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蝴蝶傳19-24

蝴蝶傳19-24

(十九)

原來美少婦芳名冰雪雁,比玉珍小一歲,二十三歲。

在五年前可是赫赫有名的俠女,乃是水晶宮的未來少主。

冰雪雁和小星一樣,天生體質異於常人,卻是相反的純陰之身。

自幼就研習玄冰神功,一手玄冰掌和玄冰指威力無比。

加上少女之時巧食冰山雪蓮,功力更是已臻天地之境,連她的母親水晶宮主也自歎不如。

原本水晶宮的人是終身不嫁,仍因其修練的玄冰神功,造成了身體的變化。

練了玄冰功的人,身體開始趨向冰冷,如體質特殊,情況更是嚴重。

想想女人身體又冰又冷的,那個男人抱著還硬得起來,更何況還要給她捅進去呢!

水晶宮主要不是當年巧遇陽氣特重的男人,怎麼可能生下冰雪雁呢!

冰雪雁又何嘗不知,只是愛情讓她昏了頭,十八歲那年給她遇上了。

雖然水晶宮主痛除利弊,聲淚俱下,這對情人還是決定結婚了。

不過在水晶宮主的條件下,在鎮裡買座大豪宅住了下來。

果然不到半年,男人就因陽氣劇減,脫虛而亡了。

可憐的冰雪雁連根棒槌還沒嘗到,就當了寡婦了。

五年來早就認了,也看透了自己的宿命,專心的修練武功。

母親水晶宮主倒比她想不開,不但不時的到此陪她,還替她在城裡購置些產業。

讓她生活無慮之時,也可以找些事做。

這座大湖就是當時買下的產業,母女特地在湖中立起石頭。

每當入夜,則在上面吸取天地精華,增加修為。

天意湊巧小星行經的那段湖邊,剛好是面對外面的地帶。

月圓之夜,小兩口色心頓起,看到湖中的石堆,異想天開的來個以天為被以地為床的戶外大野合。

卻打擾了冰雪雁的靜修。

冰雪雁本可立刻阻止他們的侵入,卻訝於小星的驚人耐力,而他身上那充沛的九陽之氣,也無形中的吸引著她。

那知兩人一躍上石堆上,就迫不及待的幹上了。

玉秀更是肆無忌憚的浪聲淫語,眼睛雖然看不到,但耳中傳來清晰的交歡聲,撼人的立體交響樂,在她的眼前產生了一幕接著一幕的場景。

練功最忌心神不專,冰雪雁怎不會走火入魔呢!

(二十)

「好姐姐,我要去了。」小星終於遇上了足以匹配的對手。

兩人各據一方,小星雖然經驗豐富,但之前在玉秀身上消秏不少體內,也替冰雪雁運功療傷,威力大減不少。

而冰雪雁卻是晚了五年才破身,但剛剛走火入魔,沒有嘗到破身之痛,雖然初出茅廬,卻是主動出擊。

兩人各自微仰,採取同進同出的進擊方式。

冰雪雁陣陣暖意傳遍全身,前所未有的舒服感。

小星肉棒清涼愜意,且桃源洞清晰可見。

冰雪雁妙目亳不逃避,和這早已愛上的小弟弟,不時的注視著下身淫蕩的交接著。

雖然玄冰真氣因嬌軀過於舒爽,情不自禁的釋出一股股的寒意,但小星卻是九陽神功潛行,完全的接收化去。

肉棒已被洗滌得通紅光亮,雪雁雖然感到玄冰真氣自全身毛孔不但的外溢,但是更強的純陽真氣卻自粗硬的肉棒注入。

兩人乍合又離,有時鼎力相撞,有時緩緩抽離,吞吞吐吐,進進出出之間,配合得旗鼓相當,鬥得不分相下。

「好弟弟,快。」雪雁緊緊的摟住小星,期待他最後的一擊。

小星立刻伏了下去,雙肩扛起玉腿壓至胸前,雙腿直伸,雙掌撐地,以伏起挺身之姿,對她做最後的炮擊。

狂抽猛抽了百來下,終於腰部一陣酥麻,低吼一聲,終於陽精有如滾燙的水柱射入了雪雁體內深處,雪雁給這熱流一淋,更上層樓,在接踵而至的高潮中,昏死過去。

(二十一)

雪雁悠悠醒來,覺得身體酥酥麻麻的,原本時而出現的寒意,如今卻是一陣清涼。

神識也更加的靈敏,睜眼一瞧,一張有點稚氣的英俊臉孔,正注視著自己。

雪雁知道自己仍被壓在身上,嫩穴內的肉棒仍跳動著呢,硬梆梆的雖然不再熱呼呼的,卻仍是塞得滿滿的,小嘴被撐得脹長的。

一張俏麗的小臉冒了出來,定是之前和他野合的少女,有點擔心卻更多的笑意看著依然相擁的兩人。

雖然已經不小了,雪雁還是又羞又急,正想推開上方的小星。

「好姐姐,先專心調合真氣,經此一劫,姐姐已通天地玄關,離宇內第一隻差一步了。」

雪雁趕緊默念玄功,體內真氣果真如汪洋大海般的充沛浩瀚,以往純陽的真氣,如今卻摻雜些微的純陽屬性,不至於愈行愈遠走向極端了。

運轉之下,瞬間完成一周天的週期,這簡直做不到的事竟發生在自己身上。

更奇妙的是真氣一到了肉棒處,竟被吸引般的進入了他的體內。

不是真氣被吸了過去,而是自由的出入。

一股純陽真氣迎了過來,一番交纏觸探,不時交合或分離。

最後交叉旋轉,有如兩條繩子束成一股更強的陰陽之息,在兩人體內互相探索。

最後才依依不捨的分離,各自回到自身的體內。

「好弟弟,姐姐謝謝你。」

「我也是,好姐姐。」兩人相視而笑。

三人搞了一夜,竟不知天色漸亮,趕緊離開。

小星第二次渡過大湖,只踏了一片葉子,功力又增進不少。

而雪雁竟是直掠而過,身形不動玉足貼在湖面,飄逸得有如仙女飛行。

其功力之深,輕功之高絕,小星不禁也嚇了一跳,玉秀更是張口睜目,出不了聲,已經被震攝到了,把她當作天上的仙人姐姐了。

(二十二)

小星帶著雪雁回客棧,玉珍玉美雖然搞不清狀況,卻誠心歡迎她的加入。

雪雁也藉機邀她們到家中小住幾天。

玉珍卻收到宋家莊的緊急訊息,必須先行離去。

留下了玉美,帶著玉秀回宋家莊了。

小星,玉美,雪雁三人,也退了房,跟著雪雁到她的家中。

雪雁的宅第果真佔地廣大,除了那城內最大的湖之外,湖邊的房屋緊十餘楝的分散著。

而房屋後又是一大片的山陵,而雪雁居住的是最為裡面的宅院,規模也較小。

除了幾個家丁婢女外,顯得有點空當歐。

其實雪雁雖然身為女主人,但是大部份的產業都由母親水晶宮主和水晶門人經營。

水晶宮主自雪雁硬要出嫁後,開始積極走出水晶宮,不過卻是致力經商。

她早就知道女兒的下場了,只是愛女心切忍住不說。

那知才不到半年女婿就不支死去,雖然苦了女兒,尚幸仍處女之身未破。

因此雪雁這五年多來專心武功上,反而突猛進。

至於女兒是否可以尋得和她老爸一樣的純陽之身。

也只能求老天垂憐,不敢太多苛求了。

平時給她些出外收款的閒事,不至於悶在家裡。

倒不怕好色的豬哥給她吃了,除了一身的玄功外,那冰寒之氣,還沒接近可就冷颼颼的往身上襲來,一股勁還沒起來就被澆熄了,只是遠觀而不能褻玩焉,連摸都摸不得,一不小心那雙手可就涷掉了。

因此雪雁在城裡也就得了個冰冰夫人的稱號了,大家雖然驚艷於她的清新脫俗,更懼怕她週身的一股寒意,平時看著了,雖不至於繞道而行,卻也避得遠遠的。

只不過雪雁城裡住久了,大家也都熟了,也瞭解她是個隨和的美人兒,對她倒是十分敬重。

必竟人家也是大富婆一個嘛,城裡有上千名的人可是在她的腳下討生活勒。

(二十三)

「夫人,婢子在你身邊不冷了也!」婢女小紅十餘歲,算是水晶宮的弟子,只是被派來服伺少宮主,雖然身懷武功,但平時在雪雁身旁,仍需運功抗寒。

雪雁以遠房親戚的名義介紹給一干下人,要他們好好的伺候,自己回到閨房梳洗一番。

主僕倆全身赤裸的在大浴裡泡著,池裡的水溫熱度蠻高的,為了是降低一些寒氣。

如今兩人卻感到有點灼熱。

「小紅,我要上去。」小紅拿個矮凳給她坐下,發覺她皮膚緋紅,和以往完全不同。

玉手輕輕的揉捏著堅挺的雙乳,少宮主竟輕輕顫抖,蓓蕾也挺立起來。

這和過去完全不同,小紅每回替她流洗,就好像摸著一具冰雕的人像般。

雖然肌膚柔軟彈性,但就是少了溫度,摸起來冰冰冷冷的,了無生氣。

雪雁閉目休息,像往常般的任由小紅擺佈,雖然覺得被摸得全身舒服,卻也不甚再意,反而回味著剛剛那場蝕骨銷魂的動人情景,輕輕的啍呤著。

小紅秀目露出了異樣的眼神,迷漓中櫻口含了一粒乳頭,而雪雁竟以為是小星,忍不住呻呤起來。

小紅試探性的分開了雪雁的雙腿,雪雁自動的開了起,雙手後撐地上,期待著火辣硬棒的插入。

小紅不由的興奮起來,看著下面直直一條嫣紅的裂縫。

伸出香舌正想舔弄一番,才由而上颳了一回,雪雁嬌軀一顫,一股寒冰之氣衝了出來。

小紅閃躲不及,冰得唉呦嬌,也叫醒了雪雁的一場春夢。

「小蹄子發春了啊!」雪雁笑罵一聲,卻也不生氣,只著她快快擦淨身體。

「還不是少宮主解凍了,惹得屬下忍不住嘗了一口。」小紅反而惡人先告狀。

「你啊!有機會我再跟你說吧。」

其實水晶宮大都為女性,且修練的玄冰功也十分的特異,使得宮裡的弟子要找尋伴侶並不容易。加上門下弟子太多不是孤女就是曾有一段悲慘命運的薄命女子,相互照顧扶持之下,加上男人難找,自然容易產生同性戀的傾向。

雪雁當然知曉,只不過身為少宮主,加上玄冰功大成,其威力連宮內功力排名第一的弟子也受不了,不然她也不會排斥這種事的。

(二十四)

小星和玉美決定先在雪雁家裡住了下來。

雪雁得知蝴蝶門和水晶宮竟是女人當家的門派,也感到好巧。

提出兩派結盟的想法,而宋家莊不久也將由玉美接手,也決定連成一氣,好在江湖上大放異彩。

小星當然樂見三家結盟,當下提議雪雁借出一座宅院做為總部,當做是三派的連絡處,也有個地方讓三位未來的接班人辦公咨商,大家聚在一起也方便多了。

雪雁玉美那會不知他的鬼主意,準備來個一箭多雕呢!

只不過大家更不願情人不在自己的眼下,對這方法自然也頗覺恰當。

當下雪雁立刻發揮了少宮主的實力,一陣指令下達,在最靠近市區的地方,選了座氣派十足的宅第做為總壇,各自飛鴿傳書調派人手,連小星的師父和雪雁的母親也要前來指導助陣,不過兩人都知道其實她的目標還是小星一人。

總壇乃是辦公之處,雪雁的家才是眾姐妹的住處。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