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田偷耕(上)

私田偷耕(上)

我叫譚勝雄,家裡有母親,一個體弱多病且中輕度智障的哥哥譚勝勇,一位美麗、聰慧又溫柔的嫂嫂,許珠敏。

1970年代,我們住在高雄縣的一個鄉下,父親過逝後,留給我們兩筆總共約兩甲八分地的水田及香蕉園和一間獨立蓋在田園間,佔地一分多的四房兩廳的瓦房。

這在當時,算是一個小有餘裕的中等家庭了。

話說,1966年(民國五十五年,當時我廿四歲)四月,我剛從當滿三年兵的海軍陸戰隊退伍下來,準備到正在蓬勃發展的高雄加工出口區找一個固定的工作。

為了代步,我買了一部當時極為流行的80CC 機車。

待業期間在家裡,我盡力接下大部份的田間工作,讓身體一向羸弱的哥哥及已經很辛苦的母親與大嫂能多休息。

哥小時候因感冒發燒過度致痊癒後,有中輕度的智障,加上體質單薄,一向是村裡同齡小孩子欺侮的對象。

我比他小一歲,哥倆從小就感情很好。

由於我體格一向強壯,都是由我照顧哥哥。

平時不喜歡唸書,打起架來彪悍又俐落,卻從不主動惹事生非,但只要誰欺負哥讓我知道,一頓拳打腳踢狠K回來是起碼的回應。

逐漸的,村內人都知道有我們兄弟這一號人物,而且少惹為妙。

從此,才省掉一些無謂的麻煩。

嫂是鄰村人,比我小一歲。

小時候因家境不好,所以初中畢業後就留在家裡幫忙家事而未繼續升學。

是媽打聽到她是個好女孩,託人上門提了好幾次親才給娶了回來。

嫁入我家才一年多。

媽對她就像親生的女兒一般,疼得不得了。

而大嫂長得很漂亮,個性又溫柔,田間的工作幾乎一肩挑,從無怨言。

對家裡的成員非常柔順。

多了這個嫂子,家裡的氣氛活潑了許多。

剛退伍回來,由於跟嫂子還不太熟,難免生份。

但由於責任感,加上有意表現,我幾乎接下了所有繁重的工作,因此媽及哥、嫂都高興得不得了!不定時的,媽會送些自家收成的作物到嫂子家。我回來以後,自然而然地接下了這個工作。

有時也會載著嫂子回去。

而無論白天黑夜,我總是隨叫隨到。

因此,我們的關係也無形中拉近了許多,而更像一家人。

「阿叔,我看你就留在家裡工作,不要再出去了。」

「不!男兒志在四方,我想出去闖一闖。」

「那,家裡呢?」

「有你跟哥在,有什麼好擔心的?」

「媽就只有你跟阿勇兩個兒子,你哥又擔不了大任,我一個嫁入門的女人家能夠做什麼?」

「嘿 ∼ 大嫂,你可別這麼說。媽說你一向果斷而有主見。再說,她可疼你得緊呢!誰當你是外人?」

「無論如何,我還是希望你能回來主持這個家。」

「嫂,媽說過,哥身體較弱,要我多辛苦些。做什麼,我都心甘情願。也因為哥身體較差,我寧願把家裡的都留給他。我體強力壯,另外去打拚,餓不到我。果真有一天,我萬一混得不好,回來只要還有個地方睡覺,就夠了。」

嫂的臉上飛過一抹異樣的光彩。

從此,每天大清早五點左右,我就起床,到離家不遠處的水稻田巡視田間水位,大概在七點鐘左右回來吃完早餐。

稍做休息,八點半到九點鐘再到田間工作,十二點左右回家吃午餐並休息,兩點左右。

由於香蕉園、水稻田、菜園、苗圃等散佈在家的周圍,隨時有粗重及較輕鬆的工作要做。

我是家裡的超級動力源,每有較吃重的工作,都由我接下來,媽跟哥會去做較輕鬆的工作。

而除非另有他事,否則嫂會留在我身旁準備幫忙。

慢慢的,我們之間如姐弟般,不再有隔閡,也幾乎無所不談。

「阿叔,我看你在家裡多待一段時間,媽最近身子不是太好,年紀又大了些,讓她多休息。

阿勇自春節以來,動不動就感冒,不宜多吹風。

田間除草就要開始了,你一走,我一個人怕忙不過來。」

「嗯,好吧。不過,不要再叫我阿叔,我不習慣。叫我阿雄就好了。阿叔留著以後讓侄兒們叫。」

「你沒正經。」

漂亮的臉上飛過一抹紅霞,好迷人。

「譚家要有後,恐怕得靠你了。」

垂著頭,聲音越來越低。

「怎,怎麼?」

「沒、沒什麼,不提這些。

阿,阿雄,我幫你介紹一個對像好不好?」

忙著轉移話題。

「誰?你可不能讓我的福氣比哥差喔。」

「你,又來了。

是我們鄰村的,叫良慧,我們一起長大的,蠻好的一個女孩子ㄡ。」

「我看,等一陣子再說吧。

我現在還沒找到固定的工作。

再說,要挑對象,我心中已有標準,差一點的,免談!」

「是喔?標準很高囉?」

「那 ∼ 當然!不過,我哥已經娶到了一個。」

「你老是不正經,小心媽知道了,罵你。」

臉更紅了,嘴邊的笑意濃得化不開。

從此,我們在工作時,不知不覺的就會湊在一起,且兩人之間更有默契,也更無所不談。

一天正午時,農會的貨車送了配銷的肥料過來。

太陽正大,他們又趕著卸貨,因此,一包三十公斤的肥料,我一次扛了三包,飛也似的搬到屋內,大嫂等在那裡,賣力地幫我把肥料從肩上卸下來,以免摔破了紙袋。

扛了近二十趟,腳都快軟了。

最後一趟,我們的力氣大概都用盡,加上一個不小心,兩個人連肥料摔在一起。

她正面向上,被我給壓得死死的。

拉她起來時,她全身無力,從兩頰紅到了耳跟,眼光異樣的看著我。

我則心旌搖晃,幾乎無法自持。

由於香蕉園離家最遠,要施撒的肥料也較多,為了工作方便,又不讓肥料被黴雨或突如其來的西北雨淋濕,我們在園裡深處搭了一間臨時用的工寮,底部墊高,把要用的肥料搬到那裡放好備用。

自然的,那個工寮變成了我們下田時的另一個休息站。

且對內而言,它離我們住家較偏遠;對外而言,它又異常隱密,因此更成為我們的一個重要的補給及儲藏站。

工作間,我跟嫂會不約而同地到那裡休息或用餐。

為了不影響日常田事,嫂總會要我在晚上送她回去探望一下父母,當夜趕回來。

鄉間的路上,路面顛簸,車子不多,晚上更是一片漆黑。

載她時,怕跌下來,她都跨坐,緊緊的抱住我的腰。

自然的,她那飽滿而富彈性的乳房就緊貼在背上。

不知不覺的總會令我遐思。

尤其當車子經過顛簸路段時,那種持續的「撞擊」,簡直叫我瘋狂。

而經過上次搬肥料的事情以後,兩人雖然嘴上不提,在一起時難免有一點靦腆,卻又心裡甜甜的。

有時候,想起來會讓我血脈賁張,難以自制。

就在一天午後三點多鐘,當我們正工作得起勁時,突然烏雲密佈,閃電不斷,雷聲頻傳。

旋即間,天昏地暗,狂風大作,大雨傾盆,閃雷齊發,宛如萬馬奔騰,煞是嚇人!

看著苗頭不對,我放下手邊的農具,拚命往香蕉園裡的工寮沖。

等到抵達工寮時,裡面空無一人,跑出園外一看,大嫂正沒命地往這裡奔來,尚距三十幾米,背後的閃電令人怵目心驚!

毫不猶豫地,我往前衝過去,像小孩子般,把她緊抱在懷中,跑回工寮裡。

放下她時,我們已經全身濕透,且幾乎喘不過氣來。

我比較簡單,因為習慣了在大太陽下活動,工作時,我只穿一件無袖背心及短褲頭,濕了也不怎樣。

但大嫂則像時下農婦般,戴著斗笠,布巾掩臉,上身穿著短袖的棉質上衣,手臂穿著透氣的臂套。

下身內穿家常裙子,外套寬鬆長褲。

此時,除了頭髮有斗笠遮敝,未被淋濕外,其它全身上下無不已濕透。

為了怕她感冒,我沒有多想,一邊喘著氣,一邊趕快脫下她的臂套、上衣以及長褲。

此時,她也只顧喘著氣,默默地注視著我,溫馴地配合著我的動作。

等到我回神過來,才發現她除了胸罩外,上身幾無一物!這時的尷尬,真是。

望著雪白圓潤的胴體,腦中一片空白,理智蕩然,只記得緊緊地抱著她,躺到一包包堆疊整齊的肥料堆上。

當嘴唇印上她嘴唇時,只有一點形式上的抗拒,隨即任由我動作。

手忙腳亂地卸下她的胸罩,內褲。

當我那已經怒不可遏的弟弟兵臨城門時,她才驚覺到。

「阿雄,你,不---」

推拒著不讓我進入,然而此刻已不可能。

「啊 ∼ ∼ ∼」

一聲低吟。

我很順利地進入了她那已開始淫液外流的裡面。

溫暖而緊繃的腔壁,增加了我的興奮程度。

我開始緩慢而有節奏的抽插。

她閉著眼,輕蹙雙眉,全身發燙,任由我攻略。

兩個手掌各按著一個圓滾而富彈性的乳房,我的活塞動作越來越大,速度越來越快。

終於,怒馬不再奔騰一切動作停了下來。

我依然堅硬地杵在裡面,緊緊地抱住她,那種年輕女性肌膚特有的柔細滑潤感,抱起來令人沈醉。

只聽到兩顆強有力的心臟的跳躍噗噗聲。

突然,啪!我的臉頰結實地挨了一巴掌!來不及讓她有第二次的動作,我又鼓動腰部,再度地抽插了起來。

這一次,我更興奮。

放棄了矜持,她兩手緊緊地反抱住我,兩腿緊夾著我的腰,讓我能更深的插入。

感覺到她內部一陣陣強烈的收縮,我更加賣力地馳騁著。

終於,我腰眼一陣酸麻,一股溫熱流再度噴射入她的裡面。

她推開我,坐了起來,低著頭。

我默然地坐在她身邊。

好一會兒,她才擡起頭來,噙著眼淚,瞪著我。

「阿雄,我是你嫂怎麼可以這樣對我?」

「嫂我」

「你走開,我穿衣服。」

她冷冷地說。

像犯了錯等著被處罰的小學生般,我低著頭,靜靜地走出棚子。

不知道雨已經停多久,太陽早已露出了臉來。

晚餐時,我坐在桌前,木著臉,一點胃口也沒有。

嫂子則剛洗完澡,邊梳著剛洗過的頭髮,啥事也沒發生似的。

「阿雄啊,你怎麼回事?看你,不舒服?」

媽以關懷的眼神看著我。

「媽,他大概被雨給淋到了,我剛才也是一身濕透。」

她面向著媽,說。

「阿雄,吃了飯趕快去洗個熱水澡,免得著涼了。」

嫂邊說邊以一種安慰的表情看著我。

給了我莫大的鼓舞。

第二天,工作時,好像有默契般,我們都刻意地離著對方遠遠的。

中午時,我獨自留在工寮裡,沒有回去吃飯。

一會兒,卻見嫂子提著內裝飯菜的籃子朝著這裡走來。

她進來以後,默默的把飯菜分開,擺好。

「媽叫我拿到這裡吃,家裡熱。她要你別累壞了。」

表情有點故做鎮定。

「嫂敏,我」

結結巴巴地。

「什麼都別再說了,吃飯。」

我匆匆地扒完一碗飯,坐在一邊發呆。

「阿雄,事情過了就算了,不要再自責。我也要負一部份責任。你要知道,這是叔嫂相人言可畏。」

不知何時,她已站在我身旁,幽幽地說。

「珠敏,我知道。但是我真的很愛。」

「不可以!而且,你還是叫我嫂子比較好。」

「不!公開的,我叫嫂子,私下我叫珠敏。」

「我說,不可以!我們即使不管世俗的批評,也要考慮到你哥阿勇。」

「我跟哥從小就互相關懷著長大的。ㄝ ∼ 你前幾天說哥怎麼了?」

騎虎難下,不得不轉移焦點。

「不提了。」

「不!我想知道為什麼?」

「什麼為什麼?」

「你說『譚家要有後,恐怕得靠你了』。」

「你為什麼問這個?」

「我關心你,也關心哥。」

理直氣壯地。

她默默地注視著我,臉開始變紅。

「難道哥無能?」

懷著忐忑的心情,我試探著。

她低著頭,搖了搖。

顯然的,意志正在退縮。

「要不 ∼ ?」

「他只管盡興就好,亂捅一把」

她頭更低了。

「只要能射也能懷孕啊。」

「他都一分鐘不到就不管有沒有進老是弄得我一身都是」

突然,我恍然大悟,智障的哥雖有性衝動,卻不懂怎麼做。

這一年多來,她雖有丈夫卻不啻守活寡!想到此,內心一陣不捨--。

反身抱住她!「阿雄,你不要又來」

她氣極敗壞地。

「嫂,你聽我說。讓我來代哥。我們是親兄弟,他也不能無後。」

「不行,要是被人撞見了,我們都無法容身。」

她惶恐地說。

「我們在外面,不在家裡。」

「不,我怕!」

「不用怕,不用怕。」

我低聲說。

一手在她胸前,隔著衣服,輕輕地撫摸著。

漸漸地,她又開始耳根發紅,呼吸急促了起來。

小心奕奕地拉起她的上衣,一手溫柔的伸入胸罩內。

感覺得到,乳頭已經堅挺了起來。

「阿雄,求你千萬不要。我們會越陷越深的!」

她輕喘著,嬌弱地說著。

此時,色慾薰心的我怎麼還聽得進去!一手拉下她的長褲及內褲。

內心裡天人交戰中的她,仍然配合著我的動作。

等到我的插入她裡面,她才放棄了偶爾的掙扎。

她溫暖而緊縮的膣腔,為我帶來無比的舒暢與快感。

漸漸的,她開始配合著我的沖插,進而緊抱著我。

連環的活塞運動,帶來「唧唧」

聲響,我們更加賣力地衝刺與接納。

終於,火山爆發了--兩個人緊緊地抱著。

好久,好久。

當我們分開來,她默默的穿好衣褲,提起飯籃,低著頭,走了回去。

刻意工作得晚些,待太陽完全下了山,我才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摸黑回家。

進了門,看到晚餐的飯菜尚完整地擺在桌上。

媽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浴室裡傳來哥的歌聲。

我滿臉狐疑地看著媽。

「阿雄,今天怎麼那麼晚才回來?你嫂子說等你回來再一道吃。」

「那,大嫂呢?」

「呶,這會兒她正在裡面幫你哥擦背。」

挺著下巴,指了指關著門的浴室。

「嘿!你們兩個別再鬧了。快出來吃飯囉!」

接著,對著浴室喊道。

洗了把手,剛把碗筷擺好,哥和嫂已經陸續從浴室裡出來。

「媽,我告訴你ㄡ,我們要生寶寶了。阿敏說要生一個,嘻!」

哥喜孜孜地對媽說著。

「阿勇,你再不正經,看我打你嘴巴。」

嫂有點不好意思地罵著哥,回過頭來,深深地看了我一眼。

媽則一臉笑盈盈的看了嫂一眼,回頭對哥說:「看你,像小孩子一樣。阿雄都要笑你。」

「不會的,弟才不會呢!」

轉過臉來,對著我傻笑著。

我則一臉尷尬地,對著他們說:「還不吃飯?我都餓壞了。」

此後,足足一個多禮拜,嫂不是刻意留在哥的身邊就是媽的身旁。

我連跟她單獨相處的機會都沒有。

為了消除內心的歉疚與孤獨,我對工作更加地投入。

嫂則跟往常一般,即便面對著我也像個沒事人似的。

我把工寮裡的肥料堆整平,在上面鋪上一層厚厚的空麻布袋,最上面再鋪上一張草蓆,好在午後睡上一個舒服的午覺。

沒事時,我會獨自留在工寮那兒,想著嫂子,回味著她那迷人的胴體。

順便將未用完的各類肥料整理、打包好。

一個百無聊籟的星期日下午,大家都不下田。

我騎著鐵馬(腳踏車)到村裡買了些東西。

回來時,只看到媽靠在沙發上打瞌睡,房間裡傳來哥的鼾聲。

為了不吵醒他們,我放輕腳步,往香蕉園裡的工寮走去。

進了工寮,赫然發現嫂坐在那兒!此刻,她穿了件中開短上衣,下著白色寬短裙。

看到我,她有點靦腆地站了起來。

我則內心砰然一響。

迫不及待的,我衝過去,一把抱住她,二話不說,猛親著她的香頸。

一手從上衣下擺伸入胸部,裡面竟沒穿胸罩!我貪婪地把玩著她那豐潤而聳立的乳房。

她則閉著眼輕輕顫抖著、靠著我,任我玩弄。

抱著她輕放到草蓆上,掀開裙子,雪白的下身呈現眼前,她連褲子都沒穿!高凸的陰阜隱藏在一叢烏亮的陰毛中。

我一邊貪婪的吸吮著她的舌津,一支中指輕探桃花源。

很快地,潺潺淫液沾滿整個手掌。

不再猶豫,脫掉短褲,扶著業已暴怒的陽具,中宮直入!「啪!啪!啪」

陰囊拍打著她的會陰,聲聲可聞。

「哼!哼!哼」

她喉頭的哼哈聲配合著身體節奏性的顫動,長髮也跟著晃。

我則沒命地肏著,宛似要盡洩日來的積鬱般。

儘管閉著眼,偏著頭,她主動地用雙腿箍著我的腰,以便我更深的插入。

怒馬在狂飆,熱血在沸騰腦中一片空白,我入、我入、入--宛如上次般,感覺到她內部一陣陣強烈的收縮,龜頭正被節奏性的吸啜著。

我知道,她已是高潮連連。

可是,我仍然慾念高漲,精門固鎖著。

更賣力地肏,次次盡根,下下到底!終於,我腰部以下一陣酸軟,精液如爆發的火山一般,怒噴而出,一股腦兒射在她裡面!低頭看她,已經兩眼翻白,氣喘連連。

我的尚插在她裡面,緊抱著她。

大口的喘著氣。

等到我們回過氣來,只見她妙目流轉,嬌嗔道:「你,那麼--,要殺人ㄡ?」

我則一言不發,撐起上身,又是一陣猛肏!「唉呦!救 ∼ 人喔!」

低呼著。

等到我第二次射精,她已經軟軟地癱了。

抽出陽具,她下面已經狼藉一片。

取了衛生紙,輕輕的擦拭著她的會陰部。

我們面對面坐著,看著對方。

「你生我氣嗎?」

溫柔的眼眸注視著我,說。

我搖搖頭。

「這幾天,好想你。」

「我也」

「那,為什麼還要躲著我?」

我焦慮的望著她。

「、」

嘴角掛著淡淡的微笑,慧黠地注視著我,那種表情讓我心折。

「這些天裡,我耐心地引導阿勇,讓他不要那麼猴急,也讓他射到我裡面。我真的想懷他的孩子,如果可能的話。畢竟,他是我的丈夫。」

低下頭,幽幽的說。

「他做到了嗎?」

「最近這兩次總算可以了。」

一臉無奈的表情。

「萬一不成呢?」

「至少,還可以懷你的。」

「仍算哥的?」

「是的。

所以,你也應注意自己的言行。」

擡起頭來,看著我。

「我懂。」

我堅決的說。

看她在走回家的路上,腳步有點蹣跚,才驚覺到剛才搞不好把她給肏壞了。

路過看看。。。推一下。。。

五樓快點踹共 十樓也給我出來

原PO好帥!愛死你了

由衷感謝樓主辛苦無私的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