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淫蕩的女醫師 1

淫蕩的女醫師 1

錢建從他的情婦家裡出來了。連續在床上做了3小時,錢建的兩條腿像面條一樣軟了。錢建是X大學的副校長,電子通信專業的系主任,他的情婦丁月是他的博士研究生,為了能在大學裡立足,委身跟了這個不算太老但很醜的錢建。

好不容易走到了自己奧迪旁邊,用電子鎖開門,錢建坐到了駕駛座上。剛要發動汽車,錢建看到在副駕駛座上放著一隻白色的高跟鞋,很眼熟,就是自己的老婆張軒的!錢建一陣緊張,難道老婆發現自己金屋藏嬌了?錢建的老婆張軒,是第四人民醫院的內科主任醫生,有名的性感尤物,據說在外面也一直有男人,還是市裡數一數二的領導。錢建能有今天,也多虧了這位敢於“奉獻”的老婆。

在高跟鞋裡放了一個小紙包,上面寫著“打開看”三個字。錢建的手有點發抖,深吸了一口氣,打開紙包,裡面是一張SD卡。錢建趕緊掏出自己的手機,把SD卡插進去。裡面的照片讓自己大吃一驚。畫面上正是自己的嬌妻,挑染棕色的頭發扎了個整齊的馬尾。穿著灰色的西裝套裙,白色襯衣,淺白色的連褲襪,白色的高跟鞋。只是奇怪的是,自己的老婆是跪在地板上,嘴上被貼了一塊白色的膠布,貼的很嚴實。後面的照片更奇怪,張軒的姿勢一點沒變,沒向後一長,就少了一件衣服,一直到了連胸罩、內褲、絲襪都沒脫光一絲不掛後,後面的一張就成了只穿了淺白色絲襪跪在哪裡,而感覺上好像張軒的嘴鼓起來一些。在往後面,錢建看到的就是自己的老婆只穿了連褲襪,雙手用尼龍繩被交叉捆在了背後,雙腳也被尼龍繩緊緊捆在了一起,連膝蓋和大腿上都捆了兩圈。張軒被捆了手腳以後,對方在多了方向拍了照片,包括面部、胸部、小穴、美腿、玉足的特寫。張軒還被拍照的人弄了好幾個姿勢,最後的幾張是她被人倒吊起來拍照。看到自己的老婆被捆綁堵嘴後拍的照片,錢建心血澎湃,已經射了多次的小弟弟居然再一次吐了。

看著看著就到了最後一張,什麼都沒有就是幾個字:“要救尊夫人,打你老婆的手機”錢建一看這些,估計自己老婆已經被人綁架了,趕緊撥了張軒的手機。

手機裡傳來了一個陌生的聲音:“是錢教授嗎?我們給性奴軒拍的寫真,還滿意嗎?還有電影呢,有興趣看嗎?”

錢建一聽,害怕的說道:“朋友,求求你放了我愛人,我們都是老實人,從不做壞事,也沒什麼錢啊……”

錢建剛想說下去,就被對方打斷了:“放屁,你們兩口子要是老實人,你的情婦和你老婆的小白臉靠什麼養啊?少廢話,要救張軒,就聽我們的話……不然,保證你再也見不到你老婆,但我們會定期發布你老婆的性奴寫真!”

一聽就知道對方已經搞清楚自己的情況了,錢建也不敢假裝了:“朋友,你說什麼條件,我都答應你,求你放了我老婆吧!”

“這還差不多,不過,我們想要什麼,暫時你先不要知道。要你知道的時候,你自然會知道。現在,我們送你一個驚喜,你把你的後車廂打開。”

錢建趕緊跑到車後面,打開後車廂,裡面的東西把他驚呆了。張軒被捆綁了手腳,和照片裡的一樣渾身一絲不掛,只是腿上穿了一雙淺白色的連褲襪,右腳穿了一隻白色的高跟鞋,左腳沒有,因為那一隻在錢建的車上。張軒的嘴被膠布封住了,還帶了一塊黑色的眼罩,所以到現在也不知道自己在哪裡。

錢建一看自己的老婆一絲不掛的被捆綁後放在自己的後車廂,知道自己已經掉進了別人設計的陷阱裡。這裡離自己的家開車還有1個小時的路,把自己的老婆放出來吧,一絲不掛的坐在車裡太不像話。考慮了一下,錢建試了一下張軒的鼻孔,還有氣,只是昏了過去,於是關上後車廂蓋。錢建迅速開車離開了這個危險地帶。

就在樓下發生了這些事情的時候,兩個陌生的年輕人,輕輕地走上了三樓,熟練地撬開了丁月的門……3月21日,上午9點,錢建家裡。

張軒休息了一晚上,終於恢復了過來。今天錢建沒有課,就給自己和張軒都請了一個禮拜的假期。錢建正想問張軒到底發生了什麼,自己的手機響了,顯示的是張軒的手機號。是綁架者,錢建一陣緊張,故作冷靜的接了電話。

“錢教授,我的性奴,就是風騷的張軒休息的如何啊?”還是昨天的那個聲音。

“是的,是的”錢建緊張地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

“下樓,去你的信箱看看,有好東西送你和你老婆,告訴她,她的屁股很性感,就是有點瘦,摸起來不是太爽,哈哈……”

這幫匪徒到底要干什麼?錢建很納悶,迅速地下樓查看信箱。信箱裡除了銀行和保險公司的公函外,還有一個黃色信封,上面什麼東西都沒寫,裡面是一張DVD光盤。

錢建跑上樓,進了屋裡,把保險鎖什麼的都鎖好後,跑到客廳打開電視機和DVD。張軒這時也走了出來。因為昨天受了太多驚嚇,錢建到現在還沒問她事情的來龍去脈。把光盤放進DVD機,播放後,電視機上的畫面讓錢建和張軒都驚呆了。只見,張軒被捆綁住了手腳後,一個赤裸的男人,頭上戴了一個黑色的頭套,只露出一雙充滿慾望的眼睛。那個的裸男把張軒抱到自己的腿上,自己坐在沙發,右手抱著張軒,左手玩弄著她的乳頭。過了一會,張軒側身躺在一張桌子上,兩個裸體男子,一個玩乳頭,另一個卻撫摸起張軒性感的大腿和屁股還有雙腳。整個過程,雖然沒有強奸張軒,但鏡頭卻非常另人興奮。張軒始終被膠布封住了嘴,只能“嗚嗚嗚”的叫著,由於手腳被綁還無法掙扎。後來雖然松開了張軒的捆綁,兩個裸體男人卻開始給張軒玩起了導尿。這時候張軒的雙手仍舊被綁在後面,但腿上的繩子都給解開了,一個男人坐在桌子上,像給小孩子把尿一樣抱起了張軒,另一個男人褪下了她腿上的連褲襪,坐著的男人雙手扶著她的膝蓋向外掰,讓她的腿不能合攏。男人的腿正好頂住張軒的屁股和大腿,這樣張軒就可以穩穩地坐在男人大腿上,但自己的腿卻無法合攏。褪下張軒絲襪的男人,這個時候拿來了一跟鵝毛,對著張軒的陰戶來回撫弄,原來在這之前,張軒的已經被他們給剃掉了,現在她的陰戶周圍一根毛都沒有,非常的光滑,讓人不禁要贊美那麼完美的陰戶。剛開始,張軒還拚命地忍耐,嘴裡發出“嗚嗚嗚”的聲音,時間一長,大約過了十分鍾,終於,張軒再也忍受不住尿意,聖水如同一根銀線竄了出來,這個時候鏡頭的兩個匪徒齊聲歡呼,慶祝他們調教的成功。

看到這些,張軒羞紅了臉。錢建卻忍耐不住,再一次射了出來……

看到自己的老婆被男人那麼玩弄,錢建扭頭看見自己的老婆滿臉通紅,不知道是羞愧還是興奮,突然一個很奇怪的念頭湧上心頭:“張軒被捆綁調教的時候,是不是充滿了快感。如果我是電視裡的那兩個男人,這麼調教一個成熟性感的少婦,是不是也會很爽?”

張軒現在非常害怕,自己被導尿的過程讓老公全部看到了,自己當時還是那麼的興奮,如果不是自己的嘴被內褲堵上,又被膠布封上了,早就開始浪叫了。雖然,他對這個男人沒什麼好感,但畢竟是夫妻,而且錢建下身的那個東西確實很不錯,以前每次都會讓她爽到極點。可惜,錢建太好色,雖然有個萬人迷的老婆,還是喜歡勾三搭四,光是女學生就不知道搞過多少,張軒還一直聽人說他老公在外面還養了一個女人。自己像性奴一樣被人調教,張軒從心裡害怕錢建會提出離婚。

錢建盯著自己的老婆許久,突然問道:“張軒,那兩個男人抓了你,有沒有打你?”

“沒有,他們一直把我捆著,還堵著我的嘴,但沒有打我,也沒強奸我,真的,我還是清白的,沒和他們發生性關系……”張軒趕緊辯解,她沒想到錢建會問出這樣的問題。

“哼,沒,就算沒干你。可你的陰戶被他們那麼玩,你還以為自己是清白的麼?我清楚的看到,連你的都被他們給剃干淨了。現在人家給你拍了這麼羞辱的錄像,你以為他們會放過你嗎?他們遲早要操你的!”

“那怎麼辦?你可不能報警啊,不然錄像帶一公開,你堂堂的大學教授也沒臉見人了。我的手機在他們手裡,你趕緊撥電話,問問他們到底要怎麼樣。千萬別心疼錢,不然就完了。”張軒說著就哭了。

錢建一想也是,趕緊撥了張軒的手機。

“錢教授,這次不錯,知道知道主動聯系我們了。我們也不難為你,10萬,下午2點,等我們聯系你。別耍花樣。”說完,電話就掛斷了。錢建一聽是要錢,而且才10萬,長長地舒了口氣,必自己想象的少的多啊。

下午2點,錢建拿了錢,接到了匪徒的電話:“X大學,教三樓,708教室,下午沒有課,你把錢放到教室最南邊一排的最後一張課桌的抽屜裡。”

錢建一聽是自己的學校,趕緊過去送錢去了。可他萬萬沒有想到,自己的老婆張軒又要被綁架了。

張軒休息了一上午,身體恢復的差不多了。此時,她在客廳看著電視,等著錢建的消息。這時電話響了,張軒接了電話,電話裡的聲音她很熟悉,就是昨天綁架她的男人,雖然那幾個綁匪都戴著頭套,但聲音卻都給她留下了印象。在調教張軒的時候,那幾個綁匪一直都在說著讓她很難為情的話。電話裡,綁匪命令她立刻下樓,否則就殺了她老公。沒辦法,張軒只好下樓,綁匪還特別要求她,不可以穿內褲,但要穿連褲絲襪。

張軒換下了自己的睡衣,又脫下了自己的內褲,穿上了肉色連褲襪。然後,張軒穿了一套米黃色西服套裝,米黃色的西服褲子不算寬松,尤其是屁股繃地緊緊地,因為不穿內褲,只有連褲襪,張軒這麼穿倒是讓人看不到內褲的輪廓了。平時,就因為這麼的性感穿著,張軒可以勾引到很多好色的男人。來到門口,張軒穿了雙奶白色的高跟鞋,下了樓。

走到了樓下,張軒警惕地看了一下四周,沒有人,路邊停了一輛白色麵包車。這個時候,麵包車的後車廂門打開了,一個染著黃頭發的年輕人跳下車,沖張軒招手。張軒走了過去,那個年輕人色咪咪地打量著張軒,看地她渾身發毛。張軒膽怯地問道:“我老公呢?我要見他!”那年輕人笑著說:“想見他,就跟我來……”說著,連拉帶拽地把張軒弄到了車上。

張軒剛上車,黃毛關上車門,沖前面的精瘦的司機喊道:“猴子,人上來了,開車!”猴子一聽,立馬開車。張軒感覺有點不對,大聲說道:“你們要帶我去那裡,我要下車,快讓我下車……”張軒正要呼救,黃毛掏出了匕首,陰狠狠地對她說:“老實點,要麼給你一刀把你扔下去,要麼聽我們的話保證自己的生命安全。你自己看著辦吧!聽話的話,先把你這跳性感的褲子脫下來,還有高跟鞋。”張軒向來膽小,看到匕首以後早就嚇得魂飛魄散,為了不受傷,她只好聽話。張軒先把自己的高跟鞋脫了下來,腳剛要落地,黃毛先在她的座位下放了一塊大毛巾,說道:“這麼漂亮的腳,穿著那麼騷的絲襪,怎麼能沾上灰?把腳放在毛巾上,自己注意點,要是把腳弄髒了,小心你的小屁股。”脫下了高跟鞋,張軒又脫下了自己的褲子,因為以前好幾次在別的男人面前脫衣服,現在她到不是太難為情。脫下了褲子,黃毛又脫下了她的西裝上衣,張軒在裡面穿了一件白色的緊身無袖衫,裡面沒有穿胸罩。黃毛二話不說把張軒脫的只剩下腿上的絲襪。張軒雙手護著自己的乳房,驚恐地看著黃毛。黃毛這個時候拿出一個黑背包,從裡面掏出了一個白色的塞口球、一件白色的緊身上衣、一條白色的緊身皮三角內褲。黃毛先用塞口球堵住了張軒的嘴,說道:“做性奴,就要穿上正宗的性奴裝。昨天讓你適應一下,現在你既然請了一個月的長假,那就讓我們來安排的性奴假期吧。最好不要反抗,不讓先把你的乳頭剪下來。”被堵嘴的張軒嘴裡發出“嗚嗚嗚”的聲音,卻不敢反抗,任由黃毛給自己穿上了白色的緊身上衣,接著又被套上了白色的皮內褲。這條皮內褲裡面自帶了一個貞操帶,前後各有一個假陽具,張軒穿上這條皮內褲後,肛門和陰道被全部堵住了。穿好了性奴裝後,黃毛給張軒的雙手戴上了白色的長筒手套,接著又把張軒的雙手擰到背後,給她戴上了皮手铐,隨後又捆住了張軒的雙腳。捆綁好以後,黃毛把張軒摟到自己的懷裡,興奮地說:“恭喜你,成為我們俱樂部的第一位性奴,以後叫你軒奴。一會到了地方就給你辦手續,你將會享受到其他女人感受不到的性快感。”說著,黃毛的手已經開始摸著張軒那穿著肉色連褲襪的大腿,隨後他的左手插進了張軒的大腿之間。因為張軒的雙腳、膝蓋處都被緊緊地捆綁著,黃毛的手插進去後就被緊緊地夾,這樣黃毛摸著張軒的大腿內側,“軒奴軒奴” 叫著不停。張軒拚命地掙扎,卻只能讓黃毛更興奮。

大約過了一個小時,麵包車來到了別墅區“綠原山莊”,在最深處的一幢別墅停了下來。黃毛下了車,肩膀上扛著被捆綁手腳的張軒。張軒“嗚嗚嗚”的叫著,腰和被捆綁的雙腿還拚命地扭動,企圖掙脫。黃毛拍拍她的屁股,笑道:“還想跑嗎?軒奴。一會把你帶進去,保證讓你爽個夠!”說著,黃毛和猴子,還有被綁架來的張軒,進了別墅。

與此同時,錢建來到了綁匪所說的自習教室,打開了課桌的抽屜。抽屜裡面有一個信封,上面寫著:“把錢放進抽屜,打開信封,有好東西送你。”錢建放下錢,打開了信封。信封裡有一張照片,照片是丁月,不過照片上的丁月渾身一絲不掛,和張軒一樣只穿了一雙黑色的連褲襪。丁月雙手被捆在背後,嘴上封了膠布,雙腿劈開,可以透過絲襪模糊地看到她濃密的和性感的陰戶。

錢建看到連自己的情婦都被綁架了,嚇處一身冷汗。對方一定是很了解自己,這一切都是早有預謀的!照片的背面也有一行小字:“去丁月家救人!錢建一看,馬上離開了教室,一邊走一邊警惕地看著周圍,防止被跟蹤。當他走下樓梯時,對面教室走出來一個胖子,撥通了電話:“黃毛,老錢已經離開了,錢很快就帶過來。可以進行下一步計劃了。”

接了電話的黃毛,扭頭對正在愛撫張軒的猴子說:“猴子,可以開拍了,你去把東西拿過來。”

猴子答應一聲,就出去拿東西去了。黃毛把躺在地上,仍舊被捆綁著的張軒抱起來,抱到一張矮桌子上,把她扶起來,讓她跪著面對自己。黃毛笑著說:“歡迎你加入性奴俱樂部,你是我們的第一個會員,代號001,名字就叫小軒或軒奴。一會,我們給你辦個加入手續,並給你拍一個一流的寫真。你老公送來的10萬塊,就算是你們夫妻倆的第一年的會費了。”說完,黃毛摘下了張軒的塞口球。

嘴裡的東西一取出來,張軒哭著哀求道:“求求你,放了我吧。我老公有的是錢,要多少都可以。我不要做性奴……”

黃毛好像聽她的求饒有點不耐煩了,用手擡起張軒的下巴,突然捏出她的嘴巴:“要不是為了給你拍寫真,不能在你的臉上留傷痕,就你這樣煩人的叫聲,我先送你兩巴掌了。你看看你,哭的臉上妝都花了。我們這裡有上等的化妝品,全是防水的,這就給你好好化妝去。”

張軒本來就膽小,這麼一嚇,還真不敢吭聲了。黃毛說完,把張軒往肩膀上一扛,上了二樓,開門進了浴室。這個浴室是專門建造的,足足15平方,有一個大浴池,還有一張類似牙醫看病人用的束縛椅。一張床,四角也是束縛用的皮帶。床邊是一張化妝台,上面擺滿了化妝品,全都是寫滿外文的高檔貨。

猴子這個時候也進來了,提了一個拍DVD的高檔專業攝像機,還有一個放攝像機用的架子。

張軒被嚇住後,連聲音都不敢發出來了,任由黃毛把他放下來,解開自己身上的束縛。

“第一集,少婦沐浴。軒奴,自己坐在床上,把衣服脫光。要脫的性感,把陰戶露出來,讓我們來個特寫……”黃毛很詳細地對張軒說戲,把每個細節都說了。

沒有別的辦法,只好按黃毛說的做。張軒坐在床前,在攝像機前面,把自己身上不多的衣服一件一件地脫了下來。以前和情夫偷情,張軒很喜歡在男人面前表演脫衣舞,今天干這個脫衣服的活倒也輕車熟路。看著張軒脫衣服的樣子那麼騷,黃毛和猴子的老二全都直了,幸虧猴子提醒,不然黃毛就要忘記給張軒拍裸照了。脫光衣服後,張軒按照黃毛的指示,坐在床上,雙腿分開,對著鏡頭用手掰開了自己的陰戶。因為在之前已經被剃光了,張軒那少婦特有的紅潤性感的陰戶清晰地展現在了眾人面前。

“給點笑容,保持這個姿勢”黃毛說著,按動快門連拍了好幾張特寫。

雖然害怕,也很不情願,但張軒不敢反抗,只好勉強露出一點笑容……

拍完裸照,張軒不知道下一步要干什麼,坐在床上不知所措。黃毛這個時候放下了數碼相機,從牆上拿下了一個皮铐,把張軒從床上拉了下來,將她的雙手緊緊地铐在了背後。

浴池裡已經放了熱水,黃毛脫光了自己衣服,把張軒拉到浴池裡站著。舉起蓮蓬頭,黃毛擰開水對著張軒的胸部和陰部猛噴,嘴裡還笑著說:“以前雖然玩過鴛鴦戲水,沒試過淋浴調教吧。剛才來的路上那麼捆綁一定淌漢了,哥哥先給你洗干淨再干你個小騷貨……”張軒的手被捆在後面,自己的乳房和小穴沒法遮擋,只能任由黃毛把水噴到自己的敏感部位。

黃毛噴水玩夠了以後,拿出一瓶沐浴液,將沐浴液塗在張軒身上。白色的浴液擦滿全身後,黃毛雙手開始在張軒的全身亂摸,尤其是對於乳房、陰戶、肛門這樣的敏感部位,黃毛撫摸地特別仔細。輕輕捏弄乳頭,手指還要伸進陰戶和肛門清洗,黃毛把張軒的身體洗的乾乾淨淨身體被一個男人這麼的玩弄,張軒還是第一次,浴液使自己的皮膚變得很光滑,被黃毛摸的過程中,張軒除了羞辱,居然還有一種莫名的極強烈的快感。

黃毛正玩地過瘾,猴子喊道:“別摸了,這個騷貨身上的泡沫越來越多,連乳房都快看不到了……”黃毛這才發現,自己摸的時間太長,產生的泡沫多得影響拍攝了。於是,黃毛拿起蓮蓬頭,沖干淨張軒身上的泡沫。

沖干淨以後,張軒問道:“洗完澡了,你們也夠了。是不是可以放我走了

黃毛和猴子對視而笑,說:“少婦沐浴算是完成了,不過我們還沒玩夠你。作為被俱樂部的1號性奴,我們給你來個增值服務,叫做性器官護理,用的全是進口貨。保證讓你用了以後,一天都離不開我們了。騷貨,跟我們過來。”

說著,猴子給張軒的脖子上套了一個皮項圈,上面的圓環連著一條細細的鐵鏈。猴子拉著鐵鏈的另一頭,拽著張軒到了隔壁房間。這個房間整個一面牆安裝了一面大鏡子,裝修的像個練習舞蹈的健身房,地上是高檔實木地板。

張軒一被拽進來,看到一個胖子擺弄著攝像機。這個胖子就是剛才監視錢建的人,看到錢建離開了仔細教室,他馬上趕回來調教張軒。看到張軒被帶了進來,胖子說道:“騷貨,在鏡頭前跪下。”張軒很聽話的跪了下來,剛跪下,猴子就把她的頭按住,盡量向下,讓後叉開腿往前一走,把張軒的頭夾在了自己的褲裆下。張軒被夾的擡不起頭,大叫:“放開我,我不玩了,放開我,我受不了了……”這個時候,黃毛也進來了,直接給張軒的屁股來個響亮的一巴掌,說:“騷貨,叫個屁啊。這裡的隔音效果那麼好,喊破嗓子也沒人來救你。再叫的話,皮鞭伺候!胖子,過來綁騷貨……”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