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新兵會客日

新兵會客日

剛滿二十歲又過一個月十日的那一天,我被徵召入伍了,新訓地點,就在高雄某營區。

對於剛進新訓中心時,那種一個口令,一個動作的團體生活,還真是撐了快一個月才適應過來,尤其是緊張又緊湊的生活,一下子就打亂了生理習慣。

不知大大剛進新兵新訓中心時是不是也和我一樣,因為緊張,竟然一個星期後才第一次上「廁所」大便,這下可好,累積了幾天的「黃金」一泄千裡,造就了同袍俗稱的:「黃江一條通」震憾人心的奇觀。

一個月後的第一個星期日會客,來了不少「親戚好友」,我卻唯獨不見昔日女友……那種悵然若失的心情,應該很多同好好友也能感同身受吧!

到了下午,所有親友逐漸回去,而距離會客時間也只剩不到兩個小時,教育班長突然又通知,我又有訪客。軍中行動不自由的生活下能有自由活動,而且是親友來訪,當然是快樂不過的事了。

快步跑向營區門口,只見女友身穿一件白色圓領運動衫,小件網球裙(就是短到不行的裙子啦!)提著一個小手提包。這……營區少見的性感女孩出現,讓當時少有「女性」入伍的軍隊,可是會造成不少目光注視的!

前女友:小珍。我入伍時,她才二十歲,交往了一年(認識她,已是大三學生)。交往了兩個月,就在一次朋友團的野外露營中,將她的第一次給了我。

她留著一頭短髮,約有32B的胸圍,不算大,但我最喜歡的,就是她小巧的身高(160公分)卻有非常均勻的身材,這麼說吧,她不算是火辣美女,卻是討人「憐愛」的美人胚。尤其是她的聲音是娃娃音,一嗲起來,絕對酥了你的骨頭。

「親愛的~~你過得好嗎?」小珍站在門哨衛官櫃前,她一開口,馬上吸引了會客室裡一些阿兵哥的注意。

拘束年代裡不能有太大的動作,要是現在,我肯定是馬上如「餓虎撲羊」上前緊緊擁住我美麗的女友。我只是對著她淡淡一笑,向著會客櫃台的班長敬了個禮,就牽著小珍的滑細玉手,往附近人少的地方走去。

兩人先是無聲的散步在營區道路上,小珍主動地將她的頭靠在我的臂膀上,而我也自然地把手環過她的肩,摟著她,無聲勝有聲的散步著。

「Alvin,剛入伍,生活還習慣嗎?」小珍捨不得的用她的小手,拿著一條帶著淡淡女人體香味的手帕為我擦汗。而她身上那股女人香,更是讓我忍不住想立刻把她放倒在地,扒光她身上的衣服,狠狠地和她瘋狂來上一場激情「野台戲」!

但理智勝過獸慾,我只是低下頭,深情的在她的額頭上吻了一下:「能看見妳來看我,再苦、再累,我都不怕,因為軍中的訓練,能讓我變成真男人,這樣才能讓妳幸福快樂啊!」

唉……不知早上軍中早餐,是不是夥房加多了「蜜糖」,連我自已都覺得,我也太「甜言蜜語」了吧!?

「注意身體,以後我會每個星期都來看你的,我好想你!」

坐在五百障礙跳台上,小珍把臉埋在我的胸前,雙手緊緊擁著我,身上那股「女人香」讓久未嚐「肉味」的我就像班長正下著口令,準備剌槍術:「剌~~槍~~術預備」,除了手上沒有「長槍」打共匪,不過,「短槍」打姑娘,我可是「上了膛」蓄勢待發啊!

看了看四週,距離會客時間已經不到一個多小時,訪客也少了許多,有些單位,甚至已經開始「收心操」。見四下無人,我不知哪來的膽子,伸手從小珍的領口伸了進去,突破那「防護罩」的保護,直接攻頂,強佔最高峰,揉捏凸出高高的乳頭。小珍發出小小的喘息聲,除了小小身體的顫動外,沒有額外的反抗。

小珍胸前略帶汗水,溫溫的手感,還帶著她那年輕的又柔又滑,順手的乳房觸感~~這下可好,已經「舉槍」的我,只有兩種選擇:一、想辦法攻上山頭;二、今晚舉槍「自盡」。當然,我是不可能選第二選項的。

小珍好像也發現了我胯下的異樣:「Alvin,你……下面好硬哦!」她一邊說,還用一隻手輕輕的撫摸我那「上了引信的炮管」!霎時,我頭昏腦漲、呼吸急促,揉捏的動作更是加快,而且膽子竟大到一手撫摸她的胸前,另一隻手從她的背後將她的胸罩背扣給解了開來。她只是有一些些的嬌羞,雙手似有若無的抗拒,但……我還是順利地把她的胸罩從她的領口給拉了出來。

我四下張望,雖然附近還有一些阿兵哥和探親訪客,但似乎沒有引起別人的注意,於是我拿來她的小包包,快速的把胸罩塞了進去。

「你好壞~~」臉紅得像猴子屁股的小珍,呼吸更加急促了。

「好想念妳美麗的身體,一想起和妳每一次的性愛,就讓我快受不了了!」我將她抱起,面對我坐在我的胯上。

因急速呼吸而上下起浮的胸部,兩顆小小激突從她那件白色圓領運動衫透著淡淡的黑影。我索性兩手緊握她的雙峰不斷揉捏,在她的頸間和小嘴上親吻著,當時的我肯本就忘了身在軍營中,只想盡情發洩暫時失去的自由和軍中團體生活的制約。

「停……親愛的~~停……我……我……受不了了~~」小珍雙手環著我的頸,下身卻不自主地前後搖動,磨擦我的「短槍」。「我……好想……好想和你……做愛~~」在小珍的耳邊,我喘著氣試探她的反應。

「親愛的,當你摟著我的腰,我……我就好想讓你……插入我的身體……」她說話的聲音越說越小,但跨坐在我身上的動作卻沒有停過,反而將她的胸部緊緊地貼著我的臉。

「我找個地方和你做愛好嗎?」我開始巡視四下,想在這個生活「封閉」的空間裡有沒有好「戰場」。

「但……這裡是營區,而且人又那麼多,能去哪裡呢?」她的額頭已經因為我挑逗的剌激而滲出幾滴汗水。

「這個妳不用擔心,我來按排,只要妳按我的指示就行了。」我給了小珍一個肯定且自信的笑容。

放下小珍,先看了看手錶,離會客結束時間還有不到一個小時,為了把握這僅存寶貴時間,我不說一句的拉著小珍往營區最偏僻角落,「三級倉庫」附近極少人會到達的一間舊夥房走去。這裡因為沒有部隊駐紮,所以也暫時沒有夥房進駐,而一旁的廁所,就成了我計劃中的「炮陣地」。

讓小珍在一旁稍等,我四下觀望,已經接近會客日的最後時間,各單位也逐漸收隊,來往的人也變得很少,確認安全後,我回到小珍的身邊:「小珍,妳先進去廁所,挑一間『乾淨』點的廁所,然後等我,我一會就進來。」

小珍一臉驚訝的看著我:「在廁所?」我輕拍了拍她的額頭:「難道,妳想營區內還會有『高級套房』啊?」我笑了笑。

小珍面有難色的看著我,我沒說話,只是微笑的再次對她點點頭,示意她往「炮陣地」移動。她遲疑了一下,慢慢地往廁所走去,而我則在她開始往「炮陣地」走去的同時,「尖兵」搜索,四下巡視是否有人「埋伏」。

而這時小珍已經進入廁所,但沒多久,就見她衝出廁所,一手捏著鼻子,揮著另一隻手對我說:「裡面好臭!」我沒有回答她,只是對她揮了揮手,要她再進去找間「乾淨點的」!小珍無奈地轉身,再次進入那廁所裡。

約莫過了一分鐘,四下確認沒有人看見,我也隨後進入了廁所中。

各位「曾」當兵的同好,還記得軍隊中那條「黃江一條通」嗎?木板相隔的幾間廁所,一條約有三十公分寬、三十公分深,直通每一間的「戰壕」,因為軍人運動量大,「吃多、拉多」的關係,尤其是今天會客日,一些因放鬆而「大解放」的阿兵哥所造成的「堆積」量,豈是一個「多」字可以簡單形容?如果改用「滿、溢、堆」也許更恰當些。

「小珍~~」我輕輕喊著小珍。其中一間廁所的門打了開來,我回頭看了一下入口,確定沒人發現,立刻隱入和小珍同一個隔間中。

一股強烈的味道立刻撲鼻而來,小珍緊皺眉頭,一手捏著鼻子,對我搖了搖頭。我也感覺確實是太臭了,連我都快受不了,但已在「攻擊發起線」的我,怎能「敵前不戰而退」?這可是兵定大忌啊!當然立刻思考「四個W、一個H」。

終於,我想到一個好地方:「浴室」!而且它和廁所相鄰,可是少了隔間木板,開放空間下就很容易被發現。但精蟲衝腦,且「美麗肉體的誘惑」已經讓我暫時失去了自制力。

打開木板門,我一手拉著小珍的手,確定門外沒有人,便急速往走道盡頭的浴室方向快步跑去。

偌大的澡池裡空無一人,只有兩池清水倒映著我和小珍的臉。除了和洗手間相通的門,浴室還有另外兩個方向有出入口,但其中一個被木板釘死,反而讓我只要注意唯一直接對外的出入口,還有我們來時,連接廁所的那個通道。

我把小珍往我身上拉過來,深深的親吻上她的嘴,雙手在她的身上肆意地撫摸,一下子就把她的運動衫給脫了下來,和她手上的包包一起置放在水池邊上。

一對高聳尖挺的少女乳房立刻呈現在我眼前,我俯身在她的乳頭上瘋狂地吸吮著,小珍雙手緊緊抱著我的頭,享受我的激情挑弄。我的手也沒有閒著,順著她纖細的雙腿,從大腿根一直摸上她的小蜜穴。

乖乖隆咚咚!小珍的淫水早就沾濕了她的小內褲,當我的手指隔著她的內褲一接觸到她的小蜜穴,小珍就身體一震,全身軟軟的依倒在我身上。

「單兵注意~~前方有美女一名,單兵上刺刀,準備肉搏戰!」腦中彷彿傳來班長正下著口令。我伸手從褲袋裡「掏」出那把二十年的「經典小手槍」,拉過小珍的手,讓她感受漲得發燙的「槍管」。

這下可讓小珍更是興奮,自已把小內褲脫了下來,轉身面對我,小珍先將我的雙手放在她胸前,示意要我揉捏她的雙峰,渾圓的翹臀頂在我的下腹,不斷地磨擦著。我的龜頭可以隱約感覺到她濕潤的淫液,憋不住的性慾讓我一下子就挺腰,把火熱的陽具整根沒入她早就淫液滿滿的小蜜穴中。

「噗……噗……」空氣夾雜著她的淫液,在她極度亢奮下,陰道開始擴張而引入更多的空氣,「噗噗」聲不絕於耳。

我雙手環過她的胸前,下身不斷猛烈地抽插她的小蜜穴,幾乎忘了我和小珍正在開放空間下,隨時會被人發現的危險,兩人盡情地享受性愛的滿足和發洩。

不知是不是憋了太久時間,我沒有一下子就狂射,反而是一陣陣的舒暢,不斷地襲向我的感官感受。

「啊……親……親愛的~~你……好強~~下面……好漲~~好漲~~」小珍開始發出淫浪話語。

「好久沒有這麼興奮了~~小珍,我的寶貝,想死你的小蜜穴了~~」我也開始有些控制不了自已的情緒。大概有四、五分鐘的時間,我和小珍變換了幾種姿勢,而她僅存的那件裙子,也已經被我完全脫了下來。

正當我和小珍渾然忘我時,浴室外似乎有動靜,驚嚇得我急忙抽出插在淫液中的小蜜穴,大量淫液順著小珍的大腿流了下來。

我示意小珍趕快拿起衣服和包包,順著廁所方向離開,但外面的聲音越來越近,就差幾步即將進到浴室,那一定會看到全身光溜溜的小珍。

情急之下,我要小珍趕快進入一間廁所,而驚險的是,小珍人影才一進入廁所,剛好就有三個阿兵哥進入到浴室中。而我的下半身,那件半脫的軍服長褲,還有翹得高高的陽具,因為上身制服未脫,剛好遮住,沒被他們發現這個糗樣。但木板門裡的小珍,雙手抱著包包和她的衣服、裙子,緊張得滿臉通紅,全身不住地微微發著抖。

「喂!你在幹嘛?怎麼半脫褲子到處晃,你在晃鳥啊?」其中一個阿兵哥看了看我。一時我也不知怎麼回答,情急之下竟是這麼回答他:「同志啊~~你們又不是不知道,我們這個『黃江一條通』聲勢有多驚人!」

我假裝左右向廁所看了看,接著又說:「量實在是堆得太嚇人了,臭得受不了,所以想換一間『堆』得少的,要不,還真拉不出來!」我有模有樣的假裝在找一間「量」堆得不太多的。

「是哦!?今天的量有那麼誇張的多嗎?」另一個阿兵一邊說著,竟往我和小珍的方向走來。他的舉動可讓我也嚇到,「嗯,這間好一些,就這間吧!」就在他快走到我和小珍所在這間,我一個箭步反手一拉,把木板門關起。那個阿兵哥就差兩三步,就會發現我和小珍的糗樣了!

接著,就聽到浴室裡三人開始沖起澡來。這下可好,我是新兵,今天是會客日,結束時間剩下不到半小時,營區也已經在擴播,通知會客結束時間。偏偏三個人就在距離我和小珍不到三十公尺處,腳下一大堆「黃金」,旁邊是全身赤裸的小珍,還有一根上了膛,卻來不及發射的「小鋼炮」。

小珍緊張的摟著我的手臂,小小年紀的她,這等情境,讓她怎能不緊張哩?

又過了幾分鐘,外面似乎突然沒了聲音,我並不確定三人是不是走了,卻又不敢貿然開門,萬一出去,他們還在,我要用什麼藉口又重返?

不知哪來的勇氣,我盯著小珍那因為急促呼吸、胸前雙峰不斷上下起浮的乳頭,陽具因為剛才的緊急情況而稍微軟下來,現在卻又硬挺了起來。小珍面有難色的看著我的臉和逐漸硬起來的陽具,輕輕的搖了搖頭,但我哪顧得了那麼多,子彈已上膛,而且會客時間將結束,哪還讓我有考慮的空間。

將小珍的身體轉過去對著牆,她拿著衣服和包包的雙手被我高高的舉起貼在牆上,正因如此,她的活動靈活度受限在她手上滿滿的衣服,因為她怕一不小心就會掉在「一條通」上!

將她的雙腿向兩邊張開,跨過「一條通」並小心將她的腰往我方向拉,扶著那根再次硬挺的陽具頂在她的小穴裡,腰往前一挺,整根再次沒入她還滿滿沾著淫液的小穴裡。

也許是小珍也怕被發現,既使我抽插的動作再激烈,她也只有小聲的從鼻息中「嗯……嗯……鳴……」發出微弱的呻吟聲。她的雙手被衣物所拘限,兩人所處空間的狹小和臭味,而她現在雙腿被我大大張開,行動完全被限制,聲音又極度壓仰著,這種種強烈的視覺及衝剌帶來的快感,很快就讓我鎖不住精關。

我一手緊握小珍的一邊乳房,不斷地揉捏著,另一手環著她的腰,將臉貼在她的頸部聞著她身上摻著汗水、香水、髮香和廁所惡臭的奇異組合。一股濃濃的精液一陣一陣地灌滿小珍的蜜穴,我也舒坦的緊緊抱著她,讓精液摻和著她的淫液,順著我和她的大腿慢慢地流到腳下。

過了一會,我慢慢拔出已經癱軟的陽具,小心翼翼地先將自已的褲子穿上,再輕聲的打開木門,那三個阿兵哥早就不知何時離開了浴室。我四處看了一下,確定無人後便示意小珍走出廁所,牽著她的手到浴室簡單沖洗一下,我則在浴室外警戒。

等小珍穿好衣服,看看手錶,會客時間只剩下不到五分鐘了,我拉著小珍的手快步往營區大門衝,就在最後一分鐘,看著小珍滿臉通紅的小臉蛋,眼眶中泛著淚光,對我揮揮手,轉身離開了我的視線。

就這樣,結束了這次又爽又興奮、難忘而且很「累」的一次會客。當然,等我回到自已連隊,所有人早已集合完畢,正準備「收心操」,那晚……我當然又很累!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