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私情

私情

大約在三個月前的一個晚上,我丈夫喝得爛醉如泥,山河扶著他回到我家,他趁我

在廚房裡的時候,突然抱擁著我,並將我佔有了。

開始的時候,我是有激烈的抵抗的,但是山河從後用手掌掩著我的口,他說如果我

出聲,就會弄醒我丈夫,到時就是有理也說不清的。接著,他一手將我的裙子揭起,還

將我的內褲扯下來,用手指張開我的秘洞。

這樣兇悍的淫亂動作開始時,我全身的血液也倒流。然而一種給火焰包著的熱感,

令我漸漸失去了自我,醒覺的時候,乳房已被他的兩手抓著,完全露出的臀部,給他拉

近他的小腹,從背後插入山河那粗野的男根。

山河跨著伏下來的我,兩手緊緊抓著我胸前的軟肉,又淺又深的,像是漫不經心似

的抽插著,同時又拚命扼殺我叫出的呻吟聲。山河伸出右手向前,那張厚大的雙掌捂住

我的口,可是,如此給禁止發聲,反而令我享受更深的悅樂。

山河繼續抽插,他的抽插把我直推高潮。

“哇!太太,你連深處也在顫動了,”山河下賤的說話,不斷從背後傳到我的耳朵

里。同時把他的男根,向我那柔軟的深處強力地刺進去。

淫穢的說話,給我帶來羞恥,但也令我更是興奮,我的腦里,反覆有“高潮”這

個字句。

離廚房不遠,在大廳的梳化上,我丈夫正睡得鼾聲大作,這更令我覺得刺激。腦袋

里變得一片空白,我二十幾歲以來的人生,現在才接受到這種前所未有的高潮,我緊閉

的眼睛,眼角滲出淚水,全身也痙攣起來了。

自從那一夜,我就像給山河俘擄了一樣。每當我丈夫往外公幹,家裡空著的時候,

就會期待他和我電話聯絡,然後在酒店裡和他擁抱,發出狂喜之聲浪。

面對著丈夫,我必須強制自己的言行,做一個循規蹈紀的女性,但是對著自己少一

年的山河,一切也收放自如了。

還有,全因為山河每次擁抱我的時候,也說慣了淫穢的說話,不知不覺之中我也習

慣了。每次聽到這些不三不四的話,便釋放了我的淫蕩性情,使自己也變得更興奮了。

但是,最是吸引我的,還是山河那根長而粗的男根吧!

實際上,山河勃起的時候,足足比我丈夫大一倍。像棍棒一般堅硬的肉根,一經給

它插進,就有一種充實感,我體內的肌肉,有若是熔掉一樣,令我享受到熾熱的愉悅。

三個月前,初次感受這種強烈的歡悅,就算心裡是否定,肉體上還是記得清楚的。

下午,山河離開公司,利用附近的酒店客房,喚來了我。最初我也是猶豫的,但是

一想到山河的男根,身體便告敗北了。

結果,我還是出發到酒店,烈日高掛的下午,我躺在陰涼的床上,有若一頭白色的

性獸,沈醉在男女交悅之歡娛里。

山河想要怎樣的行為,還有怎樣使我難堪的體位,我也一一應允了。我渾身是汗地

滿足著他的種種要求,我背負著不貞的名字而浸淫於非常的淫樂里。

就算山河想拍攝我的性器官的照片,我也欣然接受,干著那回事的時候,還允許了

他錄下音。女性最神秘的部份,給人拍照的羞恥,竟然喚醒了我自己本來也不知道的露

體欲。和山河一起聽那些錄音帶時,那股烈火般的興奮,又再探訪我來了。

聲帶里的我,人格有若另一個人,下賤而露骨,好像自己是另一個人一樣,令我更

加興奮。不過,應付山河的好色要求同時,我仍是保持著應有的矜持。

這天的電話里,我知道自己竟然多了一個情敵,心裡有如慘痛的刺傷。雖然曾經聽

聞山河是有女朋友的,但是現在他卻要我親眼看他們二人的親熱。我的女性尊嚴,絕對

不能原諒。我對山河的舉動,甚是憤怒。

但是,山河絕情地對我說︰“真遺憾,你竟然不接受我和她的請求,我和你的關系

也 好到此為止吧!”

這句有分量的宣言,令我慌張起來了。

“等等啊,請告訴我酒店房間的編號吧!”狼狽的我,緊張的向著電話筒說出來。

“是嘛!我早知你是明白道理的人啊!”在電話的那邊,我感覺到他猙擰的笑態,

我竟然不能下決心離開這樣的男人,我亦有點憎恨自己。

“不過,我不要單是看的啊!在她之後,我也要你呵護啊!”說話的聲線,連我自

己也覺得是我是媚態畢露的。

“當然,和她幹完後,我也會用你最喜歡的大肉棍給你滿足啊!”山河這樣地說。

我還聽到一把年青的少女笑聲,彷佛慢慢地走近他身旁。

我覺得這是一種侮辱,但是這樣卻令我心裡燒熱起來,大腿的內側也變得濕潤了。

我步進寢室,取出新的內衣,我脫得一絲不掛,渾身赤裸。

和山河相會時,往往也是替換了新內衣的。穿上新的內衣,便會浮現出那股氣氛,

更有充實感,更明白自己是個女性。

我穿著內衣之前,也會走到寢室里的鏡子,看著自己的姿態。那美麗動人的青絲,

披在標青的身材,配上俏美的容貌,自覺絕不遜色於那些模特兒或演員。竹筍型的一雙

乳房,配在纖細的腰肢,看來便更見豐滿,我一向自負自己是一個身材非常好的女人。

我的大腿修長,腰的位置高,我就像一具白磁的陶器,雪白的裸體,非常均勻。我穿上

新的內衣,純白的連衣裙上,再穿上一襲鮮黃色的外套。

我關好了門窗,離開了豪華的住宅,登上了計程車。山河所在的酒店,需二十分

鐘左右的時間,便抵達了。

夕陽照耀著我,我走進了酒店的旋轉門,橫過了大堂,向升降機的方向步去。山河

在電話里所說的房間編號是二四二五室。登上了二十四樓,走進了靜得可憐的走廊,按

響了二四二五室的門鈴。

門鎖扭轉,門向內拉進。一個年約二十二、三歲的長發女郎伸出頭來看,她鼻樑長

長的,一張清秀的俏臉,她看到來者是我,便俏皮的笑了出來。

晶瑩的眼睛、可愛的臉龐、明顯是已赤裸的身軀, 是用浴巾圍著那赤裸的身體,

想不到竟是她來迎接我。

我因為對方的白晰肌膚,看得怔了一下。

“我是陳明麗,山河他在嗎?”我勉強裝得若無其事的說道。

“在的,請進來吧!”年青的少女笑著地領我踏進客房了。

“啊!你真是很快哩!”雙人床上,山河早已赤裸的坐著,向我打著招呼。我將視

線脫離他濃濃的腋毛,及那勃起如一柱擎天的肉棍。

“我要坐在哪裡才好呢?”我將手袋拋在茶幾上,拉長了嘴巴的說。

“這個嘛!就坐在對面那邊的梳化吧!我要先請你慢慢的欣賞。我先介紹方裕麗小

姐給你認識,她是我們公司的秘書,她和我交往也有一年多了。她很可愛吧,連我的後

門也很輕松地舔舐的哩!”

山河吃吃笑笑的說著,那位年輕女郎也關好門回來了。他就面向她說︰“向明麗打

個招呼啊!”

“我叫方裕麗。”裕麗的面上露出喜悅的笑態,向坐在椅子上的我輕輕的低下頭示

意。然後就從抽屜取出一條尼龍繩。山河也起身,下了床,從裕麗的手中接過繩子,慢

慢走到我的面前。

“你暫時忍耐一下。”山河說著就用繩將我捆綁起來了。

“你……干……干甚麼?”

“沒甚麼,我怕你一時嫉妒心起,會在中途造成我和裕麗的麻煩,所以暫時要委屈

你一下了。山河將我的手,反轉到梳化的後面來綁起,搖動著股間那條紅黑色的硬梆梆

的肉莖走上了床。

裕麗亦早已摘掉浴巾,赤條條地仰躺在床上等待山河。她的股間一片略黑的密草,

蓋在牛奶般美白的肌膚上,她肉體的每一寸都帶有光澤,很是一種粗野而淫賤的感覺。

“舐啜我吧!”山河向她施令了。

裕麗給男性的肉棒接觸著,便像一頭白兔般的彎曲起來,她張開了嘴唇,將山河的

粗野龜頭含進嘴裡。一種淫賤的含啜聲音,刺激了受綁著的我之聽覺。

裕麗的長發披散,繼續為山河作口舌服務。一會兒,她媚笑著說道︰“啊!我快要

熔化了,上來給我插進去吧。”

山河擡高腰在搖,我看在眼裡,見那山河抓著裕麗的玉手,像是女人忍耐不住似的

樣子,他的屁股上結實的肌肉也在抽搐著。

裕麗像是取得勝利似的,驕傲地從嘴唇間釋放了男性的硬直之物,雙手將落在胸前

的長發撥回背後,就坐上山河的身軀,一對飽滿的乳房就像跳彈著的搖動著。

“想進裕麗的身體嗎?”跨著男人的身軀,她發出很驕傲的聲音。

“是,想啊!快點坐下來啊!”

山河更用力的擡起腰部,像棍棒般豎立著的紅黑色肉根,給那位年青少女的唾液,

弄得閃閃光輝。

“想進裕麗的這個肉洞嗎?”

“想啊!快點給我刺進去吧!我很想快點搗進你的仙洞哦!”

兩人的淫賤交談,配合著喘息不下的氣息,在同達興奮的情況下,裕麗將腰肢沈下

去,一對男女交合在一起了。

山河和裕麗,像是忘記了我的存在,她和他在一起呼叫、呻吟,雙方也沈醉在肉體

的交融里。不過,遭人忽視了的我,身體的深處也濕潤起來了。若果兩手是可以活動的

話,一定會雙手搔著這個悶疼的秘洞,現在,連我都極度興奮了。

年青的裕麗,反心形的雪白臀部,像波浪般一起一伏,紅色的濕潤光澤,在那條秘

縫露出來,山河的肉柱,沾著她那種益力多顏色的女性液汁,反覆的進出著。

眼看著這個情景,加上濕潤的液體撞擊出奇妙的聲音,令我更加興奮起來。

床上的兩人不斷變換著姿勢,男女的結合到了最高潮了,山河的臀部肌肉劇烈地抽

搐,裕麗也全身顫抖著,她的手指深深陷入男人的背肌,濕透緊緊纏著他的身體,腳趾

緊張地收縮在一起,我也是女人,當然知道裕麗這時正處於最興奮、快樂的一刻,恨

這時正讓男人抽插的並不是我。

倆人完畢後,也活像軟泥般倒下,當肉體分開時,我見到裕麗的陰道口洋溢出山河

的精液,這種場面實在太令我羨慕了。這時我也奇怪,為什麼我並沒有妒嫉的心理,我

覺得我的內褲已經濕透,好像自己也經歷了一場性交。

山河慢慢的步離床邊,他替我松綁了,並且扶我起來,躺到床上。兩人合力將我的

衣服及內衣全部脫掉,一件不留。

我像是受到催眠的人那樣,失去了意志,讓他們脫得一絲不掛,並給他們推到床的

裡面去。山河讓我躺在他和林裕麗的中央,裕麗張開她的兩腿,用紙巾揩抹著那些因為

身體的活動而溢出來的液汁,接著也把我夾緊的大腿張開來。

山河指著還沒有再勃起的肉根,要讓我含著。我在沈迷中,使用口唇和舌頭,將他

的東西又含又啜,我不時也讓口唇離開,發出“啊!呀!”的嘆聲,還擺動著腰部。

我給張開了的股間,正給裕麗舔舐著,像是石縫般的肉壁,每個起伏位也給她用舌

頭舐著了。這個裕麗,她還真有兩下子,連我這女人也幾乎被她溶化了。

我覺得我的肉洞竟然越來越濕潤了!敏感的肉豆不斷的跳彈著,我怎麼也變成了這

個淫蕩的模樣啊!裕麗的左手撥著我的薄毛,再啜下同性的硃色肉芽。裕麗的右手兩根

手指,就蠢蠢欲動的鑽進我的秘洞。

“呀呀,不要!”我給反轉身而伏著,面孔和頭發也壓在床上,山河還用他的硬棍

鞭打我的面頰。

“舒服嗎?告訴我那處最舒服啊!”

“那裡,啊!下……下面的那裡!啊呀!不行了!饒了我吧。”

激烈的快感,有如火柱般貫穿我的全身,下面的同性的手指不停在活動,我不期然

的合得更緊,到最後決堤,更加一發不可收拾。

在我最需要的一刻,山河才把他粗硬的大肉棒充實我,接著就是一陣子狂抽猛插,

我高潮叠起,也不知流了多少陰水,直至山河在我陰道里射精,便倒下昏睡了。

其後又過了一星期,我丈夫回來了,但總是說話吞吞吐吐的,不過最後也說出來:

“山河那家夥,竟然盜取了公款,然後便人間蒸發,那個秘書方裕麗也不見了,看來她

也是有份的。我們打開山河的抽屜,發現了許多他和裕麗的做愛照片。還有投稿到三級

雜志哩!有些照片的女主角,樣子很像是你,不過我知道不會是真的!”

我一口否定,隨著便躲進廚房去。兩手掩著兩行遏止不住的淚水,忍著哭聲,不讓

我丈夫發覺。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