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姐姐】第二章失身

【姐姐】第二章失身

【姐姐】第二章失身

作者:bajiren

2010年7月29日首發SIS

就這樣過了半年,已經是個春暖花開的季節了,我竟然攢下了五千多塊錢,

在夜總會裡我幹的很好。我老實,而且肯幹,對客人的吩咐熱情而又認真,所以

會掙到很多小費,那些老闆們大多數都還不錯,只是有時他們喝多了就會發脾氣,

還會拿我們這些服務生取樂。

一次去給客人送酒,敲門進來的那一刻嚇了我一跳,兩個女孩正光著屁股在

隨著咚咚的音樂聲跳舞,兩個奶子上下的亂串,頭扭得感覺快要斷了一樣。還有

一個女孩在一邊雙手按著茶幾,屁股撅的老高,一個男的正站在她屁股後面,一

前一後的用雞巴插著,那女孩叫聲很大,我想可能是那男的插的她很痛吧。我趕

緊低頭把酒放在了桌上,要離開的時候,一個躺在沙發上的男人叫住了我。他上

面還有一個女孩,坐在他身上在扭著屁股。

「過來,小傢夥,吃口奶來。」那男人醉醺醺的說。坐在他身上的女孩哈哈

的一直笑。

「我我不敢,謝謝老闆」謝謝老闆這幾個字現在連我做夢都會說的。

「什麼不敢,叫你過來就過來,墨跡什麼」,他一下坐了起來,眼睛瞪得老

大,把我嚇了一跳。

我低著頭走了過去,那個男人雙手一推,把坐在他身上的女孩仰面按在了沙

發上,我能看見他的雞巴插在那個女孩兩腿中間的洞裡,上面還沾了很多的粘液,

讓我看的有點噁心。他一把掐住了我的脖子,把我的嘴按到了女個女孩的奶子上。

「快舔,今天我要乾死這個小騷貨,哈哈。」他的雞巴在女孩雙腿中間的洞

裡捅著,女孩啊啊的直叫喚。

說實話,那個女孩的奶子很漂亮,雖然我沒有見過姐姐的奶子,但這一對奶

子的大小感覺和姐姐差不多,我被那個男人按著,乳頭蹭在我的臉上癢癢的。

「快舔啊」,男人又催了。

沒辦法,我張嘴一下把女孩的乳頭含在了嘴裡,像小時候吃媽媽奶一樣允許

著,那女孩叫聲更大了,那個男人一邊用力的插著,一邊得意的笑著,這是我在

懂事後第一次吃奶了,雖然沒有乳汁,但我還是感覺很舒服的,我的雞巴有一種

莫名的感覺,而且硬了。

屋子裡充斥著震耳的音樂聲,呻吟聲,喊叫聲。我靜靜的伏在那個女孩的乳

房上允吸著,想著姐姐。

我的勞動讓我得到了二百塊錢的小費,還給了我一顆小藥丸,說是讓我快活

快活。我沒敢吃,不過我向老和我鬧的女孩們打聽了,她們說這是好東西,能讓

人快樂,忘了煩惱。她們管我要,我沒給。我一直留著,沒捨得吃。

我在夜總會裡工作的很好,而且學會很多為人處世的知識,這些知識能讓我

掙更多的小費。那個媽咪還是一直的照顧我,她要我叫她姐姐。這個姐姐身材有

些胖,胸也很大,只是感覺沒有姐姐的挺拔,有些下垂。人長的還算漂亮,只是

有些大了,已經三十五了,我感覺她更像我的姨,或者媽媽。

在我十七歲生日的那天,她給我買了件衣服,也很好看得體,她也像姐姐似

的誇我,說我是個大小夥子了,還很精神。

有一天我又掙到小費了,只是不是吃奶,而是喝酒,那種感覺和吃奶比起來

痛苦多了,腦袋都要炸了,走路一直的晃悠。幸好是哪個媽咪姐姐送我回了家,

路上我吐了一身,她也沒有倖免,一個勁的埋怨我幹嘛喝這樣多,還一個勁的打

我的頭,但是不痛。

我是被她架回家的,一到家她就給我拖到了衛生間,叫我爬在馬桶上吐了很

久。迷迷糊糊的我能感覺得到她在脫我的衣服,天熱了起來了,衣服很好脫,像

是變魔術一樣我就光著了。雖然我小時候經常在姐姐面前光著屁股,但我從沒覺

得害羞,今天不知為甚麼在這個歲數大的姐姐面前有些的尷尬。

「來,姐姐幫你洗澡」。她語氣很親切,感覺很像姐姐。

「別,不不用了,我自己洗吧」。我有些結巴,用手護住了下體。

「哈哈哈哈,小孩子還害羞啊,姐姐什麼沒見過啊,過來吧」。她邊說邊把

我拽了過去。我有些踉蹌,酒還是在作怪。

「還自己洗哪,站都站不穩。」邊說邊拍了一下我,這次不是頭,是屁股。

噴頭開了,水淋在身上很舒服。她卻啊的一聲跳了起來「哎呀,濺了我一身」,

一邊說她一邊脫去了衣服,比給我脫得還快。她身上很白,像一隻拔光了毛的雞,

濃密,黑乎乎的。

我低著頭,用手搓著身上,心裡砰砰直蹦。大姐姐倒是很爽快,用香皂在我

身上一陣亂摸,她的兩個大奶子時不時的在我的身上蹭來蹭去,弄得我癢癢的。

他把香皂在我的雞巴上不停的揉搓,起了一大團的泡沫。

「呀,弟弟的傢夥不小啊,搞過女人沒有啊。」她在拽我的雞巴,拽的已經

大了,癢癢的。

「沒,沒有。」我小聲答道。

「啊,那真是可惜了」,說完,她拿起噴頭沖乾淨了上面的泡沫,一下含到

了嘴裡,我嚇了一跳,以為她要咬我呢。不過倒是沒有一點痛的感覺,只是癢癢

的,麻麻的,尤其是她的舌尖在我龜頭上打轉的時候,我感覺很舒服,身體像過

電一樣。她允吸的很賣力,嘴裡發出嗚嗚的聲音。她把我的手放在了她的奶子上,

讓我揉搓著,感覺軟軟的,沒有一點彈性。她開始用雙手樓摟住我的屁股,讓我

的雞巴在她嘴裡來回抽動,一股熱流突然的湧出,噴了她一嘴,白白的,稠稠的

液體。「啊」她叫了一聲,擡頭看著我,「這樣快啊,真笨。」

「姐姐,我我不是故意的啊。」我有些慌張。

「沒事,來,到床上來。」她把我拉到了床邊,她自己四腳朝天的平躺在了

床上,我的雞巴漸漸的軟了。

「過來,摸摸姐姐。」她叫我。

我的雙手在她的乳房上來回揉搓著,她喘息的很厲害,嘴裡還有啊啊恩恩的

呻吟。「啊快點,含嘴裡,摸摸姐姐下面,恩恩。」她指導者我,我一一的照做

了。我的手指在她兩腿間的洞裡來回攪動,裡面濕濕的。她身體扭動的越來越厲

害,屁股向上一頂一頂的。

「好弟弟,太棒了,好爽,啊啊,啊啊。」聽著她的叫聲,我的雞巴又開始

硬了。

「弟弟,來,躺下」她一翻身騎到了我的身上,一點一點的向上移動,一直

到了我的臉上。這是我第一次真真切切的看到女人的那個地方,我知道我就是從

這裡出生的。

我感覺一點都不好看,黑黑的裂開一道縫,兩片肉分在兩邊,只有那個小洞

裡面有些的粉紅,像姐姐毛衣的顏色。她把她的這個洞一下騎到了我的嘴上,我

感覺一陣窒息,她在我的嘴上不停的擺動著屁股,「快,弟弟,把舌頭伸進去。」

我伸著舌頭,一股粘液蘸了我一嘴,很不舒服。她瘋狂的在我嘴上扭動著,淫水

弄了我的鼻子,臉上都是,我用雙手推開了她。

「怎了弟弟,是不是想要了?」,她回頭看看我的雞巴,的確翹的老高了。

她向後挪著屁股,用手扶著我的雞巴,在那個肉縫上摩擦了幾下,然後我的雞巴

就慢慢的淹沒到了她的洞裡。

「啊,好舒服,弟弟的雞巴真大啊。」她瘋狂的扭動,時不時的上下拔出,

坐入。我的雞巴好癢,不由的開始向上迎擊。她叫的聲音更大了「好樣的弟弟,

就這樣,用力。」

我感覺從未有過的衝動,一下把她壓在了身下,把她的雙腿駕到了我的肩膀

上,我感覺這樣可以讓我的力氣得到更大的發揮,我也可以清晰的看見我的雞巴

在她的肉洞裡進出的景象。

「姐姐,是這樣嗎」「恩恩,是,再快些深點,深點。」她雪白的屁股在我

的撞擊下都漸漸地有些發紅了,我還在拚命的插著,插得她都求饒了,「弟弟,

好了沒有啊,我都來兩次了。」

「姐姐,你在忍回兒啊,我感覺好舒服,姐姐的這個洞太舒服了。」我開足

了馬力。

「嗯,你快些啊,我吃不消了啊,啊啊啊恩恩哎呀,輕~ 啊輕輕點。」

「啊」我終於射精了,雞巴在她的陰道裡抽搐著,射精的過程持續了好久,

每一次雞巴的抖動,我都能清晰的感覺到姐姐的陰道在收縮,加緊。

我趴在姐姐身上,手裡玩弄著她的乳房,「姐姐,這種感覺真舒服」。「嗯,

弟弟也讓姐姐好舒服,你真棒。」她說著親了我一下。

那一晚,我不知道爬上了這個可以做我媽媽的姐姐身上幾回,但我的確愛上

了這種感覺。

從那以後,媽咪姐姐常來我這裡過夜,雖然她代替不了我的親姐姐,但還是

讓我排解了一種寂寞,也讓我感受到了一種快樂。

轉眼已經七月底了,要是在學校我又該放假了,我真到很想那個從小照顧我

的姐姐,我也想這次就告訴她我一直沒離開過北京,沒離開過她。我再次撥通了

姐姐的電話。

「姐姐」

「是彪子嗎?你去哪了?我以為你丟了呢?嗚嗚嗚~~」。電話那頭傳來了姐

姐的哭聲,我不知所措。

「姐姐」

「你在哪?在北京嗎。我去找你」姐姐很激動。

「在,就在你給我租的房那邊。」我聲音很小的答道。

姐姐來了,臭罵了我一頓,她一直在找我,她打電話到家裡,知道我一直就

沒回去,她說她快急瘋了。這次她抱著我很緊,在她懷裡,我哭了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