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開了睡衣

解開了睡衣

解開了睡衣

有時我也會趴到媽媽身上,讓媽媽馱我一會,但是我也只能伏到媽媽的上身

上,因爲我太小,也不知道“馱”其實還別有洞天。在爸爸外出工作的時間里,

晚上睡覺我都是和媽媽一個被窩,一直到初二。我也習慣了偎在媽媽的懷里,握

著媽媽的乳房睡覺。媽媽也習慣了我的陪伴,有一次在我半夜醒來時還發現媽媽

她手中握著我的小雞雞。

在初二的時候,我不知怎麽就學會了手淫,我還不知道那是怎麽一回事,只

是喜歡射精時的那中飄飄欲仙的感覺。在家中偷偷翻看爸爸藏起來的黃書,也讓

我過早的知道了男女之間的性愛之事。我漸漸地開始注意欣賞我的媽媽,媽媽雖

然不漂亮但在我心中是最美的,媽媽的乳房是那麽柔軟,媽媽的皮膚是那麽白皙,

但是那時還沒有想跟媽媽做愛的慾望。記得一次上廁所,無意中看到媽媽剛出浴

的玉體,在那一瞬間,我看到了媽媽雪白大腿之間的陰阜,蓬鬆烏黑的陰毛,媽

媽很快就用浴巾把自己裹了起來,但並沒有說我。就這樣,我和媽媽在同一個被

窩里睡了十幾年。

上了初三之後我就住校了,一個月回一次家,再到晚上睡覺時,我就不願和

媽媽在睡在一個被窩里,我已經是一個懂事的孩子了,另外我和同學的交往中也

知道他們很早就和父母分床睡了。因此,在第一次住校后回家的晚上(爸爸不在

家),在鋪被子準備睡覺時,在我提出要和媽媽不在一個被窩睡時媽媽很是意外,

問我怎麽不和她一個被窩了,我也沒支吾出個理由。媽媽沒說什麽,給我另拿了

一床被子。這樣我就和媽媽由一個被窩變成了一人一條被子。爸爸回來時,他們

一個被窩,但是我們一家三口還是睡在一張炕上。后來我就提出我要自己去睡床,

爸媽就同意了。

我是個乖孩子,又很聰明,學習成績很好,初中畢業時,我考上我們縣的重

點高中。那年暑假,媽媽的眼睛得了一種病,去看老中醫拿了一種眼藥水,老中

醫說是有毒,患者必須平躺給藥,給藥后也要平躺。爸爸不在家,給媽媽滴眼藥

水的任務就落到了我的肩上。媽媽脫完了衣服,只穿一條內褲,平躺在褥子上,

沒有用枕頭。我坐在她旁邊幾乎伏在她身上點眼藥水,點完之後我就熄燈在她身

邊睡下,因爲是夏天只蓋一條毛巾被就可以,不知怎麽的我們就睡到了一起,不

過這次是媽媽枕著我的胳膊,而我一隻手還是我這媽媽的乳房。媽媽沒有說什麽,

我們睡得很香,我也很懷念那種和媽媽一個被窩的生活。以後的幾天里我都幫媽

媽滴眼藥水,也都不知不覺地睡到一起。

那年春季,媽媽學習了一種氣功,學會了一些調理按摩的手法,我回家之後

她就給我調理治病,並教給我。有一天早上起床,媽媽還會讓我給他按摩一下腰

背,從上到下輕輕按撫,媽媽會誇我孝順、按摩得舒服,我也很樂於按撫媽媽白

皙的肌膚,我突然有了和媽媽做愛的慾望,卻知道那是天理難容的事情,只能在

心裡偷偷想想,那天晚上我夢見和媽媽接吻做愛,而且夢遺了,射出了很多精液

(都弄得第二天有點腰酸)。以後那幾天我常常幻想著和媽媽做愛而手淫。

一天晚上,我突然腹部疼痛,翻騰睡不著覺,媽媽問我怎麽了,我說肚子疼,

媽媽就打開燈坐起來,要給我治病,我本不想把她驚醒,但她堅持要給我治療,

我只好聽她的,她先是給我揉腹部,在燈光下,她的赤裸的上身是那麽的潔白無

瑕,在她爲我揉著肚子的時候,我忍不住得勃起了,我盡量的不要勃起,但是沒

有任何效果,我也忘記了疼痛,乖乖的躺在那兒,閉著眼睛不敢看媽媽的身體。

后來媽媽把手搓熱按在我的小腹部,我的小弟弟就那麽硬硬的立著,離媽媽

的手很近,媽媽在活動的時候碰到了我堅硬的小弟弟,我閉著眼,我想當時媽媽

一定可以看到我的臉很紅。一會兒,媽媽把手拿開,問我還疼嗎,我趕緊說不疼

了,媽媽又給我揉了幾下,每次都碰到我的火熱堅硬的陰莖,說了句好了,就熄

燈了。

躺下之後她突然握住了我的陰莖,我被她的舉動嚇壞了,沒有敢動,媽媽摟

住我對我說:“還記得小時候你趴到媽媽身上讓媽媽馱你嗎?”

我說“記得。”

媽媽說:“想讓媽媽馱你嗎?現在。”

瞬間,我的大腦里閃過了很多問題,亂倫?恥辱?甜蜜?我沒有說話,但是

我的小弟弟卻給了媽媽肯定的回答。

“到我身上來。”媽媽捏著我的陰莖,我聽話的翻身壓到了媽媽的身上,雖

在黑暗中,我仍然沒有勇氣面對媽媽,我把頭放在媽媽的肩頭上,頭的一側。

媽媽幫我退下內褲,我很配合,我驚奇的發現媽媽的內褲不知何時脫了下去,

媽媽捏著我的陰莖,塞進一個濕熱的地方。

“媽媽讓我的陰莖進入她的陰道!”我心裡很興奮,停在那兒不動。

“動啊,小宇。”媽媽輕聲對我說。

我學著從書上學到的那樣,開始了抽動,我感覺我的陰莖變得有些軟,不知

是因爲緊張還是擔心。很快我就一瀉如注了,我伏在媽媽的玉體上,喘著氣。媽

媽用胳膊環著我,也沒有動。

過了一會,媽媽讓我下來,打開燈,拿過衛生紙擦了擦褥單上的液體,又用

我的內褲擦了我們倆的生殖器。我看到媽媽的臉有些紅,我抱住了媽媽,把頭埋

在她的胸前,她關了燈,我們倆相擁著睡去。

第二天早上,我醒來后,媽媽就已經起床了。早餐,媽媽給我煎了雞蛋,看

著我吃下去,媽媽與我坐在沙發上,媽媽看著我,問我:“小宇,經常手淫嗎?”

“嗯。”我點點頭。

“喜歡讓媽媽馱你嗎?”

“喜歡。”

“小宇,以後想了就讓媽媽馱你,不要手淫,知道嗎?手淫傷身體的。”

“是,媽媽,我愛你。”我抱住了媽媽,吻了媽媽的唇,那時我還不會濕吻。

“記住要保密,跟誰也不能說,讓你爸爸知道了我們就死定了。”媽媽認真

的對我說。

“我知道。”

媽媽又囑咐道:“乖,以後要好好學習。”

那天晚上,我們又做了,這次我主動的爬到了媽媽的身上,在媽媽的引導下

我又一次進入了她,這次我有了不少的進步,在抽插了一段時間后射精了,然後

又吻了媽媽,擁抱著睡去。

那個暑假剩下的幾天里我們幾乎每天都做。但是白天媽媽卻不讓我和她親密,

即使是擁抱也不可以。快開學了,媽媽就禁止我做了,囑咐我在學校不可以手淫,

要忍住,等回家再說。

高中三年,由於學校封閉管理,假期少了,但是,只要放假,並且爸爸不在

家,我們就會做,但是媽媽再也不允許我天天和她做,而只允許三天一次。並且

前提是我的學習成績不能下降。還跟我說如果我考上重點大學就聽我的。

高考時我沒有辜負父母的期望,考入了一所重點大學。由於離家遠,只能在

寒假和暑假回家,我對媽媽的思念只能在電話里偷偷訴。媽媽總是告訴我要好好

學習,注意身體、不要著急交女朋友。

其實在學校里,我覺得身邊的女同學都不如我的媽媽,盡管他們又長得比較

漂亮,但是她們沒有我的媽媽成熟,我喜歡媽媽的豐腴,喜歡媽媽那白嫩的肌膚。

喜歡媽媽的溫柔。在學校里,我看了許多黃片,也忍不住晚上偷偷想著媽媽手淫。

我知道了女性也有性高潮,知道了濕吻和口交,知道了怎樣讓媽媽快樂。

寒假裡是沒有機會的,因爲爸爸在家,媽媽根本不允許我碰它。暑假裡,我

回到了家,可惜爸爸還在。我把激情留在了心裡。經常手淫,媽媽爲我洗內衣的

時候知道了,告訴我要愛惜身體。還是不允許我碰它。我提前回了學校,在網吧

里度過了2個周的時間,看了許多母子亂倫的文章,也幻想著和母親用各種樣式

做愛。

第二年暑假,爸爸出差給我們留了2個周的時間,我高興極了,早早洗完澡,

等到媽媽洗完澡,我沖上抱住了媽媽也被我的情緒感染,竟然破天荒地允許我在

客廳里抱她、吻她。那是我們第一次濕吻,我磨開媽媽的唇,把舌頭伸進媽媽的

嘴裡,並吮吸媽媽的香舌,我們吻了好久,媽媽都嫌累了。問我從哪兒學的,有

沒有學壞。我告訴她是從網上學的,讓她放心。我抱著她進了臥室。

我第一次爲她——我的母親解開了睡衣,露出了媽媽的玉體,46歲的媽媽

不再年輕,身材也不像少女那樣好,腹部的贅肉顯示著她的年齡。但是媽媽那白

皙細膩的皮膚卻始終深深的吸引著我。媽媽臉上的皺紋更加襯托出媽媽的成熟風

韻,我吻著媽媽的唇,臉,耳唇,脖子,乳房,一路吻下來,媽媽有些不能自制,

媽媽的臉绯紅,我脫去了媽媽的睡褲,又將白色的內褲退下,脫光了自己的衣服,

我沿著她的乳房一路吻下來,劃過小腹和肚臍,我把嘴伸到了媽媽的芳草地。

媽媽攔住我,說:“那裡髒。”

“不,那是媽媽生我的地方,是最聖潔的地方。”

我伸出舌頭舔起了媽媽的陰唇和陰蒂的包皮,媽媽的身體在顫抖,呼吸更加

重濁,我貪婪地舔著,吮吸著媽媽的淫液,媽媽忍不住了,讓我趕緊插入,我也

有些累了,我伏到了媽媽身上,深入淺出地插著心愛的媽媽。終於我和媽媽同時

達到了性高潮。媽媽雙臂緊緊地抱著我,很久。

“媽媽舒服嗎?”

“舒服,小宇從哪兒學到的,這麽厲害,是不是找女朋友了?”

“媽媽,你是我第一個女人,也是迄今爲止唯一的女人,我永遠愛你!”說

完,我動情地吻著我的母親。

后來的晚上,我和媽媽一起觀摩我帶回來的A片,媽媽也曾試過爲我口交,

但是媽媽好像很不習慣,有些惡心,我即使制止了媽媽,我不忍心讓自己心愛的

女人都一點點委屈。媽媽很過意不去,但是我的熱吻讓媽媽堅信自己是兒子的最

愛。

以後,我們經常在一起做愛,也曾嘗試採用不同的體位做愛,但是媽媽最喜

歡傳統的,她說那樣感覺親密無間,完美。隨著年齡的增長媽媽不再要求那麽多,

爸爸在家的時間也越來越多,媽媽和我都知道不能因小失大。工作后我的時間也

很緊,更少有機會和媽媽做愛了,去年媽媽也停經了。媽媽不再允許我和她做愛,

爲了家庭,也爲了我能及時找個女朋友。

寫出這些事情,希望能放下這些情愫。以後可能不再與母親做愛,但是過去

的生活卻始終生難忘。我認爲這既不僅僅是母親和兒子的愛,也不僅僅是男人和

女人的愛,而是兩者的結合,已經遠遠超越了血緣的禁忌。我確信沒有什麽能比

一個性感的母親和一個強壯的兒子之間赤裸裸的性愛更偉大的愛了。我感覺我們

倆已合而爲一,完全超越了夫和母子的關系,雖然沒有多樣的體位,沒有激情的

碰撞,卻是人間最完美的性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