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姐

管姐

管姐

第壹次見管姐是在壹位遠房親戚的葬禮上,這個遠房親戚和我們家的關系也不知道拐了多少個彎,以至於家�都沒人能夠說清我具體該叫他什麽,而我接到邀請電話時也非常意外,打電話的就是管姐,我和她確認了好幾次,最終才肯定邀請的正是我。

葬禮當天我趕到時看到許多的高級轎車停在禮堂門口,嚇得我沒敢直接進去。明眼人都能看出來這壹定是個大人物,我當時就有些懷疑,俗話說窮在鬧市無人問,但富在深山有遠親啊,怎麽這樣重量級的親戚家�會沒人記得呢?如果早見兩天,沒準還能給我安排個工作呢。

就在我糾結是不是要打聽壹下的時候,手機突然來了電話,壹看號碼正是管姐。

-小軍,妳到了麽?

-已經到了,我現在就進去。

-不,不,先別進?

-啊?怎麽了?

我有些疑惑,為了顯得莊重我特意穿了件深顏色的西服,應該沒什麽問題吧?還是有其他說道?

-妳在門嗎?我過去找妳,哦,看到了,穿深藍色西裝的是妳嗎?

聽到這話,我扭頭尋找,在不遠的地方看到了管姐。

說實話,管姐並不漂亮,但四十多歲了,身材卻保持的極好。

短發,高個子,大胸,長腿,皮膚白,長相壹般,這就是管姐給我的第壹印象。

-今天有個大人物辦典禮,老爺子就沒法辦了,剛才時間還緊,我們就匆匆走了個過場。

-哦,那我?

-咱們直接回去吧,老爺子也知道妳和他不熟,所以之前也囑咐妳要是忙就不用過來了,對了,這個是給妳的。

管姐說完遞給我壹個房本,就在我有些納悶的時候她卻擺擺手。

-路上再看吧,店�還有很多事要忙呢。

店?我更疑惑了,不過很快我就知道了,老爺子居然把他的壹家旅館留給了我。

-老爺子沒有兒女麽?

我和管姐並排坐在公交車上這樣問道。

-有壹個女兒,不過在國外,而且對老爺子的安排也沒有意見。

管姐並不是很愛說話的那種人,但卻非常善解人意,壹句話就說中了我擔心的地方。

-老爺子說這地方隨妳處置,賣也好繼續經營也行。

-哦,管姐妳和老爺子是?

-怎麽說呢?算是老鄉吧,我女兒在這邊上大學,我也跟著來這�打工,老爺子知道了就讓我去幫忙。

今天路上很順暢,所以半個多小時後我們就到了目的地--壹座臨近學校的2層小樓,旅館的名字叫我家,後來管姐和我介紹說老人開這個旅館就是為了彌補自己心中對家的渴望,在了解老爺子是個漂泊了大半生的人之後,我多少可以理解他的想法。

旅館說大不大,上下兩層壹共有不到20個房間,這�除了管姐還有壹個叫梅子的女服務員,大概20左右的年紀,有些瘦弱且及其內向,幹活倒還麻利,但即不敢和人對視也很少說話,頭發留的不長但壹直擋著臉,以至於我好久都不知道她具體長的是什麽樣子。

梅子每天的工作就是打掃衛生,我很少看到她閑下來的時候,而管姐負責收銀和其他的壹些雜事,所以沒有我旅館也能正常運行,於是我只是把行李搬了過來,工作並沒有辭。

我和管姐的情事大概發生在我搬過來的第三周,那天我下班很晚,進了旅館發現她在等我,原來是要跟我報賬,我倒不太在乎這個,但管姐堅持,於是就叫梅子在吧臺看著,我們兩個人去了我的房間。

我選的這個房間不大,放了壹張單人床和壹個小櫃子就沒地方放桌子了,於是我們兩個就坐到了床上,但長壹來,管姐低頭時敞開的胸口就顯露在了我的眼前,白花花的兩個大奶子看得我壹陣心猿意馬,根本沒聽到她說的是什麽。

過了壹會管姐也發現了我的異常,她擡起頭的時候我嚇得心猛烈壹條,感覺臉上燙得不得了,但她卻說了壹句讓我意想不到得話。

-小軍,妳想要我麽?

我壹楞,發現她的臉居然紅了,兩眼流露出溫柔嫵媚的光芒,看我看的更加心頭狂跳不止。

-妳感覺姐是不是很不要臉?這麽大歲數還說這樣的話。但我卻控制不住自己。

管姐說著,竟然流出了淚水。

-不,不,管姐,沒有那回事。

我伸手抓住她按在床上的手,心已經跳到嗓子眼了,不過她的眼淚還在流,我忙湊過去將她抱住,壹時間大腦壹片空白,居然不知道接下來該幹什麽了。

-對不起,小軍,但姐真的忍不住,每天妳在的時候就想看到妳,妳不在了就想妳,常常夢見妳在夢�操我,我高興的壹直哭,直到哭醒,姐是個不要臉的女人,這麽大歲數了還裝嫩,跟小姑娘似的還⋯⋯

聽到這話,我然不住壹口吻住了管姐的嘴,她的嘴軟軟的燙燙的,管姐的回應非常猛烈,整條舌頭送到我嘴�任我吮吸,我的口水則被她像聖水壹樣吸過去咽下去。

我被管姐的熱情帶動了,抓住她的兩個大乳房用力的揉搓,又很快的把手伸進了內衣�,將胸罩推了上去,兩個碩大無比的奶子抓在手中然我壹頓激動,而她也喘著粗氣脫我的褲子,剛解開腰帶就伸手抓住了那條已經肌肉虬結的老二,並開始用力的套弄起來。

-管姐,我要操妳,我要操死妳

我雖然和很多女人上過床,卻從未如此激動過,也沒說過這樣的話,也許是被管姐之前的話所帶動,不住的低吼要操她。

-老公,小老公,來操我吧,操死我,我想死妳了,妳想怎麽操就怎麽操

管姐意亂情迷的呻吟著,此時她已經被我扒掉了褲子,我將雞吧狠狠的朝她下身紮去卻沒有找到正路,而管姐的下身已經流了非常多的淫水,結果雞吧壹滑差點插進屁眼�,她也發現了這個情況,連忙伸手幫我扶正,隨著她的壹聲尖叫,我終於將雞吧很力的插進了她的陰道�。

-好緊。

我低聲感嘆了壹句,接著開始猛力抽插。

-老公,妳知道嗎,生完何娟我就再沒讓別的男人碰過,妳是這麽多年來我第壹個動心的男人,操我吧,老公

這番話聽的我內心激動不已,手�用力揉搓管姐兩個大奶子的同時抽插更加猛烈,這也使得她的浪叫聲又高了八度

-不許叫老公,叫哥,親哥,情哥

我說著,壹手在她的豐臀上用力拍了兩下

-哥哥,情哥哥,情哥哥

管姐壹聲接壹聲的狼叫著,我則被及其了更大的興奮,繼續不斷沖刺著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

cccccccccch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

由衷感謝樓主辛苦無私的分享

路過看看。。。推一下。。。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