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做化妝師的媽媽

做化妝師的媽媽

做化妝師的媽媽

我媽媽在一家大型影樓做化妝師。身高一米七O,雖然三十六七的人了但她養顏有方,身材和皮膚都保養得非好,有著美艷動人的容貌、雪白滑嫩的肌膚和豐滿成熟的胴體。她人美艷,平時極為濃艷的打扮,脂粉不離,難怪很多人說她看起來還似三十齣頭的少婦。

或許因為職業的習慣,我的媽媽極為騷艷,她使用的全是高檔化妝品,包括香水、花露水、化妝水、營養水、美容膏、雪花膏、冷霜、奶液、香粉、粉底、粉餅、胭脂、腮紅、口紅、唇彩、油彩、眼影膏、面膜、指甲油、睫毛膏等。

媽媽化妝時雪白粉底和香粉打到脖子上及乳房上,像曰本舞妓一樣的塗抹。她的乳房上也經常打粉底、搽胭脂抹香粉,並在乳頭上抹口紅,再加上臉上厚厚的脂粉和艷艷的口紅,美艷香艷淫艷到了極點!

媽媽塗脂抹粉濃艷化妝後擺出的風騷淫蕩是與妓女沒什麼兩樣。有一次,我偷看到濃艷打扮的媽媽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一邊手淫飛快地用口紅塗抹和插弄陰穴,一邊飢渴地呻吟:「啊……射吧……求求你……快點射滿淫穴吧……」隨後又把沾滿**的口紅放入嘴裡又舔又含:「啊……啊……求求你……快點射出來吧……射入妓女口中吧!」

媽媽濃艷化妝後養成了手淫的香艷習慣,也只有手淫才能止住肉穴的騷癢。

她閉著眼睛,用手拿著口紅抹弄騷癢的小穴,幻想著某個年輕人正在為她搽脂粉塗口紅,和她接吻,再插幹她。她左手揉搓陰蒂,用左手拿著插入**裡面,快速地戳插攪動,並從迷人的淫穴口流出大量的又香又艷的淫汁。

淫慾的刺激,使口紅揉搓抹弄小穴的速度越來越快,隨著口紅劇烈地戳插著,口中發出:「啊……天啊……這麼爽……喔……爽死了……」媽媽只覺得全身抽搐,下體如山洪爆發般的狂洩,雙腳將臀部擡離床單,而臀部也隨著一陣陣狂濤般的抽搐上下擺動,全身一陣猛烈的顫抖,一股淫精狂洩而出,將整條床單都被打濕了……

媽媽經過一陣狂濤後,身體無力地躺在床上,閉著眼睛一手輕柔地玩著自己的陰蒂,一手拿著沾滿**的口紅放在嘴上添弄,享受高潮之後的餘韻。

這一天上午我準備出門時看到他*的鑰匙包還丟在客廳茶幾上,知道媽媽又睡過龍了就走到他*的臥房打算叫她起床,見化妝極為濃艷的媽媽睡得正香。濃艷化妝睡得正香?是的!很多女人睡前卸妝,而我媽媽睡前總要濃脂艷抹,她說女人的睡姿是最美的。房間濃烈的香水脂粉口紅香味撲鼻,十分舒服。我化妝桌前,拿起香水、香粉、胭脂口紅聞了又聞,我打開胭脂盒不時舔吃,口紅也用舌頭舔來舔去,脂粉口紅的香味已激發肉棒脹硬起來。

我到他*的浴室,看到她脫下內衣褲,真是興奮異常,「啊……好騷艷的媽媽……內衣褲上也粘上脂粉口紅……」

我拿起內褲湊近鼻頭聞,當聞到裹陰戶的地方時,那種奇特的香淫味道,刺激我的腦神經,不禁用力深呼吸,同時全身繃緊,血脈饙張,淫慾激發的肉棒脹硬難忍。

幻想著添弄媽媽搽滿脂粉口紅的鼓脹陰戶,肉棒立刻勃起。用左手把三角褲壓在鼻子和嘴巴上,瘋狂地吸舔,右手掌揉搓勃起的肉棒,閉上眼睛開始幻想媽媽厚脂粉艷口紅的迷人臉蛋和香艷的肉體。

把手裡的三角褲壓在自己的嘴巴上,用力吸氣時,又聞到了強烈濃厚的騷淫

香味,喔……他*的陰戶味道真香……

看到底部沾有一些濕濕粘粘的分泌物,我一面舔吻媽媽粘在三角褲上的脂粉口紅和**味道,一面用手掌揉搓勃起的肉棒,肉棒已經勃起到極限,堅硬的肉棒不由得一陣跳動。

「哦……媽媽……唔……香艷美女……」我忍不住發出哼聲,把粘粘的部份壓在鼻孔上聞,淫靡的騷香味刺激鼻腔,我乾脆在上面噴了香水,放在嘴唇上吸吻。想像和濃脂艷抹塗抹了厚厚脂粉口紅的媽媽瘋狂接吻,真香!

「啊……他*的味道真好……真香……唔……」並伸出舌頭仔細舔著粘滿脂粉口紅的粘液,右手掌不停的揉搓勃起的肉棒。

我一手拿起浴池旁邊那塊粘滿口紅的香皂含進嘴裡瘋狂舔吻,舔得滿嘴又香又濃的香皂泡沫,想像自己正在舔吻著他*的陰戶,一手拿起三角褲揉搓肉棒。

「唔……媽媽……美女……喔……」接著把三角褲裹住肉棒,想著媽媽性感的肉體,不停的上下搓弄著。

「喔……媽媽……好爽……香艷啊……啊……」想像自己正在干他*的淫穴,立刻產生射精的慾望,握住三角褲包著的肉棒,以最快的速度上下活動。

「啊……不行了……美女……我要射了……啊……」剎那間全身顫抖了一下。「啊……香艷啊……啊……啊……」

我抓緊肉棒,身體痙攣的同時開始射精了。

「喔……美女……脂粉口紅……太香艷了……好爽……喔……啊……香艷啊……」我喘氣的叫著,摩擦脹硬的肉棒,不一會兒達到高潮,濃濃的陽精全部都射在他*的三角褲上。

……

晚上,我又偷看媽媽洗澡。臉上搽滿脂粉口紅的媽媽一頭長髮全是又香又濃又白的泡沫,身子立於浴盆,在臉上搽沐浴露時,弄出帶脂粉口紅的艷紅色的沐浴露泡沫。一手拿了小紗花,一手揣那豐乳用沐浴露搓揉乳房,太香艷了……

媽媽在全身搽滿玉蘭油沐浴露,身上全是又香又濃的泡沫。她拚命用沐浴露抹弄陰戶,弄出又香又白的香皂泡沫……她將塞在陰戶的手指的方向改變,一隻腳踩在浴室裡較高的部份,慢慢把手指轉向上,好像要把整個手塞進去,插入肉洞的手指先在裡面旋轉,然後改成進進出出的動作,陰戶上的沐浴露泡沫實在太香濃了,我真想把自己的臉鑽進濃濃的沐浴露泡沫中去吸吻舔弄她的陰戶。

洗澡後的媽媽吹乾頭髮後,在臉上噴香水、打粉底、撲香粉、搽胭脂、畫眼影、塗口紅濃艷化妝。乳房也噴了香水和搽了脂粉。

也許是白天上班幫人化妝太累了,媽媽再往陰戶噴了點香水便去睡了。

工作了一天的媽媽睡得香香甜甜,機會來了,於是我偷偷進了媽媽房間,把短褲從身上一把拉下,全身光溜溜的站在了還在熟睡的他*的面前。

這時候我的肉棒已經漲起來老高了,我把小肉棒輕輕抵住了媽媽那搽了紅得發紫甲油的雪白纖細小手來回廝磨,肉棒在他*的手心上來回遊動著。

我輕輕把他*的手趾分開,把龜頭放在他*的手趾中間遊動著,啊!他*的手趾甲紅得發紫,太艷了啊!我發現媽媽已經用手緊握住我的肉棒,還用手指頭刮我龜頭上的肉縫。啊!我的龜頭前端已經有一些分泌物流出,滴落在媽媽那柔細的手心上。

我擡頭看看媽媽。媽媽那清秀美麗的臉上的嘴角還帶點微微的笑意。

我從他*的手趾中拔出了龜頭,光著身體爬上了床,媽媽轉動了一下她的身體,由側身臥睡改成了仰面而睡。

我伸出顫動的雙手,把他*的睡裙緩緩的向上拉去,媽媽渾然不覺自己的大半個下體都已經裸露在外面,仍舊帶著甜笑熟睡著。

我摸著他*的乳房,吻著她張開的塗滿口紅嘴,將舌頭探了進去,他*的紅唇似乎動了動,迎接我的舌,在我的舌頭上印滿口紅。

我立起身體,用極輕的動作移動到他*的上半身旁邊,看著媽媽那笑的彎彎的櫻桃小嘴,忍不住。學小王那樣為媽媽塗口紅,媽媽好像有意張開小嘴,我反復為她大量抹弄口紅。

「啊!」媽媽甜蜜的喃喃聲。我用力吸她的紅唇,然後把舌尖用力送入充滿脂粉口紅和唾液的美女嘴裡。

這時候,他*的舌頭纏住我的舌尖吸吮,我收回舌尖時,她的舌頭追入我的嘴中。我舔她的舌頭,媽媽更用力的和我的舌頭糾纏,追求無比的快感,嘴對嘴的吸吮對方的唾液。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