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對岳母的報復

對岳母的報復

我焦急地驅車趕往我的岳母家,嘴裡不停咒罵著,上輩子不知道欠了她什麼,她要這麼對待我。

也許大家不知道我和岳母究竟有什麼瓜葛,讓我這樣憤恨,下面我就簡單的把我和事情的經過介紹給大家。

我叫程萬成,32歲,經營著一家中等規模的進出口公司,也算個小小的成功人士吧。

我的岳母是一個海關的副關長,她把我公司的一批重要的進口貨物巧裡理由扣下了,這批貨物不能按時送達買家,我的公司就要支付龐大的違約金,就等著關門大吉了。

我和岳母早就是認識的,我做進出口生意必不可少的要和海關的領導打交道,我的妻子小寒就是在一次宴會中由她的媽媽,我的岳母帶來的,第一次看見小寒我就為她的美麗所傾倒,我不是沒見過美女,可是小寒這樣美麗又有氣質,清純而不失性感的尤物卻第一次看見,也許這就是所謂的一見鍾情吧,宴會之後我要了小寒的電話,之後又和她頻頻約會。

這時候我知道了小寒的媽媽是要把小寒暗許給她的上司——海關關長的兒子,所以我們的感情一直受到各方面的壓力。

我的岳母甚至以斷絕母女關係來威脅小寒,可是我和小寒是真心相愛的,最後還是結了婚。

從此以後我的生意就沒順利過,我等於一下得罪了海關的關長和副關長,我也知道自己以後想繼續進出口生意沒有他們的支持是不可能的,所以想轉到其他行業去。

可是以前簽下的生意還要完成,我前面所說被扣的貨物就是我以前簽下的最後也是最大的一單生意。

可是卻被扣留了,我無計可施只好去求我的岳母放過我這次,以後我會遠離她的勢力範圍。

我心裡不停的想著如何說服岳母,車子已經到了她家門口,我卻沒想出什麼辦法來,只好硬著頭皮進去再說了。

我按了門鈴岳母通過在門上的視頻頭看見是我。

高傲鄙夷的說:你來做什麼?回去吧。

我抑制住心中強烈的不滿陪著笑臉說:媽,我有事求你商量你先進來吧,我也有事和你說說著岳母打開了電動門。

我疾步走進廳堂,看見岳母坐在對面的沙發上,翹著二郎腿,手裡擎著一杯紅酒,眼睛看著杯子裡的紅酒,根本沒有說話的意思,我很尷尬,只好開門見山了:媽,今天我來是想求你放了我那批貨,那批貨不準時發到買家手裡我就……岳母打斷我的話:我就是想玩死你。

說著她大笑起來。

我多少天的怒火一下竄了上來真想狠狠地扇她幾個耳光,還沒等我的動作出來,又聽到岳母說:不過想我放了你也容易。

我聽了這句話心中樂開了花,心想岳母真是良心發現了,她放了我這次,以後我再也不用看她臉色了,再不做這倒霉的進出口生意了。

耳邊傳來岳母的聲音:放了你也容易,不過有個條件,你答應我這個條件不光這批貨我們放行,以後你的貨都暢通無阻。

我興奮的說:媽,到底還是媽好啊,不管什麼條件我都答應,哪怕拿出我所有的積蓄疏通關節,我也願意!岳母說:其實很簡單,你和小寒離婚,我們家不要你任何財產,而且你以後的生意我和關長也會照顧,怎麼?很合算吧,你沒損失什麼,卻得到這麼多。

說完岳母玩味地看著我。

我萬沒想到岳母竟拿她的女兒做交易,心中積累下來的憤怒一下噴發出來,大喊:你怎麼能這樣?小寒是你的親女兒,你怎麼能用她來當交易的砝碼?我和小寒是真心相愛的。

我寧願破產也不會拿她來換那些該死的貨物!岳母哈哈大笑起來:你破產的話就是個十足窮光蛋,你以為小寒會和一個只會說愛她的窮光蛋過一輩子嗎?到時候她一樣會和你離婚,那時候你卻一無所有了,不如現在就離婚,得到我們的支持,你的事業會做的更大,有事業有錢還找不到好女人嗎?我笑了起來,是可憐我這個權傾一方的岳母,媽,你活了50年,有了普通女人的身份地位,卻不知道什麼叫真愛。

她的婚姻也是個權力交換的產物,一輩子沒真愛過,以為愛情是可以用物質交換的,真的讓人可憐!岳母聽了我的話,呆了一呆,隨即發瘋的吼:誰要你這滿身銅臭的商人可憐?你這個以愛情欺騙女人的混蛋!岳母真的受刺激了,她說著就向我撲來,上來抓打我。

我滿身滿心的怒火瞬間被點燃了。

順手抓住她的手,轉身一推,把她推倒在我剛才坐著的沙發上,岳母此時不像那個有身份的女人,更像一個市井的潑婦,仍然對我手腳並用的攻擊,我擒住她的雙手向沙發背面壓倒,腿壓著她不斷亂踢的雙腿,瞪著這個破壞我婚姻和事業的女人,岳母在我這樣冷冷的目光注視下,安靜了下來,我從來沒這樣近距離的觀察過岳母,這時我發現這個50歲的女人還算標緻,大大的眼睛,小小的櫻嘴,薄薄的兩片,我想小寒的美麗是來自她的媽媽,岳母在年輕時一定也是個美人坯子,不然也不會有權力交換的婚姻了。

試想誰會拿權力交換個醜女人呢?由於剛才的撕扯,岳母衣服上的幾顆扣子都打開了,白白的乳房有一半在我視野之下,隨著呼吸起伏著,著實別有一番風韻,看著這個可憐又給我生活帶來無數困擾的女人,一種報復的心理油然而起,衝動戰勝了理智,騰出一隻手把她半敞著的衣服用力一拉,剩下的幾個扣子全都被撕扯開了,岳母明白了我的意圖,又開始拚命掙扎,嘴裡叫著:你這個混蛋,我是你岳母,你要幹什麼?快放開我!我哈哈大笑:你該知道我要幹什麼吧?如果不知道,馬上就會知道了!說著我一把拽下她白色的乳罩,兩個乳房刷的跳了出來,乳頭很小,乳暈卻很大,乳房很大,有些垂了,但絕不影響美觀,我在心裡讚歎著,尤物到老的時候還是尤物,我一隻手壓著她的手,不理會她的掙扎和叫罵,另一隻手不客氣的握住岳母一個乳房,盡情的揉捏著,我的嘴也沒閒著,去吸吮另一側的乳房,輕輕咬住小小的乳頭,慢慢的吸吮。

岳母的掙扎更強烈了,屁股和大腿用力的扭動,差點從我的身體重壓下逃脫。

我的手在她乳房上摸了幾分鐘就不滿足了。

伸進岳母的西裝裙裡,摸到她的內褲,感覺是那種棉質的內褲,我隔著它在岳母的下身細細探索,知道岳母的陰唇比較大,內褲把兩片陰唇分開成一道小溝,我的手指就在岳母的小溝邊緣上下輕輕的滑動,慢慢的我感覺手指濕潤了,岳母也由開始的叫罵變成嗚嗚的呻吟聲。

我偷眼望向岳母,她閉著眼睛,嘴唇大張著喘息,似乎在享受。

我卻逐漸的清醒,剛才是由於這兩年長期受岳母的冷遇和打擊產生的報復心理使我侵犯她,可是她畢竟是小寒的母親。

我不能這樣,我如果強姦了她將如何面對我的小寒呢?想到這裡,我不知如何收場。

只好鬆開了岳母,站了起來說:今天的事實在不是我所想的,你可以繼續打擊我的生意,直到我成為個窮光蛋,我為今天的事道歉。

說完我轉身向外走去。

當我拉開大門時,聽到岳母喊我:萬成,等等我轉身向她望去,只見她紅著臉,被我扯開的乳罩掛在她的腰上,身體好像輕輕的發抖,我問:媽,還有什麼事嗎?岳母說:萬成,我就打電話讓他們放了你那批貨,現在我理解你和小寒了,以後再不會破壞你們。

我不知道怎麼才好,呆站在那裡,腦袋一片渾濁,不知道何以岳母轉變這麼大。

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麼才好,只挑好聽的說:媽,謝謝你,我一定好好對小寒的,你放心吧,你是最好的媽媽,是世界上最通情達理的媽媽……我正在恭維著,岳母走到我面前問我:你說我是世界上最好的媽媽,我不在乎,我只想知道在你心裡,我是不是有魅力的女人呢?我不知道該怎麼說好,只好繼續恭維她:媽,你是世界上最美的女子,只有你這樣美的女子才能有小寒這樣出色的女兒。

岳母笑了,這時的笑不是以往那種張狂的笑,而是一個漂亮又有氣質女人會心的笑。

她說:剛才你說要謝我,我不要別的,只要一樣,不知道你能不能給我?說著臉紅了,隨即垂下了臉,她這樣的反應,我當然知道她要我用什麼謝她,我一把樓過她,手按住她的屁股用力的捏著。

岳母打了我的手,說:看你那猴急樣,我們到房間去。

說著就拉著我的手到了她和岳父的臥室,一進門她就倒在床上,我則立時趴在她的身上,我們的體重造成水床的起伏,岳母的大乳房也隨著晃蕩著。

我笑著說:真的有其母必有其女啊,小寒的乳房和媽的一樣美。

岳母聽到我這麼誇她,一定很開心,自己用手撫摩著一個乳房,卻表示謙虛的說:美什麼美啊,都50歲的人了,我女兒的倒是真美,不過我有些地方,可能是小寒比不上的。

我笑著說:那讓我找找究竟哪裡是我的愛妻比不上的地方。

說著就要把岳母的西裝裙掀起來,可是岳母的屁股相當豐滿,把西裝裙撐的滿滿的,想掀卻掀不起來,我只好又從腰帶那裡下手把裙子往下脫,岳母配合著翹起屁股,把裙子脫下來就看見岳母白色的棉質的白色內褲,把岳母的屁股和兩扇陰唇緊緊的包裹著,我仔細的看著剛才我摸到的內褲把陰唇包裹所隆起的那道小溝,真的很惹人喜歡,隔著內褲去舔岳母的陰部,岳母弓起身體,叫道:小祖宗,那裡不是親的,上面這嘴巴才是親的地方。

我說:媽,這你就不懂了,這叫口交,別有一番情趣的。

岳母嬌羞的說:那裡有什麼好看好親的,那裡就是汽車的小倉庫啊。

我哈哈大笑,岳母不愧是身居要職的文雅女性,把男人陰莖比作汽車,女人陰道比作車庫,所以有心逗逗岳母:什麼汽車的小倉庫啊,明明就是大鳥的巢嘛,應該叫雀巢。

這下把岳母逗樂了,說:這下好,還弄出一個咖啡品牌,可不能叫別人知道,他們知道了還不告我侵權啊?我說:媽,你這可比咖啡好多了,又能吃,又能降落飛機,一物多用啊!岳母羞的滿臉通紅,嬌嗔道:你就是油嘴滑舌,要不怎麼把我女兒拐去了,她都不認我這個媽了。

說話間我把岳母的內褲脫了下來,發現岳母陰毛不多,稀稀落落的幾根長在陰唇和屁眼旁邊,陰唇很大,是我喜歡的那種饅頭型,居然還是粉紅色的,以前看A片時總看見外國女人陰唇是嫩嫩粉紅色,以為人家就是那樣的人種呢,今天看來不是,岳母陰唇的顏色真的很美,我家小寒的都只是紫紅色的,我想岳母說的小寒比不上她的,就是這裡吧。

媽,你的這裡好美啊,肥肥的兩片象小饅頭似的,顏色也好看,真想整個給吃了。

我邊說邊舔著可愛的饅頭。

岳母的話夾雜在斷續的呻吟聲裡:小寒她爸也說我那裡好看,年輕時也總盯著看,可是他卻沒吃過,今天叫你小子給嘗鮮了。

爸真不懂欣賞啊,岳母你這裡真是人間極品,太美了,你說我嘗鮮,我不這樣媽能舒服嗎?我沿著岳母的屁眼和陰唇那道縫隙上下舔吸,岳母說:這個感覺真不賴,還是你們年輕人會玩啊,你爸十多年前就不行了,我在官場打滾,也沒心思想這些,剛才你把我的女性需要勾引出來了。

說完岳母害羞的把臉捂了起來。

我看著岳母的樣子完全沒有以往的可惡,覺得更加可愛,我把身體換了個方向,下身對著岳母的臉,說:媽,你看你的小饅頭我吃著呢,我的飛機還苦著呢。

岳母把捂在臉上的手拿了下來,有點顫抖的伸進我的褲襠裡,內褲裡的陰莖早已怒漲了,一被岳母小手牽到外面來立刻翹的老高,差點打到岳母的鼻子,岳母笑著說:這傢伙太精神了,看見我就立正了。

我趕緊問岳母:你看它這麼乖,你該怎麼獎勵它呢?岳母說:我一會叫它進我的洞裡遊玩去,我這個洞可不是一般人能進的,她可是市廳級領導專用洞哦。

我忍不住笑了:可是岳父這個市廳級領導有十多年不光臨此洞了哦!岳母臉更紅了:恩,那以後就給女婿專用吧,可不能冷落了我女兒啊。

還是自己的媽想著女兒,這時還沒忘記女兒,我回答:哪能呢,現在哪個男人沒有幾個女人啊,你女婿我原來就愛你女兒,只有她一個,現在有了你,兩個女人我都保滿意,哈哈。

岳母說:你能這樣當然好了,你說我們這樣怎麼面對小寒呢,是秘密的,還是告訴小寒呢?我說:車到山前必有路,以後看機會試試小寒什麼想法吧。

岳母說:不去想了,想也白想,先快活了這次再說吧,我都十多年沒嘗到肉味了,你這次可要叫我吃飽啊!望著岳母含情脈脈的眼神,我精神大起:喳,小的一定和老佛爺大戰三百回合。

說著把怒漲的陰莖插進岳母春水氾濫的桃源洞中。

岳母啊一聲,顯然十多年沒有男人,忽然探入她的隱秘處有些不適應,我也不去管她,開始抽插著,陰莖進出帶出一股一股的淫水,岳母迎著胯配合著,嘴裡發出啊啊的叫聲,插了有幾百下,岳母忽然抱緊我,洞裡驟然一縮一縮的,湧出大量的水來,然後她虛脫般的癱倒在床上。

我知道岳母高潮了,吻著她的臉,手愛撫著她的屁股,過了幾分鐘岳母才喘著氣說:太好了,太好了,十多年沒這樣的感覺了,以後別指望我放過你,你就等著接招吧。

我笑著說:承蒙老佛爺喜愛,小的受寵若驚,小的現在雞雞還為您候著呢岳母愛憐的撫摩著我還硬著的陰莖說:這雞吧真可愛,愛死我了,操的我的逼眼麻酥酥的。

聽的我楞了一下,沒想到從岳母這樣有文化有地位的女人嘴裡也冒出這樣的粗話來。

岳母看見我發愣,解釋說:男女之事圖的就是痛快舒服,做愛時說幾句粗話有情趣嘛,你那岳父年輕時每到做愛時都一聲不吭,一點情趣也沒有。

我哈哈笑道:媽,我懂,我和小寒操逼的時候也這樣說,我們平時都是文明人,操逼是私人的事,可是按自己的喜好來,原來媽和小寒一樣,別看小寒平時文靜,操逼時什麼話都說。

岳母說:你不介意就好,以後我們操逼時你不要那麼文明,什麼話刺激說什麼,媽聽。

我立時說道:老騷逼,知道了,你這騷逼就喜歡大雞吧操,這些年沒雞吧操很難過吧,所以才把心思放在官場上。

岳母呵呵地說:也許真有這樣的因素,女人的逼沒個好雞吧操真不是完整的女人,現在好了,有你了,媽什麼也不缺了,是個完整的女人了,以前為難你和小寒,也許也有這個原因,那時心理有點不正常了。

岳母說著好像體力恢復了,不停的愛撫我剛才沒射的陰莖,剛才已經半軟下來了,經過岳母的愛撫,又挺了起來,岳母看著她,背對著我蹲了起來,她扶著發硬的陰莖,屁股一沉,把我的陰莖吞了進去,然後上下的套坐起來,我欣賞著岳母豐滿白嫩的大屁股上下律動著,真是一種享受,我坐了起來,抱住了岳母,雙手握住她渾圓的乳房說:媽,你的奶子手感可真好,騷逼也夠味,不鬆不緊的,夾的剛剛好,幸虧今天有了這事,不然你不被操,真是男人的損失了。

岳母正在興奮,說話也很不續:啊……好女婿,你是媽的好情人,媽太喜歡你了,更喜歡你的大雞吧,操的媽魂都丟了,媽雖然喜歡雞吧,可不是什麼雞吧都能操媽的騷逼的,以前有不少領導都對我有意思,可是媽不喜歡他們,就忍著,任憑著騷逼有多癢,你岳父又不行,知道媽有多苦了嗎?我聽著岳母的話,覺得岳母真的很可敬,以岳母的身份和長相要找男人太容易了,我就知道我有個商場上的朋友在我還沒和小寒結婚前就說想上現在的岳母。

我愛憐的抱著岳母說:媽,你放心,以後我就是你的情人,你的騷逼什麼時候想挨操了就找我,一定讓你滿意,補償你這麼多年的損失。

岳母歎了口氣:兒啊,媽雖然喜歡你操,可是你畢竟是我女兒的,可別因為我,你們再有分歧。

我也在想,這件事該怎麼辦,應不應該叫小寒知道呢,小寒會不會原諒我呢?管他呢,今天先把岳母哄高興再說,我挺著雞吧等著岳母豐滿的屁股一下下的沉下,手指捏著她的陰蒂,另一隻手按摩著她的屁眼,我知道小寒對這樣的招數最喜歡了,我想岳母也會喜歡,果然立刻傳來岳母的叫聲:啊。啊。啊。

好女婿,好情人,大雞吧情人,你好會玩啊,這一輩子就今天最快活了,媽又要高潮了,大雞吧也射,也射吧,射到媽騷逼裡來,騷逼好久沒有感覺到精液燙燙的感覺了。

說話間岳母抓著我腿的手在我腿上掐了起來,我一驚,感覺雞吧被夾的忽然緊了起來,再也忍不住,把精液射了出來,同時感覺岳母的逼一下滲了一些水出來。

我摟著岳母一起倒在床上……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