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完美的藝術品

完美的藝術品

「去吧!」白色襯衣的佳彤搖著我的胳膊,飽滿的乳房在我身上蹭來蹭去,剛剛在昨夜掌握過它們的我禁不住一陣心動。

「你姐不讓去!」我打開手機,上面有佳宜半個小時前發來的短信。

「姐姐出差了,怕什麼,再說了!佳彤笑著道,姐姐讓你不要打我的主意,姐夫你也打了,還怕什麼!」

「這個!」我猶豫道!卻是佳彤拽著我胳膊道:「白教授這次個人藝術展除了人體繪畫之外還有件獨一無二的藝術品,你不想看看!」

什麼藝術品,搞的這麼神秘,我也有些心動,點了點頭,佳彤便歡天喜地的去準備了。

「姐夫!」汽車上,佳彤依然像小鳥般嘰嘰喳喳:「其實,我和姐姐都是白教授的粉絲!」

「胡說!」我隨口訓斥道:「你姐最討厭那個傢伙了!」

「嘻嘻!」佳彤笑著道:「說不定,姐姐是怕你吃醋。她呀,早就讓那個男人畫過了,你想,她是學美術的,又是白教授的學生,說不定早就發生過點什麼了!」

「你!」想到佳宜一絲不掛站在姓白的那個傢伙面前,不,這絕不是真的,我搖搖頭,我恨恨的道:「晚上再收拾你!」卻換來佳彤一陣銀鈴般的笑聲。

這次帶有社會性質的藝術展不是很大,人卻不少,說來也怪,雖說那姓白的教授在學校有色鬼的外號,可心甘情願給她「藝術創造」的美女卻不在少數。剛進門,赤裸著青春肉體,身上塗著油彩的女生赫然就是大學裡挺出名的一個校花,她尖翹的酥乳被一個蝴蝶圖案遮住,透過光暗折射卻依然能估計到它的挺拔。

一個個青春而健康的女體上繪製著各種精緻的圖案,想到畫筆劃過她們肉體的情景,我禁不住有些眼熱。

「說不定姐姐也讓他畫過呢!」佳彤的話像魔咒般困擾著我,仿佛那赤裸著肉體的女人就是佳宜,我心中一陣煩躁。

「今天的重頭戲就是這個了!」佳彤手指的方向望去,展廳中央,蓋著紅布,大約一人高的東西吸引了我的注意,紅布的下面是一段雪白的玉腿和兩隻晶瑩的玉足。

「那也是一個模特!」我吃驚的問。

「還是一個很特殊的模特!」佳彤神秘的道:「她活著的時候讓白教授在身上作畫,處死之後製成真人模特,這才是一件完美的藝術品。為了這件藝術品,一個和姐姐一樣漂亮的女人獻出了她寶貴的生命。」

「你是說!」我指著她所說的藝術品道!

「她兩天之前還是漂亮的美女,不過現在已經是一個純粹的藝術品了!」佳彤道。紅布遮擋下,女人妙曼的身段隱約可見,更增加了幾分誘人。我忽然有種衝動,想瞭解這件精緻「藝術品」的全部,更對她繪滿彩繪的身體充滿興趣。

半個小時後,會場中燈光打在這件神秘的藝術品上,白教授也來到展廳中央,一位自稱白教授學生兼助理的朱大富道:「下麵,就請我的導師白教授揭開他最得意的藝術品!」

紅布滑下,身體上繪著水墨山水的女體出現在會場中央,精緻的面具遮住了她的容顏,一隻手臂自然的垂下,另一隻抬起做扶著面具狀,兩隻飽滿的酥乳在黑白襯托下越發誘人,滾圓迷人的雙腿微微分開,飽滿鼓起的小腹散發著動人的光澤,最為誘人的是,美妙的私處也被利用起來,成為一個美妙的山坳。

「她是老師最得意的弟子,最默契的搭檔,大學期間,她帶著面具和老師一起創作了無數至今讓人津津樂道的作品,但卻沒有人知道她是誰!」

「幾天前,她秉著對藝術的追求,用自己的生命成就了老師最偉大的作品。在創作的過程中,她和老師水乳交融,不分彼此,靈魂與肉體融合在一起,成就了這件作品的偉大!」

大螢幕中,一個身材妙曼的女人背對著鏡頭跪在地上,晶瑩的脊背上繪著半幅沒有完成的山水畫。接著畫面一轉,正面繪滿圖案的女人誘人的身體正對著鏡頭,唯一遺憾的是沒有拍到臉。

「她有一對完美的乳房,讓男人瘋狂的腰肢!」朱大富道:「用老師的話說,她的身體本是就是一件不可多得的藝術品,在這次創作的過程中,她也用自己的身體報答了老師的恩德!」

畫面一轉,帶著面具的女人側躺在地上,一條雪白的大腿微微抬起,這個姓白的教授從後面摟住她纖細的腰肢,肉棒插在女人身體裡,一隻手拿著畫筆在女人顫慄著的乳房上作畫,女人仰著頭,精緻的嘴巴微微張開。畫面又一轉,這個女人趴在地上,纖細的腰肢被一直手扶著,身體在男人推送中搖曳,一隻拿著畫筆的大手在她背部龍飛鳳舞。

有這樣的女徒弟,這姓白的真會享受,我心中暗道。卻隱隱覺得,似乎,佳宜的身材和這個變成一件藝術品的女人十分相似,難道,這個女人竟是她,我心中一驚,她大學時的導師就是這個姓白的,這幾天我也一直沒見到她,難道這個被做成藝術品女人就是她!

「佳彤!」你姐呢?

「她不是出差去了!來之前,她不是還給你發了短信嗎,怎麼還來問我!」我聞言暗罵自己愚蠢,佳宜不是剛剛交代我不要來了嗎,我怎麼會有這種懷疑。

「師姐自願犧牲後,身體經過幾十道複雜的工序終於塑化成型!」朱大富解說中,畫面中這具帶著面具性感的女體泡在透明的液體中被幾個工人撈出來,擺成仰起頭坐在地上的樣子,拿著漏斗向她嘴裡灌著不知名的液體。畫面一轉,卻是女人誘人的屍體趴在地上,工人扒開她誘人下體做美容定型處理。

「如此巨大的犧牲,換來一件完美的藝術品,這位為藝術獻身的女子究竟是誰,就請導師揭開最終謎底吧!」

燈光集中在會場中央迷人的「藝術品」身上,白教授緩緩抬起手臂,輕柔的順著她美妙的曲線向上,劃過她動人的酥乳,修長的脖頸,輕輕的撫摸著她半邊露出的臉頰。

面具一寸寸摘下,一張我無比熟悉的面孔出現在我的面前。

「她,就是我最美麗,最值得驕傲的徒弟,沈佳宜!」白教授渾厚的聲音回蕩在大廳裡,我的腦海裡卻一片空白。

「佳宜,你以前的導師白教授是什麼人!」

「他呀,是個大色鬼!」

我摟住佳宜的肩膀:「為什麼這麼說!」

「一個整天想著讓學校裡的女孩子脫光衣服為藝術獻身的傢伙,不是色鬼是什麼呢?」

和佳宜相處的一點一滴浮現在腦海裡,展廳中央,她臉上依然帶著恬靜的笑容,尖翹的酥乳定型在一瞬間,身體美妙的曲線永遠的凝固在那一刻,身體與上面的圖畫融為一體,赤裸充滿美感,任人觀賞,她已經是一件「藝術品」了。

再也不會在我懷裡撒嬌,不會給我做美味的早餐,這就是獻身藝術,我發瘋的拿出手機翻出那條短信:「老公,記得不要去那個老色鬼的藝術展哦,不然小心我回來扒了你的皮!」

我身旁,佳彤拿出一部白色的手機,那不是佳宜又是誰的。

「你早就知道,這條短信也是你發的!」我抓住佳彤的肩膀。

「是姐姐!」佳彤的話說道一半停了下來。

「聽著,不許打佳彤的主意!不然我讓你好看,哼哼!」佳宜,著難道就是你對我的懲罰嗎,想起半年前女友的話,她那時臉上帶著的笑容和現在一模一樣。

「姐夫!」是姐姐不讓我對你說!佳彤拉著我的衣角,迷人的眼睛裡充滿了淚水。

「她是一件完美的藝術品!」白教授一雙手在佳宜身上撫摸:「飽滿,迷人,而充滿彈性!在這裡,她還有一些話對大家說。」

大螢幕中,白色浴巾裹著佳彤玲瓏的身體,她帶著甜美的笑容:「當大家看到這段映射的時候,我已經變成一件精緻的藝術品擺在展廳中央了,我不知道它究竟會怎麼樣,但我相信它一定十分誘人。」說到這裡,她調皮的眨了眨眼睛!

「白老師是我最敬重的人,我和老師一直希望嘗試一種全新的創作方式,這個過程中,『畫布』與畫師心靈與肉體相通,靈與肉完美的結合,所以,我毫無保留的獻出自己的身體,讓老師盡情的發揮、馳騁。讓他用盡他所有能想到的方法,把我變成一件完美的藝術品!」說到這裡,白色的浴巾從佳宜身體上滑落,她堅挺的乳房、纖細的腰肢,飽滿迷人的雙腿完美的展露出來。

「老師,盡情的發揮之前,請先盡情享用徒弟美妙的身體,掌握它的全部!」佳宜渾圓的臀部微微抬起,分開雙腿之間,粉色的肉縫上掛滿了晶瑩的愛液。

幾個月後發佈藝術記錄中,整整兩天的「創作過程」中,我的女朋友沈佳宜和她的老師赤裸相對,每到創作關鍵時刻便「靈與肉徹底交融」,不少藝術評論家稱讚他們「整個過程也是一種藝術」。

視頻播放完畢,朱大富拿起話筒:「經過兩天創作,師傅完成了他的作品,師姐也開始了最關鍵的一步,她的生命將在這件作品中永遠凝固起來。」

塗滿顏料,扔著各色畫筆的房間中,那個姓白的傢伙躺在地上,佳宜繪滿圖案的身體騎在他的身上,渾圓迷人的臀部蠕動著,尖翹的酥乳隨著兩人肉體一次次撞擊震顫,她那雪白的脖頸被師傅大手緊緊匝住,極限的撞擊下,她迷人的腦袋高高揚起,動人的身體不可抑止的抽搐著直到完全癱軟下來……  佳宜,這,就是你說的為藝術而獻身嗎?我愣愣的看著展廳中央女友精緻誘人的肉體,或許,你是對的,你的生命已經定格在最美麗的那刻!

「姐夫,人家也很想像姐姐那樣成為一件完美的藝術品呢!」佳彤豐碩的雙乳緊貼著我的胳膊。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