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牛大醜風流記(75)

牛大醜風流記(75)

(七十五) 掙扎

大醜與春涵跳進水裡,鼓足勇氣,與天抗爭,與命抗爭,與大自然抗爭。大醜一手摟住春涵的腰,一手向前游著,兩足踏水。嘴上吩咐:“春涵,快脫衣服,脫你的,也脫我的。”

春涵明白,這樣做是為減少阻力與體重,生還的希望會更大些。她哆哆嗦嗦地動手,好不容易解開大醜的扣子。然後又解自己的。不大一會兒,兩人的外衣都扔進水裡,身上只剩泳衣。原來,兩人

事先說好,要到水上樂園玩去,因此,來前換上泳衣了。

春涵望著遠遠的對岸,心往下沉,問道:“能游到哪兒嗎?”大醜說:“能,沒事的,放心好了”。其實他心裡直打鼓。如果是自己一個人的話,游到對岸是很可能的。現在多了春涵,可能就變成

不可能了。但他不能放棄希望,他要她活下去。他還要娶她當老婆呢。

大醜咬緊牙關,跟水流搏鬥。這是他的敵人,只要自己稍一鬆懈,就會被他殺死。他英勇向前,以空前的剛強與堅韌,向前衝著。強大的水流向兩邊分開,似乎在投降。

沒過多久,大醜的臉上冒出汗來,他有點累。而活命的距離還遠著呢,他必須挺住。春涵看在眼裡,心疼得為他擦汗,又親親他的臉,給他精神上的鼓勵。

後來春涵的臉上露出笑容來,說道:“你對我已經夠意思了。我就是死了,也已經知足了。聽我的,放開我,你自己逃命去吧。我不會怪你的。”

大醜搖頭道:“生在一起,死在一起。”此話一出,春涵的眼淚禁不住流下。她不再說什麼了,她不想影響他的體力與士氣。

大醜超常發揮,他的能力遠遠超過平時。他的心中燃燒著一團火,這團火不熄,他就不會低頭。他自認不是弱者,在自己心愛的女人身邊,更不服輸。這時的大醜像個大英雄。他從來沒像現在這麼

能耐過。

對岸由小變大,由遠及近。大醜不時地變換著游水的花樣。時而踩水,時而甩水,時而飄揚,偶而還來一陣狗刨。這樣的做的目的,當然是為了緩和體力,擴大成績。

春涵也異常堅強起來,不停的給大醜打氣,誇道:“好樣的,牛大哥,你不愧是我的好老公。過了今天,我就是你的女人,你想怎麼樣都行。你一定堅持到底。”

大醜不答話,用眼神望望她,繼續努力。汪洋越來越小,土地越來越近。五百米,三百米,一百米,快了,快了,八十米,五十米,二十米,快了,快到了,我們要勝利了,我們要安全了。春涵高

興得要大叫。眼中閃著興奮的光來。

而這時,大醜的腿卻軟了,手再也動不了。他累壞了。他內心的火熄滅了。他絕望了,他悲傷著,人世的一切灰飛煙滅。我的女人們,永別了。他口中喚道:“春涵,春涵,我……我真沒用……說

罷,眼前一黑,什麼都不知道了。身體往下沉著。

春涵連忙抱住他,大哭道:“大老公,老公,你不能死,要死咱們死在一塊兒。”說完,身體下降,水向她嘴裡灌去。她也絕望了,既然是夫妻,死在一塊兒也是件幸福的事。到了天堂也不分開。

來世還是夫妻。她真後悔在家時,沒有讓他為所欲為。要他帶著遺憾而去,真是對不住他了。

就在兩人身體要被大水吞沒時,在這千鈞一發之際,春涵聽到個極刺耳的破鑼嗓子叫道:“快站直身子,那兒水淺,淹不死人的。”春涵按話行動,身體直立,兩腳踏到江底,江水才到肩膀。春涵

長出一口氣,啞然失笑。再看懷中的大醜,雙目緊閉,沒什麼動靜。春涵大急。

她把大醜抱到岸上來,連聲叫道:“牛大哥,牛大哥,快醒醒,咱們得救了。你快看呢”春涵把大醜放在地上,不停地叫。

這時一個老頭過來,對春涵說:“讓我看看。”老頭上上下下瞧瞧大醜,又翻眼皮,又聽心跳。說道:“沒事的,是累的。休息一會兒就會醒的。”春涵心中一寬。

春涵聽他聲音,知道就是他剛才提醒自己的。連忙道謝。那老頭連連擺手,說道:“謝什麼呀。老頭子最怕這謝字了。”一張紅潤的臉上露出笑容。說完便走了。

春涵打量眼前的環境,是島上的一角,北邊多樹木,青翠蔥蘢。靜悄悄的。向東望,遠處是這島上的渡口,自然人多,房子也長。

等了一會兒,大醜還是不醒。春涵又擔心起來,怎麼辦呢?她想起人工呼吸來,便捏住大醜的鼻子,用嘴向大醜嘴裡吹氣。吹了一陣兒,放開他,想看看效果,哪知,對方的嘴忽地湊上來,吻住自

己的小嘴,在她慌亂之時,那大舌頭進來了。

他活過來了。驚喜之下,春涵主動把香舌伸出來,任他享用。大醜啯得不如平常有力。畢竟體力不行。春涵見此,熱情地啯起他來。大醜的舌頭返回嘴裡,春涵跟過來,纏纏綿綿,激情四射。把個

大醜美得差點又暈過去。

很快,春涵意識到太大膽了,推開大醜,低頭不語。真是羞死人,主動跟男人親熱。這太不像自己了。我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這一點也不像平時冷靜謹慎的自己。自己變了。

大醜摟著春涵,深情地望著她。輕輕的喘息著。他問道:“大老婆,我們還活著嗎?這是哪裡,這裡是天堂嗎?”

春涵貼著他的臉,以前所未有溫柔聲音,把剛才的事講了一遍。大醜嘿嘿笑了,說道:“這是老天爺可憐我呀。知道我沒娶老婆,再給我五十年時間,讓我伺候你。我真是太開心了。對了,那位恩

人呢?”

春涵微笑道:“少說話,養養神。”大醜點著頭。

良久,大醜好了一些,就說:“大老婆,你現在這樣真好看。我真看不夠。”春涵嗔道:“好什麼看,頭發都濕了,像個水鴨子。”

大醜贊嘆道:“你穿上泳裝真美。可惜這泳裝太古老了,要是三點式就更好了。”的確,春涵穿著體操服樣的泳裝,美妙的身材暴露無遺。突胸,圓臀,細腰,再加上露在外邊的美腿,玉臂,引人

入勝。換了平時,大醜的口水都會流出多長,牛鞭更會犯罪般的硬起。現在不行,他有心無力。

春涵得意地笑道:“你願意看,等回家了,每天晚上,我都穿這個給你看。”

大醜逗她說:“不行,這個太老了。穿三點式吧,你會更迷人的。”說著,伸伸舌頭。

春涵把臉貼到大醜胸上,說道:“以後,你想怎麼樣,我都聽你的。我以後要對你好。要給你當老婆。”

大醜感動得說不出話來,眼睛濕潤了。這番話,一直是自己的夢想。當它真出現時,自己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把手放在春涵的乳房上,那裡那麼挺,充滿生命力。他用力的揉著,不帶一點

邪氣。這動作,像是對生命的贊美,是對幸福的回應。

休息差不多了,兩人站起來。春涵扶著大醜,向東邊走去。得找點衣服穿上,得找船回家才是。

春涵說:“我的手機,咱們的錢都沒了。一千多塊呢。”

大醜笑道:“知足吧。保住命就是萬幸了。

春涵道:“你比我奸呢,有自知之明,沒帶手機來。”

大醜說:“我的手機不是在家充電嗎?再說,出來玩,帶它干什麼。會影響心情的。”

兩人說著話,便來到熱鬧地帶。兩人這打扮,與眾不同。何況春涵美如天仙,又是泳裝在身,頓時吸引了眾人的目光。男人們眼睛直了,女人充滿妒意。春涵平常這種目光見多了,只是現在這衣服

,使她有點羞怯。

大醜火冒三丈,他最討厭別人“目奸”他老婆了。他叫道:“看什麼看,有什麼好看的。如果你們也從大江裡逃命游過來,肯定比我們還狼狽。”

這時從人群中出來兩個人,一人扛著攝影機,一人拿著麥克風。自稱是省電視台記者,正在采訪翻船事件的新聞。要請春涵與大醜談談。大醜說:“采訪是可以的。不過,請找件衣服,給我女朋友

披上。再把我們送回去。”二人答應著,其中一個脫下衣服給春涵披上。

大醜對著鏡頭就不會說話,便把機會讓給春涵,由春涵來答對他們。而他自己眺望著大江,眺望剛才差點要命的大江,想到剛才,大醜覺得是在鬼門關走了一圈,還好,閻王爺不收咱們。

大醜望著江面,發現幾條小船正在打撈,還有幾只汽艇正在江上轉悠,顯然都在救援遇險者。不知道那些同船人有幾個活下來的。命運真是難測,活生生的人,剛才還活蹦亂跳的,轉眼間便成為冰

涼的屍體。

轉頭看看春涵,她美目閃閃,帶著驕傲的神氣正在眉飛色舞的講大醜勇救愛妻的感人事跡。講的同時,不時深情地望著大醜。令大醜感到無比溫暖。從這一刻起,他才覺得她是真正屬於他的。

等電視台采訪完,又有報社來采訪。當采訪結束時,人家要給兩人照相。平常在男女之事很拘謹的春涵,這時顯得很大方,拿掉身上的外衣,雙臂勾住大醜的脖子,含情脈脈地望著鏡頭。周圍的人

群登時沸騰起來。那些男同胞,看得眼珠子都掉下來了。心裡直罵老天太不公平了。這樣的美人,是本城的驕傲,竟然找這麼一個男人,也太那個了吧。

當采訪結束,記者與兩人一一握手。他們挺講信用,找來衣服,鞋襪,找來船隻,並送兩人回家。

回到家,兩人往床上一躺,像散了架一樣,再也不想起來。這時候,春涵才覺得累。說不清是心累,還是身累,也許兩者都有吧。

展開被子,大醜抱著春涵,兩人舒服地睡上一覺。這一覺比哪覺睡得都香,都甜,都有味道。人生沒有比這一覺更美的時候。

等大醜再度睜眼時,天已經黑了。一看錶七點多了。再看春涵,睡得正香呢。他不想影響她,輕輕掙開她的摟抱。悄悄下了床。他有點餓了,想做點東西吃。但發現家裡已經沒什麼菜了,再說,就

算有,現在他也不願動彈。

拿起手機,給跟前的飯店打電話,要幾個菜來。要了自己喜歡的,也要了春涵喜歡的。他想,她也一定餓了。很快,菜上來了,都擺在客廳的桌上。大醜想要叫春涵時,一抬頭,春涵已站在門口,

正對他甜甜的笑呢。像一個需要人疼的小姑娘。

“來,大老婆,來吃東西,這裡有你最愛吃的魚。”大醜向她招手。春涵說:“我要去換衣服。說罷,走進自己的屋裡。”大醜說:“我也要換。”向春涵屋裡走去。春涵叫道:“大老公,你好討

厭,你的衣服不在我這裡。快回你自己屋。“說著,把大醜給推出來。沒辦法,大醜回屋換上短褲背心。

春涵換上長褲小衫,出來吃飯。兩人對視,都生出無限的感慨。這一天的變化好大,差點變成古人。自己是何等幸運,不知有多少人吃不到晚上的飯呢。

兩人談起江上的經歷,還心有餘悸。春涵望著大醜,笑意盈盈。心說,想不到他會愛我這麼深,我以前還以為他只是迷戀我的容貌。時窮節乃見,趙青雲口口聲聲說愛我,關鍵時刻,一個人單飛了

。這大醜多傻,讓他自己逃生都不肯,真是人間第一等的痴情人。看來,我鐵春涵並沒有看錯人。他的確是一個好男人。是可以託付終身的。有這樣一個人愛我,我真幸福。

大醜衝她眨眨眼,笑道:“別看了,看得我怪不好意思的。還以為你春心蕩漾了呢。”

春涵笑道:“我就是春心蕩漾了,你敢把我怎麼樣?”

大醜一眯眼,伸長舌頭,做出色狼模樣。春涵吃吃笑道:“我才不怕你呢。你的那點小伎倆想唬誰呀。”

兩人正在閑談時,電話響了。是倩輝打來的,原來她看到電視了,特地打電話來詢問。大醜便把情況簡要地說明了。倩輝說:“嚇死我了。沒事就好。你們好好休息。改天我去看你們。”大醜在春

涵面前,對倩輝很禮貌。

大醜坐下來繼續吃飯,春涵說道:“李姐姐對咱們不錯呀,改天咱們請請她。”大醜點頭同意。不久,先後有三個電話打來。分別是水華,小君,班花。都是通過電視知道今天兩人遇險的事。都一

個目的,都是關心和問好的。感動得大醜眼睛發酸,心裡熱乎乎的。人在危難時,最能感到人情的可貴。有這幫朋友,人生實在太美。

大醜說:“改天我作東,請這些朋友們吃一頓。這些朋友太好了。總給我們幫助。”

春涵望著大醜,大有深意地笑著,問道:“你跟小君,班花,玉嬌是什麼關系?”

大醜吃口肉,說道:“你這不明知故問嗎。”

春涵眨了眨眼,自言自語道:“我就不信你和她們僅僅是朋友。”

大醜笑眯眯道:“你說是什麼就是什麼了。嘴是你的。當然,你也可以直接問她們,她們會告訴你的。

春涵笑了,說道:“我問人家干什麼,我只問我老公。說來也怪我,是我沒有管好你,使你在外沾花惹草的。”

大醜叫道:“沒有證據就不要亂說。別壞了人家的名聲。”

春涵說:“想要證據還不簡單。一會兒,就讓你跪搓板。你就什麼都說了。”

大醜求饒道:“大老婆,你行行好吧。要跪換個日子吧。今天我真有點累了。一會兒,洗個澡就睡覺。你也一塊兒來吧。”

春涵搖頭說:“我離你得遠點。你是有名的採花大盜。”

大醜放下碗,笑道:“那我就采給你看看。”說著,要撲過來,春涵馬上跑自己房裡了。

(待續)

~~~~~~~~~~~~~~~~~~~~~~~~~~

我是菜鳥,請喜歡的朋友點“感謝”支持一下

~~~~~~~~~~~~~~~~~~~~~~~~~~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