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公開的出軌

公開的出軌

公開的出軌

因爲妻子的緣故,畢業后留在了東北。婚後第二年有了一個可愛的女兒,妻

子她哥哥見妹妹出嫁了,怕老母親一個人孤單,就把她和我女兒接去了美國。

雖然日子過得不錯,在我心裡,仍時常想念著家鄉。一次會議中,認識了家

鄉市政府秘書長的他。巧的是他不僅和我同姓,長得還有些像,覺得特別的親切

。會議期間請他到家裡吃了幾次飯。得知我想念家鄉,他說可以試著幫我想想辦

法。當時,我也沒太在意,不過心裡挺感動的。

不料半年後。他卻真的幫我們調了回去,我在他手下,妻子去了公安局。

他向外人介紹我是他的侄子,我和妻子平時也以叔叔稱呼他。他那年五十歲

,妻子八年前過世后也沒再找,兩個兒子先後去了國外。三個多年頭過去了,在

他的照顧,我成爲市裡最年輕的處級幹部,還分了套一百二十多平米的房子。

七月的一天下午,我從省黨校學習回到單位,請他晚上去家裡吃飯。

我們到家時,臥室裡的電視機中大聲地放著音樂。我剛喊了聲「小梅!」

妻子拿著電吹風從臥室跑了出來。瞬間大家都愣了,妻子身上僅僅用一條浴

巾圍裹住自己的嬌軀,一道深深的乳溝就這麽毫無遮掩的曝露在我們面前,雖然

隔著浴巾,玉乳挺立卻不失柔弱。下身也只是堪堪遮蓋住那稀疏的芳草地而已,

修長性感的美腿全都曝露在空氣中。身上還散發著沐浴后的陣陣熱氣,肌膚微微

泛紅。

好一會,妻子才哎呀一聲來退了回去。他也有些尴尬的接過我遞上的茶。

妻子換了身連衣裙再出來時,臉紅紅的不敢看他。在廚房裡,妻子嗔怪道:

「死人,也不提前打個招呼。」

我開玩笑的說:「不就在長輩面前暴光一下嘛,有什麽。」

做好飯,三人邊吃邊聊了起來。他說這次換屆,他被內定了副市長,我將接

任計委主任。他還說已經打了招呼,妻子的職務也要落實一下。我和妻子聽了都

十分的激動,來回的向他敬酒。

喝了會我和他都有些醉了,他身體不自覺的靠向妻子那邊。妻子讓我到廚房

拿水果,我一進去妻子就跟了進來說:「他剛才摸大我腿。」

「一定是喝多了,相處多久了,你還不瞭解他,不會是故意的。」

妻子沒再說什麽。

繼續喝了會,秘書打電話找他。我送他到了樓下時,他好像有些清醒了,問

我:「我酒多了,剛才沒失態吧?」

我當然說:「沒有,沒有!」

半個月後的一天,他打電話讓我去他辦公室。

見了我,笑嘻嘻的說:「你已經通過了組織部門的考核,這二天,任命書就

會下來。小梅的事也差不多了。」又說了許多誇讚我妻子的話。

晚上回到家,我告訴了妻子:「他今天跟我講,那事通過了。」

妻子高興的說:「這樣你就是局級幹部了,我們應該好好的感謝一下他對我

們的照顧呀。」

「怎麽謝?他什麽都不缺。」我說這話時,心中突然掠過一絲不祥的預感,

忍不住緊緊摟住了妻子。

「你這是怎麽了?怪怪的?」妻子溫柔的問我。

我把我的感覺說了出來:「有可能,我們的恩人看上你了。」

妻子聽后,愣了好久才說:「不會吧!」

「這不明擺著嘛,那天在咱們家,當著我的面摸你的大腿。還有最近他看你

的眼神。」妻子被我的話說愣住了,躺在床上沈默了許久。

「你在想什麽?」我輕聲的問著妻子。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咱們就回東北去。如果說咱們還呆在這的話,和他搞

壞了關係,對咱們以後都不利。要不乾脆我找他一次,看看他到底是不是咱們想

的那樣。」妻子說完看了看我。

「你的意思,如果他真的對你有想法,你就犧牲自己一次?」我不舒服的問

著妻子。

「那你說怎麽辦?你知道我不是那種女人,但是欠別人太多了,總是不好的

,如果你能夠平衡自己的心態,我可以找他一次,萬一不是那樣呢?」妻子說。

我也找不到更好的解決辦法,又爲妻子的話感到氣憤。翻過身去,只顧自己

睡了。

我們再也沒談及那天的話題。

八月底,快下班時,我接到了妻子打來的電話,說晚上單位有活動。

我睡到12點多醒來,見妻子還沒回來,不免有些擔心起來,就給妻子打了電

話。電話響了好一會,妻子才接,好像是在一個非常安靜的地方,妻子聲音有些

氣急,我問妻子怎麽了?妻子說沒事的,讓我先睡,她一會兒就回來了。於是,

我安心的睡下。

迷迷煳煳中被妻子上床的動作弄醒,我問了句:「幾點了?」

「睡著了還那麽硬,不早了,睡吧。」妻子摸了一把我的雞巴,背對著我睡

了。

被妻子的手刺激了一下,我有些清醒了。轉過身抱著妻子,一隻手輕撫著妻

子的乳房,另外一隻手撫摸著妻子的陰部。

「別鬧,快點睡覺!」妻子有些拒絕的輕聲說道。

但是我的手觸摸到妻子的陰部,那兒已經非常的濕滑。

我說:「還說不要呢,都流口水了?」

妻子沒理我,我扒開她的內褲插了進去。

由於妻子始終沒什麽反應,自己插了會覺得沒勁,就放在了裡面不動了。但

是我覺得有點奇怪,因爲妻子從來沒有這樣過的,平時我的雞巴一進去,就會她

被下面的小嘴吸住的。

「你今天怎麽了?」

妻子仍然不理我。

我一看鍾,都三點多了,有些火了:「晚上真的是單位活動?」

這時,妻子回頭看了我一眼,嗓子有些沙啞的說道:「你真想知道我就告訴

你,但是,在我說完以前,你不許插話,更不許生氣。也許已經猜到了,我和他

在一起。」

「誰?難道是他?」

「嗯,今天早上,他給我打電話,晚上請我們局長吃飯,讓我開車和王局長

一起過去。吃飯時就我們三個人,他說局裡準備提拔我到政治處當副處長,讓我

要好好感謝王局長。這時我就坐在他的邊上,他在桌子下又把手放在我的大腿上

。這時我已經十分清楚了,上次在我們家,他並沒有醉而是故意的。我擔心王局

長看見,不便推開他。又不能任他這麽摸著我的大腿。所以,我故意站起來向王

局長敬酒,他只好把手從我腿上放下。」妻子又回頭望了我一眼繼續的說下去。

「后來,我們局長到外面接電話。他乘我沒有防備時,摟著我的腰我臉輕輕

的親了一口,我馬上推開他,說,別這樣,王局長會看見的。他鬆開了我,借幫

我整理衣服,似是不經意的把手蹭到我的胸前,還捏了一下我的乳房。」

「后來呢?」我問道:

「后來,王局長接過電話,進來說出了點事,一會局裡來車接他。王局長走

后,我們也結了賬出來了,看他喝了不少,就沒敢讓他自己回去。送他到了他家

樓下,下車時,他路都走不穩了,由於在心理上,我覺得咱們欠他的實在太多了

,平時把他當成長輩看,非常的尊重他,也沒多想,就扶他上了電梯。」

「后來呢?你說,不管你做了什麽,我知道你其實是爲了這個家。」

妻子在我安慰下有些結巴的說:「后來就進了他的房間。」

「你和他做了?」

「嗯!」

「你沒有拒絕?」

妻子閉上了眼睛說:「進去以後,他並沒有對我怎麽樣,說想吹吹涼風,我

們趴在窗台上邊看夜景邊聊天,我說非常感謝他這些年來像父親般的對我們的幫

助和關心。他並沒有說什麽,不一會,他端來了杯給我,接過來后,他的一個手

像是無意似的摟住了我。」

「你說下去,我不會生氣的,我想知道每一個過程。」

這時,妻子有些難爲情的別過臉去,繼續說道:「我感到他抱著我后,輕輕

的對他說,他,別、別這樣好嗎?我丈夫知道了他會難過的。他摟著我好久不響

,后來他輕輕的說,我真的很喜歡你,我也不想傷害你丈夫,更不願意強迫你不

願意做的事情。后、后來,他就兩隻手摟住我吻起我的脖子還有臉。老公,你真

的不要生氣,結婚這些年來,你知道我是個非常本份的女人。」妻子解釋道。

儘管此時在妻子的敘述中我心中充滿了醋意,但不否認也有些刺激,我把雞

巴從妻子陰道裡抽出來,壓到她身上重新頂了進去。

「你說,沒關係的,后來又發生了些什麽?」

我已經十分清楚後面會發生什麽了,但是心中有種強烈的慾望強迫自己再問

下去。

我慢慢抽動起我的雞巴對妻子說道。

「我在他的摟抱中想掙脫開了的,但是,我覺得自己一點力氣也使不上,任

他這樣從側面抱著。漸漸的,我發覺他的呼吸越來越急促,把我摟的越來越緊,

我、我甚至可以感到他下面的東西頂著我,我有些不自然了,我想轉過身體推開

他。可就在我轉身的瞬間,他吻住了我的嘴唇,並用力吸了起來。我的腦子裡一

片空白,就這樣過了好久,手中的杯子掉在了地上,我才過神來,他的手都已經

穿進了我的衣服裡了。」

妻子有些害羞的扭了一下在回憶中已經氾濫的下身,我二隻手按住了妻子的

乳房,勐烈的抽動了一陣,然後停了下來:「你再說下去,我想知道你們之間發

生的一切。」

妻子沈默不響。

「說呀?怎麽了?」我催促道。

「後面不就是哪回事,我不想講了。哎喲…。」妻子陰道勐的抽搐了幾下,

我又狠命的插了起來,妻大聲的呻吟著…。

重新回到床上,我摸著妻的乳房說:「反正事情都發生了,我不會怪你和他

做了什麽的,我只是想知道我親愛的妻子在和別的男人做愛時,是不是也和我一

樣?」

在我的再三安慰下,妻子伸展了自己的身體,偎依在我的懷裡又開始說了起

來:「這時,我想反正都已經這樣了,就算是對他這些年來幫助我們的一種回報

。我冷靜下來,對他說:『你先別動,聽我和你說句話。』他停了下來看著我,

於是我說,『我們家對你都十分的感謝和尊重,也不知如何報答你。但是,這是

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現在你想對我做什麽就做吧。』他聽了我的話以後,眼睛

都有些紅了。他說他真的非常喜歡我,否則他不會對我這樣的。他還說,有那麽

漂亮的女人,他都不曾動過心,這些年我是他唯一喜歡的女孩。我聽了以後,不

知爲什麽,好像也流淚了,於是我說,我來。」妻子突然不說話了。

家裡安靜的只聽見冰箱的聲音。過了好久,我才低聲的問了句:「后來呢?

妻子歎了口氣又繼續道:「我讓他鬆開手到了臥室,拉上了簾子后轉過身面

對著他,自己解開了上衣,整個上身除了胸罩外,都暴露在他的眼前。」

妻子看了我一眼又繼續道:「我把衣服扔到地下以後,走了上去,閉著眼睛

輕聲的說:現在你來吧。這時,他卻說:我真的不想傷害你,你穿上衣服,走吧

!我沒想到他竟然會對我這樣說,感到非常的意外,眼大眼睛看著他,於是二個

人就這樣僵持著,正當我在猶豫是穿上衣服馬上走呢,還是…他勐然把我拉到他

的懷裡,貼著我嘴用力的親吻起來。」

妻子又遲疑的看了我一眼繼續道:「他這次在親我的同時用手推開我的胸罩

,開始撫弄起我的乳房,並且還親、親了上去。直到我覺得有些疼了,喊道:輕

點,你弄疼我了!」

妻子說到這時,對我輕輕的說:「老公,下面的我不想再說了,行嗎?」

我說:「我想聽。」

妻子調整了一下姿勢,用手撚了撚我雞巴,說道:「好吧。他把我抱到床上

后,我有些難爲情的對他說,把燈關了行嗎?但是,他並不理會我說什麽,馬上

就解開了我褲扣,從裡到外一下把我脫完了。拉開我的雙腿,頭埋在我二腿之間

就吸了起來。我被他這麽一吸,整個人都有些發飄了,雙腿不由自主的夾住他的

頭,我想著是不應該這樣的姿勢,尤其在另一個男人面前。但是,老公我沒辦法

。他親的我實在太舒服了,舌頭像個鈎子一樣,伸進我的裡面一勾一勾的,再勐

的一吸,我的心似乎都讓他被扯了出來。在親的中間他擡頭問我:舒服嗎?嗯。

我在迷迷煳煳中回答了他。在他吸吮下,我還有了一次高潮,流出來的東西他全

部嚥了下去。當他爬上我的身子把我壓在下面想親我嘴時,我說:別!髒!可他

卻笑著說,髒什麽?還不都是你自己的,說著撚了我一下鼻子。我難爲情的別過

臉去。」

「像我那樣親你嗎?」我酸熘熘的問道。

妻子打了我胸脯一下說道:「你才不會親那麽久呢。」

這時,妻子精神狀態已完全放鬆,情緒上不再緊張和不安「后來呢?」我問

道。

妻子又抓了一下我的雞巴說道:「他親了我的臉、脖子和嘴巴,后來他把他

的雞巴放到我的嘴唇邊也想讓我親,我緊閉著嘴,他那裡都流水了,粘在我的嘴

唇上。他看我不同意就又親我的下面,我讓他親的都快喘不上氣來了,只好張開

嘴巴呼吸。他趁此機會把他的雞巴放進我的嘴裡,還要我用舌頭舔。老公,我…

「沒關係老婆,你繼續說。」我用雞巴頂著她的肚子,聲音顫抖的說。

「見我親了他的雞巴,他雙手捧起我的臉,先在我嘴上親了一口,然後說我

要在你身上蓋上我的印記,便用力吸我的乳房,你看,就是這個。」

妻子說著,讓我去看她的左邊乳頭下面,有個暗紫色吻痕,我心疼的撫摸著

問她:「疼嗎?」

妻子摟著我的頭說:「獃子,不疼的。」

我親了親妻子有痕迹的地方。

妻子又繼續說了下去:「后來他把我壓在身下,不知他是緊張還是長久沒做

愛了,雞巴在我的下面頂了好半天卻找不對地方,我又不好意思去引導他進來,

頂得我都有些痛了,只得盡力的把腿張的開開的,好不容易,他才插了進去。」

妻子有些激動的說:「他的雞巴真的好粗,把我下面撐得滿滿的。」

妻子休息了會,看看我的反應,捏了一下我的雞巴說:「你這人也真是變態

,聽妻子和別人做愛,自己竟然會硬成這個樣子。」

「不知怎麽了我,除了心裡有些醋意、不舒服外,我還覺得非常的刺激。」

我推了推妻子讓她繼續說下去。

妻子這時「吱」的一聲笑了起來,我問她笑什麽?

「其實他挺有意思的,我剛體會到他插進來那種漲漲的舒服的感覺,他就在

我裡面射了出來,熱乎乎的。」妻子不好意思的把頭埋在了我胸前。

好一會才繼續說下去:「也許是他好久沒接觸女人了,一碰就射了出來,他

射完后就爬在我身上一動不動。他射進去的東西慢慢從我下面流了出來,我使勁

的把他推開,去了衛生間。我從衛生間出來時,看到他仍然赤身裸體的靠在床上

,我這才看清他肚皮下面的那個東西,龜頭又粗又大,黑黑的,還沒完全軟下去

。他看著我說:你真美!第一次被你以外的男人這麽全身赤裸裸的看著,我有些

難爲情,於是我想趕緊穿衣服。在我轉身找衣服時,他又過來把我抱起來回到床

上,說是躺會兒再穿,我要拉過毛巾被蓋住自己的身體,可他不讓,把我摟在身

上親我的嘴、臉、乳房還有下面。」

聽妻子說到這兒,我再也堅持不住了,分開妻子的雙腿把自己的雞巴插進了

妻子的身體裡。

我邊抽動邊問妻子:「再后呢?」

妻子在我的抽動下,也興奮起來,可以感覺到妻子陰道裡流出的淫水,已順

著會陰淌到屁股兩側。

妻子嘴巴裡發出了「噢…啊…」令人消魂的呼應,豐滿的屁股配合著身上的

我而大幅度的扭動,她清麗的臉上,洋溢著性快感的陶醉光澤…我忍不住將手探

到妻子的肛門外,輕輕捏摸。

妻子勐的繃直了身子,「喔…來了。」

我再也忍不住了,又一次的在妻子身體裡射了精。

好一會,妻子仍然沈靜在性愛給她帶來的興奮之中,摟住我不讓從身體上下

來。

「他后來又玩你了嗎?」我問道。

妻子呼出口長氣說道:「哦…老公,真舒服。沒想到剛射完精的他,下面又

硬了起來,想分開我的腿再次的插入」

妻子看了我眼繼續說道:「我心裡是不希望再和他做了,於是,輕輕的對他

說:我累了,用手幫你行不?他點了點頭,讓我坐在他的肚子上。我用手握了他

的雞巴,好硬,就跟你剛才的差不多。」

「他的雞巴到底是怎麽樣的?」我問道。

「沒你的長,只是他的龜頭特別的大,好粗,比你的要粗許多。」妻子說著

又捏了捏我的雞巴說道。

「在我套弄著他的東西時,他從後面伸過手來揉我的乳房。我努力的使每一

次套弄都是從上往下的,盡可能刺激著他。這時,他又按我的頭,我知道還想讓

我去親他的雞巴。爲了讓他早點出來,我只好從包裡找出濕紙巾幫他擦了擦,一

邊用手套弄一邊把他的龜頭含在嘴裡吸,舌尖頂著他的尿道口。我感到他腿有些

直了起來,知道他可能快要到了,可我的嘴剛離開,他在我手裡的東西,一跳一

跳的又射了出來,我的嘴裡和臉上和胸脯上都是的。真沒想到,都50多歲的老頭

了,還那麽的厲害。」

「后來你們還有身體的直接接觸嗎?」我仍然關心的問道。

「他這次射了以後,好像有些疲勞了,抱著我躺在床上休息了一會,我再次

去了衛生間準備回家。當我從衛生間出來時,他已經坐了起來,看著我的一舉一

動,我讓他背過身去別看我穿衣服,他盯著我的胸脯說:你的乳房真漂亮。那天

晚上看過后,當天夜裡還夢遺了。這些天,晚上一閉上眼睛,腦子裡就現出它的

影子,邊想著你的乳房邊手淫。我聽后感到臉熱熱的,讓我感到奇怪的是,說話

中,我看見他下面的那個壞傢夥又有些擡頭了。」妻子使勁的向我身上靠了靠。

「就在我剛穿好胸罩正找自己的內褲時,我的電話響了。這時我不知道是接

還是不接,而當我猶豫不覺時,他拿起我的包找出電話在遞給我同時又從身後抓

住我的乳房,那該死的東西還頂在我的屁股上。都是你的電話!」

妻子白了我一眼。

「怎麽了?」我問道。

「就在我接你電話時,他乘機把我抱到他腿上在床邊坐了下來,又解開了我

的胸罩,吸住我的乳頭,還把他的那東西又插到我下面用力的頂著我,我在和你

通話,怕反抗你聽出來,心裡緊張的不得了。而我當時又不能夠叫出來,覺得像

被關在一個密不透風的罐子裡,悶死我了。這時,你還在電話裡唠叨個不停。」

這時妻子用力的捏了我的雞巴一下,它已經又硬了起來。

「怪不得,我在電話裡聽到你的聲音怪怪的。」我自言自語的說道。

「和老公通電話的同時,自己正和另一個男人在做愛,心裡有種說不出的刺

激。我甚至可以清楚的感到,我流了好多好多的水,順著我大腿內側都淌到了他

的腿上,他還不停的用力吸吮,裹弄我變得堅硬的乳頭。我的身子象漂在空中,

只好雙腿緊緊的夾住他的腰,乳房貼在他赤裸的胸脯上。放下電話,我痛快的大

聲叫了起來,嗓子可能就是那會喊的,現在還有點痛呢。后來,當他又射在我的

裡面時,我覺得嘴裡乾的燒心,就想著能喝點什麽,下意識的親他的嘴,吸他的

口水。好一陣子,我的心才平靜下來。和你好久都沒有這樣的感覺了…。」

好久,妻子才喃喃的繼續說:「他慢慢的從我身體裡退出雞巴。我感到渾身

發虛,下身粘粘的,分不清是我的還是他的。他溫柔的對我說:真的謝謝你,你

讓我又重新找回了年輕的感覺。后來我在他的攙扶下,搖搖晃晃的第三次進了衛

生間。不知爲什麽突然覺得自己好委屈,一進去就把他推了出去,並插上了門,

對著鏡子哭了!他在外面說了好多的話,但是我沒聽清他到底說了些什麽?洗完

以後,我只管自己穿好了衣服,帶上包,跑了出去。他后來追出來的,敲我的車

窗,但我沒理他,我有些後悔今晚所做的一切,我爲我自己的行爲而感到羞愧。

我看著羞澀不已,俏臉紅至耳根,才被別的男人操過的老婆,一種無名的沖

動令我力量倍增,搬過妻子的身子插入,這時,感覺自己不是在做愛,而像是要

把受到的損失奪回來…….當要射精的感覺傳輸到龜頭,立即停下,讓堅硬的雞

巴繼續保留在妻子溫暖的陰道裡。然後,再繼續著,身體下的妻子,在我的沖擊

下,情不自禁地張開性感的唇發出刺激的呻吟,被我雙手控制著的兩腿不由高高

的擡了起來,隨著我的雞巴在妻子陰部的不斷撞擊,妻子身子忽高忽低地顛簸著

…。

當晚,二人再也沒說話了。

第二天中午醒來,感到好疲憊,下床時,雙腳像是踏在棉花地上,妻子仍然

還在酣睡中。

我看著妻子秀麗的臉龐,一陣刺心的疼痛由然而起。爲了家庭,妻子替我還

去了沈重的人情債。

妻子在朦胧中醒來,看到我正注視著她,不好意思的馬上用被子蒙住了自己

的臉。好一會兒,才露出漂亮的眼睛。

「寶貝起來吧!都中午了。」

在我的拉扯下,妻子坐了起來,露出二隻玲珑可愛的乳房。我看見,上面還

有他昨晚留下的紫色痕迹。

我問妻子:「如果他下次再找你,你準備怎麽辦?」

妻子擡起頭,迷惑著望著我:「還有下一次?我們不是已經扯平了嗎?」

我爲妻子毫不猶豫的回答感到一陣的滿足。不由的,我伏下身子在撫摸妻子

雙乳的同時親吻著愛妻。

「我現在又想要了。」我對妻子說道。

「嘻嘻,現在知道疼老婆了吧,說實在的,我昨晚一直擔心你知道后心裡難

以承受呢。」妻子有些害羞的解釋道。

由於當天我還有事要處理,吃過飯讓妻子在家好好休息,我就出門了。

晚上,妻子做了一桌非常可口的飯菜。

我望著美麗成熟的妻子,胃口大開。飯后,二人早早的就到了床上。

「老公,你好久沒這樣對我了,我彷彿找到了剛結婚時的感覺。」我雞巴在

妻子的下面抽動時,妻子摟著我喃喃的說道。

儘管,心中的疼痛一直揮之不去,我何嘗不是也有這樣的感覺。我把全部的

怨憤,集中在自己的龜頭上,狠狠在妻子身體上抽插著。沒一會兒,二個人同時

達到了高潮。

我和妻子平躺在床上,我撫摸著妻子,想到她昨天同樣被別人也親過愛撫過

,雞巴又挺立起來。

妻子知道我在想什麽,安慰的愛撫著我的胸脯說道:「我又不是什麽處女了

,第一次不是給了你嘛。這次也是沒辦法的辦法,況且我也沒有什麽損失…。」

聽了妻子喃喃的話后,我激動的對妻子說:「不準有下一次了。」同時,又

把雞巴插入到妻子的身體裡。

在妻子身體上的我,這時不知腦子怎麽想的,突然的問妻子:「老頭子的雞

巴好玩嗎?」

妻子一下顯得有些發愣,瞬間就明白了我的意思:「嗯,好玩,龜頭好大,

插入我下面時,漲漲的,和你的感覺不一樣。你的可以很深的進入我裡面,讓我

所有癢的地方都能夠得到愛撫。而他使我陰道口感到漲滿,在門口周圍摩擦我,

因爲沒你的長,他向裡插的時候,好像是故意的,離我最庠的地方就差了那麽一

點點,我拚命的擡高下身,可還是夠不到。逗的我欲罷不能,心裡有種一直想要

他的感覺,下面不停的流水。」

「還有呢?」我一邊在妻子身體裡動著,一邊問道。

一種從來沒有過的刺激和興奮,一直傳送到陰莖上。

妻子也興奮的繼續說道:「我流出的水,被他的雞巴堵在裡面流不出來,憋

在裡面漲得麻酥酥的,他一抽一頂,我的骨頭好像都要酥透了,恨不能整個人都

化在他身上。當然啦,還是老公你的最過瘾…。」

妻子的聲音顯得有些放蕩和暧昧,同時也努力的挺起下身以便我可以更深入

的進入,臥室裡充滿了妻子因興奮激動而發出的呻吟聲。

當再次高潮來臨的時候,二個人都伸直了身子,我把所有的精液全部的射入

妻子的陰道最裡面。

妻子這時一動不動的享受著我的陰莖在她陰道裡面的跳動。床單上,到處都

是二人留下的愛液和汗水。

當二人迷迷煳煳睡醒時,已經是第二天的早晨。就這樣,在連續近一周的時

間裡,我和妻子推掉了晚上所有的應酬,除了做愛,還是做愛。

一周后的星期四中午,我在辦公室接到妻子的電話,說他剛才來電話了,他

說沒和她聯繫,主要是因爲心中感到歉意等等,還問我知不知道?妻子在電話裡

告訴我,她沒告訴他,怕以後我見了他産生不必要的尴尬。

妻子還告訴我說,他想約她明天晚上一起吃飯,妻子對他說自己沒有時間,

可以讓我去陪他。妻子說她認爲該感謝的已經感謝了,該報答的也都已經報答了

,就沒打算再和他單獨在一起。

晚上,我和妻子在床上親熱以後問妻子「真的一點都不想去?」

妻子聽了害羞的罵了句:「變態。」

我看著赤裸裸的躺在我懷裡的妻子,一邊愛撫著她的乳房一邊說:「平心而

論,這幾年來,我們之間的夫妻生活似乎已歸於平澹和乏味。要不是這次的意外

刺激,我都記不清楚,最後一次一夜痛快淋漓連做幾次是什麽時候的事了。」

妻子擡頭看看我是認真的,承認了她也有這樣感覺。

妻子說:「我記得從我懷孕后,你就再也沒有過了,有好幾次我暗示你,可

你都說累了。老公,現在你給我的感覺真好。」

我問妻子:「那他給你的感覺呢?你還願意和他再做嗎?」

妻子望了望我說:「講心裡話?」

我說:「當然是心裡話。」

妻子說:「和這樣50多歲的老頭子做愛,我是從來沒有想像過的。坦率的說

,就他這個人來講,我覺得並不屬於那種壞人。他本人我一直還是蠻喜歡的,像

我心目中的父親。你知道的,我很小的時父親就去世了,這一直是我心中的一個

缺憾。事後,我也想過,他對女人該溫柔時,顯得特別的溫柔,該發力時,一點

都不比年輕人差,在他懷裡我很有安全感。說真話,和他做愛感覺也蠻不錯的。

如果我還是單身,我想會願意的。」

我聽了以後,心裡感到非常的失落,我心裡是多少希望她說不願意。但是,

我又渴望再次體會這樣的刺激。

我摟著妻子,把自己的感受再次的告訴了她。

妻子沈默不語。好久妻子才喃喃的說:「不行。我不能那樣做。」

我緊緊地吻住了妻子,翻身爬上了妻子的身體,妻子配合的張開腿,有意識

的挺出她的陰戶,讓我方便的插入到她的身體裡。

我有意識的放慢節奏,邊捅著妻子的陰戶邊對妻子說:「我不管了,再給你

一次機會,明天去陪這個老傢夥吧。」

妻子以爲我又在通過語言尋求刺激,腼腆的配合著對我說:「不行!一次不

夠。我要天天陪他,他舔的我好舒服。」

在妻子的淫語聲中,我很快控制不住自己了,一洩如注。

當二個人都安靜下來,我又提起剛才的話題,妻子這時才覺得我有些當真了

,反問我:「你還當真了啊?」

我沒吱聲。

好一會兒我才對妻子說:「我知道你感情上對我是專一的,但是,人的身體

,有時需要更多更強烈的刺激,這和感情完全是兩回事。」

妻子表示贊同的點了點頭。

「寶貝去吧,反正有了第一次,你也很快樂不是?不過你去的話,最好是提

前告訴我,讓我心裡有個準備,千萬注意不能讓別人知道。而且、而且我們做愛

時,你得把整個經過,特別是你的感受,都告訴我,我會覺得非常的刺激。」

妻子伏在我的懷裡沒有做聲,我知道她此刻顯得非常的矛盾。

第二天起來,雙方都沒談昨晚的話題,吃過早飯就各自上班去了。

下午臨下班時,我的手機響了,妻子打來的。

「你現在反悔還來得及,要不我就真去了。」電話裡傳來妻子因激動顯得的

有些浪的語氣。

「當真?」我吃不準妻子是和我開玩笑呢還是真的。

「這還有假?如果你不反悔我現在就出發了,晚上你自己安排,但是不準你

找女人!」

我聽了妻子的話后,心跳遽然加快,「你去吧!讓他操死你。」說完我就掛

上了電話。

這時我感到一臉的茫然,在迷茫中還是踏上了回家的路。到家以後,胡亂的

吃了點東西,燈也沒開,呆坐在那滿腦子的亂想,妻子現在正做什麽了?他是否

已經在親吻妻子的乳房了…?

手淫了兩次,雞巴還是硬硬的。

不到十點,妻子拎著個大袋子回來了。我有些驚訝的看著一臉興奮的妻子問

:「怎麽這麽早就回來了?」

「變態!你希望我一夜都不回來呀,我才沒那麽賤呢。」妻子嬌嗔道。

我拉過妻子坐在了沙發上:「寶貝,快說說?」

「給我倒杯水,我渴壞了。」

妻子喝了口水看了我一眼繼續說道:「昨晚你說了那話后,我一直在矛盾。

去吧,怕再發生那樣的事。如果不去呢,上次就等於是白讓他佔了便宜還沒落到

好。下午,他打電話時,我說了吃飯可以,但不能再做那事了。如果你答應的話

,我對我老公說一聲,晚上可以去的。他讓我放心,說以後都不會再對我無禮了

。他知道那事對不起我,更對不起你,事後一直在後悔。給你打電話時,他正開

車過來接我。我們先去吃飯,吃飯時,他講起了他的前妻,他說,我非常像他的

前妻,他很愛她。直到今天,彷彿仍然活在她的世界裡。我問他這些年爲什麽不

找個女人?他說在沒遇到我之前,還不曾喜歡過任何別的女人。在東北見到我后

,就下決心把我們調來。要不是那天看見我的身體,他對我也沒有這種想法的,

只是喜歡我,把我當作他的女兒了。這時,我責怪他,天底下那有你這樣搞自己

女兒的父親。他說以後真的就把我當作他女兒。那晚離開我們家后,眼裡總是出

現我光著身子的樣子,控制不住自己。他還說一定盡自己最大的努力,讓我們過

上更好的日子。他說的非常的真誠,都流淚了。」

「你怎麽說?」我又問到。

「我勸他再找一個,不要太苦了自己。以後,只要他不再那樣對我,過去的

事就當沒發生。還像以前一樣,把他當作長輩來對待。他就勢要認我做他的乾女

兒,我想這樣也好,就同意了。」

「后來呢?」我問。

「吃完飯后,他讓我陪他逛街,說要幫我們買禮物,你看這,還給你買了衣

服呢。」

妻子說完,打開帶回來的袋子,裡面有男式西服還有幾套女裝。

「哦,就這些呀?」我有點失落的說。

「這樣不更好嘛,報了恩,也沒得罪他,更重要的是我們以後也不會再受到

傷害了。」

當晚,由於我手淫過度,對妻子表示只能裝聾作啞的溷了過去。

接下來的七八個月時間裡,他和我們的關係,慢慢的讓別人看起來真的就像

是一家人似的。妻子常常請他週末到家裡吃飯,也陪他外出應酬、逛街。雖然他

和我相對時,總多少有些不自然,臉上卻都裝作沒事一樣。

年三十那天下午,妻子電話中急匆匆的說:「老公,快來省醫院,他病了。

放下電話,我開車趕到了醫院。市長見了我說:「今天多虧了小梅,要是再

晚一步送來,就出大事了。這個老張呀,這樣沒人照顧可不行。」

那天,我們說好了三人一起吃團圓飯的,妻子下午先去了他家,他倆一邊聊

天一邊等我。不知怎麽他又說起上次那事,說到激動之處,心髒病突然發作。妻

子連忙打電話叫來救護車,同時通知了他秘書。

他住院以及在家休息的那一個多月,妻子沒上班,天天看護他。這以後,他

平日的生活瑣事,妻子也慢慢接過手管了起來,兩人在一起的時間更多了。

雖然妻子和他的關係正常起來,但是,我們做愛時還是不時的說到他,妻子

也會故意把我假當作是他,在我身下喊著他的名字。我常常對妻子說,讓妻子再

讓他操一回,妻子也半真半假的答應著。

半年後的一個週五下午,妻子電話中又如同往常一般的逗起我來:「老公,

晚上我不回來吃飯了,想和他那個。」

我忙說:「你去、去吧!要不要我給你打電話?」

「隨便你啦!喂!老公呀,再過幾個小時你老婆要和別人做愛了,你下面硬

了吧?」妻子發浪了。

快一點時,妻子還沒回來,我忍不住拿起電話,可妻子的手機響了好久都沒

接聽。

我想這次是真的了,現在妻子一定被他插在床上無法動彈,心裡酸熘熘的。

就當我胡思亂想時,家裡的電話響了。

我拿起電話,果然是妻子打來的:「剛才沒聽見。」妻子說。

我忙問:「弄了嗎?」

「嗯,他在裡面洗澡呢。」

「真弄了呀!弄了幾次?你舒服不?」

「變態!不告訴你!他要出來了…。」妻子有些匆忙的掛斷了電話。

我估計用不了多久,妻子就會回來的,坐在沙發上,挺著雞巴,興奮的期待

著。

可是,我一直等到三點多,仍不見妻子回來,心裡不免有些著急起來,正在

猶豫是否再打個電話給妻子時,我聽見樓下有汽車的聲音,迅速跑到陽台。朦胧

中,見一輛車停到了暗處,車內的燈一會亮一會兒又關的。好一會才有個人從車

裡出來,憑著熟悉的身影,我認出了就是我妻子。

妻子一進門,我就急不可耐的把妻子拖到了沙發上,拉起裙子,發現妻子下

面什麽也沒穿,心裡的火「騰」得一下就冒上來了,掏出雞巴用力的插了進去。

隨著我的沖刺,從妻子的嗓子裡發出了滿足的呻吟。我就這樣爬在妻子身上。

許久,妻子才把我推開,說道:「你強姦我呀。」

我沒理妻子,去了浴室,沖了一下就躺到床上。妻子洗完后,赤裸著身體躺

在了我的身邊,自言自語道:「還好明天是禮拜六,要不我的二條腿都不能走路

了。」

妻子看我仍然沈默著,問我:「怎麽真生氣了?不是你天天都說要我去的嗎

?」

說完便把我的手放在了她的乳房上。被妻子這樣一來,我有些神經質的馬上

去看妻子的二隻乳房,妻子「格格…」的笑了起來。在我的雞巴上捏了一下:「

老公真厲害,又硬了。乳房上沒印子,換地方了,怕被你看到。」

我忙問道:「在哪?」

妻子笑嘻嘻的看著我:「總算說話了,我還以爲你不理我了呢?在下面呢。

想聽嗎?」

妻子知道我不願意主動提出來。

「我要你吃著我的奶聽。」

我點了點頭,含住了妻子的奶頭。

妻子摟著我:「晚上吃飯時,我特意挨在他身邊坐的。他說沒想到他這樣的

對不起我,我倆還能對他這麽好。我在他腿上掐了一下,說他:便宜都讓你佔全

了,還說風涼話。不行,你得賠償我。他問我想要什麽?我閉上眼說:親我一下

。他愣了一下說:不能再這樣了。我嗔怪道:你壞死了,又想做壞事,老爸親女

兒呀。他看了我好一會,拍了拍我的臉喊了聲:乖女兒,才在我臉上親了一下。

吃完飯,我說想找個地方去坐坐,他開車帶我去了森林公園。他說這裡以前比現

在大很多,還有很多的動物。我問他以前是不是和他妻子來的。他說談戀愛時,

經常來這裡約會。我問他有沒有在這裡那個過?他說沒有,還說大人的事小孩子

別亂問。我撒嬌的說:老爸的事,我一定要管,老實交待,這麽多年,害過多少

女人?他說:自妻子去世后,除了那次和我,還沒有和女人做過呢。我說那你一

定經常手淫?他有些不好意思的低著頭抽煙,好久沒理我。我看他不說話了,就

坐到他腿上抱起他的頭吻著他說:老爸,以後不許這樣了。男人呀,沒個女人真

的不行。」妻子說到這有些害羞的望了我一眼。

「后來呢?」我問了一句。

「他嚇了一跳,忙推開我,說再也不能對不起我了。我說是我自願的,喜歡

上他了。后來、后來他也激動起來,今晚我故意穿裙子去的。」

妻子把我的手拉到了她的陰部繼續說下去:「他從襯衫裡把我胸罩後面的紐

扣解開,摸我的乳房。后來,他摸到我的大腿,想把手指頭插進去,我說等一下

,手髒。從包裡拿了瓶礦泉水,幫他洗手。儘管心裡面早有準備,我仍然感到緊

張,我和你這麽多年都不曾在外面這樣過。他脫了我的短褲放進口袋裡,一隻手

指頭插到我裡面,后、后來,居然插進去了三根,而且,還不停的吸我的二個乳

頭,弄的人家難受死了,下面癢的厲害,尤其是在野外赤裸裸的刺激。一會兒下

面就被他搞的好濕,我癱軟在他懷裡,不久,就來了一次高潮。后來,我清醒過

來,發現自己的裙子已經被他掀到了腰部,二腿就這樣的張開,在晚風的吹拂下

,下面涼涼的。他簡直壞死了,還盯著問人家舒服嗎?我讓他問的沒辦法,只好

害羞的點了點頭。他笑了,又前後移動我的臀部,去摩擦他下面硬硬的東西。弄

的我心裡麻酥酥的,水不停的流了出來。」

妻子親了我一下:「我稍稍擡起屁股,拉開他褲子上的拉鏈,把他褲子褪到

膝蓋下,扶著他的雞巴坐了下去,他舒服的輕聲哼了一聲。我一邊輕輕的套著,

一邊問他,你的龜頭怎麽好大啊?他問我喜歡不。我說喜歡呀,要是再長些就更

好了。」

我在妻子的描述中,雞巴早已經膨脹的難受,爬到妻子身體上,妻子也配合

著引導我進入了她的體內。

「他說他真幸運,沒想到我下面還是叫什麽朝露花雨的名器。見我不懂。他

說這是誇我下面好呢,說和我做愛時,我裡面的愛液如同早春的露珠晶瑩剔透,

窄小的花徑下著絲絲細雨,像千萬隻手在輕輕撫摸著他的雞巴,令他舒服之極。

還說這是極少數的幾種有名的陰道之一:還有什麽春水玉壺、比目魚吻、重巒叠

翠、朝露花雨、碧玉老虎、玉渦鳳吸等。他還摸了我後面問,你有沒有玩過。說

我後面很有可能是什麽水漩菊花,也是一種名器。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我就是

億里挑一的雙名器了。我不好意思的打了他一下,讓他把手指頭拿出來,罵他變

態。」

「那是他的雞巴不夠長,我以前看黃書上說的,你不止是朝露花雨,你還是

重巒叠翠呢,我進到你最裡面時,也有幾層像你陰道口一樣的小嘴,一吸一吸的

實在要人命。」

「哦,你也知道呀,以前怎麽不對我講?我說我和他那個時,總是感覺裡面

他碰不到的地方特別庠呢。」妻子恍然大悟般的說。

「他又問我,這輩子一共和幾個男人有過關係?我說,就我老公和他,他的

表情有些得意。他還問我,你的雞巴大不大?我說,沒他的粗,不過比他的長。

他又問和你們倆誰做愛時更舒服。我說你們都弄得我很舒服,要說厲害還是我老

公,我是如實講的。沒想到這句話引起了他的不滿,用力的折騰起來。非要我說

他的厲害,要不就抽出來。他一用力頂,我下面口子那裡舒服了,可裡面卻空蕩

蕩的,盼著他下一次能再頂深些,不願讓他出去嘛,只好說了。」妻子有些不好

意思的低下了頭。

「我就這樣不動,你繼續說,好嗎?」妻子「吃、吃、吃」的笑了起來。

「后來他還要我喊他老公,說愛他。」

「你說了?」

「一開始沒有,最後,我忍不住嘛。」妻子有些撒嬌的說。

「后來呢?」

「今天他不像上回那樣,射精之後馬上還可以挺起來。我幫他用水洗時,他

的東西始終軟軟的,龜頭還是那麽的大,蠻好玩的,我就親了幾下。休息了會,

我說應該回去了。他沒說話,抱起我就上了車。沒想到,他向城外開去。路上,

我問這是去哪?可他不理我。到了一個度假村,停好車,他拉著我就進了房間,

一關上門就想抱我。我生氣的推開他說:你怎麽這樣呀,一點也不尊重我。我都

說了要回家,你還帶我來這裡,別人見了,一定認爲我是那種女人呢。我越想越

氣,眼淚止不住的流了下來,他看我哭了,一時不知做什麽,看著我發愣。過了

一會,他揪著自己的頭髮,跪在我面前。看他這個樣子,我的心軟了。我蹲下來

抱住他說:我不是個隨便的女人,雖然今天是我主動給你的,但我希望你讓我感

受到你的愛,而不是覺得你僅僅在玩弄我的肉體。他一邊點頭一邊抱著親我,他

變的溫柔了許多,我喜歡他這樣的溫柔,又有了想要的感覺。我倒向他的懷裡,

倆人一起滾在地毯上,親著、親著,我的上衣不見了,裙子又掉了,最後,我完

全是赤裸裸的任他擺佈。因爲剛才哭過,身上也出了不少的汗,粘粘的不舒服。

我說:先去洗洗好嗎?他把我抱進浴室,就在這時,我聽見了電話聲,我想接的

,可他不讓,抱著我泡在水裡不放,還把他的壞東西插在我下面。」

妻子說到這兒時,我已經忍不住了,雞巴沒怎麽動就在妻子的裡面射了出來

妻子看看我笑了笑,找出衛生紙墊在陰部,繼續回憶下去。

「后、后來他讓我躺到按摩床上要幫我按摩,先用橄榄油澆滿我的全身,按

了沒一會,他就亂動了。不是把手指頭插進我的裡面,就是使勁的摩擦我的乳頭

,又親我的下面,搞的我一顛一顛的,好興奮,下面又有東西流出來了。我要他

躺下,自己騎了上去,還主動的托起乳房送到他嘴裡。當他射出來時,我都已經

來過二回了。我趁他在邊上休息時,就趕緊洗了出來,想先給你打個電話就回來

的。我給你打電話時,我仍然是渾身赤裸裸的一絲不掛。我剛放下電話,這老東

西就出來了,又開始撫摸我。我告訴他,我不行了,感到好累。他把我抱到床上

,說你躺著休息會,我還想親親那裡。說著分開我的雙腿,儘管我假裝抵抗,其

實,我喜歡男人這樣親我下面,而且他好像很會親。他咬著我的陰唇使勁的吸,

舌頭手指在裡面攪,我整個人又軟了,感覺特別的舒服。一陣一陣的,也不知來

了多少次高潮。后來,他又插了進來,動了幾下,沒射出什麽來就軟了。做完后

,我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了。我下面一定被他弄破了,當時沒覺得,都麻木了

,你剛才插進來時,我才感到火辣辣的。」

「完了?」我問妻子。

「嗯,我休息了會,自己去洗了洗后說回去吧,向他要我的內褲和胸罩,他

不給我,說要拿去收藏。還要幫我穿衣服。一邊穿一邊在我身上亂摸亂親,好久

才幫我把衣服一一穿好。路上,讓我摸著他的雞巴,軟軟的。一直到了我們家樓

下,他也沒能再硬起來,我拿包準備下車時,他拽著我的包不放,想親我,我說

你還沒個夠呀。他說一輩子都不夠,我罵了句無賴,讓他親了一下臉。我幾次打

開車門卻又讓他把我拉了回去親,捨不得我呢。我怕時間久了引起別人的注意,

便把舌頭伸給他吸了會,還讓他摸了乳房和下面。說上班時再和我聯繫,找機會

還給他,他這才放我下來。」

妻子說完不好意思的把頭深深的埋在我的懷裡。

我並沒有感到像上回那樣的激動,相反,我到是感到了妻子有些陌生,我不

知道是不是女人一旦放蕩起來,就會顯得毫無遮攔?我愛撫著妻子的肉體對她說

:「寶貝,晚上我也在想這事,都已經這樣了,也就不介意他繼續分享你的肉體

。不過,你倆總在外面,遲早會有閒話的,大家都沒面子。以後你們就在家裡玩

吧,這樣安全些…..」

妻子眼直直的看著我。

「既然你喜歡,那麽,我們就做好相關保密等準備,讓這場性愛遊戲變得無

害。寶貝你說呢?」

「你同意他來家裡?」

妻子有些心動了,我肯定的點了點頭說:「嗯,這兩次經曆中,每次我們不

是都從中得到了很多快樂嘛。現在只不過把地點改在家裡,在我的身邊。我都不

在乎了,你還怕什麽?」

妻子淘氣的說:「那好啊,以後我天天給他玩,急死你。」

「你個小浪婦,有了新老公,就不要我了?他不是問你我有沒有玩過你的水

漩菊花嗎,寶貝,今天給我吧。」

我恬著臉說。

「呸!變態!那地方能玩呀?非讓你們兩個玩死了不可。」妻放浪的扭動著

身子。

「玩不死的。會玩得你更刺激、更舒服呢。」

「不行,才不給你們玩呢。老公,我…。」

妻子不好意思再說下去,把頭埋進我的懷裡。

「寶貝,你儘管放鬆自己,完全不必顧慮我會有什麽想法。你是享受另一個

男人的肉體,不是受折磨。剛才你不是還說他今天舔的你來了好幾次嘛。說到底

,這件事最初你是爲了我們這個家做出的犧牲。所以,無論你怎樣我都不會計較

的、都會像以前一樣甚至更愛你。」

「我怎麽說呀,難道還要我請他上門來操我?我才沒你那麽賤呢。」

妻子裝作生氣的背過身去,用毛巾被蓋住了頭。

「讓他說,他再約你出去,給他點暗示。就說給你可以,但是害怕在外面讓

人發現。我想,他也是明白人。」

我伸手摟住妻子,從後面把雞巴頂住她的陰部。妻子移了移屁股:「我累了

,放在裡面睡吧。」

出差大半個月,晚上到家吃了飯就迫不急待的和妻子親熱了一回。

躺在床上看電視時,我見妻子有些心不在焉的望著電視發愣。

「想了吧。」我逗著妻子。

「呸…我才沒想他個老東西呢。」

「我說的是女兒。你說你,唉!」

「討厭你。」妻子滿臉通紅的打了我一下。

「嘿嘿。這二十多天我不在家,沒親熱過?」

「我才沒呢,電話都是他打的,這個老東西。」

「你和他說了沒有?」

「我不好意思說嘛。」

「做都做了,真是的。他想你不?」

「嗯,約了我好幾次,我都沒理這個老溷蛋。」

「怎麽了?」

「你走後的第二天,他電話裡胡扯,說盼著哪一天能嫁給我。」

我一愣,妻子打了我一下。

「別亂想,我當時也聽岔了。當即說,你放屁,別做夢了,我老公好好的在

我身邊,我什麽也不說。要是出了什麽事,看我怎麽弄死你。說完,我關掉了手

機,請假走了。」

「你怎麽沒對我說?后來呢?」我問。

「你不是出差了嘛。第二天他打了好多次電話,我都沒接。晚上下班到家,

見他秘書拿著個一個檔桉袋站在我們家門口,說市長交待一定得收下,遞給我就

走了。我拆開后,裡面有封信,還有一張光盤。信上說他本來是逗我開心,說是

想嫁給我當二房,沒想到我誤會了。現在把他的把柄送來,任由我們處理什麽的

。老公,他真的有錢呢。光盤上兩個國外銀行帳號和密碼,我查過。還有就是他

的錄像,對著鏡頭說那些貪汙的過程,這個老東西真鬼,他自己不說啊這些事誰

也沒法查清。看完后我嚇壞了,又不敢在電話裡對你說。打電話讓他拿走。他說

就在我家附近。」

「他來了?」我問。

「嗯,一進門就抱著我說,雖然很愛我,卻從沒有想過拆散我們。並說這些

錢本來是想爲我們和女兒以後留著的,現在提前交給我們,錄像中他只說了一個

帳號上的事,還說了,我不原諒他,他回去就自殺。我再仔細回想,真是我聽錯

了。把他拉了起來坐到沙發上,我說你也沒吃飯吧,先喝茶,我去做了一起吃。

他不讓我做,沒想到這個老東西的手藝不錯呢。」

「后來呢,你們在家裡做了?」我又追問道。

「沒有,這個老溷蛋連嘴都沒親,飯碗一扔他說聲你好好休息,就打開門就

熘了,好像我會吃了他似的。」

「這樣啊。」我有點失落。

「嗯,第二天,他打電話還求我原諒,我說才不原諒呢,誰讓你跑得那麽快

的。他笑了,讓我建個帳戶把那錢轉過去,光盤最好放在銀行保險箱裡,等他死

后再毀掉。后來就開始說無聊話。不要臉的東西。」

妻子眼神有些迷離了。

我見好久妻子不說話,追問道:「什麽無聊話?想什麽啊你,后來他有沒有

再來家裡?」

「哦,週五上午,有個會,他也參加了。我的車壞了,打車過去的。下午兩

點多他送我回家,在車上他約我晚上出去。我說:我是不會再去外面了,這事遲

早有一天會暴露,你說,到時讓我一個女人還怎麽見人。」

「他怎麽說?」

妻子笑著說:「嘻嘻…他怕陽萎呢。他說也想過這事,去他那裡是不行的,

秘書有他家的鑰匙,而且說不定什麽時候就有人上門來。最好的地點在我們家,

因爲你是他侄子嘛。他又說,做這事就對不起你了,再在你的床上和我做愛,心

理上負擔會更重。」

「知道對不起我還搶我老婆?這個老溷蛋。」我罵了句。

「就是,我也是這樣罵他的。」

妻子接著說:「他讓我罵的不說話了,我問他,又在打什麽壞主意。他說,

要不這樣,下午沒什麽事,去你家做飯給你吃。我說行啊,不過就是吃飯,可不

許干壞事。他先送我回到家,開車出去買了好些菜,包得嚴嚴實實的像做賊似的

。一進門就忙開了,我想進廚房看看還把推我出來,說是保密。一直忙了三個多

小時才好,我看他滿身是汗,叫他先洗個澡。他洗了一半犯賤了,把我也拉了進

去,脫掉我的衣服,就想進來,我說我還沒洗呢,他說我幫你洗,蹲下親我下面

,連肛門都舔了好久。后來,抱起我到了床上,頂進了我的陰道。可能心裡真的

有負擔吧,他那天都不怎麽硬呢,而且沒兩下就射了。他哭喪著臉,說自己沒用

,沒能讓我得到快樂,又要幫我舔。我安慰他說:沒關係的,我已經舒服了,如

果你還想要,晚上就不要走了。我餓了,去洗洗吃飯吧。吃了一半,有人打電話

找他。他說,以後有機會再來。」妻子長長的歎了口氣。

「后來有沒有來過?」我問。

「嗯,就一次,晚上沒走,好像還是不太行。后來,也出去開會了,今天上

午才回來的。嘻嘻,急得天天夜裡打電話。這個老流氓,還要跟我在電話裡做愛

呢。」

妻倒進我懷裡,嬌羞的樣子可愛極了,看得我心裡一陣沖動。我見妻子的手

機放在枕頭邊上,拿起來撥了他的手機,在妻的耳邊悄悄說:「我聽聽你們電話

裡怎麽做。」

他餵了一聲后,我把手機遞給了妻子,妻瞪了我一眼:「是我,嗯,哼!你

就忙吧,不理你了。」

妻子摀住電話對我說「有客人在他家,讓我別掛電話,這就趕人家走。」

「你浪些,逗逗老傢夥。」我趴在妻子胸前,吸住了乳頭。

「嗯,我在呢,啊!這麽快呀?唉,沒用的東西。嘻嘻,我就說,誰讓你欺

負我的。還說要當著我老公的面欺負我。哼!嗯,笨死了你,在家我會給你打電

話?」

妻子用力掐了一下我的後背。

「嗯,你說。哦,想我了,哪兒想,下面硬了,你下流。你這是想我?盡想

那些無聊的事。爸,不嘛,我就喊,你說的我是你女兒,你不能碰我,對,他當

然能碰,天天都碰。嘻嘻,嗯,我才不親呢,我親他,嗯就不給你,饞死你。對

,他的雞…雞巴就是比你的好。等他一回來我就給他,你無聊,才不給你聽呢。

啊喲。」

我聽著妻子的淫言蕩語, 作者:不詳

因爲妻子的緣故,畢業后留在了東北。婚後第二年有了一個可愛的女兒,妻

子她哥哥見妹妹出嫁了,怕老母親一個人孤單,就把她和我女兒接去了美國。

雖然日子過得不錯,在我心裡,仍時常想念著家鄉。一次會議中,認識了家

鄉市政府秘書長的他。巧的是他不僅和我同姓,長得還有些像,覺得特別的親切

。會議期間請他到家裡吃了幾次飯。得知我想念家鄉,他說可以試著幫我想想辦

法。當時,我也沒太在意,不過心裡挺感動的。

不料半年後。他卻真的幫我們調了回去,我在他手下,妻子去了公安局。

他向外人介紹我是他的侄子,我和妻子平時也以叔叔稱呼他。他那年五十歲

,妻子八年前過世后也沒再找,兩個兒子先後去了國外。三個多年頭過去了,在

他的照顧,我成爲市裡最年輕的處級幹部,還分了套一百二十多平米的房子。

七月的一天下午,我從省黨校學習回到單位,請他晚上去家裡吃飯。

我們到家時,臥室裡的電視機中大聲地放著音樂。我剛喊了聲「小梅!」

妻子拿著電吹風從臥室跑了出來。瞬間大家都愣了,妻子身上僅僅用一條浴

巾圍裹住自己的嬌軀,一道深深的乳溝就這麽毫無遮掩的曝露在我們面前,雖然

隔著浴巾,玉乳挺立卻不失柔弱。下身也只是堪堪遮蓋住那稀疏的芳草地而已,

修長性感的美腿全都曝露在空氣中。身上還散發著沐浴后的陣陣熱氣,肌膚微微

泛紅。

好一會,妻子才哎呀一聲來退了回去。他也有些尴尬的接過我遞上的茶。

妻子換了身連衣裙再出來時,臉紅紅的不敢看他。在廚房裡,妻子嗔怪道:

「死人,也不提前打個招呼。」

我開玩笑的說:「不就在長輩面前暴光一下嘛,有什麽。」

做好飯,三人邊吃邊聊了起來。他說這次換屆,他被內定了副市長,我將接

任計委主任。他還說已經打了招呼,妻子的職務也要落實一下。我和妻子聽了都

十分的激動,來回的向他敬酒。

喝了會我和他都有些醉了,他身體不自覺的靠向妻子那邊。妻子讓我到廚房

拿水果,我一進去妻子就跟了進來說:「他剛才摸大我腿。」

「一定是喝多了,相處多久了,你還不瞭解他,不會是故意的。」

妻子沒再說什麽。

繼續喝了會,秘書打電話找他。我送他到了樓下時,他好像有些清醒了,問

我:「我酒多了,剛才沒失態吧?」

我當然說:「沒有,沒有!」

半個月後的一天,他打電話讓我去他辦公室。

見了我,笑嘻嘻的說:「你已經通過了組織部門的考核,這二天,任命書就

會下來。小梅的事也差不多了。」又說了許多誇讚我妻子的話。

晚上回到家,我告訴了妻子:「他今天跟我講,那事通過了。」

妻子高興的說:「這樣你就是局級幹部了,我們應該好好的感謝一下他對我

們的照顧呀。」

「怎麽謝?他什麽都不缺。」我說這話時,心中突然掠過一絲不祥的預感,

忍不住緊緊摟住了妻子。

「你這是怎麽了?怪怪的?」妻子溫柔的問我。

我把我的感覺說了出來:「有可能,我們的恩人看上你了。」

妻子聽后,愣了好久才說:「不會吧!」

「這不明擺著嘛,那天在咱們家,當著我的面摸你的大腿。還有最近他看你

的眼神。」妻子被我的話說愣住了,躺在床上沈默了許久。

「你在想什麽?」我輕聲的問著妻子。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咱們就回東北去。如果說咱們還呆在這的話,和他搞

壞了關係,對咱們以後都不利。要不乾脆我找他一次,看看他到底是不是咱們想

的那樣。」妻子說完看了看我。

「你的意思,如果他真的對你有想法,你就犧牲自己一次?」我不舒服的問

著妻子。

「那你說怎麽辦?你知道我不是那種女人,但是欠別人太多了,總是不好的

,如果你能夠平衡自己的心態,我可以找他一次,萬一不是那樣呢?」妻子說。

我也找不到更好的解決辦法,又爲妻子的話感到氣憤。翻過身去,只顧自己

睡了。

我們再也沒談及那天的話題。

八月底,快下班時,我接到了妻子打來的電話,說晚上單位有活動。

我睡到12點多醒來,見妻子還沒回來,不免有些擔心起來,就給妻子打了電

話。電話響了好一會,妻子才接,好像是在一個非常安靜的地方,妻子聲音有些

氣急,我問妻子怎麽了?妻子說沒事的,讓我先睡,她一會兒就回來了。於是,

我安心的睡下。

迷迷煳煳中被妻子上床的動作弄醒,我問了句:「幾點了?」

「睡著了還那麽硬,不早了,睡吧。」妻子摸了一把我的雞巴,背對著我睡

了。

被妻子的手刺激了一下,我有些清醒了。轉過身抱著妻子,一隻手輕撫著妻

子的乳房,另外一隻手撫摸著妻子的陰部。

「別鬧,快點睡覺!」妻子有些拒絕的輕聲說道。

但是我的手觸摸到妻子的陰部,那兒已經非常的濕滑。

我說:「還說不要呢,都流口水了?」

妻子沒理我,我扒開她的內褲插了進去。

由於妻子始終沒什麽反應,自己插了會覺得沒勁,就放在了裡面不動了。但

是我覺得有點奇怪,因爲妻子從來沒有這樣過的,平時我的雞巴一進去,就會她

被下面的小嘴吸住的。

「你今天怎麽了?」

妻子仍然不理我。

我一看鍾,都三點多了,有些火了:「晚上真的是單位活動?」

這時,妻子回頭看了我一眼,嗓子有些沙啞的說道:「你真想知道我就告訴

你,但是,在我說完以前,你不許插話,更不許生氣。也許已經猜到了,我和他

在一起。」

「誰?難道是他?」

「嗯,今天早上,他給我打電話,晚上請我們局長吃飯,讓我開車和王局長

一起過去。吃飯時就我們三個人,他說局裡準備提拔我到政治處當副處長,讓我

要好好感謝王局長。這時我就坐在他的邊上,他在桌子下又把手放在我的大腿上

。這時我已經十分清楚了,上次在我們家,他並沒有醉而是故意的。我擔心王局

長看見,不便推開他。又不能任他這麽摸著我的大腿。所以,我故意站起來向王

局長敬酒,他只好把手從我腿上放下。」妻子又回頭望了我一眼繼續的說下去。

「后來,我們局長到外面接電話。他乘我沒有防備時,摟著我的腰我臉輕輕

的親了一口,我馬上推開他,說,別這樣,王局長會看見的。他鬆開了我,借幫

我整理衣服,似是不經意的把手蹭到我的胸前,還捏了一下我的乳房。」

「后來呢?」我問道:

「后來,王局長接過電話,進來說出了點事,一會局裡來車接他。王局長走

后,我們也結了賬出來了,看他喝了不少,就沒敢讓他自己回去。送他到了他家

樓下,下車時,他路都走不穩了,由於在心理上,我覺得咱們欠他的實在太多了

,平時把他當成長輩看,非常的尊重他,也沒多想,就扶他上了電梯。」

「后來呢?你說,不管你做了什麽,我知道你其實是爲了這個家。」

妻子在我安慰下有些結巴的說:「后來就進了他的房間。」

「你和他做了?」

「嗯!」

「你沒有拒絕?」

妻子閉上了眼睛說:「進去以後,他並沒有對我怎麽樣,說想吹吹涼風,我

們趴在窗台上邊看夜景邊聊天,我說非常感謝他這些年來像父親般的對我們的幫

助和關心。他並沒有說什麽,不一會,他端來了杯給我,接過來后,他的一個手

像是無意似的摟住了我。」

「你說下去,我不會生氣的,我想知道每一個過程。」

這時,妻子有些難爲情的別過臉去,繼續說道:「我感到他抱著我后,輕輕

的對他說,他,別、別這樣好嗎?我丈夫知道了他會難過的。他摟著我好久不響

,后來他輕輕的說,我真的很喜歡你,我也不想傷害你丈夫,更不願意強迫你不

願意做的事情。后、后來,他就兩隻手摟住我吻起我的脖子還有臉。老公,你真

的不要生氣,結婚這些年來,你知道我是個非常本份的女人。」妻子解釋道。

儘管此時在妻子的敘述中我心中充滿了醋意,但不否認也有些刺激,我把雞

巴從妻子陰道裡抽出來,壓到她身上重新頂了進去。

「你說,沒關係的,后來又發生了些什麽?」

我已經十分清楚後面會發生什麽了,但是心中有種強烈的慾望強迫自己再問

下去。

我慢慢抽動起我的雞巴對妻子說道。

「我在他的摟抱中想掙脫開了的,但是,我覺得自己一點力氣也使不上,任

他這樣從側面抱著。漸漸的,我發覺他的呼吸越來越急促,把我摟的越來越緊,

我、我甚至可以感到他下面的東西頂著我,我有些不自然了,我想轉過身體推開

他。可就在我轉身的瞬間,他吻住了我的嘴唇,並用力吸了起來。我的腦子裡一

片空白,就這樣過了好久,手中的杯子掉在了地上,我才過神來,他的手都已經

穿進了我的衣服裡了。」

妻子有些害羞的扭了一下在回憶中已經氾濫的下身,我二隻手按住了妻子的

乳房,勐烈的抽動了一陣,然後停了下來:「你再說下去,我想知道你們之間發

生的一切。」

妻子沈默不響。

「說呀?怎麽了?」我催促道。

「後面不就是哪回事,我不想講了。哎喲…。」妻子陰道勐的抽搐了幾下,

我又狠命的插了起來,妻大聲的呻吟著…。

重新回到床上,我摸著妻的乳房說:「反正事情都發生了,我不會怪你和他

做了什麽的,我只是想知道我親愛的妻子在和別的男人做愛時,是不是也和我一

樣?」

在我的再三安慰下,妻子伸展了自己的身體,偎依在我的懷裡又開始說了起

來:「這時,我想反正都已經這樣了,就算是對他這些年來幫助我們的一種回報

。我冷靜下來,對他說:『你先別動,聽我和你說句話。』他停了下來看著我,

於是我說,『我們家對你都十分的感謝和尊重,也不知如何報答你。但是,這是

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現在你想對我做什麽就做吧。』他聽了我的話以後,眼睛

都有些紅了。他說他真的非常喜歡我,否則他不會對我這樣的。他還說,有那麽

漂亮的女人,他都不曾動過心,這些年我是他唯一喜歡的女孩。我聽了以後,不

知爲什麽,好像也流淚了,於是我說,我來。」妻子突然不說話了。

家裡安靜的只聽見冰箱的聲音。過了好久,我才低聲的問了句:「后來呢?

妻子歎了口氣又繼續道:「我讓他鬆開手到了臥室,拉上了簾子后轉過身面

對著他,自己解開了上衣,整個上身除了胸罩外,都暴露在他的眼前。」

妻子看了我一眼又繼續道:「我把衣服扔到地下以後,走了上去,閉著眼睛

輕聲的說:現在你來吧。這時,他卻說:我真的不想傷害你,你穿上衣服,走吧

!我沒想到他竟然會對我這樣說,感到非常的意外,眼大眼睛看著他,於是二個

人就這樣僵持著,正當我在猶豫是穿上衣服馬上走呢,還是…他勐然把我拉到他

的懷裡,貼著我嘴用力的親吻起來。」

妻子又遲疑的看了我一眼繼續道:「他這次在親我的同時用手推開我的胸罩

,開始撫弄起我的乳房,並且還親、親了上去。直到我覺得有些疼了,喊道:輕

點,你弄疼我了!」

妻子說到這時,對我輕輕的說:「老公,下面的我不想再說了,行嗎?」

我說:「我想聽。」

妻子調整了一下姿勢,用手撚了撚我雞巴,說道:「好吧。他把我抱到床上

后,我有些難爲情的對他說,把燈關了行嗎?但是,他並不理會我說什麽,馬上

就解開了我褲扣,從裡到外一下把我脫完了。拉開我的雙腿,頭埋在我二腿之間

就吸了起來。我被他這麽一吸,整個人都有些發飄了,雙腿不由自主的夾住他的

頭,我想著是不應該這樣的姿勢,尤其在另一個男人面前。但是,老公我沒辦法

。他親的我實在太舒服了,舌頭像個鈎子一樣,伸進我的裡面一勾一勾的,再勐

的一吸,我的心似乎都讓他被扯了出來。在親的中間他擡頭問我:舒服嗎?嗯。

我在迷迷煳煳中回答了他。在他吸吮下,我還有了一次高潮,流出來的東西他全

部嚥了下去。當他爬上我的身子把我壓在下面想親我嘴時,我說:別!髒!可他

卻笑著說,髒什麽?還不都是你自己的,說著撚了我一下鼻子。我難爲情的別過

臉去。」

「像我那樣親你嗎?」我酸熘熘的問道。

妻子打了我胸脯一下說道:「你才不會親那麽久呢。」

這時,妻子精神狀態已完全放鬆,情緒上不再緊張和不安「后來呢?」我問

道。

妻子又抓了一下我的雞巴說道:「他親了我的臉、脖子和嘴巴,后來他把他

的雞巴放到我的嘴唇邊也想讓我親,我緊閉著嘴,他那裡都流水了,粘在我的嘴

唇上。他看我不同意就又親我的下面,我讓他親的都快喘不上氣來了,只好張開

嘴巴呼吸。他趁此機會把他的雞巴放進我的嘴裡,還要我用舌頭舔。老公,我…

「沒關係老婆,你繼續說。」我用雞巴頂著她的肚子,聲音顫抖的說。

「見我親了他的雞巴,他雙手捧起我的臉,先在我嘴上親了一口,然後說我

要在你身上蓋上我的印記,便用力吸我的乳房,你看,就是這個。」

妻子說著,讓我去看她的左邊乳頭下面,有個暗紫色吻痕,我心疼的撫摸著

問她:「疼嗎?」

妻子摟著我的頭說:「獃子,不疼的。」

我親了親妻子有痕迹的地方。

妻子又繼續說了下去:「后來他把我壓在身下,不知他是緊張還是長久沒做

愛了,雞巴在我的下面頂了好半天卻找不對地方,我又不好意思去引導他進來,

頂得我都有些痛了,只得盡力的把腿張的開開的,好不容易,他才插了進去。」

妻子有些激動的說:「他的雞巴真的好粗,把我下面撐得滿滿的。」

妻子休息了會,看看我的反應,捏了一下我的雞巴說:「你這人也真是變態

,聽妻子和別人做愛,自己竟然會硬成這個樣子。」

「不知怎麽了我,除了心裡有些醋意、不舒服外,我還覺得非常的刺激。」

我推了推妻子讓她繼續說下去。

妻子這時「吱」的一聲笑了起來,我問她笑什麽?

「其實他挺有意思的,我剛體會到他插進來那種漲漲的舒服的感覺,他就在

我裡面射了出來,熱乎乎的。」妻子不好意思的把頭埋在了我胸前。

好一會才繼續說下去:「也許是他好久沒接觸女人了,一碰就射了出來,他

射完后就爬在我身上一動不動。他射進去的東西慢慢從我下面流了出來,我使勁

的把他推開,去了衛生間。我從衛生間出來時,看到他仍然赤身裸體的靠在床上

,我這才看清他肚皮下面的那個東西,龜頭又粗又大,黑黑的,還沒完全軟下去

。他看著我說:你真美!第一次被你以外的男人這麽全身赤裸裸的看著,我有些

難爲情,於是我想趕緊穿衣服。在我轉身找衣服時,他又過來把我抱起來回到床

上,說是躺會兒再穿,我要拉過毛巾被蓋住自己的身體,可他不讓,把我摟在身

上親我的嘴、臉、乳房還有下面。」

聽妻子說到這兒,我再也堅持不住了,分開妻子的雙腿把自己的雞巴插進了

妻子的身體裡。

我邊抽動邊問妻子:「再后呢?」

妻子在我的抽動下,也興奮起來,可以感覺到妻子陰道裡流出的淫水,已順

著會陰淌到屁股兩側。

妻子嘴巴裡發出了「噢…啊…」令人消魂的呼應,豐滿的屁股配合著身上的

我而大幅度的扭動,她清麗的臉上,洋溢著性快感的陶醉光澤…我忍不住將手探

到妻子的肛門外,輕輕捏摸。

妻子勐的繃直了身子,「喔…來了。」

我再也忍不住了,又一次的在妻子身體裡射了精。

好一會,妻子仍然沈靜在性愛給她帶來的興奮之中,摟住我不讓從身體上下

來。

「他后來又玩你了嗎?」我問道。

妻子呼出口長氣說道:「哦…老公,真舒服。沒想到剛射完精的他,下面又

硬了起來,想分開我的腿再次的插入」

妻子看了我眼繼續說道:「我心裡是不希望再和他做了,於是,輕輕的對他

說:我累了,用手幫你行不?他點了點頭,讓我坐在他的肚子上。我用手握了他

的雞巴,好硬,就跟你剛才的差不多。」

「他的雞巴到底是怎麽樣的?」我問道。

「沒你的長,只是他的龜頭特別的大,好粗,比你的要粗許多。」妻子說著

又捏了捏我的雞巴說道。

「在我套弄著他的東西時,他從後面伸過手來揉我的乳房。我努力的使每一

次套弄都是從上往下的,盡可能刺激著他。這時,他又按我的頭,我知道還想讓

我去親他的雞巴。爲了讓他早點出來,我只好從包裡找出濕紙巾幫他擦了擦,一

邊用手套弄一邊把他的龜頭含在嘴裡吸,舌尖頂著他的尿道口。我感到他腿有些

直了起來,知道他可能快要到了,可我的嘴剛離開,他在我手裡的東西,一跳一

跳的又射了出來,我的嘴裡和臉上和胸脯上都是的。真沒想到,都50多歲的老頭

了,還那麽的厲害。」

「后來你們還有身體的直接接觸嗎?」我仍然關心的問道。

「他這次射了以後,好像有些疲勞了,抱著我躺在床上休息了一會,我再次

去了衛生間準備回家。當我從衛生間出來時,他已經坐了起來,看著我的一舉一

動,我讓他背過身去別看我穿衣服,他盯著我的胸脯說:你的乳房真漂亮。那天

晚上看過后,當天夜裡還夢遺了。這些天,晚上一閉上眼睛,腦子裡就現出它的

影子,邊想著你的乳房邊手淫。我聽后感到臉熱熱的,讓我感到奇怪的是,說話

中,我看見他下面的那個壞傢夥又有些擡頭了。」妻子使勁的向我身上靠了靠。

「就在我剛穿好胸罩正找自己的內褲時,我的電話響了。這時我不知道是接

還是不接,而當我猶豫不覺時,他拿起我的包找出電話在遞給我同時又從身後抓

住我的乳房,那該死的東西還頂在我的屁股上。都是你的電話!」

妻子白了我一眼。

「怎麽了?」我問道。

「就在我接你電話時,他乘機把我抱到他腿上在床邊坐了下來,又解開了我

的胸罩,吸住我的乳頭,還把他的那東西又插到我下面用力的頂著我,我在和你

通話,怕反抗你聽出來,心裡緊張的不得了。而我當時又不能夠叫出來,覺得像

被關在一個密不透風的罐子裡,悶死我了。這時,你還在電話裡唠叨個不停。」

這時妻子用力的捏了我的雞巴一下,它已經又硬了起來。

「怪不得,我在電話裡聽到你的聲音怪怪的。」我自言自語的說道。

「和老公通電話的同時,自己正和另一個男人在做愛,心裡有種說不出的刺

激。我甚至可以清楚的感到,我流了好多好多的水,順著我大腿內側都淌到了他

的腿上,他還不停的用力吸吮,裹弄我變得堅硬的乳頭。我的身子象漂在空中,

只好雙腿緊緊的夾住他的腰,乳房貼在他赤裸的胸脯上。放下電話,我痛快的大

聲叫了起來,嗓子可能就是那會喊的,現在還有點痛呢。后來,當他又射在我的

裡面時,我覺得嘴裡乾的燒心,就想著能喝點什麽,下意識的親他的嘴,吸他的

口水。好一陣子,我的心才平靜下來。和你好久都沒有這樣的感覺了…。」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