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梅蘭菊竹之性福的大家庭

梅蘭菊竹之性福的大家庭

「叮咚叮咚……」

「啊!來了!」

房門被打開之後,屋外正站著一位五十多歲的老頭子,手裡還提著兩隻塑料袋,裡面塞滿了東西。

「爸爸我正在準備去接您呢,您自己就來了,快進來吧,東西給我吧。」

李春梅說著就把父親陸武功迎接進屋。

「我是來得早,剛好隔壁的老李也要進城,我就讓他捎我一程,這都是我自己種的大白菜,早上剛摘下來的,新鮮著那。」

李春梅接過那兩隻裝滿了蔬菜的塑料袋說道:「你留著自己吃多好,大老遠得還拿著這麼多東西,你快坐,我去給你倒杯水。」

陸武功看著李春梅走進了廚房,他的眼睛死死地盯著李春梅那一扭一扭的渾圓屁股,笑了笑:「還是自己家的好,別人種的都打了農藥,我一個人也吃不了這麼多啊,夏蘭、冬竹她們幾個沒在家嗎?」

廚房裡傳來了李春梅的聲音:「哦,她們幾個都在上學,中午也不回來在學校裡吃飯,要晚上才能回來。爸,你這次來就在家裡多住幾天,孩子們也還想你。」

話剛一說完,李春梅嚇得差點沒把手中的茶杯打翻在地,原來陸武功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無聲無息地來到了她的身後,而且李春梅的臀部明顯感受到了某一個男性所特有的硬件一直杵著自己的屁股。

「這樣啊,原來她們幾個中午都不回來,那家裡不是只有我們兩個人了嗎?」

陸武功猶如惡魔般的猥褻言語迴響在李春梅的耳邊,陸武功邊說著色語邊往李春梅的耳朵裡吐氣,撩撥得李春梅的心也開始變得火熱起來。

「爸,你不要、不要這樣,這樣不好的。」

李春梅還在奮力地抵抗,但她的身軀卻已經像火炭般熾熱,感受著後面那根鐵棒的溫度,屁股已經有些不安分地扭動起來了。

「怕什麼,家裡又沒人,上次你來鄉下的時候不是玩的挺開心的嗎?差點都要把我這把老骨頭給搾乾了,這麼久不見都不想要嗎?」

陸武功所說的每一個字都在挑撥著李春梅的神經,她和陸武功之間的關係已經持續了好幾年了,剛開始的時候還只是偶爾為之,到了最近的這一年多時間裡李春梅因為身體的慾望漸漸甦醒加上丈夫陸武男忙於工作冷落了他,讓李春梅這個小女人急切尋找到另一個男人的依靠和愛撫。

李春梅已經忘了到底當初是自己勾引的丈夫的爸爸,還是丈夫的爸爸先挑撥的自己,但可以確定的一點就是陸武功和李春梅都在這樣不倫的情慾中得到了自己的安慰。

陸武功已經常年勞作的關係,即使年紀已經上了歲數,但手臂上的肌肉卻是比年輕的兒子陸武男都要結實不少,李春梅感受著那份雄性氣息所帶來的爆發力,已經開始漸漸陶醉。

「武男老是忙著工作都沒時間陪你吧,這個傻小子有著這麼棒的妻子都不知道多疼愛疼愛,要沒我這個親爹給他看著,被人偷了都不知道。」

李春梅嬌媚地白了他一眼:「他是老實,自己的老婆被自己的爸爸偷了都不知道。」

李春梅的光滑小手就這麼順著後背往陸武功的肉棒上抓去,雖然隔著褲子但肉棒所傳遞出來的火熱還是讓李春梅的春心一下蕩漾不已。

「都這麼大了!老家夥一把年紀了體力還這麼好。也不怕心臟受不了。」

感受著李春梅那靈活的搓揉肉棒和鳥蛋的技巧,陸武功舒服的都不自覺地呻吟起來。

「老話說的好,陰陽互補,沒有你這個騷狐狸,我都不知道女人有這麼好,武男死去的老媽可沒你這麼多的花樣。」

李春梅在他肉棒和鳥蛋上的抓捏力道稍稍加重了一些,爽得陸武功怪叫連連:「哦!不行了,受不了了,快點給我,春梅我要你,我要肏死你。」

李春梅嫵媚地笑了笑:「這就受不了了,我還想著你在家多住幾天,我們好好玩玩呢,我還有好多東西想要試一試。」

這時候陸武功已經是慾火焚身了,急手急腳地就開始解開自己的衣服、褲子:「乖媳婦兒,等會就讓你知道你爸爸厲不厲害了。」

沒幾下功夫,陸武男身上已經是一條不掛,除了皮膚不是那麼緊致以外,他身上的每一處地方都和年輕人有得一比。

李春梅轉過身來,很自然地就蹲了下去,她一抬頭眼前正好就對著陸武功那已經充血完畢挺翹翹成一根直棍的肉棒,李春梅輕輕地笑了笑,一隻手輕輕地抓了上去開始緩慢地擼動。

她不時地抬頭開一眼陸武功的表情,臉上或嬌笑或可憐兮兮,李春梅非常了解男人的征服慾望和他們想要在女人身上得到什麼,也正是如此,陸武功這個有兒有孫的半百老頭竟然可以不顧禮節倫理和自己的兒媳婦搞在了一起。

李春梅開時機差不多了張開她那粉嫩的小嘴一口就把陸武功的命根子含進了嘴裡,像是在吃棒棒糖一樣,口舌不停地舔舐著陸武功的肉棒和龜頭。

那根已經完全充血的肉棒在李春梅的不斷刺激下好像又變大了幾分,撐得李春梅嘴巴鼓鼓的,露出了一個難以忍受的表情,陸武功低頭看在眼裡,心情一陣滿足和激動,就這麼直接抓住了李春梅的腦袋挺動著粗腰開始活動起來,這一玩法還是李春梅教給他的,要不然以他這把年紀哪裡懂得了這麼多的新花樣。

這麼挑逗了肉棒一陣之後,陸武功見自己已經準備得差不多了,摸了摸李春梅的耳根:「來,春梅,把屁股翹起來,讓我好好看看變大了沒有。」

李春梅吐出陸武功的肉棒,舔了舔嘴邊殘留的唾液,又用手指刮乾淨送進嘴裡,那樣子像是訴說著自己還意猶未盡,看得陸武功心情激動,肉棒上的血管都快要爆炸了。

陸武功再也管不了其他,一把抓住了李春梅的手臂把她往前面的洗碗池一推,讓她背對著自己。

這時候李春梅身上還穿著一件連衣長裙,陸武功直接把裙擺從上面拉起,掀到李春梅的腰上,她那又白又肥的渾圓屁股和那傳統的白棉內褲暴露在了陸武功的眼前。

「嘖嘖嘖,真看不出來你這麼騷,說出去都沒人會相信,難怪我那個傻兒子到現在都沒有發現。」

李春梅嬌嗔一句:「爸爸你快點,我想要了,想要爸爸的大雞巴,大雞巴狠狠肏我,肏死我。」

陸武功摸了一把李春梅的蜜穴發現早已經濕得不像樣子,嘿嘿笑著說:「一個中午還怕我餵不飽你。」

哪知李春梅竟然說:「不夠,我要爸爸每天都肏我,一秒鐘都不要停,不停地肏我。」

陸武功體內的慾望瞬間就被引燃,粗魯地把李春梅的棉質內褲一把扒下來,手指往她的蜜壺中淺淺地探了一把,引得李春梅呻吟不斷。

陸武功再不廢話,扶起自己的大屌就往李春梅的蜜穴中搗去,全根沒入後兩人都忍不住發出了幸福的呻吟,那來自靈魂的顫動讓李春梅下體的淫水愈發流個不停。

兩人的靈與肉徹底地融合在一起,陸武功站在李春梅的背後發力,而李春梅則是手扶著洗碗池承受著陸武功每一下的衝擊。

「距離上次肏你都快有三個多月了吧,怎麼還是一點沒變,好像還更緊了,武男都多久沒肏你了。」

李春梅一邊呻吟一邊回答:「再往裡面一點,爸爸用力、用力,他都好久沒有肏我了,對,就是那裡。每次都、都是我自己解決的,我下面這麼緊,爸爸喜歡嗎?」

陸武功聽著這個端莊賢淑外表下的兒媳婦說著不堪入耳的淫聲浪語興奮極了

「喜歡,喜歡死了,我們家就是有了你才能一直平安大吉,多叫幾聲,我喜歡聽。」

「爸爸、爸爸,用力肏我,肏死我的小騷屄,女兒就喜歡爸爸肏我,把大雞巴都塞進來,全部都塞進來、不要留在外面。」

李春梅在和陸武功相處的日子久了,漸漸發現陸武功好像有點亂倫的情節,雖然自己和他已經算得上是亂倫中的一種的,但畢竟沒什麼真的血緣關係,而陸武功的內心似乎渴求著一種真正的血脈間的亂倫,比如自己的女兒。

可惜的是陸武功的媽媽只生了陸武男這麼一個兒子以後就難產去世了,也沒再給他生個弟弟、妹妹,而陸武功也一直沒有再娶。

「騷女兒這麼騷,平時自己玩滿足得了嗎,這幾個月都是怎麼過來的。」

李春梅卻嬌笑道:「有什麼關係,找個女人操不容易,找根大雞巴操還不簡單,又粗又大,老的嫩的想要哪種就有哪種。」

「騷婆娘,都有嫩雞巴玩了,快跟我說說到底是誰。」

陸武功像是發了瘋的野獸似的開始又一輪的衝刺,他的肚子和李春梅的屁股快速地緊貼、分離發出一陣陣的肉體撞擊聲。

「媽,我回來了,咦!家裡來客人了嗎?」

到了中午,沒想到李春梅的二女兒陸秋菊提前回到了家裡,在屋內的李春梅聽到女兒的呼聲,應了她一句。

「媽,我把程仁帶回來了。」

此時的李春梅早就已經和陸武功結束了兩人之間的盤腸大戰,穿戴整齊似什麼都沒發生過的樣子,還是那一派溫婉賢淑的好媽媽。

「程仁也來了,你怎麼不早點說,早知道我就多買點菜了,你下午不上課啊?」

「阿姨沒事的,您不用麻煩了,您手藝這麼好做什麼菜都好吃。」

程仁看上去雖然有點靦腆,但說話卻是大方得體,深得李春梅的喜愛。

「不錯啊程仁,現在都會拍起我媽的馬屁來了,跟我在一起的時候沒見你說這麼好聽的。」

陸秋菊雖然上了大學還是跟一個頑皮的小姑娘似的,嘟起個嘴用拳頭打了程仁胸口一下。

「你別老欺負程仁,他對你這麼好那是讓著你,別老是欺負人家。」

對於母親偏幫自己的男朋友,陸秋菊淘氣地長哼一聲,才想起了剛才在門口看見的陌生人的鞋子:「媽,家裡是不是來客人了?」

「對了!我都忘了跟你說了,是你爺爺從鄉下來看望我們了,還帶一大堆的蔬菜水果呢。」

一聽到是自己的爺爺來了,陸秋菊顯得有些興高采烈:「是爺爺來了,他人呢?」

「喏,在浴室裡洗澡呢,我看他坐了一早上的車身上都是泥土,讓他先去洗個澡去。」

陸秋菊像是想起了什麼重要的事情,忽然對程仁說道:「我班級裡剛才有發了一份報告讓我們填一下,你先去弄一下,你自己坐吧。」

安頓好程仁後,陸秋菊就火急火燎地跑進了自己房間。

李春梅讓程仁隨意,自己又走到廚房去給他倒了杯水,等到她走出來的時候,程仁已經端坐在了客廳沙發上。

「來,程仁喝點水。」

就在李春梅彎腰將水杯放在茶几上之時,一點也沒想到自己胸前的衣領太過寬鬆,將自己衣內的風光全部暴露在了自己女兒的男友面前,而這春光乍洩的一幕也巧妙地被程仁所捕捉到。

雖然陸秋菊正值大好的青春年華,但她的身體發育卻和許多中國女孩子一樣並沒有太多亮眼的地方,而李春梅卻不同,經過多年愛情的滋潤加上她先天就擁有一副魔鬼身材,到了現在的這把年紀更是顯得玲瓏有致惹人饞嘴。

程仁看得火熱褲內的小帳篷已經支了起來,看了一眼陸秋菊房間那緊閉的房門,心火一撩伸出祿山之爪一把橫腰把李春梅拉入懷中,李春梅被他嚇了一跳加上沒站穩,就這麼不偏不倚地跌坐在了他的大腿上,而她的屁股底下也剛好抵著程仁那磨人的東西。

「你幹什麼!快放開我、快放開我!」

李春梅嘴裡雖然一直大叫著讓程仁放手,但呼叫的聲音卻被她壓的極低,似乎害怕被別人聽見。

「阿姨一個多星期沒見我都想死你了,秋菊一下子不會出來的,放心好了,讓我好好抱抱你。」

李春梅聽了這沒羞沒臊的情話竟然也不生氣,嫵媚地橫了程仁一眼,手指往他胸口一戳:「你個沒良心的,這麼久了都不來看我,是不是嫌我老了,都只陪著秋菊。」

母親和自己女兒吃起醋來,對像還是自己的未來女婿,真是世所罕見。

程仁見李春梅的反應沒剛才那麼大了,把她的手腳放開來膽子也大了起來,摸上了李春梅的細腰一手又在她那穿著絲襪的大腿上摩擦:「我是想來,但沒借口學校課程又多,來家裡次數多了不是惹人懷疑嗎?萬一讓叔叔知道了可咋辦?」

「哼,你現在知道怕了。那時候從後面偷摸我的時候怎麼就不怕秋菊的爸爸知道,你都壞到骨子裡了。第一次來家裡見面就敢調戲未來丈母娘。」

程仁淫蕩地笑了笑:「你要是不給我機會,我又怎麼能和你好上,這幾天我沒餵你是不是想了?」

李春梅聽了害羞揚起手來就想往程仁身上打去,卻被程仁當空一把抓住。

程仁拉過李春梅的手掌輕輕聞了聞,露出一個陶醉的表情,惹得李春梅忍俊不禁,心裡的火一下子也下去了,她這把年紀哪裡不知道這年輕小夥子都愛新鮮,自己這麼大的年紀肯定是比不過像女兒秋菊一樣的青春靚麗,唯有讓他得不到才會越想得到,事事不能太順著男人。

「你快放開我,待會秋菊就要出來了,讓她看見就遭了。」

「怕什麼,我還沒抱夠呢,怎麼?你都一點不想我嗎?」

程仁將他那已經怒髮衝冠的大家夥使勁往李春梅的屁股上頂了頂,惹得李春梅臉紅了一大片。

程仁看著這成熟誘人的水蜜桃再也忍不住了,張開嘴巴一把把李春梅的小嘴包含了進去,舌頭開始不斷進擊她的貝齒,坐在他腿上的李春梅也只是象徵性地反抗了幾下,只是這樣一來更加激起了程仁征服的慾望。

李春梅見自己的那點小心思得逞,也再沒反抗,就著程仁送來的唾液開始和他熱烈地激吻起來,雖然早上剛和陸武功來了一回恩愛但她這個年紀的女人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紀,加上陸武功的年紀精力、體力上面始終不如年輕人的好。

兩人熱吻一陣後,程仁迫不及待地解開了休閒褲的拉鏈將那忍耐好久的大鳥釋放了出來,用眼神示意著李春梅趕緊幫它消消火,李春梅白了他一眼最後還是乖乖地蹲到了地上,往那碩大的鮮紅龜頭吐了幾口唾沫也揉了揉,擦得它油光發亮的。

只是在李春梅簡單地幫程仁口舌服侍了一會兒後,程仁便心急地將李春梅拉了起來,動手脫下她的絲襪和內褲,照他現在的心情本來是想直接撕掉的,只是害怕陸秋菊出來的時候看見解釋不清。

當兩人的私處合二為一的時候,李春梅差點忍不住叫出聲音來,這種充實飽滿的感覺,並不是陸武功那種行將就木的老頭子所能給予的。

程仁平時在健身房鍛煉身體的爆發力和忍耐力在這一刻全部都展現出來,他靠坐在沙發上,反手抓著李春梅的兩條玉藕般的雪白手臂,下半身猶如燃料十足的超級馬達快速而又猛烈地撞擊著李春梅的陰道。

李春梅儘管這麼多年來嘗試過數不清的男人雞巴,但還沒有誰有過像程仁所給予她的這種大小便都要失禁的快感,那種從靈魂深處想要大喊發洩出來的慾望因為女兒在家的緣故又被她活生生地壓了下去。

程仁雖然看不到李春梅的正面,但從她那不住仰頭的動作來看,依這麼多次和李春梅暗渡陳倉的經驗他知道這是李春梅舒服到了極點的一種體現,心中一陣得意。

受到這番無言的激勵,程仁更是像脫了韁的野馬再也不管不顧屋內的人會不會聽見,雙手往李春梅的腰上一搭,示意她把手支撐在前面的實木茶几上,自己站了起來要開始展現真正的實力。

果然,站起來衝刺的程仁和坐著上下運動時已經完全是兩個樣子,大腿和李春梅屁股重合時所引起的啪啪啪聲充斥著整個客廳,就在李春梅擔心屋內的陸秋菊會聽到想讓程仁放慢速度之時,程仁那硬到快要爆炸的雞巴又是在她陰道內一陣衝刺,害得她一下沒忍住呻吟了出來。

「太快了、太快了,慢點、慢一點。」

李春梅已經快要發瘋了,再這樣下去自己都要忍不住浪叫了,趕緊用一隻手往後拍了拍程仁的腹肌。

「嘿,這就受不了了,更厲害的我都沒使出來呢。老公操的你爽不爽?」

「快、快點停下來,我要受不了了,求求你了好老公。」

其實這樣大負荷的高速運動就是對程仁這個經常鍛煉的年輕人來說仍然是不小的挑戰,如果再這樣衝刺下去,自己非在下面幾分鐘噴瀉出來不可,所以聽見李春梅討饒也開始放慢速度。

「是我肏的你爽還是我陸叔叔肏的爽?」

「你、是你。」

「我?我是誰,說,『我』是誰啊?」

李春梅一下被程仁的調皮逗樂,但人在雞巴下不得不張嘴:「是你,我的小老公、好老公,你肏的人家最舒服了。」

程仁壞笑了幾聲:「秋菊還在屋子裡呢,要是讓她聽見了自己媽媽說這麼色的話,你猜她會怎麼辦?」

李春梅此時體內的慾火已經完全被程仁點燃了,意識都開始不清晰,口中語無倫次地說道:「不知道、我不知道,不要、不要停,肏我,慢一點、就這樣肏我。」

程仁往李春梅那肥大的屁股上使勁捏了捏:「秋菊可比你這個當媽媽更開放的多,你都沒見過她在床上的那股子騷勁,比你都厲害。我肏了你之後才知道什麼叫遺傳,你們母女倆真適合去做肉便器,男人估計都得死。」

李春梅一邊聽著程仁嘴裡的挑逗情話和汙言穢語,一面又抬高屁股自己主動往程仁的雞巴上頂,都已經分不清楚到底是誰在肏誰了。

而屋子的另一端,那透出水蒸氣的浴室內,一個半百老頭正把自己那已經有些疲軟的肉棒從少女的陰道中抽離出來,她體內的精液隨後也一併流淌出來,沿著大腿滑落在浴室的瓷磚上:「乖孫女,你的屄真是越來越緊了,剛才都快要把爺爺夾斷了。」

陸秋菊甜甜地笑了笑:「爺爺的雞巴好大,剛才都要頂到最裡面了。」

陸武功慈祥地摸了摸陸秋菊的頭髮:「怎麼樣,聽說你交了個男朋友,他人怎麼樣,對你好不好?」

「嗯,他很老實的,對我也很好,就是、就是……」

「怎麼!他哪裡欺負你了嗎?」

陸秋菊笑著搖了搖頭:「沒有,只是他的雞巴沒有爺爺肏得秋菊舒服,秋菊還是最喜歡爺爺的雞巴肏我了。」

陸武功開懷地笑出了聲,但因為這個浴室的特殊隔音效果並沒有傳出去。

那個中午陸武功見過自己孫女的男朋友程仁,期間一老一少聊了許多,李春梅看著這和諧的家庭氛圍,心裡不由得感歎自己這一家真是一個性福圓滿的大家庭。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