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假期(轉貼)

三天假期(轉貼)

BB要死!昨晚為了要趕夜,做了一整個深夜才有得睡。一大早

就給鬧鐘吵個不休。唉!人生嘛工作工作再工作。每天初的例行工事,擦牙

,洗面和刮鬍子等等,作為一個現代文明人,以上規條只好一一遵從。從鏡中裡

梳洗後的我已準備好一天的戰鬥,噢,忘了一件事—-我的早餐。為了工作的方

便,一年前就搬了出來自己一個人住,這可是我小時候的願望之一呢。世上有得

必有失,得了自由,卻要打掃清潔自己的住處,當然,早餐也得要自己做囉。我

這個懶人嘛,大部份日子早餐都是外出買算了,多出來的時間當然留給自己心愛

的床,早上陪它多幾分鐘ZZzz。

搬來了這幢公寓才一年,已跟對壁的姊妹混得蠻熟的。她們的雙親早在兩年

前移民去美國,她倆則堅持在台灣呆多數年再說。大姊繡繐二十八歲比我大二歲

,是一名好護士,為人有點內向害羞。繐平時都不愛開口說話的,因此在認識她

的初段要令她跟我聊天,非要花九牛二虎之力不可。她的妹妹繡絹卻比我少四歲

,現正大二,主修外文,她的性格跟姊姊恰好相反,外向好動,口才一流,每次

跟她辯論,都令得我啞口無言。

「早哦!立!」

「呀!小絹,早!繐姐呢?」

「她還在穿衣呢。立,你昨夜一定很晚睡,看你這副睡眼惺忪就知道。」

「的確有一點晚睡。」

「嘻!立,日本的A片真的那麼好看嗎?令你看個不休的。」

「你這個小靈精的嘴巴給我乾淨點,我才不是每天都看的。」

真是,上次她來我家時,一時大意忘了把那數卷A 片藏起來,給她在電視機

損害我在繐姐心目中的形象,那時繐姐每看到我時,都在偷笑似的。只能怪自己

太大意。

「這也是正常嘛!一個男人自己一個住又沒有女朋友,在家不看A 片還可做

什麼好呢?!呵呵」

心想這小鬼嘴巴真利,好就跟你玩下去。

「嗯!上次你不是說要看嗎?難得明天起我有三天大假,今晚來我家看吧。

可以的話跟繐姐一齊來看,我無任歡迎。」

「是呀!那今晚就去你家看A 片,看看日本的A 片有什麼好看。」

這時繐姐剛把大門打開並聽到小絹的話。

「喂!你們兩人吵夠了沒,給人聽到多不好意思。」

「快走吧,不然大家都遲到。」

。。。。。。。。。。。。。。。。。。。。。。。。。。。。。。。。。。。

今天在公司裡的工作多的是,為了能安心地過明天起的三天假期,只好全力

把要做的做完。加班加多兩個鐘頭,才能鬆一口氣回家打我從外國郵購的電腦遊

戲,Tomb Raid 。

晚飯後,一杯香濃且加了數點酒的咖啡和剛買回來的 PC Magazine ,坐著舒

服的大班椅上細看,可真寫意非常,更甚明天不用上班呢。雜誌已翻到底,把杯

裡最後數滴的咖啡全灌進胃後,正想開始我那 Tomb Raid 的遊戲時,門鐘傳來叮

噹叮噹。會是誰呢?原來是小絹。她手上拿著一卷錄影帶,使我突然想起今早跟

她的一席話。心想,她不會真來看A 片吧!

「來找我幹嘛?」

「你沒看到我這卷錄影帶嗎?當然來跟你一齊看。」

你要玩嘛!好,就玩下去。

「你沒叫繐姐來?」

「今晚她要替同事當夜班,今晚她要留在醫院不來了。快,我家的錄影機壞

了,只能在你這邊看。」

這卷錄影帶原來是小絹跟同學借回來的電影,害我之前考慮是不是真要把拿

些日本A 片放給她看。小絹帶回來這套片,那時看影評得知它是一套中上之作,

可惜因工作關係最後都沒有看過,不錯嘛,竟然看到這套電影。該死,為什麼她

來我家,我都忘了把A 片藏好。小絹臨要走時,竟給在 CD 旁看到一卷錄影帶。

「哦!這是什麼電影嗎?我看過沒有?」

都給她拿著,嗯,看她是不是真要看A 片。

「你一定忘了。今早你不是說來我家看A 片嗎?這卷錄影帶是要給你看的。

到底你看不看呢?不看就快點給我滾吧。」

「誰怕誰!我當然要看囉!你不提起我差點忘了呢。」

「好。那先說好,要看就要由頭看到尾。看時不要吵個不停,請靜靜的看。

「沒問題。快放吧。才看卷A 片,你都要說那麼多話。」

真說不過她,只好把A 片放給她看。我看A 片時都愛關了燈看的,加上她坐

在我旁邊看,更不好意思給她看到我小弟弟有什麼異樣。就把燈關掉,跟她靜靜

坐在電視前看。這卷A 片我也沒看過,是數天前小李借給我的。所以,我都集中

精神看著電視內那對男女互相撫摸。那個日本女主角甜美的樣貌加上那標準的身

裁,可說是沒話說。而且,日本A 片的煽情之能事也不在話下,直看得我身體癢

癢的。特別是有小絹這個女孩陪我一起看,我的小弟弟看不了數分鐘,已在我的

短褲內鼓動。忍不住偷看小絹正在做什麼,只見她目不轉睛地看著電視,雙手緊

握的放在大腿上。除了電視傳來女主角的呻吟聲,明顯聽到小絹的呼吸聲也變得

深且重。雖然四周漆黑,但經由電視射出來的光線,已有足夠光度給我去偷偷觀

察小絹。她今晚穿著一件粉紅色的V 領緊身衣服,現在才能給我機會細看她的胸

部,像那日本女主角的一樣,是我喜歡的類型,不誇大卻是適中的。她那一條白

色的迷你裙只能遮蓋著她的內褲下多一點,整條白嫩嫩的大腿都曝露在空氣之下

「小絹!你以前有看過A 片嗎?」

「這是我第一次。都沒有什麼嘛!只是一男一女的攪在一起。」

「聽繐姐說,你現在有一個不錯的男友,怎樣,跟他的進展如何。」

「喂!你不是要我靜靜的看嗎?怎麼你現在卻反過來吵著我。先讓我看完再

跟你說吧。」

唉!本想把注意力分開,現在唯有跟她靜靜的看吧。可是,愈看下去愈是不

能靜下來。每次看A 片時陰莖都會很自然的滲出潤液,這次當然不例外。慢慢察

覺到,潤液開始在陰莖端處四散,最尷尬的是那陣陣濃烈的味道,我自己都聞得

到,那小絹她豈不是一樣嗎?!

「立,你聞到什麼氣味嗎?我聞到一點怪味道呢。」

「跟你說好了,但你不要笑」

我就把頭靠到她的耳邊,跟她細語說出她聞到的是什麼。

「立,你啊!真是,為什麼那麼直接跟我說呢,令我都不好意思。」

「難道妳們女生不是一樣有這種反應嗎?」

「人家才沒有呢」

「是嗎?我有點懷疑耶。」

「不信是你的事,我說沒有就是沒有。」

「嗯那我要證實一不呢。」

「你能怎證」

大概是給慾望沖昏了頭,我竟然快速的把左手伸進小絹的裙內,並用食指和

中指透過她的內褲,輕輕的抵在她的陰戶上。給我猜得沒錯,那裡是濕了一小片

。這時小絹立刻緊靠沙發背上想逃離我對她突如其來的侵襲,並瞪大眼睛望著我

。我並沒有理會她的眼光,繼續用手指對她的陰唇附近作出騷擾。

「小絹,怎麼那裡都濕了呢?」

「都知道了,那你還不拿開你的」

「不要怕。怎樣,舒服嗎?」

「不要我還是第一次給人摸那裡呢。求你不要再」

眼看小絹沒有立刻阻止我左手在她內褲上的活動,我就把手指有節奏地給她

的陰蒂跟陰唇按摩,並用右手摟著小絹的纖腰向我靠攏。

「小絹,放鬆些,就給我一次吧。我只會幫你騷癢直到那錄影帶放完為止,

好嗎?」

「嗯但不要太用力,要輕一點的。」

「嗯,我一定令你舒服的。」

我想小絹對我蠻信任的,就整個人軟倒在我身旁並繼續看著電視放出來的催

情畫面。我當然是樂透了,雖不能更進一步去探尋她身上的另一處,但卻給我一

擊就能向她的女孩的神聖之地落手。這種情況下,雖然對我的陰莖毫無幫助,反

會令他膨脹至極點並使潤液弄濕了我的內褲,可是,對我這血氣方剛的獨生男孩

來說,能對小絹這位標緻的女孩的陰部揉騷,心理上卻有無限的滿足。因我手指

不時在她的大腿內側及給內褲底下的陰戶的撫弄,透過她小內褲,我的手指早已

大量黏附著小絹她那溫熱且濕潤的愛液。更甚的是,看著她對我變速的拂揉而作

出含羞及享受的美麗樣子,催使我手指頭更賣力。最後,隨著電視內的女主角尖

叫地呻吟,小絹開始擺動著她豐滿的臀部使她的陰戶能配合我的節奏,她閉上眼

晴開始加速下體的扭動和呼吸的頻率,捏著我的手臂不斷向我細語。

「立快一點過一點對這裡不要停

對呀呀嗯嗯」

「」

「」

「」

「立,不要再動了,讓我摟著你休息好嗎?」

「好,但先讓我關了電視。」

「小絹,我們在沙發上休息吧。讓我抱著你。」

「立,你真好,而且我喜歡剛剛的

不說啦!讓我抱著你靜靜的睡。」

跟小絹相擁睡在沙發上,終於等到她入睡後,用手偷偷地隔著我的短褲刺激

我的陰莖,雖己軟了下來,但因剛剛的畫面還沒有消去,閉著眼回想剛剛小絹的

樣子,不消一會,我的精液就吼怒的沖射而出。有點疲倦下擁著熟睡的小絹跟她

相相進入夢香。

。。。。。。。。。。。。。。。。。。。。。。。。。。。。。。。。。。。

緩慢沒力的把眼皮打開,四週還是漆黑一片只有月亮從窗口透進來的光。小

絹還沒有走,仍給我緊緊的抱在懷中。

「立,你醒了嗎?」

「嗯,我們睡了多久?」

「我們才睡了兩個鐘頭多,現在才深夜十一點多,快要十二點啦。」

「小絹,剛剛是不是很舒服呢?」

「你剛剛真把我嚇一跳,我都不知怎去反應。」

「舒服嗎?」

「不要再問啦。我都快羞死蠻舒服的。」

又趁她冷不防,一手隔著衣服捏著小絹那軟柔且彈性的乳房,順勢的再把我

的咀唇印上她的唇上。小絹沒有抵抗,而且還把肥厚的紅唇打開將她濡溼的舌頭

伸進我的口腔內尋找我隱藏一旁的舌頭。當給她的找著時,兩舌不斷互相纏繞,

兩人的津液亦同時攪和著,這時感覺到倆人混在一起的唾液,可比喻為天上的甘

露,甘甜無比。此時,自然地把右大腿撐開了小絹的兩腿,在她兩腿間不斷摩擦

著,不時使大腿頂著她的陰戶並輕慢的前後蠕動,她兩腿亦緊夾著我的,像怕會

失去我的慰寂。我的手更來回於她的股側及乳房處,增加我們倆人深吻的情趣。

「立夠了,否則我快不能自我控制呢,放了我吧。」

「那小絹,你能幫我嗎?」

「幫你什麼?」

引領著小絹的小手滑入我的短褲內,要她纖滑的手握著我的陰莖。這時,小

絹才明白我想她要幫我什麼。她的小手握了良久,才開始慢慢的套弄著我軟熱的

陰莖,不需來回數次她的小手已使我的陰莖迅速澎脹起來,那種脹滿之感,不得

不令我向小絹的耳邊輕吻來渲泄她對我陰莖的套弄。陰莖的潤液開始潤滑著她纖

滑的小手與我的陰莖。跟小絹兩眼相投,一副含羞答答的樣子,而她的手卻柔順

地搓握著我的陰莖,怎教我只能躺著什麼也不做,我那大手掌自然地落在小絹的

脖子上輕撫,並滑入她的緊身衣裡,撥開她胸罩,在她的乳頭上停留。小絹在我

陰莖上每一個動作,我都立即反應在她的乳頭上,當她俏皮的套弄我的陰莖,我

亦用食指和中指輕夾她的乳頭拉伸;當她用食指在龜頭上柔抹,我亦在她的乳頭

上輕揉。想必她察覺到她每個動作都完完全全回落到她身上,小絹她才閉著眼睛

放鬆身體全完投入給我自慰。可是,乾著給她的乳頭揉搓對她並不好過,就扯開

她的迷你裙偷偷由小腹處伸入小內褲從她的陰戶沾些愛液給她的乳頭濕潤,她的

乳頭碰到她自己愛液便迅速收縮硬挺過來,覺受到她的反應,陰莖在她的慰籍下

更漲得厲害,全身用勁非要擠出更多潤液給小絹運用。過不了多久,軟柔的小手

掌握了對我陰莖上下套弄的頻率,我已忍不住在她的耳邊喘速的要她快一點。當

她會意到我想要的時,頻率也漸漸加快起來。精液快要噴出一刻,那股興奮催使

我含緊小絹的耳垂,並用力的把每一滴的清液都射在她的手裡。

「小絹,你的手現在可以慢不來。對,就是這種速度。」

「立夠了嗎?要否再來一次?」

「你這個小鬼頭想要我死嗎?!」

「嘻!我還以為你們男生都需要來數次才夠的。」

「小絹我還想插入你的體內,可以嗎?」

「立你啊!真是!但我怕痛」

她紅著臉的樣子使我憐憫地伸進她兩腿間,向她濕滑的內褲上撫摸。

「舒服嗎?別怕,不會痛的。」

「你呀才不信相你說的。我的同學都說會痛」

「你不試又怎知呢。試試看嘛!」

「但你還可以嗎?你剛才不是射了一次。這樣吧!後天我來找你,讓你

插」她的聲音變得愈來愈小。

「嗯。後天我等你來。」

「這是我們的祕密。」

「對,今晚是我們的祕密。來,給我吻」

。。。。。。。。。。。。。。。。。。。。。。。。。。。。。。。。。。。

昨晚跟小絹纏綿的情形到了今日還百般回味。雖沒有正跟她來一次正常的做

愛,但已足夠把我樂歪。看來昨天的氣氛使得小絹沒有什麼反感。暫時不想了,

快睡到中午十二點,還是起床去吃個午餐,玩我昨晚還沒碰到的 Tomb Raider。

午飯過後,在我家門口正巧碰到繐姐。平常都沒有特別的注意她,可能昨晚

的事吧。開始變得更加仔細觀察她們兩姊妹的樣貌,身裁及服式。繐姐今天穿了

一條長過膝蓋蠻單薄的小花淺藍色長裙。在猛烈的陽光底下,忍隱看見她內裡胸

罩的輪郭。繐姐那對乳房大小跟小絹相比,差不了多少,實教我看得目不轉睛。

加上繐姐的身裁非常均稱,像是仙女下凡,不能不看。

「立!有空嗎?能不能過來我家幫我搬一些傢私?」

「你真幸運,今天是我假期。而且,像你這種美女叫到,一定遵命。」

「立,你這個口甜舌滑的人,只有上天才能壓得住你。」

「繐姐要試試嗎?我的口蠻甜的,舌頭也挺滑的。」

「你啊!真是來我家吧,做完請你吃我弄的蛋糕。」

「耶!有得吃,那就快點去搬吧。」

「立,那你先進來我家吧。」

進到繐姐的家後,還得等她換另一件衣服。女性總是這樣,怕弄髒自己的衣

服。怎樣也好,她穿什麼衣服著實都沒分別,都是那麼好看且有女人的成熟味。

繐姐那秀長的黑髮束上一條柔順的馬尾辮,兩旁則各自垂了一小撮長髮。身上穿

了一件紫色的汗背心加一條類似女排球員穿的深藍短運動褲,使我深感愛上這個

炎熱的夏天。她這身打扮引得我不時向她那誘人的胸部和隱藏在短褲內的小腹處

凝望。

「立,過來這裡。就是這個櫃,我想把它搬到那個位置,你認為行嗎?」

「嗯這個櫃不會太大,應該可以的。那要不要先把內裡的東西那掉。」

「好,讓我先把東西放置一旁,你再來幫我搬吧。」

「我也來幫你。」

看著繐姐蹲下來時,立刻從她汗背心的領口裡隱若窺探到她的粉紅白間條上

沿縫有花邊胸罩,非常誘人。猜那個胸罩只有 2/3 ,因此,白哲的酥胸上半部都

看得一覽無遺。這時,眼睛只顧不斷瞄向她的領口,希望能窺到更多汗背心的內

部,都快忘掉要幫繐姐搬東西呢。

「差不多了,你擡那邊,我擡這邊好嗎?」

「行!繐姐你要小心些啊!」

「那,預備一二三,起。」

好不容易才把那個不輕的櫃子搬到另一邊。才動一動手腳都開始流汗滿面。

天氣熱的關係吧,繐姐也不能外,濕熱的汗水使她整件背心都緊貼著身體,令她

上半身的曲線盡示出來。

「呼呼來,立!我弄一點蛋糕給你吃。」

「終於有得吃。」

「啊!立,你晚上去那裡吃飯,若沒有其它地方去,來我家陪我吃好嗎?」

「小絹呢?」

「她喔!說晚上要去同學家預備報告,不來睡了。」

「那,晚上你要做菜給我吃嗎?」

「可以,你要吃什麼?先跟我說,等一下我去菜市場買。」

「嗯。那我先回家,今晚再過來找你。」

。。。。。。。。。。。。。。。。。。。。。。。。。。。。。。。。。。。

「怎樣,好吃嗎?」

「當然好吃,繐姐你燒的菜好吃得沒話說。」

「謝啦。」

「怎啦!你燒菜時看你走路時拐著來走呢?」

「中午跟你搬櫃子時,好像那時扭傷的。現在只是有點痛。」

「繐姐,在沙發上的側倚肯上靠好。我來幫你的足踝按摩。」

「立,你可以嗎?其實我明天回醫院時看看就好了。」

「相信我嘛!按摩後,你一定會好一點的。」

「嗯。就給你試試看。」

繐姐倚在沙發的一邊,我就坐在另一邊把她雙腿的足踝放在我的大腿上。她

一定有點害羞,就蓋上眼讓我自由地幫她的按摩。我開始細心地扭轉她纖細的足

踝,再用兩大拇指用陰力的推拿她的腳跟和腿背上,並來回數十次另她的足踝得

到鬆弘。怎知因她雙腿的足踝有意無意的觸碰到我褲內的陰莖,加上看著繐姐的

優美曲線,迫使我的陰莖發脹起來。最要命的是,她左腳的足踝卻落在我的重要

處,更使我心癢難耐。雖只有她的足踝有問題,但我按摩的部位現在卻是她小腿

處。眼看她只是眉頭微微皺著,就大著膽子順向大腿外側按摩。因她這是的衣著

跟中午時一樣,紫色汗背心加一件短運動褲,令我得到較大優勢,能盡量撫摸到

她柔滑白嫩的雙腿。她相腿有點靠攏表示仍有防範,為怕驚動她而前功盡廢,我

雙手用規律的頻率去捏拿。直到繐姐雙腿開始靠外張開一丁點時,我知道是機會

到了,就兩手採入她大腿內側上下輕揉。這時可以說,繐姐已差不多全完受我擺

佈。打蛇隨棍上,施了點力撥開她的大腿,就從她運動褲的管口把手伸進到她的

大腿根處採尋。繐姐不經意把頭靠向一側,並用右手覆在她雙眼上。時機成熟,

就將她的運動褲一口氣地褪除,眼前看到的是一條低腰的粉紅白間條小內褲。小

內褲的陰戶處明顯顏色有點不同,猜必是繐姐的愛液形成的。忍不住府身到她的

耳旁輕語。

「繐姐,你知道嗎?你非常美呢。」

「立嗯」

「來讓我幫你脫下你的背心。」

「不要好嗎?」

不理會她說的,雙手扣在肯心的下緣,就從腰間向上扯脫。好一個美人,現

在只靠著粉紅白間條的胸罩及小內褲遮掩下,更能秀出她的成熟美,美人的胚子

,優美的身裁曲線及她熟透已濕潤的陰戶,終於忍不住自己一口把她的紅唇堵上

。右手滑過她的背伸進她的胸罩內放肆地捏揉她緊硬的乳頭,左手則不客氣的探

入她小內褲裡直搗她濕滑的陰戶口,揉抹她的大小陰及我最愛的陰蒂。我每一個

動作果然能打動繐姐埋藏深處的慾火,她開始作出主動,用她的小手伸入我早已

濕透的陰莖上套弄,不時也向我的蛋蛋輕撫,而她則甩開我的咀唇用她的小嘴向

我的脖子進攻。趁她不為意時,就迅速把她的胸罩及內褲都褪到一旁,不等她有

所反應時,一頭埋在她酥胸處,便把我的口含著她的乳頭,舌頭胡亂揉抹她敏感

的乳頭。感受到左手已是她大量的愛液,就褪下我所有衣服,握著我震怒的陰莖

抵在她陰戶上上下摩擦著。

「繐姐繐姐繐姐」

「立,讓我來」

兩人看著繐姐的手把我的陰莖握緊並把它帶到她愛液四流的陰戶中處,我就

把腰輕輕壓下,龜頭已沒入她刺熱的陰道內。

「繐姐,我要進去囉!」

「嗯立,吻我!」

跟繐姐兩片紅唇接上時,我重重把陰莖插入她的花芯底。

「嗯」繐姐開始冒汗地吟呻著。

「繐姐你的陰道好舒服,我想永遠留在裡面。」

腦子裡開始想起A 片裡的動作,身體也不經意學了上來,先短淺地插著,再

深入插著我眼前甜美的繐姐的陰戶內。

「立你休息一下,躺在沙發上讓我來,好嗎?」繐姐紅著臉跟我說。

竟然她要騎,給她好了。繐姐兩腿跨在我的下體上,用手扶直我的陰莖,她

看著眼帶著含羞的笑容緩慢地用她的陰唇,把我的陰莖一吋一吋地吞噬進入她的

蠕動的陰道內,也因地心吸力的影嚮,她的愛液也流到我的蛋蛋上。不需多時,

她已整個人騎在我下體上,開始上下前後地擺動,而我看著她挺尖的乳頭上下震

動時,催使我陰莖更硬銳起來。她奔馳的速度漸漸加快,兩手撐著我胸口作支持

,希望更能加快速度。我知道她快要洩了,就把手掌輕托在她的乳房下,能使她

的乳房得到更大的刺激,因前後擺動的關係,乳房亦帶動著沾有汗水的乳頭在我

手掌上摩擦。看她重重的壓在我下體上,陰莖感受到她陰道劇烈地蠕動時,就知

道她而得到她的高潮,為著兩人著想,我只好強忍不令自己達至射精壯態。但,

看到繐姐嬌羞的臉孔喘著氣時,我不射精也是值得的。

「繐姐,看著你在我身上騎時,你好美耶。」

「立,你這個人真是」

「怎啦?你不需要射出來嗎?」

「嗯。不要,我沒帶套套不想射入你的體內。」

「立你真好讓我來幫你。」

「你幫我?!」

此時她再度上下移動著,使我在她體內的微軟的陰莖恢復過來。並伏在我胸

上柔黏著我的乳頭,一手卻在挑逗我另一乳頭,令我舒服得閉起眼睛來享受。可

是她卻把陰戶抽離,並用小手握著的寶貝輕輕套弄,不一會感受到她用舌頭黏遍

我的陰莖及蛋蛋,當我把眼打開看著她時,她向我邪笑一下就把我整根陰莖含在

口裡,及大力地吸吮著我硬挺的寶貝。猜不到她有此一著,我整個人隨著她吸吮

的規律而微擺動我的臀部希望能跟上她的對我的頻率。剛剛死忍的精液控制不了

地衝射而出,直噴在繐姐的小口內。繐姐停不所有活動,讓我每一滴精液都射進

她口內才離開我,進洗手間內吐去我的精液。

「立,怎樣?現在會不會好一點,不用忍得那麼辛苦。」

「繐姐你好厲害」

「去」繐姐笑著說。

「繐姐,我想」

「你想什麼?」

我側身睡在繐姐背後,托著我的陰莖從後緩慢插入她的陰道內。

「立你還想要?」

「不,我只想這樣摟著你睡到明天。好嗎?」

感動!我哭哭!但不代表我娘炮~~~~~

就是我的家

路過看看。。。推一下。。。

大家一起來推爆!

我覺得是註冊對了

感動!我哭哭!但不代表我娘炮~~~~~

是最好的論壇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

我一天不上就不舒服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我一天不上就不舒服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我一天不上就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