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淫術煉金士02

淫術煉金士02

第二部 北部豐收祭篇 第一章 帝都賀禮

旭日高昇,燦爛的陽光從窗外照進我房間,他奶奶的照醒了原本睡得香甜的本少爺我。張開眼睛,見到的就是橫躺在我身旁的赤裸美女百合,她一絲不掛地睡在我身邊,銀色的長髮半掩那張清瘦的俏臉,一身雪白的肌膚,配合她頸上銀光暗閃的奴隸項環,在微光之中顯得特別柔和優美。

陽光、大床和美女,再沒有什麼比回家更舒服。

我半帶玩笑地逗弄百合乳尖上的乳環,還輕輕拉動著,拉得她的乳肉稍微變長。百合裝作若無其事地任我玩弄她,我當然不客氣,用手揉搓一下這對嬌小但堅挺的乳房。

其實憑一流劍手的警覺性,恐怕我還沒觸及乳環時她就已甦醒,現在的她只是裝睡,以免破壞我的興致。不過她在這麼短時間內,能學懂這種情趣,已經算是相當不錯。

「百合小犬,再睡的話,主人就罰奶今日光著屁股一整天。」

百合初時沒有反應,但慢慢地,嘴邊卻彎起一個甜蜜的笑意。

「僕人百合,向主人請安。」這小妮子睡眼惺忪地微笑看著我,一頭銀髮稍微亂,還有兩隻在空中橫躺的長耳,這副睡意綿綿的姿態使我突然驚艷起來。

百合見我定眼望著她,突然掩嘴微笑起來。

天啊!我的魂魄幾乎被這隻小妖精勾了去。

「主人的睡床舒服嗎?」

「嗯,好舒服,百合從沒睡過這麼舒服的大床。」

神聖妖精族真是窮得緊要,這麼一個超級大美女,居然讓她睡木板床,簡直暴殄天物,離叉曬譜。現在想起來,我不由得記掛起那個佩戴藍色項環的另一奴隸;雪燕。

「主人,你的手臂痊癒了嗎?」

「還有少許痛,只要不是大動作,應該不會有太大問題。」

被天樹和夜蘭狙擊時所受的傷,雖然已由僧侶施以治癒系魔法醫療,可是要徹底痊癒還需要一點時間。

百合在床上坐起身,一頭瀑布般的銀髮垂直地掩蓋胸前雙乳,那對藍綠雙色的瞳孔帶著癡迷地凝視著我,即使我過往有一大堆女人,但能有這份姿色的卻是屈指可數。

當她把臉貼到我胸前,整個香噴噴的嬌軀倚到我身上時,我本能地伸手到她的項環上,觸碰那沾上她體熱的奴隸環。

這個大美女是我的性奴隸,哈!!

「主人,不幹了嗎?」

「干!干奶的大頭鬼,主人我可是公務繁忙的,由朝到晚就想著要干。」

我輕輕敲了百合的頭頂,她卻笑而不語。我把手指在她穿了環的粉紅乳頭上捏了一記,沒想到這輕輕一捏竟導至她硬了起來。如非約見了全城的文武官員,要應付「屍」積如山的工作,我一定把這個小變態按倒床上再來一炮。

「咯……咯……咯……」

「進來。」

百合想要躲起來,但卻被我抓緊肩膀,使她赤裸的上半身暴露出來。房門打開,一名穿著傭人服的少女走了進來。百合把臉埋在我胸前,但她臉上已經很灼熱,反而見怪不怪的侍女卻沒有特別的反應。

「少爺,所有官員全都到齊,在外賓館的議政廳等候大駕。」

「通知他們,我十五分鐘後到。」

「遵命。」

侍女退出房間,我把手伸入被子之下,竟發現百合的下體濕了一片。基於調教師的習慣,我當然不忘好好嘲弄她。我把手上的愛液在她眼前一晃,才在她的小臉蛋上把手指抹乾淨。

「嘿嘿……變態……」

「……嗯……對不起……」

「幫主人更衣,主人今晚才好好玩奶。」

「唔……是的……主人……」

費本立城,位處武羅斯特最北邊的大城市。原本應該是一片荒蕪的地方,但在短短五年內,人口由四十八萬激增至六十七萬,更具備了工業重鎮的規模。

一般的邊境大都城只允許有兩萬戍軍,可是由於五年前與獸人軍的血戰,皇室卻特準費本立把軍力上限提升至三萬多人。現在城中除了原有的一支兩萬步兵外,還追加一支一萬一千人的騎兵團,與及一師五十人的魔法師團。單是軍方的千人或千騎隊目,就已到達三十多名。

除此之外,還有一支傭兵團駐於北方三個大郡。此支傭兵團於四年前建立,名為鷹擊傭兵團,於帝都註冊了一萬五千上限的兵力,隨時協助抵抗外敵,或執行政府軍不適合的行動。

議政廳位於男爵府的外賓館,足可容納一百五十多人,這裡早有八十多人在此等候著我,當中全是費本立城的行政要員,也有高級的軍官、貴族和騎士。

「參見領主大人。」

「各位不用拘禮,開始工作吧。」

議政廳內設有兩邊弧形的座位,各人依職級的高低分坐,最接近我的自然是身份最高者。在我左手邊的是以裡安道為首的武將們,裡安道雖是我家的庶系,但仍然是貴族及騎士,較後的是魔法師團長卡朗,步兵團長艾耶拉,打後的是一般的千騎長等。

在我右手邊的是一名白髮老者,他名叫沙魯安力,我們一般尊稱他為「老爺子」。他已年屆六十,於費本立城任職司政官已有四十年,本身是衰落的貴族,現在則是眾文官之首,也是我治理此城的得力肩助。

位於他較後的,是一系列的文官們,當中以負責財務及商務的亞當利和保加士身份最高。

而我背後還坐著兩個女人,一個是負責保護我安全的百合,而另一個是我的私人助理兼秘書長艾蜜絲。

在老爺子的身旁,閃出兩個文官,把好幾本厚厚的文件放到我面前。

「老爺子,這幾本字典是啥?」

「偉大的男爵大人,我們最敬愛的領主,你離開費本立城足有十日之多,這裡是十日內必須審閱的文件,希望大人會議結束後能盡早處理。」

這個老爺子是我部下之中,少數有膽向我直諫的高級要員,他望著我不懷好意地冷笑,就像爺爺教訓孫子般,一對眼睛似在告訴我「有多少風流,就有多少節墮」。

「誰個耐煩等會議結束?會議開始,誰有事要上呈?」

我開啟手上的文件,眼睛已盯在文件的字上面,可耳朵卻留心他們的報告。

望著我一邊處理文件,一邊對他們的報告作審理,這份一心二用的本領,相信老爺子和其他人一定看呆了眼。

「接待組由誰負責,為什麼會出現這種失誤?」

我語氣之中帶了點怒氣,一名漢子從席上奔出來,在正中央向我單膝下跪。

我眼尾瞥了他一眼,認得是新近上任的官員,名字叫祖利亞。

「是屬下負責的,請大人見諒。」

跪在我面前的祖利亞身體震抖,但也難怪。在現今的帝國北方,沒有人敢惹我不高興,因為我的名聲比起國皇威利六世還具震攝力。

「大人,這方面雖是接待組處理,但北方已有二十多年沒舉行豐收祭,資料總會有誤差,可說是非戰之罪。」身為文官之首的老爺子,開腔替祖利亞講說話了。

「沙魯安力和艾蜜絲,我要聽你們的意見。」

「……」議政廳中一片沈默。

「傳我命令,所有工廠提早一天放假。祖利亞,你在後日開始翻新工廠的宿舍,限時大後日午夜完成,否則革職查辦。」

「屬下謹遵大人旨示。」隨著祖利亞半行帶跑地離開,接著就有其他人要上報,最先的是裡安道。

「大人,請分配各軍在豐收祭的行動。」

「裡安道你把騎兵團分六亭,一亭負責北門境外巡邏,一亭負責肅清南門,保護來路暢通及安全,其餘四亭輪更休息。艾耶拉,把步兵分十二亭,一亭在城上守備,三亭負責東西及中央區域的治安,其他輪更休息。卡朗,分出僧侶組成醫療組,協助處理各區突發事件。」

在我分配他們的行動時,仍以極速批閱手上的文件,一心二用地處理這些公務。

「大人,請問各地的大官貴客們由誰來接待。」

「卡朗,由你及魔法師們組成接待團,一方面負責接待各地官員,另一方面作貼身的保護,絕不容許任何差池。如有需要,可以動用公帛聘請傭兵協助。艾蜜絲,奶通知伊美露族主,讓她自由使用我的接待館,商人團方面全部交給她處理。」

在議政廳中響起微細的吵聲,他們對我這個決定似並不認同,因為艾蜜絲的外交手法比沈默的卡朗好得多。可是礙於我的權力,並沒有人敢開口說話。

「還有什麼事尚未處理?」

「……」

我大笑一聲,合上了手上的文件,把筆一拋,完成了這堆嚇人的工作。老爺子的表情非常難看,口裡還似在說話,看嘴型應該是罵我「妖怪」。

「什麼跟什麼,這就是你們十日都處理不好的工作?我用兩小時就解決了。

哈哈哈∼∼∼我會不會出太多薪金給你們呢∼∼∼哈哈哈∼∼∼」當我面露嘲笑時,一班文官武將全都面如死灰,但也莫奈我何。

「大人,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沒解決。人來,呈上。」

兩名文官各奉著一個黑色的帛盒,一個是正方形的,而另一個是長方形的。

眾人面上都掠過緊張的表情,連我也不禁好奇起來,這個似乎才是主戲。

「這是昨日早上,皇室派人送來戰勝的賀禮……」

來人把兩個盒子放在我面前打開,其中之一放置了一件黑色閃著銀光的寬肩披風,憑煉金術士的鑒定眼光,只一眼就曉得是昂貴物料,而且經打磨後滲進魔法石碎,使其擁有高度魔防力。

[email protected],我沒有拔出來看,但從劍鞘上的皇家徽號,以及劍柄的造型雕工,肯定是名家之作。

沙魯安力站起來想要說話,但我卻打手勢示意叫停。眾人一時緊張起來,連裡安道等也露出吃驚的神色。

這套披風和配劍由皇室頒贈的,固然是價值不菲的佳品,但當中的意義卻更深遠。依照慣例,只有侯爵或以上的爵士及親王,在得到大功勳時方能禦賜披風或寶劍,因為這兩件皇室之物表代了「豁免死罪」及「先斬後奏」的權力。

一口氣禦賜這兩件寶貝,在帝國史上從沒發生過。

由於我跟南方關係極度惡劣,與宰相赫魯斯更仇深似海,所以我上任領主之後從沒回帝都述職,以至北方其餘十郡亦年年缺席。但今次我智破七十萬聯軍,定會震動帝都皇室,皇上陛下今次破格頒贈,目的除了想拉攏我外,也有暗示要我回帝都述職之意。

如果我還堅持不回去,將變成拒絕陛下威利六世的好意,在無法下台的情況之下,不知對方會有什麼反應。故此一眾大小官員們,才會這麼緊張我的決定。

可是我卻另有想法。

「有誰可以告訴我,這十日裡帝都發生了什麼變化?」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