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滿園春(6-7)

滿園春(6-7)

(六)

第二天早晨,葉開等大家都醒了,便叫葉秋趴在自己的陰莖上,用乳房夾著揉弄,四個丫鬟則並排躺在他的身邊,他一邊用手在她們那堅挺雪白的乳房上和陰戶上來回揉捏著,一邊欣賞著她們被揉弄的浪態。

過了一會兒,葉開就被葉秋揉得慾火高漲,他叫小蘭和小蓮以「69」式趴在床上,用嘴舔吮著對方的陰穴;葉秋站在中間,兩個丫鬟一邊一個的並排伏在床邊,將她們那白生生的屁股朝上翹起;他自己則站在床邊,先對著葉秋的陰穴猛力插入,抽頂一會,又移身對準小麗再插一會兒,然後再插小婉一會兒。

「噗滋……噗滋……」這樣幹了一會兒,葉秋她們便個個漸入高潮,浪淫聲響成一片,聽得葉開萬分高興。他又回到葉秋那,更加賣力地抽頂著,雙手則插入兩個丫鬟的陰穴裡挖著、攪著。

三個女孩的呻吟聲更大了,特別是葉秋,很快就渾身顫抖著噴出陰精,倒在床上洩了。葉開只好抽出陰莖,移位插入小麗的騷穴,猛力地抽頂著,次次都撞在她的花心上。小麗的淫水四溢,浪叫道:「啊……少爺,你好厲害啊……舒服……好舒服……嗯,我要丟了啊……」

隨著小麗的呻吟,葉開只覺得她的子宮內熱精不斷地湧出,陰穴也一縮一縮的夾著他的龜頭,很舒服。他又抽頂了幾下,才移入小婉的陰穴,小婉陰穴裡面早就奇癢難忍,隨著他的插入,她也配合著用力向後頂動著屁股。她的子宮被龜頭撞擊得一陣陣地蠕動,那美妙的感覺使她很快也高潮了。

葉開一看只好抽出陰莖,叫她們三個到床裡休息,他則叫小蘭和小蓮依床邊仰天躺下,兩個肥美的屁股沿著床邊靠攏,他又拿來兩個枕頭墊在她們的屁股下面,將她們的陰穴高高挺起。葉開先抓著小蘭的粉腿分開,放在自己的肩上,挺棒猛刺,「滋」的一聲,大肉棒就插入小穴。他也不管小蘭的感受,就用力地猛插猛頂。

小蘭和小蓮互相舔穴時早就性慾高漲了,隨著肉棒的插入,她嬌吟著,很快就高潮了,陰精一洩如注。葉開見她這樣就洩了,很不過癮地抽出陰莖,走到小蓮身前,用同樣的方法猛地插入。

只見小蓮被插得花容失色,大叫道:「少爺,輕點……啊……插破了……饒了我吧!少爺啊……」小蓮的大叫和騷媚的淫態,使葉開更加兇猛地狠幹著,一下比一下狠,一下比一下重,好像真的想要插破小蓮的肥穴似的。

這一陣的狠插,直弄得小蓮淫水四溢,她不停地抖動著全身。葉開見她也不行了,就抽出陰莖,躺在床上讓四個丫鬟舔他的陰莖,他則抱著葉秋,將昨晚和二媽約好的事告訴給她聽。

葉秋雖然知道昨晚上葉開已經玩過了二媽,但是沒想到她媽會把葉翠也拉進來,而且還要玩母女花。不過她是個孝順女,只好點頭答應了。

中午,在大廳吃完飯,葉開先將葉秋送到二媽那裡,他們沒讓丫鬟通報就直接進了二媽的臥室。

二媽正躺在床上休息,見他們進來,連忙坐起來問道:「你們倆怎麼現在就來了?開兒,你不是要到地下宮殿那去嗎?」

葉開笑著坐在床邊摟著二媽,一邊隔著衣服揉著她的乳房,一邊笑著說道:「我先來是有兩件事,第一件事是先將葉秋送過來,讓你們母女商量一下晚上準備怎麼服侍我。」

葉秋站在一邊,看著葉開當著自己的面揉著自己親生母親的乳房,早就羞得不知幹什麼好了,一聽葉開這麼說,就氣得擡腳踢了他一下。

二媽本來當著自己親生女兒的面前被葉開揉著乳房也有點不好意思,但她到底見得世面多,她見葉秋有點生氣,就連忙將葉開推開,將葉秋拉到自己身邊,說:「傻孩子,不要生氣了,阿開是說著玩呢!」她接著轉頭說:「開兒,不要淘氣了,說說你的第二件事是什麼?」

葉開連忙說道:「對,對,我是說著玩的。第二件事是這樣的,昨晚我們說的讓我玩大媽那件事,我昨晚躺在床上沒事,想到了一個辦法,不過得二媽你幫助……」說到這,葉開故意停下不說,看二媽怎麼說。

二媽說:「你說來聽聽,你這樣厲害,我會不幫你嗎?」

這時葉秋聽他說昨晚摟著自己的時候,還想著玩別的女人,忍不住向葉開瞪起了眼睛。

葉開裝著沒看見,接著說:「是這樣的,地下宮殿裡有一些春藥,我去拿一些給你,你過幾天就約大媽到你房裡來商量我和葉秋的事,當然我和葉秋也來。這樣在上茶的時候,你讓丫鬟將春藥下到大媽的杯子裡,等大媽喝了以後,葉秋就假裝頭昏,我就可以將葉秋扶到你臥室裡,然後我們在裡面做愛。這時,二媽你就假裝聽見了,拉著大媽偷看。我想春藥加上真人表演,不怕大媽不發情,到那時或者她自己受不了送進來讓我玩,或者你假裝受不了拉著她進來。反正不管怎麼樣,大媽到時都跑不了。」

「不錯,這主意不錯。」二媽一聽就高興的說道:「不過,我想叫你四媽過來幫助,就我一個人害怕不好弄。」二媽說完想了一下,接著說:「不如這樣,我們五姐妹每個月初五都要聚在吃晚飯,大家也可以坐到一起說會話。今天是初三,後天就到了,這次輪到在你四媽房裡聚會,到時你三媽和五媽也會去,不如一次弄好,你將她們三個全乾了,以後葉府上上下下不就是你的天下了。」

葉開一聽叫道:「好,還是二媽厲害,就這樣定了。」

「我不幹!」葉秋在一旁忍不住叫道:「什麼真人表演,羞死人了,我才不幹呢!」

二媽一聽,連忙將她的寶貝女兒摟在懷裡,說:「乖女兒,聽媽的話。你想想,今後你和開兒結婚不是還得住在家裡?開兒這麼厲害,你一個人也服侍不了啊!再說,媽媽們成天獨守空房,難受死了,你就只當幫媽媽的忙,好不好?」

葉秋一聽只好點了點頭,不再說什麼了。二媽一看,接著對葉開說:「你的計劃就暫時這麼定了,你先過去吧,後天下午我們先去,到時再一起商量。」

葉開一聽連忙站起身,打開二媽房子裡的秘道,來到地下宮殿。推門進屋一看,只見她們已經先到了,而且已經脫光了衣服在床上正等著他。

葉開一進來,六個丫鬟就看見了,不過她們都沒有出聲,只是笑咪咪的看著他。等他走到床邊,四媽的兩個丫鬟小艷和小嬌連忙下床,一邊幫他脫衣服,一邊輕聲說道:「我們等你半天了,看你不來,太太就和葉清小姐玩起來了,她們這會正玩得高興呢!」

葉開由她倆服侍著脫光衣服,走近一看,只見四媽和葉清正躺在床上屁股對著屁股,腿交叉在一起,陰穴裡連著一根假陰莖,是那種比較長的兩頭都可以插的。這會她倆正舒服得閉著眼睛,嘴裡呻吟著,扭動著屁股;葉素正趴在一旁,一隻手正挖著自己的陰穴,另一隻手正抓著假陰莖中間,上下左右晃動著。

葉開從後面在葉素的陰戶上摸了一把,粘了一手的淫水。葉素這時也發現他來了,高興地撲到他的懷裡,嬌聲的說:「哥,你怎麼才來呀,媽媽和姐姐已經開始玩了,我下面也癢死了,快用你的雞巴止止癢吧!」

葉開將葉素抱到一邊,將她放在床上分開她的雙腿,只見葉素兩條雪白的大腿盡處,光禿禿的陰戶上,那鮮紅的陰穴已經玉蕊含津,饞涎欲滴了。看得葉開性慾衝動,他挺著已經硬起的陰莖,將龜頭抵在葉素的陰穴口,屁股向著她的陰部一沈,只聽到「滋」的一聲,他的陰莖已經整條插進葉素的陰道裡頭,葉素也舒服地叫了一聲,激動地把葉開的身體緊緊摟住。

葉開讓陰莖在葉素的陰戶裡快速地抽動著,很快葉素就粉面通紅,微笑著用媚眼望著他,看來十分滿意葉開侵入她的肉體裡。

葉開抓著葉素的玲瓏小腳,將她粉白的大腿舉起,粗大的陰莖縱情地在她濕潤的陰道裡抽送研磨,葉素隨著葉開對她的姦淫急促地嬌喘著,終於舒服得忍不住高聲呻叫出來。葉開這時也已經將葉素的雙腳架在自己的肩膊上,騰出雙手按在她的乳房上,在兩堆細皮嫩肉上又搓又揉。

葉素忽然肉緊地摟抱著他,陰穴顫動著,葉開也感覺出她的陰道裡分泌出大量的液汁,噴射在龜頭上。他知道葉素到達了性交的極樂景界,便暫停對她下體的姦淫。

這時四媽和葉清已經聽到了葉素的浪吟聲,她倆坐起身來,見葉素已經高潮了,四媽連忙抽出假陰莖,拉著葉清爬到葉開身邊躺好。

葉開用手分開她的大腿,只見四媽的陰唇比她的兩個女兒顯得肥厚些,陰穴張著小口蠕動著向外流著淫水,他迅速將粗硬的陰莖插進四媽那滾熱的陰戶裡,四媽舒服得閉著眼睛,任由葉開的陰莖在她細嫩的陰道裡來回抽送著。

因為她已經和葉清玩了老半天了,很快就衝動起來,陰戶裡分泌出大量的液汁,嘴裡也高聲哼了起來。葉開放下四媽的大腿,伸手去撫摸她的乳房,四媽的乳房非常健碩而富有彈性,抓在葉開的手中,一陣舒服的感覺傳遍他的週身。

四媽的皮膚是十分白嫩,毛孔很細,摸起來的感覺是細嫩滑美。她雖然養過兩個孩子,但由於身子保養有方,陰道仍然緊窄,葉開每次插入時的感覺就猶如在姦淫少女一樣。隨著葉開的頻頻抽送,四媽的表情變得熱情洋溢,她扭動著屁股,盡情地享受著性交的樂趣。

葉清在旁邊看得粉面泛紅,渾身不自在,她那雪白的肉體在床上扭動著。葉開將陰莖從四媽的陰戶裡拔出來投向葉清的懷抱,葉清連忙輕彎玉臂摟住他的脖子,葉開那沾滿淫水的陰莖,也輕易地插入了她饞涎欲滴的陰戶裡。

葉清扭動著身子,配合著葉開對她肉體的姦淫,因為剛剛看著媽媽被葉開姦淫,早已激起了她的情慾,她此刻更是放浪不羈。四媽欠起身子,赤裸裸的坐在一旁看著葉開玩自己女兒,雙手揉捏著自己的乳房和陰戶。

這時葉開翻身躺在床上,讓葉清騎到他身上用陰戶去套弄陰莖。很快葉清就嬌喘籲籲,終於從陰道深處衝出一股陰精,然後全身無力地滑下在葉開的身旁。四媽一見,連忙也跨在葉開的身上,然後像貓一樣地蹲下來,手持他濕淋淋的陰莖,把龜頭頂在她那肥厚的陰唇上撩撥了一下,然後屁股一沈,就將葉開的陰莖整條吞進去了。

四媽也不作聲,專心地用她的陰戶套弄著葉開的陰莖,她用力地收縮著小肚子,把葉開的陰莖吸得很緊。葉開伸手抓著她胸前上下拋動著的大奶子,手指捏著她的乳頭輕輕的揉動著,四媽很快就被他幹得臉紅眼濕,漸入興奮佳景,噴射出滾熱的陰精。

葉開讓她們三個躺在床上休息,而則將六個丫鬟叫到圓桌邊,叫她們躺在上面。葉開早就想試試用圓桌玩女孩了,這一次見女孩多,而且都是已經被他幹過的,所以他在來的路上就已想好了。

這會只見六個赤身裸體女孩子頭對著頭地仰躺在圓桌上面,雙腿都沿著桌沿向下垂著。葉開轉動著圓桌,仔細地欣賞她們的乳房、腰肢、陰戶、玉腿和小腳丫,真是各花各艷,美不勝收。

葉開讓桌子轉過一圈,摸遍她們的全身,忍不住又想幹她們了。於是他由四媽的兩個丫鬟小嬌和小艷開始,接著是三妹葉清的丫鬟小燕和小鶯,然後才輪到七妹葉素的丫鬟小君和小美。

葉開每次在她們的肉體裡抽插了十下就另換一個,他一邊賣力地抽插著,一邊領略著六個女孩陰穴裡的不同之處,同時也間歇地使她們得到充實。他輪流在六個女人的陰穴裡抽插了大約半個時辰,開始感到血脈沸騰了。

六個女孩雖然被幹了半天,但是每次剛開始舒服,葉開就已經換下一個了,所以沒有一個高潮的。最後小嬌忍不住了,等再一次輪到自己被插時,用腿交叉纏在葉開的腰上,嘴裡叫道:「少爺,不要玩了,我們裡面快癢死了!」

葉開一看,只好改變戰術,使用各個擊破的戰術。還是從小嬌開始,將她幹得高潮了,才轉移陣地去幹小艷。葉開越干越快,六個女孩本來就已經被他挑逗得不行了,他這樣幹,她們很快就高潮叠起,癱軟在桌子上不動了。

葉開也幹得有點累了,他回到床上摟著四媽躺在床上休息,將下午和二媽商量的事和她一說,四媽也表示贊同。這時,葉素則拉著姐姐趴在葉開的陰莖那,兩個女孩一邊舔著,一邊把玩著,弄得葉開慾火高漲,龜頭蠕動著有一股想射的衝動,他叫四媽用她那豐滿的乳房去揉陰莖,最後將精液射在了四媽的乳房和臉上,葉清和葉素一看,連忙爬上去將精液舔乾淨喝進肚裡。

四媽叫幾個丫鬟先洗澡穿上衣服回去,吩咐她們晚飯時將飯菜送下來,她則和兩個女兒陪著葉開洗澡、休息。晚上,他們吃完晚飯,葉開衣服也不穿,拿著就走秘道回到二媽的臥室。

葉秋和葉翠一邊一個躺在二媽旁邊正說著話,二媽的兩個丫鬟小紅和小玉、葉翠的兩個丫鬟坐在床的另一邊聊著天,七個女人都脫得一絲不掛的。突然見葉開赤身裸體的從秘道裡走出來,葉翠和她的兩個丫鬟因為是第一次,雖然早有心理準備,但第一次看見男人的裸體,而且自己也是一絲不掛的正躺在床上,所以三個女孩羞得都低下了頭。

二媽看見葉開進來,高興的說道:「開兒,怎麼這晚才來呀?我好容易才說服翠兒,你要是還不來,她都要走了。」

葉開走到床邊,說:「我在四媽那剛吃完飯,就馬上過來了。」說著,他低頭仔細的欣賞著她們的裸體。只見二媽躺在兩個女兒中間,除了肚皮微胖和乳房微垂之外,一切都是一樣的白嫩美麗,那小丘般的陰戶上,三個人一樣都長著黑溜溜的陰毛。

葉翠因為害羞的原故,臉蛋紅紅的,更加顯得皮膚白嫩光滑,她那對尖挺的乳房雖然有點小,但那紅紅的乳頭像兩顆紅色的珍珠,看得讓人性慾高漲;平坦光滑的小腹下陰毛剛剛長滿,短短的蓋在陰戶上,陰唇微合著,不像二媽和葉秋的陰穴般,肥厚的陰唇向外翻著,露出鮮紅的陰穴,不過葉翠的樣子更容易引起男人的性慾。

葉開那根粗大的陰莖,一下子硬了起來,在葉翠臉前一動一動的,像是在和她打招呼。葉翠見葉開的陰莖這麼大,忍不住對二媽說:「媽,怎麼哥下面本來小小的,這會變得這麼大?我的小穴那麼小,這樣插進去行嗎?」

二媽笑著說:「傻丫頭,媽就是因為你哥的本錢大,才叫你來的,大才舒服呢!」

「對了,妹妹,真的很舒服。剛插進去是有點痛,不過一會兒保你會舒服得上天。我讓你哥輕點插你。」葉秋說。

葉開上床把葉翠摟在懷裡,用手按著她的乳房輕輕的揉捏著說:「你媽和你姐不會騙你的,哥摸得舒服不舒服啊?」

葉翠有時洗澡、或睡覺時也自己揉幾下乳房,但沒覺得有什麼特別的感覺,但是被葉開這麼一揉,一股舒服的感覺湧上了她的心頭,她忍不住把身體緊緊地貼在葉開的懷裡,乳房向上挺著,輕聲說道:「嗯,舒服。」

葉開一隻手繼續揉捏著葉翠的乳房,另一隻手則滑到她的陰戶上,分開她的陰唇在裡面滑動了幾下。葉翠因為是第一次,有點緊張,所以淫水才流了一點,葉開害怕弄痛她,只好把手又移了上來。

這邊二媽早已經慾火高漲了,但又不好和女兒們搶,她只好側著身子用手在葉翠的身上撫摸著,眼睛看著葉開,像是在說:「干我吧!」

葉開也發現了,反正葉翠現在也沒法干,他就伸手在二媽的陰戶上一摸,結果摸了一手的淫水,他笑著對葉翠說:「好妹妹,我先和媽媽玩,做個樣子給你看好不好?」

見葉翠點了點頭,葉開將她交給葉秋,他提起二媽的雙腿掛在肩上,扶著陰莖對準用力一頂,「滋」的一聲,全根淹沒。

二媽的腿掛在葉開的肩上,整個陰戶更加突出,陰莖可以頂直接頂到花心。葉開為了在葉翠面前顯本事,聳動著屁股,用力地抽插著。

葉秋本來抱住葉翠在一邊看著葉開姦淫媽媽,這會也爬了起來,跪在他後面推著他的屁股,還不時地伸手撫摸著葉開的肉蛋。葉翠躺在那,耳中聽著媽媽的呻吟聲,眼睛直瞪著兩人交合之處,只見粗大的陰莖在陰穴中快速地抽動著,二媽的那鮮紅的大陰唇也隨著抽動而一掀一合的迎送著,小陰唇則翻進翻出著。淫水隨著二媽雪白豐滿的屁股中間的鴻溝流到床上,弄濕了一大片。

葉翠看得慾火上升,一股騷癢在她的陰穴裡散佈開來,淫水也流了出來弄濕了陰戶。她一邊看著,一邊用手分開自己的陰唇,沾著淫水在陰穴外滑動著。

二媽在葉開的強大攻擊下,氣喘籲籲地浪叫著:「好美啊……好舒服啊……啊……女兒們快來吃媽的奶啊!」葉秋和葉翠一聽,連忙一邊一個的跪在二媽身邊,像兩隻小羊似的趴在二媽那渾圓豐滿的乳房上用嘴吮吸著,不時還像小時候吃奶似的輕輕咬著乳頭。

葉開見她們兩個的乳房倒掛著,隨著她們身體的扭動而晃動著、碰撞著,忍不住用手一人一個的抓著她們的乳房,一邊用力地揉捏著,屁股一邊用力聳動著飛快地幹著二媽的陰穴。

葉秋和葉翠的乳房在葉開的大力揉捏下,雖然有點痛,但那種舒服的感覺刺激得她們更加賣力地吃著二媽的乳房。在三個人的夾攻下,二媽渾身一陣顫抖,下面的陰穴用力地迎合著葉開的抽頂,陰道壁也一縮一縮的。

葉開知道她要高潮了,連忙用手抓著她的腰,陰莖用力地抽插著,果然沒幾下,一股熱呼呼的陰精便從二媽的陰穴中噴了出來。葉開的龜頭被陰精沖得很是舒服,他沒有抽出陰莖而是頂在二媽的花心上輕輕的轉動著,磨著二媽的花心。

葉秋有經驗,知道二媽已經丟了,她擡起頭說道:「阿開,媽已經丟了,你還不拔出來?」葉開笑著說:「小弟弟幹了半天,也得休息一會舒服舒服啊!再說,你們兩個我先玩誰呀!」

二媽被他磨得渾身酥麻,這會漸漸恢復過來了,她伸手摸了摸葉翠的陰穴,結果摸了一手的淫水,她連忙說:「寶貝,快拔出來吧,你妹浪得淫水都流出來了,你還不快點?」

葉開一聽只好拔出陰莖,二媽坐起來指揮著葉翠躺在床上,還找了個枕頭塞在她的屁股下面,將她的陰戶墊高,這才叫葉開將葉翠一條腿架在肩上,一條腿放在床上,這個姿式可以減少開苞的痛苦。

然後二媽用手握著葉開的陰莖,先用龜頭在女兒的穴口磨了磨,直磨得葉翠嬌叫道:「媽……你磨得我裡面好難受……好癢啊!快插進去嘛!」

二媽知道是時候了,就握著葉開的陰莖,用力地塞了進去。才將龜頭塞進,葉翠就叫道:「哎呀……好痛……好痛!媽,輕點,裡面都裂開了。」

二媽說道:「乖女兒,頭一次都免不了會痛的,你忍著點。」說著放開手在葉開的屁股上拍了拍,葉開連忙屁股一用力,把整根肉棒一下子全頂進了葉翠的嫩穴中,他只覺得陰莖被陰道緊緊地夾著,很是舒服。

葉翠這時大叫道:「啊……媽,好痛啊!」

葉秋這時爬了過來,換二媽到旁邊休息,她一邊輕聲的安慰著葉翠,一邊輕輕揉著葉翠的乳房,葉開也開始輕輕的抽動著。隨著他的抽動,他覺得裡面已經不像開始那麼緊了,淫水也開始多了,他就把葉翠的另一條腿也架在肩上,身子前傾,快速地抽頂起來,而且他加大了力量和深度,使肉棒的每次插入都能頂著葉翠的花心。

葉翠第一次做愛就遇上葉開這麼粗、這麼長、這麼硬的陰莖,很快她就興奮得浪叫起來:「啊……好美,好舒服……啊……舒服!啊……哥,用力……用力插啊……」隨著葉開越干越狠,葉翠的陰精隨著她的呻吟噴射而出,她也癱軟在床上不動了。

葉開知道她是第一次,沒敢接著干,也把她的腿放下來,抽出他那粗壯的陰莖。葉秋將葉翠抱到二媽那讓她照顧,她則一下子撲到葉開的懷裡。原來她在旁邊看得早已慾火高漲,淫水亂流了。

葉開伸手在她的陰穴上摸了一把,濕淋淋的,他笑著說道:「怎麼早上才要過,現在又想了?」

葉秋羞得低下頭,伸手輕輕打了葉開的陰莖一下,說:「誰叫它這麼厲害,看得人家下面癢癢的。」

葉開連忙抓住她的手說:「不能打,打壞了大家就沒得玩了,罰你把它舔乾淨。讓我想想用什麼姿式跟你玩。」

葉秋看著陰莖上沾滿了葉翠的處女血和淫水,雖然有點不想舔,但是陰穴裡癢癢的,她只有像吃糖葫蘆一樣含著葉開的肉棒,粉頸一上一下,用小嘴套弄了幾下,最後還用舌頭在龜頭尖端的馬眼上舔了幾下,算是完成了任務。

葉開高興地把她抱到懷裡,說:「好姐姐,我們都躺在床上,你背對著我玩好不好?」

葉秋這時癢得只想把陰莖插進去,哪還管什麼姿式,她連忙點了點頭。葉開從背後抱住她躺在床上,雙手按在她的乳房上輕輕地揉捏著,陰莖也不用扶就輕車熟路的插了進去,然後他挺動著屁股,用力地抽動著。

葉秋隨著他陰莖的插入,舒服地呻吟著,屁股也配合著葉開的抽頂而向後頂著,好使龜頭可以更深入一些。

這時葉翠躺在二媽的懷裡,看著他倆,一邊用手在被葉開幹得有些紅腫的陰穴上輕輕地揉著,一邊問二媽道:「媽,開哥怎麼這樣和二姐玩呀?」

二媽笑著說:「傻丫頭,男女幹這事花樣多了,你是第一次沒見過,以後玩得花樣多了,也就習慣了。」

「那改天我們也多玩些花樣好不好?」葉翠說。

「騷丫頭,真不害羞!好,不過你以後可得聽話啊!」二媽說。

葉翠答應道:「那是一定的,媽的話自然得聽了。不過媽,我聽說男女幹這事都是一個男的和一個女的在床上,怎麼我們七個女的一塊和哥玩呢?」

「傻丫頭,你腦子都裝了些什麼呀?告訴你吧,男女幹這事主要還是男的,男的干一個就不行了,射精了,自然就只能一次和一個女的了。」二媽說:「不過,你阿開可不一樣,他的陰莖又大又長,而且干多少女人都可以,所以就得一次幾個女人一塊服侍他,這樣他才舒服。要不是這樣,我就不會拉你來了。我們女人一輩子能遇到一個像他這樣的人,就夠舒服死了。」

葉翠點了點頭,說道:「原來這樣。那射精是什麼回事啊?還有,二姐就快和他結婚了,那我們以後又算什麼呢?」

二媽道:「你呀,什麼都想問個明白,一會兒叫你哥射到你嘴裡去,你就知道什麼是射精了。還有,男人都有個毛病,俗語說『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著』,我們這樣就算是偷情吧!不過等他倆成親了,我讓葉開把你也娶過去。可就是媽不行了,不知道以後怎麼過呀!」

葉翠說:「媽,不要緊的,開哥成親了,只要不搬出大院,你想了就到女兒那,你不是說『妾不如偷』嗎?還怕他不同意!」

二媽高興的說:「乖女兒,媽沒有白親你,讓媽給你揉揉。女孩開苞都會痛的,這幾天你多休息不要練功了,等過幾天,媽和你一起陪你哥多玩些花樣。」說著,她把手按在葉翠的陰戶上,輕輕的揉動著。

這邊,葉秋被插得已經漸入高潮,只見葉開的雙手一手一個的抓著她的乳房用力揉捏著,屁股用力的頂動著,隨著葉秋的呻吟聲,他的抽頂越來越猛烈,愈發兇狠。葉秋只覺得子宮像是要被插破似的,一股熱流從子宮深處洶湧而出,她也跟著發酥,慢慢地癱軟在葉開的懷裡。

葉開知道她已經滿足了,拔出陰莖坐起來一看,只見二媽的兩個丫鬟正抱在一起互相為對方舔穴,旁邊葉翠的兩個丫鬟也抱在一起,不過她倆是躺在床上,兩對乳房擠壓著、揉動著。

小秀趴在上面,兩腿打開,雪白的屁股向上撅著,露出她那美麗的陰戶,陰戶上長滿了黑亮的陰毛,不過因為年齡小的原因,陰毛短短的連陰唇也蓋不住;她那肥厚的大陰唇向兩邊分開著,露出那被小陰唇蓋著的陰穴,隨著她身體的扭動,陰唇一動一動的,不時流出晶瑩的淫水。

葉開跪在小秀身後,用手扶著陰莖,在她的陰穴外滑動了幾下就對準陰穴,慢慢的塞了進去,小秀的陰穴雖然有點痛,但那股奇癢還是激勵著她主動地把肥臀向後頂著。葉開在龜頭頂進後一用力,「滋」的一聲,整根肉棒都插了進去,粗大的陰莖頂破處女膜,緊緊地頂在她的花心上,小秀好像中邪一樣渾身又是痛又是癢,呼吸也隨著急速起來。

葉開將龜頭頂在花心上研磨了一會兒,覺得差不多了,就開始抽頂起來,力道也由輕變重,速度逐漸加快,龜頭好像小雞啄食一樣,一次又一次地撞擊著花心,弄得小秀全身一陣的顫抖,淫水也像泉水一般猛湧出來。她擺動著屁股配合著葉開,使肉棒插得更深入一些,那股酸、酥、癢的滋味,已把她的淫慾提升到了頂點,她一邊扭動著身子,嘴裡一邊舒服的浪叫著。

葉開在玩二媽她們母女時,還是比較溫柔得,現在玩丫鬟就不一樣了。他聽著小秀的浪叫,他那征服女人的慾望從心中升了起來,他右手抓著小秀的頭髮,像騎馬拉韁繩似的向後一拉,使小秀的身子向上仰起,左手則伸到她胸前抓著小秀那還沒有發育完全的乳房大力地揉捏著,屁股一下比一下重的頂著。

小秀被他幹得不一會就陰精噴射而出,人也慢慢地癱軟了下去,葉開拔出陰莖,將她放在一邊。這邊小雪迷著眼睛,偷偷地看著他那剛從小秀騷穴中抽出的大肉棒,葉開抓住她的雙腳一分,把她的身體拉了拉,使陰莖對準她的陰穴,用力地插了進去,小雪被插得差點暈過去。

葉開玩得興致正高,也不管小雪的感受,雙手按著她,屁股用力地抽頂著,幹著小雪的嫩穴。

「哎喲……啊……少爺……快停啊!小穴快被漲破了……啊……插到肚子裡了……啊……」小雪被幹得沒命的叫喊著,但很快隨著龜頭撞擊著花心,她開始熱血沸騰,全身像是要炸開似的,叫喊也變成了呻吟,她連掙扎的力氣都沒了。

葉開依然狂抽亂頂,一點也不知道憐香惜玉,把小雪幹得欲生欲死,眼前一黑,便不省人事了,只有那熱熱的淫水合著陰精隨著陰莖的抽頂,從騷穴裡不斷地流出來。

葉開正幹得上癮著,見小雪不行了,連忙拔出陰莖來到小紅和小玉身邊,他先拿了一個枕頭放在身前,然後拉著小紅側身躺在枕頭上。他分開小紅的雙腿,把陰莖插進陰穴,然後放下她的腿,讓陰穴緊緊地夾住肉棒,用力地抽頂起來。

小紅被小玉舔穴舔得早已是慾火高漲了,現在有葉開這樣的大肉棒來解癢,舒服得她扭動著身體浪吟起來。小玉只好坐在一邊,拉著小紅的手按在自己的乳房上揉著,她自己則分開雙腿,用手指在陰穴裡輕輕的揉著、挖著,不過卻越弄越癢,她只好將一隻手移到小紅的乳房上揉捏著,一隻手在小紅的陰戶上揉著她的陰核。

葉開見小玉的臉蛋緋紅,長長的睫毛下那雙會說話的眼睛可憐憐巴巴的望著他,好像在說:「快來玩我吧!」他一邊繼續用力地幹著小紅,一邊將手指滑到小玉的陰穴裡,在裡面抽動著,不時又彎曲手指在她的陰壁上挖動著,還不時地抽出手指按在她的陰核上揉動幾下。小玉耳邊聽著小紅「啊……啊……」的浪叫聲,下面又被葉開這種玩女人的高手挑逗著,忍不住扭動著身體呻吟起來。

小紅在葉開的猛力功擊下很快就達到高潮,射出了陰精。葉開拔出陰莖,把小紅推到一旁,然後抓著小玉的雙腿架在肩上,使她的陰戶仰起,只見小玉的陰戶上已滿是淫水了,陰穴裡還在不斷的向外流著。

葉開見她還沒被干就這麼騷了,反而不急了,想吊吊她的胃口。他用手握著陰莖,沾著淫水在陰穴口滑動著,不時得用龜頭頂在陰核上揉動幾下。

小玉被他逗得慾火高漲,全身扭動著,大股的淫水隨著屁股中間的鴻溝流到了床上,她禁不住哀求道:「少爺……別這樣啊,好癢啊……癢死了,快插進去吧!」

葉開見她這樣,趁她「啊……啊……」叫個不停的時候,龜頭滑到洞口,屁股一用力,「滋」的一聲插了進去。小玉被他插得全身一顫,覺得隨著陰莖的整根進入,陰道裡覺得很充實,特別是花心被龜頭頂到,她舒服得扭動著屁股配合著葉開,嘴裡呻吟著。

葉開運用「九淺一深」的方法,忽輕忽重地幹著小玉,小玉被弄得肥臀扭動著、迎合著,只聽得「噗滋……噗滋……」的插穴聲合著她的浪吟聲,弄得葉開也全身汗毛直立,舒服極了,要不是他可以控制射精,他早就一洩如注了。

小玉可不行,她剛開苞沒多久,不一會就被幹得不行了,陰精噴射而出。葉開再抽動了幾下,然後拔出陰莖舒服地躺在二媽身上,頭枕著她那對豐乳。

「寶貝,舒不舒服啊?」二媽說:「男人的精液對女人是很補的,而且還可以美容,你射點讓你六妹看看好不好啊?」

葉開一看笑著說:「行,不過得讓六妹好好親親它,用嘴含著它我才射。」

葉翠一聽羞紅了臉,說道:「我才不呢!你那上面濕淋淋的,看起來髒死了!」

「傻丫頭,那都是女人的東西,也很補的,快點去舔乾淨。」二媽笑著將葉翠推到葉開的懷裡。葉翠聽媽媽這麼說了,只好趴在葉開身上,用嘴含著陰莖,賣力地舔著。

葉開躺在床上,享受著葉翠的小嘴的服務,最後他坐起身把葉翠按到床上,先對著她的小嘴射了一部份精液進去,然後把大部份精液射在她的乳房上,用手沾著在上面揉動著。

葉翠吞下口中的精液,叫道:「媽,你看哥怎麼亂射,還弄得人家身上濕淋淋的!」

「我是見你的奶子小,才給它也補補的。」葉開連忙解釋道。

「好了,開兒不要玩了,你妹還小,不要逗她了。」二媽接著對葉翠的兩個丫鬟說:「你們兩個過來把小姐身上的精液舔乾淨,不要浪費了。」

二媽等大家都休息好,就讓大家洗乾淨身子,然後她看時候不早了,就叫六個女孩陪著葉開睡覺,她則出去叫三個徒弟去接四媽的班。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