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附體記61-65

附體記61-65

第六部 奇石秘情 六十一

與霍氏倫亂禁歡,秘戲淫媾,卻有王氏近在身側聽聲,這種情境,淫褻如夢,幾乎不像真的,但分明又在眼前,激得我心間慾念更狂更亂。我喘著粗氣,身兒打顫,再也無暇他顧,伸手便去解霍氏腰間繫帶,霍氏不自覺地伸手來推擋。

被她這一擾亂,我竟把活結拽成了死結,哀號一聲,氣了上頭,猛地將她長裙撩起,拉拽她的小衣。

「不,不要…霍氏兩手無力地揚著,她此時已全無反抗,口中卻兀自喃著一個」不「字。

在她兩條雪白渾圓的腿兒踢動中,我已瞥見她紅艷艷的陰戶,不由吸了口氣,當即按住她兩條腿兒不讓動彈,定睛瞧去,只見她大腿白皙豐滿,陰丘饅頭般高高鼓起,恥毛烏黑,卻是淺短稀疏,遮擋不住陰阜的肥白,最逗人注目的是,她私處紅艷艷的,花瓣薄而分明,一層又一層,繁密盛放,想不到,她上頭的嘴兒固然俏艷,此處的卻更為鮮麗奪目,直似一朵綻放正妖燒的花兒,那撲面而來的嬌羞悅目之感,讓人極是心癢。

見此美牝,我喉間泛起悶堵的乾渴,心上卻揚起一絲飄然的醉意,一邊拽下了自己的褲兒,露出了胯下長槍,一邊卻改弦易轍,不即插入,忘形地一頭栽下,臉鼻埋在了她胯間,才一觸及,花苞所含的甘露,就濕了我滿嘴。「啊…不…不可以…好髒…嗯唔…」只聽霍氏驚聲羞叫,身兒急扭,兩條粉白腿兒高高屈起夾緊。

我當然明白她言外之意,那處剛剛才解過手,私處不潔可知,但偏偏想到這點,腦中浮起白花花尿液從此處衝出的模樣,我心下的欲情邪火卻更熾盛急迫,當下將她屈起大腿擔在臂彎,雙手繞過她腿兒,伸指扒開她陰戶,窺見她蠕動的嫩蕊,密密地滲出濕濕的水光,硬了舌頭抵進,軟軟長長撩動舔吃起來。「啊…你…你胡來…天啊…」霍氏泣吟哀喘,身兒一陣顫抖,一陣撲騰,近旁毫無借力處,她柔臂急抓,纖手將我腦後的頭髮揪得亂蓬蓬的。

吃得滿嘴腥甜的騷氣,我爬上來,將腥騷之味全喂向霍氏口中,霍氏此時全然情亂,兩手只略略羞推,舌兒卻六神無主地相迎,仰面承接無遺。一番褻吻之後,她紅唇喘張,軟嘟嘟濕滴滴的,瞧上去更為惑人了,滿眼水汪汪的俱是羞乞渴急之意。「娘」,我不覺顫聲一喚,扶著怒挺的肉棒,抵在霍氏胯間嬌艷的陰戶,心中陡然繃緊,擡眼向前望去。

霍氏仰面嬌嬌喘著,目色無力,咬唇羞望,不能一語。

我心窒氣緊,抵著霍氏濕淋淋的陰戶,挺腰深深一戳,立時戳出霍氏滿面羞容,側過頭去。那嬌羞之色從她臉上蕩漾而開,幾欲溢出,似乎底下這一捅,泉眼便從她臉上冒出似的。「啊!」隨著燙熱的淫棍盡根埋入暖融融的牝戶,兩人同時歡吟出聲,我身條抖抖地吐著氣,丟魂打顫,粗壯的淫根在牝內一陣熱突突地脈動鼓脹。

她牝中膣道緊窄有趣,無須盤尋勾探,只這麼直直一捅,那嫩裹舒滑之感,就滿溢棍身,適足以暢美抽提。

我兩臂擡高她膩沈沈的白腿兒,退臀拉開,略略一拔,又是弓腰狠狠一聳,「噗哧」的一聲,花驚水濺,傳回淫響。

膣道夾湯帶水,緊而舒美,前端拍岸處,激起牝內嫩嫩的花團反彈,至為迷人,我當即大肆抽動,瞬時從內中冒出無窮的繽紛快意,紛紛爬上身來,牽引得我欲罷不能,想放慢都不成。「唔…唔…」霍氏死死咬住吟聲,不讓自己忘形叫出,見我灼目盯望,她瞠喘道:「羞…羞死了人了,不…不許老盯著人家瞧。」「娘,你實在美極了!」霍氏平日雖也活潑近人,但畢竟有一分大夫人的尊貴容色,不可冒褻,此時,這貴夫人卻在我身底下羞吟婉轉,著實讓人興奮,我頻頻抽動,喘籲籲地只細賞霍氏交接時的嬌怯之態。

霍氏禁不了我看,只得自己閉上了眼兒。但她淡眉微蹙,貝齒咬唇、鼻吟口喘、胸乳搖播,種種旖旎百態,卻哪能合閉得了?最為惹人注目的是,她椒乳微顫的上方,頸下兩翼緊致柔媚的鎖骨,若隱若現,時繃時松,愈發顯得她女體之嬌柔之玲瓏,一議人情迷興狂。「啪嗒。啪嗒!」我將她兩條粉腿推得高高的,微微傾身壓前,底下掀腰擺臀,狂動不止。「啊…哦哦…筠兒…筠兒…」霍氏兩手急亂摟來,卻只觸及我閃動的腰肋,揪著衣邊,一副要死要活的模樣,面上如塗了丹似的,嬌紅蔓下玉頸,一脖子情動之艷。「娘,娘!你可受用麼…」我顫聲喘叫,奮軀馳騁。「一度十年想」果真是好藥,換了平日,瞧著霍氏被我插得嬌吟翻轉的媚樣兒,又是這般大動不止,只怕早就洩身繳槍了哩。「唔唔…」霍氏纖尖的下頷高高仰擡,緊咬羞唇,餳目如醉,卻哪說得出話?

我將她的腿兒疊至她腹前,一邊大肆抽動,一邊勾眼下窺,這般掀高的勢子,她整個下體盡袒無遺,她陰戶本生得高,此時更被掀得仰面朝上,在我疾抽疾動之下,她陰唇翻飛不定,紅艷艷的柔軟花唇無力卻貪婪地吞吐著陽具,陽具出沒頻密,瞧上去,牝戶彷彿要被搗爛了似的,淫水從交接處直冒,不僅流得她菊洞附近水光濕亮,且連下邊襯墊著的紅艷裙衣也濕了一大灘,色澤變黑。

與連護法有過後庭交接的經驗後,我對婦人的後庭處也多了一分興致,見了她緊凸逗人的菊眼,不由停下稍歇,以手去探,不料,才一碰觸,霍氏身腰起跳,反應激烈,將我陽具都顛甩了出來,又長又粗的淫濕陽具,在她胯間一陣顛頭播腦地碰撞拂掃。「不!不!啊!不要!」陽物無意間觸到她菊門,我不由心氣一窒,略略抵了一抵,也不過試探之意,未料霍氏卻更慌了,情急間不知從哪來的力氣,竟然挺腰而起,兩相錯落之下,我向後仰倒,霍氏卻朝我傾壓上來。

兩人四目相接,均喘息互視。「不…不許你胡來。」霍氏咬唇一羞,竟悄悄伸了手下去,柔荑一抓,將我塵根扶至入牝口,水汪汪的眼波垂下,神情似笑似挑,透著又羞又火辣的春意。「嗯…」霍氏蹙眉咬牙,雙目微微擡望,底下坐了滿根,隨即身兒驚顫顫地一起一落,套弄起來。

我心中甜美,美透了心尖去,仰面喘息挺刺,以迎合她的騎坐。「筠兒…」霍氏居臨上方,陡然變得格外大膽情熱,纖纖玉掌軟按在我胸前,勾了蔥白的指頭,挑弄我下頷:「你將娘都弄上了…心中可得意麼?」一邊含羞套弄,一邊低眼下視,眼中水盈盈的媚意似欲滴落下來。

我心問如火如荼,語澀聲抖:「娘的陰戶又緊又美,迷死孩兒了…」「你這小鬼…」霍氏說了半句,驀地面上一紅,整個人似乎又「縮」了回去,吞聲不語,腰臀卻起坐更頻,搖得一身花枝淩亂。

我情魂醉美,只逗她說話:「娘,你好會耍弄,孩兒爽麻了!」霍氏咬唇不應,浪浪的身段在上方顛簸搖動,胸前兩隻椒乳齊齊奔躍,晃人眼目。

三旬婦人,正是虎狼之年,霍氏放開身段,當即將我美得說不出話。「上了你這小鬼的當,我…我也墜入魔障了。」套弄半晌,霍氏嬌體難支,身腰無力,伏身喘氣,以螓首垂抵於我肩窩,喃喃自羞道。「娘,你的香舌捨我嘗嘗唄?」霍氏蠔首一動,起而無力,也了我一眼,嬌瞠道:「你…自己來拿,」我扳過她頭面,霍氏也吐舌相應,母子倆你來我往,咂得一片聲響,片刻,霍氏推開我,膩聲道:「夠…夠了,人家喘不過氣了。」交接處傳來她牝內又一陣松然的淫濕,我心下會意,將她翻轉下身,兩條粉腿擔得高高的,塵根抵於她陰戶:「娘要我怎麼動?是快還是慢?」此時挨得王氏更近了,霍氏一隻臂膀貼壓在王氏身上,不由驚忙閃挪,聽我出言「請教」,霍氏面兒一紅,欲待轉頭不理,卻又咬牙出聲:「都隨你。」我一面淺磨緩刺,一面戲道:「我怕弄得不對,不夠娘盡興哩。」霍氏大露風流本相,白了一眼:「你能有什麼本事?……拿出來瞧瞧!」粉薄的面上春意無盡。

「娘小看孩兒了,」我嚥了口氣,面對這般尤物,暗自遺憾失卻內力,塵根耍的小把戲不能餵她嘗一嘗:「今兒不成,改日,孩兒定要好好讓娘領略一番。」「你想得倒美,今日已是…非份了,還想著以後?」「娘,」我伏在她耳旁,狎聲道:「你真的不肯…往後讓孩兒再這般…侍候你了麼?」說到「這般」時,我陽具陡然狠狠地挑刺了一下。

霍氏受落,「嗯」的一聲,伸手緊緊捏住我前撐的臂膀,嘴裡卻嬌聲道:「不肯。」「真不肯?」我又是幾下狠狠深插。「不肯…哎呀…啊啊……」我被她的浪樣兒淫叫誘得收勢不住,當下挺槍猛搗,疾刺如飛。「嗯嗯…快快的…癢…癢死了…」霍氏語聲哆嗦,緊抱我伏下的身子,媚聲道:「筠兒…娘想要你了…你快…啊啊…你…你好狠……哦!」她的膣道果真適合大力馳騁,我長槍拖拽,一氣抽插數百來回,淫水氾濫橫流,亦不覺松敞,緊滑舒美如故,爽得人美不可言。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