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綠帽家丁4

綠帽家丁4

“是……是,徐大人。”青山慌忙地答道。

徐渭撫須一笑道:“無需太過緊張,把我當成普通長輩便好。聽說,你和洛

家那小子合夥經營了一個社團,好像是叫洪興幫?”

“對,是姐夫教我和洛大哥管理的。”青山情緒平複了一點,拘謹地道。

“呵呵,甚好,甚好……”徐渭早就猜到這必然是林三又一傑作,命人上茶

后,便饒有興趣地與董青山聊起來,巧巧也在一邊不時答話。

和徐渭聊了一陣后,青山也不再緊張,在和徐渭的一問一答中,偶爾也能說

出一些自己的見解,雖然不見高明,卻有著年輕的沖勁。漸漸變得自然起來,青

山開始打量起徐渭的府邸。卻見四周極其簡朴,家僕也不多,只是寥寥幾人,可

見徐渭之清廉。

另一邊的蕭夫人和蘇卿憐不時傳來輕笑的聲音,蕭夫人自是不用說,蘇卿憐

曾是西湖名伶,甜美的嗓音如黃鹂出竅,扣人心扉,爲這略顯冷清的徐府添了一

絲熱鬧。

青山沒想到徐渭大人看上去如此蒼老,他的妻子竟是風韻正好,體態豐腴,

儀態萬千,舉手投足間卻帶著一絲秦淮河的媚意。真不知道徐渭大人在於夫人行

房的時候能否消受得了美人恩。

深夜,徐府。

今夜與青山聊天時多喝了兩杯茶,徐渭半夜醒來,尿意洶湧,急急地穿上鞋

子,披件外衣,就要到茅房去。卻驚覺床上只有他一個人,蘇卿憐卻不見了蹤影。

他以爲蘇卿憐也是人有三急,到茅房去了。沒有多想,便向茅房奔去。

徐渭急急地走向茅房,在經過后花園時,卻聽見假山後傳來悉悉索索的聲音,

向衣服在摩擦,伴隨著急切的喘息聲和吮咂聲。

徐渭一驚,還以爲有淫賊光顧,連忙走近細聽,卻聽見“啧啧”如親吻的聲

音,口水相交的響聲越發清晰。

“呵……嗯……夫人的唾液好甜啊……”一個男聲響起,徐渭卻是一驚,那

正是董青山的聲音。

另一個女聲喘息著道:“哼……小淫賊,半夜過來偷香……哦……你壞手摸

哪呢……”

聽得這個聲音,徐渭心中驚怒羞愧,如打翻了五味瓶。深夜與青山偷情的,

竟是自己的結發妻子蘇卿憐!

假山後的兩人不知徐渭已經發現他們,幾番親吻揉摸下,已經情不自禁了。

“別脫了……小壞蛋,從後面進來……”蘇卿憐似乎已經趴在假山上,翹起

了豐滿渾圓的肥臀。

“夫人,我來了……”青山的聲音有些顫抖。

“哦……冤家,怎麽一下子插進來……好深,被你弄死了……”蘇卿憐半是

滿足半是撒嬌的聲音被故意壓低,卻顯得更加淫蕩。

老徐此刻心中不知是何滋味,正要過去揭穿他們,卻低頭看看自己毫無反應

的“小兄弟”,滿懷愧疚和自卑,搖搖頭離開了。只剩董青山和蘇卿憐的聲音從

身後傳來。

“啊……小冤家,慢點動……你壞死了,晚上就在偷看人家……現在還…

…”

“夫人,你好緊……誰讓你長那麽美……”

“嗯……嘴巴真甜……”

“你嘗嘗……”

“唔……”

走遠的徐渭心中一片茫然,不知不覺已經走到后門,小腹傳來陣陣尿意,才

驚覺自己是出來如廁的,此時已經快要憋不住了,又不想往回走,隨地解決吧,

又不是他的風格。無法,只好到隔壁林家去吧。

 

后花園。

蕭夫人已經穿好衣服,正和徐渭相對而立。問清緣由后,得知徐渭早在幾個

月前,就因肉棒疲軟,無法與蘇卿憐行夫妻之事,蘇卿憐又正值狼虎之年,兩人

已經爲此事爭執許久了。今夜窺見蘇卿憐偷情,徐渭卻無顔去揭露,此時都一一

向蕭夫人訴說著。

蕭夫人聽著徐渭的閨中枕邊之事,雖然身爲婦人,卻也忍不住有些羞意,只

得紅著臉傾聽,不敢發表意見。待徐渭講完,她心中有些好奇,壯著膽子問:

“徐大人方才說,你無法……房事,可剛才我見……”夫人說不下去了。

“老朽羞愧,竟不知爲何對夫人……”徐渭也是紅臉搖頭道。虧得他走運,

此時皇帝把注意力放在胡人之戰中,沒有派人監視蕭夫人,否則說不得他要人頭

落地。

聽了徐渭的話,蕭夫人心中百般滋味。一是少不免有些喜意,自己的風韻竟

令陽痿的徐渭再次勃起,二是羞愧,多年故交對自己起了色心,讓她這個守貞多

年的寡婦實在無地自容。

徐渭看了蕭夫人一眼,語帶歉意地道:“夜深風涼,郭小姐回去休息吧,明

日徐渭自當負荊請罪,任夫人發落!”說罷就要轉身離去。

夫人卻叫住徐渭,羞澀地看了他一眼,斷斷續續地道:“我與蘇姐姐一見如

故,如今得知你們夫妻不和,也想盡綿薄之力……我……”夫人不敢再看徐渭,

轉身而立,聲如呅呐地道:“我沐浴被你打斷,尚未洗完……徐先生自便吧…

…”說罷逃也似地小跑而去。

尚未洗完?自便?徐渭先是疑惑,接著一喜,這事兒有戲!他心中對蕭夫人

當然沒有什麽想法,也不敢有想法,只是若能借蕭夫人的身體,讓自己再次堅挺,

卻是他樂意爲之的,何況,郭小姐的身材也真是……

徐渭這樣想著,便跟在蕭夫人身後去了。

夜色也帶上了春意,徐渭就在衛生間外,看著蕭夫人沐浴的嬌軀,獨立寒風

對抗著自己的五指山。徐府上,青山和蘇卿憐的呻吟喘息也若遠若近地傳到他耳

邊,本是同床共枕的夫妻此刻卻對著不同的人,釋放著滿懷慾望。  兩年後。金陵微山湖的一艘錦船上。

安碧如正赤裸著身子,坐在高酋的身上,扭動纖腰,圓臀如磨盤般迎合著高

酋的抽插。

“安姐姐……你的身材真好,比甯仙子都要豐滿……屁股又圓又翹,磨死我

了……”高酋眼帶淫光,喘息道。大手蓋住安碧如的玉乳,掌心玩弄起她粉紅的

乳頭。

“小壞蛋,就會說這些淫話……喔……還不知道是誰提出要換著玩,我師姐

在甲板上都快被胡不歸弄死了吧……嗯……你好粗哦……脹死姐姐了……”安碧

如玉手撐在高酋身上,開始瘋狂地扭動起來,嘴裡說道:“噢……都怪那個胡不

歸,害我要用秘法修補處女膜……哦……你們朝廷的人都那麽壞,徐渭那個老頭

還搭上了蕭夫人……哼……啊……頂到了……好棒……好深……”

高酋聽得蕭夫人的豔談,忍不住幻想起她的風姿,也坐起身子,抱著安碧如

的肥臀,開始狠狠地抽動。

“姐姐,你的屁股好摸……”

“哼……小色狼,仙兒的屁股更好摸,想不想摸啊……啊……你又變粗了,

壞死了……不許想別人……”

“呵呵,不知道仙兒夫人是不是也在做著同樣的事……”

“仙兒又去相國寺祈福了……啊……小壞蛋不許停,動快點……姐姐要到了

……”

“哦……你這妖精……”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