拭身體。她小心地擦拭她已經開始發育的乳房,看起來相當地大,雪白豐滿,與她16歲的年齡有些不相稱。在擦到她的秘處時,毛巾停留的時間稍稍長了點,臉上泛起淡淡的紅潮,有點陶醉地看著鏡子裡的自己。突然她擡頭看見鏡子深處我那雙直勾勾盯著她身體的色眼,下意識地擡起毛巾,遮住胸部,並大力關上浴室的門。我滿足地離開,腦子裡還在回味妹妹那美麗苗條、散發著青春氣息的身體,興奮生殖器禁不住在短褲內歡快地跳動。

在我三歲的時候,媽媽和爸爸離婚了,因此,我對爸爸完全沒有什麼印象。媽媽那之後再也沒有聽到過爸爸的消息。她曾試圖找過其他男朋友,但好像都沒有一個談成的,媽媽只好放棄,獨自一人把我們撫養成人。

在我眼裡,媽媽是世界上最美的人,她擁有一副令我大多數朋友的媽媽們都眼紅的好身材。我不明白為什麼她跟任何一個男人都待不久,我從未見到過媽媽赤裸的樣子,雖然我常常祈求有這樣的機會。

又是一天晚上,媽媽要工作到很晚才能回來,就留我在家照看妹妹,這本是十分平常的事。我和妹妹擠在休息室看電視,索妮亞坐在地板上,我則舒服地躺在沙發上。我事先訂購了一份比薩餅,以逃避做飯的責任。正當我們等待比薩餅送來時,索妮亞決定先去洗個澡。但當她洗完澡穿著浴袍回來時,卻發現我已經在享受我的比薩餅了,連忙跑過來搶去一塊。當然,她根本沒有注意到在她彎腰時,浴袍敞開了一部分,我可以瞧見她可愛、尖尖翹起的乳頭。

「不要弄髒地毯,不然媽媽要生氣了。」我說。

她擡起頭,忽然注意到我在盯她的什麼地方,馬上意識到我在占她便宜。她很快站起來,坐回原位,繼續她的晚餐。

我似乎看到她的嘴角掛著一絲微笑,難道我看錯了?

媽媽回來時已經十一點了,看上去累得要命,我忙爬起來接過她帶回來的一個包裹。

「您坐這,媽媽。我來拿吧。」我對她說,「您看上去累壞了。」

媽媽重重地坐在沙發上,脫掉鞋子,用手揉著腳踝。

我忙坐到她前面來幫她做。

「讓我來吧,媽媽。」我邊說邊溫柔地握住她的腳。

我輕輕地揉搓媽媽的腳趾,然後是足弓。

我擡頭注意到媽媽將頭往後靠在沙發上,合上了眼睛。這時索妮亞說她要睡了,並向我們道晚安後回房去了。

我繼續給媽媽揉腳,不過已經往上移到了小腿,稍稍加重了點力量,用心地揉媽媽結實光滑的小腿。

我聽到了媽媽發出的呻吟,她一定覺得我這樣做令她很舒服。

「嗯…!真舒服!你真是一個好孩子。你總是知道媽媽最需要什麼。」

我轉向她的另一隻腳,但我的眼神卻徘徊在媽媽豐滿的大腿上。我注意到她的裙子上撩,隱隱露出內褲掩蓋著的大腿根部。我發現媽媽沒有穿襪褲,只是穿著薄薄的幾乎透明的內褲。透過這層薄薄的內褲,我可以清楚地看到陰毛的輪廓。

一股熱流忽然從丹田升起,衝擊著我的下體,使之迅速膨脹、勃起。我的興奮加上媽媽的近在咫尺使我一下子大膽起來,我決定試試看媽媽能容忍我多少。

一邊希望媽媽不要注意,我的手一邊順著她光滑、結實的小腿向上移。我揉搓著媽媽的右小腿的肌肉,使之鬆弛下來,然後非常慢非常慢地向上移動我的手。

當我的手撫到媽媽的膝蓋時,也許是無意識地,媽媽的腿稍稍地分開了一些,使我可以更自由地撫摸她的大腿。我慢慢地按我的意思撫摸媽媽的大腿,我還可以更輕易地看到媽媽的陰部。

我的兩只手都移到了媽媽的大腿之間並開始輕輕地摩挲大腿的內側。我擡起頭,看到當我撫弄腿內側時,媽媽的嘴微微地張開著,她的眼依然閉著,但我可以感覺到當我的手向她的陰部挺進時,她開始不安地蠕動起來。

我大著膽子摩擦媽媽內褲的外側,出人意料地,媽媽居然沒有張開眼睛。

到了現在,我已經明白媽媽其實是知道我在幹什麼的,但她顯然誤會了我的意思,以為我只是無意中如此而已。

於是我決定更進一步,做點讓她吃驚的事。

我隔著內褲摩擦著媽媽的整個陰部,感覺到了她的陰唇的所在。當我加速摩擦時,我聽到媽媽的呼吸開始加快,我將一根手指滑到媽媽的內褲裡,輕輕地插入潮濕的陰道,然後又加了一根手指,一進一出地探索她的秘處。

這時,媽媽突然睜開了眼睛,合上大腿。

我尷尬地別過身去,媽媽拉下被撩起的裙子,試圖掩飾羞紅的臉。

好一會兒,我們倆都沒有說話,時間似乎停止了一般,氣氛十分古怪。

唉,這種沈默真讓人無法忍受,我硬著頭皮向媽媽道歉。我對剛才發生的事十分後悔,我這禽獸不如的家夥,居然褻瀆了我最敬愛的媽媽,我真是一個下流的、無可救藥的壞蛋,我決心絕不允許像剛才那樣的事再發生。

由於第二天是星期天,我想起早點做些家務,於是向媽媽道晚安,媽媽像往常那樣給了我一個吻,然後我退回我的臥室。

在回房的路上,我發現索妮亞房中的燈光還亮著,於是我停下來輕輕地敲了下門。沒有回應,我以為索妮亞睡著了,於是打開門去幫她關燈。

噢,我看見了什麼!我一下定住了。

妹妹顯然沒有聽見我的敲門聲,她正躺在床上,曲起膝蓋,將一個白色的大震盪器塞進她的陰道內,我入迷地看著她將震盪器壓進拉出,然後又把它貼在她翻起的陰唇上來回摩擦,享受那種震盪的感覺。

她的另一隻手不住地揉搓豐滿的乳房,頭則不停地左右擺動。從她越來越快的動作來看,她很快就要高潮了。我只感到我的陽物開始跳動,很快就勃起了。經歷了媽媽剛才的事,我的陽物更形堅硬。

看著妹妹用震盪器自娛,我簡直妒忌得要命,我真希望現在進出妹妹兩腿之間的不是震盪器,而是我那硬得像鐵棒似的的陽物。

妹妹的手很快又移到了她的屁股上,將假陽具插進肛門,她的背拱了起來,整張床立刻劇烈震動起來。她很快就要高潮了,喉嚨裡發出低沈的呻吟,假陽具出入肛門的速度也越來越快。

噢,再看下去我要受不了了!

我悄悄地退出來,關好門,返回我的房間。

幾乎是一進門,我就掏出陽物,瘋狂地套弄起來,幻想我正在猛幹妹妹那此時也是火熱的淫洞。

事後,我清理乾淨,躺在床上遐想。隱約中,我聽到隔壁媽媽的房中傳來了一聲聲竭力壓抑的快樂的呻吟……

第二天我起了個一大早,我輕手輕腳地爬起來,注意不要弄出聲響,因為我知道,每星期只有這一天媽媽才能休息,不必上班。我出門到車庫去,有些活要幹。

我爬上工作梯,來到頂層,我要拿些工具,因為待會要清理庭院。

我憑感覺摸索著,突然一雙手扶住我的腰,把我嚇了一跳,低頭一看,是媽媽,她正站在我下面,嘴角掛著一絲微笑。

「我可不想我的兒子掉下去,否則可沒人像你那樣給媽媽按摩腳腕喲。」

我轉過身,忽然發現我牛仔褲的拉鏈口正對著媽媽的臉,將我的陽物插入媽媽嘴裡的念頭一閃而過,使我羞紅了臉。

媽媽有些詫異地看著我,將按在我腰上的手移開。

在我爬下梯子時,媽媽的手蹭到了我剛剛膨脹的部位,我只希望她沒有覺察到。

我步出車庫,媽媽跟了出來。

「今晚吃烤肉怎麼樣?」媽媽問我。

我說,這主意真不錯,然後去準備做烤肉的工具。

「做完了快點到屋裡來,親愛的,我還有事要讓你做。」媽媽說。

「好的,媽媽。」我答道。

媽媽在一旁看我做了會兒,才回到房子裡去。

一會兒,我做完了活兒,回到屋裡想找點飲料喝。

索妮亞正坐在廚房裡給雞肉上香料,留做烤肉之用。

「昨完好看嗎?」我打開冰箱門時她冷不防地冒出一句。

我的臉頓時一紅,但很快便恢復了平靜。

主啊!她一定知道我昨晚就站在她的門口。

「你究竟在胡說什麼呀,小妹。」我喝了口飲料說。

「哦,沒什麼!」她說,「…真的,沒什麼。」

我發誓在我離開廚房時,索妮亞可愛的俏臉上閃過一絲笑意。

我經過媽媽身邊向車庫走去,告訴她我去準備烤肉的工具。

「嗯,我想我應該幫你,免得你會掉下來。」她說著跟在我後邊來到車庫。

我爬到工作台上,接著媽媽手裡遞過來的工具,把它們放回原位。然後我感到媽媽的手又圈上了我的腰,這一次我用背對著她,避免了早上的尷尬事。但我很快發現媽媽的手故意向我牛仔褲的前面移動,停在皮帶處,然後她突然解開了我的皮帶扣。

我僵在那,不敢往下想。

我的陽物蠢蠢欲動,開始膨脹,想要掙脫牛仔褲的束縛。

媽媽沒有幫我提住牛仔褲,但是故意不解開我的拉鏈。

我只能站在梯子上等,我想知道媽媽會做到哪一步,她真實的想法是什麼,所以我只能等,等媽媽做我夢想她會做的事。

媽媽將我的牛仔褲拉下,露出我的內褲。我感到媽媽的手伸進我的內褲,摸索著停在我半硬的陽物上。她細長的手指纏繞著我的陽物,開始溫柔地撫弄它。她拉下我的內褲,她的頭正處於我屁股的上方,我可以感覺到她呼出的熱氣噴到我的背上,然後開始快速揉弄我的陽物。

我轉過身,硬挺的肉棒正好對著媽媽性感的嘴巴。

「哦,上帝,不能這樣!」我想,但只能任媽媽自由地撫弄我硬邦邦的肉棒。

我扭動著腦袋想要揮去這惱人的快感,但我的手卻本能地按在媽媽的腦後,引導她的嘴唇貼向我的完全勃起的陰莖。

「哦,孩子,我們不能這樣做…嗯…」媽媽呻吟著。

我打斷她的話,將漲得發痛的龜頭擠進媽媽的雙唇之間。

當我的肉棒完全進入媽媽的嘴巴後,她立刻便拋開了所有的偽裝和顧慮,用手摟住我的赤裸的屁股,任我將肉棒深深地插入她的嘴巴。

喔,這不是夢吧,昨天我的詭計沒有得逞,今天的事卻來得是如此地突然。

我的雙膝禁不住顫抖起來。

為了証實這一點,我屁股一挺,將肉棒往更深處送。我感到媽媽整齊的牙齒輕輕地滑過陰莖的表面,她的嘴唇緊緊地吸住我的肉棒,完全將它吞沒。

我牢牢地按住媽媽的後腦,開始抽動肉棒,起初很慢,以免噎住她。我的陰囊懸在半空,隨陰莖的進出而擺動。

媽媽開始用力擠壓我的屁股,大聲呻吟起來,同時用力吮吸我的龜頭,使之熱力更增。

當我的肉棒刺進媽媽火熱的嘴巴時,我感到媽媽柔軟的舌頭輕輕地纏繞在肉棒上,舒服得我差點從梯子上摔下去。

當我的肉棒插入媽媽的喉嚨時,她只能用鼻子呼吸。

她擡頭看我,眼裡帶點懇切,我將她的臉按在我的大腿根部,我的陰囊拍擊著她的下巴,我感到她的鼻子緊貼著我的陰毛,呼出的熱氣噴在大腿根部,一股極度的快感衝擊著我的下體,使我飄飄然。

我將肉棒抽回一點,看媽媽的反應,看來她十分陶醉於我肉棒的進出。

於是我又大力抽動肉棒,猛幹媽媽的淫嘴,就好像是在幹她的陰戶似的。

「噢,媽媽,用力吸呀,把我的精液吸出來。」我喃喃自語。

幾乎是立刻,媽媽回應似的喉嚨裡發出含混不清的吸氣的聲音。

簡直像夢一樣!

盡管我對媽媽有各種各樣的幻想,但我從來沒有想過這一刻一切全都真實起來。

對,我在自家的車庫裡,媽媽含著我的陰莖,我在猛幹媽媽的嘴,媽媽也很享受的樣子…

媽媽的手小心地撫弄著我的陰囊,令我有按耐不住要噴射的衝動。我感到我的陰囊開始沸騰,箭在弦上的感覺越來越強烈。我的陰莖開始顫抖,媽媽顯然也注意到了。她拚命地向後想要避開,但被我死死地按住。

我將陰莖深深地插入媽媽的喉管,猛然間一洩千里,媽媽的眼淚頓時湧了出來,噙著淚水將我射出的乳白粘稠的液體咽下。

我的陰莖不停地抽搐,看著媽媽完全咽下我熾熱的精液,感到極度地快感。

媽媽閉上眼,抽泣著。

「喝下它。」我下意識地說。

我不知道為什麼要這樣說。

我的肉棒仍然深深地插在媽媽的喉管裡,射出的精液是如此地靠近她的胃,難怪她會如此難受。

陰莖又勃動了幾下,才射完了所有的積澱。

我無法想像我竟能持續射精這麼久,媽媽的嘴裡充滿了我的排出物,有一些還從她的嘴角往下流。

我退出肉棒,讓她能更容易吞咽我的精液。

暢快吐出所有累贅後,我的陽物開始偃旗息鼓,很快軟了下來,同時我放開了媽媽的頭。

媽媽用手背擦了擦下巴上的精液,一扭頭跑回了屋裡。

我穿上衣服,跟著她也進了房裡。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