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黄蓉别传1 霍都

黄蓉别传1 霍都

近的襄阳城似乎有点风声鹤唳,盛传蒙古大军又企图卷土重来,他们的先头部队似先抵达襄阳不远之处扎营,並且派遣探子混入城裡刺探军情。城裡的謡言很多,民众皆道聽途说,拚命抢购粮食,油盐等日用必需品。襄阳守城大将军急忙向郭靖和黄蓉求救,请求解决燃眉之危的良方。此时,黄蓉懷胎五个月,平时平坦的小腹已微微鼓起,不过无损她的天姿国色,反而多了一份成熟,娇媚诱人,令男人垂涎三尺的夺命风韵。蓉兒,妳身懷六甲,大将军那边且让我及丐帮兄弟等人去就行了,妳在家好好休养吧,免得动了胎氣,反而不美。」郭靖温柔地安抚爱妻,这傻小子人到中年也渐渐学会了如何哄哄妻子啦。「你们一切都要小心行事,同时,别忘了给我报个信。」黄蓉觉得夫婿的关心與體贴比甚麼都珍贵。自郭靖與丐帮众兄弟離开郭府後,黄蓉百无聊赖地在书房翻阅一些典籍来消磨时间。此时,忽闻院子里传来一阵嘈杂声,好像大武小武也参予其中。

黄蓉拖着懒洋洋的娇躯前往查看个究竟,岂料,还未踏出书房门口,突然有阵冷风袭至,黄蓉随即退回书房,只见一个身形高大作书生打扮的青年闯了进来,还顺手把房门上锁,原来是蒙古王子霍都。「黄帮主,别来无恙吧?小王非常想念妳啊!」一脸邪笑的霍都色迷迷的瞪着千娇百媚的黄蓉。體态撩人身穿薄纱的黄蓉强作镇定,若在平时黄蓉的武功肯定比霍都高,但如今懷孕五个月,行动是大打折扣,而霍都又阴险诡诈、鬼计多端,今回非要打足十二分精神好好应付不可了。「你可知乱闯他人住宅是很不礼貌吗?难道那就是蒙古人的礼节?」黄蓉从容不迫地严厉质问他。黄帮主,想不到不见多月你比前更艳丽成熟,尤如熟透的葡萄一般诱人垂涎不已!」霍都完全不理会黄蓉的斥责,反而越看黄蓉越是心癢难搔,真不愧是当今武林第一美女,即使懷了孕和发怒当中,还是如此美艳撩人,仍然让所有男人忍不住慾火沸腾,甘心为她举枪致敬!聪明绝顶、心思慎密的黄蓉、见到霍都一双淫邪的眼睛一直在自己身上各处打转,尤其那双饱满坚挺不坠的雪白玉乳、和突出的乳头、虽隔着身上的薄纱仍隐然若现、相当诱人。她两条修长、浑圆、弹力十足、线条優美悦目的美腿在薄纱覆盖下显得十分性感、热力四射。还有她成熟美艳的俏脸、全身细腻光滑如羊脂般的冰肌玉肤、胴體里散发开来的阵阵成熟女人體香、她娇艳欲滴的红唇吐出来的每个字、似乎都充满着性挑逗。

黄蓉虽然已婚,郭芙亦十来岁了,被霍都这般直接而又赤裸裸的眼光看到浑身发烫,呼吸有些急速,胸前那对诱人的玉乳更上下起伏跌宕不己,她不禁双颊绯红,向霍都娇叱:「无耻野人、敢向本帮主如此无礼轻薄,简直不识抬举。接招吧!」话声方落,立即使出黄药师的落英掌向霍都身上攻去。霍都那敢怠慢,立即展开身形出招还击,而且每招皆攻向黄蓉身上各敏感部位,如:乳房、臀部、阴户、柳腰等。同时,嘴巴更是毫不放过猛地大声挑逗、淫亵色情说话讲过不停:「啊,黄帮主,妳的玉乳可真弹力十足啊……唔,多诱人的美臀、又翘又浑圆……嗯,好修长的美腿……喔,黄帮主,妳性感的檀口喷出来的氣息……唔,好香唷!」黄蓉满脸红潮但又不断告诫着自己,千萬别中计动了胎氣,一面使出落英掌绝招来过速战速决。只见她杏眼圆睁,娇叱一声:「着!」玉掌已伸到霍都胸前、正要吐氣发劲之际,突然见到霍都身上的长裤掉了下来,那根杀氣腾腾的大肉棒硬绑绑地翘起向着自己,黄蓉简直被这景象吓呆了,动作就因此停顿了幾秒钟。正所谓高手过招、往往就因为这么丁点时间的耽误而改写结果,今次也不例外。霍都似乎皆预估到有此结果,他一面迅速把自己的上衣脱去,一面用他赤裸强壮、胸毛满布的身體扎实地紧搂着黄蓉、併火速将她抱起紧靠压向墙上。事情的发生如电光火石般快,当黄蓉稍为定过神来时,她性感诱人、娇艳欲滴的红唇正被霍都饑渴辗转吸吮过不停,那種有異於郭靖的男人味浓浓地罩着她,还有他柔软的胸毛隔着薄纱亦能刺激到她敏感的乳头。虽然奋力挣扎,她全身简直动弹不得,还来不及紧咬贝齿之际、霍都又湿又粗糙的舌头已突围伸进她口裡、全力追捕她香滑的丁香舌头,而且很快與她的香舌纠缠一起。

黄蓉口腔里的香津玉露霍都饑渴地吸吮不休,如此般窒息式的拥吻、黄蓉有生以来尚属首次遇到,她很快就氣息咻咻、娇喘浪啼,乏力挣扎,小嘴不住发出尽是惹人性慾沸腾:「唔……唔……唔……唔……!」之娇吟声。霍都紧搂着黄蓉那香喷喷柔若无骨的胴體,以雷迅不及耳之手法强吻她性感的红唇,又成功突袭她口腔内,與她香舌纠缠不休,同时更尝尽她口腔里的玉津甘露……他知道黄蓉已逐渐失去抵抗能力,从她一双雪白藕臂由轻轻搥打他,至停止、软软垂下、到轻轻揽着他腰间……他知道今次会成功地享受到这位武林第一美女的胴體,甚至可以用精液灌满她百年难逢的美穴。想到这里、霍都显得異常兴奋高亢,他的湿吻让娇艳诱人的黄蓉领会到甚麼叫狂热的滋味。霍都遂趁她陷於迷惘时将她娇嫩肉體抱到宽大的书桌上,当然他贪婪的嘴唇亦寸步未離开过黄蓉吐氣如兰的小嘴。黄蓉实在喘不过氣来、拚命摇摆皓首以摆脱他窒息式的湿吻,当霍都松开她红唇之後,随即吻向她耳垂、细致的粉颈,他更用舌头舔她耳里的洞洞,登时令黄蓉全身发软,娇喘连连。霍都嘴裡不住称赞着:「唔唔……好香的粉颈……唔唔……好滑的肌肤……」他的手随即拉掉黄蓉身上的薄纱,高耸饱圆的双峰把她丝缎般的小背兜撑得饱满,霍都用牙齿松开了它。啊,两颗圆润、雪白、细腻、香喷喷、又坚挺的玉峰应声弹出,霍都一时间呆住了,真是世上难得的極品!他的手有点兒抖颤的抓住其中之一,再用发热的嘴唇吻住另外的浅红色乳头,他仔细品尝,又用手轻揉、细捏、使之变形……用不同方式和力度去把玩黄蓉的一双骄人玉乳,他甚至用舌头在乳晕上打圈,用牙齿轻咬、慢磨她那突出变硬的乳头、他甚至狂妄的吸吮着黄蓉那对饱胀和突出变硬的乳头,阵阵乳香和乳液……

从来未尝试过这样子调情的黄蓉、一下子陷入情慾與道德上的煎熬当中,一方面她被吻被舔被轻咬得十分舒服,以致胯下蜜穴早已湿漉漉了;另一方面她深感对不起郭靖,除了自己丈夫外竟然让第二个男人享受着自己的胴體,而且还蜜汁淫液流过不停呢。时间随着彼此的喘息声中分秒溜走,霍都並不满足单单黄蓉雪白香滑的酥胸而已,当这对饱满圆润的乳房被吸吮到又挺胀又突出时(一对酥胸全沾满了霍都的口水),他的手开始在黄蓉的胴體上四处遊走揉捏抚摸,它越过微鼓起的腹部,来到了那聖潔胀鼓鼓、被乌柔细长的毛发覆盖的阴户上,黄蓉那两片肥美娇嫩又湿漉漉的花瓣一开一阖地颤动,和喷着热氣;中间那条粉红色的裂缝正渗出乳白色透明的蜜汁。他仔细地用中指伸入那水汪汪而粉红色的裂缝,一阵子的轻刮搅弄,立即水花四溅沾满了手指,他细心放入嘴裡品尝,撲鼻的女人肉香竟带着淡淡的甜味,原来黄药师自少即让黄蓉服用不少珍贵药物,以致她拥有異於常人的體质和天姿国色的花容月貌。

霍都目睹俏黄蓉的蜜穴如此美绝诱人,忍不住埋首在她两腿之间伸出他粗大的舌头轻刮带舔去搅弄那两片肥美的花瓣和充血变硬的肉芽,又用嘴狂吸猛吮汹涌而出的花蜜,黄蓉那乳白色透明的淫液弄得他满脸满嘴都是和也沾湿他脸上的毛发。他同时又把手指伸进阴道里去进进出出,有时则轻捏那突出的小肉芽……黄蓉那裡经得起这般高超的性挑逗,已完全陷入情慾的深渊里,甚麼丈夫、女兒、家庭、道德完全抛绪脑后,她粉嫩的肌肤呈淡红色,曲线優美、柔若无骨的胴體正散发着如同春药般诱人的體香。霍都见到黄蓉如此般娇媚淫浪的美态,她身上诱人的肉香绕鼻而至,早让他慾火焚身,胯下之大肉棒早已胀硬如铁,於是,他二话不说,把黄蓉一双粉雕玉琢的美腿分开,用紫红色的大龟头先轻刮與撞击她粉红色裂缝裂及那小肉芽若干下,蜜汁淫液如缺潮水般浸湿了他整根肉棒,俏脸酡红的黄蓉轻轻低吟着:「不要……不要……碰我那裡……啊……」她话声未完,霍都的大龟头猛然破穴而进、一时水花四溅、肉棒突入层层嫩肉的包围而直达花芯,顿时,他大部份肉棒即被圈圈嫩肉包围吸啜和紧箍,还有一小截露在外面。

他喘着氣,不敢稍作移动,因为从他肉棒传遍全身的那種酥麻快感令他幾乎要射了精,好不容易逮到良機享受这位名闻武林的美女的娇贵胴體,若就此弃甲曳兵可笑死全世界啦!霍都连忙运氣丹田守稳精关,一面用嘴盖上黄蓉那吐氣如兰的檀口吸吮她口腔内的津液,也再度與她的丁香美舌纠缠着,两人的呼吸声也急速粗重起来。黄蓉娇嫩的蜜穴被霍都的大肉棒塞得饱胀,本来黄蓉可以运功把蜜穴裂缝锁窄,将他的肉棒拒於门外,但霍都的调情手法太过高明,也让初尝甜头的黄蓉措手不及,以致大肉棒能顺利插入一大截。此时,大龟头不断地轻刮挤压着花芯,令美得够艳丽的黄蓉酥酥麻麻至極点,美味可口的蜜汁淫水汹涌过不停,终於,这百年难得的美穴亦吞噬了霍都整根大肉棒。黄蓉忘形的浪叫声太过销魂蚀骨了,无形中也鼓励霍都更卖力更拚命去干。他耸动着臀部如狂风暴雨般挺进抽出,每次都掀动那两片肥美的花瓣,也带出阵阵香喷喷的蜜汁,沾湿了两个抖动而又吻合得天衣无缝的性器官與毛发。赤裸的黄蓉雪白诱人的胴體正蒙上层薄汗,如春药般的體香似越来越浓郁,霍都幹得性起,正想把黄蓉翻转过来趴在书桌上换过姿势试试,突然有人在敲书房的门。「师母,妳没甚麼吧?我们方便进来吗?」原来是大武小武在外面聽到似乎有男女交欢之呻吟声传出,故敲门问个明白。

即时,黄蓉从性慾的深渊中初醒过来,但她却无可奈何、作不得主,又不想让徒弟见到自己被姦淫的狼狈样,只好清一清喉咙娇声答道:「我很好,你们不用进来,我正在休息喇。唔唔……」原来霍都吃定黄蓉不敢讲出真相,趁他们交谈之际已将黄蓉翻了身趴在宽大的书桌上,分开她的玉腿,让她雪白诱人、又浑圆翘起的美臀抬起,再策动大肉棒沉重却缓缓的抽插着那粉红色的美穴,一下比一下重,一下比一下深「卜滋,卜滋,卜滋……」的两性器官的撞击声、再次令黄蓉用手掩着檀口免得销魂的叫床声驚动了门外的大武小武。哈,霍都这回可乐透了,他不但用他的大肉棒继续挑逗着黄蓉的情慾,还举起她一条曲线優美的玉腿,用舌头在黄蓉潔白细长的玉趾上一根根的舔舐、吸吮,一路沿着直吻和舔舐上去。」美绝艳丽的黄蓉是最怕癢的,她忘形的扭着那冰肌玉肤般的胴體娇呻浪吟不己。她这么狂乱地抖动,更刺激霍都无穷无尽的性慾,他紧抓住黄蓉的雪臀,大肉棒抽插得更为落力「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之声清脆俐落地响起。

这时,门外的敲门声再次响起:「师母,妳真的没甚麼吗?」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