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我的自述

我的自述

我,恩..事情的開始是十年前,那時我已退伍幾年,也很走運的混進『E』字頭的筆電製造廠當工程師;先說說我自己吧,整個的特色就是沒有特色!長相並不好看不是問題,問題在於給人的存在感薄弱,為此十年來我刻意放縱自己不去運動來增胖,以期增加相對存在感,目前的下場是我已經失去跑步的能力,夜間也有頻尿問題,估計差不多要得糖尿病了:因為我已經胖到一個相當的程度,完全用不運動來累積。

給人存在感薄弱的問題其實從小就有,每當一群人擠上公車總有些人永遠找不到位子座,那是我!!甚至在網咖被臨檢,條伯伯也會跳過我,氣得我常常故意半夜去開台,但是仍然絕大多數時候臨檢都跳過我!當然這個問題一直到我就業幾年之後才被自己證實。

當年我的職稱是『SFCS』工程師,現在電子產業都已進化到『CIM』的地步,其實光架設產線上的控制站、撈資料給品保做分析以及線上PC、條碼印製機等等的維護這三四項,就足以讓我上班八小時忙到暈頭轉向;一兩年默默拼搏下來,我發現我的努力不足以掩蓋我存在感薄弱的問題,因為我總是有功無賞,犯錯卻一次也沒被遺忘;同事們兩年下來即便沒升職的,起碼也加薪了,只有我….老闆的救火隊一動不動,明明每次我都最配合加班,沒人要去巴西,我也不想去,但是被詢問到也就配合了,但我沒陞官沒加薪啥都沒有….

黃江建廠回來,論功行賞的名單公布出來,我就決定把自己放逐一陣子;是的我晚上一個人跑去中壢外環道的某間夜店,去做什麼?說出來也不怕諸位嘲笑,去到那我就只一個人呆坐角落,聽著能帶著心臟跳動的音樂然後–發呆,我也不會泡妹大概也不會有妹看上騎著豪邁來夜店的我,就結果論,確實沒有妹,但我在那遇上我的女王!!

記得沒錯的話,是女王陛下主動來搭話的,在那個音樂震天的環境,實在聊不清楚什麼,總而言之是她想找個沙包出氣,我能否當那個沙包?沙包?好啊!那段時後我真的確認即使我忽然死了也要好一陣子才有可能有人發現我不在了,而且眼前這個女的並不高大,讓她痛扁我諒來也要不了我的小命,一兩次接觸之後女王陛下就開始在夜店之外的地點召見我。

說是召見,起初也並沒做什麼,僅僅是遠跟在後幫她提東西而已,後來陛下很慎重的問過我,想活下去還是確定不想活了?雖然我的存在對外界或許無感,但我還是想活下去看看;這是大概是陛下拿捏輕重的一個測試條件,因為再來就不曾用詢問的語氣和我談論找我當沙包的相關一切,只給我幾個承諾就是不影響我的工作,盡量不見血,以及一句自保用的暗語;而我要做的就是服從並且信任她!就此開始一段我的人肉沙包生涯。

剛開始陛下也不見得十分信任我,因為她是在簡訊中通知我地點;說實話,當真要上場讓陛下解氣了我會怕嗎?會!進了房間我知道自己只是一個出氣筒,只是一個聽得懂人類語言的沙包,依照指示把衣服脫下折好,四肢著地爬到女王陛下跟前,陛下在我頸中帶上項圈,眼罩戴上之後命我雙手抱頭跪坐起來,之後我就嚐到女王拳頭的威力;說真的,打在胸口、背上都還不算什麼,最難挨的是不知何時會來的腹部正拳!忽然中拳幾次都讓我差點把上一餐的食物嘔出來,我那時候的身體似乎就已經太弱了。

陸陸續續的召見開始增加了綑綁,就是把我綁在摩鐵房間裡化妝台上,用藤條抽打我的屁股,太激動時背上也不能倖免,甚至打完滴蠟燭聽我更大聲的悶哼,陛下似乎更能銷氣;不過真正讓我忍不住哭出來,但也是我最期待的是用完刑,陛下會幫我上藥,那真是….不是一個痛字可以形容,因為會掙扎,所以綑綁是必須的,而我期待上藥主因卻有些好笑,因為至少我確定陛下關心我!我會痛哭當然是因為好痛,還有終於有人在乎我!

在外面當沙包的流程越來越長,被虐打的花樣也越多,但不變的是最後的上藥,之後陛下會先行離去,剩我在那休息過夜;陛下真正開始對我進行sm類的調教是在她告知的一個偏僻房子,因為我直覺陛下並不住那!

在自己的地方,可以利用的資源多,時間也不受限制,陛下會讓我來這應該是確認我服從性後的決定。她說要讓她出氣我得承受更多,我卻只期待最後不明說的關心!是啊,我願意接受陛下的任何刑罰,只期盼最後上藥時的關心。

之後開始有準備動作的指令,比如到之前要先喝掉三瓶礦泉水,或者前一天不準吃固體食物,這些都是有用意的!在用刑的過程中增加尿意的折磨,會讓空手毆打變成一種酷刑,下體漲大也方便陛下上刑具拉著溜鳥,在那裡她似乎才能發洩她的怒火,當然我不敢問,也不配問那些事情。

漸漸的我開始迷戀上陛下的玉足,那次我被陛下雙腿夾著頭,陛下命令我舔她高貴的私處,我的標準配備眼罩是不結束不會拿下的,啥都看不見的情況服伺陛下,笨拙的程度可想而知,說真的我當時只覺得滿嘴毛,不知該怎麼做才能取悅陛下;雖然我很笨拙,但每次服伺過後,陛下似乎都還算滿意,尤其我發現大腿內側她最有反應,所以每當陛下大腿夾住我的腦袋,我就會盡力設法取悅她!

到了可以服伺私密處的地步,性虐也到射精控制那邊了,方法很簡單,用刑前就喝下的礦泉水,服伺陛下時身體的自然反應外加半顆威而剛,這些條件讓我尿急、內急一起來,陛下還不想休息的時候會讓我繼續舔她大腿內側,但那時候我已經快要崩潰,很快就一洩千里:陛下若想休息會將我綁成 M字腿,雙手張開捆在木棍上,慢慢看我發抖忍耐,最後屈服。

調教關係的結束是一次水刑,當時在場的還有別人,那人沒有說過話,我不知道她是誰,大約是女生,因為她的力氣不大,但出手狠辣,甚至有些不顧我的死活,水刑完我忽然覺得私處跟肛門口各有熱辣以及刺涼的感覺,有人在我的子孫袋塗抹辣椒,後庭用的大概是白花油之類的,兩極的刺激讓我不禁哀嚎,但我知道陛下不會忘記她的承諾,會讓我活下去;那次像是炫燿一般,以前用過沒用過的花樣都用上了,而我早就崩潰,只是一股腦討饒,早忘記救命的暗語,當然沒有暗語就不會中止,甚至越哀求祇會越慘而已。

那次結束後我根本連一根手指也動不了,衣服遮不住的臉上有熱辣辣的巴掌痕,陛下照例替我上藥療傷,氣急敗壞的叨念著『不能打臉的….』『這一兩天都消不掉….』感受到女王的焦急關心,我反而忍住沒有大哭,免得她更急。

解下項圈、拿下眼罩,代表我又挺過一次沙包的任務,陛下忍不住問我『你真的以為從頭到尾都沒有別人在嗎?』我回答『只要你在就可以了,因為陛下我已經變成女權主義者。』女王質問我到底想要什麼?即使總被綑綁,但我想要的話是有不少會可以跟女王做愛,但我都沒有意圖,我回答我只是沙包而已,做愛是女王的恩賜,只要陛下不恩賜我不配造次,我是有所求的但那也是女王的恩賜,可以幫我上藥感受陛下的關心那已經是我期待;陛下漠然不語,指示我離去之後就再也沒有聯絡。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