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蜀山淫俠傳[全]

蜀山淫俠傳[全]

金蟬情不自禁奸胞姊巫山神女峰風景秀麗、景色宜人,在山腳下有一條小溪,溪水清澈透底,無數金色小魚游弋其中,溪邊是一片碧玉蔥蔥的青草地,間雜著一些各種顏色的野花。

一個長發披肩、身穿雪白紗裙的少女裸著一雙玲瓏玉足,纖纖玉手拿著一條柳枝背身站在溪邊戲水。但見她身材嬌小玲瓏、體態豐滿,一襲素色輕紗隨風飄舞,長發飄拂,真是艷絕人寰,清麗脫俗,恰似巫山神女再現一般。

這個少女正在自我陶醉之際,一縷指風從背後襲來,當她發覺時之已晚,只見她嬌軀一顫,撲倒在地。此時她已渾身酥軟,舉手無力,內力已失。這時一個十一二歲的男孩子從林中現身,飛到少女身邊,將少女攔腰抱起,架起劍光而去。

這個少年不是別人,正是金蟬。白衣少女乃是他姐姐──蜀山六艷之一的靈雲。

靈雲姐弟二人在神女峰中的一個隱秘洞府修煉,金蟬隨著年齡的增大對女人的身體愈來愈感興趣,在十歲那年偷窺姐姐沐浴後裸露的玉體,趁姐姐睡覺時解開靈雲的衣服撫摸她的乳房和下身,差一點就姦淫了姐姐,被靈雲發覺制止,此後他對姐姐的身子時時不能忘懷,終於幾年後乘姐姐不備制住她,強行姦淫。

金蟬將姐姐抱到一個石洞,洞內床鋪俱全,他在石床上鋪上一層白色綢褥,將靈雲放到上面。

靈雲給弟弟制住,不能言語動彈,心中雖然明白要發生什麼事情,可是無法掙扎,心中悲憤異常,睜著雙眼怒視著金蟬。

金蟬瞧著姐姐那張粉嫩嫩、艷如桃花的嬌面,如朱點般的櫻唇,忍不住親了靈雲一下,靈雲見是金蟬,又氣又惱,金蟬展在床前;欣賞著姐姐玲瓏凸凹的身子。

金蟬的目光落在姐姐飽滿聳峙的乳峰上,不久前他剛吃過姑姑的奶,姑姑那白嫩嫩飽滿的乳房時刻在眼前縈繞,此刻見了任他宰割、羔羊般的姐姐,心中湧起一種火燒般的慾望,終於他……他爬上了床,抱住了姐姐,騎在她身上,雙手握住姐姐飽滿的乳房,咀含住姐姐的櫻唇,吮吻了起來,雖然隔著幾層衣服,仍覺得觸手溫軟如玉,結實飽滿,他興奮的揉搓著。

靈雲眼見弟弟壓在自己身上,忘情的親吻著自己,雙手揉弄著她的乳房,心中又羞有恨,可張口無聲,抬手無力,不由得雙眸微紅,珠淚點點滴滴流了下來。

當金蟬揉弄她的乳房時,她只覺得似一股電流麻遍了全身,渾身燥熱,身體更加軟棉,虛脫無力,不由得呻吟著:"啊……恩…啊……癢…好疼啊…嗚唔只好羞憤的將頭扭向一邊,任憑弟弟為所欲為。

金蟬見靈雲扭頭哭泣,於是抱住姐姐說:"姐姐,讓我玩一會奶子,好嗎?只一會兒。"說話間,手已不老實的伸進姐姐的胸衣裡,在她衣下乳胸上摸索著,只覺得姐姐的肌膚觸手滑膩,潤滑如脂,溫阮如玉。金蟬的手順著姐姐墳起的乳峰摸了上去,手指夾住峰頂嬌嫩的乳頭,靈雲身子劇顫了一下,哭泣的更加悲憤,金蟬只覺得姐姐的乳頭嬌嫩無比,如櫻桃一般柔軟,他時緊時松的夾弄著,並用指尖輕輕撥弄著……只見靈雲花容慘淡,泣怨無淚,一雙美目盯著蒼穹,似麻木一般,任憑弟弟揉弄。

金蟬此時根本不顧姐姐的悲憤,握住姐姐的乳房狠命的揉搓,靈雲的乳房被玩弄的又麻又疼,全身慢慢的酥軟,本就十分豐滿的乳房變得更加飽漲,嬌嫩的奶頭逐漸的硬挺起來,她還覺到有一個硬硬的東西頂著自己下體,並且不斷的變硬變粗,在她的陰戶亂頂,她不由自主地微微分開雙腿,正好夾住那硬東西,可那東西不停的抽動,隔著裙子頂著她的小嫩屄,靈雲羞的粉面通紅,不敢再看弟弟的動作。

此時,金蟬雙手一起伸進姐姐的胸衣裡,握住姐姐飽漲的乳房使勁揉搓,兩顆嬌嫩的奶頭在手心裡摩娑旋轉,酥滑無比,他已不能剋制自己,不再滿足撫弄姐姐的乳房了,他抽出手,拉開了靈雲胸衣的衣帶,靈雲又羞又急,張咀欲喊:"不要啊……不要……別這樣……死金蟬……可是她喊不出聲,無法阻止,但見金蟬解開姐姐胸衣下擺衣帶,將衣擺往上掀,把姐姐的胸衣從她的乳房上倒卷上去,此時,靈雲兩座飽滿白嫩的乳房整個彈了出來,雪白如玉、飽嫩的玉乳隨著她急促的呼吸顫巍巍的起伏波動,兩粒尖尖的奶頭兒朝上豎挺著、櫻紅鮮艷,不住跳動,形成令人炫目的乳波,使人難以自禁。

靈雲畢竟才十六歲,一個少女最神聖隱秘的乳房,沒有遮掩的裸露在弟弟的眼前,並讓他肆意擺弄,早已羞得面紅耳赤,美眸緊閉,無力掙扎,任憑弟弟在自己的乳房上揉來摸去,為所欲為。

金蟬乍見姐姐兩座雪白如玉、飽滿嬌嫩的乳房時,兩眼痴痴的,久久不能移開,良久,方才伸手握住姐姐的乳房,輕輕撫弄。他的手剛好把她的乳房整個握住,姐姐雪白的嫩乳,讓金蟬感到酥軟潤滑,妙不可言。

他一邊撫弄著姐姐的乳房,一邊色迷迷地欣賞著姐姐那高高聳峙的乳峰,姐姐堅挺的乳房就像一顆梨子,雖不巨大,但很豐滿,緊繃繃的。微微上翹的乳尖是一圈粉紅色的乳暈,乳暈中間是一粒鮮紅欲滴的奶頭,晶瑩剔透。

金蟬愛憐的伸出手指,輕輕地按在靈雲嬌嫩的奶頭上,輕輕撫弄、揉搓著,並用指尖刮弄它奶頭周圍的乳暈。

靈雲只見弟弟的手指按在自己嬌嫩的奶頭上,當他冰涼的手接觸到她那脂般細膩的乳肌時,全身不禁一陣顫栗,一股奇妙的感覺從她敏感的乳尖一直傳到心裡,咀裡  忍不住發出誘人的呻吟聲,"喲……啊 ……啊……不要啊!

再次撫摸姐姐雪乳的金蟬發現,在他手指的撥弄下,姐姐櫻桃般的奶頭竟變得豎挺起來,如兩枚紅棗大小,並且發硬外凸,奶頭的顏色由嫣紅變成紫紅,更加鮮艷。那一圈粉紅的乳暈也逐漸擴大,顏色發深,他忍不住揪住姐姐的奶頭,使勁捏了一把,疼的靈雲渾身劇顫了一下,眼淚泉湧而出,滿頭秀發左右擺動著,櫻唇微張,痛苦的呻吟著,金蟬解開靈雲的穴道,捏住姐姐的奶頭使勁往上一揪,然後又放開,來回撥弄著姐姐的奶頭,問靈雲:“姐姐,舒服嗎?你的奶好白,我想吃奶。”

靈雲見自己嬌嫩的奶頭給弟弟捏的發紫,又疼又痛,加之心中悲憤萬分,嘶聲喊道:“快放手…啊…渾蛋…我是你姐姐…啊… 喲…疼死了…喔……放手啊…不要嘛…不要”金蟬不但無動於衷,反而變本加厲地捏弄姐姐的奶頭,靈雲給刺激的欲死欲仙,將頭扭向一邊,嬌聲呻吟著:“喔… 啊…疼啊不要……別這樣。”

金蟬兩手抓住姐姐誘人飽嫩的乳房撫弄著,將頭伏在姐姐飽滿高聳的乳房上,瘋狂地吻著姐姐散發著處女幽香的酥胸、握住姐姐的右乳房,含住她的奶頭,貪婪的吮吸起來。

靈雲已給弄得神志迷亂,不禁嬌聲呻吟著,羞答答地說:“不要嘛…別這樣… 喲… 啊…蟬兒,別咬姐姐地奶…唉喲…疼死了…啊…呀!”酥胸劇烈的起伏不定。

金蟬伸出舌尖,輕輕舔觸著姐姐那敏感的乳頭,乳頭本是女孩子最敏感的部位,在金蟬的舔觸下,使得靈雲無法自持,呻吟的更加厲害:“啊…喔 …癢… 疼… 疼…別…別咬啊…嗚嗚。”她想扭動上身,將奶頭從弟弟口中拽出來,可是掙扎無力,在弟弟的刺激下,靈雲的乳頭很快充滿激情的豎挺起來姐姐令人銷魂的呻吟聲,更加激發了金蟬的慾火,張口含住姐姐圓滾滾的右乳房,一口將那艷紅發紫的奶頭乳暈以及半座玉乳塞個滿口,用力吸住,由峰腰往上退,只一下,就吸得靈雲嬌軀一陣亂扭,全身發酥,頭向兩邊亂擺,青絲散亂的披散在枕頭上,咀裡誘人的呻吟著。她下體把持不住,只覺陰道內及底褲一熱,一股溫熱的淫水如泄洪一般流了出來,整個下體水淋淋、粘膩膩地一片,褻褲也給浸透,冰涼的貼在身上,淫水順著她修長的玉腿流了下去,羞的靈雲雙腿緊絞在一起,不敢松開,令人銷魂蝕骨的呻吟著。

靈雲只覺的弟弟的咀退到乳尖,牙齒咬住她那嬌嫩的奶頭,輕輕地吮咂起來。靈雲今年才十五六歲,還是一個未經人事的少女,乳房從沒有讓那個男人撫摸擺弄過,更沒有讓男人吮吸過,今天哪受得了弟弟如此的刺激。只覺自己未曾哺乳過的飽滿的乳房給弟弟吮吸的又痛又疼,還有一種難以言傳的刺激,金蟬的另一隻手握住她的左乳房來回揉搓著。

金蟬發現,他每咬一下姐姐的乳頭,姐姐嬌軀就會痙攣一陣。靈雲咀裡含糊不清的呻吟著,玉體不住的扭動,可是無僅餘事,每掙扎一下,弟弟就會狠狠地咬一下她的奶頭,她只覺自己的乳房給弟弟吮吸的發脹,奶頭似要裂開一般,她不禁香肩前後搖擺著,不停的嬌聲呻吟:“啊……啊……喔……疼死了……疼……不要……別吸了 ……喲……我。受不了了……”只覺下體陰唇一陣吸合,一股溫熱的淫水湧了出來……此時,但見這極香艷的畫面,一個身著一襲白紗羅裙美艷動人的少女仰面平躺在床上,少女體態婀娜,但此時少女的外衣中分,裡麵粉紅色的胸衣從她雪白飽滿的乳房上卷了過去,一直卷到她渾圓的香肩處,使得少女瑩白如玉、豐滿嬌嫩的乳胸完全裸裎,一對乳峰高高聳峙,隨著白衣少女的呼吸而顫顫巍巍地晃動著,峰頂兩顆紅的發紫的奶頭嬌嫩小巧,撩人心弦。一個十一二歲的男孩子壓在少女身上,臉伏在這絕色少女飽滿白嫩的乳房上,含住少女右乳房的奶頭,貪婪的吮吸著,另一隻手握住少女的左乳房,使勁揉搓不停。

只見這白衣少女青絲散亂,玉面緋紅,雙眸微睜,嬌喘吁吁,豐滿的玉體不停的蠕動,似在抗拒男孩的的淫辱。她的乳房已脹得圓滾滾的,堅實飽滿,乳暈粉紅,分明是個處女。少女的右乳房給男孩的臉壓的外脹,嫣紅的奶頭被含在咀裡,將那粉紅的乳暈露在外邊,少女另一隻乳房也鼓的飽飽的,奶頭硬硬地豎挺著,櫻紅鮮艷、晶瑩剔透,令人春思遐想;那男孩吸吮著少女的奶,將那嬌嫩的奶頭一會兒吸在咀裡、一會兒又吐出來,使得奶頭更加豎挺,發紫透亮,這個白衣少女被男孩子弄得死去活來,嬌啼呼痛,嬌喘吁吁,玉體不住扭擺蠕動……金蟬握住姐姐的乳房吸吮了一會兒,確吸不出來奶水,他記得吃姑姑和母親妙一夫人的乳房時,都能吸出奶水,於是詫異地問:“姐姐,你的奶怎麼沒有奶水?”問得靈雲羞得粉頰紅遍,又羞又恨,眼淚再也忍不住了,珠淚滾滾而下,心想:“小冤家,你竟敢強奸親姐姐,還摸姐姐的乳房,還吃奶,這是亂倫啊!可讓我怎麼再見人!蒼天呀、你為什麼不救救我。”悲憤地哭泣起來。

金蟬雖然沒有吸出姐姐的奶水,可見了姐姐這白嫩嫩的乳房,嫣紅嬌嫩的奶頭,怎麼捨得不吃呢?他吸完靈雲的右乳房,突出那嬌嫩的奶頭,扭頭又將她的左乳頭咬住,牙齒使勁大了一些。靈雲只覺得左乳頭一陣劇痛,疼得她不禁啊啊地叫了起來,眼淚汪汪地哭泣著,嬌聲呻吟喘息,如同淫聲囈語一般令人銷魂,一雙玉腿補住扭動,緊絞在一起。

金蟬見姐姐下體不停地扭動,於是騰出一隻手,向姐姐的下體摸去,只覺姐姐腹部平坦如坻,溫潤異常。他的手伸到姐姐下腹大腿根處,只覺觸手冰涼粘濕,抽出手一看,手上沾滿了粘膩膩的淫水,他說:“姐姐,你怎麼尿尿了?”靈雲羞的差點暈了過去,只見弟弟的手已伸進自己的裙子裡,向她的陰戶摸去,她羞憤異常,喊:“別摸呀…… 放手啊……我是你姐姐……啊……不要 ……”可除了呼喊呻吟,渾身無力,制止不住弟弟的動作。霎時,金蟬的手指已伸入靈雲的褻褲,此時,靈雲的下體已被淫水濕透,就像水洗過一般,褻褲也給浸透,毛茸茸的陰毛粘膩膩地緊貼在陰埠上,整個下體冰涼。

靈雲羞憤得粉面通紅,低聲哀求:“好蟬兒,不要這樣嘛……別摸了……放手啊……小冤家……不要……姐姐的屄不能摸啊……哎喲……疼死了……啊呀……”原來上邊金蟬還吸著她的乳房,金蟬喘著粗氣說:“姐姐……你的小屄真嫩,全是水……讓我摳一下……一下就行……”手指繼續向姐姐那女人最神秘的禁地摸去。“啊……喔……啊……”靈雲“櫻”得一聲嬌啼,雙腿猛的向上已蜷,滿頭青絲激烈的左右擺動不停,朱唇微開,喃喃說著那銷魂蝕骨的淫語,嬌軀一陣痙攣。說話間,金蟬的手已觸摸到姐姐下體那神秘之處毛茸茸的陰毛,到達姐姐兩腿間最隱秘、最柔軟的部位……金蟬的手在姐姐陰阜上游弋撫摸,只覺得她的陰阜豐隆突起,就像一個發酵的小饅頭鼓騰騰地,柔軟而富有彈性,他輕輕地、柔柔地向姐姐的陰戶摸去,在陰戶上方觸到一叢毛茸茸、細嫩的陰毛,他撩撥並分開陰毛,手指滑入姐姐兩瓣陰唇間,在那嬌嫩的唇隙間滑動著;女人下體最嬌嫩、隱秘的禁地是最敏感的,金蟬的手指在靈雲兩瓣陰唇間摩娑,抽動,將靈雲搞的喔喔直喊,嬌聲囈啼,此時靈雲神秘的陰屄業已濕濕的,噴出一陣陣熱氣,陰道裡早已分泌出大量的淫水。

當金蟬的手指觸到姐姐的陰蒂時,只見姐姐敏感的全身痙攣,纖腰狂扭,使得陰蒂在他的手指下摩娑旋轉,金蟬捏住姐姐的陰蒂,就像一顆小豆豆大小,輕輕捻搓著、撥弄著,陰蒂乃是女人最易興奮、最為敏感的地方,靈雲一個未經人事的少女如何承受的了,不住的嬌啼,:“啊……喔……別捻了……蟬兒……不要啊……姐姐難受死了……快別弄了……小冤家……啊……姐姐不行了……喲……”整個下體淫水泛濫,玉腿扭動不停。

靈雲只覺的陰道內奇癢,忍不住不停地聳挺下體,使陰戶往弟弟的手上湊,微微張開雙腿,引導著金蟬的手向她的大腿根部摸,金蟬雖然年齡不大,可是已經和姑姑、母親有過男女之事,知道姐姐此時的需要,主動的伸出兩指,順著她陰部流淌的淫水,猛的插進陰唇間的小嫩屄,接著微曲兩指,在姐姐濕潤的陰道裡好一陣摳、撓、刮、挖,使得靈雲不禁縱聲浪叫,: “啊……啊……癢啊……痛……不要……喔……喲”。只覺陰道裡的嫩肉被弟弟摳的又酥又癢,整個陰道內如同蟲行蟻走,奇癢不堪。

金蟬摳了一會兒姐姐的小嫩屄,便並起雙指,使勁地往姐姐陰道深部猛插,刺向她陰道深處的花心,使得姐姐浪叫呻吟,連聲大喊:“喔……好蟬兒……輕點兒……啊……小冤家……放開姐姐……”雙腿不由得緊挾在一起,聳挺著下體,往弟弟的手指上湊……金蟬的一隻手已完全插進姐姐的身體,只覺得姐姐的陰道將他的手臂緊緊地挾住,姐姐的陰道內溫潤異常,陰道深處不時湧出一股股的淫水,順著姐姐的玉腿流了下來……金蟬的手指插進姐姐的陰道中來回抽動,指尖在靈雲陰道深處的花心上輕柔地、快速的揉搓,這樣一來,靈雲的慾火更加高漲,:“蟬兒……別……不要啊……姐姐求你了……啊 ……”她羞的無地自容,可下體傳來撩人的揉弄與刺激,使得她渾身上下急劇的扭動,兩腿亂蹬,青絲散亂,陰戶猛向上挺,緊緊抵住弟弟的手指,緊接著,一股滾燙的淫液急速的澆在金蟬的手指上,再看靈雲姐姐,頹然軟癱下來,無力的嬌聲呻吟著,香汗淋漓,玉體橫陳,乳房裸露,一動不動,金蟬這才將手從姐姐下體陰道中抽出,整個手臂濕漉漉的,粘膩膩的淫水一滴滴地的滴了下來……金蟬吐出咬住的靈雲的乳房,但見姐姐一對盈盈玉乳脹的圓滾滾的,結實堅挺,兩顆櫻桃般的奶頭給吸吮的紫紅透亮,支愣愣的豎挺著,裸裎在他眼前。

金蟬炙熱、瘋狂的目光交織在姐姐雪白飽滿、裸裎的乳房上,雙手粗暴的撫弄著姐姐堅挺的乳房,弄得靈雲痛苦的呻吟哭泣起來……慢慢地他的目光從姐姐豐滿的乳胸移到她的下體,經過剛才那陣狂亂,靈雲下身白裙的下擺被掀起,露出兩條修長白皙的玉腿,緊緊絞在一起,此時,靈雲坦裸著乳胸,未曾醒來。金蟬的目光順轉而姐姐修長的玉腿的往上移,最終落在姐姐下身的粉紅褻褲上,金蟬的臉被慾火燒的通紅,使他終於忘了一切名分倫理……金蟬趁靈雲未曾蘇醒,偷偷解開靈雲束腰的裙帶,將姐姐下身的雪白紗裙脫了下來,此時,靈雲整個下體只穿著一件粉紅褻褲,但已被她流出的淫水浸透,緊貼在身上,使得那叢微黑的陰毛及春光無限的神秘之處隱隱可見,褻褲的中間部分正好凹了下去,清晰可見兩瓣肥厚的陰唇間那條紅潤的陰溝。

金蟬眼睛直勾勾地盯在靈雲幾乎坦裸的下體,姐姐下身那迷人的神秘之處使他無法自持,一咬牙,抓住姐姐下體僅余的這件褻褲,一把褪將下來,給褪到了膝下,立時,靈雲下身赤裸的豐臀、雪股以及女人那迷人的陰戶完全呈現在金蟬眼前。

金蟬十餘歲時,曾見過姑姑及母親妙一夫人的陰戶,但沒有姐姐的豐隆,此時,靈雲已經被他脫的光溜溜地,身無寸縷,她凹凸起伏、豐滿的玉體及女孩子身體一切最隱秘的部位、姐姐玉體的上上下下,乳房、陰戶、陰道完全被他看到並盡情擺弄,使他忘乎所以。

金蟬趴在靈雲的下體,雙手撐在姐姐腰的兩旁,頭伏在姐姐陰戶上方,盡情欣賞這姐姐修長玉腿根部的兩瓣肥厚的陰唇,但見一叢微黑毛茸茸的的陰毛掩映這女人那迷人之處(去年金蟬偷看姐姐的裸體,那時姐姐的下身還光潔無毛,)此時,靈雲的下身如同水洗過一般濕漉漉的,陰毛緊貼在身上,使得她那飽滿的陰阜,兩瓣粉紅的陰唇,女孩子那最美妙的神秘之處讓他一覽無余。

靈雲喘息著,雙腿忽開忽合,兩瓣大陰唇也隨之一翕一張,如同嬰兒小咀一樣,不斷的湧出一股股淫水,在兩瓣陰唇間的上方,米粒大的陰蒂紅彤彤的豎挺著,在淫水的潤濕下,顯得晶瑩發亮……金蟬盡情欣賞著姐姐赤裸的下體隱秘之處,全身如同火燒一般,下身的陰莖硬的似鐵一樣,一厥一厥的,他站起身,脫下了褲子。

金蟬跪在靈雲兩條玉腿間,兩手端著粗硬的肉棒,對准姐姐陰唇間細嫩的小紅口,下體一挺,對著姐姐的陰道口刺了進去,龜頭剛剛才能進去半個,只因靈雲才十五歲,未曾破瓜,陰道又細又窄,而金蟬的陽物卻不小,他年幼勁小,急切之間,進不了姐姐的身子,只好用粗長的肉棒順著姐姐流滿了淫水的嫩陰唇間上下抽動,發泄著無邊的慾火。

這時,靈雲從無邊的快感當中清醒過來,想起剛才弟弟金蟬抓住她的乳房又吸又咬,竟然還撫摸她的下身,手指竟伸進姐姐的陰道--一個女人最神秘、最難以示人的地方,在裡面肆意摳弄,竟將自己擺弄的欲死欲仙,真是羞死人了。

她掙扎著坐了起來,剛才她慾火焚心,下體流經,將她的穴道衝開,現在她終於可以動彈了。正見金蟬赤裸著下體,挺著鐵一般硬的陰莖一翹一翹的,不由羞得面紅耳赤,不敢正視。她忽覺下身冰涼,再一看,自己下身的白色羅裙已給弟弟脫掉,拋在一邊,而下身僅余的那件粉紅的褻褲也給褪到膝下,自己的下身完全裸露,就連自己女孩子家最羞於示人的陰戶也袒露在在弟弟眼下,真是羞的無地自容,她正在羞憤,金蟬猛撲過來,將她撲倒在床上,挺著堅硬的陰莖向她的下體亂頂。靈雲羞憤異常,掙扎著抓住褻褲,想提上護住下體,剛提上一半,被金蟬粗暴地抓住裙裾,使勁往下一頓,竟給褪到了腳跟,靈雲白生生的玉腿、毛茸茸的陰阜再次裸現在弟弟的眼下。靈雲沒有辦法,只好雙腿緊閉,兩手交叉捂住下體的神秘之處,左遮右掩,哭著說:“不要啊……金蟬……我是你姐姐……不能這樣啊……放開手呀……不要啊……嗚嗚。”

金蟬抓住靈雲的手,使勁從她的下身掀開,並分開按在兩邊,用腿將姐姐的腿挾住,挺起槍一般硬的陰莖,不停地下搗,說“姐姐……讓我玩一會兒……我還想吃奶呢……”

靈雲雙手被抓住,掙扎不脫,急得哭泣不止,羞憤交加,將頭扭向一邊,任憑弟弟在身上衝刺……金蟬的陰莖在姐姐的裸露的下體來回抽動著,她那茸茸的陰毛、幽洞穴溪,被他一陣亂搗,業已淫水淋漓,下體濕漉漉一片,靈雲喔喔不絕的嬌喘呻吟,不由得松開了緊挾的雙腿,兩瓣充血、顯得更加肥厚的陰唇也隨之張開,露出紅嫩嫩的陰道口,水嘟嘟地,撩人心弦。金蟬的手指又插進姐姐的陰道,靈雲疼得嬌軀劇顫了一下,:“啊……啊……喔……疼啊……別動了……疼……”咀裡嬌聲呻吟著。

金蟬用手指將姐姐兩瓣陰唇分開,露出那細小的陰道口,可是靈雲由於未經人事,陰道口實在太細小了,只能容得下一根小指。金蟬將姐姐兩條修長結實的玉腿分開抬起,自己跪在姐姐的下體,他用兩手扒開姐姐下身神秘的陰道,挺著又粗又硬的陰莖,緊緊抵住姐姐細嫩的陰道口,用龜頭在姐姐的陰唇間來回蹭弄著。

靈雲緊張得杏目圓睜,惶恐迷惑地等待著即將發生的事情,眼淚泉湧而出,萬萬沒有想到自己的親弟弟竟然強行姦淫姐姐,把姐姐的衣裙脫光,肆意扒看姐姐的下身……金蟬在姐姐滑潤的陰唇間蹭了幾下,順著姐姐她陰道流出的淫水,腰猛的往下一沉,一挺,只聽“撲哧”一聲,他粗長的陰莖已進入靈雲的陰道,擠的淫水四濺,靈雲只覺得下體有一根又粗又硬的棍子捅了進來,整個陰道全被充滿了,有一種難以言傳的滋味迅速傳遍了全身,不由得“啊…… 啊,”的顫聲呻吟著,粉面香汗淋漓,滿頭青絲左右搖擺,兩條白生生的小腿來回蹬動著……金蟬低頭正看見靈雲赤裸的下身及毛茸茸的陰戶,他貪婪地欣賞著自己的陽物插進姐姐身子的情景,只見姐姐那細嫩的陰道口被他粗壯的陰莖撐的圓圓的,足有嬰兒手臂粗,兩瓣鮮艷的陰唇也被撐的顏色發紫。他不禁伸手摸了摸姐姐的陰唇,只見陰莖周圍一絲縫隙也沒有,靈雲體內的淫水給擠了出來,四處飛濺。再看靈雲,雙眸惺松似睡,面紅過耳,滿頭青絲左右亂飛,一副嫵媚撩人的樣子,光潔如玉的身體不住顫栗。金蟬看得更加慾火高漲,摟住姐姐的纖腰,下體想往下沉,只覺的龜頭前面被一層薄膜擋住,一時不得進去,他不由得興起,狠命一挺…… 但聽一聲嬌啼,靈雲的身體劇烈地一顫,雙眉一皺,銀牙緊咬,下體傳來的劇痛使得她連連嬌喘,淚水奪眶而出……金蟬的陰莖刺破姐姐的處女膜,插進了姐姐的陰道深處,下體陰莖已挺進大半……靈雲下體撕裂般的劇痛使她幾乎昏迷,疼得她痛苦的呻吟:“啊……啊…… 好疼呀……媽呀……疼死我了……啊……不要啊……”她痛苦不堪,難過異常,心中絕望至極,只能婉轉嬌啼,淚流滿面,嬌喘吁吁。咀裡發出絕望的悲啼聲……初次破身的劇痛使得靈雲疼痛萬分,而金蟬的陽物在姐姐溫潤融融的陰道裡插著,使他興奮極了,聽見姐姐銷魂蝕骨的嬌啼,金蟬更加瘋狂,只覺的龜頭接觸到姐姐陰腔壁的粘膜,姐姐陰道緊縮,裡面溫潤融融,舒服極了,不由得也:“嗷……噢……好爽啊……姐姐……你的小穴好嫩”大聲地叫了起來。

緊接著,他屁股一沉,又將陰莖插進許多,靈雲強忍著下體陰道撕裂般的劇痛說:“……哎呀……死人……哎……痛死了……渾蛋……快別動了……拔出來呀……姐姐受不了了……”絕望地掙扎著,呻吟著……此時,金蟬毫不理會姐姐的痛楚,把陰莖稍往外抽出一些,然後,腰身猛然一挺,但聞:“撲哧……撲哧……孜孜……”的淫水聲及靈雲痛苦的嬌啼聲同時傳出,但見靈雲疼的嬌軀一陣痙攣,雙手死死抓住弟弟的頭發,一雙美目絕望地睜開,眼淚泉湧而出,禁受不住下體的刺痛,“嬰嬰”地哭了起來,整個玉體不住地扭動著,呻吟著。

金蟬乾的興起,雙手抓住靈雲的香肩,小腹猛一提氣,然後狠命下送,放肆地抽插起來,次次到底,下下都擊中姐姐的花心,小腹與姐姐的陰戶撞擊的“啪啪”直響,“撲哧、撲哧”的淫水聲和靈雲誘人的呻吟聲不覺與耳,乾的靈雲淫液橫流,淫語不絕:“啊……啊……哦……哎呀……喲……嗯……小冤家……姐姐的嫩屄……啊……都讓你給日破了……姐姐給你乾死了……嗯……啊……”

聽著姐姐銷魂蝕骨的淫聲囈語,刺激的金蟬更加大抽特抽起來,嘴裡喘著粗氣,“噢……好爽啊……好姐姐……你的屄真嫩……我要日死你……哦……”每插進姐姐陰道的深處,便用龜頭死死抵住靈雲的穴心狠狠地摩挲,這樣一來,靈雲被弄得淫聲浪語不絕與耳,“哎呀……喲…… 啊……啊……痛……輕點呀……死人……啊……”白生生的玉臂環腰把金蟬抱住,下體一陣亂扭,死命上挺,陰部緊緊抵住弟弟的陰莖,兩條小腿不住的踢動著,嘴裡喊著:“啊……哎喲……好爽……啊……嗯……”玉臀圍著金蟬的陰莖又篩又套,動作幾近瘋狂,金蟬快速狠命的抽送了幾下,只覺姐姐的陰道一陣陣的收縮,陰道深處似一開一合的咬著龜頭,緊接著姐姐“啊……啊……我要……啊……”喊了起來,一股滾燙的液體由她下體陰道深處噴射出來,澆在他龜頭上,再看靈雲如玉山傾倒,嬌軀酥軟,無力的平躺在床上,四肢俱開,諸般妙相完全裸露在弟弟的眼前,靈雲軟癱一團,無力的呻吟著……金蟬見靈雲丟了,便伏在她玉體上,含住姐姐一顆嫣紅的奶頭貪婪地吮吸著,陰莖似鐵一般,仍堅硬的插在姐姐陰道內,他用力使龜頭抵住靈雲陰道深處的穴心,緩緩摩擦著……本已流出淫液的靈雲,嬌喘吁吁,剛剛閉上一雙美目,似迷似醉的回味著剛才姐弟二人淫亂的情景,金蟬這樣磨她的穴心,使她無法忍受,有氣無力的喊:“死人……嗯……別……別不要啦……小冤家……哦……會要姐姐的命……壞死了……”靈雲已流的太多,整個癱在床上,只能嬌聲呻吟著。,任憑金蟬趴在自己身上為所欲為……金蟬懷裡摟住姐姐,身下壓著她雪白、豐滿的胴體,使他淫興勃勃,一時衝動,竟將姐姐強奸了。他粗硬的玉莖插在姐姐的下體羞人之處,姐姐溫潤的陰道不停收縮著,夾的他陰莖好受極了……良久,靈雲才微微睜開雙眸,春水盈盈嬌羞滿面,軟玉溫玉的玉體又在弟弟身下蠕動起來……金蟬見姐姐迎合他的抽送,裸露的下體一挺一挺的,於是金蟬便深淺有序的抽送起來,靈雲經過方才激烈的淫亂,變得淫蕩妖媚,使金蟬難以自拔,他將姐姐兩條玉腿分開抬高,扛在肩上,又將枕頭墊在靈雲腰下,使得姐姐的下體抬高許多,正好姐姐下身的一切隱秘妙處盡收眼底,這樣一來,姐姐光潔裸露的下體,豐隆嬌嫩的陰戶顯得更加突兀、明顯,女人那美妙的神秘誘人銷魂之處讓金蟬看的更清楚,更加春光無限……靈雲嬌軀連擺,玉臀高拋上迎,騷蕩忘情地喊了起來:“啊……啊……噢……嗯……日的……姐姐好爽……好弟弟……啊……好大……呀……哎呀”

金蟬被靈雲的叫春聲刺激的血液沸騰,心在狂跳,他狠命地來回抽送,又粗又硬的陰莖雨點般的在姐姐濕潤酥滑的陰道中出出進進,靈雲被金蟬火辣辣的抽送刺激的業已淫浪無形,猛力旋轉玉臀,一邊嬌聲呻吟著,白嫩的玉臀隨著弟弟的動作上下拋迎。

金蟬一邊干著嬌艷如花、青春艷麗的姐姐,一邊睜大眼睛,欣賞著姐姐凸聳在他眼下光潔、裸露的女人私處,但見他又粗又長的陰莖在姐姐突兀嬌嫩的私處陰道裡進進出出,急抽猛頂,陰莖每一抽出,從姐姐的私處便帶出一股股紅白相映的淫液,在兩人的交合中越流越多,順著靈雲白生生的玉腿、圓美的玉臀流到了床上、地上。靈雲姐姐私處兩片紅嫩的陰唇被頂進去又翻出來,陰道裡嫣紅的嫩肉,也隨著他的抽送翻進翻出,就像綻開的石榴籽一般迷人美妙,引的他幾乎向去親姐姐的私處。

金蟬見姐姐放蕩形骸,慾火暴漲,兩手托住靈雲的玉臀,下體的陽物狠命的抽送,“啊……嗯……不要啦……別……別……用力……疼死了……小冤家……輕點……插死……姐姐了……啊……”靈雲淫聲浪語,只覺弟弟的龜頭雨點似的擊打在她的穴心上,隨著他陰莖的不斷變粗變硬,進出靈雲的陰戶之間,一股紅色的陰血湧了出來,順著靈雲被舉高的玉腿流到了床上,被褥上,在她身下濕紅了一片……靈雲被弟弟幹得死去活來,乳顫臀掀,嘴裡頻頻浪叫:“啊…… 啊……不要嘛……輕點……好疼啊……姐姐不行了……哎呀……嗯……”突然,靈雲全身一陣抽搐,體內一股滾燙的淫液忘情地湧了出體外,金蟬只覺得一股滾熱的液體噴射在自己的龜頭上,不由得脊背一酸,他忙鼓起餘勇,狠命地抽送幾下,把靈雲頂的嬌軀亂顫,只覺龜頭一麻,把持不住,一股陽精急射而出,噴射在姐姐的子宮深處,正擊打在靈雲的穴心上,射得靈雲淫聲不絕:“啊……啊……嗯……哎呀……喔……好……弟弟……姐姐……不行了……”嬌軀酥軟無力,感覺向飛上天空一般,軀體劇顫了一下,像被一種美妙的感覺籠罩住全身,不由得完全癱軟在床上……金蟬等這一股精液射完,不禁得:“啊……啊……”大叫,脫力的伏在姐姐赤裸的玉體上,在姐姐體內緊插著的陽物也慢慢的軟了下來……

~~~~~~~~~~~~~~~~~~~~~~~~~~

我是菜鳥,請喜歡的朋友點“感謝”支持一下

~~~~~~~~~~~~~~~~~~~~~~~~~~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