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牛大醜風流記(74)

牛大醜風流記(74)

(七十四) 遊玩

國慶要到了,大醜與春涵打算開心的玩玩。店裡的事,就交給淺淺了。經過一段時間的觀察,春涵看得出,這姑娘是可以信任的。手腳雖不那麼麻利,做事已經很用心了。人也不笨,在春涵的熏陶

下,已能獨立賣貨了。別看缺乏有些服務員的狡猾與機靈,但絕對不傻,不會場賣賠錢的。

這樣的表現,春涵基本滿意。她剛剛起步,一切慢慢來。不會的東西可以學的。

大醜私下問春涵:“為什麼選她當服務員?我看她不適合當服務員,一點都不精明。”

春涵說:“因為她漂亮。女孩子漂亮,本身就是廣告,東西自然賣得比別人快。沒有誰是天才,天才也得學習。只要用心,蠢才也可能成為天才。難道你生來就會做買賣嗎?我看你剛開始時,還不

如淺淺呢。”

大醜笑道:“你就能護著她。哪天她給咱們賠錢了,你就笑不出來了。”

春涵堅定地說:“我對她有信心,她絕對是個可造之才。”

大醜不再言語了。自己向來是辯論不過春涵的。再說,自己也從來不跟她鬥嘴。他可不想傷感情。尤其在沒有成就好事之前,更不能傷她的心。男人追女人的過程,是從奴隸到將軍的過程。艱難著

呢。

在遊玩之前,春涵把帳整理一下。對著剛剛賺到的那筆錢,兩人都熱血沸騰。春涵把本錢給朋友彙去,剩下的錢怎麼處理呢?經過商量,就那麼辦。十萬元進銀行。留下一萬元兩人零花。其餘的用

在店裡投資。並決定,把家裡堆放的那些襯衫拿出去賣了,便宜點處理,換些現金回來。

春涵順便問大醜:“大老公,你在商業上最高目標是什麼?”

大醜拍拍頭,想了想說:“把咱們開店的那一幢樓都買下來,當個大商人。”

春涵一笑,神態迷人,令大醜眼睛一直。她說道:“你的目標只是小學生的目標。太小了點。”

大醜不服氣地說:“那麼請問牛大夫人,你這大學生的目標是?”

春涵傲然道:“至少得擁有一條街吧。”聽得大醜張大嘴巴,半天才說:“大老婆,你胃口真大。像個女強人,像個大人物。”

春涵一挺胸,說道:“什麼叫像呀,我本來就是女強人,大人物嘛。”

大醜盯著她高高的胸脯,那誘人的曲線,性感的球體,使大醜要停止呼吸。他定定神,口水差點流出來。嘴上說:“大老婆,讓我來看看,你到底哪裡大。”說著,雙手向乳房摸去。

春涵像一條泥鰍,輕松的躲開。佻脫地笑道:“被你欺侮多少回了,我早防著你吃豆腐呢。”大醜撇撇嘴,笑道:“不讓摸就不摸唄,反正早就摸過了。那滋味俺老牛記得清清楚楚。一輩子不忘”

春涵羞得紅了臉,衝上來罵道:“讓你說,讓你佔便宜,看我不拍你。”大醜也知道她會來這手,也及時閃躲。自然,他的身手不行,被春涵捶了多下。不但不疼,倒讓大醜美滋滋的。事後想起,

還回味無窮。

國慶到來,臨出門時,春涵與大醜來到小店。春涵跟淺淺交待一些必要的話。淺淺認真地聽著,臉上很平靜,很謙虛。等兩人出門時,春涵打頭,大醜在後,他回望淺淺,只見她正望著自己。眼中

的神情變了,沒有怒,沒有恨,只有迷惑與幽怨,還有幾分期待。這種眼神大醜是看得出來的。

大醜不敢往深處想。自己與春涵在和平發展,已經不容易了,還是少惹麻煩。離她遠點,萬一把握不好,會雞飛蛋打,得不償失的。自己可不能那麼蠢。

這天天氣極好,陽光普照,整個城市罩上金色的光環。平添上絢麗與高貴。就像一個平民,穿上龍袍。

兩人在北方劇場下車。這裡車流奔騰,人流不斷,十分熱鬧。兩人拉著手,走在人群裡。向秋林那邊走去。遠遠聽到鏗鏘的鼓點聲,樂曲聲。像在搞什麼活動。原來在“松雷”旁邊的空地上,搭個T

型台,正有男女模特,穿著新潮秋裝,在上邊展示風采呢。兩人湊上去觀看。

春涵對高頭大馬的女模贊不絕口,不時鼓掌。大醜乘機奉承道:“你上去,她們就成醜小鴨了。”春涵向他擠著眼睛,說道:“那我上去,試一試吧?”

大醜連連搖頭說:“那哪行呢,不行的。咱家東西,怎麼能讓別的男人看呢。我可受不了,別人用淫賊的眼光瞅你。”

春涵哼一聲,說道:“瞧你那小氣叭拉的樣兒。哪像個男子漢。”說著,甩開他的手,不理他。大醜臉皮挺厚,討好的笑著,又拉她的手。

正這時,後邊有人說話了:“小倆口吵架了。你怎麼惹春涵生氣了,還不跪下認錯。”兩人回頭一看,卻是水華與班花。春涵忙打招呼,並抽回被握的手。

兩位美女都穿著長裙,水華是紅的,班花是藍的。水華顯得成熟艷媚,班花端莊清雅。大醜笑著望著她們,眼中有話。嘴上不說,二女也能感覺出來。無非是與那事有關的。

班花臉一紅,目光躲開。水華可不怕他,在大醜嘴邊道:“我可能懷孕了。你等著當爹吧。”聽得大醜身體一震。直勾勾的瞧著水華。

水華嗔道:“別用這眼神看我,我可是你的表嫂呀。再說,春涵也會吃醋的。”

春涵笑道:“他願意瞅誰就瞅誰,跟我沒關系。”

水華道:“沒關系,你們倆怎麼還穿著情侶裝呢。”

春涵瞧瞧自己身上,又看大醜,見大醜正得意的笑呢。就解釋道:“我本來不想穿,是他逼我的。不信,你問他。”

大醜當然得向著她,說道:“我不對,我有罪,我錯了,我檢討。下次咱不穿情侶裝了。咱穿別的。”

水華說:“那穿什麼呢?”

大醜瞅著春涵,壞笑道:“穿夫妻裝吧。”話音一落,水華與班花都笑了。春涵臉現窘態,恨恨地說:“回家看我怎麼收拾你。”

大醜說道:“表嫂,穎麗,你們要沒什麼事,跟我們去太陽島玩吧。一切由我買單。”

水華瞧著他倆笑道:“那敢情好。不過,還是別當燈泡了。我倆還有事呢。”表面很灑脫,可大醜看得出來,她眼裡有幾分惆悵。看來,對大醜還是有感情的。

跟二人告別,大醜與春涵打車奔江邊。春涵在車上問大醜:“我表嫂跟你說什麼,那麼神秘。”大醜在春涵耳邊說:“你表嫂說,如果我對你不好,她說,她就閹了我。”春涵聽了,開心的笑起來

。笑聲清脆而甜美,惹得司機一分神,差點車失控了。

江邊人更多,好像這城市裡的人都集中在這裡了。人們帶著愉快的心情,跟家人,跟愛人來歡度節日。大江茫茫,遠望白光光,明晃晃的。看不出它的流動,彷彿已經睡了似的。

岸邊停有大量的載人的船。是那種狹長的的機動船,是普通木船改造成的。船上有棚,四面露天。因為價錢便宜,生意還不錯。

大醜與春涵上了這樣的一隻船。很快人就滿了,船離岸開行。向遼闊的江面行去,迅速而平穩。大醜不怕水,他的水性向來不錯。

他很有興趣的看著江上的風景,跟春涵說著話。春涵卻有點不自然,大醜問:“怎麼了,不舒服嗎?”

春涵說:“沒什麼,一見水,就有點怕。你看,這船上連個救生衣都沒有。真要有個啥事,我可慘了。”大醜仔細打量這船的各個角落,還真沒發現救生衣的影子。他仗著會水,便安慰她說:“放

心吧,我是有名的水上飛。擔保你沒事。”

還沒等春涵答話,後邊一個聲音說:“春涵,你別怕,他不救你,我也會救你的。”這聲音挺耳熟的。大醜與春涵回頭一望,原來是趙青雲。這個人,大醜一想起來,就如吃到蒼蠅一樣不舒服。

春涵平靜地說:“怎麼是你?要上太陽島搞研究嗎?”趙青雲嘆息道:“我是去散心的。我心裡一直很難過,都是因為你。”

春涵不吱聲,轉回頭。趙青雲依然說道:“我知道以前是我的錯,我向你道歉。你就不能再給我一個機會嗎?”

春涵低聲說:“你小點聲,怕別人耳朵不怕使嗎?我和你的事,都成歷史了。不用再提。再說,我已經有了男友了。快結婚了,到時找你喝喜酒。”這話大醜聽話真爽,心裡暗叫萬歲。

趙青雲長嘆一聲,悲切地說:“春涵,你在騙我,我不信你會看上他。看在咱們過去的份上,你再給我一次機會吧。我再不會傷你了。”

春涵沉吟道:“你對我真的那麼真心嗎?”

趙青雲睜大眼睛,堅決地說:“那還用問嗎?此心此情,蒼天可鑒。”

春涵說:“如果我現在掉到水裡了,你會救我嗎?”

趙青雲回答:“那當然了。你比我的命還重要。”

春涵問道:“這麼說,你寧可自己不活也要我活了?”

趙青雲道:“沒錯,真有那時候,我會像鐵達尼號的傑克一樣,把唯一生存的機會留給自己的愛人。”

春涵笑了笑,望著大醜,說道:“牛大哥,如果我拿同樣的問題問你,你怎麼說。”

大醜惡狠狠地盯著趙青雲,回答春涵說:“我老牛不會說漂亮話,只會行動。”

春涵點頭道:“我感到自己真幸運,有兩人對我都這樣好。可惜,沒法檢驗一下。最好還是別檢驗,弄不好,連小命都沒有了。

大醜不說話,拉住春涵的手給後邊的趙青雲看。有意氣氣他。果然,趙青雲臉色蒼白,眼中冒火,要吃人似的。看來旁邊沒人的話,早就衝上去咬大醜了。

這時,船到江心了。在船上發生一件事。

這船上共有四排座。一左一右的,有這樣兩個乘客。他們一胖一瘦,中間隔著過道。本來相安無事。這瘦子隨口吐了口痰。不想,正吐在胖子的鞋面上。新買的高檔皮鞋,粘上這骯髒東西,令胖子

勃然大怒。讓瘦子給擦下去。瘦子臉上笑著,說啥不肯。

胖子大怒:“你他媽的,要不把這狗屎給我舔干淨,我把你小子扔到江裡喂王八。”

瘦子氣得蹦起來,大叫道:“你媽屄的,你他媽的罵誰呢?”

胖子也站起來,聲色倶厲地罵道:“你個屄養的,就罵你。看你這熊樣,肯定就是個雜種。”

此話一出,瘦子動手了,胖子也不示弱,兩人在船上支起黃瓜架來。旁邊的船老闆以及別的乘客當然要竭力勸架,使兩人熄火。哪知,大家不出聲還好,這一出聲,兩人的火藥味更濃。

瘦子先掙開胖子的糾纏,幾步竄到船頭。回頭向胖子挑釁:“大胖豬,有種的就過來。沒種的就躲到你媽屄裡別出來。”

胖子怒不可遏,也跑到船頭,大叫道:“小猴崽子,今天不把你仍到江裡喂王八,我就是不是男人。”說著,向瘦子撲去。

大家平時愛看熱鬧,這時見了,好多人都興奮起來。比看武俠片都過癮。見胖子撲了好幾回,都沒成績,有的人大叫起來,先是站起,然後向船頭湊去。先是一個人,然後越來越多。成群的向前邊

湧去。

大醜對春涵叫道:“不好,船要翻。”春涵嚇得面色都變了。這時,船尾越來越高,整隻船漸漸向“人立”發展。當大家意識到怎麼回事時,那船已經要翻了。

撲通一聲,趙青雲先跳進水裡。這個時候,保命要緊。他沒有多想。以他的水性,是不難逃生的。在船將翻的一瞬間,大醜拉著春涵的手,一起跳到江裡。耳邊充滿雜亂的驚叫聲,哭喊聲。

那船直立後,便緩緩扣下,“啪”的一聲,把所有的人都倒進水裡。大水像一隻猛獸,張開大口,向這些無辜的生命吞來。

(待續)

~~~~~~~~~~~~~~~~~~~~~~~~~~

我是菜鳥,請喜歡的朋友點“感謝”支持一下

~~~~~~~~~~~~~~~~~~~~~~~~~~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