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姐姐】 第三章 天意

【姐姐】 第三章 天意

【姐姐】 第三章 天意

 

我把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訴了姐姐,只是隱去了和媽咪姐姐的事。姐姐有些失

落的歎道「哎,這麼小就不讀書了,將來怎麼辦啊。」

姐姐雖然不是很願意,但事已至此也沒有別的辦法了。但這回姐姐卻主動要

搬來和我一起住,我知道她放心不下我。只是我們要換一個稍微大一點的房子了,

至少要擺下兩張床。雖然是這樣,我還是很高興的,至少可以天天和姐姐在一起

了。

姐姐和我的床之間只有一米左右的距離,中間檔上了一道布簾。屋子雖然還

是很小,但在姐姐的收拾打理下還是非常的乾淨溫馨,姐姐一如既往的上學,打

工,我也還是做我的服務生,只是不會在讓媽咪姐姐來我家裡了,她有時會把我

叫到她的住處幹那個事,我現在覺得自己就像個性奴。

和姐姐在一起總是很開心的,只是我下班會很晚,我回來的時候姐姐已經睡

了,我從沒有驚動過她,也沒有在像以前要她抱著睡,雖然我很想,但我知道我

長大了,都會做那種事了。偶爾的,我會偷偷的看看姐姐洗澡,但是只能看到一

些模糊的背影,衛生間的玻璃是磨砂的,姐姐也總是把門關的很緊。我不知道為

甚麼想偷看姐姐,也許她是我的姐姐,也是個女人吧。看姐姐只是我對女人的好

奇,我給自己找了一個理由,但是對夜總會裡的那些女孩我怎麼就沒興趣呢,還

有那個媽咪姐姐,我都有些煩了。

北京的夏天出奇的熱,我們的小屋子裡沒有空調,像個蒸籠。又是一個悶熱

的天氣,我下班回來已經夜裡兩點了,我依舊沒有開燈,怕驚醒姐姐。我輕手輕

腳的去沖了個澡,拿著手機照著,摸索到自己的床邊,我一個不留神腳底下一滑,

幸好沒滑倒,但我卻把那個隔在我和姐姐之間的布簾拽掉了。

我趕緊伸手去掛,但是太黑,手機的光線不足,我看不見。我只有去開燈了,

但願姐姐不會醒。

燈亮了,我回過身,姐姐沒醒。她睡的很香。我走到掛簾子的地方,和姐姐

離的很近。我是真的控制不了自己去看姐姐,心裡砰砰砰的跳個不停。

姐姐只穿了內衣,是很漂亮的那種。乳罩很小,只蓋住了她乳房的三分之一,

她的胸隨著呼吸一起一伏,她的乳房白白的,高聳而堅挺,像兩座小雪山。內褲

只是一層薄薄的紗,有著蕾絲的鑲邊,我能隱約看到幾根稀疏的陰毛齊齊的貼在

她陰戶的上方。在往下面就看不到了,遮住她陰唇的地方有些厚,只能看到一個

大概的輪廓,有些凸起,中間被內褲繃出了一道細縫。我目不轉睛的看著姐姐,

雞巴有些硬了。

我趕緊掛上了簾子,關了燈,但是躺在床上卻怎麼也睡不著了,那一晚,我

自慰了,對這姐姐的方向。

第二天姐姐走的很早,我醒來的時候身上多了一件毛巾被,我知道肯定是姐

姐給我蓋的。但當我揭開毛巾被的時候,我感到了一絲的羞愧,我沒穿衣服,姐

姐一定是起來洗漱的時候總會經過,我的雞巴一定是姐姐給蓋上的,她不願意看。

在那以後我總會不自覺的去掀開布簾去偷窺姐姐,但從沒有想要撲上去的念

頭,在我眼裡她是那樣的聖潔,美麗,不可侵犯,就像個女神。

時間就這樣的流逝,我感覺我越來的離不開姐姐,對她的依賴已經勝過了母

親,看不見她的日子我會想她,我不知道戀愛的滋味,但愛上一個人的感覺可能

就是我都這種感受吧。我確定我是愛姐姐的,只是不知道應該不應該,是親情還

是愛情。

姐姐二十二歲的生日就要到了,我精心為姐姐準備了一枚戒指,我想她一定

會喜歡,也會說亂花錢的。我知道姐姐疼我。我那天沒去上班,我要等姐姐回來

給她給驚喜,飯菜都是我親手做的,還準備了一瓶紅酒。我坐在家裡慢慢的等待

姐姐回來,但是她回來的很晚,已經十點左右了。

門開了,姐姐的臉上滿是喜悅,也許是見到我在家的原因吧。

「姐姐,你可回來了,你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我以為她太忙,已經忘

了自己的生日。

「當然啦,今天是我的生日啊,我沒敢告訴你,怕你亂花錢給我買東西,嘻

嘻。」果然不出我所料。

「哈哈,可我還是記得啊,你看,我特意給你做的飯,快來嘗嘗。」我招呼

著姐姐。

「嗯,雖然我都要撐死了,但是弟弟做的,撐死我也要多吃些,哈哈,開飯

嘍。」姐姐的笑聲像銅鈴一樣的悅耳,笑的那樣燦爛。

「撐死?你吃過飯了嗎?」我不高興的問道。

姐姐沒做聲,臉上閃過一絲怪異的神情,有些害羞,還有一些喜悅。

既然姐姐不說,我就不問了,我要送出我有生以來給姐姐的第一件禮物了,

我喜歡看她高興的樣子。

「姐姐,閉上眼睛。」「幹嘛啊」「快點啊,這樣囉嗦」

姐姐閉上了眼睛,「把手給我」,「恩」。姐姐的手指白嫩而修長,像美玉

雕成。我忙掏出在懷裡揣了很久的,還帶著體溫的戒指,套上了姐姐的手指。但

我卻發現了另一枚戒指,在姐姐的手指上閃著光。我感覺時間停頓了,空氣在凝

結,我斷定,姐姐不會自己花這種錢的,她樸素而且節省。這枚戒指讓我感到一

陣心痛。

姐姐睜開了眼睛,喜悅的差點跳了起來。「哈哈,真漂亮,和這枚一樣的漂

亮。」她歡喜的像個孩子,我從沒見過她這樣的開心。竟然忘了埋怨我亂花錢。

姐姐笑的那樣燦爛,像個天真的孩子。我的直覺告訴我,姐姐也許戀愛了。

我看到過電視裡女孩在戀愛中的表情,就像姐姐。我的心亂亂的,不知應該和姐

姐一起高興,還是該獨自悲傷。

姐姐的生日過的很開心,她又大了一歲,可我感覺我大了許多……

一種情結讓我無法形容,不知是關愛還是自私,我開始跟蹤姐姐,白天我有

的是時間。

姐姐打工的地方是一家廣告公司,她不是總在裡面上班,經常會把一大堆的

東西那到家裡,在電腦前工作很久。這些我一點都不懂。但我知道她的公司裡一

定有男人,追求她的男人。事實證明我的猜測是對的,我發現了那個男人。

姐姐從公司出來的時候,一個男人在給她拎著東西,在姐姐要上車的時候,

他還親了姐姐的臉,姐姐笑的很甜,眼裡滿是幸福。

那個男人很帥,長長的頭髮,高高的個子,英俊的臉龐,就像電視裡演的明

星。

那天我喝酒了,喝多了,天還在下著雨。姐姐還在家等我回來,但我感到從

未有的孤獨,淚水夾雜著雨水靜靜的在臉頰上流淌,我不知道我為甚麼會流淚。

路邊的音像店裡放著張楚的歌「姐姐,我想回家,牽著我的手,我有些累啦……」

我真的想回家了,掙錢好像對我真的不重要了,我無法改變現實,姐姐總要

戀愛的,總要嫁人,而我註定要孤獨,姐姐不是我的,她屬於她自己,她有她的

幸福。除了姐姐這裡沒什麼值得我如此留戀,現在姐姐也不屬於我了,我應該離

開,為了姐姐的幸福,也為了逃離這個讓我傷心的地方。

在家的桌子上我給姐姐留下了一封信,告訴她我走了,祝她永遠幸福,弟弟

永遠愛她。

在姐姐的公司前,我站了很久,姐姐就在裡面,我想在看她一眼,只是遠遠

的看她一眼。

不知過了多久,姐姐沒有出現,但那個把姐姐從我身邊搶走的男人出現了,

他在和另一個男人聊著天。他們經過我身邊的時候還看了我一眼。我真想殺了他,

但那是姐姐的戀人,是她喜歡的人。

他們在說笑。

「王哥,祝賀啊,你真牛啊」是另一個男人在說話。

「不算什麼,小意思,哈哈」是哪個王哥,就是我的仇人。

「哪個小丫頭可不好追啊,你怎麼就泡上了啊。」她說的那個小丫頭一定是

我姐姐。

「人好唄。」王哥在誇自己,不過我到希望他說的是實話。

「別操蛋了,是傢夥大吧,哈哈哈」。我真想去抽那個傢夥一頓。

「傢夥大不大到時候她就知道了,呵呵,別急。」

「哎喲,看來還沒辦呢啊,不是你的風格啊,咱公司的小姑娘都被你糟蹋遍

了吧。」

「這個不一樣,純的很,心急吃不了熱豆腐。」我慶幸我來看姐姐一眼是對

的。我跟著他們繼續聽著。

「嗯,那個丫頭是夠純,要不是你先下手了,我也得想法幹上她,現在這樣

的女孩不多了。」

「你也惦記呀,不怕媳婦啊,哈哈」,「你都不怕,我怕啊」

天啊,他已經結婚了啊,真懸,看來我這回是真的救了姐姐一回。

「哎,說正經的,打算什麼時候干啊,不成咱哥倆一起干她得了,保證她爽

死,哈哈哈哈哈。」他笑的都快要死了。

「那可不成,我費了多大勁啊,等我搞完了在給你,省的粘上我,呵呵。」

「真的啊,一言為定,不過你幹完我在幹那還有感覺啊,你雞巴那莫大,洞

都被你撐大了。」

「你肏屁眼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躲到了樹後面,撿起兩塊磚頭扔了過去,在他們的罵娘聲中我跑了,一口

氣跑回了家。感謝上帝,這是天意讓我不要離開姐姐。「未完待續」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