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感情的債

感情的債

感情的債

天仁公司是香港數一數二的大貿易公司。因業務上的關係,所以往來的電話

頻繁,其鈴聲不絕於耳。

天仁貿易公司的待遇、福利好,雖是工作忙碌點,但是人人均極盼望在此謀

個職位,以為安家立業。

公司裡為了提高上班時間中工作的效率,和避免男女間的無謂麻煩,所以明

文規定,男女職員不能談戀愛,要的話只能向外發展,事實上,愈是禁令,愈有

人嘗試。

沈建華,是個三十齣頭的小夥子,長的帥,人緣又好,在公司裡是主任級,

所以是女孩子心目中所欲釣的金龜婿。可是,他生性好色,是個感情騙子,因此

燬在他手裡的女孩子也就不知凡幾。

這是一個發生在多年前的真實故事,故事的主角就是沈建華。

「李秘書,麻煩你立刻通知各部門主任,半小時後到會議室開會。」總經理

在辦公室裡用電話向李小姐交代。

「好的,總經理,我立刻照辦。」

一時鈴聲大作,各級主任均接到要開會的通知。

開會前,沈建華告訴助理崔美玲,將要開會時所要報告的資料整理之後拿了

過來。

沈建華偷閒點上了一支煙,他悠閒的吐著煙圈,然而煙將抽盡,一看手錶,

離開會的時間只剩五分鐘,可是助理的資料仍未送過來。他取下聽筒,準備撥電

話去催促,就在此時,背後傳來一陴如銀鈴似的聲音:「這是您所要的資料,沈

主任。」

他接過了資料,匆匆地就要趕去開會,臨走前說:「下班後,老地方見。」

美玲聞言,臉兒發紅,含情默默的點了點頭。

沈建華仍不放心的說:「這個會不會開的太久,晚上不見不散。」

美玲「嗯」了一聲,笑了笑,就走了開。

時間在忙碌時,似乎特別容易打發。四點半一到,下班鈴聲大作。全辦公室

的男女職員大家都高興得叫了起來,一邊收拾手邊的工作,一邊大聲的在談論,

下斑後要到那裡去玩,正吱吱喳喳個不停。

美玲收拾了一下東西,匆匆的就回去了。

她住在離公司不遠的一個公寓裡。

打開電唱機,她興忡沖的去準備洗個澡。當她脫衣服時,對者鏡子欣賞自己

的胴體,不自覺的笑了一笑。

她的確有值得驕傲的地力,因為她有著女人天賦的本錢。蘋果臉型,散發出

清新脫俗的氣質。彎彎的眉毛,勾劃出優美的形狀。櫻桃似的小口,看了真使人

忍不住想吃一口。長髮及肩,柔順而平滑的依偎在賽雪的肩上。皮膚看似只要吹

彈一下,便會破了似的。

她的手不自覺的隨著音樂的節奏從頭一直撫摸著下來,當她觸及那高聳的乳

房時,不自覺的顫抖了一下,一陣舒服的感覺流過心頭。她再碰了一碰那紅紅乳

暈中心的乳頭,這股電流就更強了。她再順著下去,摸到了那青草萋萋的小腹下

端,讓她有股衝動。

撥弄一下那花蕊般的陰戶,感覺有股暖流流了下來。她不自覺的自言自語:

「待會你就會吃飽了,不再叫餓了。」

發了一會呆,好像若有所悟的吃吃笑了起來。於是急忙的進入浴室,仔仔細

細的洗,任何一個地方都不遺漏。再刻意的打扮了一下,便走了出去。招了一輛

「的士」,說了一個地名,就上車走了。

公園內的涼亭下,站著一個西裝筆挺的美男子,手上叨著根煙,他頻頻的渡

著方步,也不時的看著手錶,好像在等人似的。

遠處突然出現了一個身著白色洋裝的女孩子,只見她三圍勻稱,小腿是雪白

無暇,不難想像其他的部位如何了。

這個女人,一進入公園即邊走邊瞧,而當她發現不遠之處,涼亭下的那個男

人就是她所要會唔的情人,臉上便露喜色,毫不猶豫的就衝了過去。

兩人一見了面,立刻擁上前去,深深的吻了一下。長吻過後,建華開口道:

「美玲,怎麼那麼久才到呢?我還以為妳不來了。」

「建華,我怎會不來呢!上下班時間車太擁擠,才會慢了幾分鐘,你不要生

氣嘛?好不好嘛?」

一連串的撒嬌,縱使有天大的火氣也得散了。

兩人摟著腰在林蔭道上漫步,夕陽的餘暉灑落下來,是如此的美。

「美玲,我決定跟我太太離婚,然後我們兩個結婚如何?」建華長長的呼了

一口氣,似乎是下了很大的決定。

美玲喜形於色,但又沈下臉來說:「建華,你對我太好了,但我不願因為我

而破壞了你的家庭。」

兩個人沈默了一會。還是建華先開口:「美玲,我們不要管這些俗事,到妳

那吃晚餐如何?」

美玲興奮的說:「好啊!走,我們回家去吃晚餐。」

於是兩人手牽手的回到公寓去。

美玲忙上忙下的準備著晚餐。

建華已不是第一次來這裡了。

飯桌上,美玲特地準備了一瓶白蘭地,兩人對酌著。經過酒精的充血作用,

美玲原本雪白的臉上,泛起了一陣紅暈,在燭光下,更是引人遐思。建華一把把

美玲拉過來,美玲也順勢的把身體依偎在建華的懷裡。

在餐桌的燭光下,更讓人感覺美玲有著一種使男人無法抗拒的魅力。建華軟

玉溫香抱滿懷,有種飄飄然的感覺。他雖是情場老將,也不禁有點氣喘起來。

建華喝了一口酒,俯下頭,想把嘴裡的酒送到美玲的口裡。

美玲假意的嬌著:「壞人,也不柏髒,老是欺負人,人家不來了。」但還是

一口一口的吞下建華口裡的酒。

兩人又是一陣的熱吻。

在這小房間裡,處處散發著一種幽香。尤其是美玲的身上,更是散發著那少

女的體香。建華如何按捺得住,於是張開魔掌,在她的嬌軀上,往來的遊動著。

開始時,美玲還強忍著酥麻故作欲迎還拒的推託。但不一會兒,只感全身難

過,口中只是似痛苦而快樂的哼著。

建華不愧是情場老將,輕輕的解下美玲的洋裝,裡面緊剩下那半透明的乳罩

及三角內褲。乳頭已受到刺激而漲硬,乳暈的範圍漸漸擴散。芳草若隱若現,全

身皮膚雪白,真是令人目不暇接。

於是又輕輕的解下美玲的乳罩,俯下頭去,用舌頭舔著乳頭,用另一隻手去

褪下她那唯一僅存的防線——內褲。終於,美玲成了一頭小白羊了。

建華一邊交互的舔著雙乳,一隻手探到那已春潮氾濫的花苞去扣弄。只弄得

美玲她不住的扭動,口中哼哼有聲,嘴巴說不要,可是卻把身子猛往他的身體緊

靠。

建華給她這浪態剌激得有點受不了,到了此刻,建華眼尖,知道已是時候,

於是三扒兩撥的脫下衣服。

美玲突然低吟著:「建……華……不要嘛……不要在這……裡。」她好不容

易的說出心裡話。

建華笑著點頭說:「怎麼,那要到哪裡呢?」口中說話,手上動作可是不停

地撚、扣、拍、攪都來。

美玲漲紅著臉說:「壞人……明知……人家說……什麼……偏又逗人……人

家……不……來了。」到了這個時候還在撒嬌。

建華突然停了手,說:「好吧!不來就不來好了。」說著真的就不動了。

這下可把美玲急壞了,正在興頭上,怎堪突然停止。

「好哥哥……人家不敢了……我走不動……抱我到房間去。」

建華笑著說:「哪裡不是都一樣嗎?」說著說著又動了起來。

美玲再也忍不住的哼叫著:「哥……癢……人家好癢……癢……癢得……人

家……快……受不……」一面苦苦哀求一面扭動纖腰,又不知如何是好的樣子。

建華又逗著她說:「哪裡癢?我幫你抓抓!」

美玲愈扭愈厲害,就好像不能忍受那酥麻的味道:「你……壞……壞死……

了……明知……道……人家……那裡……難過……你……竟然……還逗人……」

建華見她實在是忍不住了,於是把她放在椅子上,自己迅速的解去西裝褲,

僅留一條內褲。美玲竟然急不及待的撲上來,握著那翹起了的陽具,一邊套著陽

具,一邊脫下建華的內褲,俯下頭用櫻桃小口含住了龜頭。

建華只覺馬眼處似乎有股熱流直往上衝,深深的吸了口氣,把慾火狠狠的給

壓抑住。

美玲一手在握,她是在品嚐香噴噴的香腸。只見她用嘴套弄著,又用舌頭刮

著龜頭,一吸一放,只把她的嘴塞得滿滿的,一隻手不由自主的扣弄著自己的陰

戶。

建華看她那浪得出水的樣子,自己的陰莖也正急迫的充血,已到無法忍受的

地步。於是扶起美玲,然後把她放倒在地上吻著她的乳頭,提著陽具就要闖關。

美玲正覺需要,於是用手把陰戶上的花瓣撥開,以便讓大蜜蜂順利採蜜。

建華深呼吸一下,挺著陽具叩關而入。美玲只覺一支火熱的鐵棒,充滿了那

極需開墾的花園,建華靠著春潮的泛濫而順利的進入禁區。

只聽美玲呼叫不停:「哼……好舒服……好硬……哦……好……挺……」

呼聲是如此的讓入消魂噬骨。

建華臀部一擡,向陰戶頂了一頂,問道:「舒服嗎?」

美玲媚眼半開欲語還羞地說:「嗯……美死了……簡直舒服透了……哼……

死冤家……你快使勁……呀……我要……我要你插得我……我舒服……又……快

樂……嗯……」

美玲這時的陰戶被漲得滿滿的,淫水如泉似的溢出穴外,把飯廳的地氈都弄

濕了一大片。美玲的小嘴兒也忍不住又浪哼起來了:

「唔……頂得我……我……真美……美妙……哼……」

「華哥……你是我的……親丈夫……我……我不能……沒有……你……」

建華不停的抽插著,經過了四十多下,建華也開始喘息著。他知道一時美玲

還不會洩,所以,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改用九淺一深了。

這時的美玲本來是次次到花心,美不堪言。突然感覺到好空虛,只覺好久才

那一下是最舒服的,於是死命的按住建華的臀,自己也挻著腰相迎。

建華見她如此淫浪,有心吊她的胃口,於是停止抽送,把個龜頭在穴口一沾

一放,就好像姜太公釣魚離水三吋似地。

此舉可把美玲整得苦苦哀求:「別逗人……人家了……人家穴裡……癢……

癢死了……達令……你……你好狠心……要幹不幹的……我……我會被你……急

死的……」

建華知道美玲已經到需要大幹特幹才能止癢的地步了,於是建華改用五淺五

深之法,兩手按著美玲的雙,又用手指去撚乳頭。

這下美玲只覺得比剛才舒服多了,但雙乳所傳來的需要並不能完全解決。美

玲死命的勾住建華的頸子,在建華的耳邊浪叫著:

「建華……我快受不了……我快瘋了……你……弄死我……幹死我吧……求

求你……唔……快……快用力頂……不要拔出來……我要……啊……啊……」

建華知她再也不能用緩插法滿足,於是開始次次盡根,次次著肉。只聽「啪

啪」的肉擊肉的聲音,綿綿不絕。還有陽具深入抽插時所帶來與春潮的「撲滋」

聲,構成了交響樂曲。加上那聲聲的低吟,可讓人蕩氣迴腸。

美玲此時已置身欲仙欲死的境界,身心暢美得難於形容:

「哎……我……我會樂死了……喔……又酥又癢的……穴心……好癢……好

癢……唔……水……水又出來了……啊……建……你……真行……我……我太愛

你了……呵……求求你幹……幹死我吧……不要……不要離開我……」

建華全身上下,已是汗如雨下:「美玲,你簡直是座火藥庫,你都快把我給

炸了。」他吻著她,一股熱氣直透到她那敏感的毛管去。

他激動得全身哆嗦,美玲情不自禁的,死摟緊了建華。

建華這時抽動得更快,而且更瘋狂了,衝刺得更急,似狂風又似暴雨。美玲

終於忍不住來自內心深處的快感,她浪呼大叫了:

「建華……你真好……咬喲……你是不是要摧毀我……啊……啊……我擋不

住你了……唔……我……受不了……受不了……又酥……又麻……又癢……啊啊

啊……呵……」

美玲似進入了真正的神仙世界,她咬牙切齒地浪呼急叫著:

「啊!對了……哼……好美……真……舒服……再用力頂……哦……不……

不好了……我……我要死了……哎呀……」

美玲耐不住高潮的衝動,終於出了精。

美玲那股熱陰精,直射到建華的龜頭上,燙得建華不由得陣陣酥麻,馬眼一

麻,大雞巴猛然抖了幾下,精液便熱呼呼的直射到美玲的子宮裡。

美玲受了這一股熱精沖擊,全身又是一抖,洩了第二次精水了。

一時整個房間都靜了下來,只聽到喘息聲。兩人竟在飯廳地上,疲倦的睡著

了。

※    ※    ※    ※    ※

清晨只見陽光普照,又是一個好天氣。

沈建華坐在辦公室的座位上,恢復了一天的忙碌生活。偶而他的色眼四處張

望,看看公司中有那些女人比較容易上手,順便也欣賞她們的胸部此起彼落的乳

浪。

突然,他接到一個怪電話。

「沈建華,妳的好事幹多了,妳的良心何在,希望你要保重,也要安份點,

否則妳的飯碗恐怕會保不住的,哈……哈……」講完話,把電話就給掛了。

建華連連激動地叫了幾聲,知道對方把電話掛了,突覺遍體生涼,原來冒了

一身冷汗。他知道,只要事情發了,他的主任位置立刻換人。這個缺可是人人搶

著要的,要再找如此的工作也是很難,這也莫怪他會冒一身冷汗的原因了。

坐在遠遠的美玲無意中看到建華在發呆,她帶了一本卷宗,藉故走了過來,

問道:「什麼事,讓你失了魂?」

建華搖了搖頭說:「待會到會議室去,我有話跟你說。」

美玲點了點頭走了。

建華決定找到這個打電話的女人,他要好好的懲罰她。

美玲找了一個藉口,偷偷的溜到會議室去。建華隨後就到,美玲迫不及待的

擁上去,兩人深深的吻了一下。

建華開口道:「我接到一個怪電話,存心威脅我。」

美玲是個溫柔體貼的女孩,她靜靜的聽建華說出事情的經過。想了一下,美

玲突然開口道:

「乾脆,我們分開好了。免得你為難,我想這事是因我而起的。」

建華本想說的話,竟被她先說了,反而不知該怎麼說才好,搖了搖頭說:

「不,我要和她週旋到底,看是她厲害,還是我高明。」

「我不要和妳分開。」美玲聽在耳中,無比欣慰。因為她是真心的愛著沈建

華,她何嘗又想和他分開呢?

於是兩人又吻了一下,然後分前後的離開會議室。

一整天,建華為這件事傷透了腦筋。他開始觀察每一個女職員的動靜。突然

她看到一個風騷女郎,直對他眨眼,他雖老手,也不自覺全身發熱。

這個女人是會計科的助理會計,人長得很妖嬌,體態很嘖火。建華早有染指

的念頭,只是苦無機會。現在她竟然自動的拋媚眼,直樂得建華心中猛跳,他也

回了一個笑臉給她。

突然,那女的走了過來,丟下了一張宇條,只見字條寫著:

「親愛的,我已注意你好久了,到現在你才發覺我,死沒良心的,今天下班

後,我在麗都咖啡屋等你,不要讓我失望哦!」署名巧雲。

建華看到這張字條,真是氣血賁張,不由讓他連想到她那豐腴的三圍,在乳

罩下的乳峰把胸前撐的高高的,腰兒不細不粗,配合著圓鼓鼓的肥臀。啊!簡直

無一處不是美的造化。

他想的入迷,不知不覺,胯下的大雞巴把褲子撐的像一面國旗。

這種光是憑空想像,而看得到,吃不到的滋味是很難受的。他「唉」的嘆了

口氣,自言自語:反正晚上就能探個究竟,何必做白日夢呢!

時間在不知不覺中溜了過,下班的鈴聲乍響。建華急急忙忙的把辦公桌整理

了一下,即起身走向停車場。

車在路上開著,可是他的心早已飛到麗都咖啡屋的潘巧雲身上去了。

一邊開著車,一邊咒罵著:「真奇怪,今天的車子怎麼那麼多?真是討厭死

了!」

其時是上下班每天的車子都是如此擁擠,只不過是他今天的心情不同罷了。

建華只覺好不容易才把車子開到麗都。把車泊好之後,他三步併兩步快速的

走入咖啡屋內。

裡面的燈光昏暗,但他放眼一瞧,即看到站在不遠的潘巧雲。她起身對他招

手,建華立刻走了過去,坐落在她的身旁的大車座的座位。

眼前擺了兩杯咖啡,這是她預先叫好的。

建華拿起他面前的杯子,啜了一口,說:「真抱歉,下班時間車子多,讓妳

久等了。」

巧雲埋怨道:「讓我乾等了二十多分鐘,我還以為妳不來了。」

就在此時,背後傳來:「嗯……輕點嘛……不要捏那麼用力……會……會痛

呀……達令……」

建華一聽到這聲音,知道是怎麼一回事,頓令他心猿意馬。於是,他故意把

右手搭在她的肩頭,稍稍用力,把她摟的靠近身旁,她來個象徵性的掙扎後就靜

止了。建華是何等的老練,一見她沒有拒絕之意,輕輕的就在她的粉頰上吻了一

下。她「嗯」一聲,故作羞答答地道:「不……不要嘛……」

她的這幾句簡直是此地無銀三百兩,他是個厲害角色怎不知,於是大膽的把

她摟在懷抱,寬厚的嘴唇即印烙在她的櫻桃小嘴上。同時,雙手也不甘寂寞,右

手從衣襟下探入探索山峰,左手伸入裙內往神秘的三角地帶探險。他的手是何等

的技巧,只過片刻,便乳頭發硬,三角褲也濕了。

建華也因亢奮而至雞巴發硬,隔衫打虎已不敷需要,於是輕解羅衫,除去乳

罩,使的她那對巍峨的乳峰徹底暴露,並且也把三角褲拉到膝間。他先用手指撚

揉著乳頭,出其不意的把整個乳房握緊,使勁的又揉、搓、捏。

過了大約五分鐘,他的手慢慢下移,觸摸到她那叢毛茸茸的陰毛,於是伸出

手指,插進巧雲的陰道內扣弄著。

巧雲只覺身軀愈來愈熱,忍不住的搖擺起來。此刻她似經不起這挑逗:「建

華,吻……吻我……吻我……」

建華於是低下頭去吻她,巧雲丁香暗渡,翻弄、攪動地動著,直到透不過氣

來,才把他推了開。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