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深圳紀事(1-4)

深圳紀事(1-4)

第一章

2000年的夏天,我來到了深圳,那年在深圳的朋友應該記得,7,8月

份特別熱,幾乎出門就是一身大汗,但沒有辦法,身家微薄的我只能天天擠沒有

空調的公交車(當時有蠻多中巴沒有空調的,票價要便宜5毛錢)去人才市場撞

大運。因爲找工作的人實在太多,每個檔口都擠滿了人,尤其是在招銷售、文員

的單位,更是擠爆頭,因爲我是學的市場營銷,每次只能在最滿的隊伍里擠。

無數的簡曆發出去,希望廣種薄收,有工開就好,至於什麽單位先不管了,

也經常有通知面試,但大部分都無疾而終,唉,誰叫自己讀的不是重點大學呢。

每天躺在窩了三個人的五平方小房子的地板上時,我一邊唉聲歎氣,一邊充滿希

望的夢想明天會有人叫我去上班。

機會被我等來了,羅湖有個公司通知我面試,本來3點鍾的面試,我等到快

5點了也沒輪到,據說是業務經理延長了排我前頭的面試人的時間,我急得在大

廳里踱來踱去。

這時我聽到有個甜美的聲音:“你是面試的吧?我看你等了好久了。”我回

頭一看,一個少婦端著茶杯站在我後面,身高170CM左右,很豐滿,膚色瑩

白,大概30出頭,穿一身職業套裝,下面是職業套裙,露出豐腴的小腿,竟然

閃著淡淡的光澤。

“是啊,我本來是約好3點的,我也不清楚怎麽回事。”我微紅了臉,惴惴

的說。

“那我幫你看看。”說完她端著茶杯進去了。高挺的肥臀扭動著,看得我的

心卜卜跳得好快。

一會兒她出來了,微笑著說:“小馬還沒面試完,這樣吧,不好意思讓你等

這麽久,我來面試你吧,你跟我來。”

我疑惑的跟著她進了一個辦公室,門上帖的牌子居然是CEO,我心一動,

她是什麽職務?看到在沙發上坐定,少婦取出一張很精緻的名片遞給我,順便也

坐在我對面的沙發上,我一看:XXXX公司中國區CEO張蘋,我心裡吃了一

驚,這麽年輕!

“你不用緊張,我們都是年輕人,我剛才看了你的簡曆,覺得你是一個有闖

勁,有想法的人,我從美國總部調過來沒多久,對中國市場不太熟悉,如果你進

了我們公司,以後還要你多多幫忙呢。”她笑著對我說,一口潔白的牙齒露了出

來,右手習慣性的摸著左手的戒指,我注意到她的無名指上有一顆鑽戒。

看到她這樣隨和,我也慢慢不緊張了,當她問到我對相關市場的一些看法和

認識時,我也開始侃侃而談,我以前在中山的公司也是做類似産品方面的工作,

再加上我平時也比較關心這個,所以還能說上個所以然來。

她一直很有耐心的聽,時不時點一下頭,突然她發現我講話開始結結巴巴的

了,奇怪的順著我的眼光看過來,發現我盯著她的下身在看,原來她無意中叉開

了雙腿,我在對面正好能看見她褲襪底端的內褲,居然是蕾絲的,半透明的黑色

內褲,旁邊隱隱約約露出幾根稀疏淫毛。

她臉一紅,趕緊合攏雙腿,很快的又說:“看你斯斯文文的樣子,居然這麽

不老實,看你以後老婆怎麽放心你。”我嘿嘿的笑了笑,沒敢作聲。

“這樣吧,你先回去,等我們的消息吧。”她站起身,一副送客的樣子。

我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回去了,心裡有點懊惱,本來講得好好的,幹嘛看她

內褲啊,一份好工作又被我搞砸了。

回到家裡心情極不好,買了瓶二鍋頭上來準備麻醉一下自己,發現同屋的小

王也回來了,“你的工作怎麽樣?不是說有機會進華爲?”我問他,這小子是電

子高手,當年差幾分上清華,現在爲了愛情追到深圳,結果愛情跑了,工作也沒

了,昔日的高材生淪落到3個人擠5平米的小屋,不由得感慨世事不公。

“唉,別提了,考試全高分,電子部的頭頭都說要我下周一去報到,表一送

到人事部,那個四眼女人非說我不是重點大學的不能進華爲,什麽狗屁規定!”

“華爲這麽牛啊?太過份了吧!”

“………………”

我們一邊喝著二鍋頭,一邊大罵這世道不公,不知不覺一瓶酒下肚,本來我

們酒量都一般,還沒有下酒的菜,頭腦有點發熱了。

“媽的,我也倒黴,本來面試挺順的,但讓我不小心看到了那個女人內褲,

看來又沒戲了,我操!”我越想越氣。

“那你幹嘛不上了她,竟敢不錄用你……”小王也有點不清醒了,開始吹牛

了。

“上就上。怕她呀!”

“哈哈,你小子,樓下發廊那個金毛不是天天引誘你,也沒看你敢上啊。”

“切,那個四川妹不是天天叫你靓仔,叫得多甜啊,你敢上嗎?”

“好,那我們就試試,看誰膽大,我們下去。”

“去就去,怕你呀!”

我們微熏著晃下樓去了,進了發廓,一屁股坐沙發上。發廊里大約有5,6

個打扮的花姿招展的靓妹,我們每天進出都要經過這里,所以裡面的人都認得我

們是住這幢的,其中就有我們剛才所說的金毛和四川妹。

金毛和小四川看到我們來了,趕緊迎上,“喲,靓仔,來了呀。松骨吧。”

金毛的眼睛水汪汪的,好迷人,我發現除了濃妝豔抹之外,她其實長得挺漂

亮的,纖細的腰肢,白淨的皮膚,尤其是她的手,嫩白嫩白的,我心裡不禁一陣

沖動,再加上酒上了腦,我大聲說:“是啊,松骨,就你了。”

金毛樂呵呵的把我帶到了裡面的套間,我看到小王也跟小四川進了另一個房

間,這里的松骨間不大,是用屏風隔出來的,擺一張床后就放不了什麽東西了,

不過屏風到天花了,隔音好象還可以。

金毛扶我躺下,她的手握在我手裡,感覺軟綿綿的,滑膩而柔軟,很舒服,

她咯咯的笑了幾聲,把手抽了出來,然後給我斟了一杯水,就開始在我胸部捏來

捏去。

我以前從來沒有去松過骨,也不知道是什麽樣的程序,只能被動的讓她捏,

還有一搭沒一搭的和她聊天(她說叫傾解),原來她叫小史,是湖南人,因爲家

里窮沒法讀太多書,出來找工作又沒文化也找不到什麽好工作,還被一個老鄉騙

去了童貞,后來在一個同鄉的介紹下進了這一行。

“別人摸你,你習慣嗎?”半醉的我居然問了這樣一句話。

她先是一楞,后來又笑笑說:“你們這些男人呀,都一樣色,還以爲四眼你

是正經人呢。呵呵。”說完輕輕的打了一下我的胸口。

她笑的時候真是很美,乍一看居然象金瓶梅里的楊思敏,乳房也微微晃動,

看得出來不小,不知是借酒壯膽還是色膽包天,我一手摸上了她的乳房,天啦,

居然沒戴胸罩,我看她沒拒絕,就進一步伸進了她內衣里,好大,好軟,好暖,

我的心象觸了電一樣。雖然我不是處男,但對性方面也是知之甚少,一下子就興

奮起來了,小弟弟也開始一柱擎天。

她開始脫我的衣服,“你知道嗎?我很早就注意你了,你長得有點象我初二

的語文老師,可是你經常在這里過,卻從來沒進來過。”她有點幽怨的說。

我的手也沒閑著,一隻手摸著她的乳房,一隻手就往下面伸去,穿過一層薄

薄的內褲,觸到了茂盛的森林地帶,我心裡的火苗越燒越旺了。

這時她已解開了我的衣服扣子,我一翻身跳起,急不可耐的扒去她身上的衣

服,太美了,一份瑩白如玉的身體展現在我的面前,那濃纖合度、婀娜多姿的體

態,胸前那對豐腴高挺的美乳;嫩白混圓的翹美臀,烏黑披肩的長發,無一不是

極品,再加上似笑非笑,欲羞不羞的俊俏臉蛋,讓我疑爲人間仙子。

這時還能忍得住那我成柳下惠了,我只用了五秒鍾就脫掉了我的衣服,(當

然扣子她已先幫我解了),小弟弟早腫成了鐵棒,我把她按倒在按摩床上,低哼

一聲,就刺了進去,“你還沒戴避孕套呢。”她在我身下小聲的說。

我一驚,啊……糟糕,不會中招吧,趕緊停下來,不知道怎麽辦了。

“我沒病,前天剛檢查的,我平時也挺注意的。”她臉紅紅的小聲說。

我放下心來,開始狠狠的插她,除了以前和女朋友有做過幾次外,我從來沒

接觸過別的女人,所以基本沒有性愛經驗,只一個字“猛”,又快又深。她開始

哼哼起來,陰道裡面蜜水越來越多,她也興奮了,隨著我的抽插,她的肥白臀部

也朝前頂,我每一下沖到深處,感覺又麻又熱又癢又脹,而且她的小洞里好象有

什麽東西在夾我,我舒服得一塌糊塗,這是我跟以前的女友做愛從來沒試過的。

我感覺頂不住了,快感這麽快就來臨了,還是沒有經驗啊,我拚命的抓住她

肥白的奶子,又插了大約20下,再也忍不住了,嘿的一聲,一泄如注。可能抓

得太重了,她臉痛得都發白了,我一看,肥白的乳房青了一大塊,我心裡一陣歉

疚。

“對不起,我弄痛你了,我真不是故意的,太興奮了。”

“我知道,我沒怪你,你開心嗎?”

“很好啊,對了,多少錢啊?”

“我自願的,只收你松骨的台費。”說完這句話她有點害羞。

“那怎麽行呢?一定要的。”我掏出身上僅有的200元,塞給了她,她推

讓了很久,后來終於收下了,我看到她眼裡隱隱含著淚水。我知道她有點傷心我

把她當成雞,而她把我當成了初中的語文老師。我沒再說什麽,轉身出去了,小

王已經在外面等我了,看得出他也醒酒了,我們相視一笑,大家都有點尴尬,逃

也似的離開了發廓。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