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洗澡的意外經曆

洗澡的意外經曆

洗澡的意外經曆

那時我在南方襄城打工做基建,那還是個尚不發達的城市,到處都可以看到

七、八十年代的影子。

每天繁重的勞累,能洗上個熱水澡成了我們這類人的幸福,這個城市主要是

一些大衆類的洗浴場所,我們居住的附近就有一個,所以我成了那裡的常客,說

是洗浴廳,其實就是一間間隔離開的小單間,有的一個噴頭,有的兩個,沒有盆,

也不分男女,那間空閑就進那間,就這樣也是門庭若市,也許是消費低廉,再者

就是低薪和打工者占的比例太多吧。

對於我這個單身在外打工多日的人來說,沒有錢去找女人滿足自己,只能用

最原始的辦法來自慰了,這樣,洗澡就成了我最快樂的事,我時常在洗澡時,聽

著隔間女人洗澡的動靜,還有有時她們尿尿的噓虛聲,條件反射般地陽具勃起,

只可惜單間間隔很密,一點縫隙也沒有,自己只能享受地閉著眼打著手槍,看著

白漿般的精液噴射而出,彷彿一天的疲勞都得到了發泄,幾乎樂此不彼了。

快過節了,洗澡的人也比往日增多,在外排起了隊,我一看,中老年婦女居

多,當輪到我時,已經接近黃昏了,空著的單間是雙噴頭的,我進去洗的時候,

旁邊的單間不時傳來女人的說笑聲,覺得很有新意,自己被那麽多女人包圍著在

洗澡,卻只聞其聲不見其人。

這時突然有敲門聲,我關了水,用毛巾擋住下體,開了條門縫往外看,原來

是澡堂看門的老頭,我看他身後還跟了個50多歲的老婦,就問他有什麽事,門

包說小兄弟,今天人太多了,現在也晚了,這位老太太還著急,可現在就你這空

著一個噴頭,你能不能通融一下,讓老太太進去洗。

我當時就本能地拒絕了,說這怎麽能行,她是個女的,老婦人搶著說,大兄

弟,我做你媽的年齡都早夠了,我真的趕時間,你就行個方便吧,門包老頭也說,

這沒什麽,以前這樣的事也有過,沒人說閑話。也許這地方夏天成過家的女人都

裸身在外洗澡,也不避男人,所以也沒人太在意這事。其實我心裡是求之不得的,

但表面還是一副很不情願的樣子。

這時那個老婦就推門而進,我裝著半推半就的樣子同意了,門包老頭謝了就

走了。我闩了門,仍然用毛巾擋著下體沖沐浴,老婦進來就不緊不慢地背對著我

脫衣服,對我一個長時間沒碰過女人的男人來說,赤身對著一個女人,本身就已

經不能自控地有了反應,JJ也倔強地擡起頭來,把毛巾頂成了帳蓬樣,老婦微

胖,齊肩的頭發也已見白,我從背面看她皮膚保養的還行,也算白嫩,她一件件

脫著,小心折好放進簡陋的壁櫃里,當她的碩大屁股出現在我面前時,我一下不

知怎麽就有了些沖動。

這時她脫完了,轉過身,我看她兩只下垂的乳房,兩只奶頭象黑葡萄一樣,

乳暈也紫黑,不過也算堅實豐滿,顯得一些臃腫的肚子,還有兩條海豚般的大腿,

陰毛已經見白,被兩條豐滿大腿和稍微下墜的肚子的擠壓下,陰部成了一個明顯

的鼓溜溜的三角包,一條老陰縫象用重筆畫的一樣,在她這個年齡,這個身材也

算是不錯了。

她扶著牆坐在用來穿衣用的長椅上,嘴裡說著,唉,老了,排隊站一會就累

了,說著取出了煙,還遞給我一支,我伸手接了,但這樣毛巾就掉到了一邊,勃

起的陽具就這樣瞪著獨眼盯著她,她看到了,一點也沒吃驚,還笑著說,還是年

輕呀,年輕真好呀。

我有些不好意思,殷勤地給她點煙,挨著她坐下拉了會兒家常,椅子也就一

米見長,她碩寬的身體佔了大半,我緊挨著她,她的裸體就這樣和我挨在一起,

我有種很舒服的感覺。聊天中我知道她是一家人家的保姆,老伴已經過逝,自己

做保姆已經兩年多了,主人家是一個老頭帶著個孫女,這樣聊著我可能注意力分

散了,雞巴也就恢複了正常狀態。

我當時就猜她這麽不在乎,肯定和主人家的老頭應該有染,但這現在來說也

是常情。抽完煙我說大嬸快洗吧,我先給你放放水,管里的水開始挺涼的,她感

激地說,好孩子,還鼓勵般地拍了下我的屁股。

這樣她就用手試了我放了一會兒的水灑,感覺還涼,我就說大嬸你到我這個

噴頭這先洗,她謝了開始洗,當她淋頭時閉著眼,我就屏住呼吸,幾乎貼近她的

身體,仔細看她的奶子和陰部,陰部已經被水流順勢而下,陰毛成了倒三角的一

片,水流順著毛梢向下流著,我已經清楚地看到了兩片鬆弛的陰唇,顔色紫黑,

不時貼身流動的水弄的亮光時閃,更誘惑著我想探個究竟,這樣我的雞巴又硬了

起來,雖然是個老婦,但也是個不缺物什的女人呀,對我來說這已經是百年不遇

了。

我討好地給她遞香皂,還說大嬸我給你搓背,我有搓澡巾,她感謝地答應了,

我讓她扶著牆,背對著我,她微分著腿,碩大的屁股對著我,我輕一下淺一下地

搓著,她很愛用的樣子配合著我,兩只奶子在肚前搖晃著,我這時有些興奮了,

在給她搓脖子時故意身子向前一貼,把硬起的雞巴一下頂到她的屁股溝里,並隨

著搓澡的動作上下摩擦著,她身子微抖了一下,感覺到了,但沒拒絕,仍象沒事

一樣任我做著。

我就把手從背後攏到她胸前,裝做搓胸的樣子搓著她的兩個晃蕩的奶子,由

於搓澡巾只在一隻手上,另一隻就任性地摸捏著她的乳房和奶頭,雞巴也已經別

在她的陰戶外,我個比她高,這樣她的外陰就把我上翅的雞巴別壓著和地面水平

了,我感覺到雞巴在和她的陰唇摩擦著,時而陰毛也刮蹭著我的龜頭,我身體已

經從後面貼緊了她的背,感覺她肥肥的肉不時痙攣一下,不斷刺激著我的神經。

這時也就不言而喻了,我乾脆摘掉搓澡巾,抱緊了也,有些野蠻地兩手揉搓

著她的乳房,奶頭早就硬了起來,我手順著她的身體前面下滑到她的肥陰處,摳

摸她的陰蒂和陰唇,她的兩片陰唇很大,我可以用指縫夾著抻挺長的,然後再突

然鬆手,借著水流的沖淌能聽見很清脆的「叭」的一聲,每到這時,她全身就因

爲刺激上挺一下,帶動我的身體也附和著動一下,好玩極了。

我怕夜長夢多,就示意她分開雙腿,她上身下屈,和支撐的兩腿幾乎成了直

角,碩大的兩片屁股分開了,坳黑的肛門和逼一覽無餘地展現在我面前,這樣水

流就打在她的背部,兩只奶子在水流的沖擊下,從奶頭那往下形成了兩條時斷時

續的水線,水流的聲音和抽排氣扇的動靜掩蓋了她的呻吟聲。

我把手屈成碗狀,接了些水,另只手兩指掰開她的兩片陰唇,裡面的紅肉和

陰口明顯地暴露出來,陰蒂也因爲刺激而有些突出發亮,象一隻眼睛一樣看著你,

我把水澆向她的陰口,這樣反複幾次,直到陰口足夠濕滑,於是我一手攥住雞巴,

對準了她的陰道門,毫無阻擋地插了進去。

她喔了一聲,我感到裡面挺熱的,就兩手捏住她的肥屁股,慢一下快一下地

抽插起來,她溫順任我擺布,嘴裡一直低聲地喔喔著,我每下抽插撞擊她的身體

都會濺起一些水花,我不時地摸捏著她的兩個奶子,還把手從她腿胯處拐過去,

邊操著邊摳捏她的陰蒂,不時拍打她的肥大屁股。

畢竟是老婦,陰道很松,這樣只能讓我的射感來的能慢些,我有時會把食指

貼住雞巴,插的時候雞巴和貼緊的手指齊頭並進,感覺好爽,手指可以任意摳弄,

雞巴也有了被陰道壁擠壓的刺激,她也感到了久違了的刺激吧,渾身癱軟,幾次

腿都彎下去,彷彿要跪在地上,我就強制般地掐著她的腰把她擡起,也不知道我

抽插了多少下,反正後來我瘋了般地猛攻著,已經溢出的淫液在劇烈的抽插中發

出「呱叽呱叽」的響聲。

也許是怕時間拖的太久吧,這樣在她漸漸越來越大的近似哀鳴的呻吟中,積

蓄已經的精液終於怒射了出來,我一下爬伏在她的背上,暖暖的水流打在我背上,

我的屁股大幅度地前後左右扭動著,似乎在她的逼里攪得天翻地複一樣,把最後

的一點余精也毫無保留地擠射出來,而後感覺身體象被掏空了一樣,無力地趴在

她背上,她也由於疲勞和快感兩腿支撐著我顫抖著……

我慢慢撥出雞巴,一縷精湯順勢而出,她伸直了身子,轉過身來,臉上略帶

些紅暈,有些讪笑地就著水流沖洗她的陰部,不時滴淌出我射入她體內的精液,

我這時突然有了一種後悔甚至后怕的感覺,這也是男人的通病吧,做完了就和做

前是兩個人兩種心態,我甚至認爲自己是在暴虐一個老人,懷著這種情我簡單沖

了下就穿衣服走人,臨走進說大嬸你的澡票錢我給你付,她友好地說謝謝你大侄

子,我說大嬸我們以後有緣再聚吧,說了就走了。

從那以後過了有段我沒去那家洗澡,男人就這樣,過后又想了,越想越刺激,

后來去了也再沒遇到她,她沒遇到類似的事,不過這一次讓我記憶猶新。絕對真

實原創,是我的親身經曆。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