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空姐的慾望

空姐的慾望

妮娜又再次的出勤。這次是要飛往歐洲十天左右。妮娜是A航空的空姐。

到達巴黎後,妮娜和機師及其他地勤人員一塊吃晚飯。飯後她便回到飯店休息。

妮娜沐浴後,便赤裸裸地躺在床上。今晚她想早點休息。當她的眼睛一閉上,眼前立刻浮現男友的身影,想起昨夜激烈的性交,想著想著,她不禁感到身體發熱,竟無端的呻吟起來。

啊……想你……..。

她右手伸進下腹部的繁茂森林中,花蕊已迫不及待地等待刺激了。

「啊……..」

輕輕的一觸,一陣興奮的電流立刻貫流全身。

離開男友雄偉的肉棒已經十天了。在飛機上妮娜不時地想起男友的大老二,在她的腦海中,已經再也離不開男人的肉棒了。

想要肉棒……無論如何也想要……..

十天以來,妮娜一直強忍著被男人擁抱的衝動。此時她想著想著竟迷迷糊糊地睡著了。

妮娜醒來後,看看時鐘已是半夜十一點了。此時飯店的酒吧應該還沒打烊。

妮娜想點酒讓自己醉一醉,反正這時候她已經全無睡意了。剩下的只有滿腔的慾情。

妮娜裸身穿上深褐色的洋裝,裡面胸罩和內褲都沒有穿。

窈窕的身材包裹在緊身的洋裝下,益發突顯出成熟女人的玲瓏曲線。前胸領口的設計,是採深 V 字型的造型,誘人的乳溝有一半裸露在外面。如使覆蓋著布料,下面的乳頭依然清析可見,妮娜站在鏡子前面,梳攏著美麗的秀髮,膝上二十公分的短裙,遮掩不住歐美女性修長腿部的曲線美。

妮娜打扮完畢,便蹬上高跟鞋離開了房間。

妮娜從上面走進酒吧中,那裡燈光昏暗,正看放著以前曾流行過的香頌。大約有五個包廂,幾乎裡面都有顧客,大多數是白人、而其中只有一個大概是日本人的東洋人。

妮娜對於集中在她身上的視線暗自感到高興,她走到吧台前的高腳椅旁,舉起性感的大腿坐了上去。她一面凝視酒單上的洋酒名,一面擡頭看看酒櫃上所陳列的各式名酒。吧台裡有二個酒保,不時地將眼光投向妮娜的胸前。被巴黎的男人觀看,無疑也是另一種刺激。

酒保遞上一杯全紅的液體,她拿起酒杯,以她妖豔的朱唇輕輕啜上一口,灼熱的液體流過喉嚨,竟使她肉襞也感到蠢蠢欲動。

她覺得有人視線一直緊隨著她,當她回過頭去,目光恰巧和那日本男人不期而遇。

多麼有魅力的男人啊……..

他打量著妮娜豐潤的雙臀,臉上浮現一種嘲弄似的微笑。妮娜轉身回去、又輕啜一口手中的烈酒。

一股強烈的古龍水味撲來,那個男人坐到妮娜的身旁。

「你是A航的工作人員吧!」

男人看著妮娜的側面、如此問道。

「欸……..」

「我也是乘A航來巴黎的。我在飛機上看到妳就驚為天人,沒想到在這裡遇見妳。」

「好美的臀部啊,配上纖細的柳腰,真是上帝的傑作,令人無法抗拒的臀部。」

「這樣啊!」

妮娜故意裝得面無表情。

「請問尺寸多少?」

男人無禮的問道。

「對不起,我不懂你在說什麼。」

妮娜微怒地斜睨著他。

「你生氣的模樣也很性感哪!」

男人發出卑猥的笑容,同時繼續緊盯著妮娜的面龐。

「……..」

妮娜不理會男人的視線,她一口氣飲盡杯中的酒。

是個怎樣的男人,才剛見面便稱讚別人的臀部,甚至還請教尺寸……。

「告訴我如何?」

男人繼續追問道,似乎不得到答案他是不會善罷干休。

「胸部也是波霸型的耶,讓我看一點乳頭吧!」

男人偷窺著妮娜的胸部,大聲地說道。

或許在酒吧中的其他人並不能聽得懂日語,但是妮娜對於男人露骨的言語,依然感到不好意思。

「你的身體,一個晚上五十萬元賣給我好嗎?」

男人一邊喝苦威士忌,一邊輕鬆的說道。

「欸..現在,你到在說些什麼?」

「我在說,我出五十萬買你的騷穴。」

男人認真地說道。

「請你注意你的態度。」

妮娜不耐煩地站了起來。

「空姐,請等一下。」

妮娜被他強而有力的手臂拉回座位。

「我想看看你的胴體。我的老二也對你響往已久,想要和你共享魚水之歡。」

「和我?」

妮娜的下腹部感到一陣甜美的疼痛。

「我想買下你。」

男人伸出手來撫摸妮娜的臀部。

「不行!」

「好美的臀部,你沒有穿內褲吧!」

男人的眼中閃閃發亮。

男人的手離開她的臀部,然後移向她的背部,他拉住拉鍊,一點一點地往下拉。

「不……請不要……」

妮娜企圖阻止男人迅速下降的手。

「今夜你是我的臣子了。」

「……..」

拉鍊已被拉下,妮娜整片背部都暴露出來。而胸部如今也已是若隱若現了。

「怎麼樣?一個晚上五十萬。」

「嗯……..」

妮娜小聲的允諾。

妮娜害怕如果不笞應,她將會在眾人面前被脫光展示,但是男人的強勢作為,不禁令她的下腹隱隱作痛,同時出賣肉體的言詞,也令她心蕩神馳。

只做一個晚上的娼妓。只是一個晚上的奴隸,在巴黎的飯店裡,讓一個好色的年中男子肉體上得到解脫。

「好吧,就在今晚,我屬於你的。」

男人將她的拉鍊拉上,雪白的背部又再度被遮蓋住。

「你這簡直就是強迫性的嘛……•」

「從在飛機上看到你的那一刻起,我就想要得到你。」

「我想不管是誰在飛機上看到你,都會想像你騷穴的模樣。」

男人將手放在妮娜的大腿上,開始遊移撫摸。

「不行……..」

當男人的手來到她大腿的根部,妮娜伸出手來制止他,但是男人伸出手指,輕觸她下腹部亳無屏障的神秘處。

「啊……..」

妮娜從喉頭深處發出呻吟。

男人以撫摸恥毛的快感為榮,在這大眾場合,偷偷地愛撫女性的恥毛,令他全身感到特別的興奮。

這個男人名叫近石,是一家中型貿易公司的老闆,由於工作上的需要,必須經常往返國內外。也因此能夠接觸不同國家各種類型的女人。美國、法國、義大利、菲律賓等等。外國的女人大都身材高挑,體臭強烈,對於性交態度也很大方。但是他仍覺得日本女人最好,害羞的神情,低聲的呻吟,細柔雪白的肌膚,以及氣味美好的體臭。

坐在旁邊這位雙頰通紅的女人,正是近石理想中的對象。而且又是空中小姐,穿著墨綠色制服,舉止高雅端莊的空姐,最近正是男人們心目中憧憬的對象。五十萬元十個晚上還算是便宜了呢!

「你的名字叫什麼?」

「啊……妮娜……」

「妮娜嗎?好名字。」

近石熱切的眼神注視著妮娜,手指尖不禁探進裂縫中。

「不,不行……受不了了……」

妮娜全身一陣痙攣,愛液源源不絕地流出。

近石將裂縫敞開,手指探進深處。

「妮娜,你的騷穴好濕喲!」

「討厭……不要說了。」

「妮娜,你不想要嗎?」

近石說著說著便將頭埋入妮娜的胸前,開始專心地舔舐起來。

乳頭被舌尖挑逗得興奮起來,妮娜全身早已酥軟。

「啊..在這裡不行……到我房間吧……..」

「快點,我的寶貝也不耐煩了。」

近石擡起埋在妮娜胸前的臉,抓住她的手,引導她撫摸他那膨脹的下腹部。

「討厭……..」

「妮娜,要插你的喲!」

近石的褲子膨脹的過份。

在一流的飯店酒吧中讓男人愛撫媚肉,現在又撫摸男人堅硬的下體,妮娜一想到自己淫蕩的行為,花園不禁更加潮濕起來。

「妮娜,握住它。」

近石大聲的說道。

「在這裡,我受不了……進房間再開始好嗎?」

「你是我買來的女人,你只能服從我的命令。」

近石拉下褲子的拉鍊,強迫妮娜握住裡面的肉棒。

「啊……好大喲……」

妮娜溫柔地揉搓,從肉棒到垂下的囊袋。

「妮娜,你功夫很好嘛,這就是個中的樂趣。」

近石說完,又將嘴湊近妮娜的乳房,貪婪地吸吮起來。

「啊……….」

雙乳一下子聳立起來,近石又以雙手不斷地揉捏那渾圓且富彈性的乳房。

「嗯……好窘喲……」

妮娜閉上眼睛,不禁想起在男澡堂的種種。

「我想看到你的臀部。」

「到房間,帶我去房間……在房間做好嗎?……」

妮娜低聲地哀道求。

「好吧!那麼,你大聲說想要我的寶貝。」

近石咬著妮娜乳頭的同時,如此命令道。

「這種事我怎麼說?」

「到現在應該不會不好意思了吧,而且,你大叫老二,我相信誰也聽不懂,因為這裡不是日本啊!」

「快,快喊你想要大肉棒。」

「嗚……好吧。我是你買的女人……我沒有任何自由可言。」

妮娜彷彿已下定決心。

「大、大肉棒……我想要….,,嗯,去房間吧……讓我能完全擁有你的老二吧!」妮娜晃動著豐滿的雙乳,同時大聲的說道,雖然她認為沒人能聽懂,但她的心臟幾乎快要停止了。

妮娜扶住男人的手臂借力站起來,並用雙手抱住裸露的胸部。當他們走出酒吧後,近石一口氣將妮娜洋裝的拉鍊拉了下來。「啊……..」

妮娜全裸地走進電梯,在電梯裡他倆唇舌緊緊地糾纏在一起,完全無視旁人的存在。

「嗯……嗚……」

只聽到電梯裡傳來熱烈的吸吮喘息聲。近石一面撫摸著妮娜的雙臀,一面忘情的吸吮著。到了五層樓。兩人從電梯中走了出來。

「我的房間在最裡面。」

「啊,不好意思。」

妮娜想再穿回洋裝。

「做什麼?不要穿呀,妮娜你要全裸地走進屋裡。」

「啊……不行,你為難我嘛!」

「從現在起,你要把自己當成是母狗。」

近石毫不留情的命令道。

近石推了她一下說:「妮娜,躺在床上。」

又特別在她的乳房上圈了好幾圈的帶子,使她的乳房更堅挺,乳頭更顯得突出。

近石的目光看著妮娜的腋下,無毛而蒼白,使得這個女人看起來好虛弱,他的臉埋在腋下,嗅著她的體味。

「哦!好香啊!」

近石又拿起了一種特製的毛刷,一端都是毛的棒子,柔軟毛的棒子,是用來洗高級衣服的刷子。

他緩緩的接近床,臉上淫笑著:「呵呵呵……」

「哦!幹什麼?」

妮娜閉起了眼睛,不知道他到底要幹什麼。

「咬呀!只是幫妳洗一洗。」

近石接近妮娜豐滿的乳房,閉始用刷子碰觸妮娜的乳頭。

「哦!不要啊!」

妮娜被綁著的肢體,振動了起來。

「哦!妳看妳的乳頭,像豆子一般的可愛,我們來洗一洗,刷一刷,這樣會更漂亮的。」

近石拿著刷子,在妮娜的左邊乳頭搓著。

「嗚……」

妮娜敏感的乳頭疼痛著,腰挺立了起來。

「怎麼了,舒服吧!妮娜。」

近石看著美女痛苦的表情說著。

「我會讓妳更舒服的。」

他又再度往她右邊的乳頭搓著。

「啊……嗚……」

乳頭的刺痛,使妮娜全身感到痛苦。

「感覺怎樣?妮娜。」

近石在她的乳頭左右的搓洗著。

「好痛!我的乳頭好痛哦!」

妮娜痛苦的說著,她那敏感的乳頭比被咬著還要痛苦。

「別叫了,妮娜!應該很舒服的。」

他又將刷子在她的肌膚上刷著。

「不要啊!好痛呀!」

妮娜痛苦的哀求著。

刷子在她的左右乳房上上下下的刷了十幾次。

妮娜不斷地叫著,近石說:「妳這聲音是在叫啊!還是在哭啊!」

「來,我們來試一試妳的腋下。」

「哦哦哦——」近石的舌頭舔著妮娜的腋下,這種舉止使妮娜成熟的裸體感覺非常的疼痛感。

近石舔著美人的腋下,使他的股間的棒子興奮而挺立著,她的右腋下被唾液弄濕了。

「嗚嗚……」

近石轉移陣地,在她的左腋下用鼻腔用力的嗅著,刷子依然刷著妮娜乳房上突起的乳頭。

「好痛,我的乳頭好痛……」

妮娜哭著,看著近石。

「別出聲,妮娜。」

近石毫無憐惜之心,強力的刷著乳頭。

「哦!唉喲。」

全身激烈的疼痛,使妮娜的身體搖晃著。

「不要啊!好痛。」

激烈的疼痛,使美女的臉扭曲了。

「來!我們再來看看妳的花園。」

近石撫摸她漆黑繁茂的陰毛,打開她的花唇,看到了肉壁有溼溼的光采,他看著妮娜說:「妳這淫亂的女人,我要讓妳痛得覺得快感。」

「啊!不要啊!」

妮娜還似哭的哀求著。

近石的臉靠近她的兩腿之間,在她的花園吹著熱氣。

「啊!啊啊……」

柔軟的肉壁起了激烈的反應。

近石變態的說:「來,我把刷子的另一端插進,妳要夾緊。」

近石用手指彈了一下肉唇。

「啊!」

妮娜痛的叫著。

近石將刷子的另一端插進她的秘洞裡,壯淫的叫著:「……」

妮娜痛得咬牙切齒。

「要夾緊,才會舒服啊!」

「妳看妳都溼了,一定很舒服吧!」

近石用刷子的棒子搓著她的秘洞,同時用牙齒咬著她的乳頭。

「啊嗚……」

妮娜像野獸一樣的叫著,痛楚帶給她快感。

「快啊!夾緊……」

「哈哈……妳也會痛啊!妳這個娼婦。」

妮娜一直忍受著他的變態行為,因為她已賣身給他,可以拿到一筆相當高的酬勞。

「快點進去,進去……」

近石滿足的抽送著洗渥棒。

「啊……啊……」

妮娜那女性肉體敏感的部位,也難逃魔掌。

「啊!痛!」

妮娜的裸身起了一陣痙攣,她感覺自己快迷失了,她的身體左右搖晃著,痛苦的尖叫。

「痛嗎?」

近石用異樣的眼光,看著妮娜的痛苦表情,他從冷藏室拿出了一瓶酒,順著洗渥棒倒進她的秘洞內。

「喔——」美女的臉苦惱著,深鎖眉頭。

「嗚——」下半身被變態的行為弄著,成熟肉體的妮娜兩手兩腳又被綁著,乳頭被刷了九十下。洞口又被粗硬的東西插著,現在又將酒倒進她的秘洞裡,這種變化,使妮娜痛得快死掉了。

「嗚——痛……好痛啊!」

妮娜大聲的叫著,腰左右的振動著。

近石的虐待行為,使他自己興奮了起來,他喝乾了瓶子裡的酒,他的棒子翹起,看著妮娜痛苦的表情,他咆哮著說:「喔!我受不了了。」

於是他將洗渥棒抽出來,用怒張的棒子侵犯她的花園。

「啊!」

妮娜長時間挾著洗渥棒,近石一抽出異物,使她像被監禁,而獲得自由一般,鬆了一口氣。

「啊啊……」

棒子突進她濕潤的花唇,甘美的電流貫穿她的全身,他一口氣將整支棒子深深的埋入。洗渥棒在她的乳房上刷著。

「啊啊!妮娜,好舒服。」

近石的棒子在她的體內抽送著,一手拿著洗渥棒在她左邊乳頭刷著,他用嘴含著一邊的乳頭。

「哦……喔……」

妮娜覺得整個身體燃燒了起來。

「嗚嗚……」

妖豔的唇熱熱的喘息著,她又痛苦又喜悅,全身像被火灼燙一般,搞得她受不了,不斷的呻吟著。

「啊!太棒了……妮娜。」

妮娜的頭髮散亂著,近石的腰不斷地運動著。

「啊啊!好熱啊!我的身體要燃燒起來了,好熱啊!」

妮娜的腰迎合他的棒子,貪求著快感,使得她的聲音像火一般的熱烈。

「啊!啊!妮娜,我要射出來了。」

近石的腰迅速的動著,白濁的精液暴發了出來。

「喔!喔嗚……」

二個人的裸身汗水淋漓,身體痙攣著,同時,近石得到了慾望的滿足,他在她的花園噴灑出精液。

妮娜的兩手兩腳被綁著,張大了嘴巴含著肉棒,清洗近石噴射出精液時所殘留的精液。

近石轉過身,將屁股對著妮娜的臉說:「快!舔我的屁股洞。」

妮娜的美貌覆蓋著近石的屁股,她很猶豫地伸出了舌頭,舔著近石的屁股洞。

「喔——」一種銳利的刺激在近石的腦中作響,使她不由得叫了起來。

妮娜想了一下,將舌頭收回。

近石壓著她的頭,將棒子插進她的嘴巴,叫著:「淫婦,快吸我的棒子。」

近石的腰不斷上下的動著,他熱熱的射精感在他的龜頭前面衝過去,妮娜的嘴裡感覺那支肉棒的膨脹,放出了精液。

妮娜吞下了最後一滴精液,他呻吟著:「啊!好舒服哦!」

於是近石解開了妮娜,抱著妮娜,渡過了美好的晚上。

在這三天中,近石抱著妮娜,滿足這個美女,自己也享受滿足的快感。

近石離去後,妮娜回到了日本。

在這一週,她不斷地想著,想起了她躺在近石的懷裡。由於她性慾十分激渴,所以她才會與近石做性愛的交易。

她不斷的想著近石。妮娜已經接近花癡一般淫亂的女人。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