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和一位風流少婦的風花雪月

和一位風流少婦的風花雪月

那是2002年的夏天,我認識了鳳姐,她在膠州老電影院的衚衕口開了一家美容店,我那時在洋河弄個石場,但在電影院衚衕里我租住了一個四合院,因爲那裡交通方便,又都是平房,而且便宜。

我很少去這些美容店去找小姐,那時本狼28歲,加上眉目清秀,所以我身邊女人很多,對一般的女人,我還看不上,但常在衚衕里出入,就認識了鳳姐,被她的美豔折服。

鳳姐165cm左右,身材苗條,一雙丹鳳眼蕩人心魂,白淨的皮膚,披肩的長發,使鳳姐看起來就像24∼25歲的少婦一樣,其實后來我知道,她已經32歲了,孩子都上了小學。

鳳姐是吉林人,是和她老公一起來的膠州,心裡有意接觸鳳姐,就經常在電影院附近玩,於是也認識了她的老公∼∼一個36歲身材不高有點胖的男人,這是一個普通的男人,眼睛不大,看起來有點醜,我真想不通,鳳姐怎麽嫁了這樣的男人。

那時候,我也沒什麽事,不用每天去石場,就整天混在電影院,和朋友們打撲克,上網,喝酒。其中自然包括鳳姐的老公,叫什麽我忘了,我們只是都叫他胖哥。

由於我心理一直惦記的鳳姐,所以平時就留意觀察鳳姐和胖哥的一切,結果發現鳳姐什麽都好,爲人處事,都很爽快。但對胖哥卻不怎麽好,呼來喝去的很不尊重他,也難怪,一個大男人,成天靠女人賺錢吃飯,只能說明他窩囊。事實上胖哥真就是個窩囊的男人,但他爲人還不錯。

我們常在一起喝酒,有時也去胖哥家,時間一長,鳳姐對我們就都熟悉了,但對我特別好,這點我一向是很自信的,本人身高178cm,長的不說英俊潇灑,也算高大清爽,加上本人不缺錢,穿的衣服自然比別人的有檔次,有幾次鳳姐都說,你怎麽和他們混在一起。

呵呵,她哪裡知道,我和他們混在一起還不是爲了接觸你∼∼我的鳳姐!由於很熟悉,所以我平時也常和鳳姐開開玩笑,但都不怎麽過分,當然也都是趁胖哥不在的時候,從心裡感覺鳳姐對我也有好感,但一直找不到合適的機會。

那是8月的一天,朋友們呆著沒什麽意思,就商量著去諸城找齊哥玩,因爲每次去齊哥都帶我們到枳溝,那裡小姐確實很便宜,30塊錢打炮,70元錢包夜。胖哥也積極的要去,平時在膠州,我們都很自由,想玩女人就玩,還有不花錢的女朋友玩,但胖哥不行。

鳳姐一是管的嚴,二是鳳姐基本上就不給他錢,每天只是讓他抽廉價的紅金龍,所以一聽說要去諸城,胖哥就很積極。回去和鳳姐一說,鳳姐就不怎麽同意,后來還是我對鳳姐說了好話,並且說也不用胖哥拿錢,這才同意了。

第二天中午我們都起床后,我就找了個理由沒和他們一起去,而且給了胖哥100塊錢,胖哥對我千恩萬謝。平時我也給他錢,都是10元20元的,或者我買煙的時候也給他買一合,畢竟和我們每天在一起,我們都抽世紀宏圖,或者泰山一隻筆,他只抽紅金龍,我們也沒面子。

上網的時候也都是我給胖哥結帳,他管鳳姐要點錢真的很不容易。低三下四的,我看著都難受。就這樣他們就去了諸城,我呢,自然是先回家,想想今天怎麽把鳳姐搞到手。

回來躺在床上,鳳姐嬌好的面容又浮現在我的面前,雞巴也不知不覺的硬了起來,我一邊用手套弄著雞巴一邊想著鳳姐。

記得有一次在鳳姐家喝酒,當我借去廁所的時候跑了出來,鳳姐已經吃完了在店裡看店,我就坐在鳳姐身邊看她擺撲克,一邊有一搭沒一搭的和她聊天,看著鳳姐窈窕的身影,我就說,鳳姐我們倆玩牌吧,輸了就打手板,鳳姐說你不喝了,我說不喝了,他們喝白酒沒完沒了的。

事實上我也挺能喝白酒的,但一般的時候我都不喝,主要是沒哪個愛好。今天也只是喝了一瓶啤酒,就這樣我和鳳姐玩撲克,我輸的時候,就伸出手,鳳姐就在上面做試要打,我就誇張的說,鳳姐你可輕點,然後鳳姐在笑聲中輕輕的打一下。

當我贏了,鳳姐也伸出她的手,我就左手握著她柔軟白皙的小手,右手做勢用力,鳳姐就說,不許使勁打啊,我就笑說,那就不打,摸一下。同時用左手的拇指輕按鳳姐的手心,鳳姐臉上一紅,嗔怒說,沒個正經。

反正那個下午,我摸了很多次鳳姐的手,到后來,只要鳳姐輸了,我就拿過她的手在上面親一下,玩到3點多,他們喝完了,聽到他們出來的聲音,鳳姐急忙抽出握在我手裡的小手,裝做沒事一樣,我看著鳳姐的舉動就知道,我肯定有戲。

然後胖哥他們出來,都在店裡扯了一會,我就和他們出去了,走的時候,我走在後面,偷眼看鳳姐時,發現她也在看著我,我就輕輕一笑,鳳姐也挑了一下眼神,那時心裡覺得很美,因爲那個眼神是只有我和鳳姐才有的小秘密。

此後,我經常趁胖哥不在的時候去鳳姐的店裡,有時候看店裡生意不好,就做個按摩,於是就和鳳姐來到臥室,盡管是白天,但臥室里拉上了窗簾顯得很暗,在輕柔的音樂聲中,鳳姐就爲我做按摩,別人做都是20分鍾,但每次鳳姐給我做都是差不多一個小時。

當然,我也不能累著鳳姐,每次做幾分鍾,我都給鳳姐點上一支煙,讓鳳姐歇會,鳳姐吸煙的時候,我就握著鳳姐的手,鳳姐也不反對,我想我的心思她都能看出來,因爲只有小姐也不在,胖哥也不在的時候,她才讓我握著她的手,而且只要來了人,或者是胖哥回來的時候,她都是慌張的抽回手,裝做沒事一樣。

有一次鳳姐給我按摩肩部的時候,我實在是沖動,一伸手就摟著了鳳姐,鳳姐急忙小聲說,小勇,別,別這樣,但我沒有放手,感覺著鳳姐暖暖的體溫,說,就抱一會兒……鳳姐掙扎著,但是很無力的掙扎,按摩時把我的手放在她的大腿上,並不抓住。這使得我可以裝作移動撫摸她的大腿,她好像也並不拒絕。更讓我意外的是,按背的時候,她跨上來騎坐在我背上,居然是類似泰式的。

她坐在我身上的時候,我可以明顯感覺到她溫軟的屁股與我全面的接觸,這讓我漸漸有了想法,故意用語言試探她,她並不反感,好像還有點迎合,我感覺有戲了。

我不斷試探和挑逗她,她嘻嘻地笑,並不反感,偶爾還親昵地拍拍我,說我壞。我的動作更大了,移動得比較厲害,很明顯是撫摸她的大腿,剛好她是穿很短的簿裙,我幾乎是直接在摸她的大腿了。她應該是有感覺的,卻裝作不知道,這讓我更有信心了。

她上身是一件領口比較低的T恤,胸口處露出一大片誘人的白,兩個不很大去豐滿的乳房將襯衫撐得老高,隨著她用力不斷跳動。

按摩完右手,她繼續按摩我的右腿,她按得離我的大腿根部很近,感覺幾乎快碰到小弟弟了。我的小弟早已鼓得老高,她應該能完全看到,卻並不避開,在我的大腿根部按得比往常更久。

按小腿的時候,她將我的褲管拉起來,笑我腿上的毛又濃又密,我說,這樣的男人性能力更強,你信嗎?她笑著輕輕打了我一下,將我的小腿彎起,上身靠得很近,我能感覺到她飽滿的乳房時不時會碰到我的小腿。

我知道時機到了,等她再到我左邊按摩左手的時候,我趁她不備用力握了一下她的乳房,她假裝惱怒,伸手拍我的臉,我捉住她的雙手,順勢坐起身,一把將她摟在懷里,一隻手就在她胸前亂摸。她掙扎了起來,我當時也是沒有膽量,在鳳姐在臉上親了一下就放開了,鳳姐小臉通紅,但卻沒有怪我。

但自從那以後,鳳姐在看我的眼神里就多了一些內容,我在鳳姐家說話的分量越來越大,我們平時都是上午10左右起床,然後吃飯,等出去玩的時候就差不多12點多了,我住衚衕裡面,我就先出來,鳳姐店在衚衕口。

我就先來到她家找胖哥,胖哥跟鳳姐要錢,鳳姐只給10塊,要抽煙還要上網,胖哥就說不夠,鳳姐就說,夠了,你上什麽網呢?我就會說,鳳姐,10塊錢真不夠,再給10塊吧。

鳳姐看了我一眼,也不多說什麽,便又多給了10塊。就這樣,胖哥對我很好,偶爾和胖哥喝酒的時候,也聊起女人,我就說我的女朋友,怎麽怎麽讓我干,聽得胖哥很是羨慕,我也會問,胖哥幾天做一次啊,都怎麽做?

胖哥就顯得很無奈的說,鳳姐很少讓他干,即使干,鳳姐也是很被動的等者,像個木頭一樣,從來不給胖哥用口,更別說玩花樣了。

經常在一起洗澡,胖哥的雞巴和他本人一樣,粗得還可以但不是很長,龜頭小顔色是白白的,我看書上說這樣的男人性能力很差的,問胖哥,果然胖哥說他屬於123買單的那種人,然後胖哥也很無奈的說,換了別人,做愛的時候,老婆總說,你完事了沒有?一樣會時間越來越短。

我挺同情他的。但我怎麽看,鳳姐也不像性冷淡的女人,我猜想,也許是胖哥不是鳳姐心目中欣賞的男人吧,自然也勾不起鳳姐的慾望。

自從親過一次鳳姐以後,我每次到鳳姐家,鳳姐還是一樣的對我,絲毫看不到反感的意思,於是我想操鳳姐的慾望越來越強烈,今天會不會是個機會呢?我一邊想著辦法,一邊躺在床上弄著自己的雞巴,不知不覺中就睡著了。

一覺醒來已經黑天了,看了看錶是晚上8點,我沖了澡,換上一件白色的襯衣,就來到鳳姐的店,一進門,鳳姐很奇怪說,你沒去諸城嗎?我說沒有,我今天有事沒去上。

鳳姐也沒說什麽接著擺她的撲克,我就約鳳姐出去吃飯,鳳姐開始說不去,還要看店,我就說,有王丹看店就行,再說這幾天就沒什麽客人,於是鳳姐很開心的說,那等我一會,我換衣服。

以前也常和鳳姐出來喝酒,但都有胖哥,今天盡管沒有胖哥,但鳳姐卻一點也不拘束,到是我,因爲心裡一直想著怎麽才能操到鳳姐,所以顯得很不自然。

不一會鳳姐出來了 ,上身也穿一件白色的短袖,下身是黑色的短裙,襯托著玲珑有致的身材,看起來那麽迷人,王丹看著我倆還說,鳳姐就是會打扮自己,你們都穿白色的衣服,看起來就像夫妻一樣。鳳姐當時就臉紅了,說,別胡說,我都32了,人家小勇還沒結婚呢?

我聽了心理美茲滋的就和鳳姐來到美食街,平時和胖哥來都是去珲春烤肉店,但今天鳳姐卻說,去別的店吧?我一聽就明白,鳳姐是怕已經和我們很熟悉的老闆看到只有鳳姐和我說閑話,其實鳳姐的提議正合我意。

我們就去了平時不去的一家烤肉店,到了烤肉店的二樓包房,我們點了燒烤和啤酒,一邊吃一邊聊,鳳姐的酒量還可以,不一會我們就一個人喝光了一瓶,看著鳳姐微微發紅的小臉我提議每個人再來一瓶,鳳姐說好,我們就接著喝。

話題自然就廣泛起來,不知道怎麽就說到人的本質這個話題,我就問,鳳姐對我怎麽看?鳳姐就說,你是個很帥氣的男人,但有點色。我就笑了,說男人都一樣的,不色是有病。

說到對鳳姐的看法,我就說,鳳姐是個很漂亮的女人,浪漫的內心因爲生活的壓力所以麻木,我還說,和鳳姐接觸是一個人的享受,就是挑好聽的說,說得鳳姐心裡很開心,還問了我和女朋友的事,我就說沒準呢?女朋友是挺漂亮,但不懂事,要是和鳳姐一樣就好了,說完我大膽的看著鳳姐。

鳳姐的臉因爲喝酒本來就有點紅,在幽幽的燈光下顯得很性感迷人,就這樣鳳姐也說了很多她自己的事,大多是生活的不如意,等我們都喝完了,鳳姐有點喝多了,我就扶著鳳姐順著美食街邊上的小河回去,回到店裡的時候大約夜裡11點,我也裝做有點喝多了,就躺在沙發上,鳳姐就說,你歇會吧,然後告訴王丹回去睡覺。

我看王丹走了,就對鳳姐說,鳳姐在幫我做個按摩好不好?鳳姐說好,你等會,我先關店。我就起來幫鳳姐關店,關上閘板閉了店裡的燈,我和鳳姐來到臥室,我躺在按摩床上,鳳姐也搬個椅子做到我的身邊。

我看著臉若桃花的鳳姐說,喝多了吧,都是我不好,鳳姐說,是有點多,身上都沒有力氣了,但今天挺開心的,我說我也挺開心的,鳳姐你沒勁就別做了,先抽跟煙吧,鳳姐說“恩”,就停了下來。

我幫鳳姐點上一支煙,我自己也點上一支,眼睛一直看著鳳姐,在沈默中,我輕輕拉過鳳姐的手,鳳姐顯得有些慌亂,但還是任由著我,我使勁抽了幾口煙下定決心一定要搞到鳳姐,等鳳姐抽完了煙。

我抓過鳳姐的雙手一使勁,把鳳姐擁到懷里,鳳姐也許很意外,還來不及說什麽,我躺在按摩床上對鳳姐說,鳳姐我喜歡你,說完我就吻上了鳳姐的嘴唇,鳳姐掙扎著,扭著頭說,小勇,不要這樣,小勇……我沒等鳳姐說完就吻了上去,鳳姐緊閉著嘴唇還在掙扎,我越發用力的抱住了鳳姐,就這樣,在我的堅持下,鳳姐不動了,嘴唇也慢慢的鬆了開來,我終於有了機會撬開了鳳姐柔軟的嘴唇,舌尖伸進了鳳姐的嘴裡。

也許是酒精的作用,鳳姐有些迷亂,在我的進攻下她的舌頭也伸了出來,配合著我,狂吻著,感覺到她的唇很濕潤,很軟,舌頭在我口中熱切地探尋著,她的腰背很豐腴,手感極爲舒服。

抱著她溫軟的身軀,我的雞巴硬了起來,牽得我小腹隱隱作痛,我品味著鳳姐柔軟的香舌,偶爾睜開眼睛,看到鳳姐閉著眼睛粉紅色的小臉在陰暗的燈光下顯露出迷醉的樣子。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