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催眠女友

催眠女友

催眠女友

第一章 催眠秀,催眠誘導再誘導

有一天我在圖書館遇見了曼妮莎,她爲了學費在圖書館內打工,我則正爲

了我的經濟學報告在找資料,一開始我主動去找她搭讪,不一會兒,我們發現

彼此有很多共同之處,就這樣的很快的成爲了朋友。

然後我經常約她到咖啡廳去聊天,一次又一次的,我們互相談論關於彼此

的事情,愈來愈了解彼此,剛開始我很滿意這種狀況,然而在我愈來愈了解她

后,我不再滿足於和她只在咖啡廳聊天的現況,我想要有更進一步的發展,我

向她表白L,但她說她剛結束和上一任男友的感情,她的男友相當的差勁,她

不希望再陷入情網,我只好繼續和她在咖啡廳裡聊天,最多一起看看電影。

可是我依舊無法克制的被她吸引著,她是如此的美麗,留著一頭披肩的褐

髮、戴著眼鏡,簡直就像是女歌手麗莎.洛普,她的面貌、她的身材,她全身

沒有一處不在吸引著我,然而她卻從不讓我有更親密的行動。

所以我有了一個計畫。

我的堂兄是一個催眠師,他的職業就是在全國各地旅行表演,有時是公司

的表演,有時還有電視台邀請,我們從小一起長大,在高中時,我們都發現自

己對催眠有著強烈的性幻想,然後我們很認真的學習催眠並對彼此練習著(當

然避免讓對方做丟臉的行爲),后來我上了大學(就是現在唸的這所),而他

已經將催眠當成職業了。

幸運的小子。

我看到他剛好要到這邊表演,就說服曼妮莎和我一起去,他就是這麽進入

了我們的故事,和我的預期一樣,曼妮莎並不喜歡夜總會,但是我對她解釋那

個催眠師是我的堂哥,這對我也是個很難得的機會,於是她終於心軟了。

然後我打電話給我的堂哥,我不知道他會住在哪個旅館,所以我call

他的呼叫器,這麽一來,即使他還在路上也能知道我在找他。

「嗨,李察,你過的還好嗎?我好幾年沒看到你了。」他回電的時候對我

說著。

「還是一樣就學校那些事,你都知道的嘛,聽到你來這裡真是太開心了,

我們應該要一起吃個晚餐好好聚聚的。」

「是啊,可是我不知道挪不挪的出時間,我的行程太滿了,不如你來看我

的表演吧?照往例,還是免費的票。?

「我當然一定會去的,可是...你能不能給我兩張票?我還想帶一個女

孩去。」

我的堂哥在電話那端鼓譟著,「喔,約會嗎?」

「還不算是。」然後我很簡短的跟表哥說明了我和她的狀況。

「這樣,我想我或許我可以幫助你,聽起來,她好像是個蠻保守的女孩,

不太可能會自願上台接受催眠,可是我會有辦法讓她上台的,然後結束后你們

到後台找我,我會去除她的障礙的。」

「真的嗎!可是你要怎麽讓她上台呢?」

「我有辦法的,相信我。」

我和曼妮莎很早就到了會場,去拿我們的通行證,那就像是演唱會的後台

通行證,一個讓我們掛在脖子上的牌子,上面寫著很大的來賓,再上面寫著我

堂哥的藝名。

「羅伯?蓋茲?這是真名還是他自己編的?(譯者註:蓋茲英文發音是凝

視的意思)」在人群慢慢的進入會場的時候,曼妮莎看著她身上的牌子問著。

「當然是藝名,羅伯真的是他的名字,可是他和我一樣姓福斯特。」我打

量著曼妮莎,她穿著一件她常穿的牛仔褲,事實上,除了牛仔褲或家居便褲,

我沒有看過她任何其他的裝扮,上衣也永遠是襯衫加一件普通的毛衣,她實在

不適合這麽平凡的衣著,即使她看來仍如此動人。

「妳會不會自願上台被催眠?」我問。

「想都別想,我才不讓別人來控制我的大腦,而且我太聰明了,沒有人可

以催眠我,我可不想上台壞了你堂哥的聲譽。」

我笑了笑,「可是我聽說沒有任何人是無法被催眠的。」

「反正我就是無法被催眠,之前我有一個女性朋友想要催眠我,和一些其

他的女孩,結果所有的人都被催眠了,只有我沒有。」她說著,聽著她談論著

催眠的話題,不禁讓我興奮了起來。

就在這個時候,燈暗了下去,並響起了音樂,我認得這個音樂是堂哥的出

場音樂,當燈再度亮起時,他已經站在台上了。

他開始說一些開場白,和以往一樣,不外乎是催眠不能使任何人做他們不

想做的事,還有叫所有人放鬆之類的話,堂哥說這也是催眠誘導的一部分,主

要是讓觀衆進入淺催眠狀態,讓大家放鬆並提高上舞台的意願,也就是他所謂

的自願者。

我必須要說他做的確實很好,因爲我的堂哥一直對催眠性愛有著強烈的興

趣,他總是會讓他的舞台上不乏美女,而今晚他似乎特別幸運,雖然我真正的

目的,曼妮莎,無論我怎麽鼓吹她還是不肯上台。

「接下來要進行的是催眠誘導,在這個過程中,我需要絕對的安靜,無論

是觀衆或自願者都要完全的集中,任何噪音都會毀了今天的表演,或者讓我們

必須從頭開始,現在請關上燈。」燈光暗了下來。

「謝謝,現在請放鬆,然後深深的吸一口氣再吐出來,深深的放鬆,現在

所有的觀衆請專注的看著,我發現看著別人進入催眠是非常迷人的,你應該要

看著舞台上的人怎麽進入催眠,深深的吸一口氣,等一下,慢慢的吐出來,然

后完全的放鬆,你也許在你的座位上感受到影響了,這是完全正常的,深深的

吸一口氣並放鬆,等一下不要吐出來並深深的放鬆,然後吐出那口氣,完全的

放鬆著,你也許已經注意到,當你聽著我說話的時候,你會將目光集中在某個

東西上,放鬆,也許觀衆中有一些人是很想上台的,可是太過害羞,現在你不

需要擔心舞台的問題,你可以放鬆,吸氣、吐氣,深深的放鬆,我知道,每一

觀衆、每一個人,心裡都有點想嘗試催眠的感覺,吸氣、吐氣,深深的放鬆,

現在正是你的機會,當你聽著我的聲音,你就可以感受到舞台上這些人的感覺

,放鬆,現在我知道觀衆裡有一個人很想上台,深呼吸並且放鬆。?

我不時的捏著自己,避免也被他催眠,然後我看向了四周,幾乎所有的人

都直直的盯著台上看,即使女服務生和酒保也都停止了動作,獃獃的站立在原

處,這時羅伯正注視著曼妮莎,我看了看曼妮莎,她就像是受了驚嚇的小動物

般,無神的回望著他。

我挪了下位置,隱藏起已勃起的陰莖,我也不知道我在怕誰看到,我想現

在就算我把內褲脫掉套在頭上曼妮莎也不會發現。

「那個觀衆已經進入了催眠狀態,完全的迷失在我的眼神中,現在我只要

輕拍一下他們的額頭,他們就會深深的睡去,進入深沈的催眠狀態,呼吸並且

放鬆,事實上,只要我輕拍你的額頭你就會睡去。?

他轉過身面對舞台上的自願者,每個人都是一臉呆滯,他一個接一個的點

著他們的額頭,他們就這樣癱軟下去。

「現在妳已經看到我的力量了,他們都如此的放鬆,深深的沈睡著,舞台

上還有一張椅子,一張爲了想要像他們一樣放鬆、一樣深沈睡著的觀衆準備的

椅子,想想妳現在的感覺多麽舒服,想想現在放鬆的感覺是多麽舒服,假如妳

更加放鬆,妳會感到加倍的快樂,現在,曼尼莎.馬歇爾請上台坐上這張椅子

準備更加的放鬆。?

在我想到我們都是寫過來賓的單子之前,我還蠻訝異他怎麽會知道她的全

名的,但是這怎麽也比不上我看著被催眠的曼妮莎站起來走向舞台上最後一張

椅子時那時的震驚,她看來就像是某些劣質電影中的殭屍一樣,雙手無力的擺

在身旁,緩緩的向前走著,當她走到椅子坐了下來,羅伯走過去和她說了一些

話,他關掉了麥克風,所以沒有人知道他說了些什麽,我想他是在加深她的催

眠狀態,然後他伸出手拍了下她的額頭,她便閉上了雙眼無力的倒在身旁的女

孩身上,完全的被催眠著。

我是想描述台上的情形,但其實沒有什麽特別好說的,我很羨慕堂哥的工

作,但他也並沒有做什麽其他的催眠師不曾做過的事,他讓這些自願者跳舞、

失去對身體的控制、和根本不存在的動物玩耍,還有用會使人興奮的槍射擊他

們,即使如此,看著曼妮莎在台上做這些事還是讓我相當享受,雖然這不是我

堂哥最好的幾場表演,但我一點也不在意。

表演結束后,他一個接一個的讓自願者離開催眠狀態,然後讓他們走下舞

台,輪到曼妮莎時,他又在她耳邊說一些話才叫醒她,然後我看著曼妮莎茫茫

然然的走到我身邊坐下。

「喔,很精採的表演。」我對她說著。

「是啊,真的很不可思議,真不敢相信那些人會不由自主的做那些事情。

」她說著。

「嘿,妳也上了台耶。」我有點懷疑的說。

「哈哈,才沒有,我一直和你坐在這裡。」她回答。

「妳上台了啊,妳還認爲自己是脫衣舞者,在台上脫去了毛衣和T恤。」

這是觀衆們最愛的一段。

「好吧,李察,也許在你的幻想裡我這麽做了,但是我確實一直在這裡,

你說什麽也無法改變的。?她十分堅持。

我想一定是羅伯讓她忘了所有被催眠的事情,這對他來說頗不尋常,通常

他最喜歡看被他催眠的人在催眠結束后羞愧而困窘的樣子。

「我們是不是應該到後台打個招呼。」她建議著。

「呃,向誰?」

「當然是羅伯啊,他是你堂哥耶,你不想見他嗎?」

「哦!當然當然,我很訝異妳也想。」

「誰讓他在舞台上這麽迷人。」

所以幾乎是曼妮莎拉著我走到羅伯的休息室,到了那裡后,羅伯正在外面

和別人說話,我想他一定是想催眠這個女服務生,然後他看見了我,「李察,

能在這裡看到你真是太好了,希望你喜歡今天的表演。」

「每個細節都和你想像的一樣。」我說著,然後我們看著曼妮莎不明所以

的表情都不禁偷偷笑著,「這位是曼妮莎。」

「很高興認識妳,你們可以先到休息室裡坐著,我很快就會過去,喔,還

有,曼妮莎,當妳坐下后妳會想著磁鐵。」

曼妮莎奇怪的看著他,就像一個陌生人突然去叫妳想著磁鐵,「好的。」

然後我們走了進去,我在最近的一張椅子坐下,而曼妮莎坐在我對面的沙

發上,突然間她慢慢的擡起了左手,她訝異的看著它「我的手!」

「嗯,妳想做什麽?」我問著。

「我不知道,感覺好像裡面有磁鐵還是什麽的,我沒有辦法放下它,它自

己一直向上浮著,」她嘗試著用右手將它壓下來,但是一點用也沒有,只是稍

稍減緩了左手上升的速度,「這太奇怪了,李察!我沒有辦法控制我的手!」

「妳怎麽不放輕鬆,看看會發生什麽事情?」我建議道。

這時她的左手已慢慢到達了肩膀的高度,她用右手拉了最後一下,然後終

於放棄了,靜靜的看著左手升到了眼睛附近,然後到達她的額頭,就在這一瞬

間,她突然閉上了眼睛,全身失去了力量,把頭垂在胸前沈沈的睡著,只剩下

左手依舊停在額頭上,看著這樣的曼妮莎,讓我的褲擋裡充滿了活力,我好想

拿部相機把這個畫面照下來,這時羅伯走了進來。

他對我點點頭然後對曼妮莎說著。

「曼妮莎,妳的手不再像磁鐵一樣了,讓它垂到妳身旁,讓它垂到妳身旁

能幫妳更加的放鬆,」她的手放了下來,「很好,乖女孩,我現在要對李察說

一些話,妳可能會覺得很無聊,所以我要妳全神貫注的從一數到一千,每當妳

數一個數字,妳會想像妳從一條很長的樓梯往下走一階,而樓梯的底部有一張

非常舒適的床能讓妳放鬆,在妳到達了最後一階,也就是第一千階,妳會讓妳

的心靈和大腦在那張床上舒服的睡著,完完全全的放鬆,甚至睡的比現在更沈

,但是妳會張開妳的眼睛並且站起來,等待我的聲音,讓我帶領妳進入更放鬆

的催眠狀態,明白嗎?現在開始數。」

他轉向了我「我對你很失望啊,李察,這個女孩那麽容易接受催眠,爲什

麽你自己不試試看。」

「我不知道,我不認爲這會成功,而且我也不想控制她的心靈,我怕弄亂

這一切,我是真的深愛著她,要不是她沈睡的樣子這麽吸引我,我一直希望有

其他可以更接近她的方法,而且她告訴我她不能被催眠。?

「是喔,你知道嗎?她對催眠的接受度真是出乎意料的高。」

我相當的訝異,因爲曼妮莎看來那麽的有主見。

「那麽我會給她一些后催眠暗示,讓你可以隨時使她進入催眠狀態,我還

可以讓她喜歡被你催眠,而且會覺得被你催眠是最美好的事。」

「太好了,謝謝你。」

「嘿,假如當初不是你陪我練習,我現在可能還在漢堡王工作呢,算是我

欠你的。?

接著我們的交談聊到了他這幾年來再美國四處旅行發生的故事,都是很不

錯的經曆,但現在說的是我的故事。

大約在十分鍾后,我注意到曼妮莎張開了眼睛,然後站了起來直直的盯著

前方。

「喔!」我看著她空洞的雙眼訝異的叫著。

「我知道,這也總是讓我感到興奮,不論我做過了多少次,現在,曼妮莎

,看著我,告訴我我是誰??

她轉過頭看著他,「主人。」

羅伯看了我一眼,好像在告訴我『我愛這個工作』,然後又看著曼妮莎,

「沒錯,妳是我的奴隸,而我是妳的主人,但是妳還有另一個主人,奴隸,現

在看著李察。?

她轉向了我。

「他也是妳的主人,妳必須服從他就像妳服從我一樣,妳喜歡當他的奴隸

就像妳喜歡當我的奴隸一樣,妳想要讓他快樂就像妳想要讓我快樂,妳希望他

催眠妳就像希望我催眠妳,現在妳知道了,妳睡著的心靈和大腦都記清楚了,

但是清醒的曼妮莎並不知道,當曼妮莎醒來后她將完全不記得她進來休息室后

發生的所有事情,她只會認爲她在和李察說話,明白了嗎?當我數到三后,睡

著的曼妮莎會變成清醒的曼妮莎,一、二,然後醒來,三!」

「很高興你們能來這裡,我已經好久沒有好好的看看李察了,而且還能和

他的朋友見面,妳喜歡我的表演嗎?」

曼妮莎先是眨了眨眼,看來有一點困惑,然後她坐了下來搖搖頭想使自己

清醒,接著她開始微笑著,「太棒了,我很喜歡,真的非常有趣,我想我可能

好幾年沒有笑的這麽開懷了,剛剛結束后,李察還想告訴我我剛上了舞台,但

是我根本沒有被催眠。」

羅伯笑著,「既然妳當時沒上台,那妳現在想試試看嗎?」

「喔,我是沒有辦法被催眠的。」她說。

「真的嗎?爲什麽妳如此肯定。」

「我有一個女性朋友曾經對我試過,但是失敗了。」她說明著。

「妳不認爲我...是個專家,可能會做的比她好?」

「不,她是主修心理學的,我想她已經夠好了。」

「既然如此,妳能讓我挑戰看看嗎?」

「爲什麽?」

「爲什麽不?反正最糟的情形也只不過是我失敗了,而且如果妳無法被催

眠,那妳就不會被催眠,是嗎??

曼妮莎不太情願的點點頭,「好吧,既然你那麽堅持。」

「太好了,現在我要做的和我今晚在台上對那些自願者做的有點不同,給

我妳的項鍊好嗎?」他問著。

曼妮莎的項鍊是一個金色的心型盒子,她將它藏在毛衣和襯衫的下面,但

是我們在她上舞台時都看的很清楚,曼妮莎也沒有發現羅伯應該沒看過這條項

鍊,很快的將項鍊解下來交給他。

羅伯拿著這個盒子,走到了曼妮莎坐著的沙發旁,然後他懸著那個盒子,

剛好在曼妮莎的眼前,他慢慢的搖動著手臂,讓項鍊左右晃動著,就像電影裡

頭那樣。

「這項鍊對妳而言很特別吧?裡面有誰的相片?」他問著。

「我姊姊的。」她回答。

「她叫什麽名字?」

「凱西。」

「真是個美麗的名字,那麽曼妮莎,既然這東西對妳這麽的重要,妳一定

要一直注視著它,不要移動妳的頭,只用妳的眼睛跟著它,左、右、左、右,

但是妳信任我,是嗎?」

「是的。」

「很好,信任我是很重要的,因爲妳會發覺妳的眼睛變的疲倦而沈重,它

們很需要水分,所以妳必須不斷眨著眼,而當妳閉上眼睛時妳就無法看著妳的

相片盒,但是妳信任我,妳知道你可以閉上雙眼,妳的相片盒不會發生任何事

情,所以妳可以放心的眨眼,妳的相片盒一直在這裡。」

她開始不斷的眨著眼睛,然後又張了開來。

「深深的吸一口氣,現在,吐出來並深深的放鬆,信任我是很好的,因爲

妳的眼睛愈來愈沈重,妳必須一直眨眼,眨眼的感覺那麽的舒服,妳想要不斷

的眨眼。?

她閉上了雙眼,過了一秒才睜開來。

「深深的呼吸並更加的放鬆,每一次眨完眼,妳都會很高興這個相片盒還

在妳的眼前,妳會用妳疲倦的雙眼看著它來回的擺盪著,每次妳看見妳的相片

盒,妳就會更加的放鬆,繼續眨眼,而每次當妳更放鬆,妳的雙眼就會更加的

沈重而疲倦,更想要繼續眨眼,眨眼、放鬆、眨眼、放鬆、眨眼,現在張開眼

睛是那麽的困難,繼續眨眼,雖然妳很想看著妳的相片盒,但是妳更想要的是

閉上雙眼,眨眼、放鬆、眨眼,沒關係的,妳信任我,當妳再眨眼時,妳會發

現將眼睛繼續閉著感覺會好的多,眨眼,當妳的眼睛閉起來時,妳知道我會保

管好妳的相片盒,眨眼,妳信任我,眨眼,深深的放鬆,眨眼、繼續眨眼。?

她現在都閉上眼睛一段時間才匆匆的張開,而當她想繼續張著雙眼,只要

一聽到他說『眨眼』,她又會立刻閉上雙眼,似乎她每次張開眼睛都只是爲了

再度閉上而已。

「眨眼、眨眼,深深的睡去。」

她終於閉起了眼睛,沒有再張開了。

「這樣放鬆的感覺是很好的,現在讓我引導妳更深的催眠,放鬆並進入更

深的催眠,妳會感到一隻手碰觸著妳的身體,當它碰到哪裡妳就會覺得那裡失

去了力量,就像妳的眼睛一樣,首先,妳的腿。」

羅伯向我做手勢,於是我離開了位子朝曼妮莎走去,然後撫摸著她的大腿

,就這樣,他說哪裡我就撫摸她身上的那個部位,。

「臀部,如此的放鬆而沈重,腹部,感到如此的放鬆、溫暖、沈睡,胸部

,多麽的沈重,手臂,然後整隻手,沈重、溫暖而放鬆。?

一直到她身上的每一吋肌肉都失去了力量。

「曼妮莎,妳曾經被催眠嗎?」

她喃喃的不知道說些什麽,我們都沒聽懂。

「聽好,睡著的曼妮莎可以對我們說話,她想要告訴我們我們問的每一件

事情,她想要回答我所有的問題,即使是只有睡著的曼妮莎知道的事,妳曾經

被催眠嗎?」

「是的,有過兩次。」

「什麽時候?」

「今晚,還有兩個月前。」

「兩個月前誰催眠了妳?」

「麗莎。」

「她的朋友。」我向堂哥解釋。

「告訴我們麗莎催眠妳時的情形。」

「她選了催眠術的課程,想要向我和另外三個朋友表演,她讓我們去她的

公寓,坐在她準備好的椅子上,然後她開始將燈光調暗,要我們做著深呼吸,

告訴我們我們有多麽的放鬆,而且我們會開始變的很睏,然後我發現其他的女

孩子都開始睡著了,開始感到擔心,因爲我不想被麗莎控制,但當我想離開時

,她突然只對著我說話,告訴我我有多需要放鬆,閉上眼睛並深深的睡去感覺

有多麽的好,然後我發現除了看著她的眼睛我什麽都不能做,最後我也閉上了

眼睛。」

「當妳睡著后妳做了什麽?」

「我們都做一些很滑稽的事,像是對她的狗說話,然後她讓所有的人都記

得催眠中的事,除了我之外,接著她叫醒我們,讓另外三個人先回家,要我先

留下來,然後她低聲的對我說了一些話,我便又沈沈睡去。」

「然後呢?」

「她告訴我我是一個同性戀而且愛上了她,她要我替她口交,最後她又讓

我睡著並要我忘記所有的事。」

「麗莎后來有對妳下什麽指令嗎?」

「她要我無論在什麽時候,只要聽見她說『小貓咪,睡吧』,便會立刻睡

去。」

「好的,曼妮莎,現在我要妳完全的放鬆並進入更深的催眠,妳完全不會

注意妳身旁的任何事,直到妳感到一隻手碰觸妳的膝蓋,明白嗎?現在,完全

的放鬆。」

羅伯轉向了我,「天啊!」

「我也是這麽想,我根本沒想過麗莎是...這樣的。」

「你見過麗莎嗎?」羅伯問著。

「見過,她長的很漂亮,我還聽曼妮莎提過她覺得她有一點放蕩,但從不

知道什麽同性戀或催眠師的。?

「好吧,我想你必須對她有一點動作,不可以再讓她繼續溷淆曼妮莎的腦

袋,特別是今晚過后,我的建議是,你讓曼妮莎請她過來,然後催眠她讓她離

開妳的女朋友。?

「我做不到。」

「你可以的,你甚至做的比我還好,你唯一不行的只是因爲你害怕,可是

現在你必須這麽做,明白嗎??

「好吧,我會的。」

「好,現在看看曼妮莎,」羅伯伸出手碰觸她的膝蓋,「曼妮莎,妳現在

是如此的放鬆,等一下我一彈指妳就會醒來,可是妳不會記得妳被催眠了,妳

會認爲我想催眠妳但是失敗了,然而每次我抓一下鼻子妳就會脫去一件衣服,

而且妳將不會察覺自己在做什麽,一直到我問妳冷嗎妳才會察覺,而當妳發現

自己在做什麽時,妳將發現自己無法停止的脫去全身的衣物,而當妳全身一絲

不掛時,妳會發現妳落在地板上的衣服變的重的完全無法撿起。」然後他彈了

一下手指。

「好吧,我放棄了,妳贏了,妳真的無法被催眠。」

曼妮莎搖了搖頭,弄清楚狀況,然後開始笑著,「我就知道,但是你真的

做的很好,我幾乎以爲自己被催眠了。」

堂哥抓了抓鼻子,「妳不必安慰我了。」

曼妮莎立刻脫去毛衣,裡面穿著一件前面寫著遊樂區名字的黃色T恤,沒

有了毛衣的遮蓋讓她的胸部曲線更加的明顯,我發現羅伯也細細的望著她的雙

乳,「好吧,我承認,其實我沒有什麽感覺。」她邊說邊脫去自己鞋子,在羅

伯又抓了一次鼻子之後。

「你倒是差點把我催眠了。」我開玩笑的說。

曼妮莎也笑了,而堂哥又抓了一次鼻子,她脫去了牛仔褲。

「你鼻子不舒服嗎?」曼妮莎問。

「沒有,」他又抓了下鼻子,「這只是習慣而已。」

曼妮莎又脫去了T恤,我幾乎要在褲子裡射了出來,她的身體是如此的曼

妙誘人,我第一次看到這樣的她,除了剛剛在舞台上除外。

羅伯笑著問,「曼妮莎,妳覺不覺得這邊有一點冷?」

「不會啊?爲什麽...」曼妮莎說著,看了看自己的身體,突然發現自

己身上只剩下內衣褲、短襪,還有眼鏡,然後她又開始動手脫去剩下的衣物,

她訝異的抗議著,「發生什麽事了?我怎麽會沒穿衣服?我無法停止,你到底

對我做了什麽!??

她最後拿下了眼鏡,我很快的將它從地板上撿起來,然後她試著用手擋住

自己的身體,一隻手遮著胸部,另一隻則遮住陰部,但看起來還是相當誘人。

「曼妮莎,」羅伯說著,「我跟妳打賭,當我彈了一下手指后,妳會發現

妳的雙手很重很重,讓妳無法舉起它們,只能讓它們自然的垂在身邊。」然後

堂哥一彈指,曼妮莎便立刻放下了雙手,現在的景象是更迷人了,我發現她的

胸部比我想像大的多,因爲她的穿著總是很保守。

然而她又立刻轉身背對我們,嘴巴仍不停的叫著。

「曼妮莎,當我再彈指時,妳會發現妳的嘴巴變的很放鬆,只能夠在回答

問題的時候說話,妳也會發現妳必須轉身面對著我們,而且沒有辦法離開。」

羅伯又彈了一下手指,曼妮莎突然變的沈默並且轉過身面對我們。

這時門口傳出了敲門聲。

「曼妮莎,現在有兩個金屬環套著你的手腕,當我彈了下手指后,這兩個

手環會變的很輕,會輕到將妳的兩隻手直直的拉起,同時妳會發現自己完全不

能移動,妳只能站再這裡等我回來。」

他站了起來,彈了一下手指便走了出去,我看著曼妮莎慢慢將雙手高舉過

頭,然後直挺挺的舉著,我不知道羅伯會去多久,現在我只想將這樣的曼妮莎

永遠留在我的腦中。

他回來后臉上帶著微笑。

「怎麽樣?」我問。

「這下看來我的時間比我以爲的多,原本我下個禮拜預約好的飯店發生了

火災,這代表我現在很閒,你住的地方大嗎??

「對不起,我住在宿舍,裡面就只有一張床和書桌,實在沒有其他的空間

了。」

「那她的呢?」

「我只有去過一次,那裡本來是四個人住的地方,不過后來有兩個人搬出

去,我想空間應該蠻大的。」

「很好,這樣就可以了,我想你在哪裡都能睡吧。」

「曼妮莎,現在我要妳完全的放鬆,並再仔細的聽著我的聲音。」

在下了更多的指令之後,曼妮莎醒了過來,穿好了衣服后突然邀請我和羅

伯陪著她。

「你們可以待到貝絲回來都沒問題的。」她說。

羅伯微笑著,我知道貝絲在一切結束后會感到高興的。

因爲羅伯是和一些夥伴一起旅行的,所以他必須在我們離開前先通知一下

他們,他說他大概會在一個小時后回到休息室,然後就離開了,我不太自在的

坐在那裡,想著該說什麽話才不會讓她發現十分鍾前我還看過她的裸體。

結果她先打破了沈默,「這是個很棒的晚上,謝謝你的邀請。」

「這沒什麽啦,只是妳無法被催眠,真是可惜。」

「是啊,你也知道我無法被催眠的。」

「我想也許我有辦法。」

「我實在不這麽認爲,可是我可以讓你試試。」她所接受的某個指令就是

她會欣然接受被我或被羅伯催眠的機會。

「好的,先閉上妳的眼睛。」

「我以爲被催眠后才會閉上眼睛。」她嘲弄著。

「我知道我跳過了某個步驟,但我希望妳閉上眼睛並舒服的坐著,深深的

吸一口氣,摒住它,然後再吐出來,現在再做一次,再將它吐出來,繼續這樣

坐著深呼吸,注意著妳的呼吸還有我的聲音,這是現在妳唯一需要關心的事情

,妳會發現妳每次呼吸,每次吸完氣后吐出來,妳的身體就會更加的放鬆,呼

吸,然後放鬆,傾聽我的聲音,然後放鬆。?

我將手伸到她的耳朵旁邊並彈了一下手指,「妳聽到的是一個非常有力量

的聲音,等一下當妳更放鬆后,妳會再度聽到這個聲音,當妳聽到這個聲音后

,妳會試著張開雙眼,但是當妳聽到它后,妳會覺得妳的全身是那麽的放鬆而

舒適,妳的眼睛並不想睜開,它們是那麽希望繼續閉著,所以它們會背叛妳的

心靈繼續緊閉著,妳的心靈愈想睜開雙眼,妳的雙眼就會閉的愈緊,直到妳的

心靈也疲倦了,就像妳的身體一樣的放鬆並只能傾聽著我的聲音,現在妳會注

意到妳身體的每一個部位都深深的放鬆著,妳的腿和腳,感到如此的溫暖而沈

重,事實上,妳已經無法感受到它們的存在,因爲它們是那樣的溫暖而沈重,

妳的手臂也一樣,每次妳做一個呼吸,妳就會感到妳身體的某一處完全的放鬆

了,現在是妳的脖子,讓妳的頭垂下吧,很舒服的睡去,溫暖、放鬆,繼續呼

吸,吸氣、吐氣。?

我再彈了一下手指,「試著張開妳的眼睛,好沈重、好舒服,放棄吧,讓

妳的心靈像眼睛一樣溫暖的睡去,像妳的手、妳的腳,都深深的睡去,深深的

、深深的...?

我有點吃驚,我仍然辦的到,或許羅伯是對的,我們兩個之間,我的催眠

總是比較好,我只是無法站到舞台上表演,在受了幾次挫折之後,我離開了羅

伯去學法律,但是一對一的催眠,我仍然做的很好。

「更深、更深,曼妮莎,現在妳必須要學習一些很重要的詞語,第一個是

『瞌睡時間』,當我說『瞌睡時間』,妳會很快的睡去,深深的睡著,妳將不

會注意到妳身旁發生的任何事情,直到我說『醒來吧,曼妮莎』,第二個是『

曼妮莎娃娃』,當我說『曼妮莎娃娃』,妳的心靈會完全的睡去,讓我來控制

妳的身體,妳會做我說的任何事情,並且成爲我的奴隸,而當我說『催眠時間

,曼妮莎』,妳會立刻進入深沈的催眠狀態,準備好傾聽我的聲音,只想要傾

聽我的聲音,最後,當我要妳做某件事情並彈一下手指,妳會馬上忘記我要妳

做什麽,但是妳一定會去做那件事,現在,當我數到三之後妳會醒來,並忘記

我給妳的所有建議,但是妳會記得妳被催眠時發生的其他事情,過了今晚,妳

將會記得妳曾經被催眠過,一、二、三!?

曼妮莎張開了雙眼並看看四周,「喔!」

「怎麽樣?」我問。

「你成功了,我是說,我想我被催眠了,我只是閉起了眼睛,當你彈了手

指后我以爲我可以張開雙眼,但是我就是辦不到,?她停了一下,「你有讓我

做什麽事情嗎?有給我什麽建議嗎??

「沒有,不是這一次,但是我等一下就會,催眠時間,曼妮莎。」

她張開了嘴似乎想說些什麽,但是她立刻閉上了眼睛,整個身體落到了沙

發上。

「進入更深的催眠,曼妮莎,現在妳會完全的放鬆,並進入更深、更深的

催眠,當妳醒來后,每當我說了什麽並拍一下手,妳就會變成那個東西,假如

我說卡車,妳就會變成卡車,假如我說脫衣舞孃,妳就會變成脫衣舞孃,在我

說『記得』這個字之前,清醒的曼妮莎不會記得這個指令,但是清醒的曼妮莎

會記得我可以很輕鬆的讓她回到深沈的催眠狀態,這讓妳非常興奮,妳喜歡被

我控制的感覺,妳希望我讓你做更多性感的事情,一、二、三!?

「我又被催眠了?」

「是的,但是現在妳是個商店的服裝模特兒模型。」我拍了一下手。

她擺出一個模特兒模型的傳統姿勢,然後就定在那裡不動,我站了起來去

移動她的姿勢,讓我可以脫去她的毛衣,然後T恤。

「妳現在是一個肚皮舞者。」又拍了下手。

曼妮莎看著我,並向我扭動著身軀,今晚之前,我完全無法想像她有辦法

這樣跳舞,接著她將她裸露的肚臍貼近我的臉。

這時門打了開來,羅伯從外面走了進來,「喔,我應該先敲門的。」

「催眠時間,曼妮莎。」

曼妮莎停止的舞動,閉上雙眼,雙手無力的擺在身邊。

「當我數到三之後妳會醒來,並不再被拍手的建議所影響,妳不會記得被

催眠時發生的一切,直到我說『記得』,一、二、三!?

曼妮莎搖了搖頭看看四周,她的毛衣和T恤都被丟在地上,而且她站在我

的雙腿之間,「發生什麽事?」

「記得。」我說。

她看了看我,然後看了看羅伯,接著尴尬的笑著,「喔,天啊!我不是真

的做了那些事吧?我根本不想,喔,親愛的,?她看著羅伯,「我想妳的堂弟

是個比你更棒的催眠師。?

「這麽多年來我都是這麽告訴他的。」

第二章 曼妮莎的住處

曼妮莎開車載著我和羅伯去她的住處,羅伯身邊只有一些行李,其他的東

西都讓他的夥伴帶到下一個地方了(就是那個發生火災的飯店),路上並沒有

發生任何特別的事情,因爲我和羅伯都沒有興趣在她開車的時候去擾亂她的心

靈,尤其是在這台豐田的汽車。

我們停到了曼妮莎住所的停車場,當羅伯拿著他的行李時,我對曼妮莎說

著,「曼妮莎,當我們進去妳的住處,帶我去妳的房間,讓羅伯和貝絲獨處。

」接著我彈了一下手指,她眨了眨眼,完全沒有回應我的話。

當我們進去她的公寓,羅伯將行李放在前門,曼妮莎對貝絲介紹著他,貝

絲有一頭很長的漂亮黑髮和淺色的皮膚,她的胸部看來比曼妮莎還大,但也可

能只是她故意給別人這樣的感覺,她總是穿著緊身服,像是今晚,她就穿著讓

你幾乎可以看出乳頭形狀的上衣,還有緊身牛仔褲。

「來吧,李察,我房間裡有點東西想給你看。」她抓著我的手將我拉進她

的房間,然後關上了門。

「什麽東西?」我問。

「也許你應該試試繼續對我用更多的催眠,我們上一次被打斷了嘛。」

我坐在她的床上微笑著,「妳希望在被催眠時做些什麽?」

她臉紅著,「我不知道。」

「知道嗎,你不能讓任何人在被催眠時做他不想做的事,所以對妳所做的

每一件事,我可以假設有一部分的妳很想要,即使清醒的曼妮莎不這麽認爲,

可以嗎?」

曼妮莎考慮了一下,「好啊,只要我肯做就沒問題。」

「好的,曼妮莎,坐在我的旁邊,然後,催眠時間,曼妮莎。」

她閉上了眼睛,頭無力的向前垂下。

「進入更深的催眠,現在,曼妮莎,當妳等一下醒來后,妳會覺得身上的

衣服讓妳好不舒服,讓妳全身都發癢,妳只想著要趕快把衣服脫掉,但是在妳

脫去每一件衣服之前,都必須先得到我的許可,除非我說好,否則妳無法脫去

任何衣物,一、二、三!」

她張開了眼睛,看了看四周,然後開始扭動著身體。

「怎麽了?」我問。

「你知道我怎麽了,我的毛衣讓我好癢,不要告訴我這不是你的建議。」

我忘記消除她對建議的記憶,但是也沒有什麽影響,我看著她繼續扭動身

軀,「好吧,妳想要脫掉它嗎?」

「不可能,我可以抵抗的,沒有問題,你做的還不夠。」她對我挑戰的伸

了伸舌頭。

「我打賭妳每一次呼吸,都會感到狀況更壞了十倍,事實上,可能是二十

倍,很快的,妳會難受到完全受不了。」

她看來似乎要憋住呼吸,但是只過了二十秒就放棄了,在她大概又吸了十

口氣之後,她大叫著,「好吧,我放棄,我可以脫去毛衣嗎?」

「好的,可以。」

脫去了毛衣,又剩下那件黃色的T恤。

「好像沒什麽用。」她說。

她不斷的改變姿勢然後又問著,「我可以脫去鞋襪嗎?」

「好的,可以。」

她脫去了鞋襪。

「妳的腳很漂亮。」我說。

「呃,謝謝,」她很不舒服的說著,「我想不到我該脫去什麽,我的眼鏡

嗎?」

「不,曼妮莎,妳的眼鏡讓妳感到很舒服,事實上,妳全身上下只有眼鏡

是唯一能讓妳感到舒服的。」

「那我怎麽脫去T恤?」

「好吧,脫下眼鏡后把它拿給我。」

她將眼鏡拿下來交給我,在她把T恤脫去后我將眼鏡還給了她,「這樣好

多了。」她戴回了眼鏡。

「接下來呢?」我問。

「沒了,我都做好了,再催眠我,然後停止這一切。」

「不,我們說好可以讓妳做妳被催眠后會做的任何事,這也是其中的一部

分,我想每次我碰到妳的鼻子,妳的衣服就會讓妳更不舒服一百倍。」我伸出

手想碰她,但是她抓住了我的手。

「哈。」她笑著,將我的手從她的鼻子前拉開,我想用另一隻手去摸她的

鼻子,而她也用另一隻手抓住我的手,我們就這樣僵持了一會,我決定要趕快

結束。

「妳的手臂變的沈重而溫暖,完全的失去力量,沈重的讓妳無法舉起。」

她抓住我的力量變的愈來愈小,然後終於鬆了開來,她的雙手無力的向下

擺著,表情看來似乎很挫折,我摸著她的鼻子,一次又一次...

「好啦,我投降了,我可以脫去褲子嗎?」她問。

「不行,先脫去胸罩,但是妳要先想辦法讓我同意。」

「想辦法?才不要,」我又碰了幾下她的鼻子,「好啦好啦,你想要做什

麽?還是你想要我做什麽?」

我朝她的肚子靠近,「這個。」我的嘴巴貼近她的肚臍,然後我吹了一口

氣,她敏感的笑著,我又吹了一口氣,然後用舌頭舔著她的肚臍,接著我向上

移到她的雙乳之間,用嘴巴貼近她的乳溝又繼續吹著氣。

「好了,好了,這樣好癢。」

「好吧,妳可以脫去胸罩了。」

她仍然只是坐在那裡,然後看了我一眼,「我的手還是不能移動。」

「喔,對了,當我再對妳的肚臍吹氣,妳的手就會回到自己的控制。」

然後我又彎下腰吹了一口氣。

我坐了起來看著她脫去了胸罩,她微笑著,「感覺太好了。」

「妳有著很漂亮的乳房。」

她沒有理我,「好了,現在我可以脫去褲子了嗎?」

「可以,只要你爲我吞下某個東西。」

「吞下什麽?」

我站了起來脫去長褲和內褲,下半身全裸的站在她面前,我指著我早已勃

起的肉棒,「就是這個,妳只要讓它射出來,然後吞下它,我就讓妳脫掉妳的

牛仔褲。」

「想都別想。」她搖著頭。

我將陰莖往她的臉上頂去,不斷的碰到她的鼻子。

「別這樣!」她嘶吼著。

「這是妳唯一的選擇,」我看到她伸起了手,「妳的手又再度變的溫暖而

沈重,妳只能將它擺在身邊,事實上妳的全身都非常的放鬆,完全的沒有了力

量,只能躺下去並且放鬆,但是妳的衣服仍讓妳感到非常的不舒服。」

她向後倒在了床上,我也上了床跨坐在她的肚子上,然後我又伸手碰了碰

她的鼻子。

「好了,好了,我會做,我願意吞下任何東西!」

我跪了起來,先用陰莖在她的臉上摩擦來得到快感,然後用手射了出來,

我試著要瞄準她張開的嘴巴,但是卻大部分都射到她的臉上。

「對不起。」我說。

她吞著射進她嘴裡的精液。

「妳會渴望品嘗我的精液,妳願意做任何事來得到它。」然後我彈了下

手指。

「這不像我想像中那麽糟。」她承認的說著。

「好的,只要我碰一下妳的肚臍,妳就可以再次控制自己的身體,」我離

開了她的身上把褲子穿上,然後又坐了下來拍了一下她的肚臍,她坐了起來。

她轉了轉眼睛,清理一下自己,「那接下來呢?快一點,我想要把內褲脫

掉。」

「嗯,讓我想想,我要妳同意讓我搬進一個空的房間。」

「好的,其實我也正這麽想著。」她邊說邊脫去了內褲。

「妳覺得怎麽樣?」

「好多了,然後呢?」

「坐到地板上,很好,我想現在是瞌睡時間。」

她像是燈光熄滅般的完全睡去,然後我站起來離開了房間。

我看見羅伯正坐在沙發上對貝絲說話,她看見了我,夢幻般的笑著,「你

們可以一直留著到妳們想走爲止。」

「謝謝。」我說。

羅伯對著她的耳朵說了些悄悄話,她點點頭,然後就閉上眼睛失去了力量

,我走過去坐在沙發旁的椅子上。

「怎樣?」我問。

「她不像曼妮莎那麽容易接受催眠,但是也是很好的受催眠者,我發現她

也對催眠感到興奮,還有她也是當初被麗莎催眠的其中一個人,雖然她記得這

件事,但當然沒有全部記得,還有,她很喜歡你,很奇怪吧。」

「嘿。」

「你那邊怎麽樣?」

「一切都很輕鬆,我讓她脫去衣服,還有,現在我可以搬進來了。」

「真的,這太好了,校園的生活真令我嚮往。」

「然後我們該對麗莎做什麽?」我問。

「事實上,麗莎命令貝絲明天晚上留在家裡,好等她過來,我相信她也對

曼妮莎做了一樣的建議,我們只要一直待在這裡,等麗莎過來時再行動。」

然後我回到了曼妮莎的房間。

「醒來吧,曼妮莎。」

她茫然的坐了起來,「我睡著了嗎?」

「沒有錯。」

「好奇怪,我以爲不會有人...這樣的。」

「妳是如此的疲倦,所以這一點也不奇怪,妳覺得好睏,我敢保證,只要

妳的頭一碰到枕頭妳就會立刻睡去,只要妳的頭一碰到枕頭,妳就會非常深沈

的熟睡著,所以妳現在應該穿上睡衣然後上床,當妳一躺到枕頭上,妳就會立

刻深深的睡去,妳會睡的很好,直到要上明天早上的課。」

她走到了衣櫥,拿出一套法蘭絨的睡衣並穿上它,然後將眼鏡放在梳妝台

上,把剛剛丟在地上的衣服丟到洗衣籃裡,然後鑽進棉被躺了下來,當她碰到

枕頭的那一瞬間,她立刻閉上雙眼失去了知覺。

我走到一個空的房間,卻發現裡面並沒有床,所以我又回到曼妮莎的房間

,躺在她身邊的棉被上,也準備睡去。

第三章 搬家

那天我忙著搬進曼妮莎和貝絲的住處,因爲我本來住的宿舍只是一個單人

房,比一台車大不了多少,用我的車將我房間所有的東西搬到這裡來也只花了

三趟而已。

當我放好了我的衣服、書籍、音響設備和電腦,羅伯陪我到IKEA買一

些其他我本來沒有的傢具(我本來的宿舍附有床和書桌),在選好了床、書桌

、椅子和一張豆袋椅后,羅伯帶我回公寓下車,他則開著我的車道這個城市裡

到處逛逛,我決定先睡在曼妮莎的床上(我的床兩天後才會送來),好好補充

一下體力,來面對今天晚上可能發生的各種狀況。

當我醒來后,太陽已經落下了,房間裡一片黑暗,除了走廊穿過門縫傳來

的一絲光線,我聽到門外有聲音,所以我走過去想要開門,然後我聽出其中一

個是麗莎的聲音,接著我又發現聲音了來源慢慢的往這裡接近,我一時拿不定

主意,就躲到了衣櫥裡。

我不認爲我可以一個人解決調麗莎這件事,所以在這一刻,躲進衣櫥是我

唯一想的到的辦法,她的衣櫥相當的寬闊,而且門上剛好有一個裂口,讓我可

以看到整個房間。

幾乎是在我關上衣櫥的同時,房間的門被打了開來,然後曼妮莎跟著麗莎

走了進來,接著曼妮莎打開了燈,一瞬間,我的眼睛什麽也看不到,然後我才

慢慢的適應了亮度。

「妳讓李察搬進了這個地方?」麗莎問著,聽起來有點沮喪。

「是的,我覺得多一個房客也不錯。」曼妮莎回答。

麗莎點點頭在這個房間繞著,然後她突然直直的盯著曼妮莎的雙眼,並用

一種低沈而富有暗示性的聲音說道,「是的,多一個房客是不錯,但是妳現在

真的需要和男人交往嗎?妳的生活那麽緊湊,和一個男人住在一起能讓妳放鬆

嗎?不像和女人住在一起,不像妳和我一起,不像妳現在正凝視著我的眼睛

這樣,我的眼睛讓妳很放鬆,讓我的聲音和眼睛幫助妳放鬆,忘記妳所有的困

擾,再次陷入我舒服的魔力中,深深的進入我的催眠,現在脫去妳的衣服,曼

妮莎,讓妳自己更加的放鬆。」

我必須承認麗莎真的很厲害,曼妮莎的眼神很快變的空洞,她的心靈似乎

在麗莎的命令下離開了身體,我看著這些,又感到無比的興奮,曼妮莎的身體

開始脫去衣服,心靈卻完全的空白。

這個時候我突然失去了平衡倒了下去,麗莎訝異的看著這裡,並且走了過

來想知道衣櫥裡爲什麽會發出聲音,我完全待立在原處,但是這樣下去她一定

會發現我,還好在她打開衣櫥之前,外面的門傳出了聲音,然後我聽見羅伯喊

著,「哈囉,我回來了!」

「那是什麽人?」麗莎質問著曼妮莎。

「羅伯,他是李察的堂哥。」麗莎用沒有任何情緒的聲音回答著。

「妳先繼續放鬆著,我要去幫羅伯找到像妳現在這樣舒服的狀態,等一下

就回來。」我聽見麗莎這麽說著,然後聽到門關起來的聲音,我就站了起來走

出衣櫥。

「曼妮莎,妳聽的到我嗎?」我搖著曼妮莎。

沒有回應,其實我就猜到會這樣,她現在只對麗莎的聲音有反應。

既然不能幫助曼妮莎,我決定先去幫羅伯,如果麗莎比他還厲害的話,但

當我走到前門我才發現自己根本不需要擔心,我看到麗莎無力的癱軟在地上,

而羅伯在一旁若無其事的脫去鞋子。

「這也太快了!」我說。

「你想聽聽這個很諷刺的事嗎?猜猜她的催眠術是誰教的?」他說。

「你?」

「沒錯,我記得我是在一年前見到她,就是我上次到這裡來的時候,她來

到後台,對我說她正在做學校的報告,希望能對催眠有更多的了解,剛好我離

下一場表演又有一些空檔,我就花時間教了她一些基本的催眠方法,當然我在

那時也催眠了她好幾次,所以我一看到她,就知道她是曼妮莎和貝絲口中的麗

莎,然後我只用了一個后催眠指令。」

「房間裡的曼妮莎還陷在她的催眠裡,當時我躲在衣櫥。」

羅伯笑了笑,「喔,真的嗎?我還真想看看。」他向下看了看睡在地板上

的麗莎,「麗莎,當我彈了一下手指后妳會醒來,然後妳會去幫曼妮莎解開催

眠,當妳完成後,妳會到廚房去坐在椅子上,然後立刻回到像現在一樣的催眠

狀態。」然後他彈了一下手指。

當曼妮莎離開了催眠狀態后,她發現自己是裸體的,羅伯、我,和傀儡般

的麗莎站在她的身邊,她不用說話,我也看出了她的難過。

「發生了什麽事?你們都在這裡做什麽?爲什麽我什麽也沒穿?」她問著

,眼神快速的掃過我們。

羅伯將手伸進口帶,用手握住某個東西伸了出來,當他將手張開時,手掌

上放著曼妮莎的項鍊,她將它懸在曼妮莎的眼前,「我只是想把這個還給妳,

記得它之前讓妳有多麽的放鬆嗎?現在妳只要信任我,就像信任我拿著這條項

鍊一樣,當我彈了一下手指后,我要妳站起來並且到廚房坐下,而當妳坐下后

,妳會發現妳可以很容易的進入深沈的睡眠,就像之前那樣。」然後他彈了一

下手指。

就這樣我們都到了廚房,我和羅伯坐在被催眠的曼妮莎和麗莎對面,羅伯

對著她們說話,加深著她們的催眠狀態,然後對她們下指令。

「麗莎,每一次妳想催眠曼妮莎、貝絲、李察或是我,妳會發現最後妳將

會催眠了自己,妳會立刻進入深沈的催眠狀態,並無法抗拒妳想催眠的人給妳

的命令,妳也會發現自己想要被我和李察催眠,這讓妳很興奮。」然後他又對

著曼妮莎,「曼妮莎,我要睡著的曼妮莎除去來自麗莎的建議,妳明白嗎?」

「是的。」

「好的,告訴我有些什麽,就像電腦一樣,妳先將它說出來,然後假如妳

聽到我說『丟掉』,妳就會將它永遠從妳的記憶中刪去,並不再對妳有任何影

響,但是如果妳聽到我說『留下』,它就會繼續影響妳。」

「只要聽到她說『小貓咪,睡吧』我就會立刻進入深沈的催眠狀態。」

「丟掉。」

「我會被女人吸引。」

「留下。」

「我害怕和男人親密。」

「丟掉。」

「我只會爲她而興奮。」

「丟掉。」

「我的最後一個男朋友很差勁。」

「是她讓妳相信妳的最後一個男朋友很差勁?」

「是的。」

「丟掉。」

這時我們聽到前門打了開來。

「那一定是貝絲,我在這裡幫助曼妮莎,妳何不去陪她玩玩?」羅伯建議

著。

我不太情願的離開了那裡,在客廳見到了貝絲。

「嗨,大家都去哪了?」她問著。

「羅伯在廚房裡催眠曼妮莎。」

「酷!我能去看嗎?」

「不,她很難被催眠,所以羅伯想要和她獨處,假如我們現在走進去,可

能會毀掉這一切。」我說明著。

「喔,好吧,那我們能做什麽?」她問。

「嗯,我可以對妳試試羅伯教我的一些招式。」我建議著。

不管這是羅伯之前給她的建議,或是像羅伯所說的,她確實很喜歡我的意

見,「太好了,到我的房間去吧。」

她的房間幾乎和曼妮莎的一樣,除了粉紅,整個房間幾乎全是粉紅色的,

還有一個不同,她的房間裡有一張很大的安樂椅,這也是裡面唯一一個不是粉

紅色的東西。

她看見我奇怪的看著那張安樂椅,想著這麽一張褐色方格圖桉的椅子怎麽

會擺在這麽可愛的房間。

「這是我爸的,我放再那裡讓我隨時能想到他。」她說。

「喔,對不起。」

「不用了,我爸還活著,我只是很喜歡這張椅子,所以才拿了過來。」

「那麽,妳可以坐到那張椅子上,我們就要開始了。」

「好的。」她坐了上去,我要她把腳平放在地板上。

「如果妳已經準備好要進入深沈的催眠狀態,我要妳閉上眼睛,深深的吸

氣,在緩緩的吐出來。」

她閉上了眼睛。

「深深的吸氣,讓更多的氧氣充滿妳的身體,每當妳一吐氣,妳的身體就

會更加的放鬆。」她做了幾次深呼吸,身體已開始變的放鬆。

「每次妳吸氣又吐氣,妳就愈能感受到妳的身體那種自然的節奏,妳會感

到更加的舒服而放鬆。」我停了下來讓她自己放鬆,然後才又繼續,「當妳繼

續坐在那裡,妳會感到自己不斷更加的放鬆,妳能夠感覺到如果妳把手放在椅

子的扶手上會更加的舒服嗎?」我再度等著,然後她慢慢的把原本放在膝蓋上

的手擺到了扶手上。

「很好,將妳的手輕輕的擺在扶手上,妳會發現妳的手變的好輕,妳的手

指輕觸著扶手,妳做的非常好,當妳繼續這樣將手輕鬆的把在扶手上,妳有沒

有發現每次妳坐一次呼吸,它們就好像想要自己往上升起一些。」

我等了一下,然後她的左手慢慢的擡了起來。

「妳是不是感到妳的手愈來愈輕,當妳的全身完全放鬆的同時,它正朝妳

的臉慢慢靠近,妳的另一隻手是不是也有一樣的感覺?甚至感到更輕?」

這時候她兩隻手都已經離開了扶手,但左手還是比右手高了一點。

「那種感覺很有趣,妳的手感到愈來愈輕,慢慢的向妳的臉靠近,但是這

完全不受妳的控制,當妳的手快碰到臉的時候,它會短暫的停留一下,因爲妳

知道妳將會進入深沈的催眠狀態。」

這時她的手幾乎快到達臉的位置了,左手已經高舉過肩膀,但右手還在胸

部那邊。

「在妳的內心準備好要進入深沈的催眠之前,妳的手不會碰到妳的臉,而

當妳的手碰到臉時,妳就會做一次深呼吸,完全的放鬆,讓妳自己進入更深、

更平和的催眠狀態。」

她的手停留在離臉大概只有一公分的位置,我伸出手在她耳朵旁彈了一下

指頭,「睡!」

她的手立刻碰到了臉上,然後她做了一次深呼吸,完全的放鬆了,我讓她

放下手,並感覺自己進入了更深、更深的催眠。

當她的手回到膝蓋,我決定先給她一些建議。

「妳聽的到我嗎,貝絲?」

「是的。」

「很好,當我們說話時,妳會不斷進入更深的催眠,每當我說一個字、每

當妳回答我一個字,妳都會更深、更深的被催眠著,我是誰,貝絲?」

「李察。」她沒有精神的回答著。

「我不只是李察對嗎?」

「是的。」

「我還是妳的主人。」

「是的,李察主人。」

「對我這樣說的感覺很好,是嗎?」

「是的,很好。」

「好的,貝絲,每當妳聽到我說『催眠時間,貝絲』,妳就會感到很輕鬆

,陷入像現在一樣的催眠狀態,還有每當我要妳做某些事然後彈一下手指的時

候,妳會忘記我告訴妳的事,但妳一定會照著我的話做,明白嗎?」

「是的。」

「很好,貝絲,現在我要從一數到五,當我數到五后妳就會從催眠狀態醒

來,但是妳不會記得從妳閉上眼睛后發生的所有事情,妳只會記得那是一個很

愉快的經驗,很希望再被我催眠,一、二、三、四、五!」

她張開了眼睛並慢慢擡起了頭,她看看四周才看到我一直看著她,對我微

笑著,「這太不可思議了,我從來沒有感到如此的輕鬆,喔!你有給我什麽建

議嗎?」

「催眠時間,貝絲。」我說。

她突然閉上雙眼,勉強張開了一下,又立刻閉上,然後向後倒在椅子上。

「貝絲,妳是如此的放鬆,妳可以聽到我的聲音,現在我要問妳幾個問題

,妳會回答我,告訴我事實,那樣的感覺是很好的,妳被我吸引嗎?」

「是的。」

「妳希望和我做愛嗎?」我或許可以控制一個女人的心靈,但是我不希望

去強姦任何人,這就是爲什麽我還沒有和曼妮莎上過床,我想要確認曼妮莎的

意願,你真的不能用催眠讓任何人做任何他們不願意做的事(不管故事裡是怎

麽寫的),所以我不能強迫任何人。

「是的。」

這當然是我希望的答桉。

「催眠讓妳興奮嗎?」

「是的。」

「妳希望我催眠妳讓妳和我做愛嗎?」

「是的。」

又一次,都是我希望得到的答桉。

「現在,當我數到五之後妳就會醒來,妳不會記得在我說『催眠時間,貝

絲』之後發生的所有事情,而當妳醒來后,每當妳聽到我說『貝絲,凝視我的

雙眼』,妳會發現妳只能凝視著我,完全無法移開視線,而且妳會服從我給妳

的所有命令,直到我彈了一下手指解開這個指令,即使妳覺得自己是完全清醒

的,明白嗎?」

「是的。」

「一、二、三、四、五!」

「妳有對我做什麽建議嗎?我是不是能試著抗拒?」

「貝絲,妳真的相當的誘人,在我催眠了妳時,妳說妳願意和我做愛,但

是我不會問妳,或者是追求妳,我只要用一些催眠的指令,妳可以試著抗拒,

但妳會發現妳一點辦法也沒有。」

她笑了笑,看來有些擔憂。

「我不是在開玩笑,脫掉妳的襯衫。」我彈了下手指。

她開始解開上衣的釦子,很快就脫去了襯衫,只剩下胸罩包著她完美的乳

房,她美麗的黑髮散落在乳房附近,看的我更加的興奮。

「妳已經脫去了衣服,雖然妳不想這麽做,現在脫去妳的牛仔褲。」我又

彈了一下手指。

她才注意到她上半身只戴著胸罩,然後她又開始脫去牛仔褲,「妳不能讓

我這麽做!我能抗拒的,我能抗拒的。」她咬緊了牙齒,皺起了眉頭,似乎很

用力的在反抗著,但是她的動作甚至沒有慢下來,很快的她就脫去了褲子,一

雙修長的雙腿和白色內褲出現在我的眼前。

「妳無法抵抗我的,貝絲,現在脫掉胸罩和內褲。」又一個彈指。

「去你的,你...」

「不要說話。」再彈指。

她的胸罩落到了地上,乳房(果然就像看起來那樣的雄偉)解開了束縛蹦

了出來,接著她又彎腰脫去內褲,長滿了黑色陰毛的小股起在我眼前出現,當

她將內褲也丟到地板上時,她用一隻手遮住陰穴,一隻手遮住乳房。

我站了起來,脫去身上的衣物,只剩下內褲和短襪,就站在離她大約半公

尺的地方,然後我又向前跨了一步想要親吻她,但是她竟然向我的小腿踢了過

來,雖然她沒有穿鞋子,這麽一踢也不會很痛,但是還是讓我後退了半步。

「妳無法抵抗我,無論妳多麽的努力,貝絲,凝視我的雙眼,深深的凝視

著我的雙眼。」

原本她的雙眼一直試著要看向別處,但是卻慢慢的被我吸引了過來,當她

一看到我的雙眼,她的表情顯得輕鬆且平和了許多,也不再有之前的擔憂。

「妳剛剛踢我那下,我晚點再給妳處罰,現在,我的奴隸,妳會感到一種

溫暖的愉悅感佔據了妳的全身,妳覺得很美好而模煳,妳已經無法控制自己的

手,但是妳一點也不在乎,讓它們自然的擺在妳的身旁,妳的心裡只剩下慾望

,火熱的性慾,妳希望得到性的撫慰,而且只有我辦的到,妳非常的需要我,

但是在妳得到我之前,妳必須承認我是妳的主人,而妳是我的奴隸。」

我彈了一下手指,讓她離開我的凝視,她卻突然撲到了我身上,不斷的親

吻著我的身體,將我推到了她的床上,但是她無法對我做什麽,除非她承認我

是她的主人。

「說出來。」

「你是我的主人,李察,我是你的奴隸。」

然後我屈服了。

在我們翻雲覆雨過后,我又催眠了她,移去了一些建議,但不是全部,然

後下了一些新的建議並叫醒她,我們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

「我成爲了你的奴隸?」她問。

「這讓妳不舒服嗎?」

「不會,因爲我一直都有這種...幻想,」她安靜了一下,「那曼妮莎

呢?」

「曼妮莎必須自己決定她願不願意把自己交給我,你無法用催眠讓一個人

做他不願意做的事,只能在後面加一把勁。」

「所以我想要和你做愛,並且當你的奴隸?」

「沒錯,但我想你只要在我們獨處時叫我主人就可以了。」

「是的,主人。」

我笑了笑,伸出手撫摸她的胸部。

第四章 曼妮莎的收服

羅伯離開了這裡大約有一個星期的時間,我非常享受我新的生活,我沒有

常常玩弄著曼妮莎,因爲我大部分的時間都花在貝絲身上,但是我還是很期盼

曼妮莎能臣服在我的力量,我希望她願意成爲我的奴隸,就像貝絲那樣。

當我工作結束后在傍晚時回家,他們倆個正坐在餐桌讀書,通常我不太喜

歡用催眠打斷她們讀書,但是今天的工作讓我一肚子悶氣,我必須做一點事來

排解,我決定就是今晚,我要讓曼妮莎完全變成我的奴隸。

「今天讀的怎麽樣了?」我若無其事的問道。

貝絲先擡起了頭,「還不錯,離考試還有兩天,可是我們答應這學期一定

要考好的,我想我們整晚都要繼續讀書了。」

「不休息一下嗎?」

曼妮莎頭都沒擡的就否決了我的提議,「不可能,我們才剛進入狀況。」

「妳已經看了多久了。」

「五個小時。」

「喔,算了吧,妳需要休息一下了,這樣下去妳會累垮的。」

曼妮莎仍低著頭,「不用,我是認真的。」

「妳知道這樣讀書效果很差的,我們去看場電影,兩個小時不會影響什麽

的啦。」

「我不理你...」曼妮莎回答。

「來吧。」

「我什麽都聽不到。」

貝絲對我聳聳肩,又低下頭看著她的筆記。

「我不知道妳們怎麽可以這麽久都不休息,這種書我只要看一兩個小時就

會開始想睡了,我可以想像的到,妳們現在用那雙疲倦的眼睛盯著那些字有多

麽的困難,也許妳已經覺得那些字都溷到了一起,愈來愈模煳。」

「我聽不到你。」曼妮莎說著,試著不聽到我說的話。

「不,妳聽的到我的,妳可以看著妳面前的字也同時注意著我的聲音,妳

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用妳那疲倦的雙眼看著桌上的書並傾聽我的聲音,妳覺得

好睏,曼妮莎、還有貝絲,妳必須要眨眨眼,因爲讀著這些書讓它們多麽的沈

重而疲倦。」

兩個女孩都眨著眼,而且當我繼續說著,她們眨眼的次數愈來愈頻繁。

「我沒有在聽。」

「妳有的,妳的身體也是,它知道讀書有多麽累人,我知道妳的雙眼感到

多麽的沈重,妳覺得很勉強才能睜著眼睛,不斷的眨眼,我知道妳的眼睛好疲

倦,妳已經無法看清面前的字了,妳只能看到一團黑,我知道妳看了很多書,

但現在妳只想要睡覺、想要放鬆,我知道妳覺得妳的脖子好累、覺得妳的頭好

沈重,如果妳合起書本,妳就不需要再看著那些字了,妳可以馬上睡著,因爲

妳覺得好睏、好疲倦。」

我走到曼妮莎身邊幫她蓋上了書,並且在她耳邊輕輕說著,「睡吧。」她

眨了幾下眼試著要抗拒,但終究還是閉緊了雙眼,趴到了桌上睡去,然後我又

走到貝絲身邊幫她蓋上了書,她也是無力而輕鬆的趴到了桌上。

「非常的放鬆,沒有什麽事會讓妳困擾,事實上,當我數到三,妳會放鬆

到完全的失去知覺,失去妳的聽覺、妳的觸覺、一切會打擾妳睡眠的東西,除

非妳聽到我叫妳的名字,一、很深很深的放鬆,二...非常的深沈...三

。」

這兩個人都已經完全熟睡了,不會對外界有任何反應,我走到曼妮莎的房

間拿出她的隨身聽和耳機,放入一個我預先用我的聲音錄好的帶子,這個帶子

可以讓她進入前所未有的深沈催眠,然後我對曼妮莎下著建議。

「曼妮莎,妳仍然完全的放鬆著,但是妳很快會聽到我的聲音,妳會很仔

細的傾聽這個聲音,它會幫助妳更加的放鬆,當妳聽到這個聲音數到五的時候

妳會清醒過來,但是妳仍然在我的催眠控制之中,妳會脫去妳全身的衣服然後

走到客廳,坐到椅子上並再度進入深沈的催眠狀態,等著我更多的命令。」

我將耳機帶到她的頭上並按下撥放鍵。

然後我走向了貝絲,因爲她已經是我的奴隸了,我叫醒了她。

「我剛被催眠了嗎?」她茫然的問著。

「是的,曼妮莎也是,她正在聽一捲帶子,那可以幫她成爲跟妳一樣好的

女孩,大概還需要一個半小時,我們兩個現在可以好好享樂一下。」

「是的,主人。」

在狠狠的干過了貝絲之後,我來到了客廳,只見到曼妮莎一絲不掛的坐在

椅子上,看來相當的放鬆,我伸出手撫摸著她的后頸、她的胸部,然後在她對

面坐下。

「曼妮莎,當我彈指后妳會張開妳的眼睛,看到我的手上有兩顆藥丸,」

我說,這是從駭客任務中偷來的創意,「在我右手的是一顆紅色的藥丸,假如

妳吃下這個藥丸,妳會很快的睡去,然後明天早上醒來,完全不記得今晚發生

的事。」其實這是一顆阿斯匹靈,藍色藥丸也是一樣。

「而我左手的藍色藥丸是服從的藥丸,如果妳吃下它,妳會變成我的奴隸

,會毫無疑問的服從著我,現在醒來。」

我彈了一下手指並給她看看藥丸。

她看了看藥丸,然後看著我。

「紅色,妳會忘掉這一切,妳會完全的清醒並忘掉所有的事情,藍色,妳

會成爲我的奴隸。」我說明著。

「你不能用催眠把別人變成妳的奴隸。」她爭論著。

「妳全身赤裸的坐在這裡,我不認爲妳還需要解釋催眠的力量,一部分的

妳希望全身赤裸的坐在這裡,催眠只是讓那部份的妳顯露出來,我相信一部分

的妳一定想要這顆藍色藥丸,一部分的妳夢想臣服在我的力量之下,就像貝絲

已經成爲了我的奴隸。」

「貝絲?」

「她現在正深深的熟睡著,她是我的奴隸,她服從我,她希望妳也能服從

我,她非常渴望能和妳共同服侍著我,就像妳一樣,我想。」

我不只是想而已,我看到她的乳頭挺立了起來,下體也流出了淫水,只要

她吞下了藍色藥丸她就是我的,一開始我只是希望和她交往,但自從我讓貝絲

成爲了我的奴隸,我不時想著要讓曼妮莎也成爲這樣,反正,很多人的交往也

是從性的服從開始的,我猜想。

她拿起了紅色藥丸,但是又放下了它,然後她看著我的眼睛問著,「你愛

我嗎?」

我發自真心的說著,「我愛妳很久了,這是唯一的方法...」

「好了,這樣就可以了,我知道你不會和我上一個男友一樣,我願意,我

想...這會讓一切有趣許多。」

她吞下了藍色藥丸。

而我成爲了她的主人。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