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姐弟之間

姐弟之間

三年前,我剛退伍,從新竹到台中一家食品公司上班。

那時,姐姐嫁到台中也一年多,生了一個男孩,因為她也在上班,小孩都是給住苗栗的婆婆在帶,一切都很普通而平凡。

但就在那年年底,一次元旦返鄉的火車之行,改變了我和我姊往後的這一段日子。

那年的元旦假期,姐姐本來要姊夫開車載我們回新竹的家過節,但就在元旦前一天,姊夫卻臨時有事,要我們自己搭車回去。

沒辦法,車票也沒提前買好,只好和姐姐一起和人擠火車回家了。

12月31日,晚上七點多的火車站人潮洶湧,全都是返鄉的旅客。

隨著人潮過了剪票口,好不容易擠上火車,卻幾乎連轉身的餘地都沒有。

車過苗栗後,車廂內更擠了,而就在人潮一下一上之間,我和姐姐兩人面對面的被擠在一起。

起先我還沒什麼感覺,但隨著火車的搖晃,姐姐的胸部摩擦著我的胸腹之間,而我的小弟弟則貼著姐姐的腹部(我比姐姐高了一個頭)。

雖然我們都想移個位子,避開這個尷尬的場面,但車廂裡我們都動彈不得,然後,更尷尬的情況發生了。

我的小弟弟在這個時候甦醒了起來!

說真的,那時我對姐姐是沒有任何邪惡的念頭的,那純粹是生理上的反應。

當然,沒多久,姐姐就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她擡起頭,似笑非笑的看了我一眼,就又低下頭去。

而我則是滿頭大汗,越想讓小弟弟低頭,它越是硬挺。

感覺著姐姐柔軟的乳房一會兒輕,一會兒重的碰觸著我的身體,整個坐車的時間,我只記得我的小弟弟一直頂著姐姐,而姐姐的胸部則貼著我。

雖然很尷尬,但是姐姐都沒有說話,有幾次可以變換姿勢的機會,她卻沒有動作。

而就在這磨磨蹭蹭之間,到了新竹。

回家的路上,我們都沒有說話,我一直在想著,姊姊在想些什麼?

她會不會認為我是個大色狼呢?

她有沒有生氣?

但我卻不敢問她。

元旦假期第一天,爸媽說他們要去拜訪一個老朋友,隔天才要回來。

姐姐則是在外頭混了一天,到晚上才回來。

一回家,姐姐就去洗澡,洗完澡她只穿了一件長度只有剛好蓋到屁股的寬大T恤,就出來在我面前晃。

雖然已經生了一個小孩,但身材仍舊保持得相當好,看得我目瞪口呆。

姊看到我直盯著她看,白了我一眼,說:「不要色瞇瞇的盯著美女看!」

我吞了一口口水,回她一句:「我只看到一個歐巴桑喔∼∼」

她把擦頭髮的毛巾丟向我,拿起了吹風機吹起頭髮來。

而就在她的手舉起來的時候,她穿的T恤也被帶了上去,我的眼前為之一亮,一件小小的、白色的小內褲,就在我的面前一下子出現,一下子又被蓋住。

我只覺得口水一下子多了好多,小弟弟也迅速的立正站好了。

而姐姐若無其事的在我面前整理頭髮,十多分鐘過去,姐姐梳完她的頭髮,我還盯著她看。

她回頭又白了我一眼:「還沒看完哪!還不趕快去洗澡!」

我被她一念,摸摸鼻子到浴室去洗澡。

一邊洗,我一邊想著:她對我前一天的事沒有在生氣嗎?

聽姐姐的口氣,她是故意讓我看到她的內褲嗎?

她是我姐姐耶,我們這樣算不算亂倫?

亂倫!

我的心跳突然加快了不少,第一次覺得自己好像有點變態,想不到亂倫的想法會讓我興奮起來。

姐姐到底在想些什麼?

她會同意我們…

想著想著,胡亂洗完了澡,決定要去證實一下。

洗完澡,我只套了一件短褲,上身打著赤膊,打算到姐姐面前晃晃,看她有什麼反應。

到了客廳,她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還是穿著那件T恤,沒有換衣服,不過胸前抱了個抱枕,沒什麼可以欣賞的。

看她拿著遙控器胡亂選著頻道,我打算主動出擊。

「沒有好看的啊!看鎖碼頻道好了!」

「家裡又沒有解碼器!」

姊說。

「誰說的,當然是有需要的時候才拿出來用啊!不然的話,不小心被老爸老媽看到的話,那多尷尬…妳看不看嘛!」

「有就看哪!反正今天爸媽不會回來。」

我三步併做兩步跑到房間裡,拿出解碼棒裝到電視上。

轉到鎖碼台,A片的女主角正在叫得震天嘎響,我瞄向姐姐那邊,她倒是先說話了。

「你沒事的時候常看這個嗎?」

「偶爾啦,也沒有常常看。第四台的都馬賽克起來了,沒什麼精採的!」

我說。

「什麼!這樣子還算沒什麼精採的啊?」

她指著電視裡,正在用著誇張的姿勢交媾的男女。

「要就看無碼的A片!」

我挑釁著。

「妳呢?妳會排斥A片嗎?」

「還好吧!有看過幾次。不過覺得這些片子裡的女生叫得好誇張…」

「難道妳都沒叫過嗎?」

我小心翼翼的問著。

「我才不會這樣子叫…」

姊仍舊是若無其事的表情,盯著電視。

我有點迷惑了,姐姐是認為談“性”是很正常的事情,所以可以這樣跟我討論嗎?

「你常看這個,看多了會不會沒有感覺?」

這次換姐姐發問了。

「感覺?…妳是指…」

我裝傻。

「…生理上的反應啦…」

「當然有啦!感覺太豐富的時候還要DIY解決一下ㄌㄟ!」

「你是說自慰嗎?」

「自慰、手淫、打手槍,看你怎麼說…」

「那你今天感覺如何?」

好像變成姐姐在試探我了。

「想幹嘛也要待會回房間再說囉…」

「如果你想的話,你可以在旁邊做…我會當作沒看見的!」

聽到這句話,證實了姊並不是單純只想和我討論‘性’這回事。

「如果妳不介意的話…」

「那有什麼關係,我是你姐啊。」

妳敢看,我就敢做!

我想。

於是我站了起來,在姐姐的注視下,脫下了短褲,連著內褲也一起脫掉,一屁股坐在姐姐旁邊。

長大後第一次在自己的姐姐面前脫光了,感覺很奇怪,但也令人相當興奮,小弟弟不由自主的跳動著。

而姐姐也不再看著電視,目不轉睛的看著我自己握著我的肉棒,上上下下的套弄。

做了十幾下後,我看她看的津津有味,我想接下來的事應該是水到渠成了。

「妳好像滿有興趣的,妳沒看過男孩子打手槍嗎?」

「…」

她搖搖頭。

「妳老公沒有示範給你看過嗎?」

「…」

又搖搖頭。

「…妳要不要試試看?」

我試探著。

姊看了我幾秒鐘,拿開了抱枕,往我身邊移了一下,慢慢的伸出她的手。

當姐姐握住我的小弟弟時,它又興奮的抽動了兩下,姐姐笑了笑:「它滿有精神的嘛!」

說著,便開始幫我打起手槍來了。

真不敢相信,姐姐竟然在幫我打手槍!

我覺得好舒服、好興奮,也期待著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慢慢的,姊將身體往我身上靠,我的兩手閒著沒事,開始在姊的身上遊走,從背後,移到了胸部,我輕輕的揉捏著姊的乳房,隔著衣服,也能感覺到兩顆乳頭漸漸的變硬。

於是,我將手慢慢的向下移動,因為姐姐只穿了那件T恤,我很容易的撫摸到的她的大腿,然後,慢慢的移向大腿的根部。

當我的手撫摸到了姐姐的小內褲時,姊的呼吸聲明顯的變重,雙腿也有點自動的分開了一些。

我的手指可以感覺得到,小內褲包覆著洞口的部分,已經有些濕濕的感覺了,想也沒想,我將中指由內褲的邊緣往裡頭鑽探,很容易的就找到了神秘的桃花源的洞口,迎接我的中指的是又濕、又滑、又熱的愛液,滋!

的一下,我的中指盡根沒入了姐姐的陰道中,而姐姐則是在喉嚨裡,輕輕發出了一聲「嗯∼∼」。

你能想像當時的情況嗎?

A片的叫床聲在房間充斥著,姐姐握著自己的肉棒套弄著,而自己的手指則插在姐姐的陰道裡,我實在是‘凍未條’了,幾乎在我將手指插進去的一瞬間,我射出來了。

我只覺得一股一股的精液狂射而出,那種快感實在是DIY時無法比擬的。

我的一手緊緊抱著姐姐的腰,另一手的中指深深埋在姐姐溼熱的陰道裡,感覺上好像過了很久,我才從射精的快感中回復。

而姐姐正在用衛生紙幫我擦拭清理著。

我拔出了插在姐姐體內的手指,正想說些「妳溼透了!」的一些話,想像著更進一步的發展。但是姐姐低著頭,不發一語,臉上也沒有了剛剛嘻笑的表情。擦完後,姐姐起身,頭也沒回的說:「我要回房睡覺了,你也早點睡!」

說完便走回她的房間去了,留下赤身裸體的我,帶著軟綿綿的肉棒和一隻濕淋淋的中指,坐在沙發上。

我們衝得過頭了嗎?

姐姐害怕亂倫這個禁忌嗎?

我很想衝入姐姐的房間問個清楚,但又突然覺得全身無力,倒臥在沙發上。

第二天,我起床的時候已經接近中午了,爸媽剛回來。

姐姐若無其事的念著我:「奇怪,你又不是屬豬的,這麼會睡,睡飽了又要吃飯了!」

我努力的想從她的語氣、動作、眼神中,找出一些關於昨晚的影響,但我失敗了。

姊平常是個喜怒形於色的人,怎麼這會兒一點都看不出她的想法呢?

晚上,姊夫來把姐姐接走了,說要上台北玩一玩再回去。

結果,就沒有機會問個清楚了。

元旦假期結束回到台中後,我的心思不斷地在那天晚上所發生的事情上打轉:和姐姐那樣算是亂倫了嗎?

亂倫的這個想法,為什麼讓我那麼興奮?

姐姐應該算是有引誘我吧?

為什麼在最後關頭退縮了?

害怕碰觸這個禁忌?

我想,一定要和姐姐說個清楚。

我知道姊夫在每個星期日早上,都會去打高爾夫球,於是在星期六的晚上,我打了一通電話給姐姐:「姊,明天早上我想到你那裡,談一談上禮拜的事。七點,我會去妳那裡,如果你不想談這件事…妳不要開門,我了解的。」

說完,沒有等她回答,就掛掉電話了。

隔天,我騎著機車去到姐姐家,姊夫的車子不在門口,可以確定出去打球了。

我按下了電鈴,期待著。

不久,門打開了,我們沈默著走進客廳,我看著姐姐,終於她先開口了:「弟。上禮拜…我們不該那麼做的…」

「姊,妳應該同意那天我們都想這麼做的吧?我們都是二十幾歲的大人了,妳想做,我想做,為什麼不做呢?而且又沒有人知道,我們並不會妨礙到別人呀!」

「可是我怕會傷害到你…」

「別傻了,姊,我都這麼大了,知道自己在做什麼,自己想要什麼!」

「可是,我們是姊弟,這樣是…亂倫,這是個禁忌…」

「就因為碰觸禁忌,才…吸引我們的吧!」

我看著姐姐。

「這…」

「妳想做,可是還是會害怕,是吧?」

她點了點頭:「其實在上禮拜,我就已經想做了,可是我的腦子裡,好像還有另一個聲音,叫我不可以這麼做…」

「也許上禮拜,我們太急躁了。突然做了那些事,讓妳害怕而臨時退縮了…」

「嗯…」

「如果我們慢慢來…跟著我們身體的感覺…」

「跟著身體的感覺?…」

「姊,亂倫的想法,會讓妳心跳加速而興奮嗎?」

「…」

幾乎看不出來的,輕輕點了一下頭。

「妳回想一下,上禮拜,妳看到我的小弟弟的感覺,妳幫我手淫的感覺,我的手撫摸妳的感覺,還有,我的手指進入妳體內的感覺…」

姐姐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姊,妳不說,我不說,沒有人知道我們做了什麼…」

一陣沈默。

過了幾分鐘,終於她又吸了一口氣,看著我說:「明天,我到你那裡…」

太棒了!

她終於同意了!

「姊,現在不行嗎?」

我擔心明天她又變卦了。

「不行啦,我老公打球的時間不一定。有時他會打一整個早上,有時他去球場跟他的球友打個招呼就回來了。」

「也許他今天就是打一個早上啊!」

我鍥而不捨,同時展開了行動。

由於知道姐姐已經同意了,說著,我輕輕的靠著她的身體。

我一手摟住姐姐的腰,另一隻手按摩著她的大腿,嘴唇則在她的脖子上輕輕的碰觸著。

姐姐也不再說話了,客廳安靜了下來,但是一股情慾的氣氛馬上充斥了整個房間。

姐姐一開始有點緊張的坐在沙發上,不敢亂動,但是,在我輕輕的撫觸之後,她的雙手也開始在我的身上遊走著。

由於不知道姊夫什麼時候回來,使得我們姊弟倆之間亂倫的愛撫,加進了更多的刺激感。

經過了一陣狂亂的愛撫,我撩起了姐姐的裙子,映入眼簾的仍舊是白色內褲,但是樣式保守多了。

我二話不說,將頭埋進她的兩腿之間,親吻著大腿和內褲四周。

當我隔著內褲親吻著小穴附近時,已經可以感覺到濕濕熱熱的觸覺,但是我知道不可以太急躁,不能像上次一樣一下子就把手指插進去。

於是我先把自己的衣褲脫了,再幫姐姐一件一件慢慢的脫下了上衣和裙子。

當姐姐脫的只剩下胸罩和內褲時,我暫停了一下,問她:「還好嗎?」

她點了點頭,我則是吻著她光滑的小肚子,同時輕撫著她的大腿內側。

然後,把手繞到姐的背後。

當我輕輕解開姐姐的胸罩時,發現姐的胸部很漂亮,雖然不是很大,但是很挺,完全看不出已經是個小孩的媽了,乳形很美,乳暈也大小適中。

我一邊溫柔的愛撫著姐的胸部,另一手則是慢慢的除去姐姐和我之間最後的一項阻隔。

姐姐從一開始,都只有發出非常壓抑的「嗯∼」、「啊∼」的聲音,讓我想起上次在看A片時,姐姐說她不是那麼叫的,那她是怎麼叫的呢?

難道到結束也都這麼安靜嗎?

當姐姐濃密的陰毛和已經氾濫成災的小穴,終於呈現在我面前時,我已經無心繼續愛撫下去了。

我讓姐姐在沙發上躺好,在姐姐完全打開的兩腿間,用我的肉棒碰觸、摩擦著姐姐的陰唇、陰蒂。

最後,我拉起姐姐的手,握住我亢奮的肉棒,俯身在姐姐的耳邊說:「姊,帶我進去妳的裡面!」

姐姐閉上了眼睛,一手握著我的肉棒,引導著我,慢慢的移到禁忌之地:陰道口,另一手輕輕的壓著我的屁股。

我知道,最禁忌的一刻已經來到了,我的屁股一沈,硬挺的陰莖毫無阻礙的進入了姐姐的陰道裡。

姐姐發出了一聲「嗯∼∼」,同時緊緊的抱住了我。

天啊,這不是在作夢,我真的把陰莖插進了姐姐的陰道裡了!

當時,我興奮的不得了,差一點點就射精了,我吸了一口氣,停頓了幾秒鐘,才開始抽插的動作。

姐姐還是斷斷續續的發出小小的「嗯」「啊」的聲音,雖然沒有激情的呼喊,但畢竟是親姐姐的嬌喘,比起呼天搶地的叫床,對我來說更有刺激性。

抽插了十來次,我就感覺刺激實在太大了。

陰莖一陣緊縮,雖然我極力想要忍住,但是還是沒有用,結結實實的噴射了出來,一陣一陣的抽慉,將濃稠的精液,完完全全射進了姐姐的陰道深處。

在一陣陣射精的快感消退後,我很失望的趴在姐姐的身上,說:「姊,對不起,我平常不會這樣的,實在是太舒服了…」

姐姐輕拍著我的頭,安慰我:「傻瓜,有什麼好對不起的。」

「可是你一定還沒…」

「我也很舒服啊!那種感覺很難形容…和自己的弟弟做愛…我說不上來,知道是自己的親弟弟,進到自己的身體裡…有點害怕,又有點期待…好像還有點罪惡感…我的心跳的好快,好像要跳出來了…」

「下一次我一定讓你更舒服的…」

我突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姊,我射在你裡面沒關係吧?」

她輕輕敲了一下我的頭:「你已經全部射在我裡面了才想到啊!等你想到就來不及嘍!沒關係,我剛好在避孕,有在吃避孕藥啦!」

我的心裡頓時放鬆開來。

我對姐姐說:「我來幫你擦一擦!」

姐姐閉上了眼睛,點了點頭。

我慢慢的把消退不少的肉棒,從姐姐的陰道中抽了出來。

一下子,乳白色的精液馬上流了出來,那真是好淫亂的畫面–弟弟的精液從姐姐的陰道口流了出來!

也許是這樣的情景的刺激,我拿著面紙擦拭的時候,我發現我的陰莖又慢慢的勃起了!

當我的小弟弟完全恢復備戰狀態時,我把面紙往地上一扔,俯在姐姐身上,輕輕的在她耳邊說:「姊,我還要再來一次喔!」

姐姐睜開了眼睛,輕輕的推著我:「少來了,哪有這麼快就可以再來一次的。」

話還沒說完,我已經將肉棒送入了她的陰道裡了。

她又輕輕的「嗯∼∼」了一聲,臉上的表情是既舒服又訝異,但是很快的她就閉上眼睛,盡情的享受亂倫的快感了。

這回我可卯足了勁,時快、時慢、時淺、時深,兩手和嘴巴也都不閒著,姐姐也是完全的配合著我。

我不知道抽送了多久,只覺得我的腰快要沒力的時候,姐姐的全身好像緊繃了起來,雙手壓著我的屁股,同時要我「快…一…點」,我當然配合她的指示,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沒多久,姐姐的背拱了起來,身體好像繃得更緊了,而我的屁股則是傳來一陣巨痛,原來是姐姐雙手手指,緊緊的扣住了我的屁股。

我知道這是個重要時刻,我可不能停下來,做最後的衝刺。

而我的肉棒似乎也感受到姐姐高潮時刻,所帶來強烈緊縮的作用,隨著一次次的深入,而達到我的臨界點,也在這時候再一次的噴射出來。

姐姐這時好像有點失神的張開了嘴,「啊!啊!啊」的隨著激烈的喘息輕呼著。

我射精之後,無力的攤在姐姐身上,房間裡只剩下我們姊弟倆的喘息聲。

我想我永遠都忘不了這一次的做愛,亂倫加上時間配合完美、興奮度無與倫比的高潮,那真是性愛的極至。

隨著呼吸慢慢的平息,我讓陰莖慢慢的滑出姐姐的陰道,然後輕輕的翻下了姐姐的身上,坐在地板上,欣賞著姐姐高潮後的餘韻:胸部因為喘息而快速的起伏著,漂亮的乳房也輕輕的震動著,四肢無力的攤在沙發上,而被我努力衝刺過後的小穴,則是一片狼藉,我的精液和著姐姐的淫水,早已氾濫到沙發上了。

「呼…這就是高潮嗎?」

姐姐自言自語著。

「不會吧?小孩都生過了…這是妳第一次高潮?」

雖然我知道大部分的女人,甚至終其一生,都沒有享受過真正的性高潮。

「我也不知道,可是剛剛的感覺是我第一次經歷到的。我的腦袋,在最後那一陣子…一片空白…我的身體…我說不上來。而且我已經用完了我全身的力氣了…」

「我也是第一次覺得做愛會是這麼爽!…是因為我們亂倫的關係嗎?」

我說。

「也許吧?…本來還有點罪惡感的,但是現在卻覺得…感覺好棒。」

「我也是這麼覺得…我們這樣是不是有點變態?」

「誰叫我們是親姊弟呢?」

姊笑著。

「姊,妳應該不是最近才有亂倫的想法吧?」

我忽然想到。

「啊!被你看出來了?…那是…你記不記得,在你大三的那年暑假,你到台中來找我…」

「記得啊!我那時在你租的小套房裡過了一晚啊!…該不會是從那時候…」

「嗯,就是那時候!那個晚上你睡地上嘛,可是隔天早上,你春光外洩喔!你知道嗎?」

我搖搖頭。

「早上我起來的時候,你的小弟弟直挺挺的露在短褲外面…我不怕你說我保守,那是我第一次看到男人勃起的樣子…我很好奇,我觀察了好久,還碰了幾下,可是你睡的好死,都不知道。」

我不發一語看著姐姐,她又繼續說。

「雖然你在那天就回去了,可是我卻忘不了你的小弟弟的樣子。那時,我很害怕,想著怎麼會對男人勃起的陰莖有‘性’趣,而且還是自己的親弟弟!我也想到了‘亂倫’這個字眼,覺得自己好變態。可是,越叫自己不去想,想得更厲害。那一段時間,我回家碰到你,還會很不自在呢!還好,沒多久,碰到我現在的老公的追求,慢慢的也不常想這件事了。只不過,偶而想到這件事,我還是心裡撲通撲通的跳…」

我還是沒說話,輕輕的吻著姐姐白皙的肚皮。

「那天在火車上,你的小弟弟一直頂著我,把我的思緒又帶到了那個時候,坐車的那一段時間,我的腦袋裡,一直出現著那個畫面,所以我想你是不是並不排斥這個想法。然後,剛好,元旦那天,爸媽不在,所以我才鼓起勇氣,想看看你的反應…」

「還好我看懂了妳的肢體語言!」

我說。

「嗯…我們真的做了…亂倫…你會後悔嗎?」

姊輕撫著我的頭。

「當然不會!我覺得很好啊!而且我希望我們可以繼續下去…好嗎?」

姊點了點頭。

想到姊夫有可能隨時會回來,我抱起了姐姐,到浴室裡去清理。

清理完畢後,我們互相幫對方穿上了衣服,在沙發上依偎了一陣,我才依依不捨的騎著摩托車,回到了我的住處。

這就是我和我姐的第一次。

三年多來,我和我姊一直保持著這樣的亂倫的關係,但是我們並不沈迷於此。

她有老公,我有女朋友,我們頂多兩、三個禮拜才會做一次,但是每一次的做愛,仍然是無比的激情而且美好。

也許是因為亂倫的緣故吧!

這種關係也沒有第三人知道。

在外人看來,我們是一對感情很要好的姊弟,事實上,我們姊弟之間的感情也因此更好了。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