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乳

人乳

人乳

我是一個在校大學生,為了方便,在學校旁邊租了間房。現在在外面租房的大學生很多,有些是為了學習,有些是為了與女友同居。有些是為了嫖娼。而暗娼在高校附近出沒也是常有的事。

那天晚上快八點了,我正往回走,為了避免碰到那些三五成群的暗娼,我不得不穿過一條長長的小巷子。我走著走著,見巷半道上站著一個人,我疑心是暗娼,於是放慢腳步,快走近了我才發現只是一個土裡土氣的鄉下女人。我仔細打量她,大約二十七八歲,長得不算醜,但也不漂亮,圓臉,額頭很光滑,眼睛不大,但水汪汪的,透著一股溫柔和善,也閃著點慾望的光。嘴唇豐厚,微微開啟,露出一排潔白的牙齒,嘴角上還有一顆風騷的美人痣。身材微胖,上身是一件舊外套,下身一件灰布長褲腳上是一雙布鞋,還算整潔乾淨。但略現小些,將一身肥肉裹得凹凸分明。走路活像一頭母豬,大屁股一擺一擺的。最顯眼的是她的胸部,十分肥碩,一晃一晃的,八成沒戴乳罩。我心想:「但願這乳房不要垂得太厲害了。」

「多少錢?」我問她。

「八十塊。」鄉下女人說。

其實這個價並不貴,我搖搖頭說:「太貴了!」

我擡腳就要走,那女人拉住我的衣袖,「那,五十塊也行啊。」

我將她領到我租的單間,門一關,鄉下女人也不多話,開始脫衣服,而且挺麻利,兩下子便解開了外套的扣子。我一看,她裡面果然沒戴乳罩,僅有一件皺皺巴巴的的舊確良襯衫,領口的扣子沒扣,胸前也僅扣了一顆,其餘的敞開著,露出白淨誘人的肉色,兩隻乳房長得十分肥碩,把襯衫撐得鼓鼓的,緊緊地貼在肉上,繃得幾乎透明顯出球形的輪廓。乳峰上乳頭突兀而起,彷彿要把襯衫頂破似的,透過衣服印出兩圈圓圓的深褐色,直刺我的眼睛,襯衫十分吃力地包著這兩隻肥乳,稍稍上托,但兩隻乳房顯得霸氣十足,隨著鄉下女人的動作肉騰騰亂晃,它們彷彿有思維一樣,對襯衫的束縛感到憤怒,正齊心協力地掙扎想衝破束縛,衝向一個自由的空間,向世界展示它們被掩蓋已久的美麗與性感,向世界宣洩它們被壓抑已久的溫柔與母愛。

我走過去,一手攬住鄉下女人的腰,一手將她的一隻乳房托在手中。鄉下女人沒有拒絕,反而帶著一種自豪的微笑,將胸挺得高高的,看起來她並不反感我摸她的乳房。這女人的乳房果然很大,一隻手連一半都握不住,我又將乳房向上託了托,十分肉實沈甸,真的是貨真價實。我將乳房托高了些猛地一放手,肥乳沈沈地往下一墜,十分有彈性地顫動了幾下。

我捉住鄉下女人的乳房揉捏把玩,手掌輕輕愛撫她的乳峰手指滑過她的乳頭和乳暈,感到柔軟而有彈性。乳頭受到這樣的刺激,明顯勃起,雖然隔著衣服,也覺得摸起來像一顆硬硬的橡膠球,頂得我的掌心兒直癢癢整隻乳房在我的手掌下幸福地蠕動著。鄉下女人輕輕地呻吟起來,乳頭處竟然顯出點點濕潤。我揪起一隻勃起的乳頭,輕輕一捏,乳汁竟然將襯衫濕潤了一大塊。

「難怪你奶子這麼大,有奶呢!」我說:「正好,嘗嘗人奶是個厶味。」

「不行,」鄉下女人認真地說:「只許摸,不許用嘴嘬奶頭。」

我笑道:「你個賣的,怕什麼醜。」

「怕麼醜?俺奶過了娃兒,這倆奶子你乍玩都成,今兒個俺才發滿了奶水,餵了你,俺娃兒吃什麼?」

我掏出一張五十的票子,說:「再加一百的營養費,給你娃兒買奶粉。行了吧?」

鄉下女人毫不猶豫地接過錢,半閉了眼,任憑我玩她的乳房。我解開她襯衫的扣子,兩隻白生生的大乳房一下子從她懷裡滾了出來,毫無保留地袒露在我眼前。這是哺乳期的乳房,與少女小巧玲瓏的乳房完全不同,它們充滿了溫暖甜美的乳汁鼓漲飽滿,沈重地垂著,足有香瓜大小,掛在胸前肉呼呼地直晃蕩,散發出熱乎乎的體溫和腥腥的奶香,我幾乎可以聽到兩隻乳房相互撞擊的肉擊聲和裡面乳汁晃動的聲音。深褐色的乳暈幾乎蓋住了整個乳峰,又高高隆起形成半球形上面嵌滿了乳婦特有的小肉珠兒,還長了一層細密的軟汗毛。乳暈中央,一隻大乳頭示威似地挺立著,足有一寸長,半寸粗,烏黑油亮,壯碩發達,上面還佈滿了縱橫的肉紋,濕呼呼,粘漬漬的。好像被糖漿醃熟泡透的大蜜棗兒,散發著誘人的成熟魅力。

我捧起鄉下女人的左乳房,輕輕地托弄,揉捏乳頭處淌出一滴白白的乳汁掛在乳頭尖上搖搖欲墜我張開嘴,抿住乳頭,,輕輕地啜了一下,乳頭猛地湧出一大股乳汁,噴射一般,直灌進我的嘴巴,我一下子沒含住,乳汁從嘴角流了一些,乳頭也差一點兒從唇間滑落下來。

鄉下女人要我枕到她的大腿上,由她來給我餵奶,我馬上照辦。她左臂托著我的頭,右手托著左乳房,乳頭對準我的嘴巴,將乳頭連同整個乳暈都塞進我的嘴裡。這鄉下女人的乳頭本來就大,有寸把長,再加上整個乳暈,幾乎將我的整個嘴巴塞滿了。我還來不及吮吸,就感到嘴裡的乳頭開始膨脹變硬,鄉下女人好像開始敏感起來,胸脯不由自主地向前挺,好像要把整個乳房都塞進我嘴裡。我也配合她將臉往乳房上擠壓,緊緊地貼著乳房,感到好溫暖。我雙手摟著鄉下女人微微發胖的腰,呼吸著她身上腥香的味道,舌尖在她的乳頭和乳暈上舔刮,細細品味著那種軟中帶硬的感覺,舔刮著她乳頭上粗糙的肉紋,舔刮著她乳暈上顆顆肉粒及細軟的汗毛。

不斷有甘甜的乳汁從乳頭處流出,我開始大口大口地吮吸。乳頭與乳暈反射性地縮了一下,一大股甜美的乳汁從乳頭處噴湧出來,灌入口腔,熱熱的,粘粘的腥腥的,一股奶香從鼻子直往外翻。我加大力量,故意發出「滋……滋……滋……滋……」的聲音。鄉下女人一聲不吭,挺著乳房任我吮吸,一會兒,她用雙手緊緊地抱住我的頭生怕我跑了似的,又像是怕我停止吮吸。這鄉下女人身強體壯,血氣旺盛,乳汁又粘又多。我每用力吸一下,她都不不經意地繃緊身體,乳房象高壓水槍一樣將乳汁一股股地往外噴,這是只有哺乳期婦女才能體會到的射乳的快感。

我吮吸了好一會兒,射乳的力量弱了一些,乳房也漸漸軟縮下來。到最後乳汁完全被吸空,只用小股淡淡的清液從乳頭出流出。我吐出左乳頭,上面口水混合著奶水,濕漬漬的。我騰出雙手,捧起左乳房擠壓,又用牙輕輕地呷住乳頭,想搾乾她最後一滴乳汁。鄉下女人滿臉桃紅,輕輕地哼著。我突然含住她的乳頭咬了一下,「啊!」,鄉下女人驚叫了一聲,身子一抖,右邊的乳房快活地蹦跳著,滴滴嗒嗒地淌著乳汁,肉呼呼地晃來晃去,像一大塊一碰就碎的果凍,在燈下閃著白花花的光。我胃裡翻了一下,打了個滿嘴生香的奶嗝。

鄉下女人主動側過身子,將右乳房也送了過來。我托起右乳房,鼓脹而沈重,我將右乳房托高,又猛地往下一撤,肉球又忽顫忽顫地顛動了幾下,我扶住右乳房,手指在乳頭上輕輕地撥弄了幾下,「啊……啊……啊……」鄉下女人微喘起來,直嚥唾沫,頭朝後仰,身體抽搐了幾下。右乳房一抖,暴起隱隱的青色血管,乳頭勃起大如乒乓球,尖端射出一股乳汁,我伸出舌頭接住,一股牛奶香沁人心脾。那鄉下女人忽然伸手將我的頭擁住,挺胸將乳房朝我臉上擠,軟肉將我的口鼻堵個嚴嚴實實。乳頭幾乎伸到了喉嚨口,乳暈兒膨脹得頂住了上頜,把嘴巴塞了個滿滿當當。我幾乎無法呼吸了。嘴一動,一大股又腥又粘的乳汁直灌喉嚨,我只得拚命往下嚥。乳汁噴得更歡了,鄉下女人興奮得渾身亂抖,嘴裡含混不清地呻吟起來:「啊……啊……啊……啊……啊……啊……」

我悶著頭,不停地吮吸,隨著乳汁的漸漸減少,女人的呻吟也漸漸底了下去。我嘴裡的乳頭也漸漸軟縮下來。吸淨乳汁,我將乳頭吐出來,乳頭已經失去了充滿入乳汁時的威風,乳暈兒只是微微隆起,上面的肉粒兒稍稍消退了些。我越看越覺得可愛,於是雙手環握乳峰,輕輕緊握,使乳暈凸出,乳頭突兀外挺乳頭又溢出一絲絲殘乳,濕潤了我的雙手,散發出幽幽的奶香。

我輕輕地呷住乳頭,用牙輕咬,舌尖在乳暈上輕刮,細細品味上面香甜的殘乳,享受上面軟軟的汗毛和刺刺的小肉粒兒。舌尖撥弄著乳頭,每次舌尖將乳頭壓倒,每次乳頭又站起來,甚至舌尖將乳頭壓進乳房,一放開,乳頭又「噌」地彈起來。我雙唇用力抿住乳頭向上提,竟然如拉膠皮,連帶乳暈扯起兩寸多長,一張嘴,乳頭又縮了回去。乳頭在我的刺激下又充血勃起。我分開五指按在乳房上,乳頭硬硬地頂著我的掌心,怪癢癢的。一種奇妙的感覺從掌心直傳到全身直鑽到我心裡去。大把的軟肉抓在手中,軟綿綿,熱乎呼的,彷彿有汁液要從指縫中流出。我左右開弓,盡情把玩。時而輕輕愛撫,時而大力揉捏,這女人的兩隻乳房活像兩隻大麵團,被我捏扁了又揉圓,揉到右邊,又彈回左邊,揉到左邊,又彈回右邊真是彈性十足。鄉下女人隨著我的刺激輕抖身體,發出嬌嗲的喘息,兩隻肥乳隨著她的呼吸起伏著,蠕動著,像兩隻吸盤,將我的雙手牢牢吸住,無法放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