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綠帽家丁2

綠帽家丁2

仙兒卻沒想到他會忽然回頭,她正好奇地看著周邊的環境,突然感覺一個硬

物輕微地撞在自己胸前,她連忙後退兩步,怒道:“你放肆!”

悟淨感覺自己的光頭像碰上饅頭一樣,柔軟翹挺,還帶著一股香味。轉念一

想就知道自己撞上的是何物,他恐慌地跪下道:“公主恕罪,公主恕罪!”

仙兒也只是這麽一怒喝,自然知道悟淨不是故意的,她聲音淡了淡,說道:

“起來吧,不知者不罪。”

悟淨這才鬆了口氣,不敢再怠慢,帶著仙兒到了客房,便要退下去做早課。

“等等!”悟淨剛要關門離去,就聽見仙兒一聲嬌呼。他連忙問道:“公主

還有事吩咐嗎?”

仙兒知道是自己剛才的怒意嚇到了他,心中也有些歉意,便柔聲道:“你別

害怕啊,我又不是魔鬼。我問你,我聽說相國寺內有溫泉,不知是在哪裡?”

悟淨覺得仙兒的聲音如撓人的青絲,聽得他如沐春風,他連忙說道:“溫泉

在後山的頂峰上,但是後山頗爲險峻陡峭,凡人極難上去,所以也不多人會到溫

泉處浸浴。上次花會時也是有位女施主到了後山溫泉。”

仙兒知道他說的就是師父安碧如,便不再多問,讓他退下后,就在房中休息

起來。與此同時,皇上的聖旨已經到了金陵,讓蕭夫人,董大叔,董青山和洛遠

進京。只是“食爲仙”還需要人看顧,董大叔也不願意遠離這個生活了一輩子的

城市,便沒有跟來。洛遠也因爲洛敏的關系,身份敏感,況且他還要留下照顧洪

興幫,所以也沒有上京。蕭夫人想念玉若姐妹,心想又不必見到那個壞人,青山

又想念巧巧,兩人就奉了聖旨到京城去了。

仙兒在寺中休息至下午,便從清晨的嗜睡中恢複過來,在床上伸了伸懶腰,

豐滿的酥胸欲要掙脫束縛漲滿出來,盈盈不足一握的纖腰筆直地挺立,無限美好

的上身隨著被子的滑落露出來,卻無人能看見。

她摸了摸有些冰涼的玉足,不由地想起後山的溫泉,若是浸泡其中,必定無

比地舒服。想到此處,仙兒被安碧如口中形容的溫泉勾得心癢起來,連忙穿好鞋

子,奔後山去了。

就在仙兒縱身攀上後山的同時,相國寺迎來了一位從棲霞寺而來交流佛法的

小尼姑。悟淨上午才驚豔於豐滿,腦袋上還殘留著她玉乳的香味,下午又迎來了

一位美豔的女尼,這個小尼姑的酥胸似乎要比仙兒的更加渾圓翹挺,悟淨卻是目

不敢斜視,這位尼姑帶到仙兒旁邊的客房去了。

後山溫泉邊。

一身輕功的仙兒很快就登上了峰頂,此時正值花開,在溫泉的水汽萦繞中,

頂峰如仙境一般。花香散逸,怪石嶙峋,遠處是黃昏時分的夕陽,仙兒獨立在池

邊,一身素色紗衣覆蓋在她婀娜的體態上,一頭烏黑的青絲低垂著,小臉還帶著

登山後的紅暈,柳葉眉,丹鳳眼,正含著水汽看著眼前的美景。自

練武的她保

持著傲人的身材,凹凸有致的曲線如一尊玲珑觀音。

仙兒心中驚歎著頂峰上的美景,感覺宛如置身人間仙境,急不可耐地要浸泡

到溫泉中去。她緩緩曲下身子,挽起裙擺,修長細

的小腿裸露出來,岚氣朦胧

間如一截白玉。脫去小鞋,晶瑩的玉足赤裸著,十隻小腳趾並排陳列,圓潤可愛。

她小心翼翼地把腳伸到水裡,試試水溫。泉水的溫暖從腳底傳到身上,讓她

渾身舒坦。仙兒驚喜於這溫泉竟是剛好合適,看了看左右無人,心想父皇也知道

自己會到相國寺來泡溫泉,自然不會讓外人靠近後山。她實在忍受不住溫泉的誘

惑,尋了一塊大石,便在石后寬衣解帶起來。

從石頭的外面,只能看到一件件衣物被扔在石上,最後連胸罩內褲也抛了出

來。半晌,“撲通”一聲伴隨輕微的水花,仙兒已經跳進溫泉中了。

“嗯……好暖……”泉水池中傳來仙兒的膩聲感歎,水聲撩人,聽著聲音都

能讓人想像到天女入浴的情景。

“阿彌陀佛!”正當仙兒在享受溫泉的時候,卻傳來一聲蒼老的聲音。

仙兒心中一驚,玉臂擋在胸前,語帶殺氣地喝道:“誰?!”

那個聲音卻不見驚慌,依舊不緊不慢地道:“秦施主,老衲奉皇上之命,爲

施主送上浸浴之物。”來人正是慧空大師。

仙兒聽出是慧空大師,不由鬆了一口氣,此時自己身無片縷,若是真有賊人,

還不知如何是好。她輕聲說:“大師,我現在不方便出來……”話音未落,便聽

見慧空大師道:“無妨!”接著就看見一個木盤從自己寬衣的石頭后橫飛進來。

此時仙兒當然不敢伸手去接,生怕春光乍泄,任由那個木盤落在水中。仙兒

這才遊移過去,卻見那木盤上穩穩地放著一張浴巾和一隻瓷盅。慧空大師的聲音

又響起:“秦施主,木盤上是浸浴所需的浴巾,另外,老衲恐水溫過高,特送上

一盅梅子湯。”木盤如此橫飛,上面的物品竟安然不動,仙兒歎道:“大師好功力……”說

著便把浴巾裹在身上,繼續享受起來。

“施主,老衲就在不遠處打坐,請施主安心入浴。”慧空大師的聲音越來越

遠,看來已經漸漸走遠了。

仙兒心中卻起了一個頑皮的念頭,聽說慧空大師是一位得道高僧,不知道他

會不會犯戒呢?如果自己色誘他,不知道這位高僧會有怎樣的反應。仙兒心想若

是他心中有任何不軌念頭,那他就不配高僧之名了。

想到這里,仙兒俏臉一紅,壓下心中的羞澀和緊張,嬌滴滴地喊道:“大師!”

“施主有何事?”慧空大師萬古不變的聲音傳來。

仙兒“咯咯”一笑道:“我一個人好無聊,不如大師給我講講佛經吧……”

慧空大師心裡一陣波動,霓裳公主這話里好像還有話啊。想當年慧空大師未

出家時也是一個風流才子,才思敏捷。皈依我佛后更是因爲他的靈智慧根而參悟

佛法,才成爲今日的得道高僧。

他語氣中不敢有一絲不敬之意,緩緩道:“不知施主想聽那一段呢?”

仙兒甩了甩腦后的青絲,隨意地擦洗著自己的玉臂說道:“隨便吧,反正也

是解悶……只是大師,你在那麽遠,我聽不清啊,不如你過來啊……”仙兒的語

氣中此刻並無挑逗之意,讓慧空大師覺得她是因爲信任自己,才讓自己到前面去。

“阿彌陀佛!所謂非禮勿視,佛門也有一戒爲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那

老衲便閉眼過去吧。”說罷從袈裟撕開一塊灰布,蒙著眼睛到池邊去了。

仙兒心中笑罵著:掩耳盜鈴!語言上卻沒有表現出來,任由慧空大師過來。

“秦施主……”慧空大師輕聲道:“老衲便爲施主說一段佛祖割肉喂鷹的故

事吧,話說佛祖未成佛之前……”一段在佛教耳熟能詳的故事在慧空大師口中展

開了,仙兒雖本著戲弄大師的心,卻也認真地聽著故事。

故事講完后,仙兒撇撇嘴,在白蓮教的十多年生活,讓她知道人情冷暖,所

以她不會相信世上有佛祖這樣慈悲爲懷的人,除了自己的色狼夫君。想起以前做

小魔女的生活,殺人放火,青樓賣藝,她的語氣帶著一絲哀愁,悄聲道:“這個

故事我不喜歡,換一個吧……”

慧空大師似乎知道仙兒的過去,不敢多說,馬上道:“那便說一個佛門六祖

慧能的故事吧。話說五祖宏忍自知圓寂將至,想選一個弟子傳授衣缽,一日與衆

弟子講授佛經,卻見清風吹動樹梢,便問道:‘是樹在動,還是風在動?’座下

兩位弟子,一個說是樹動,一個說是風動,兩人爭持不下之時,慧能起身道:

‘非樹動,亦非風動,而是你們的心在動。’聞言,宏忍便知慧能是最佳人選,

乃成六祖慧能,阿彌陀佛……”慧空大師說罷似有所感,雙手合十而歎。

仙兒卻在他不知不覺中移到他身旁,猛然解開他的眼罩,慧空大師愕然睜眼,

只見仙兒身上僅披著一塊濕淋淋的浴巾,潔白無瑕的肌膚與浴巾如渾然一體,因

爲浸泡溫泉的小臉白里透紅,如醉人的牡丹,宛若胭脂透紅。高聳的酥乳被包裹

在浴巾中,夾出一條深如峽谷的乳溝,兩顆花生米大小的小葡萄在浴巾上透出粉

嫩的凸點。圓潤修長的大腿泡在池中,讓人忍不住一窺究竟。

慧空大師老臉一紅,只覺得自己多年修行的佛法毀於一旦,目不轉睛地看著

眼前如妖精般的秦仙兒,口中喃喃道:“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不如空,空不

如色啊……”

仙兒臉上也有些燒紅,此刻她就像少女版的安碧如,杏眼透著春色,火辣的

身材隨著水汽晃動著,雖不及安碧如的妖媚,卻多了一絲少女才有的清純和嬌憨,

她吃吃地笑道:“大師……是我在動,還是你的眼睛在動,亦或是……你的心在

動啊?”

慧空大師聽到她嬌憨的嗲聲,驚覺回神,雙手合十,閉眼顫聲道:“阿彌陀

佛,罪過罪過!千年道行,差點一朝喪啊……”

仙兒向慧空大師靠近著,翹挺的雙乳快要貼到他的手掌,繼續用誘惑的聲音

道:“是大師心動了嗎……”

“出家人不打诳語,老衲說不得,說不得啊……”慧空大師語帶緊張地道,

之前萬古不見波動的聲音此刻帶著幾分激動,幾分愧疚,和幾分,竊喜。

仙兒正要媚笑著追問,卻見慧空大師的袈裟上支起一個膨脹的帳篷,盤腿而

坐的大師如同懷中多了一隻缽,看上去極其古怪。仙兒心中好笑,老和尚,還說

是得道高僧,誰知卻是一個燈草和尚。

花開之季,正是浪漫之季,仙兒才嫁作人婦,林三卻已經上了戰場,剛剛盛

開的花蕊正是最需要雨露的時候,每到深夜,仙兒都會心癢難當。此刻,仙兒看

著慧空大師胯下鼓起的一團,心中一蕩,因泡溫泉的舒適使她的心防降到最低。

她狡黠一笑,一把拉住慧空大師的衣袖,把他扯到水中。

慧空大師沒想到仙兒如此孟浪,狼狽地在水中掙紮起來,耳邊卻傳來仙兒妖

媚的笑聲。他抹去臉上的泉水,睜眼向仙兒看去,卻見她正掩著小嘴輕笑,酥胸

隨著笑聲顫抖,激起一片乳浪,豐滿的翹臀半遮半露,筆直的雙腿交叉站在水中。

仙兒見慧空大師獃獃地看著自己,眼神中帶著驚豔,卻不見多少淫邪,她回

身坐在石頭上,兩腿交叉搭著,腿間的春色一閃而過,從泉水中擡出的玉足帶著

幾滴水珠,從腳踝落下。

“大師……”仙兒馬上換了一副無辜的眼神,語氣憨憨地說:“小女子初爲

人婦,卻夜夜孤枕難眠,不知道大師願不願意像佛祖割肉喂鷹一樣,犧牲自己,

搭救奴家呢?”

“阿彌陀佛!”慧空大師義正言辭地道:“佛曰,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呢

……”

仙兒把食指含住嘴中,丁香小舌從唇間滑過,然後向大師勾勾手指,示意他

過來。慧空大師如著魔一般,慢慢向仙兒走去。仙兒卻伸出自己的玉足,抵在大

師胸口,輕輕地搓揉起來。

滑嫩的足心在大師胸口遊走,緩緩向下,一直到小腹。慧空大師看著仙兒晶

瑩的玉足,帶著水滴的腳趾有些發紅,在自己的身上滑動,心頭不禁一熱,胯下

的“活舍利”猛然挺立,打在仙兒的腳踝處。

仙兒只覺得自己的小腳碰上了一個硬物,粗大如嬰兒手臂,竟比那溫泉水還

要火熱,心中嬌笑,作勢要向下探去。慧空大師一陣緊張,正要迎合仙兒,仙兒

卻腿彎一伸,把他踢回水中。

慧空大師不解地從水中掙紮起身,卻聽見仙兒的聲音傳來:“大師,苦海無

邊,回頭是岸,小女子先上岸了哦,呵呵……”說罷站直了身子向岸上走去。

慧空大師心中尴尬無比,才知道仙兒是故意戲弄自己,正不知如何收場,卻

聽見“哎呀”一聲,仙兒大意踩到了一塊突起的石頭,小腳一扭,嬌軀便向後倒

去。慧空大師連忙走到池邊,接住仙兒落下的胴體。

仙兒只覺得自己的玉臀上抵著一根火熱之物,粗大長直,恰好陷在自己的股

溝中,讓她渾身酥軟,提不起一絲力氣。

慧空大師卻感覺自己的肉棒插在一片嫩肉中,龜頭處傳來酸麻的感覺。此刻

他心中只想馬上還俗,去感受人生百態。

“大師……”仙兒被慧空大師側身抱在懷中,他的大手正好壓在自己飽滿的

胸前,慌忙間浴巾已經被扯下,露出大半片乳肉。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