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絲襪大魔王23-淫亂的世界

絲襪大魔王23-淫亂的世界

絲襪大魔王23-淫亂的世界

(作者︰Alpha Wing)

早上九時半,天氣陰陰沉沉的,真的令人昏昏慾睡,毫無工作的意志。在警局工作了二十年的馬場刑警對這種天氣就更加沒抵抗力,一邊打呵欠,一邊接手換更的事情。在他警察的生涯中,幾乎連一件大案都沒有接手過,也最多是前陣子抓了一個高中的強姦犯。不過事實上,這個強姦犯也是兩位女警部下抓回來,最後更被莫名其妙的釋放了,為這事,他納悶了好久。但馬場仍然很慶幸自己有兩位又能幹又美麗的年輕女警,所以自己即使是前輩,也對她們倆的要求無法拒絕,例如是毫無理由便把囚室借作私人用途。

「明明說好只是用幾個小時,怎麼一整晚都沒有把房匙給還來,現在的年輕人還真是……」馬場慢條斯理的走向警局地底的囚室,打算找美幸和夏實要回鑰匙。馬場認為她們或許是用來審問一些線人,所以也不便過問太多,但畢竟是警局的地方,不按程序的事還得謹慎一點比較好。帶著毫無工作意志的腳步,還一心期望今天會發生甚麼大事,好使自己能重燃刑警之魂的馬場,打開了囚室的門,咆哮出來︰

 

「嘩嘩嘩∼∼∼∼」是足以令全警局都聽見的聲線,應該是相當有份量的場面—美幸和夏實一絲不掛的躺在地人昏睡,身上遍滿白色的漿液,下體一片紅腫,怎麼聯想都會認為她們是被強姦。更離奇的是,遠處牆角有一大攤血跡。事後夏實和美幸堅稱自己忘記了所有事情,血液和精液也由於沒有比對,結果也無以為證,這事慢慢被警局列為不可思議事件之一。

這是我從美幸和夏實所聽到的報告。

距離這件事已經一個星期,我也是前天醒過來的時候才聽取美幸和夏實的報告。我大概是一直的和她們做愛直至筋疲力竭,之後不知怎的回到家裡,一睡就是五天後才醒過來。

「主人?你醒來了,今天感覺好點沒有?」琴乃用溫柔的聲線對我說。之前在意識失控下向她施了「性奴化」的魔法,這幾天都是她照顧我的。

「好一點了……」我花了不少氣力下床,雙腳仍然軟軟的,但的確比昨天的情況好多了。不過聽見琴乃像雪奈平時叫我主人,不禁心中一酸,錯手殺死雪奈的一幕,又浮現在眼前。怎麼搞的,女性的身體好像特別容易哭出來似的。

「別再哭了,這不是妳的錯。是因為路西法的詛咒,才會使妳失控的。放心吧,主人,我和沙織會替雪奈報仇的……現在,請好好休息吧……琴乃會…令妳舒服的……」琴乃不經意的吻過來,柔軟的嘴唇彼此互相相吸,唾液在兩舌之間來回傳送,實在讓人再提不起悲傷,接著就只有情慾。我這時正穿著一件薄薄的性感睡衣,琴乃則是一套純白色的護士服和白色絲襪褲。要知道我們家中,實在沒多少套正經的衣裳。不過琴乃還真會選,竟然特地以護士裝束來慰藉我的身心。

 

嬌弱的身子被她輕易的推倒在床上,嘴唇沒有分開,但乳房上感到有一隻手正在用不大不小的力度在按摩,暖意從胸口傳入身體。我也撩起了護士短裙,打算隔著絲襪和內褲,好好愛撫一下琴乃的私處。但手指所碰到的,已經是陰唇口了。竟然是開襠絲襪,裡面也沒有任何內褲,性奴化後,琴乃竟然變得這麼好色了。我輕輕的磨擦著她的陰核,手指就已經被弄濕透了。

* * * * * * * * * * *

沙織照著姬絲汀所提供的情報,專乘坐電車要到城郊西北五十公釐的山區尋找魔皇帝路西法的根據地。雖然過了上班時間,但車廂的人還是很多,這是日本普遍的情況,但隨著電車一直離開市區,乘客的數目應該會越來越少,被逼得有點不自然的沙織是這麼想著。

「又……又來了嗎?」沙織暗暗一嘆,同時露出羞澀的表情,她感到絲襪大腿上有一隻手來回撫摸自己。這已是司空見慣的事情,自己天生就擁有一雙敏感的美腿,習慣穿絲襪和短裙就很自然成為痴漢狙擊的對象。不過近日來被痴漢騷擾的頻率似乎增加了。

「啊……真……真大膽…竟然在眾目睽睽下……」腳上傳來一陣陣酥麻感,從背後來的男人傳來淫慾的氣息。沙織努力的撥開痴漢的手,她不想大叫,免得驚動車廂的人。不過奇怪了,怎麼會這樣積極,怎樣抵抗都仍然被摸,還越來越上,已經碰到私處了。不,不只一雙手,還有一雙,沙織正被兩個痴漢侵犯。

 

沙織頑抗時,似乎碰到了一些不得了的東西,又硬又熱,上面還有粘粘的液體。沙織不敢望,但她知道,兩位痴漢在不知不覺間已經拔出了性器,在自己的腿上蹭磨,甚至鑽進兩腿之間,私處以下,利用絲襪滑嫩的質感來滿足自己的性慾。新買的紫色絲襪都被這二人弄污了也就算了,可是這高級絲襪的柔滑表面竟成為男人洩慾的地帶,就實在太過份了,是時候大叫了。但是沙織舉目觀看四周時,情境讓她更不知所措。車廂中,幾乎所有女性都被痴漢侵犯中,不同的是,她們在享受。沙織更留意得到,一位帶著小女孩的年輕媽媽,站著被色狼插入,看她的樣子,一臉歡愉,完全是不知廉恥!!旁邊的小女孩,只有好奇的望著發出呻吟聲的媽媽。

 

沙織呆了好一會,一時分心,竟被痴漢撕破了絲襪,剩下的防線,就只有黑色的蕾絲內褲。

 

「是讓人吃不消的身體,碰到妳的絲襪腳,就幾乎要射了。」痴漢色迷迷的望著沙織的身體。

幸好這時車門打開了,沙織推開兩人,一口氣直奔車廂外。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了……世界怎會變成這樣……」沙織看看自己的絲襪,大腿的部分有不少精水殘留的痕跡,讓她相當噁心。在車站的廁所裡換上後備絲襪時,她聽到隔壁的廁格正傳來一男一女在交溝的聲音,毫不避諱。剛才在車廂中也是,明目張膽的痴漢行為,讓沙織覺得社會上各處都充斥著淫猥的氣氛。男的胡亂猥褻女性的身體就算了,女性也毫不介意的讓陌生的男性碰自己的身體,甚至跟他們做愛,而自己更是樂在其中。

其中的關鍵,就是「使魔蚤子」和「魔絲蠶」造的絲襪。由姬絲汀她們提供原料,經過夕凪豬田旗下的銷售網絡,這種稱為「魔法絲襪」的絲襪很快就大受歡迎。表面上是以修腿、極高的彈性和柔韌性做賣點,實際上,是一雙穿了之後就會上癮的絲襪。只要有汗、或濕氣,絲襪就會產生微量的催淫作用。雖然一開始效果不顯著,但穿個一整天,連修女都會開始想著色情的事,要是這時候有男人能慰藉自己的身體,女性很快就能達到性高潮,那怕是毫無技術可言的男性。由於姬絲汀沒有收取任何成本費用,這雙絲襪的定價只是100日元,深受OL和主婦歡迎。不過這當然都是路西法的計劃,令人類的女性不知不覺墮入淫亂的地獄裡。

至於男性方面,不用說,只要不斷放出「使魔蚤子」刺激他們的性慾,在滿街都是性感穿著的女人誘惑下,做出甚麼淫猥的行為都不奇怪了。沙織自然知道是路西法的傑作,但總不能去逐一撕破女性的絲襪,也不能用自己的身體去滿足所有男性,眼下的希望就是盡快打倒路西法,以斷絕「魔絲蠶」的來源。

沙織來到了郊野的山區,以穿著短裙和絲襪的裝扮來行山,實在不怎樣襯托。不過沙織也沒在意,因為她很快便找到要找的地方,只可惜……

「走掉了呢……」沙織感覺到周圍有被施展過結界的痕跡,所以肯定就是路西法的根據地,只是眼前的城堡已經人去留空,只留下一個大深坑,似乎是連這一帶的土地也被路西法帶走了。倒也是,部下被抓了,便有可能暴露行踪,再說這已經是一星期前的事了,世上哪會有等敵人來捕捉自己的頭目?倒不如再找找姬絲汀比較好,話說上次囚室的事之後,姬絲汀果然是趁機遁了,要再次找到她恐怕不容易。

「沙……沙織……嗄…救我!!」遠處有一把女性的聲音,沙織奇怪森林裡怎麼會有認識自己的女人,她提高警覺。

「救…救命啊!!」聲音越來越近,一名黑衣金髮的少女正迎面飛來。看清楚了,竟然是姬絲汀。這下真的得來全不費功夫,本來沙織正要叫好時,便發現姬絲汀身後正被幾個男人追捕,當然也是用飛的。

「沙織大人,救我啊,我被路西法的人追殺了!!」姬絲汀撲向沙織的胸懷裡。

「怎麼會這樣的?」沙織是這樣問的,但卻沒空給姬絲汀回答了,敵人的使魔已經殺過來,數目是五隻。沙織立即變身應戰,身體發出耀眼的光芒,原來的便服開始分解,換成是性感的戰鬥服。

幾隻使魔來勢凶凶,不等艾露絲變身便侵襲過來。五雙帶尖刺的手直飛向沙織。不過艾露絲還是快一步,以輕盈的身軀,向後翻了一圈,避過了。落地前,艾露絲召出長槍,口中唸唸有詞。是「電光火球」的咒語,姬絲汀聽見幾下雷聲,兩隻使魔就倒下了。

「嘩∼∼好厲害的魔法」姬絲汀邊逃邊說,只是艾露絲並沒有追趕她,要專心於眼中的戰鬥就已經盡了全力。雖然擊倒兩隻使魔,但敵人數量仍然佔優,加上自己魔力回復得不完全,無法使出大威力的魔力將牠們一下子擊倒。再說,這幾隻使魔的身手也意外的靈活,並不像之前交手的使魔。幸好艾露絲使用長槍,比使魔的利爪攻擊范圍要廣,致使她仍然能一邊抵抗,一邊反擊。說著,又一隻使魔的頸項被艾露絲刺中。

剩下的兩隻使魔見勢色不對,立即施展連攜攻擊,一隻主攻,一隻主防,讓艾露絲仍然喘不過氣來。短兵相接了十幾回,艾露絲迎面擋下一記之後,身體晃後,竟不小心踏到河邊的一塊光滑的石頭上。因為穿著高跟鞋的緣故,無法站穩,一下子就掉到溪裡。兩隻使魔見機不可失,立即撲向艾露絲。

 

「怎可以在這裡被打敗……」艾露絲用盡力抓緊附近的一塊大石借力,向後一拉,使兩隻使魔撲個空,這下換過來,牠們出現空隙,艾露絲狠狠地出腳,高跟鞋踭不偏不倚的撞上了其中一隻使魔的頭上,力度之大,使得牠頓時暈過去了。另外一隻使魔見大勢已去,正想轉身就逃。艾露絲拾起身邊長槍,用力一擲,也把牠刺死了。

 

「嗄嗄……嗄嗄……」艾露絲一邊喘氣,一邊拖著濕透的全身離開溪旁。這倒是一場不容易的戰鬥,艾露絲倚著一棵樹正想竭息一會時,腳上發覺被甚麼東西粘住了。

「呀呀∼!!這……這是甚麼?」艾露絲向下一望,發現有一大團紫紅色的粘土狀物體,正沿著自己的絲襪美腿上爬上來,怎麼都掙不脫。很快的,粘土便爬到上半身來,包裹著她幾乎全個人。此時胸前的啫喱伸出了一個人頭來。

 

「嘿嘿嘿嘿……魔法天使嗎?實在太容易騙了。以為這麼容易就收拾我的分身而鬆懈,這世代的魔法天使還真是弱呢……」這個包裹著艾露絲的粘土人頭開始說話。

「你……你是甚麼東西?快點放開我?」艾露絲用盡全力也只能在啫喱中微微蠕動。

「使魔人形,積利。魔法天使……我等了這一天四百年了……來吧,讓我嘗嘗妳的淫念吧。」積利把胸前的粘土,改變成兩個吸盤形狀。從外面看沒有甚麼特別,但艾露絲清楚能感覺到,那部份的粘土正用力揉搓著自己的豐乳。

「嗚……嗚……怎樣會有這副模樣的使魔人形……啊…不要……那裡是……嗯……」艾露絲被這種怪異的方式侵犯身體,感到特別噁心。雖然想掙扎,但粘土死死的貼在自己身上。想用手把它挪開,卻又抓不住。要是用攻擊魔法,又會波及自己,真的麻煩透了。

「這個就是我的身體,能夠變化成不同形狀、面目,這可是姬絲汀那小丫頭做不來的。順帶一提,我的身體可是有催淫作用,很快妳就會爽到叫個不停。嘿嘿嘿……」積利已經感覺到一陣陣帶著羞澀、恐懼的淫念從艾露絲身體散發出來,於是便繼續向艾露絲的屁股、私處和美腿進攻。粘土經過的肌膚,都留下一陣粘液,讓艾露絲倍感噁心。

「啊……呀……好…好卑鄙……嗯……哦」艾露絲這次真的沒有辦法,手腳都無法動,只能任由對方以這種方式姦淫自己的身體。催淫的效果十分強烈,不過是一會,艾露絲已經臉泛紅霏,私處滲出了不少愛液,這當然也歸究於積利恰到好處的全身愛撫。

「呼呼……真是棒的身體,很久沒接觸過這麼嫩滑的肌膚了。不過妳的戰鬥服很礙事,就把它融化掉吧。」

「呀?!」

「放心吧,不會傷到妳的肌膚的。」

 

「不……不要……啊呀呀呀呀!!!」積利粘到艾露絲身體的各處,戰鬥服便出現了一個個小孔。小孔漸漸擴大,使整件戰鬥服都變得破破爛爛,最後艾露絲身上只剩下僅存幾塊破布和破孔處處的白色絲襪。乳房、纖腰、美臀幾乎都盡露人前。不,幸好是荒山野嶺,沒有人的蹤跡,不然變成這副暴露的模樣,真是讓人羞得要死。不過這正是積利所要看見的。艾露絲漸漸由剛才驍勇善戰的魔法天使,變成一個因為侵犯而不知所措的少女。

「嗚啊……好甜美的蜜穴,我不客氣了……唔唔唔……嘖……」薄薄的絲襪和內褲被分解後,艾露絲那性感的私處便在毫無阻隔的情況下任由積利吸吃裡頭的蜜糖。說是吸吃,一點也沒錯,畢竟粘土可以隨時化成口和舌頭,去對艾露絲任何一處進行淫猥的侵襲。

「啊……那裡是…嗯……哦…不…不要舔……啊……」艾露絲的陰核處來一陣陣酥麻,雖然看不見,但肯定積利是在挑逗那裡。越來越舒服了,身體也變得不能反抗,胸部的揉搓沒有停止,美腿也有粘土在上來回磨擦,以往除了被輪姦以外,是不可能有一個人同時侵襲數個敏感部位。在一波波如電擊的快感下,艾露絲發覺自己已經開始任由積利擺佈,甚至擺出了十分淫蕩的姿勢。

「丫∼∼不要……這種姿勢……好羞恥……」艾露絲只有單腳站立,另一隻腳被粘土抬起來,私處相當明顯地暴露。因為粘土是透明的,所以從外面看也看到艾露絲一收一合的細嫩陰戶。積利讓她雙手按在石壁上,除了讓她稍微平衡之餘,也讓她無法輕易反抗。

 

「私處已經這麼濕了,還真是淫亂的魔法天使……是時候那個了……」

「咦?!「那個」?」艾露絲很快就明白是甚麼一回事,因為私處部份的粘土開始變硬,逐漸進入自己的陰道裡。

「哦哦∼∼好舒服……啊……太棒了…太棒了,不愧是魔法天使……」不知道液體般的身體是如何有神經觸覺,但積利卻很實在地從艾露絲的淫穴裡得到快感,另一邊又吸收著她的淫念。

「嗄啊啊……好…好粗……嗯哦哦……」不是一般的粗,而是漲滿了整個陰道。因為身體可以變成任何形狀,陰莖也自然可以變粗變長。看不到有多粗,也不知可以插到多入,但這根粘液陰莖,確實在自己體內開始前後抽插,一陣陣銷魂的感覺,滲透艾露絲的內心。

「感受到了…感受到了……裡面不斷流出愛液,在享受吧?艾露絲……被敵人強暴也會有很感,真是淫蕩的身體呢……」積利的「肉棒」感受到艾露絲G點的位置,於是便讓G點附近的粘土發漲得更大,好壓住艾露絲的G點位。這簡直就是再貼身不過的交溝,艾露絲在如此攻勢下,只得連連敗退,口中呻吟不斷。

「不…不行,怎麼可以有快感…嗯嗯……明明被使魔在強暴,啊啊……」艾露絲盡力的集中意識,防止最後的理性失陷。身為女性的她自然有覺悟,戰敗了有可能被敵人強暴。但至今為止,幾乎每一次理性的抵抗都失敗,最後都是弄得連連呻吟,高潮不斷的下場。被同時刺激著G點、陰核、乳頭等性感部位的艾露絲本不想如此,但臨於高潮邊緣的她,又恨不得能放縱的呻吟、洩身。

(如果是陽太就好了)

艾露絲竟然回想起與陽太交溝時的快樂。雖然一開始是敵對關係,但自己也慢慢的懾服於他的高強技巧底下。更重要的,是現在不是敵人,若果跟自己做愛的是他,就可以盡情的享受了。想著想著,艾露絲感到股眼上有另一些硬物嘗試塞入。

「比想像中還會忍耐……不過這樣的話……」積利身體又再產生一根「陰莖」,這根比較柔軟和細長,用以插入艾露絲的肛門裡。因為是液體的關係,似乎不是很困難便能伸進去了。

 

「嘩呀呀∼∼那裡…那裡不行的……哦…快點拔出來……」艾露絲的拒絕無效,兩根粘土陽具已經在她體內蠕動了。好不容易才忍得住的性興奮,現在又要爆發了。

(嗚……不能在敵人面前高潮的……不能……不能……不……)

「哦哦∼∼∼哦……啊啊啊啊………」艾露絲終於敵不過身體老實的反應,在兩根陰莖緊壓著自己的肉壁下,身體的亢奮到達頂點,陰精無法禁止的大量洩出。因為陰道收縮的壓力,連在體內的粘土也隨著潮水一同噴到體外。

「真……真是厲害的高潮,連我也嚇了一跳。接下來,到我好好的爽了。」積利的粘土身體慢慢離開艾露絲,並且變回人型,正是剛才追捕姬絲汀的使魔的樣子。艾露絲看到身後出現了一個有實體的使魔,上面的陽具足足有二十吋,滿佈紅筋,而且正要插入自己的洞穴裡。想反抗,但身體一直在喘息,又用不上力,蹺起的屁股更締造了良好的進入位置,接下來可以想像,這位使魔人形要插入自己的體內,射精、射精、射精……

 

「啊……啊……求求你……不要……」艾露絲已經不顧羞辱,向敵人乞求。但是積利的龜頭已經碰到了陰核,陰唇也漸漸向兩邊移開,接著連龜頭的形狀都感受到了。要插進來了!!

「雷火之盾!!」艾露絲突然施咒,積利聽到時已經遲了。整個身驅被強烈的電流流通,縱然是液體的體質,份子也幾乎被電流所分解。

「嗚……漂亮……!!!」一身都是燒焦的痕跡,積利這就倒下來,再沒有生命的氣息了。怪只怪他太放鬆,以為艾露絲已經被自己搞定了。其實都是裝出來,她襯自己最軟弱的性器要插進身體時便使用零距離的自衛性魔法,果然見效了。

「呼……剛才真的很危險。」艾露絲也鬆了一口氣,要是跟這種使魔人形硬碰硬,勝算倒也不過是一半半,要是露娜在的話就好一點。不過正想放鬆時,艾露絲感到身後另外有一股壓逼感。積利還有分身嗎?不,這感覺跟積利完全不同,應該說是層次完全不同。艾露絲慢慢把身體轉過來,望向壓逼感的來源。

「陽……陽太?」眼前的是一個少年,是黑羽陽太!!已經在自己的十米前,到底時甚麼時候走得這麼近?

「啊……陽太……好像是這驅體的名字呢。」少年回答。

「不……不是陽太,你是路西法!!」艾露絲驚訝了。

「無禮!!」路西法的瞳孔閃出一道紅光,四圍的氣氛瞬間變得黑暗。艾露絲感受到強大的魔力,要是說比較的話,自己的力量就顯得像大象前的螞蟻一樣。

「嗚……身體怎麼會……?」艾露絲很快就被路西法傳來的淫魔力影響,從剛才的戰鬥後冷卻掉的性慾,激烈的爆漲。不行,意識不能鬆散,否則很快就會被淫念污染。眼下恐怕也走不掉,於是艾露絲立定心志,舉槍向路西法直刺,雖然不太可能打倒牠,但是或許有機會能乘隙而逃,然後再呼召露娜來幫忙。

「太天真了……」只見路西站定了,毫無閃避的意圖。結果槍頭在牠胸前突然止住,原來路西法用單手就把聖槍接住了。

「還沒完呢!!」艾露絲左手離開槍柄,並使魔力在其手中集中。是十足魔力的「電光火球」,而且在這麼近的距離施展,恐怕自己也會受波及。不過這當然不是艾露絲最先考慮的問題。

「轟隆」,一聲巨響,附近的樹木亦被炸得起火了。艾露絲在爆炸之前盡力向後跳,並且張開力場,總算避過了爆風,但身體還是有數處被燒傷了。路西法呢?死了嗎?眼前也看不見任何人影,可能是被炸得粉碎了。

「啊啊啊!!!」一雙手突然出現在自己胸前,艾露絲意識到的時候已經被人從後抓住。想急忙掙扎卻又發現雙手被甚麼東手捆住而失去自己。

「不錯嘛,魔法天使,要是反應慢一點,就要被妳幹掉了。不過……這下子也差不多要結束了。」路西法腹部感到赤赤的痛楚,似乎艾露絲還是做到了一點點傷害,不過這實在不足以造成重創,路西法仍能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閃到艾露絲身後,再用觸手把她雙手纏裹。

「嗚……不……不要……嗯呀呀呀……」艾露絲原本想再用一次「雷火之盾」,可是魔力因為之前的戰鬥已經差不多用盡。而且,在身貼身的距離下嚴重受路西法的魔力影響,身體的情慾已經按捺不住,路西法輕輕的玩弄她的乳頭,身體就已經發麻發軟了。

「怎樣……放棄吧,妳的身體很想要吧?」

「我……我才不會…認輸……嗯嗯……」艾露絲的身體變得十分敏感,耳朵被路西法輕輕的一吹,也使她呻吟起來。

「哼……口硬的女人,朕會讓妳墮入淫慾的深淵。」路西法的右手從艾露絲的乳房上移到她的私處。剛才跟積利戰鬥後,戰鬥服便已經破掉。路西法輕易地從絲襪的破口中,伸進牠的兩跟手指。

 

「啊啊啊……不要……呀嗄……嗯嗯嗯」手指突然劇烈的抽插,艾露絲全身突然軟下來,只是被路西法從後抱住,仍然維持站立的姿勢。

「嘿嘿……哈哈哈……感受到了…感受到了……妳的淫念……哈哈哈哈………」路西法以陽太的聲音發出笑聲,享受著艾露絲的淫念。

「啊呀……不要……嗚」艾露絲越來越身不由己,抑壓著的呻吟聲無論如何都要從口中出來。

「如果是純潔的魔法天使,就嘗試忍著,不要洩身吧……嘿嘿嘿……」

「嗚嗚……不……不要……怎麼會……啊呀……這樣快……哦……不行……忍不住……哦哦……去了……去了……哦啊啊啊啊啊!!!」不到二十秒,艾露絲就高潮了。路西法這時把她放開,讓她跌倒在地上。

「真是不錯的身體呢……既敏感……又蘊藏著強大的淫念。不過還沒完呢!!」路西法從陽太的身體變成一隻牛頭人身的使魔,從牠身上伸出數不盡的觸手,纏倦著艾露絲的全身。觸手受路西法的意志控制,在艾露絲身體各處上蠕動,又倦縮著她的乳房,努力把奶子弄成各種形狀。還有吸盤在吸吮她的乳頭。

 

「嗚嗚……啊啊……快……啊……快點停……啊…嗯……身體……嗄哈……受不住了……啊啊啊……」艾露絲的高潮從剛才就沒停止過,身體受著各樣的刺激,淫水像缺堤似的流出。

「真是淫蕩的身體……連腿部都是敏感帶,不過不止這樣……享受一下快感的地獄吧!!」路西法向艾露絲施展「體感變化」,使她全身的觸感神經都連絡到陰蒂上,也就是說,就連手指頭被碰到,也會是最高限度的快感。這對處於高潮狀態下的艾露絲來說自然是雪上加霜。

「啊啊啊……不行了……嗚嗯……要死了……哦噢噢……!!!」終於,在使魔皇帝的凌辱下,艾露絲的快感已經超過身體能負荷的臨界點,她全身不停抽搐,就此昏過去了。

「真是美妙的淫念大餐……嘿嘿……魔法天使的身體,讓朕好好的利用吧……嘿嘿嘿……哈哈……哈哈哈哈……」路西法又再發出一陣陣陰森的笑聲,接著路西法把艾露絲從黑暗的森林之中帶走。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