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根碩的第一次

張根碩的第一次

大家好,我叫張碩根,所以大家都會叫我大根。

顧名思義,我的確長了一根碩大的根,小時候不懂,穿著開襠褲甩著雞雞跑總會引起那些說閑話扯八卦的老大媽的註意並嘰嘰喳喳的笑,後來隨著年齡的增大,慢慢的我發現了我與同齡人的不同,可能是雄性荷爾蒙比較旺盛吧,我發育的比同齡人都要快,不僅僅是個兒長得快,就連褲襠內的根,也一直再蠢蠢欲動,第一次勃起並莫名其妙的遺精,徹底寬闊了我對世界的看法,原來,這世上有比玩泥巴更有趣的事情。

那年我四年級,雖然毛並沒有生長,但是雞雞就開始提前茁壯起來,媽媽給我洗澡的時候,總是低著頭不說話,有時候還會紅著臉,那個時候我並不知道怎麼了,只覺得雞雞在媽媽的清洗下特別舒服,甚至硬了起來,從媽媽的手裡脫落,彈到了媽媽的臉上,紅著臉的媽媽驚訝的看著我再看看我的雞雞,並沒有說什麼,馬馬虎虎的給我沖了泡沫就走了。我看著自己硬起的雞雞,覺得好神奇。

小姨是我媽媽的妹妹,讀大學。放假了來找我媽媽玩,就順便住到了我們家,由於我們家並沒有多餘的房間,我媽媽本來打算是爸爸跟我睡,然後小姨跟她說。大大咧咧的小姨覺得我還小,可以跟我一起睡,我那時候第一反應就是哎呀完了,我的奧特曼估計要被趕到床底下了。媽媽也沒有說什麼,就隨了小姨。

吃完了晚飯,我在外面跟同學們野混,直到被媽媽拿著棍子趕著才回到家,一臉汙垢的我,什麼也沒有,跑回自己的房間。推開門,眼前的一幕驚呆了我。小姨剛洗完澡,只穿著薄薄的蕾絲小內褲,手裡拿著毛巾擦拭著濕漉漉的頭發,聽到開門聲,小姨急忙著轉身用那條小小的毛巾遮擋在胸前,紅著臉怒呵呵的盯著我「臭小子,不知道敲門啊!!嚇死我了」

我沒有理會她,麻溜的脫光了自己的衣服赤裸裸的站在小姨的面前,雙手叉腰,不服氣的說到「看看又咋地,哼「說完,我就跑進了廁所洗澡,我與餘光瞄了小姨一眼,發現小姨的臉紅了。

在熱水的刺激下,再加上腦海里不斷浮現剛剛的畫面,雞雞又開始蠢蠢欲動起來,我趕緊隨便洗洗就穿著衣服走出來衛生間。

這時小姨已經穿好睡衣躺在被子里玩著手機,小姨躺在外面,那麼意味著我要睡在裡面,我一臉很不情願的爬上床擠到裡面,手裡還拿著自己的玩具。小姨看著我的表情,一把拽著我耳朵「你這混小子,什麼表情,別人想睡都睡不著呢「小姨一臉的傲氣。

「痛死了,煩死了。擠死了。「說著說著大家都笑了。

由於我的床很小,我跟小姨雖然都很瘦,但是還是貼在了一起,小姨背對著我玩著手機,我想偷看,於是不斷的把頭探到小姨那邊,探著探著,視線慢慢的離開了手機,望進了小姨的衣服縫里,小姨沒有穿內衣,縫里的胸脯展現出白花花的肉,飽滿的感覺婷婷的里在身上,絲毫沒有下墜感,由於手臂的擠壓,呈現出一條深深的乳溝。隨著小姨的呼吸,乳房也隨著不停的顫抖。

越看我越覺得燥熱,不停的噎著口水,內褲里的雞雞慢慢的硬了起來,頂起了一個帳篷。小姨發現了我,以為我在偷看她的手機,用她的屁股猛烈的頂了一下我,剛好頂在了我支起的帳篷了。我立馬躲進被窩假裝睡覺,而小姨沒有動向了,但是我知道,她知道自己剛剛撞到什麼了,因為我很明顯感覺到自己撞到了什麼,而且小姨的呼吸出賣了她。

由於我是想裝睡,裝著裝著就真的睡著了。白天野的太瘋了,晚上能睡的跟死豬一樣,這是我媽給我的評價。

在睡夢中,我感覺到有一隻溫暖的小手在撫摸我的雞雞,時而輕輕揉,時而輕輕的捏。雞雞慢慢的開始爭氣的硬了起來,我能明顯感覺到那種舒適感,但是我卻醒不過來。突然有一種濕熱的感覺包裹住了我的雞雞,有一種濕濕的感覺一直在我的雞雞上打轉著,在夢里,我突然覺得很尿急,想尿尿,但是找不到廁所,我很慌張,不知道該怎麼辦。想著隨便尿了算了。

於是,我被自己尿醒了。醒來的第一眼就看到小姨驚訝的看著我,手裡還握著我的雞雞,臉上嘴裡有著一種不知名的液體,我有點不知所措,小姨也是有點不知所措,我們兩就互相盯著對方看了好久,感覺時間都凝固了一下。

「要不然我們一起去廁所洗洗?」我首先開口打破了這尷尬的氣氛,說實話我也不知道我為什麼說這句話,一起洗洗?鬼知道我當時是怎麼想的。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小姨竟然說好!

我們倆就晃蕩的一起去了廁所,我好像感覺到小姨臉上嘴裡的東西就是我在夢里尿的,但又不是尿。於是我就好奇的問小姨「小姨,我是尿床尿到你臉上了嗎?」

小姨臉突然紅了,看著我,突然嚴肅了起來。

「小姨給你科普一下,那不是尿,那叫精液。「「精液?幹嘛用的,我為什麼會尿這東西。我好像做夢了,夢到雞雞好像被人吃了。「我依舊一臉好奇的問著。

「首先呢,精液不是尿的,它是射出來的,通過不停的活塞運動,也就是這樣你玩水槍那樣來回套弄著增加內部壓力進行噴射的。「小姨邊說邊比劃著給我看。

「然後呢,至於那個吃雞雞這部分,你就不用知道了。不過小姨問你,你覺得你舒服嗎?

「射的時候很舒服,就好像感覺尿憋了很久,一下子全尿出來了的感覺。比尿尿舒服。「我一臉的滿足感。

「臭小子,來,你站好。「說著我全裸的站在小姨面前,小姨用她溫暖的手抓起了我軟趴趴的雞雞,不停的揉捏著,一股舒暢感侵襲了我全身。

「小姨,你在幹嘛?」

「你不是說很舒服嗎?小姨在教你」打飛機「」

打飛機這個詞,我在村裡頭那些讀初中的人聽過,我一直覺得是個遊戲機什麼的遊戲吧,但是一直沒有見過。我一臉好奇寶寶的樣子看著小姨擺弄著我的雞雞,雞雞又開始慢慢的硬了起來。

「小姨教你打飛機,你要怎樣感謝小姨呢。」小姨就好像小人得誌一樣的看著我,奸笑著看著我。

我沒有理會小姨,看著自己的雞雞硬到了極致,小姨一隻手已經抓不到了,她用了兩只手來捧住我的雞雞,兩只手回來的套弄著我的雞雞。隨著時間的一分一秒過去,我的雞雞還是由於一個棍子一樣立在小姨的手裡,小姨累了,我也覺得有點冷,於是,我提了一個從此改變我一生的決定。

「小姨,要不我們去被窩里玩吧。」

小姨沒說話,起身拽著我的雞雞往床上走,讓我躺進了被窩里,她也隨身一起躺了進行,低著頭,用手在被窩里套弄著我的雞雞,隨著視角,我又看到了小姨睡衣內的風景,處於這種迷離的氣氛當中,我的腦子一片空白,只知道將手伸進了小姨的領口裡,一把抓抓住了小姨的乳房。很明顯,小姨被我的舉止嚇到了,微微的顫抖了一下,但是並沒有阻止我的行為,而我就一隻手撐著身體,一隻手揉撚著小姨的乳房。此時小姨輕輕的靠近我的耳邊吐著熱氣說到:「摸摸小姨的乳頭,輕一點。」

我很聽話的,探索著小姨的乳房摸到了她的乳頭,微微的挺立在我的手掌里,我照著小姨說的,用手指頭揉捏著乳頭。我想,男人在這方面從來不需要教,信手捏來的事情,很明顯,小姨被我的手法折騰到出現了生理反應,身體開始軟綿綿起來,半靠在我的身上,擱著薄薄的睡衣我能感覺到小姨的身體在逐漸發熱發燙,而之前熟悉老練的打飛機手法此時也變得雜亂無章,開始有一沒一的套弄著。而不老實的我,將小姨的睡衣扣子解開,乳房就像只小白兔一樣,從衣服里蹦了出來,淡青色的青筋在雪白色的肌膚上特別顯眼,粉紅色的乳頭高高的立在那。

跟媽媽的乳房不一樣,這時我當時的第一反應,雖然,小姨的乳房沒有媽媽的大,但是媽媽的乳房是微微垂在身上的,黑色的大乳頭跟小姨粉紅色小乳頭產生了很大的區別,就好像媽媽的乳頭像桑葚,而小姨的乳頭就像一顆粉紅色的彩虹糖,而這里不得不提的是她們的乳暈,媽媽暗紅色的乳房已經喪失了她年輕的美感,不僅黑還很大,而小姨的乳暈,粉嫩還很緊致,就好像在緊緊的守護著乳暈,這兩種顏色與大小在我的腦海里產生了極大的視覺沖突。現在想想,古人真的很有文化。「食色性也」,當時的我不停的噎著口水,就好像看到了美食般,人甚至不知覺的張著嘴湊近了小姨的乳房上,一口含住了小姨的乳頭。小姨「啊」的一聲呻吟,嚇退了我,我以為弄疼了她。誰知小姨一把按住我的頭把乳頭塞進了我的嘴裡。

「不要停,繼續舔,要吸,輕輕地。」

「用舌頭!!舔乳暈」

就這樣,小姨不停的指揮著我,我並不覺得美味,也沒有嘗到什麼味道,只有小姨身上的沐浴乳味道,但是我還是很賣力的繼續著,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就好像這是男人身上的一種本能吧。

我以為由於我的第一次舔乳笨重而生澀,弄疼了小姨。小姨一直輕輕的呻吟著,就好像小姨並不滿足於此,不停扭捏著身子,但是手一直抓著我的雞雞不放。

小姨就好像經歷了無數的掙紮,終於如獲新生般望著我。清澈的雙眸透著粉紅色的慾望,咬著下嘴唇,呼著淡淡清香的氣息,並沒有說什麼,我們雙方就停止了手上的動作,小姨就這樣攔腰橫跨著坐在我的身上,我們雙方相互看了幾分鐘。就好像,時間靜止了,那個時候的我突然覺得小姨好美好香……

小姨慢慢了起了身,脫掉了自己身上的睡衣,脫得只剩下內褲,她轉過了身,扭動著屁股慢慢的將淡藍色的蕾絲內褲緩緩脫下,兩根手指輕輕的提著內褲轉過身看著我,將內褲扔到了一旁,對我說:「臭小子,看著小姨尿尿的地方,這是女孩子最美的地方,你要像剛剛舔小姨乳頭那樣,去舔它好嗎?」

說完小姨就跨在我身上將她最神秘的地方展現在我的臉上,而手上繼續捧起了我的雞雞,一股之前在夢里感受到濕熱感再次重現在我的腦海里,只不過這次更真實更濕熱,原來,小姨把我的雞雞含在了嘴裡。

而我聽著小姨的話,伸出了舌頭想那最美最神秘的地方探索而去。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女人的神秘地帶,也是在我讀初二的時候才知道,原來那地方叫做陰戶,在我們老家那叫「逼」。就當時與小姨在床上,小姨也是喊著「臭小子,舔小姨的逼。」說實話我覺得並不好聽,在我印象當中,我看過一本小黃書,裡面稱其「蜜穴」,因為女人在性起之時,裡面是分泌著如蜂蜜般的汁液,雖然它的味道並沒有蜂蜜般甜膩,不過我覺得這詞挺好的,是有一種唯美的意境在那。

言歸正傳,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女人的蜜穴,也沒法進行比較是否好看,只知道,小姨的蜜穴上面長著稀稀疏疏的毛,而下半部卻異常的幹凈,我不知道是否有過清理,只知道跟我看同學妹妹那地方有些像,又有些不像。雪白的肌膚包裹著,我用舌頭抵到中間的縫里輕輕撥開,裡面是粉嫩粉嫩的,上面有些黏糊糊的液體呈現在我眼前,就好像一個饅頭站著蜂蜜,給人一種強烈的食慾感。長大了才知道,原來這中穴,學名「饅頭穴」。

我之前說過,男人在性方面是不需要教的,對著小姨的蜜穴時而輕舔,時而深入,時而猛吸。小姨的蜜穴越來越濕,蜜汁參雜著我的口水泛著閃閃精光。

由於我過分的投入對小姨蜜穴的探索,以至於忘了我的雞雞還在小姨的嘴裡,沒有能夠靜下心來去享受那過程,以至於我都忘了當時到底是什麼感覺,也沒辦法去評價小姨的「口活」到底有多棒。

我的嘴累了,小姨也累了。她轉過身看著我,嘴角還掛著她的口水,而我一嘴小姨的蜜汁,顯得有點難受,於是我用舌頭打了個轉舔進了肚子里,小姨看著我的動作,笑了起來。

「接下來,我們要進行一項最高尚的運動了。」

小姨邊說一隻手邊抓著我的雞雞,一隻手撥開了自己的蜜穴,對準了緩緩的坐下。幾乎是同時的,我與小姨呻吟了一聲,整根雞雞進入了小姨的蜜穴里,緊緊的包裹著,裡面濕濕的,卻又特別的溫暖,這跟在小姨嘴裡的感覺不一樣,雖然在嘴裡也是濕熱的,但是卻沒有蜜穴的那種包裹感與壓迫感,緊緊的包裹著雞雞,緊而又不擠。就好像被一堆濕漉漉的溫熱的海綿擠壓著我們一樣。

「你不要動,乖乖躺好,明天帶你去吃肯德基。」

說著小姨就半坐在我的身上,用自己的蜜穴對著我的雞雞插入拔出,來回不停的套弄著。

我迷糊著眼睛,看著小姨的表情。原本小姨白嫩的臉此時已經熱的紅撲撲起來,雙手撐在我的胸前,趴了下來,停止了剛剛的套弄,開始來回的摩擦起來,而乳頭也隨著動作在我的身上摩擦了起來。

此時的小姨像極了一條蛇,纏繞在我身上,隨著摩擦動作越來越大,越來越猛烈,木板床咯吱咯吱的想著。而我的雞雞也隨著越來越熱越來越漲,小姨一聲猛烈的喘氣聲隨著動作的停止而深呼在我的耳邊,隨之而來的是小姨蜜穴的不斷地強烈的抽搐夾擊著我的雞雞。

「小姨,我憋不住了,我要尿尿。」這是我在整個過程當中說的唯一一句話。

「尿出來,尿出來,小姨幫你接著。」我聽不清小姨接下來說了什麼,我只知道此時的我腦子一片空白,雞雞就像爆炸了一樣噴射出了好多之前小姨臉上嘴裡的那些東西,而這次,不是在嘴裡臉上,而是在小姨的蜜穴里。

小姨一臉滿足的起開了我的身體,抽了一張紙巾墊在紙巾的蜜穴上。另外抽了一張把我的雞雞擦拭了幹凈,就讓我趕緊去睡覺,自己就跑去了廁所,流水聲絲絲的響著。我探著腦袋一看鬧鐘,已經淩晨一點多了。疲憊的我躺著想等小姨回來聊聊剛剛的經過,卻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第二天,隨著雞鳴,我慢慢的醒來。此時小姨已經醒了,坐在我的椅子上玩著手機。看到我醒了就走到了身旁,「昨晚的事情,你不可以跟任何人說。任何人都不可以,現在不可以,以後都不可以。你聽話,我們去吃肯德基,去買玩具。成交嗎?」小姨一臉嚴肅的說到。

「我要吃全家桶,還要變形金剛。」我一臉的壞笑道。

「混小子,趕緊起來,我們出發。」小姨拍了拍我的頭。

後來小姨回學校了,等到再次回來玩的時候,身邊多了一個男人,聽說是她的男朋友。也就再也沒有一起睡過覺,玩過遊戲了。但是,每次小姨單獨看我的眼神,裡面充滿了渴望。而我也隨著年齡的增長,慢慢懂得了那晚的事情,但是再也找不到那種迷離的感覺了。

(完)